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四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于江波一阵兴奋,真想立刻回到家里,可他又怕刘晓妍伤心。其实他也希望与妻子和好,至于刘晓妍,他始终把她作为自己的好朋友。可是,刘晓妍的心里也是把他作为朋友吗?显然不是。她开始把他当朋友,后来知道自己与妻子的情况后,肯定还有进一步的企图。

    一

    汪吉元临出国时,告诉于江波,大平县有问题,不是小问题,而是大问题。于江波说,大平县的县委书记毛二升,是祁富贵提起来的七十多名县级干部中的一个,是不是还有什么原因。汪吉元对市委书记说,他原以为那个地下烟厂可能在大平县,可是暗中派出的侦察人员没有发现这方面的任何蛛丝马迹,相反的,侦察人员发现了一个怪现象,大平县对外来人员都很敏感,生怕他们会发现大平县的什么秘密似的,大平县公安局副局长王鑫,曾是于波在省公安厅工作时的部下,王鑫拍着胸脯保证说,在大平县,绝对没有假烟厂。

    于江波分析说,王鑫敢拍胸脯打保票,这就说明大平县的“问题’跟假烟厂没有关系,那么,还会有什么问题呢?汪吉元接上说,老百姓说“政府的债务火车拉,教师的工资贷款发”,他感觉大平县的问题跟这句顺口溜有关系。

    汪吉元提供的信息,进一步坚定了于江波微服私访大平县的信心,这就引出了市委书记在大平县因为“微服”而被软禁的一系列麻烦。

    在商量对毛二升进行审讯时,于江波指示说:“汪书记,在移交市检察院之前,你负责接触毛二升。看除银矿事件外,有没有其他方面的新动向,比如假烟厂方面的。”

    “好的。”汪强进一步征求市委书记的意见:“于书记,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有。”市委书记说:“关于软禁我的这个问题,就别再落实了,肯定是毛二升安排的,毫无疑问。”

    “我明白,于书记。”

    正说着,秘书索玉敲门进来了,他说:“于书记,中组部的李司长,还有省委组织部的杜鑫部长等领导已经到了。他们请你过去。”

    “好的,我马上到。”

    市委书记走后,汪强来到了市纪委在郊区的秘密“谈话”室。在监察局长的陪同下,汪强开始与毛二升“谈话”。

    “毛二升,本来是到检察院交代问题,可于书记讲你为大平县的经济还是做了不少工作。所以,我们在这里仍以‘双规’的形式与你‘谈话’,希望你能有个立功表现。”

    “立功表现?”毛二升已经没有了一丁点儿百万人口大县县委书记的气势了:“汪书记,立功有什么用?死了两百三十一人,失踪一百一十六人,杀我一百次头都够了。我立功有什么用?……不过,我也冤哪!”

    “你冤什么?”

    “冤的是我还没有捞够!”毛二升声嘶力竭地大叫了起来:“别说出国了,我他妈……这就死人了。这是天意啊!”

    “毛二升!”汪强大喝一声:“你冷静点!”

    毛二升在汪强的断喝下,愣愣地盯了汪强几秒钟,才冷静下来了:“他们,该捞的也捞了,不该捞的也捞了。出国的出国了,升官的升官了,我呢?有什么呀!才几百万元,就碰上了这倒霉的事故,不然的话……不然的话,我很快也就出国了……”

    “出国?”汪强面对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冷笑了一声说:“你以为出国就完事了,我告诉你,你跑到哪里,都逃脱不了一个出路,那就是接受人民的审判!”

    “汪书记,你也别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别的我不说,你们抓了三四年了,衣环球抓回来了吗?”

    没等汪强回答,毛二升又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人家在外国吃香喝辣,玩女人住别墅,有本事你们去抓回来呀!”

    “毛二升!”汪强又一次提出了警告:“你叫什么?有理不在声音高!”

    “好,我不叫了。”毛二升又一次低下了头,说:“汪书记,让我抽支烟吧。”

    汪强满足了毛二升的要求,毛二升一口吸下了半截香烟,舒服地把吞进肚里的烟从鼻孔里吐了出来:“汪书记,我说错了吗?”

    “错了!”

    “错了?”毛二升又盯住了汪强。

    “衣环球已经被我公安人员抓回来了!”

    毛二升有点吃惊地望着汪强。

    “确切地说,被金州市公安局局长汪吉元抓回来了。当然,还有公安部的同志。”

    毛二升相信汪强说的是实话,因为这个汪吉元太厉害了,他早就派公安盯上了大平县。“这次大平县的事情也和汪吉元有关?”毛二升问。

    “还是少说两句废话吧,我问你几个问题。”

    毛二升垂下了眼睑,等着汪强的问话。

    “你是怎么当上县委书记的?”

    “这还用问吗?是我用四万元买来的。”

    “大平银矿究竟是谁开的?”

    “这么说吧。”毛二升把已经燃到头的烟蒂扔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说:“名义上是大平县矿管局的,实际上是衣环球的。”

    “衣环球?”汪强惊讶地叫出了声,但很快又保持了平静:“这跟衣环球还有关系?”

    “有,早在五年前,衣环球就盯上了大平这块风水宝地。他说烟厂被查,那是迟早的事,而开银矿可是合法的。”

    “什么烟厂?是那个造假烟的地下工厂吗?”

    “是。”

    “这个假烟厂在哪里?”

    “这个可真不知道。据我所知,好像不在金州地区。”

    “究竟在哪里?”

    “真不知道。”

    “你这银矿衣环球投了多少钱?”

    “据石金山说,衣环球投了五百万。”

    “石金山与你是啥关系,和衣环球又是啥关系?”

    “石金山和衣环球是表兄弟关系,与我也是亲戚关系。”

    “什么亲戚?”

    “我的小姨子是石金山的媳妇。”

    “这几年银矿给衣环球交了多少钱?通过什么途径交?”

    “我知道的情况是每年给衣环球交一千万元,是通过衣环球在香港的一个叫什么水的人打到香港的账上。”

    “石金山给你们每年分多少钱?”

    “我和县长老钱一百万元,柳金、汤家声是五十万元。”

    “每年都分吗?”

    毛二升点了点头。

    汪强看了一眼在一边的记录和沙沙响的录音机,又与一边的监察局长对视了几秒钟,见监察局长点了一下头,汪强又问:“省矿产管理局批准大平银矿的批文是怎么搞到手的?”

    “是祁富贵通过省上一位领导给特批的。”

    “是省上哪位领导?”

    “我已对天发过誓,决不出卖朋友。”

    “那好,请你说明,给这位领导送的钱一年是多少?”

    “一百万。”

    “是石金山送的吗?”

    “不是,是我送的。”

    “石金山知道你把这笔钱送谁了吗?”

    “他不可能知道。”

    “为啥?”

    “我们有规矩,不该知道的事情,谁都不准问。”

    “毛二升,你已经告诉我们了,省上这个领导是谁。”

    “我没有。”

    “我们到省矿产局一查,不就清楚了?”

    “你们查不出来的,他可是比谁都聪明。”

    “哼!聪明反被聪明误,这话的意思你该明白吧?”

    “明白。”

    “好吧,你把石金山送礼的次数、数量,还有存哪、放哪了全都写出来吧。”

    “放哪、存哪了,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为什么?”

    “交出来是死,不交也是死。我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呢?”

    “你去写吧。”

    两名武警把毛二升带了下去。

    汪强把审理室主任刘云叫进了办公室,放下了手中的材料说:“怎么样?石金山交代了些啥情况?”

    “汪书记,石金山交代的情况和毛二升、强永泰他们交代的几乎是一个样,省上这位领导是谁,说只有毛二升一个人知道,问他,你猜测是谁,他说如果是猜测的话吗,可能是……”

    “是谁?”汪强问。

    刘云走过去把门锁碰上后,轻轻地说:“马副书记。”

    “他在供词上也是这么写的?”

    “不错。”

    “假烟厂在什么地方?”

    “他们都知道衣环球有个规模很大的假烟工厂,可是究竟在哪里,谁也说不知道,可以这么讲,他们都是围绕银矿做文章的人,衣环球的其他情况,他们确实不清楚。”

    “把全部材料移交检察院,进入法律程序吧。”

    “好的。”

    刘云走后,汪强打通了于江波的手机。“于书记,给你汇报这里的情况,根据种种迹象看,有关假烟工厂的事情,他们确实不知道。”

    “看来假烟工厂的事儿是个谜呀。……那个省上的领导究竟是谁?”

    “这个,只有毛二升知道,可他声称宁死也不供出这个人来。”

    “你的意思呢?”于江波问。“我已经安排按法律程序进行了,让他们到检察院去说吧。”

    “噢,对了,汪书记,今晚上省委组织部的同志要找你谈话,请你八点钟准时到金州宾馆。”

    “好的。”

    二

    中央、省里派往金州的考查组圆满地完成了考查任务。考查组走后不久,省委组织部部长杜鑫一行来到了金州。在于江波主持的最后一次中共金州市委常委会上,杜鑫代表省委、代表陈小刚书记,宣布了两项决定:“免去于江波同志中共金州市委书记职务,保留省委常委一职,另有任用;免去程忠杰同志中共金州市委副书记、金州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另有任用。”

    宣布免去于江波的市委书记职务,常委们没有一丁点儿大惊小怪。因为于江波要上省里当省委副书记的“路透社”消息早已变成旧闻了。可程忠杰的“另有任用”就让大家吃惊了,如果按常理接替市委书记,就该是直接任命,为什么还要“另有任用”呢?

    “经中共陇原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任命汪强同志为中共新城市委书记;中共金州市委副书记王琼同志为金州市人民政府代市长。”杜鑫宣读完文件后,在常委们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冲于江波说:“于江波同志,王琼同志目前还兼任中共大平县委书记,鉴于大平的党政领导也是刚刚到任不久,为了不影响工作,就在你主持的最后一次常委会上,看是不是把大平县委书记的人选决定下来?”

    “从不影响大平县委工作的角度看,我同意杜部长的意见。”

    于江波说着冲新市委书记汪强:“你看呢,汪书记?”

    “我完全同意。”

    汪强没有因为刚刚被任命为市委书记就飘飘然,仍然和过去一样,不紧不忙地说。

    “你说呢?程忠杰同志。”杜鑫又征求程忠杰的意见:“你看哪位同志合适?”

    “我提议让市委副秘书长唐天同志兼任中共大平县委书记。”

    程忠杰把目光投向了喝白开水的于江波:“于书记,你看……”

    “我同意唐天同志任中共大平县委书记,这个同志工作能力强,办法也多,也很有魄力。”于江波表态说。

    唐天的任命,被全体常委通过了。

    杜鑫接着说:“你们的事儿完了,我接着来。”

    杜鑫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吸了一口说:“于江波同志,你先说说,再请新市委书记说。”

    于江波用手轻轻扇了扇杜鑫吞云吐雾飘来的一缕缕烟雾说:“在我离职前,我先给汪强同志交代两项工作。”

    于江波看了一眼汪强,端起透明的细圆形水杯喝下了一口白开水说:“老百姓在两段顺口溜中提到的问题,在全体常委和全市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基本上解决了。剩下两件事,就交给你了。一件是‘走私香烟军车拉’,另一件是‘下岗工人街上爬’。”

    “这第一件事,到目前还没有结果,这金州的假烟到底是哪里来的?到现在未查出来。第二件事已经落实得差不多了,但还有就不了业的下岗职工。同时一部分职工未拿到足额的生活保证金。除此之外,就是同意市委市政府发文在全市干部群众中进行的这场大讨论。那就是吸取大平县的教训,坚决杜绝安全生产中的大小事故隐患;其次是各级党委政府自查自纠领导干部渎职行为的问题。很好地吸取大平县‘教师工资贷款发’的惨痛教训。”

    于江波又一口把细圆钢化玻璃杯的白开水喝干了,副秘书长上前来续满了水。

    于江波继续说:“汪书记,我还是那句老话:吃着人民的,拿着人民的,我们就得为人民做事。其他的冠冕堂皇的话我就不说了。对于汪强同志,我还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的。”

    “于江波同志,能不能借此机会把你们金州百姓创作出的两段顺口溜说一下,让我们顺便欣赏一下。欣赏的同时,也听听金州市这三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杜鑫意味深长地说着,悠然自得地继续吞云吐雾。

    “好的。我刚上任时,顺口溜是这么几句:

    市委书记军事化,

    卖官书记咚咚嚓,

    法院院长不懂法,

    公安局长卖字画,

    电力局长点着蜡,

    粮食局长搞自杀,

    水利局长守着干河坝,

    国有资产私人化,

    下岗工人泪哗哗。

    这卖官书记、法院院长、公安局长、国有资产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至于电力局长早就笑哈哈了,因为华侨企业家于菲女士投资与我市合作的电力公司已经投入了运行。不仅解决了我市工农业用电问题,而且这两年还给兄弟市区供电,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是很好的。剩下的水利局长,我们的‘引黄入新’工程马上就要竣工了,到那时,水利局长就不仅是一个笑哈哈的问题了,这项造福金州人民的工程是我们全市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喜事!”

    常委们热烈地鼓起掌来,省里来的杜鑫部长一行也鼓起了掌。

    这种掌声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掌声,这种掌声是常委一班人对于江波工作肯定的一种掌声。这热烈的掌声,是任何力量也不能阻挡的。

    掌声过后,人们还在猜测着,这程忠杰不当市委书记,也是随于江波去省里任职吗?于江波是省委副书记,这程忠杰该是个什么职务等着他呢?

    “说说新的顺口溜。”杜鑫催促道。

    “这新顺口溜让我们程市长说吧,别让我一个说尽了。”于江波笑着冲程忠杰说。

    “好啊,程忠杰同志,你就说吧。”

    “这新的顺口溜是,”程忠杰也是不慌不忙,道出了新顺口溜:

    金州干部顶呱呱,

    独臂英雄人人夸。

    造福百姓事,十件本不差,

    尚有不如意,定要深里挖。

    走私香烟军车拉,

    黑社会头子没法抓;

    政府的债务火车拉,

    教师的工资贷款发;

    楚辉挣钱学校花,

    下岗工人街上爬;

    ‘烈士’包二奶不违法,

    坐台小姐笑哈哈。

    这前四句是对我们金州干部的肯定,尤其是独臂英雄汪吉元,我们的公安局长,还让老百姓给点出来了。‘政府债务火车拉,教师的工资贷款发’,这指的大平县。他们为了给死在矿井里的老百姓赔命价,挪用了财政的三千多万元,没有钱发工资,又怕教师们告状,就只好贷款给教师们发工资。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大平县的违纪干部该抓的抓,该关的关了,很快就要接受人民的审判了。三千多万的财政借款银行出面让新组建的银矿还上了。另外,金州‘楚辉’公司被新闻媒体称之为‘楚辉’现象。目前的楚辉公司已归口到了市委、市府办,专门为领导干部服务。他们服务的内容只有一项,那就是代领导干部处理所有的礼品和送礼人,轻者警告处分,重者移交纪委监察部门。这个举动是对还是错?目前,已在全社会引起了轰动,报社正在组织讨论。但就我们这几年运行的情况我看还是很好的。”

    程忠杰喝下了一口茶水后继续说:“当然了,这‘走私香烟军车拉’的问题至今是没有一点线索。你查得紧了,这假烟就不见了,查得松了,又冒出来了。看来这的确是个很棘手的问题。至于黑社会头子衣环球,在国家公安部的帮助下,已被我们的独臂英雄汪吉元同志抓回来了!”

    又是掌声。

    程忠杰继续说:“我对汪强同志的看法,跟于书记一样,多的话我也不重复了。我只能对汪书记说,我也是那句老话,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官就得做事,还要做出成绩来。要有立功的思想,为人民建功立业。无功便是过,没有功的干部,绝不是好干部!”程忠杰的发言,也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了。

    “这次会议,我认为开得很好,我们进行下一项,请新市委书记、代市长做表态发言!”杜鑫部长说着话,依旧吞云吐雾。

    汪强平静地说:“首先感谢省委、市委对我的信任。我一定像于书记那样,和市委一帮人搞好团结,把金州的各项工作做好。”

    “这做好工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它的分量是很重很重的。我感到我的压力也是很重的。可是,以于书记、程市长为首的金州市委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在他们的领导下,金州的社会风气、治安状况、基础建设等等都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尤其是‘引黄入新’这个造福金州人民千秋万代的宏伟工程,也即将竣工了。所以,我和王琼同志,应该说是非常非常的幸运。我们等于是在前人栽的树下乘凉,在前人栽的树上摘桃。当然了,我们决不会光乘凉、光吃桃子,还要栽更多的树,把金州的工作做得更好。以优异的成绩报答于书记、程市长对我们的教育和培养。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才感到肩上的担子有点重了。我希望于书记、程市长,还有省上的领导们能继续给我们以大的帮助。”

    “你放心吧,于江波同志,程忠杰同志到省里工作,他们能不偏着你汪强?”杜鑫擦灭烟头打趣说。

    大家笑了起来。“那我先谢谢了……”汪强说。

    程忠杰打断了汪强的话:“汪书记客气了,正如于书记说的,金州今天的局面,是靠大家的共同努力。尤其是你汪书记,也做出了很大的成绩嘛。别老是说乘凉呀,摘桃呀的话来。”

    “对!”于江波接过程忠杰的话头说:“汪书记,程市长说得好,这金州的事是大家共同做出来的。所以,你说‘教育培养’四个字,言重了。我于江波呢,缺点也不少。临走时,还要多听听同志们的意见呢!”

    “于书记、程市长,我当着省上的领导说句心里话,我汪强何德何能,做这个市委书记?要不是遇上你于书记、程市长这样的好领导,我纵有上天入地的本事,能干啥?说实话,这三年,是我仕途为官道上最为心情舒畅的三年。我在二位身上学到的东西,是我这辈子最为珍贵的一笔财富。所以,我说的教育培养真是肺腑之言。当然了,我这话也可以说成是党的教育和培养。可是,这要看这个代表党的人是谁。要是祁富贵、兰强那样的人,能有我汪强的出头之日吗?我这个人天生不懂得给人家送礼送钱,你说我能坐到市委书记这个位子上吗?”

    汪强说得很动情,虽然他的话没有多少理论上的东西,可是大家都听出了这个新市委书记的心声。

    最后是代市长王琼的表态发言。她说,她也是在于书记和程市长的关怀下,才从汤县来到了市委任职,今天组织上让她当代市长,她没有什么话讲,只有一句话,党指到哪里她就干到哪里。

    王琼代市长的发言,很容易让人想起“文化大革命”中那种表忠心的场面。可她说的是心里话,是很实在的话。最后,她表态说,她一定努力,做一个称职的好市长。

    会议开得很热烈,气氛很好,终于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