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八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宿伟想不明白,这烟草部门也是国家的执法机关,为什么在这么重大的问题上面,不能旗帜鲜明地支持他们公安部门的工作呢?可惜的是,公安机关对烟草部门的这种行为是无权过问的。

    一

    宿伟离开医院赶到现场时,田小宁汇报说,他和战友们集中监视的第一辆军车到目前还没有一点动静。

    这是一家门面为玻璃墙的中型餐厅,在临窗的一间小包厢里,田小宁点了几个小菜和啤酒。看架势,他们是几个闲着没事来喝啤酒找乐的年轻人,而实际上他们在认真地盯着对面铁栅栏墙里边的“1号目标”——一辆苫着黄色篷布的军用货车。这辆车已经被战友们盯了好长时间,因为是最早出现的目标,所以他们就称它是“1号目标”。“2号目标”是刑警支队长李虎山负责监视的第二辆军用货车。

    宿伟坐在临窗一个最佳位置,他仔细地观察着对面的那辆军车。车停在一家不起眼的招待所后院里的一排车库门前,院子里冷冷清清的,不见一个人。在车库的一角有一辆不知停放了多少年的废弃的破旧汽车。顺着铁围栏的上面看过去,停车处的车库大门紧闭着,只有车库门上的小门开个缝。宿伟分析说:“那个小门里边的人一定也在看着我们。”

    田小宁和宿伟碰了一下啤酒杯说:“我们都穿着便衣,车是从南边的大门开进院里的。我想他们未必能知道我们具体在这一溜包厢的哪一个包厢里。”

    “这一排有几个包厢?”

    “餐厅门的两边,共有十一间包厢。”

    正说着,一个家伙从小铁门里走了出来,对准军车的轮胎就撒尿,表现出旁若无人的样子。正在这时,李虎山打来了电话:“我们已经巧妙地侦察了一下,2号目标上装的全是‘九龙’牌香烟。”

    “全是?一整车?”宿伟精神一振,问道:“确实吗?”

    “确实。”李虎山汇报说:“篷布下全是整箱整箱的‘九龙’烟,箱子新新的,封条也完好。我们分析这可能是一车假烟。”

    “是谁去看的?怎么检查的?”宿伟还是有点儿不放心。

    “是李清泉开着大货车去看的,他把车头开进里面,没有下车,从车窗里伸出手扯开了车尾的篷布边沿。之后,出来几个军人让他把车停别处,他只好把车开出来了。李清泉说,在这之前他已经塞紧了篷布,那几个军人绝对没有发现我们的行踪。

    “要紧的不是让他们发现我们的动机,关键是要确定,那箱子里是不是真有烟?如果是其他东西呢?”

    “我看不太可能。因为我也到现场看了一下,车前车后各有一个军人站在那里,还不让任何人靠近。”

    “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是他们故意在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呢?他那些箱子里根本不是烟,而是别的什么东西。你去查‘2号目标’,没查出问题来,查‘1号目标’的机会就失去了。你懂不懂?”

    “我懂,宿局长!我们只能查人家一次,不能查第二次。”

    “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建议立即搜查‘2号目标’!”李虎山坚定地说。

    “那好,你是支队长,只要你下定决心了,我也同意。我马上赶过来,你等我一下。”

    宿伟临走时给田小宁交代说,你们要死死地盯着“1号目标”,说不定真正的文章在这里。

    “2号目标”在金州市南大街的汽车宾馆里。所谓汽车宾馆,顾名思义就是汽车休息的地方,就是一处大型停车场。这里有高中低档不同层次的住房,有汽修厂,有娱乐中心,还有不同档次、风味各异的餐厅、商店等服务项目。

    在宿伟即将到达汽车宾馆的路上,刑警支队长李虎山等人的车也开过来了。两辆警车头对头停在路边上后,宿伟立刻下车了。

    他和迎上前来的李虎山握了一下手问道:“情况有变化吗?”

    李虎山说:“没有变化。他们几个正在宾馆的八楼上紧紧地盯着呢。有情况,他们会立即报告的。”

    “走吧。”宿伟转身就要走。

    “开警笛吗?”李虎山问道。

    “当然。”宿伟转身大踏步到车前,回头看了一眼李虎山掉头的警车。他坐到警车上时,警笛大声响了起来。

    他们会不会在玩弄声东击西、调虎离山、故弄玄虚的诡计呢?把架势放在汽车宾馆,把声音留在汽车宾馆,把“老虎”掉到汽车宾馆,而真正要攻击的目标就在已经调开“老虎”的那个不起眼的招待所里。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很清楚,就是逼迫你把那张搜查令用在“2号目标”上,而实际上呢,真正的问题一定在“1号目标”上。当然了,对于他们来讲,冒险的成分后面就是保险。你既然查过“2号目标”了,那么,“1号目标”你暂时是不能查的。就在你向上级申请、向军方申请的这段时间里,谁知道他们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呢?偷梁换柱、转移逃匿这样的事,对于他们来讲简直跟吃家常便饭一样随便。可就是这样很随便的事,却老在你眼皮子底下出现着。你就是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惟一的办法就是人赃俱获,在事实面前,谅他们也无话可说。“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办案方针,不管是在地方还是在军队,同样不折不扣地执行。一句话,关键的关键仍然是证据、事实。今天的情况会是个啥样子呢?……

    李虎山和几个刑警被两名军人挡住了,紧接着,宿伟也走了过来。宿伟把李虎山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后者坚定的点了一下头。宿伟彻底放心了,只要你的车上装的是九龙牌香烟,你就跑不了。

    李虎山朝军人亮了一下警官证:“对不起,我们要检查。”

    军人也很客气:“对不起,我们要知道这是为什么?”

    “有人举报,你这车上装的全是假冒‘九龙’牌香烟!”

    “对不起,我们的车上全是重要的军事物资,没有你们要查的什么假冒香烟!”

    “不行!我们非查不可!”李虎山明显地火了。

    “我也告诉你们,你们无权检查我们的军用物资!”军人也是针锋相对。

    宿伟没有拿出上级同军方签署的搜查令。他知道,一旦拿出来了,就非得开车检查。如果这一车香烟真的变成了军用物资,那这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来的搜查令就白白地浪费了。他要看看再说,或许能从守车军人的身上撕开一个口子,既达到了搜查的目的,也留下了这张来之不易的搜查令。

    宿伟见守车军人很坚决,只好认真地观察起车上苫着篷布的货物来了。从有棱有角的形状来看,里面货物的外包装全是方方正正的纸箱或者是木箱。香烟能用木箱装吗?宿伟发现这个细节时(从没有凹下去的捆绑货物的绳索上可以看出,上边的货物绝对是木箱包装),又一次看了一下汽车钢板。从这么一车货物联系到钢板的负重力,车上装的应该是很轻的东西。除了香烟外,还能是什么东西呢?什么样的军用物资这么轻?还要用纸箱或木箱做外包装呢?是军用被褥还是服装?军用被褥根本用不着外包装。如果是服装……也不可能是服装。

    宿伟分析,服装的重量应该是这车物资的一点五倍到两倍。这车里装的很可能是香烟。

    就在宿伟决定要出示搜查令的时候,两辆军用越野小车开过来了。这更坚定了宿伟的信心,李虎山他们侦察的情况也许是属实的,这很可能是一车假冒香烟。否则,怎么会惊动军方的首长前来现场呢(车上下来的七八位军官簇拥着一位首长模样的人过来了,宿伟从他肩上扛的星星和杠杠知道,他是首长)?

    这位首长一眼认出肩扛三星两杠的宿伟,是警方的领导,就径直走到了宿伟的面前。僵持的军警双方在军警首长握手、问好时,浓烈的火药味平息下去了。

    “我没有认错的话,你一定是宿伟宿局长了?”首长笑呵呵地问。

    “我是宿伟。请问……”

    不愧是军人,抢过宿伟的话头自我介绍说:“刘一沌,金州驻军副团长。”

    “你好!刘团长。”

    “你好!宿局长!”

    刘一沌副团长介绍说,他刚刚接到上级一首长的电话,说是某某歌星有一车军用品在我们金州被公安局查住了。让他出面要求警方放行。

    “某某?”宿伟大吃了一惊,这某某是歌坛的大明星,据说是位亿万富婆,她怎么会有一车军用品呢?

    “刘团长,根据举报和我们侦察的情况,这车上绝不是什么军用品,很可能是一车假冒香烟。”

    “假冒香烟?”

    刘副团长也吃惊了:“某某的私人存款不下亿元,她根本花不完,她会倒卖假烟?”

    “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可证据确凿。”

    “就算这车‘军用品’有问题,宿局长,你要搜查也得经过上面同意才行呀。”

    “你放心,刘团长,我们有上面的搜查令。”

    刘团长接过搜查令认真地看了一遍,宿伟不失时机地让刘副团长签上了字。刘副团长大手一举:“检查!”

    篷布取开了,整箱包装精美的“九龙”牌香烟出现在大家眼前。

    正在这时,宿伟的手机响了。

    田小宁汇报说:“1号目标要跑。”

    宿伟没有因为“2号目标”可能有问题就放弃“1号目标”,他说:“死死咬住,看他们往哪里跑!”

    宿伟收起电话,命令一刑警:“打开!”

    两名刑警打开了一箱“九龙”牌香烟,里面是一床军用被子;打开了几箱,里面全是被子;整整一车九龙牌香烟包装箱里,全是军用被子……

    宿伟知道对方又一次戏弄了警方。既然“2号目标”没有要找的东西,那么文章肯定在“1号目标”。他们会不会仍然在搞鬼,“1号目标”也同样是军用被子呢?

    宿伟想,是真是假,只有往前走了,抓住“1号目标”再说。想到这里,他拍了拍脸都气白了的刑警支队长李虎山的肩头说:“别生气,你负责给人家把车装好!”

    宿伟见李虎山不吭声,又见几个守车军人在那里幸灾乐祸的样子,他悄悄对李虎山说:“我去协助小宁他们,你要密切注意其他目标。别灰心,好戏在后头哪!”

    既然“2号目标”没有问题,善后你得处理好吧。在刘副团长那里,你说几声对不起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可是,在那两个守车军人那里,恐怕说两声对不起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你要给人家装好车、你得赔偿损失、你得……

    李虎山目送着宿局长他们走了,仍在生着气。你气什么?局长对于你谎报军情连一个怪字都没有说,那么,你自己做下的事,让你自己来擦屁股,你还有什么气可生的?

    李虎山立即兵分三路,一路和自己处理善后,另两路返回原地,继续监视很可能出现的“3号”、“4号”目标去了……

    二

    见到衣环球时,吕九庄的父老乡亲们吃了一惊。只见他们的当家人眼窝发青、嘴上一层血泡,使本来就瘦小的个子更加小了。仿佛一夜之间缩小了一圈似的。人们绝不会忘记,三年来衣环球为了这五千亩土地,为了这五千亩土地上生存的三千多口子吕九庄人,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啊!人们更不会忘记,他们仓里的那点为数不多的粮、腰里那点虽说是少得可怜的钱,可全是衣环球带领他们苦干的结果的呀。衣环球未当支书之前,一个劳动日才几分钱。大队里穷得一羊皮拉不起个柴花子,人们把一分钱恨不得掰成四半花。

    衣环球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让大队的劳动日值升值。在他的指挥下,全大队人人一把号,都吹衣环球的调。战天斗地学大寨,五千亩土地变条田;人人腰里有了钱,家家户户有了隔夜粮。虽说是这钱实在太少太少了,可总比前些年缺吃少穿强吧。

    这几年,一个劳动日值由几分钱升到了一毛多、三毛钱。如果照这样下去,来年就不是三毛钱的问题了。这些账吕九庄的老少爷们闭上眼睛都会算。除了衣环球,谁还能让三千多口子吹他的一个调?谁有本事从银行里拿出钱来?谁有能耐使全大队的人把日子过在全公社的最前头?

    是衣环球!终于有村人们说话了:“人家衣环球是个家儿,除了他,我们大队谁也玩不转!”

    就是他衣环球!我们跟着他干!……

    “我干!”衣环球收起腿猴势势地蹲在了靠背椅子上:“今天,我们县上的马书记也在场。马书记,你说吧,你代表党,你怎么说我衣环球带领广大社员怎么干!”

    马玉炳虽说比衣环球大几岁,可看上去比衣环球年轻多了。他乘浓烈的烟雾从厚厚的嘴巴里、蒜头鼻下的鼻孔里喷出之际,把烟头在桌上一个空墨水盒里摁灭。

    “父老们、乡亲们!”他声音洪亮地说:“今天我只代表个人讲话。不代表组织、不代表县委,因为像你们大队这样的情况,还没有开会讨论。我说三句话:第一句还是那句老话,吕九庄不宜搞分田到户,要因地制宜,巩固和保卫这些年来学大寨的成果。第二句话是,我相信衣环球同志,我也相信吕九庄以衣环球同志为首的大队领导班子。他们会带领大家走向社会主义的富裕道路。这第三句话吗,是专门说给衣环球同志的。我马玉炳在任何时候,在任何位置上,都是你的朋友。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你的工作的!”

    “有你这几句话,我就放心了。”衣环球把卷好的喇叭烟递给了马玉炳,很快有人给马玉炳副书记点上了火。衣环球又给自己也卷了一支。

    这是一种种在自家房前屋后地埂上的烟叶,成熟后晒干,用旧报纸卷上揉碎了的烟叶,卷成个喇叭形状,就是自制的喇叭烟了。

    浓烈的烟味呛得马玉炳直咳嗽。

    衣环球忙说,“马书记,呛就别吃了。”

    这里把抽烟说成吃烟,蹲点干部马玉炳是本地人,本地群众语言自然是熟悉的。

    “吃烟有什么可怕的。”马玉炳努力克制住了咳嗽,说:“连个喇叭烟都不敢吃,还能干成个啥?”

    “马书记,该吃晌午饭了。”衣环球冲马玉炳说。

    马玉炳看看表说:“哟,都快一点了,只好到衣书记家蹭一顿了。”见衣环球仍然磨磨蹭蹭的样子,马玉炳知道是咋回事了。衣环球虽然是大队支部书记、吕九庄的最高领导,可他家里也没有现成吃的东西。

    “怎么?害怕了,怕我马玉炳是驴肚子马拌肠,吃穷了你?”

    其实,马玉炳早就知道吃午饭的时辰过了。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乘吃饭的工夫和衣环球好好唠唠。再说了,马玉炳这时候去房东家里,也没有什么饭可吃了。因为,他给房东有个约定,那就是过了吃饭时间,就别等他了。

    “怕到不怕。”衣环球笑嘻嘻地说:“家里除了山药、小米,再是啥也没有。马书记,你别笑话,别说是荤腥,连做一顿饭的面都没有。”

    这些情况,马玉炳是知道的。吕九庄眼下最好的吃头除了荤腥(吃肉),就是吃一顿擀面条了。社员家里吃不到的东西,在衣环球那里肯定也是吃不到的。

    “吃面容易发胖,胖的标志就是脱离群众。正好,我就喜欢吃山药米拌汤,如果能吃上一顿山药搅团,足矣。”

    山药米拌汤是当地常吃的一种吃食,等锅里的水烧到五分开时,下上小米。等到七成开时,再加上切成大块的土豆。把土豆煮得没有棱角时,山药米拌汤就做好了。条件好的人家还要少量拌点面,条件差的人家连面都不拌。临端锅前,加盐、夹一筷子腌好的酸白菜就可以了。拌面有拌面的特点,不拌面也有不拌面的风味,吃起来颇感爽口,百吃不厌。

    普普通通的山药米拌汤,养育了中国西北地区不少优秀儿女。目前生活好了,乡下仍然时不时的吃那么几顿。城里人能吃到正宗的山药米拌汤,那恐怕就是一种享受和福气了。

    “好好好!只要马书记不见怪,我们去做山药搅团吃。”衣环球起身就请马玉炳往家里走去。

    衣环球对马玉炳特别佩服,他认为马玉炳是他见过的最好的领导,一点架子也没有。与老百姓同甘共苦,老百姓吃什么,他也吃什么,从来不在吃饭上挑毛病。每当他对马玉炳说起这些感觉时,马玉炳总是说,那要看是对谁了。对你衣环球,对老百姓,我任何时候也不会有架子。可对于那些官老爷们,我马玉炳的架子可大了。马玉炳虽然学历不高,可读过不少书,天文地理、医学数学,他都爱读。所以,他讲起话来,引经据典、头头是道,谁都爱听他讲话。

    衣环球和马玉炳回到家里时,媳妇钱风兰已经做好了山药米拌汤在等着。小小的砂锅里满满一锅香喷喷的山药米拌汤,足有四五碗吧。显然他们两口子是够吃了,多加个马玉炳,那肯定是不够的。衣环球交代媳妇做山药搅团。

    钱风兰不好意思地说:“人家马书记又不常来家里,山药搅团可是俺们粗人吃的东西。”

    马玉炳哈哈一笑说:“我也是粗人,不是细人。我们先吃米拌汤,最后吃搅团。”

    衣环球知道马玉炳的脾气,只好依了他。

    吃饭时,马玉炳也不到书房去,说是就在厨房里吃,要向弟媳妇学学做山药搅团的诀窍。衣环球没法,只好在厨房地上的小凳子上和马玉炳一边说着话一边吃着山药拌汤就腌胡萝卜。

    马玉炳果然认真地观察了钱风兰做山药搅团的全过程。在水中加适量小米和土豆块,等煮熟了,用铁勺子把土豆捣碎、搅匀。

    山药搅团实际是土豆和小米做成的干饭,就着腌胡萝卜、酸白菜,吃起来香美可口、回味悠长。

    “你放开胆子干吧,我全力以赴支持你。”马玉炳一边吃着,一边给衣环球打气。

    正在这时,邻居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庄门外头来了好多人,说是要找马书记。”

    衣环球望望马玉炳说:“你别出去,我去打发他们!”

    “不!”马玉炳见钱风兰把山药搅团盛好了,便夹了一筷子腌胡萝卜条,“你可以跟着我出去,但不许说话,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衣环球放下饭碗,跟着马玉炳走出了庄门。

    马玉炳见果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围了不少人,就问大家:“你们吃过了没有?”

    马玉炳不等大家回话,把饭碗举了举说:“钱风兰做的山药搅团很好吃,她腌的胡萝卜菜也特别香。你们要是没有吃饭的话,我们让衣书记的媳妇再做一锅,怎么样?”

    有人说:“我们吃过了,我们来是问一下,这地真的要分吗?这机耕队真要散伙吗?”

    “如果不分地,不散了机耕队,县上、公社能答应吗?”

    “这‘三自一包’,是刘少奇的那一套,我们吕九庄大队不合适搞!”

    ……你一言、我一语,真正是七嘴八舌一锅粥。

    马玉炳香甜地吃着他的山药搅团,边吃边望着大家,他说:“你们都说,都问,我过会儿一一解答。”

    人群里有个叫钱虎的年轻人,他最看不起衣环球。在吕九庄三千口子人里边,他是第一个敢明目张胆瞧不起衣环球的人。他靠自己曾在县造纸厂当过供销员的那点点资本,老是在衣环球面前趾高气扬。你衣环球算老几?论个头不满五尺,论文化才初中毕业,论身体“瘦几麻秆”,风大点就能吹倒。你凭什么当大队的支部书记,凭什么对吕九庄大队三千口子人吆五喝六……

    其实钱虎的那点资本也不咋的,他是当过两年的供销员,而且业绩也不错。本来厂供销科副科长的位子就要稳稳到手了。可是一个意外把钱虎的美梦彻底打破了,他不但没有升上供销社副科长,而且连工作都丢了。

    那年春天,他到冰城哈尔滨出差,碰了个俄罗斯女人。这个俄罗斯女人很苦,她早就死了丈夫(是被红卫兵斗死的)。她家的一栋三层楼也被公家没收了。她一个人住在楼后的小平房里。小平房过去是她家的佣人住的地方。钱虎没有找到旅馆,问到了俄罗斯女人的门上。寂寞难耐的俄罗斯女人就留下了他。他和她上床时,想起了家中的媳妇,觉着这样做有点对不起媳妇。他勉勉强强做完了那件事(钱虎有阳痿的毛病),可俄罗斯女人还没有尽兴。她给钱虎吃了一粒药,结果钱虎一个晚上没睡觉,都在和俄罗斯女人做爱。钱虎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药,回家时就偷偷带来了几粒。他有病,他自认为这就是治阳痿的良药。大白天和媳妇上床时,吃了一粒,结果使媳妇很惊奇也很兴奋。到厂里找厂长汇报工作时,厂里已经下班了。他就找到了厂长家里,厂长妻子说,厂长带着孩子看岳母去了,要有事坐着等吧。厂长妻子比自己媳妇漂亮,再加上那粒药的药效还未过,他就强行抱住厂长妻子求欢,结果被厂长撞个正着。丢了饭碗事小,媳妇也含羞上吊死了。就这样钱虎灰溜溜地像个丧家犬一样回到了家。回到家乡,仍然狗改不了吃屎,据说全大队有点姿色的女人全让他玩了个遍。吕九庄的女人们都说钱虎身上带电,啥样子的女人只要让钱虎碰上那么一下,就瘫软了。

    俗话说得好,物极必反,乐极生悲。突然有一天,钱虎彻底成了阳痿病人,就是吃上那种“神”药也无济于事了。

    后来衣环球做媒又让他成了家,一月两月和媳妇有那么一次两次,是最好的了。要不是想到传宗接代,钱虎可能连一点点女色都不会近了。

    就是有这样一个人,偏偏瞧不起吕九庄的当家人——衣环球。他时常拍着胸脯吹牛,要是让我姓钱的当上吕九庄的家,吕九庄早就富得流油了!他的这句牛话全大队的人只有一个人当真了,也信了。这个人就是钱虎最瞧不上眼的衣环球。

    衣环球早就瞄上钱虎了,他要让钱虎做吕九庄第一个工厂的推销员!衣环球这个惊天动地的决定,还没有来得及对世人宣布时,钱虎就找上门来了,找上门来向衣环球发难。衣环球有衣环球的理由:好飞禽不让人捋翎毛,好汉子不输英雄气。让人轻易捋翎毛的鸟绝不是好鸟。就像那轻易委身的女人一样叫人瞧不起。没有一点儿个性、没有一点儿脾气的男人是成不了气候的男人,更谈不上是英雄人物了。后来的事实证明,钱虎在衣环球眼里确实是一个成大气的好男人。钱虎不但在他创业时把环球的产品推向了大江南北,而且还让他当上了环球第十一个厂的厂长,真正成了衣氏集团的一条忠实走狗。

    “马书记,大伙的意见已经提了不少,你回答我们吧!”钱虎大声说道。

    马玉炳认真瞅了几眼钱虎,真不愧曾有个“风流推销员”的雅号。只见他高高大大的身体,相貌堂堂的仪容。从眼里可以看出,这是个不服输且头脑灵活的人。

    马玉炳笑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钱虎了?”

    “不错!我就是钱虎。请问马书记,既然你说过,这吕九庄不会包田到户。我想,这是非常正确的。我们想知道的是,剩下的三分之二的人究竟去干什么?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没有那个本事就让位子,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显然是冲着衣环球来的,后者在马玉炳的身后笑笑,啥话也没有说。

    “你有什么高见?”马玉炳问钱虎。

    “可以开个造纸厂呀,大队里有的是麦草,周围四村八邻也有的是麦草,如果开个造纸厂,保证能赚钱。”钱虎的话落地有声,衣环球脸上露出了喜色。

    “开造纸厂是好事,可是钱虎,你想过没有?这买设备、建厂房的钱从哪里来呢?”

    钱虎被马副书记问得哑了口,他的傲气彻底没有了。但是,他仍然在坚持自己的观点:“……那么,我想问问我们吕九庄的当家人,面对将要剩下来的这么多人,究竟该怎么办?难道让我们当待业农民不成?”

    “钱虎,你问得好。”衣环球显然特别器重这个人:“我可以告诉你,这些人一个都闲不下。至于究竟去干什么?现在我不想告诉你,我只想对你说,你从明天起就要上班了,上的什么班?这让马书记告诉你!”

    钱虎被衣环球的一席话震住了,他求救似的望着马玉炳。后者慢悠悠地说:“衣书记瞅准了你是个人才,当然,机会是给你了,是人才是蠢材,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究竟怎么回事?”钱虎有点迫不及待了。

    “你的具体工作是带上我的信,到县社队工业办、省社队企业局和油建公司去,调查了解社队企业情况和油建公司需要什么辅助产品。然后写出详细的建议来,我们吕九庄大队究竟该办什么样的企业,你有建议权!”

    钱虎这下傻眼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最看不起的衣环球居然要委以他这样的重任。

    “我还要顺便告诉大家一声,这些本来要在今晚的会上宣布的。我现在先告诉你们了……大队党支部决定,从明天起,兵分三路。一路叫农业机械化作业组,负责承包大队这五千亩农田;第二路叫饮食服务组,拿出我们家家户户的绝招来,做酿皮子,到县上、到油建公司去卖,用赚来的钱购设备、办工厂;第三路叫建筑服务队,全大队的能工巧匠全集中起来到油建公司去盖房子、搞维修,发展到一定时候,成立一个建筑队!以上三个组怎么去干,赚的钱给大队交多少,自己该落多少,这些事今天晚上有衣书记给大家宣布。一切都按衣书记宣布的为准!好了,我还要吃山药搅团呢!”

    钱虎第一个鼓掌,可是没有人附和钱虎。钱虎也不管这些,鼓了一阵掌的他掉头就走了。社员们见马书记进了庄门,便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进屋后,钱风兰又给马玉炳盛了半碗搅团。马玉炳边吃边说:“看来真让你给说准了,大家不热烈呀!”

    “不热烈的原因在第二组,要让这些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去卖酿皮子赚钱,做生意,难哪!”

    “说难也不难,关键在引导。你说得对,干部先带头卖,让他们跟着看。他们见干部把钱赚了,进腰包了,他们会动心的。”

    正说着,钱虎手提着包进来了。他说:“马书记,衣书记,我先走一步,先到油建公司,后和大队抽调的人一块儿上省里。”

    衣环球忙下炕说:“这么着急干啥?有气的风匣不是三咔哒!”

    “衣书记,谢谢你!真没有想到你还这样信任我。我这就走,我找我那些朋友们去。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一圈你们就知道了。”

    “我们相信你!”衣环球握着钱虎的手说。

    钱虎说:“书记,别计较我的过去,请你一定相信我。我呢,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我保证,以实际行动感谢书记的这份信任。我钱虎如果不能做出点成绩来,我就不是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