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三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王老栓家里没有超计划生育的对象,清一色的男性公民。六十岁的户主王老栓,前年死了女人,两个儿子都快要娶媳妇进门了,可厄运偏偏降临到了王老栓的头上。大儿子王金、小儿子王银双双被淹死在了银矿上。

    一

    送走陈小刚书记时,已经到晚上九点钟了。于江波让程忠杰留在大平县,接待记者、处理事故和善后工作。同时,调整安排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他连夜回到了金州,金桥大酒店女经理刘晓妍给他准备了夜宵。他草草吃了一些,就放下了筷子。

    “再吃点吧。”刘晓妍含情脉脉地望着市委书记,轻声说。

    于江波本来要马上回家的,可见刘晓妍这样子,只好耐着性子给她讲了他这次微服私访的遭遇和差点让省纪委给“双规”了的情况。刘晓妍听得很认真,她说:“真没想到嫂子还有这个心计呢。”

    “是呀,这几年我确实有些误解她。她是夹在两难的中间过来的呀。”

    “那你快点回去吧,嫂子还在家里等着呢。”刘晓妍的声音幽幽的,让于江波的心里很不好受。

    “算了。”于江波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回去了,明天再说吧。”

    于江波感到了今天晚上回家的结果,他和妻子一定会重归于好,同时他也知道刘晓妍的心里是不愿意让他回去的。

    “那怎么行?”刘晓妍又变得很坚强了:“去吧,回去吧。就冲着她对你的这一片诚心,你说啥也得回去。”

    “不了,我还有一份材料没看完呢。”

    其实,于江波是太想在今晚上回家了。可是,他知道刘晓妍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肯定想的是另外一回事。即使上楼了,她肯定会在暗中“监视”他的。他主意已经定了,不回家,也不再与刘晓妍呆下去了。他要上楼去,去看材料。他真的还有一份材料未看完,就是陈作家的那份关于吴龙和方丽丽的笔记。

    于江波与刘晓妍告别后,来到了1088室。他首先给梁艳芳打了个电话,他不能说已到了金州。他说:“明天回家。”

    电话那边的梁艳芳只说了一句“我等你早点回家”的话,就把电话挂了。

    于江波一阵兴奋,真想立刻回到家里,可他又怕刘晓妍伤心。其实他也希望与妻子和好,至于刘晓妍,他始终把她作为自己的好朋友。可是,刘晓妍的心里也是把他作为朋友吗?显然不是。她开始把他当朋友,后来知道自己与妻子的情况后,肯定还有进一步的企图。这是毫无疑问的。其实,他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呢。如果他真的跟妻子分手了,他会选择刘晓妍的,只要她愿意……

    放水洗澡后,他斜躺在沙发上看起了陈作家的最后一组采访笔记。

    采访笔记——吴龙和方丽丽(三)

    这天晚上,方丽丽故伎重演。

    刘燕见她又要下床了,便叫了一声:“丽丽!”吓得方丽丽忙又睡倒在了床上。

    刘燕拉亮了电灯,见方丽丽装模作样地在睡觉,气就来了:“好你个方丽丽,我们都成朋友了,你还这样瞒我。你躲过了初一还能躲过十五,跑了和尚还能走了尼姑?啊?可是,和尚不是个好和尚。和尚跑了,受苦受难的可是尼姑呀!”

    方丽丽虽然文化水平不高,可刘燕的话中“话”她还是听出来了。和尚能跑了吗?往哪里跑?

    “燕子姐,”方丽丽一下子翻身坐在了床上:“我瞒你什么事了?”

    “好!方丽丽,你还不给我说实话。不想说算了!”

    刘燕气呼呼地倒头面朝墙睡下了。

    “燕子姐,我说还不行吗?我不该瞒着你,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那好。”刘燕一下子又翻起身来说:“你说,你每天半夜三更跑哪儿去了?”

    方丽丽知道自己和吴龙老师的事让刘燕知道了,而想想刘燕也是为了她好,才这样关心她。她在这些问题上总是以过来人的身份自居,常常给方丽丽讲爱情的话题。

    爱情是什么?方丽丽说,爱情是甜蜜。刘燕反驳说,错了!大错而特错!爱情是陷阱!爱情是没有路径的悬崖峭壁!爱情是难以下咽的苦药!知道陷阱吗?在路上挖一个坑,上面蓬一层树枝和麦草,然后用泥土伪装得跟其他土路没有什么两样。你要是敢往前走,你试试。要是掉进了陷阱里,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门呀!知道悬崖峭壁吗?没有依托,没用手抓的枝条和其他的什么东西,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爱情是难以下咽的苦药,你知道吗?关键是你感觉不到苦,你感觉到的是甜。你要是不听话,喝下去一口让你难受三天……

    对于刘燕的这些奇谈怪论,方丽丽总是左耳听进,右耳出去。她想:“我和吴龙老师在一起,从来就没有燕子姐说的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危险。相反的,是甜是蜜、如胶似漆、如鱼得水,像瞌睡和枕头、像沙漠和水、像饥饿和食品、像干柴和烈火……”

    总之,和吴龙老师在一起,那种感觉是奇妙的,是幸福的,是无与伦比的……

    今晚的燕子姐一改往常的温顺,暴怒得像一头母老虎:“说不说?不说我可要睡觉了!”

    “我说。”

    “说!”

    “到吴老师那里、那里去了。”

    “干啥去了?”

    “没有干啥。”

    “没有干啥?说得倒轻巧。你说说,吴龙的底细你了解吗?”

    ……

    见方丽丽说实话了,刘燕才平静下来了:“你上来,上来我告诉你。”

    方丽丽顺从地上来到刘燕的床上,刘燕像个母亲一样,把方丽丽揽到了怀里:“丽丽,女人真要是遇上个好男人,那真的是一生的幸福。可是,找不上个好男人,那就惨了。我不希望你步我的后尘呀。”

    “燕子姐,”方丽丽挣脱刘燕的双手问:“你好像看到什么了?”

    “嗯。”刘燕朝方丽丽点了一下头。

    “燕子姐,快告诉我吧。”

    “给高一代数学的那个常玲老师,你认识吗?”

    “是那个披肩发吧?”

    刘燕点了下头说:“是她。她正在和吴龙谈对象呢。”

    方丽丽大张着嘴,半天了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常玲,她是认识的,长得很漂亮,一头披肩发。见了她老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昨天中午还是在吴龙宿舍吃的饭呢,中午饭是她做的拉条子。吃完了才问了她一句“上班怎么样”的话。记得她正最后一个吃饭,就说:“还行。”方丽丽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吴龙和常玲说话,她感觉到了一种危险性。但是,危险的感觉一闪而过了。她想,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她和吴龙有合同,这个姓常的漂亮女老师是不可能代替她做吴龙的妻子的。虽然她和常玲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丽丽,你这两天别去吴龙那里,就说是不舒服。明天晚上,我陪你去,你会看到吴龙和常玲是一种什么关系的。然后,我们再商量对策。”

    第二天晚上,方丽丽果然在树影下看到常玲走进了吴龙的宿舍。刘燕和方丽丽悄悄地来到了吴龙宿舍门口。门很严实,看不到里面。她们转悠到窗户边,见窗帘的一角有个小缝,方丽丽就看过去了。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看得方丽丽妒火中烧、气冲丹田。她看见吴龙正在和常玲接吻,常玲还用手摸着吴龙的头发。

    方丽丽就要敲门进去骂他们个狗血喷头,被刘燕拉住了。她说:“丽丽,别急,我们回去商量个办法出来。”

    刘燕拉起方丽丽,来到了宿舍里。方丽丽还在生着闷气。

    “丽丽,姐没骗你吧?”

    “这个狐狸精!”

    “不是狐狸精不好,吴龙是个花心萝卜!”

    为了把常玲从吴龙身边赶走,方丽丽找常玲把自己和吴龙的情况说了一遍。

    常玲不相信,她说:“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会娶你?”

    方丽丽强忍着屈辱,把她与吴龙订的夫妻协议给常玲看:“会娶谁,你自己看吧!”

    常玲看协议时愣住了,过了一阵,她慢慢地把协议还给了方丽丽,她说:“小妹妹,我会和吴龙一刀两断的。可是,他是不会娶你的。”

    “为什么?”见常玲对她改变了态度,问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吴龙这人,我太了解他了!”说完,常玲气愤愤地走了,方丽丽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宿舍。就在这天晚上,吴龙气冲冲地来方丽丽宿舍兴师问罪。他骂方丽丽道:“订了个夫妻协议算什么,我根本不会娶你!”

    方丽丽哭喊着回家把吴龙的事说给了父母,方父即找到了吴父。吴父和方父进城找吴龙,让吴龙别胡来,否则要去告他。吴龙无法,只好假意答应,再不和其他女性来往,可心里却另有盘算。

    时间的推移渐渐淡漠了吴龙心中的那份“夫妻协议”。第二年春,经人介绍吴龙又与一王姓姑娘谈上了对象。刚谈不久,吴龙便忏悔般地向王姑娘道出了那段实情。

    两利相衡取其大,两弊相衡取其小。王姑娘有过谈了两次恋爱、两次被玩弄并抛弃的经历,权衡了许久后,原谅了吴龙。

    这年年底,方家怕吴龙夜长梦多,催吴家娶亲。吴龙以方丽丽刚满十九岁还不够结婚年龄为由拒绝。这年8月,吴龙突然和王姑娘结了婚。听到消息后,方丽丽当即昏倒在地。方父手执斧头又要去拼命,被村人拉回。

    第二天,方丽丽在父亲的陪同下,到公安局告发了吴龙强奸她的经过。公安局当即立案侦查,于当天依法逮捕了吴龙。两个月后,经法院审理,以强奸幼女罪判处吴龙有期徒刑十年。

    吴龙被判刑的第二天,方丽丽含泪告别了父母,悄悄地乘上了南下的火车。

    这一走,彻底改变了方丽丽的一生。方丽丽到南方某城市一家大酒店里当上了一名服务员。因为方丽丽天生丽质,再加上她遭受了一场感情的挫折,便格外地发奋努力,工作也是非常的出色。不久,她就被提拔为领班。

    又过了一年,方丽丽认识了来南方出差的衣环球。

    之后,她就和衣环球、吴龙这帮恶魔搅在了一起。有关吴龙的一些事情,《1号会议室》里有较为详细的交代。

    吴龙如何越狱逃跑,如何被衣环球搜罗来,变成了十恶不赦的衣氏集团的帮凶……这些情况,这本书里也有交代。本文记录的是《1号会议室》里没有披露的一些东西。2000年8月,吴龙被法院判处死刑。一声枪响,结束了吴龙罪恶的一生。

    方丽丽因为认罪态度好,再加上她有重大立功表现,被法院从轻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如今早已减刑出狱,自费到国外读大学去了。

    读完陈作家的文稿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想,现在是不是该回家了?“还是回家吧。”于江波见钟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两点钟,便整好衣服,装好材料,拉开门走了出来。

    夜里的大酒店真静啊。他朝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他要等的人,便也释然了。他出门前还担心,如果刘晓妍在门外等他怎么办?……他大步流星走向电梯,可电梯门已经停运了。

    他知道十层以上有一个二十四小时不休息的小电梯,便匆匆走到了右手的把头,用手指摁下了电梯的按钮。电梯很高级,性能也好。很快,于江波便走进了小小的电梯间。

    走出大门时,他发现自己的车静静地停在大门外的一侧。他有点感动了,司机还在等着他呢。他也有点奇怪,他并没有让司机等他呀。他拉开车门时,车顶灯亮了,后排座上有人安详地看着他。

    是妻子梁艳芳。

    “艳芳!是你呀?”

    梁艳芳笑笑说:“我想你看完材料会回家的。”

    于江波感动极了,他搂住了梁艳芳的肩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车子静悄悄地滑出了马路牙口,驶入了宽敞的马路,朝着温馨的方向开去。

    二

    老狐狸在“黑熊帮”别墅非但没有劫走衣环球,险些还让警方一网打尽。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当猴耍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你长得像一头狗熊呢?按理说“狐狸”是很狡猾的,再加个“老”字,那就更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角色。可惜的是,他一次次失算、一次次失败,胆量是长了不少,可就是忘长记性。

    “老狐狸”姓廖,叫廖一虎,其实他并不老,才三十多岁。之所以叫“老狐狸”,是因为他从台湾来到W国后不久就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

    “老狐会”堂主罗列英是个滥杀无辜、荒淫无耻的近五十岁的老女人。她让手下把“老狐会”里的青壮年美男子排成队,轮流陪她上床睡觉,廖一虎便是其中的一个。那年,他只有二十几岁,可谓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有好几个弟兄因为受不了罗列英的欺负而奋起反抗,结果都命丧黄泉。自此,罗列英就在身边安排了四个女保镖,让她们在她与男人做爱时保护她的安全。这可真应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那句话,虽然罗列英不配这个“智”字。

    因为廖一虎相貌堂堂、潇洒干练,这自然引起了四个女保镖的注意,尤其在她们面前亮出他那副雄性气十足的强壮的身体时,她们便也心旌摇曳起来。廖一虎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乘老女人不在时,他就轻而易举地把这四个女保镖睡了。他对她们说:“要是助我杀了罗列英这个老骚货,我夜夜陪你们睡觉!”

    见四个女人都答应了,廖一虎就筹划好了杀罗列英的计划。这天晚上,罗列英又点名让廖一虎陪睡。罗烈英已躺在了床上,廖一虎半天了都不想上去,老女人问:“为啥不上来?”

    “你为啥不上来?”廖一虎反问道。

    “上来就上来!”老女人就翻身骑到了廖一虎的身上,这时候,四个女保镖手中的四把剑全都对准了罗列英,罗列英还没有明白过来是咋回事,就被杀死了。

    廖一虎说话算话,拖下老女人的尸体,草草收拾了一下血迹,就和四个女人睡在了一起,至此,这四个女人就成了廖一虎真真的保镖了。

    也就在这天晚上,廖一虎当上了“老狐会”的堂主。弟兄们为了纪念他的英雄行为,给他送了个“老狐狸”的雅号。在他们看来,在江湖上混,就得有狐狸的狡猾,“老狐狸”的道行。就这样,“老狐狸”就成了他的真正名号,而真名廖一虎已经被人们淡忘了。

    “老狐狸”当上堂主后,在罗列英开设赌场的基础上新增加了“绑票”和走私。尤其是前者,使他的“老狐会”不但在W国得以生存,而且跳跃式地发展强大起来。

    老狐狸最欣赏世纪贼王张子强,两次“绑票”就获得港币十六个亿。他认为,什么美国的黑手党、日本的山口组之流,都没有张子强气派。他要做一件比张子强还气派的大事,他知道,衣环球有的是钱,两千万美金,根本不合他“老狐狸”的胃口,他通过绑架衣环球的妻儿,策划了一个足以震惊世界的大手笔,一句话,他要在衣环球身上抠出二十个亿的港币来,二十个亿的港币不就是两个多亿的美金吗?

    “老狐狸”已经下定了志在必得的决心,你能拿出两千万就能拿出两个多亿来,所以,衣环球逃往W国想过世外桃源的生活,那是难上加难了。

    就在这个时候,手下报告有一漂亮女人求见,老狐狸寻思,还能比我的四个姨太太、八个小妾漂亮?

    “让她进来吧。”老狐狸想见识见识这个漂亮女人。

    款款进来的是衣环球的女保镖阿英。

    看到阿英时,老狐狸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美艳的女人,真正的面如桃花,白里透红。尤其是那身材,更让老狐狸惊奇的是这上天还能造出这样一个窈窕身段来,凸的地方,异乎寻常的高;凹的地方,透出一种出人意料的娇小来。

    阿英身穿西装裙,冷若冰霜,不待老狐狸招呼就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大沙发上,颀长的美腿一跷,惊得老狐狸半天了说不出话来。

    “怎么?”阿英冷冷地说:“这狐狸精来勾引老狐狸,老狐狸居然无动于衷?”

    老狐狸这下才回到了现实:“狐狸精?”

    阿英从烟盒里弹出一支烟来,冲老狐狸说:“怎么,不欢迎?”

    “点火!”老狐狸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不同寻常,想投石问路。一个女保镖用托盘托着高级打火机上来了,另三个女保镖也端着水果瓜子包抄过来。

    阿英一把捏住女保镖的手,火机里的火一下了窜出老高,把女保镖的头发烧着了,女保镖用尽全身力气想推过阿英的手,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三个女保镖一齐扑上来,要对阿英施以拳脚,阿英手一松,一个“旱地拔葱”跃起,端坐在了沙发背上,三个女保镖没有碰着阿英一根毫毛,拿打火机的同伴却挨了重重的一脚。

    老狐狸见阿英出手不凡,心想自己正是用人之际,何不把她留下来,见四个保镖又围上来了,忙制止道:“慢!”

    四个女保镖见堂主发话了,这才住了手。阿英一个“鲤鱼打挺”,又端坐在了沙发上。

    “上茶!”老狐狸吩咐。

    女保镖端上茶后,在老狐狸的手势下退下了。

    老狐狸在阿英刚才干净利索的几个动作里,知道她是高手。同时,阿英跳落时胸脯上那颤悠悠的宝贝,让他心神一荡。

    “小姐,能不能告诉我,狐狸精来自何方,找‘老狐狸’有何贵干?”老狐狸落座时,乘势在阿英的领口处窥了一下那对白的有点晃眼的酥胸和深深的乳沟。

    “来投靠老狐狸大哥,求个安身之地。”阿英脸上的“冷”字渐渐退去,一丝笑意更让她光彩照人。

    老狐狸禁不住阿英的诱惑,离座把她拉入了怀中,两个不像是刚相识的陌生人,倒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情人。他们接吻、抚摸,不一会儿就自然而然地上床了,在床上,老狐狸没有忘记欣赏阿英那令人心驰神荡的高、低、细、长、深和浅来……

    阿英当上了老狐狸四个贴身女保镖的头,不仅如此,还后来者居上,坐上了一号夫人的交椅。

    老狐狸自以为得到了一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可是他忘了老祖先“女人是祸水”的话,他对阿英没有一丁点儿的提防,以至于他从此就陷入了阿英的阴谋之中。

    那天晚上,阿英打电话说,衣环球的妻子让“黑熊帮”何辉绑走了,他当时正在赌场,接话后毫不犹豫地带领黑帮全部力量去消灭何辉,这个何辉也太可恶了,上次把衣环球劫到山坡别墅,在抢夺人质时,险些被警方一网打尽。今天又要蹬鼻子上脸了,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到他老狐狸的家门口劫去了衣环球妻儿,这还了得。

    接下来的事情,老狐狸确实没有想到,尼洛东街“咖啡酒吧”后门,“老狐会”和“黑熊帮”全军覆灭了。“老狐狸”临死前才明白这一切都是阿英给他设的圈套。“女人是祸水呀!”身负重伤的老狐狸大叫了一声,就死在了警方的车里。

    阿英给自己和衣环球的后半辈子设计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阳光大道呢?阿英说,“老狐狸”的三大赌场已经全部掌握在了她的手里,如果衣环球愿意,他们就合兵一处,把何辉的赌场也抢过来。阿英还说,何辉虽然也死了,可何辉手下有她安插进去的人。

    衣环球终于明白了阿英的意图,这个女人太厉害了,她想独霸W国的整个黑帮组织。

    “你是想让我介入W国的黑帮组织?”

    “不是介入,你是头,我是尾。”

    “要那么多钱干啥呀?在国内,我还有个年利润过亿元的假烟厂呢。”

    “假烟厂?在哪?”

    “是假烟厂,在省城九龙市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可总有一天会让人查出来的呀,在W国,你隐姓埋名,就可以过完后半辈子呀。”

    衣环球有一种“英雄末路”的伤感,他长叹了口气:“那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要是那样,又该有不少弟兄要进去呀!”

    “所以我说,你就放弃国内那个假烟工厂吧,人家不让你弄你就别弄。在W国,你只要有合法的身份,不要杀人越货,只开赌场,没有人能怎么样你的。”

    “可能吗?”衣环球摸摸自己已经瘦了几圈的肚子说:“谁不认识我衣环球?”

    “那好办,我们去整容,换成另外一个人,谁也认不出来。”

    衣环球不吭声了,阿英知道他已经默认了这件事。

    衣环球在老狐狸的赌场里过了一段较为顺心的日子。这天他心血来潮,要赌一把,赌之前,他照例要和阿英上床,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他有个感觉,这个女人能给他带来财运。阿英二话没说,就让这个圆滚滚的胖身躯压到了自己身上。

    完事之后,一马仔进来报:“有两位从香港来的人要见你。”

    “香港来的人?”衣环球惊讶道:“香港来的人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不是那边来送钱的人呢?”阿英提醒他说。

    “噢。”衣环球终于想起了前些日子,他让香港的手下划两亿美元到W国的事。“那怎么就来人了呢?”衣环球问。

    “你忘了,咱们的卡都不能用了,这钱不来人送,怎么过来?”

    “噢。”衣环球高兴地说:“请。”

    进来了三个人,其中走在最前边的人是一个大胡子。大胡子用右手把左边的假手取了下来,又扯下了脸上的大胡子。

    “你,你是汪吉元?”衣环球惊叫后,想提醒阿英注意。可他左右一看,阿英早就不见了,进来报告的马仔也不见了。

    “你被逮捕了!”汪吉元亮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逮捕令:“签字吧。”

    “……我签。可我有个条件。”

    “你说。”

    “能不能让我的孩子跟我一起走?”

    “可以,但不是今天,过几天,大使馆的同志会来安置他们的。”

    “还有件事要问。”

    “问吧。”

    “阿英是你们的人?”

    “阿英?哪个阿英?”

    “就是刚才站在这里的那个女人。”

    “刚才那个漂亮女人?”

    “是的。”

    汪吉元摇摇头说:“不是!她怎么会是我们的人呢?她不是跟了你好多年了吗?”

    “可她哪里去了呢?”

    “签字吧。”

    衣环球抖索着手,在逮捕令副件上签上了名字。

    三天后,一架专机护送着“死”去的中国驻W国使馆工作人员齐长山的“尸体”,从W国起飞,十几个小时后到达了中国陇原省的省会九龙市。

    在九龙市的某宾馆里,服下药水的衣环球“活”过来了。衣环球见自己一觉从W国睡到了中国,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要完结了,不由得号啕大哭起来。

    与此同时,“环球案主犯衣环球已被我公安人员抓获归国”的消息传遍了金州市、陇原省和全国。

    省委、省政府以及省公检法的领导在九龙宾馆举行了欢迎仪式。省委书记陈小刚、省政府刘省长等主要领导出席了欢迎仪式。

    闻风而来的中央、省、市新闻单位的各路记者都不放过采访这一重大事件的机会,把会场围得水泄不通。采访机、摄像机以及密密麻麻的各色式样的话筒,都对准了欢迎会的主角、独臂英雄汪吉元……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