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他们都在心里嘀咕:市长把三位正县级干部晾在宾馆里,只带了索玉和刘晓妍出去,不知搞的什么名堂。嘴上却啥也不说,就说陪市长说几句后就该睡觉了。程忠杰心照不宣,知道他们的心里肯定不平衡。

    一

    吴彦强给于江波递手机时战战兢兢地说:“于,于书记,千万,千万……”

    “你放心吧。”于江波打开手机拨着电话说:“我不会说你知道我是谁的。”

    吴彦强感激地看着于江波,脸涨得通红。

    “你怕毛二升给你穿小鞋?”

    吴彦强点了一下头。

    “别怕,他不敢,还有我呢!”

    毛二升的电话终于打通了。“是毛书记吗?”

    “是。你是……”

    “于江波!”

    “啊?”毛二升故意惊叫了一声。

    “你听着!你马上通知柳金、强永泰、汤家声等领导,立即到大平宾馆来!”

    “您,您啥时到大平的?”

    于江波本想喝一声:“装什么蒜?”

    看见吴彦强可怜巴巴的样子时,他强压住了怒火。他说:“昨天。”没等毛二升接上话,于江波就关上了手机。

    “吴彦强。”

    “到!”吴彦强胸脯一挺,一个立正。

    “我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你的保安队有多少人?”

    “三十人。”

    “你是正式干部吗?”

    “不是,是工人。”

    “事成之后,我调你到市公安局,怎么样?”

    “于书记,你说吧,我信你,你让我干什么?”吴彦强一下子变得坚定了起来。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软禁我。为了以防万一,从现在开始,你挑选你认为靠得住的人员组成一个警卫队,保卫市委书记于江波的安全!”

    “是!”吴彦强又一个立正。

    “不准离开大楼一步,电话通知他们。快去吧!”

    吴彦强走出房门后,于江波插上了房门。他拨通了大平县公安局副局长王鑫的住宅电话。王鑫是于江波在省厅任副厅长期间,从省厅刑侦处调来大平县任副局长的。

    “是王鑫吧?”

    王鑫已经睡着了,听到电话铃声他立即拿起了电话:“哪位?”

    “于江波。”

    “于厅长?”王鑫惊讶地问道:“厅长,你还没有休息?”

    “休息什么哟?我被软禁在大平县宾馆,请你立即带警察来这里保护我。记住,先在宾馆外面打我的手机,如打通我不能说话,或者是关机、没人接,你立刻冲上楼来,我在806室。”

    “记住了,于厅长,我马上到!”

    于江波又拨通了副市长金安的电话,不等金安说话,于江波就交代了:“金市长,我被软禁在大平县宾馆,你立即通知市委、市政府和矿管局有关领导和人员马上赶到大平县来!”

    金安问:“需要带公安人员吗?”

    “不需要,我已调来了县公安局的警察。”

    “有危险吗?”

    “根据情况看,问题不大。你顺便通知市武警支队,让他们待命,接到上矿区的命令后,立即和公安局的干警包围矿区。这事你负责!现在马上出发!”

    “是!”

    关上电话后,有人敲门。

    “谁?”于江波问。“吴彦强。”于江波拉开门放进了吴彦强。

    吴彦强说:“于书记,我已把拳脚好、可靠的七八个保安叫来了,现在听你的指示。”

    “好样的,你带他们藏在我隔壁,注意他们的动向,不能暴露目标。我如果叫一声‘来人呀’,你马上带人破门而入。”

    “好的。”

    “去准备吧,别怕,公安人员马上就开来了。……慢,如果没有什么事,你最好别把这些泄露出去。”

    “明白了。于书记。”

    “快去吧。”

    吴彦强前脚走,毛二升的电话后脚就到了:“于书记,我们已到了宾馆大厅。”

    “快上来吧。”于江波平静地说,像是啥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几声敲门声后,依次进来了大平县委、政府的四巨头。

    “于书记啊,你咋就悄悄的来了呢?”毛二升双手握着于江波的手摇着说:“住这么差的房子,你受委屈了。”

    于江波说:“没关系的,住在这里挺好呀。”

    紧接着,于江波和县委副书记柳金、县长强永泰、副县长汤家声一一握了手,请他们坐在了另一张床上和两只单人沙发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的吴彦强等八人被大平县公安局的警察堵住了。毛二升接到于江波的电话时,他们已经从上而下达成了共识,把银矿的事故隐瞒得严丝合缝,不能露出一丁点儿蛛丝马迹。他们打电话给大平矿业公司总经理石金山,让派人分头再做一次遇难者家属的工作。之后又给有关乡镇的党委书记、镇长下达了死命令,严密监视遇难者家属的动向,特别是邮电局发出的信件,一旦发现是给上级有关单位的信件,一律查拘。接下来大平县的四巨头又商量了第二天的具体行动。他们让吴彦强把于江波软禁起来,到第二天后才能和于江波说话。如果于江波非要给县委打电话,就让吴彦强随机应变,他们干脆来个“确实不知道”。尔后,他们出来收场,给于江波道个歉,解释一下,再把吴彦强臭骂一顿,这事就算完了。

    县长强永泰考虑问题一贯细致,他分析说:“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是两个极端,如果真像钉鞋老头说的那样,他一句大平县的事都没有给于江波讲的话,这就万事大吉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于江波已经知道我们的什么情况了,否则他为啥化装来大平县呢?”

    毛二升说:“这第二种情况不太可能,如真是那样,于江波就不会自个儿下来了。”

    县委副书记柳金和副县长汤家声也附和说,毛书记讲得有道理。

    “那另一个极端就是于江波下来是为别的事,或者他是心血来潮也不一定,听说他要去省里工作了。临走前这样走走,顺便了解点什么情况。”

    “嗯!有道理。”毛二升霸气十足地打断了县长强永泰的话说:“睡觉吧,明天一早按计划行事。”

    正在这时,毛二升的手机响了,他打开翻盖说:“坏了,于江波的手机,吴彦强这小子出问题了!”

    “先接上电话再说吧。”县长强永泰说。

    毛二升接完于江波的电话后说:“马上让公安局张吉年局长进来。”副县长汤家声走了出去。

    “怎么办?”县委副书记柳金问:“下一步我们……”

    毛二升还未开口,汤家声带着公安局长张吉年进来了。

    “张局长,你赶快派人把吴彦强控制起来,看他给于江波说了些什么?不见我的话,决不能放人,记住,人不能带到局里去,就在宾馆找一间安静的房子,快去吧。”

    张吉年答应着出去了。

    “我们磨蹭一会儿再去806室。”毛二升说:“但愿吴彦强这小子别坏了我们的事儿。”

    “问题不大。”柳金说:“我打发人去听了,于江波在看材料,吴彦强在里面,一句话都没有。估计他没告诉于江波什么。”

    “那就好。”县长强永泰说:“你分析得对,小吴不会给于江波说什么的。”

    毛二升的电话又响了,是公安局局长张吉年打来的:“毛书记,我们已掌握了吴彦强的动向,他在806的隔壁804室带着几个人不知道在干什么。”

    “好。”毛二升指示说:“先别动手,等我们进806后你再对他们动手。”

    “是!”

    毛二升这才带着县委县政府这几名主要领导走进了于江波的住处。于江波分明听到了隔壁吴彦强大声呼救的声音,他说:“咋回事?”说着就往外走。

    毛二升挡在了于江波的去路:“于书记,管他呢,这种地方嫖客多,公安抓一个两个嫖客,算不了什么。”

    于江波一把推开了毛二升:“让开!”

    “不行!”

    于江波见毛二升眼中露出了凶光,想到王鑫还未到,吴彦强又出事了,只好停住了脚步严厉地说:“毛二升,你过分了!”

    于江波的手机响了,他在接电话时,毛二升站了起来,县长强永泰在毛二升衣襟上扯了一下。

    “是我,于江波,请过一刻钟后再打!”于江波接到的是王鑫的电话,他心中有底了。

    他放下电话后,毛二升也坐下了。

    “毛二升,你软禁一个市委书记这算不了什么,可银矿的事情你瞒得了一时,能瞒得了一世吗?”

    毛二升正在为刚才的粗鲁而懊悔,一听于江波果然知道了矿上发生的事情,便双眼又一次露出了凶光,他说:“姓于的,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于江波大声说:“毛二升,我告诉你,你这是在犯罪!”

    “哼!”毛二升冷笑道:“就是犯罪,谁又能知道呢?”

    “你别太自信,你面对的是一个市委书记。”

    “市委书记又能怎么样?你是到了我毛二升的一亩三分地上,你记住这一点。”

    “不管在谁的地盘上,你的所作所为都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

    毛二升面露凶光,站起来冷不丁的扭住了于江波的胳膊说:“老强,快来,先把他捆起来!”

    强永泰慢吞吞地说:“毛书记,别冲动,别……”

    “软蛋一个,老柳,你们两个快来!”

    柳金、汤家声过来了,强永泰忙溜到了汤家声的后面。

    在柳金、汤家声的帮助下,毛二升捆上了于江波的双手,强永泰快要哭出来了:“毛书记,这使不得呀!”

    “老强,两百多人哪,你还想活命吗?要想活命,就过来把于江波的嘴堵上!”

    强永泰犹豫了一会儿,慢吞吞地走了过来。

    于江波的电话响了,毛二升上前拿起手机按下了开关。

    “强永泰,你要有自己的主意呀!”于江波又转向毛二升说:“毛二升,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否则,你后悔莫及呀!”

    “后悔?”毛二升冷笑了一声说:“后悔就不来见你了,你个犟死鬼,你说不知道矿上的事你还能捡条性命,你说了矿上的事,就说明你知道了大平的一切,既然知道了,你就别想活着走出大平县!”

    “毛二升,马上放开我,不然就晚了!”于江波大声吼道。

    强永泰小心翼翼地说:“毛书记,你先放了他,他又跑不了。”

    “屁话!”毛二升谁的话也听不进,他自己动手拿起了于江波的洗脸毛巾,他要塞上于江波的嘴。

    “咚!”有人一脚踏踢开了房门,毛二升等人吓了一跳:“谁!”

    王鑫举着手枪带着人进来了:“不许动!”

    王鑫大声命令道:“先铐上他们!”

    毛二升哪里是刑警队员的对手,一会儿工夫大平县的四个巨头全被铐上了。

    王鑫解开了于江波手上的绳子,就在这时,大平县公安局长张吉年也带人来了。

    于江波对张吉年说:“同志,我是中共金州市委书记于江波,王鑫同志是我调来的,请你别妨碍公务!”

    张吉年见王鑫等人在于江波身后端着手枪虎视眈眈,忙收起枪,堆起笑容道:“不知道是于书记来了,请……”

    张吉年话还未说完,在王鑫的眼神指挥下,张吉年身后的警察就下了张吉年的枪,张吉年大叫道:“我是你们局长!”

    王鑫说:“我奉于江波书记的命令,对你今天晚上的行为进行审查,刘队长,带张吉年进来!”

    一青年警察把张吉年带进了拥挤的小屋,和毛二升等人蹲在了一起,所不同的是没有给张吉年上手铐。

    王鑫转身对于江波一个立正:“报告!于书记,奉你的命令,已经平息了毛二升等人企图杀害市委书记的图谋,请于书记指示。”

    于江波回了王鑫一个礼说:“王鑫同志,暂由你代理大平县公安局局长职务,现在,我命令你:第一,将毛二升,包括张吉年在内等五人依法看管起来,等候移交司法机关;第二,马上派人把大平宾馆保安队长吴彦强等人解救出来;第三,派人继续保护市委书记于江波的安全!”

    “是!”一个洪亮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一位英姿飒爽的青年武警带一队武警赶来了。

    “报告,大平县武警中队长王宁奉金州市支队的命令,前来保护市委书记的安全!”

    于江波回礼后,握了握王宁的手说:“很好,王队长,你们统筹安排吧。”

    说完,于江波走进了宾馆经理打开的豪华套间,四名武警战士分别守在了楼梯口和套间门口。

    王鑫立即在宾馆召开了公安局临时紧急会议,于江波把电话分别打到了市县检察院、市县纪委和其他有关部门。

    二

    兰强听到于江波要调往省委当副书记的消息时,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分析了于江波走后金州市党政班子的一些情况后,认为自己最差也能捞个市长当当。于江波去省里后,在金州市,市委书记的人选有三个,一个是程忠杰,一个是他兰强,还有一个就是现任市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的汪强。这三个人中,程忠杰的实力最强,于江波向省委推荐的第一个人选肯定是程忠杰,另外,程忠杰在省里的影响也很好,再加上有陈书记、刘省长的支持,程忠杰出任市委书记的可能性最大。相比之下,汪强的实力相对弱多了。这个人老实,做事认真,还时不时的拗一下于江波的性子,在好多场合下,汪强给于江波都提了不少的意见,有时于江波也特烦汪强。这一点兰强是最清楚的。

    于江波的铁面无私,别说在金州市,就是在陇原地区,也是如雷贯耳、妇孺皆知。尤其是在拒贿这个问题上,于江波得罪了不少人,听说连他老婆梁艳芳也对他很有意见。但是,在兰强的心目中,于江波的铁面无私,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小舅子梁天开的楚辉公司,赚了多少昧心钱,他于江波能不知道?这个梁天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吗?如果不是你于江波在暗中支持,楚辉公司能有这个成色吗?其实,这个公司说穿了就是你于江波的公司,小舅子的经理,老婆的会计,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吗?弄得不好,于江波跟老婆闹矛盾,都是装出来让人看的呢。由此可见,于江波并非是一个不爱财的人,所谓铁面无私,其实是人家给他送的礼少了。只要送得多,于江波也会动心的。

    这样一想,兰强就有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给于江波送大礼,他要是收了,万事大吉;他要是在这个问题上做我兰强的文章,就说是环球集团副总钱作峰让其转交给于江波的捐款。大平县的乡镇干部不是发不出去工资吗?好了,这就是人家钱作峰给大平县乡镇干部的工资款。

    你于江波是市委书记,让你转交,说到哪里也是天经地义的。

    主意一定,他就把一百万元现金送到了于江波的家里,万幸的是于江波不在家,老婆梁艳芳在家,寒暄了一阵后,切入了正题。

    兰强把一个封好的牛皮纸大信封放到茶几上说:“请嫂子把这个交给于书记,我过几天再来。”

    梁艳芳问:“啥东西呀?”“他看了就知道了。”兰强说完就急急忙忙走了。

    几天过去了,于江波并没有把一百万元的事儿捅出去,也没有给他退回来。兰强在心里说,原来于江波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铁面无私,什么两袖清风,什么一尘不染,全他妈的是鬼话。至此后,兰强就在骨子里瞧不起于江波了,你于江波是个什么货色,别人不知道,我兰强最清楚了,但为了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又不得不把这种事压在心底。兰强嘴上虽然不说,可心里的感觉有时就不自然地在行动上表现了出来。

    于江波说,兰书记,你变了。兰强哈哈一笑说:“人嘛,因环境和情况的变化,在不断的变化着,这是常识呀,怎么?于书记连这点也不明白?”

    于江波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也不计较兰强的言行。他问:“兰书记,你有话就说,何必绕弯子呢?”

    兰强心里骂道:“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收了老子一百万元,你不知道老子要干啥呀?”

    想归想,在心里骂归骂,兰强还是不敢当面骂于江波的,他说:“于书记,听说你要到省里去任省委副书记了,你看,你能不能走时推荐一下我?”

    于江波马上想起在刘晓妍那里看到的录像带,兰强说他收了一百万元钱。于江波不由得气从心头起,怒从胆边生,但是他强忍了几忍,终于没有发作出来。他咕噜噜喝下了一大杯开水,把心头的火气压了一阵说:“兰书记呀,这事儿省里自有安排,如果省里真要让我推荐市委书记的人选,那我肯定要推荐程市长。”

    “那市长人选呢?”

    真是个恬不知耻的家伙!于江波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后说:“市长人选我会让程市长推荐的。”

    “如果要征求你的意见呢?”

    于江波被逼得无退路可走了,他只好直截了当地说:“我会推荐汪强的。”

    兰强气得一句话也未说出来,好你个于江波,你拿了老子的一百万元,竟然连推荐一下也不行。兰强在心里暗暗地骂着于江波,见于江波不理他了,他气冲冲地走出了市委书记室。

    “他妈的于江波,真是个王八蛋!”兰强气愤难平,就想找个什么茬子收拾一下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他把这事给省委马副书记讲了一遍,马玉炳哈哈一笑说:“原来于江波也是凡夫俗子呀,我还以为于江波是神仙呢。”

    “就是,他妈的,我们都瞎眼了。”

    “这样……”马玉炳如此这般给兰强面授了计谋,让兰强依计而行。兰强按照马玉炳的意思等待着机会。机会终于来了,中央的考查组到金州来了。兰强打电话叫来了环球集团的副总钱作峰,安排了直接找考查组举报于江波受贿的事宜。

    钱作峰就在当天晚上来到了考查组。

    这个时候,中组部的李司长正在和省委组织部长杜鑫、省委副秘书长李子一谈第二天的工作安排。

    门铃响了,钱作峰走了进来。他向考查组自我介绍了一番,就开门见山的说明了举报内容。考查组的领导吃了一惊。

    杜鑫说:“钱总,这样的事可得有证人、证据呀!”

    “证人有。”

    “谁?”

    “区委书记兰强。”

    “兰强?”

    “你能对你说的话负法律责任吗?”

    “能。”

    “好!”杜鑫即刻拨通了市委副书记兼区委书记兰强的电话:“兰强同志,请你速到考查组来一趟。”

    不一会儿,兰强赶到了,紧接着接到通知的市纪委书记汪强和新上任的市委秘书长覃安平,他们都相继赶到了。

    “我们召集大家来,想证实一件事。”中组部的李司长冲杜鑫说:“杜鑫同志,开始吧。大家都做一下记录。”

    杜鑫问:“兰书记,环球集团副总钱作峰举报于江波受贿一百万元,他讲你能做证。”

    汪强和覃安平着实吃了一惊。

    “有这事。”兰强点燃了一支高级香烟抽了一口后说:“钱副总听说我们大平县的某些乡镇干部连工资都发不上,就通过我把这一百万元现金交给了于江波同志,于江波至今未把这笔钱交大平县方面,而是据为己有。”

    “兰强同志,这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你可不能信口开河呀!”汪强有点急了。

    “汪书记,我对这件事负法律责任!”

    大家除了惊讶,没有一个人说话。静场了一阵后,李司长说:“那大家都在记录上签上名,我立即给部里和陈小刚同志汇报。”

    大家全都在一份记录上签上了字,有人签得高兴,有人签得沉重。李司长进卧室打了一阵电话后出来说:“部里的意思,他们马上给中纪委汇报。我们呢,参与陇原省纪委先介入这个案子,杜鑫同志,请你要通陈小刚同志的电话,我要代表部里给他通报这个决定。”

    杜鑫拨通了省委书记陈小刚家里的电话,简要地把金州市突然发生的事件做了汇报,而后说中组部李司长要同他说话。

    李司长:“陈小刚同志,于江波的问题很严重。”

    陈小刚:“要说于江波有其他方面的问题我可能相信。这样的事我有点不敢相信呀。”

    李司长:“这里不但有人证,而且于江波还有畏罪潜逃的迹象。”

    “乱弹琴!于江波现在在哪里?”

    “没有任何信息,失踪了。”

    “李司长,我立刻随省纪委的同志赶到金州来!”

    “那好吧,现在你们要想办法找到于江波。”

    正说着,汪强的手机响了,是副市长金安打来的。

    金安说:“汪书记,于书记……”

    汪强忙说:“金市长,你等等。”

    汪强走出了门外:“你说,金市长,什么事?于书记在哪里?”

    “于书记被软禁在了大平宾馆,根据于书记的指示我马上带经贸委、矿管局等单位的头去大平。我的意思是,汪书记,你能不能给武警支队说一声,让他们等候命令,随时去大平县查封银矿。”

    “我的金市长,这里出事了,兰强和环球集团那个叫钱作峰的,把于书记给告了,说于书记收了他们一百万元现金,现在考查组正在找他呢!”

    “汪书记,你相信于书记会收别人的钱吗?”

    “为什么不能?人是会变的呀。”

    “汪书记,我金安敢说,于书记不是那样的人!”

    “这样吧,金市长,你单独行动,武警支队的电话呢,你自己打。我也有点不相信,你赶快去吧。”

    “汪书记,你别说出于书记的下落。”

    “好的。”汪强合上电话走进了房间。

    金安说啥也不相信于书记有受贿这样子的事,他对于江波的了解,那是太深了,他立即拨通了于江波的电话:“于书记……”

    于江波打断了金安的话:“金秘书长,你们出发了没有?”

    于江波改不了口,还习惯的称副市长金安为秘书长。

    金安:“于书记,经贸委、矿管局的叶主任和沙局长就在楼下等我呢。我这就下楼,在车上通知武警支队和市公安局。……于书记,这里出事儿了。”

    “什么事?”

    “兰强已经把你告到了考查组,现在考查组的人正在找你哩,听说省委陈书记和省纪委的人马上就到了。”

    “扯淡。身正不怕影子歪,你不管这些,马上到大平县!”

    “我也不会相信这些,可是于书记,兰强这个小人你不得不防呀。再说了……好,于书记,不说了,我马上出发。”

    金安听于书记态度坚决,悬着的心马上放下了。他大踏步走下楼钻进了大红旗轿车里,车子起步、加速,很快就汇入到了新城夜晚彩色的车流灯海之中了。

    陈小刚放下电话对程忠杰说:“程忠杰,说于江波受贿,你信吗?”

    程忠杰坚定地说:“打死我我也不信,不过……”

    “不过什么?乱弹琴!只要相信于江波就行,我们走!上新城!”

    “陈书记,你也要去?”

    “这么大的事,我不去怎么行?你马上给我打于江波的手机,他究竟在哪里?”

    “于书记在大平县,微服私访贷款发工资的事儿去了,从中午到现在,手机始终是关的,不知出什么事儿了。”

    “简直是乱弹琴!”陈小刚说完披上大衣就要往外走。

    老伴过来关切地说:“别动不动就上火,都六十多的人了,你这是干啥呀?”

    陈小刚对老伴说:“你那位小老乡出事儿了,我们得去救火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程忠杰对陈夫人说:“大姐,你休息吧,我会照顾好陈书记的。”

    出门坐进车里,陈小刚就问程忠杰:“于江波确实在大平县?”

    “没错。”

    陈小刚拨通了省委组织部长杜鑫的手机说:“杜部长,一小时后,你陪李司长一行到大平县,于江波在大平县。我们直接去大平。”

    “乱弹琴!”陈小刚对程忠杰说:“和大平县委领导联系,让他们等着我们。”

    程忠杰拨大平县委书记毛二升的手机,不通,打到家里,说开会去了,又打县长强永泰的手机,也不通,打到家里,也说去大平宾馆开会了。

    程忠杰又试拨于江波的手机,结果通了:“于书记,我,程忠杰。”

    “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陈书记的车上,现在正朝大平县赶呢。你,你没事儿吧?”

    “给我!”陈小刚要过了手机,他说:“于江波,你咋搞的,简直是乱弹琴!听说你收了人家的一百万元,有这事吗?”

    “没有!”于波坚决地说:“这完全是兰强在那里造谣生事!我于江波是啥样子的人,你陈书记能不知道?”

    “我说于江波呀,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告诉你,中组部为什么会派人来考查你?如果让你当个省委副书记,中组部考查组用不着直接去金州。你知道这次考查的分量吗?乱弹琴嘛!”

    “知道。”

    “知道就好!田老部长向我和中组部推荐你,让你接替我做省委书记,这也是我的意思,你倒好,给我又弄出了这么一场乱子来。你给我听好了,你对我说实话,如果你真收了人家的钱,你现在就说,我马上打道回府,免得我去了丢人现眼,简直是乱弹琴!”

    “你放心来吧,我于江波走得正、行得端,除了一心想为人民做点事,别无他图!我不会给陈书记丢脸的。”

    “那就好!我们一小时后赶到。你给我好好呆着,乱弹琴!”

    见陈书记和于江波通完了电话,程忠杰就想告诉他事情的真相:“陈书记,让我告诉你吧。”

    “好了,程市长,乱弹琴!我想休息一下。”

    程忠杰只好闭上了嘴巴。

    程忠杰拨通了于江波妻子梁艳芳的电话说:“弟妹,今天到用得着你的时候了,你马上背上账本和梁天一起到大平县大平宾馆来!”

    “有这么严重吗?程市长!”梁艳芳问道。

    “都惊动省委陈书记了!现在中央考查组都参与办案了。”

    “好,好!程市长,我们马上出发。”

    “好!我们在大平县等你们。”

    “乱弹琴!我说程市长,你在搞什么鬼,快说说!”

    “我说了,陈书记又不听,我还是别耽误陈书记的休息为好呀!”

    “乱弹琴!快讲吧。”

    程忠杰这才给省委书记陈小刚讲起了关于于江波受贿的事儿……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