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五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宣布免去于江波的市委书记职务,常委们没有一丁点儿大惊小怪。因为于江波要上省里当省委副书记的“路透社”消息早已变成旧闻了。可程忠杰的“另有任用”就让大家吃惊了,如果按常理接替市委书记,就该是直接任命,为什么还要“另有任用”呢?

    一

    汪吉元从W国回到金州后,就接到了到省公安厅任副厅长的命令。汪吉元给新任金州市公安局局长宿伟交代完工作后,想悄悄地离开金州。可是,他想错了,全局公安干警自发地在金桥大酒店为汪吉元设下了欢送宴席。

    汪吉元批评宿伟道:“小宿,这一定是你捣的鬼。”

    “错了,汪局长。这件事我确实知道,可我根本不能说服他们。他们说,这两年他们的工资提高了,住房也解决了,工作也顺心了。现在局长要去省里,哪有不送送的道理。”

    汪吉元实在是无奈,只好和妻子张珍珍赶到了金桥大酒店一楼的大厅。到达金桥门口时,他有点吃惊了,门口的公告牌是这样的内容:

    各位宾客:

    本酒店今天下午内部开会,不对外营业,请新老顾客谅解。明日照常营业。

    金桥大酒店餐厅即日

    金桥大酒店女经理刘晓妍走出来了,她大方地握住了汪吉元的手说:“汪局长、汪夫人,快请进吧,于书记、程市长他们已经到了。”

    “啊?”汪吉元转身看宿伟,后者冲刘晓妍努了努嘴。

    刘晓妍说:“今天的活动是我们酒店和公安局全体干警及其家属合办的,市上的领导是酒店请的。请汪局长别怪宿局长。”

    汪吉元只好顺从地走进了大厅,大厅里已经坐了不少客人,不过大多数确实是公安局及下面几个支队的干警和家属。会议主席台的上方是一条大横幅,上面写的是“金州市公安局全体干警、金桥大酒店欢送汪吉元局长酒会”,主席台边嘉宾席上坐着的市上领导和家属发现了汪吉元,市公安局的干警和家属们也发现了他们的汪局长,一群怀抱鲜花的少先队员们也发现了他们心目中的“独臂英雄”,顿时,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了。

    汪吉元嗔怪的又看了一眼宿伟。

    刘晓妍说:“汪局长,今天的花费全是你们干警们自己掏的腰包,我们酒店免费提供场地。纯粹是自发的,跟公家没有关系。”

    汪吉元在窘迫中,被少先队员系上了红领巾、戴上了花环。

    于江波、程忠杰、汪强、王琼等人站起来迎了过来,汪吉元这才迈开大步迎了上去,与领导们一一握过了手。

    于江波说:“汪吉元同志,今天的客是市公安局全体干警集体请的,同时大酒店的经理免去了场地等不少费用,我们都是沾你的光来蹭饭吃的。别绷个脸不高兴。快坐,快坐。”

    汪吉元还说着“这不合适,这不合适”的话。汪强说:“汪局长,你这就不够意思了。这话要是让你的部下知道了,不知要多伤心呢!别说了,看,仪式开始了。”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

    端庄、秀丽的金桥大酒店经理刘晓妍款款走上主席台:“金州市公安局全体干警与金桥大酒店共同在这里聚会,举行欢送我们金州的‘独臂英雄’汪吉元局长酒会。我宣布,欢送会开始!”

    又是掌声。

    “酒会第一项,诗朗诵——《独臂英雄之歌》,有请——公安幼儿园田静老师!”

    刘晓妍向台下做了个请的手势。田静老师走上主席台,富有感情地朗诵道:

    当官不为民办事,

    不如回家放羊去。

    朴实无华的言辞,

    共产党人自谱的歌曲。

    恶霸豪华的饭庄,

    化作轻烟顺风而去。

    当官不为民办事,

    不如回家放羊去。

    气吞山河的言辞,

    用鲜血写成的歌曲。

    为了老百姓不让坏人欺负,

    英雄为此失去单臂。

    当官不为民办事,

    不如回家放羊去。

    在W国土上作词,

    用飞机在天空中谱曲。

    追魔跋涉千里万里,

    报效祖国始终如一。

    ……

    雷鸣般的掌声中,汪吉元被请上了主席台。此时此刻,他激动的心情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他想起了远在异国他乡的女儿霞霞。汪霞那稚嫩的童音又在他的耳边想起:“哇!我爸爸立特等功了!”他想,如果女儿霞霞在家里,将会分享他此刻的荣耀。

    刘晓妍的做法像一个专业的主持人,她把话筒送到汪吉元跟前问:“请问汪局长,面对如此的战友情,你最想说的话是什么?”

    “我最想说的第一句话还是那句老话:‘当警察不为民办事,不如回家捅炉子’。”

    又是掌声。

    “第二句话是谢谢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是你们给了我为人民办事的机会。”

    又是掌声。

    “第三句是谢谢公安局的全体战友们,没有你们的支持和帮助,我汪吉元纵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做出想要做的事情来!”

    汪吉元向大家鞠了一躬。

    雷鸣般的掌声。

    “请问汪局长,此时此刻,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就在我刚上台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在美国读书的女儿霞霞。我想,她要是在台下的话,会非常高兴的。”

    听到汪吉元提起女儿霞霞,与会者的心为之一沉。谁都知道汪霞为什么会去美国读书?是因为汪吉元未成年的女儿在1999年的那次统一打黑行动中,被环球集团衣环球的死党钱虎绑架作为人质,最后又被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强暴了。华人女企业家于菲是金安三十年前的情人,她对汪吉元非常尊敬。为了让这个身心饱受摧残的小女孩有个学习的好环境,她把小汪霞带到了美国。如今的小汪霞,已经十六岁了,刚考上美国一所大学,她在华人女企业家于菲的监护下,生活学习都非常好。

    汪吉元女儿的这段历史,在金州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汪吉元一提到女儿,大家心情就格外沉重。

    刘晓妍马上转移了话题,她问:“请问汪局长,你这次去W国抓衣环球,还顺利吗?”

    “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特别顺利,能圆满完成任务,我认为就是胜利,当然了,多亏国家公安部派出的侦察员们,他们一个个都有不凡的身手,再加上我国驻W国使馆人员的帮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中国现在强大了,好多国家对中国人都很友好。在W国,我首先感受到的就是这些。就因为这些来自方方面面的帮助,才使我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谢谢大家!”汪吉元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走下了主席台。

    接下来是王琼代市长代表市委、市人大、市政协、市政府致欢送词;市公安局新局长宿伟、公安干警代表等都上台发了言。紧接着,于江波、程忠杰、汪强也在餐桌边即兴发了言。

    不管是领导,还是干警,大家都对汪吉元为金州市做出的贡献,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之后是表演节目,公安幼儿园的娃娃们表演了舞蹈《我们的明天》,幼儿园的老师还表演了一个独舞,金桥大酒店的两个大师傅表演了两段秦腔……

    唱歌是自由的,人人都可以上台唱。唱歌时,干警家属们还请市上的领导们跳舞。菜也一道道上来了。大家没有划拳,只是相互碰杯。酒会在祥和的气氛中进行着。

    领导们也上台唱了不少歌。于江波上台唱的是《爱拼才会赢》,程忠杰和王琼合唱的是《十五的月亮》,汪强唱的是外国歌曲《红莓花儿开》,汪吉元唱的是《少年壮志不言愁》……酒会上最忙的是汪吉元和他的夫人张珍珍。因为是欢送的对象,所以干警们的家属一个个排着队请汪局长跳舞,在跳舞的过程中,她们以家属的身份感谢汪局长的关怀。汪吉元不厌其烦地说,工作都是大家做的,别谢他一个人。她们就反驳道,不对,过去他们没住房,没有钱花,孩子连幼儿园也上不起。现在这一切都解决了。汪吉元就说,这些都和前任局长金安的工作分不开,所以,别谢他一个人。

    汪吉元夫人张珍珍也是酒会的主角,首先是市上的领导请她跳,接下来是干警们也一一请她跳。在跳舞的间隙,他们都说着差不多的话,无非是你支持汪局长工作,辛苦了之类的。一个伟大的男人身后,有一个伟大的女人。汪局长成了他们这个都市的英雄,她就是那个伟大的女人。说得张珍珍脸红心跳,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的刘晓妍大方地走过来了,她在给市上领导一一敬酒的同时,也给领导夫人们敬酒。敬到梁艳芳时,她脸上表现出的复杂表情让于江波捕捉到了。敬酒之后,于江波请刘晓妍跳舞。

    刘晓妍假意推辞说:“还是请夫人跳吧,于书记忙于工作,不顾家里。嫂子那么辛苦的……”

    梁艳芳大方地说:“小刘呀,你就别客气了,你陪老于跳吧。”于江波这才拥着刘晓妍跳了起来。

    梁艳芳请程忠杰,他俩也跳了起来。

    大家都跳了起来。

    于江波感到刘晓妍把他的手使劲捏了一把,就冲刘晓妍笑了笑说:“小刘,我……”

    “我什么?”

    自己和刘晓妍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于江波近来常常这样问自己。是朋友关系吧,有点浅了;是情人关系吧,似乎又重了。他想,如果妻子梁艳芳继续不理他,如果兰强的状告的再晚那么一点点。说不定,他可能就和刘晓妍发生什么了。

    “我,小刘,对不起。”

    “对不起我什么?”

    于江波欲言又止。

    “为什么会‘对不起’?”刘晓妍穷追猛打。

    “以后告诉你吧。”

    “以后你就是省委领导了。”

    “你也可以来省里开公司呀。”

    刘晓妍幽怨地盯了于江波一眼,把目光投向了别处。她发现程忠杰和梁艳芳说得很投机,两个人兴高采烈地边跳边说着什么。

    一曲终了,于江波说:“谢谢!”又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客气。”刘晓妍用手把滑落在额头的一缕头发往后捋了一下,款款走过来,坐在了梁艳芳的一边。

    “嫂子跳得真好。”刘晓妍夸奖道。

    “好啥呀?哪有你们年轻人好。”梁艳芳笑笑说:“我们家老于常常说起你,说小刘非常能干,很了不起。”

    “谢谢嫂子的夸奖。”……

    于江波、程忠杰、汪强、王琼等又开始给干警们敬酒了。

    第一个敬酒的是汪吉元。“来呀,汪副厅长!我们祝福你前程远大,身体健康,合家幸福!”于江波端起酒杯说道。

    “汪厅长前程远大!”

    “别忘了我们新城!”

    “多支持我们的工作!”……

    汪吉元边和领导们碰杯,边说:“谢谢,谢谢各位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干!”“干!”……

    见领导们到另一桌上敬酒去了,汪吉元拉起张珍珍说:“拿酒具来,该我们回敬了。”

    张珍珍拿过酒壶。在里面放了六个杯子,把酒一一斟满,站了起来。汪吉元接过酒壶,和妻子一桌挨着一桌,回敬起酒来。……

    酒会还在继续着……

    汪强请于江波、程忠杰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王琼也过来了。“于书记,程市长,你们也快要走了,市四大班子都提出要隆重地欢送你们一下,我得给两位领导把这事汇报一下。”汪强说。

    “有这个必要吗,汪书记?”于江波说:“人家可是自己掏腰包呀。再说了,到省城也就四百里地,今天不见明天见,搞这一套,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吧?”

    “哎,于书记呀!”程忠杰说:“这你得听我老哥一句,这迎来送往,可是人之常情呀。再说了,要离开金州了,大家要表表心意,也未尝不可呀!”

    未等于江波回答,程忠杰对汪强说:“汪书记,你看这样好不好?越简单越好,我看今天这菜就不错嘛。没有山珍海味,可大家还吃得心情舒畅。这费用嘛最好是……”

    “这费用由我们金桥大酒店出!”刘晓妍抢过程忠杰的话头说:“程市长、于书记,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客人了。这客随主便的道理,领导们该清楚吧?”

    “对!小刘这话正确!”汪强插言说,王琼也附和着。

    “好啊!”于江波笑了:“就宰刘经理一顿吧。”

    “不过。”程忠杰接上说:“就按于书记的意思,越简单越好。”

    “‘引黄入新’工程大典时,我可要破费一次了。下挂面不调盐,我有言(盐)在先。”汪强兴冲冲地说。

    “那是自然。”于江波接上说:“情况和情况不一样嘛,这方面的事你汪书记说了算。我和程市长已经是真正的客人了。”

    大家说笑了一番,刘晓妍说:“于书记,公安局的同志给你点了一首《人民警察之歌》,说要请老局长高歌一曲呢!”

    “好!我去唱!”于江波雄赳赳地走上了主席台,手拿话筒唱了起来,激昂的歌声响彻整个大厅。

    大家热烈地给于江波鼓着掌……

    二

    汪吉元说啥也没有想到,那天晚上他会走不出金州市。省公安厅派来迎接汪吉元的是刑侦总队副政委王俊。此人大家都认识他,三年前,他是省公安厅刑侦处处长,来金州市办过案子。王俊到达金州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那时候,欢送汪吉元的活动才刚刚进入高潮。王俊通过金州市公安局局长宿伟,把装载着汪吉元全部家当的一辆客货车先打发去了,自己连同司机留下了两辆小车。他自己驾驶的是白衣蓝裙子、高悬红绿相间警灯的红旗牌警用小轿车。给汪副厅长的那辆是新购的国产奥迪车,车身是黑色的,没有警灯,只有牌照上的“陇O”字样,才告诉人们这也是一辆警用小车。

    警用小车有两种,白衣蓝裙、高置警灯的小车是出警车,和地方车没有什么两样,挂有“O”牌的小车是公安警勤两用车辆,多为首长座车。

    当王俊把两辆车停放在金桥大酒店门口时,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晚上9点钟,是规定接汪吉元副厅长出发的时间。可是,酒会的架势看不出一点要散场的样子。王俊便独自一个人走出了金桥大酒店。

    此时的大酒店外面,一片花灯,霓虹灯饰广告此起彼伏,车辆行人忙忙碌碌。王俊转身看大酒店的停车场时,吓了一大跳,黑压压的人群挤满了停车场的一角。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保安人员在场,连自己留下的司机也不见了。王俊预感到要出什么事情了。今年春天,“法轮功”人员在省城闹事时,就是这样子的场景。他们把酒店的保安一一给捆绑在一间小屋子里,当警察赶到现场时,震惊省内外的“法轮功”自焚惨案已经发生了。

    今晚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是闹事的,还是“法轮功”人员?

    王俊来不及判断这些人的身份,他担心自己被这些人发现了。到那时,想走也走不了,说不定要发生什么事情呢!

    王俊马上拨通了宿伟的电话:“宿局长,赶快通知武警和公安出动,这里要发生重大事件了!”

    “王政委,你说什么?请说清楚一点!”

    王俊把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宿伟说:“王政委,你别走开,我出来了。”

    王俊见宿伟走出来了,关上手机说:“要出大事了,你瞧瞧!”

    话音未落,几个人冲上来了,王俊忙拔出了手枪。

    宿伟摁住了王俊拔出的手枪说:“王政委,你可能误会了,他们几个我认识。”

    王俊只好收起了手枪,如临大敌地看着这些人。

    “是你们呀!”

    “宿局长,我们是来送汪局长的。”

    宿伟和几个老乡握手时,王俊才放下了心。听到这些人大多来自乡下时,王俊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胸口涌动。

    正说着,停车场里打出了几条横幅。

    最前面一条横幅是以“常连乡全体村民”的名义做的,上书七个大字——“咱们的好警官”。

    第二条巨幅的落款是“环球集团公司”,上书的小字是汪吉元常说的一句话:“当官不为民办事,不如回家放羊去。”中间的大字是:“汪局长,金州人民舍不得你走!”

    第三条横幅上则是:“人民警官为人民,人民不忘汪局长!”

    参加酒会的领导们也出现在了酒店门口,突然,停车场的几个巨型大灯亮了,照得停车场如同白昼。中间环球集团的锣鼓响了。紧接着一条命名为“环球龙”的巨型大龙摇头摆尾,在锣鼓声中被几十个汉子推过来了。龙嘴里喷出的是环球公司酒厂的新产品“环球春”玉液。香味四溢的酒喷涌着……

    汪吉元默默地走进了欢送的人群,来到了巨龙前面。巨龙停止了摇摆,锣鼓也停下来了。

    “乡亲们!”汪吉元登上了“巨龙”的一只轮子,突然间人群中的记者纷纷操起了大大小小的家伙,把镜头对准了汪吉元。

    汪吉元充满激情地说道:“我汪吉元何德何能,劳乡亲们这样隆重地来送我……”

    常连乡的乡民们齐刷刷地跪倒在了地上,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汪局长,你让我们叫你一声青天吧!”

    汪吉元急忙从“巨龙”轮子上下来,往前几步也跪在了乡民们的前面,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同时,他又想起了几年前心爱的女儿被钱虎强暴的情景,想起了常连乡死去的白森老师和葛大爷……

    汪吉元泪如泉涌:“乡亲们!父老们!你们咋叫起我青天来了?你们不能这样啊!……父老乡亲们,如果不是市委、市政府和你们支持我们,我汪吉元能有多大的能耐啊!……”

    “乡亲们!同志们!”

    于江波登上了刚才汪吉元踩过的那只“巨龙”的轮子,他大声说:“我理解大家的心情,你们应该叫汪吉元同志为青天。我们共产党人为什么不能叫青天?尤其是像汪吉元同志这样的好干部,应该是青天!”

    停车场里很静,乡民们一个个眼含泪花扶起了泪流满面的汪吉元。于江波的声音继续在停车场里回荡:“古代有包青天,是因为包龙图铁面无私,他被人民称作是青天!今天,乡亲们在心底又喊出了个青天!我认为,这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值得骄傲的一个称呼。刚才,汪吉元同志说了,说老百姓不能叫他青天。为什么不能?我觉得这个称呼对于汪吉元局长来讲,是当之无愧的!”

    乡民们为于江波的讲话鼓起了掌!

    “乡亲们!同志们!我们今天参加的这个酒会不是政府出钱,是公安局全体公安干警和金桥大酒店全体员工自己掏的腰包。我们也在为汪吉元同志送行。从这一点上看,我们的党风正在朝好的一面转化。另外,大家已经知道了,我们的都市英雄汪吉元同志在国家公安部的配合下,已经从W国将罪恶累累的衣环球抓获归案了,不久,衣环球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将要接受人民的审判!”

    掌声。

    “同志们!乡亲们!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汪吉元同志已经被上级党委任命为省公安厅副厅长!我相信,他永远是我们老百姓的好警官!”

    雷鸣般的掌声。

    于江波继续说:“为什么我们的人民群众有一种青天情结,因为我们盼望包青天出世。一句话,老百姓盼望像汪吉元同志这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官。我相信,我们金州出现了一个汪吉元,还会出现许多许多的好干部的。请同志们相信,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一定会超越古人、超越前人,做出前人、古人做不到的大事情来的!”

    又是雷鸣般的掌声。

    老百姓自发地为汪吉元送行这件事,深深地触动了即将离开金州市的于江波和程忠杰。以汪强、王琼为首的新一届市委、市政府班子的成员也深深地被感动了。如果说:“青天”这个词在共产党执政的今天消失了的话,那么,对于一个执政党来说,那将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于江波说得好,共产党人应该是青天。没有了“青天”,说不定老百姓对你就没有什么信心了。对于一个老百姓不信任的执政党,那将意味着什么?这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拿着人民的,吃着人民的,不为老百姓办事,老百姓凭什么信任你?

    面对老百姓给汪吉元送来的各色样式的礼物,大家感动得不得了。这普通的礼物也是最珍贵的礼物。烧土豆,皮黄澄澄的,亮晶晶的。看到它,你会想起那位老大娘跪在地里,捡来一块一块的土疙瘩,垒成一个类似小“堡垒”的窖,之后一把麦草、一把麦草的把“窖”烧红了,再把土豆放进“窖”里。最后把烧红的土块疙瘩用石块拍碎……几个小时后,扒开“窖”,香美、可口的烧山药(土豆)就诞生了。

    老太太挑最好的,个大的来送她们心目中最好的“恩人”。据说,那一年秋天,汪吉元把老太太的孙女从坏人的“魔窖”里抢救了出来,并把坏人绳之以法。

    炒黄豆,粒粒饱满、个大晶亮,足足有几十斤。送黄豆的大爷说,去年冬天,他女儿和儿媳妇吵架,跳进了寒冷刺骨的冰水中。眼看着小姑娘被咆哮的冰块要砸着了时,汪吉元的警车下乡路过这里。汪吉元二话没说,跳入河中,救出了小姑娘,而自己却重感冒在医院躺了整整三天。

    一罐山药搅团(土豆粥)摆到了桌上,还在冒着热气呢。为了要保住温度,乡下大婶把沙罐揣在怀里,整整三个多小时啊!

    乡下大婶说:“俺们汪局长最爱吃的就是俺们乡里的山药搅团!”

    “栓子他爹说俺们汪局长要走了,俺庄稼人没啥好吃头,就让他再吃一次俺亲手做的搅团吧。”栓子是大婶的儿子,那年在环球公司打工,不小心看到了衣环球的隐私,被保安打成了残废。告了几年状,官司没打赢,还背上了一屁股两肋巴的债。汪吉元上任后,三次到大婶家调查了解情况,最后终于打赢了官司。在获得了赔偿的同时,打人的保安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

    面对这么多的礼物,汪吉元很为难。

    程忠杰说:“这些礼物论起价值来,也许值不了多少钱。可论起情分来,它值千斤哪!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无功便是过。吉元同志是用实际行动体现了做官的价值,我的意见是,这些礼物不但要收下,还要带到省城去!”

    “我的意思是,请汪局长把这些礼物留给我们金州市吧,我们举办一个廉政教育展览,让全体干部从这些礼物中看到一个共产党员是如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这个主意好。”于江波接话道:“把这些拍成照片,礼物还是让吉元同志带走吧。不然……”

    乡民们齐声附和道:“带走吧!”

    “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啊!”

    “千里路上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啊!”……

    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乡亲们在众人的劝说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金桥大酒店,离开了他们心中的汪局长。

    ……

    “因为我汪吉元,让各位领导跟着受累。反正也睡不着了,我请各位吃夜宵吧。”汪吉元提议说:“有桩心愿,顺便给领导们说说。”

    汪强接上说:“面对老百姓的深情厚谊,我惭愧呀。我建议于书记、程市长,还有吉元同志,请你们再参加金州市最后一次市委常委会吧。让吉元把心愿也说一说。”

    汪强把各位请进了金桥大酒店的一处小型会议室里。

    汪强主持会议,他说:“说句题外话,我是不愿意你们三位离开我们金州的。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我们党的希望,看到了我们国家的明天!……我提议,金州市新的常委会同志,从现在起,都向我汪强看齐。我们决不能辜负上届市委领导对我们的期望。我们一定要以汪吉元同志为榜样,做一个老百姓心目中的清官!”汪强表态的时候,大家的心情是不平静的。这样的表决心、表忠诚如果放在‘文化大革命’那个年代里,那是非常得体的。可放到现在,人们也许会感到可笑。

    但是,今晚在场的人们,谁都没有感到可笑,他们的心情,也和表决心的汪强一样,是自然而然的,是一种久违了的情绪。

    大家的掌鼓得不够热烈,可很有力量。

    “非常抱歉,”汪吉元说:“我只做了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一丁点儿工作。今天受到了各位领导和群众的如此看重,心里有的只是惭愧。说老实话,领导交给我的任务我并没有完成。比如说‘走私香烟军车拉’这个案子,到目前还没一丁点儿眉目……”

    “走私香烟”实际上是地下黑工厂造出来的假冒名牌香烟,而且这些香烟的质量还是不错的,譬如说罢,省城“九龙”卷烟厂生产的“九龙”牌香烟,闻名全国。这家烟厂前些年给国家上交的税收每年都在十几个亿以上。自从假“九龙”烟充斥市场的近几年里,九龙烟厂每年上交的税收不足一千万元。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重量级的案件。

    奇怪的是,假“九龙”烟满天飞,可你不但查不到地下烟厂的确切位置,而且连批发商也抓不到。你怎么抓?据说金州来的假烟都是军车拉来的。你抓住他了,你就是无权检查,人家拿出来的证件把你吓个半死。就这样三拖两拖,直到上上下下的手续办齐全了时,军车里的假烟就像变戏法一样变成了另外一种商品。你查人家的结果就是“吃力讨人骂”,更为严重的是你的上级为此还要被人家狠狠地训上一顿。

    看看金州市大大小小的商店里边,哪一家的架板上摆的都是贴有“金州市烟草公司”标志的正牌九龙烟。可假的“九龙”烟在地下,在商店的“卧室”里。假烟虽然无处不在,可你就是无处可查。

    你查了,家家都是正牌烟,你不查了,人人都抽假“九龙”。据说,假“九龙”抽起来口感比真“九龙”要好多了。

    这是咋回事呢?难道这假烟的质量还比真烟好?“九龙”烟厂的厂长诉苦说:“能不好吗?人家的假烟不上税、费用也低,因为利大赚的就多,只要有钱就能进上优质烟丝。这用好烟丝造出来的烟抽起来口感肯定好,再加上人家给批发商的价格,你正规烟厂根本就没法接受。你想想看,批发商面对的是暴利,就是掉脑袋也敢干!”

    的确如此,一条真“九龙”烟批发商拿到手的价格是两百元,而假“九龙”只花一百二十元就进来了,给零售商的价格也低,而零售商往外卖的价格仍然是国家牌价,你想想,这假“九龙”烟能不做大吗?一位烟草公司的经理给汪吉元说过这样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不瞒你说,连我们给领导送礼,都送的是假‘九龙’烟。”

    这个假烟厂究竟在哪里?在大平县案件的审理中,才确确实实知道这个假烟厂的老板是衣环球,而这个地下工厂在哪里,除了衣环球竟然谁也不知道。真的没人知道吗?知道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可是这些人在暴利面前,在严密的“组织纪律”面前,他们不想说,也不敢说。

    “我的愿望是,一定要查出这个假烟厂来!”汪吉元坚定地说:“既然这个假烟厂是衣环球开的,我就撬开衣环球的嘴!这就是我答应出任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原因之一。不然的话,我是不会离开金州的。”

    大家都知道,衣环球过去的职务是市人大副主任,也算高级干部了,应该关押在省城,由省检察院负责审理。另外一个原因是,环球大案何止是惊动了中南海呀,连老外都知道,中国陇原省有个衣环球,所以,作为重刑犯,必须在省里羁押。

    出于这种种原因,汪吉元才向省里提出,他进入专案组参加对衣环球的审理。省里答应了他的要求,成立了由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省纪委三家组成的联合专案组。

    天快要亮了,市委常委会就破获假烟工厂案,开始了讨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