关闭

正文

第九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牵扯到中国的问题我们一定要慎重。第一,我们马上请中国驻W国大使馆官员到天堂大酒店,核实其身份;第二,目的是要回人质,绝不能和中国特工发生冲突;第三,无论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许开枪!”

    一

    程忠杰和刘晓妍快步来到了车前,发现索玉和司机都睡着了,就叫醒了他们。上车后,程忠杰交代说:“回宾馆,犒劳你们!”

    刘晓妍打电话到金桥大酒店,让准备晚饭。

    程忠杰问索玉:“小索,‘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怎么解释?”

    索玉说:“这是《荀子》劝学篇里的话,让刘经理说吧,我都没力气说话了。”

    “好好好,人家说猫吃糨糊,整天在嘴上抓挠。小索一顿不吃就闹情绪了。”

    刘晓妍替索玉解围说:“让索秘书休息一会儿,我替他答。”

    “我都怀疑,”程忠杰看了一眼索玉说:“小索能不能答得出来。”

    索玉见市长激将他,再不答就有点过分了,便说:“程市长,这‘跬’字是足字旁过来一个‘圭’字,指半步。‘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就是说你不迈出这开头半步,就不能到达千里之外;‘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这意思市长肯定懂。”

    见程市长点了点头,索玉继续说:“后面的话是‘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意思是千里马跳跃一下,不能有十步远;驽马就是劣马,一驾是马拉车一天的路程。这句的意思是驽马只要不停地跑,也能赶上骐骥一跃。”

    刘晓妍接上说:“接下来是‘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意思是拿快刀刻刻停停,烂木头也刻不断,一旦刻个不停,金石也能雕出花纹来。锲和镂两字都是雕刻之义。”

    “好!好!有学问好呀,这古人的文章的确是好,你俩这一讲,就觉得很有说服力。”程忠杰由衷地说道:“今后我要好好向你们学习呀,不然就要落伍了。”

    “程市长这样谦虚,真是难得。这对我教育很大。”刘晓妍说:“在程市长身边工作,是一种享受啊!”

    “还真让刘经理给说准了,要是换上别的领导,别说我饿上一次肚子,就是饿上十次咱也不敢讲呀!”索玉说,“我感觉程市长在我的心中就像是一位大哥哥。”

    “瞎说。”程忠杰嗔道:“咋说也是叔叔吧!”

    大家都笑了起来。

    “程市长,你咋突然问这句话呢?”索玉问程忠杰:“不是才想起的吧?”

    程忠杰说:“老部长家的客厅里有这样一条横幅。这‘跬步’的‘跬’还是小刘教我的呢,不然,我都不认识呢。”

    “原来如此。”索玉说:“程市长的这种好学精神让我感动。同时,程市长对不知道的东西敢说敢问,不像有些人,不懂还装懂。”

    “那不叫装懂,他干脆就不说。”刘晓妍附和道。

    “干啥呀?”程忠杰笑问道:“你们俩这样奉承我,是何居心?”

    “想让程市长提拔一下我呗!”刘晓妍一本正经地说。

    索玉笑了,大家都笑了。谁都知道刘晓妍在开玩笑,你真给她个局长、处长什么的,人家还不干呢!

    “程市长,我给你唱首歌吧。”索玉兴致勃勃地说。

    “怎么,肚子不饿了?”程忠杰问:“还有劲唱歌?”

    “索秘是跟你开玩笑呢,市长。哎,索秘,唱!”刘晓妍鼓励说。

    索玉说:“我也是刚刚在报纸上看到的,是根据歌曲《常回家看看》改编的,叫《常下乡看看》。”

    “噢?”程市长饶有兴味地说:“那就快唱吧。”

    索玉清了清嗓子,唱道:

    抽点空闲,

    抽点时间,

    人民的公仆常下乡看看;

    带上法律,

    带上文件,

    开着吉普常下乡看看。

    百姓的心里有几多心愿,

    农民肩上有额外的负担;

    国家的政策向农民说说,

    发展的路子跟百姓谈谈。

    常下乡看看,

    常下乡看看,

    ……

    “唱得好哇!”程忠杰带头鼓掌。

    掌声过后,程忠杰说:“于书记一个人到大平县私访,今天下午干脆就打不通他的电话,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的,市委书记下乡,还能有什么问题。”刘晓妍嘴上不急,其实心里早就急了。

    “于书记不是下乡,是微服私访。大平县的书记毛二升是个老二杆子,我怕于书记这次下去有什么不测呀,不然,咋把手机关了呢。”

    ……

    正说着,金桥大酒店到了。

    晚饭后,大家都来到了程忠杰的房间里。市政府副秘书长唐天和市水利局局长刘一好,还有北京办的主任,他们都在心里嘀咕:市长把三位正县级干部晾在宾馆里,只带了索玉和刘晓妍出去,不知搞的什么名堂。嘴上却啥也不说,就说陪市长说几句后就该睡觉了。程忠杰心照不宣,知道他们的心里肯定不平衡。不管是平衡还是不平衡,他都不可能把今天下午、晚上的活动告诉他们。去干啥了,你大可以凭想像的翅膀去飞翔。也可以通过索玉去打听,索玉呢,告诉他们去找老部长了也好,不告诉他们也好,无所谓。难道一个正地级领导的活动还非要让下属知道不可吗?没有这个道理嘛!

    唐天说:“我们该走了,程市长该休息了。”

    “打几把扑克吧。”程忠杰轻描淡写地说。

    “好,打扑克!”

    “可要钻桌子哟!”

    其实程忠杰真想休息了,这都快十二点了。可是,他不能不打扑克。他知道,惟有这样,才能使这三位县太爷的心里多少能平衡一些。

    程忠杰对唐天,刘一好对驻京办主任,四人打的是升级,心事重重的刘晓妍和索玉观战。刘晓妍还不时地拨着一个手机号,可手机里传来的仍然是那句重复了八百遍的话:“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三个小时下去,程忠杰和唐天赢了刘一好和驻京办主任一百多块钱。刘晓妍提议去吃夜宵,大家就去吃了一次夜宵,不足的钱自然由驻京办主任掏腰包了。掏腰包的人还挺高兴的,以为市长给足了他面子似的。

    刘晓妍说:“市长,我接上了张先生的电话,他说我们覃总在你上飞机前要见你,想跟你谈谈投资高速公路的事儿。”

    程忠杰的兴趣马上来了:“好呀,小刘,这几天可真是麻烦你了。”

    “程市长,看你说的。我毕竟也是金州人呀。”

    “是呀,是呀。”大家都附和道。

    程忠杰说:“今天就这样吧,该休息了。”

    大家都说是该休息了。

    程忠杰说:“明天还要先到省城去,因为省委陈书记要见我。”

    程忠杰从来不在这方面胡吹冒料,所以大家都心悦诚服,大家都说,程市长要多保重身体呀,你看今年你那佛爷肚子可是下去了不少。说说笑笑了一阵,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早晨起床后,刘晓妍来通知程忠杰,香港金桥老总覃一平和助手张先生在北京金桥大酒店里备了一桌早茶为程市长送行。只为覃总确实太忙,所以他让刘晓妍转告程忠杰,投资一事只能在饭桌上谈了。

    “没问题!……哎,小刘,你咋了?没休息好?”

    “谢市长关心,没事儿。”

    “这次来北京能和覃总见面,是你的功劳。”

    刘晓妍说:“为金州的事业添砖加瓦,是我应该做的。”

    索玉敲门进来了,他说:“市长,大家都到齐了,都在大厅等你下去呢。”

    程忠杰道:“覃总和张先生到了吗?”

    “没有。”

    “不急,我正好还要处理一点儿事,覃总他们到了你再叫我。”

    “好的。”索玉带上门走了。

    “他们的心思我懂。”刘晓妍说:“跟市长在一起不太容易,就想抓住机会多跟你套套近乎。”

    “他们为啥要跟我套近乎呢?”

    “这还不清楚,”刘晓妍笑笑说:“于书记一走,你就是书记了,他们都想沾沾你的光呢。”

    说得程忠杰笑了起来。

    “还有一件事,程市长。”

    “什么事?”程忠杰问刘晓妍。

    “今天一早,跟舅爷通了一次电话。”

    “嗯?怎么说?”

    “他和省委陈书记又通了一次电话,说是你的事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弄得不好,还要调你到省里呢。可于书记还有点麻烦。”

    “麻烦在哪里?”

    “有几封告状信……”

    “都清清楚楚说,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给于江波送了多少多少钱,是吧?”程忠杰问。

    “你咋知道的?”

    “我不但知道这些,而且还知道于书记是清白的。”

    “程市长,你说的可是实话?”

    “小刘呀,我还能骗你不成?”

    “我相信你,程市长。可是光你说于书记是清白的,可能……”

    “可能不算数,是吗?我告诉你,小刘,我不但知道这状是谁告的,而且还有于书记清白的证据。”

    刘晓妍不再问下去了。她怕这样问下去程市长会产生想法,同时,她是非常信任程忠杰的。她想,既然程市长有于书记清白的证据,那就肯定会有。而且她也坚信,于江波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为什么这两天他的手机老是关的,也不主动和她联系一下。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微服私访这就意味着有危险存在,不像你大模大样、前呼后拥下去,非但没有任何危险,而且还特别的保险呢。

    程忠杰见刘晓妍不问了,也就懒得多说话,他知道,这状定是市委副书记兼区委书记兰强告的。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给于江波和自己送了那么多的钱,闻到不能提拔的风后就向上告状。可是,如果这些钱是你自己挣来的,心疼是肯定的,但问题是你兰强的这些钱来路肯定不明。再说了,你送于江波的一百万元,送我程忠杰的五万元,于江波连一丁点儿实情都不知道,我程忠杰虽然知道,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把这一切抖搂出来。

    现在该到抖包袱的时候了,因为,中央调查组进驻金州,意味着提拔于江波当省委副书记已成定局了。另外,还有那么一点当省委书记的味道在里面。于江波是省委常委,正儿八经的副省级干部,省委书记陈小刚的年龄早就到了还迟迟不退下来,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省委副书记马玉炳因为衣环球的案子,虽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可他的形象这些年已大受了影响。再说了,马玉炳副书记要提两年以前就提了,到现在提已经没有什么可能性了,因为马玉炳的年龄也快到点了。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

    程忠杰知道,陈小刚一心要提拔于江波做省委书记的,这是因为于江波正直、正派、两袖清风,这几乎跟他陈小刚没有什么两样。尽管这两年于江波的毛病也越来越多了,尤其是脾气,按常理讲人岁数越大脾气会越小,可这于江波恰恰相反。

    但是,于江波除这些缺点外,其他的毛病就不称其为毛病了。拒收贿赂,是毛病吗?处理行贿的干部,是毛病吗?还有他那许许多多的“不近人情”的做法,难道是毛病吗?作为一个执政党的领导干部,程忠杰认为,这一切非但不是毛病,而且是很优秀的品质。如果共产党的领导干部都像陈小刚、于江波一样,那么我们还会担心江山变颜色吗?如果多出几个或一部分这样子的领导干部,还愁我们这个国家不能兴旺发达吗?……

    程忠杰回到现实中才发现,刘晓妍静静地在注视着他。

    他笑笑说:“对不起,想到这些事就心烦。冷落你了,小刘。”

    “没关系。”刘晓妍粲然一笑:“市长你是一个正直人,所以见于江波遭人诬陷就替他抱不平,是吧?”

    “是的。”程忠杰感激地冲刘晓妍说:“小刘呀,你是一个好姑娘呀!”

    刘晓妍的手机响了,她接上说:“噢,是张先生……好的,我代表你请程市长下来。”

    程忠杰不用刘晓妍请就站起来说:“我们下去吧。”

    在大酒店的特别包间里,香港金桥六十多岁的老总覃一平及其助手张先生隆重地举行酒宴为程市长送行。同时请来的还有市政府副秘书长唐天、市水电局局长刘一好、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及索玉等人。

    覃先生端起高脚杯站起来致祝酒词:“各位,覃某在此略备菲酌,有两层含意:首先呢,感谢程市长程先生对我们金桥公司的大力支持,对刘晓妍小姐的关心爱护;其次为程先生送行。我们干杯!祝程先生官运亨通、一路平安!”

    装满红酒的高脚杯碰得丁当乱响,大家一齐饮下了第一杯酒。

    “这第二杯酒,”覃一平见服务生把酒全斟上后说:“预祝我们香港金桥公司与金州市政府新的高速公路合作项目成功!干杯!”

    覃一平的声音很洪亮,整个场上的气氛被调动了起来。程忠杰也不示弱,借花儿献佛,也代表市委、市政府为对方敬了三杯酒,答谢词也是绝对的棒。程忠杰说:“古人有言,‘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愿我们的合作一步一个脚印,取得更大的成功!”

    覃一平说:“程先生才高八斗,在下佩服佩服!”

    刘晓妍、索玉不由得在心里越发敬重程市长了。昨天才学的知识,今天就用上了,而且用得如此之好、如此之妙,令人惊叹不已。酒宴在欢快的气氛中结束后,覃一平又让张先生代他把程市长送到了机场……

    二

    晚上,于江波在吴彦强的唠叨声中,草草吃了一点大米饭,就放下了筷子。“下雪不冷,化雪冷。”于江波感到有点凉意时,想起了这句民谚。他拉开被子钻进了被窝,斜躺在床上看起了文稿,吴彦强见于江波不理他,便到一边的沙发上打起盹来。

    于江波早就看完了陈作家采访祁富贵的文章,可是文章结尾那一段和作家发表的议论给他以很深的影响:

    就在这次会议后不久,祁富贵被正式逮捕了。

    祁富贵违法乱纪的事实大都在《1号会议室》向读者交代了,今天披露的仅仅是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所以从容展开、草草收场。希望关心祁富贵问题的朋友谅解。

    祁富贵在看守所里对自己的一生进行了一番深刻的反思,他对笔者说:“由鬼变人,非常艰难,由人变成鬼,那是太容易了。”

    祁富贵对我说,他误入歧途后,变成了衣环球的市委副书记,成了衣环球的组织部长。而且信奉一句话,那就叫做“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就是在这一种没有监督、没有约束的权力背后,祁富贵为两百多人转干、提干,每人收两万元;突击提拔了七十三名副县级、正县级干部,正县收四万元、副县收三万元。就这一项,他就受贿三百多万元。

    不仅如此,祁富贵还充当了衣环球把国有资产变为私有资产的保护伞。在短短的几年里,他将九家效益好、实力强的国有企业让衣环球兼并,衣环球给他兑现的好处费达一千五百多万元。这九家企业是:锅炉厂、化肥厂、市塑料厂、市轧钢合作公司、市钢铁厂、市房地产公司、国营金州机械厂、国营金州汽修厂、进出口汽车修配中心。

    那年金州市“5.25”反腐打黑专项斗争胜利后,以上企业中的大多数已由环球集团向每户赔偿五百万元,从环球集团中剥离了出来。

    综观祁富贵的历史,他应该是一位正直的好干部。当然了,他跟杨小平的交往应该是他从政生涯中的一段不光彩的历史。就是这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也丝毫不能埋没他光明磊落、爱民如子的前半生。

    近年来,许多有识之士都指出,凡腐败者无一不是穷苦出身,因为是穷苦出身,所以随着职务的升迁,贪欲也就越大了。我认为,这种看法还是失之偏颇的,祁富贵如果不是衣环球精心策划的那个圈套,如果没有儿子撞死衣环球情妇的儿子那个事件,他的官做得再大也不会有贪欲的。由此,笔者就想,我们的干部政策中是不是再加上一条“过失犯罪”?所谓“过失犯罪”,就是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由于家属等等原因给领导干部造成的过失,而导致领导干部犯罪。这样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出现祁富贵这类干部的犯罪悲剧?

    鲁迅先生说:“悲剧是把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了给人看。”本来祁富贵的人格是较为完美的,可是一个阴谋,一个圈套就把他拉下水了,使他成了一个悲剧人物。从这个角度分析,那就太有点简单了。祁富贵的落马,固然有他自己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外部的因素。这外部因素除没有约束、没有监督外,就是衣环球们的所谓“能量”了。这不能不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你瞧瞧,从目前落马的高级干部中,哪一个不是外界的因素造成的呢?从公安部副部长、副省长到正厅、副厅和正县副县,这些大大小小的领导干部有哪一个不是栽倒在衣环球这些大大小小的“能人”手中呢?

    没有改革,社会就不能进步。改革开放,势必会泛起一些丑恶现象和污泥浊水。腐败和黑恶势力是老百姓深恶痛绝也是时刻关注的社会问题,也是政府近年来花大力气抓的头等大事,关系到执政党的形象,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和命运。黑恶势力这个毒瘤,正是腐败这块土壤上滋生的。没有腐败,就不可能产生黑恶势力,而同时,腐败又充当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使黑恶势力更加有恃无恐,气焰嚣张,致使改革开放中的社会治安形势恶化,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党和政府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害。无论是“远华”大案,还是《1号会议室》里的环球大案,都能证明这一点。如何根除腐败和黑恶势力的土壤,正是我们要思考的严肃问题。

    于江波一口气看完了陈作家的文稿后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一边沙发上的吴彦强已经睡着了。他下床倒了一杯白开水,喝水时吴彦强醒了。“小吴呀,你也该去睡觉了。别在这看着我了,我不会跑的。……我真是市委书记于江波。”

    “没事,没事,这是我的职责。”吴彦强揉揉眼睛说。“你肯定知道我的身份了。不然的话,你一个队长能亲自看守我?”

    “这,这……”

    “你如果还是一个有良知的人的话,我以一个市委书记的名义命令你:马上拿我的电话来!我要给大平县县委书记毛二升通电话!”

    吴彦强被于江波的浩然正气震住了,他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他说:“其实,其实……”

    “其实什么?其实知道我是于江波?”

    “哼……”吴彦强不敢正视于江波的目光,在点头后低下了头。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