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才知道这批车根本不是S省原厂生产的,而是H省一家给S省供刹车管的个体小厂装配出来的,每辆车的实际价格才五万多元,加上开发票和给S省原厂服务部的管理费、税金和运费,刚好是六万元。而给到出租车司机手里,价格就翻了三番。

    一

    汪吉元在于江波家的客厅里看看表,已经是八点过一刻钟了。

    他便和公安部派来的专家走进了地下室。

    昨天晚上,于江波与汪吉元、程忠杰查看了地下室的每一个角落。其中一间小房用砖头封死了。于江波指着封死的小房门,说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这个设想跟他的那个预感一样,其实是没有任何足以说明问题的根据。惟一的一点根据就是他曾把耳朵贴在地下室的地上,听过无数遍的结果,仿佛地下有某种声音。这声音类似大汽车呼啸而过给大地带来的颤音。派人打开小房后,他的那种预感更加强烈了。小房里全是废弃的木棍、柴火、破椅子、破凳子之类的东西。清完这一屋子破烂后,打扫干净的地上明显的有一处新抹的水泥。新抹水泥的地方占了屋子的一半。虽然新水泥面上打扫时留下了一层细土,但还是看得清清楚楚。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开始的地有点不平顺,就抹了第二次。或者这里堆积过抹墙用的水泥,是最后处理好的。还有其他的种种可能……

    “衣环球的假烟工厂,很可能就在这个别墅的地底下!”于江波根据这一切下出了结论。

    于江波介绍说,这片别墅是20世纪80年代末期环球建筑公司修建的。

    东、西、北的门面小楼全是环球的资产。你们可以这样想一想,如果在省委、省政府领导住的别墅下边建有假烟工厂。有谁能想得到呢?有谁敢这样想呢?

    汪吉元被于江波大胆的结论和设想吸引了。这种可能是存在的。卷烟厂的设备属于轻型设备,动力并不特别大,把它装在地底下,再装上隔音墙板,别墅的住户是不太可能听到的。汪吉元沉思一阵,毅然爬到了地上,把耳朵贴在了地上。于江波递上了两张报纸。汪吉元没有要,他仍在认真地倾听着……

    程忠杰可是吓了一跳,如果于书记的预感成为现实,这可能是轰动全世界的新闻了:省级首长的住房地下,竟然是假烟工厂。

    如果真是这样,这些年来假冒的各种“九龙”牌香烟肯定就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因为,连同走私外烟的案子,到现在没有破获。……

    另外,如果这是真的,这个地下室,很可能就是进入地下烟厂的通道。那么,这间地下室的主人——原省委副书记马玉炳,便是这个通道的主人了。如果这样,马玉炳是个啥样子的人,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这天晚上,汪吉元整整听了四五个小时,可是,什么动静也没有听到。

    今天,他请来了公安部这方面的专家,让高精尖的仪器在这里发挥作用。专家测试的结果是,地底下绝对有机器在运转。

    这么说,假烟工厂确实在这里?

    又通过不同地点的测试,除别墅的西边外,东北边的近三分之二的地上都测出了地下有机器开动的声音。

    这么说,这个让国家、省上、市上为之头疼的假烟工厂真在这里?专家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不知道它是生产什么的机器,反正这下边有大量的机器在高速运转。”

    “肯定?”

    “肯定。我们用的仪器是世界最先进的,它的灵敏度、扩音度都在普通检测仪的一百倍以上。……”

    汪吉元给省委书记把这一重大情况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汇报。

    于江波的指示是“秘密、方案、彻底”六个字。

    要严格保密,以地下室的通道为突破口,用“口袋”把东、西、北三面装起来,在实施行动之前,不能把消息泄露出去。行动的方案要严谨,部署要得当,不能留任何的空当。行动时要干净、彻底、全部的把涉嫌人犯、一般工人抓获,集中起来,不能漏掉一个……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汪吉元决定金州市公安局的宿伟全力主持这项工作。他这样做有几点考虑,首先是近来省城的几起涉黑案件都牵扯到了公检法内部的个别干警。环球集团树大根深,如果走漏消息,一夜之间,地下工厂里就会剩下一堆机器。犯罪分子不仅会逃个无影无踪,而且雇用的工人都会有生命危险。当然了,他这样做绝不是不相信省城的公安干警,实在是怕万一呀。其次,地下假烟工厂的案子一直是金州市公安局在侦察,虽没有查出一点点结果来,可宿伟和他的战友们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让他们查处此案,这也在情理之中。第三,这是他到省公安厅上任后的第一次较大的行动,又是省委书记交办的案子,说啥也不能出纰漏。如果出了问题不仅给上级领导不好交代,而且会挫伤自己工作的锐气。

    会议是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参加会议的人都是特别可靠的公安精英。他们对党无限的忠诚,对工作特别的认真。他们中大部分都是汪吉元这几年亲自带出来的,绝对是政治可靠、作风优良、业务技术过硬的优秀干警。

    汪吉元代表省公安厅讲话,之后大家讨论。

    宿伟建议说,抽三百名武警战士配合,地下室、东、北、西四面全线出击。为了不漏掉一个犯罪分子,在1号别墅区同时设置三道保卫圈。只有这样,才能干净、彻底地抓获罪犯、保护好无辜的工人。具体可分两步进行:第一步,派专人负责寻找进入地下室的其他通道。第二步,专人负责将环球九龙公司全部人员集中,决不能放过在公司干部职工中的犯罪分子。为了应付找不见地下通道的情况,于书记家地下室的人员暂时不行动,等到其他三方找到进口时,接到通知后同时进入……

    会议热烈地讨论了近三个小时,最后达成了共识。决定采纳金州市公安局局长宿伟的建议,只是在某些细节上进行了补充和完善。譬如说罢,于书记家地下室的通道,肯定有好几道防线。

    同时,一定有人在防守。在没有接到进攻命令之前,应该把地下室的水泥地面揭开,然后再进入。如果里面的通道还有封死的地方,就有两种情况了。一种是,仍然用水泥封死的。如果是这样,那就肯定没有守卫人员。第二种情况是用砖头之类的东西封住洞口,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弄不好就有守洞口的犯罪分子。他们手中一定有枪,所以,我们的公安人员武警战士一定要穿上防弹衣,以保护自身的安全。

    再比如东、西、北三方很可能找不到洞口,是不是先对环球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进行询问。最后的结论是,询问和寻找双管齐下,同时进行。万一找不到洞口,就准备用大型电钻、大型切割机根据仪器测出的范围破洞而入,强行进入地下工厂内……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战斗。汪吉元希望各参战同志做好一切准备,在攻击时,要注意保护自己,完成任务。

    宿伟首先表态,他说,为这个地下工厂,他和他的战友们已经工作了无数个日日夜夜。遇到的困难,可以说是层出不穷。类似几次查军车查出的尴尬,他认为那是公安战士的一种耻辱。他和他的战友们一定不辜负首长的重托,要血洗耻辱,建功立业!……

    二

    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恶名传千里。不到半月时间,全大队就沸沸扬扬起来,衣环球把厂子办糟了,大家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又打水漂了。

    在几百户社员聚集在一起的村子里,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从一个大庄门前穿过。这大庄门前,就是大队重要消息发布的地方。这天晌午,社员们三五成群地端着饭碗、领着孙子、抽着喇叭烟……

    “你们知道吗?衣环球的厂子‘倒灶’了。”

    “一百九十万哪,让衣环球丢到冰眼里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那钱可是社员们的血汗钱哪!”

    “这也不能怪他,听说外国打仗了。”

    “他打他的仗,跟我们什么相干,我只心疼钱!”

    “败家子!败家子哪!……”

    厂子办砸了,本来怪不上衣环球。可不仅社员们不三不四地说长道短,连衣环球本人也感到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不敢顺大庄门路过,而是悄悄地绕到大庄门的后边,穿过一片冬麦田,偷偷摸摸地回家、进厂。他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要想堂堂正正地像个人样的从大庄门前经过,就必须想方设法让厂子活起来,把钱赚回来。

    早上七点钟,他又一次躲过社员们,早早来到了厂子里。他想,自己是一厂之长,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沉住气,决不能让工人们从他的言行上看出这个厂子真的黄了。要让他们从厂长的身上看到,这个厂子还有希望。悔不该当初只凭外贸一句包销的话,就上马这个厂子,如今还有没有退路?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退路是有的,办法也可以想出来。国外不行,在国内找销路!

    他在会上说,国际市场因为伊拉克和伊朗打仗出不去,那我们就想办法在国内销……可是,他说这话的时候,哪里知道国内因为大量压缩基建项目,钢丝的需求量也是很小很小的。

    衣环球接着说,今天开会的目的,就是要走出去,上新疆、下四川,走广州、到长春,哪怕走遍全国,也要把产品卖出去!

    工人们在厂长的影响下,情绪很高,纷纷要求离家出去为厂子解忧。到外地去卖钢丝。为大家送行时,他花自己的钱弄来了一只羊买来了一瓶酒,和业务员们吃了一顿。他深情地端起杯子说:“来,弟兄们,为你们凯旋而归干杯!谁要是为我们的厂子卖掉钢丝,谁就是全大队的功臣。我衣环球代表全大队社员群众谢谢大家!”

    在衣环球为大家鞠躬时,大家都站起来扶住了厂长,他们说:“厂长,你放心,做不成买卖,我们就不回来!”

    面对送行时心情极为沉重的厂长,大家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登上了破旧的长途汽车……

    春节过完不久,公社变成了乡,大队变成了村。可派出去跑业务的工人们却一点消息也没有。衣环球看着厂门口刚刚换上的牌子,看着上面写着的“吕九庄村钢丝厂”几个字发呆,难道这个厂子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衣厂长!钱虎来电报了,四川要我们的货,三百吨呢!衣环球几乎是抢过电报来的,那上面赫然写着:“速发货三百吨,货到付款。”这消息像一支兴奋剂,全厂顿时一片欢腾。

    衣环球带人采购原料、组织生产、联系车皮,把三百吨货发到了四川。之后,他又迅速派出了两支人马扩大销售。可是,一个月过去了,订货仍然保留在钱虎订的这三百吨上。原因是,国内钢丝市场已接近饱和,别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村办企业,就是国营企业的产品想重新赢得市场也是很困难的。即使你大量降价也是白搭,人家就是不相信你这个村办企业。反过来说,你一个小厂,能降得起价吗?这些天,衣环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天天到村口去看去等,可是每天都是急急忙忙地出去,忧心忡忡地回来。长途汽车颠簸着在滚滚灰尘中过来,又在尘土飞扬中消失。他的业务员们连一个也没有回来。越是着急,他们越是一个也没有出现,仿佛失踪了一样……

    衣环球急坏了,早上一睁眼,晚上十点多,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月下来,体重由一百三十斤降到了一百斤,整个儿掉下去了三十斤肉哪!

    业务员吕黄元回来了,他几乎跑遍了东三省,一吨合同也未签成。他是悄悄地进的村,偷偷把老婆叫出来,要了几个钱,抹了两把眼泪,掉头就上了内蒙。临走时对老婆说,别说我回来过,订不出去货,我不好意思见厂长。

    江南方面的钱虎也回来了,他在外呆了两个多月,差旅费全都花完了,也是一吨货也没有订出去,也是不好意思回家来。无奈没钱吃饭、住店,硬着头皮回到了县城。面对回村的汽车,他没敢上去,自己出去这么多的日子,哪怕再订上一吨货也好给厂长有个交代。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因为几天没吃没喝,过度劳累便摔倒在了街上,碰得头破血流。多亏交警把他救起送进了医院,根据口袋里的工作证上的厂名把电话打到了村上。衣环球听到消息,含着热泪把住了两天院的钱虎接了回来。

    与此同时,发往四川的三百吨钢丝全部退回,原因是四川南部发特大洪水,厂家已停产,无资金付款。

    厂子就这样完了,衣环球也累得趴下了。躺了没个把小时,他又爬起来,他不服这个输。他走亲串邻、东凑西拼借了一笔钱,就立即召集大家来开会。首先他把借来的钱分发给了外聘的十几个技术人员,好言好语地说:虽然厂子完了,可你们对我们的帮助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这是给你们的工资,你们先拿着,等以后厂子有希望了,再请你们来。

    送走外聘人员后,接着开会。他留下了二十多个有技术的人,什么会开拖拉机的、会修理的、会砸桶的,五花八门,干啥的都有。其余人员全部打发出去干活,什么修路、包工盖房等,啥活都干,只要能住口……

    饮食服务队又在村长吕黄永的带领下奔向了油建公司……

    会刚开完,债主就围了上来,说啥的都有。有的人一扑一展地想打人。衣环球说:“请各位先回去,厂子虽然黄了,可我们又有新的门路,请相信我,赶明年,我们一定还清你们的钱……”

    衣环球说的新门路是制管项目。钢丝厂倒闭之后,他利用半年的时间考查、调研,最后下决心再上一个新项目。

    说上就上,好在衣环球的人缘极好,号召力极强,再加上县委副书记马玉炳的大力支持,在动员集资办厂的支委会上,出乎他意料的是,人们都说愿意跟着他干,只要他看准了的。有人说,咱吕九庄从来没有什么工业。钢丝厂虽然黄了这不能怪你衣环球。你敢哪里跌倒了在哪里爬起来,就这一点我们村就有希望!还有人说:“你说罢,需要多少钱?我们大家凑,不够的到银行贷款!”

    衣环球感动极了,钢丝厂黄了,班子中间,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过一句不是,现在要上制管厂,我干不出个样子来,就不是衣环球!卖掉了旧机器,收回了三十万元,村民们集资了三万多元,衣环球又借了两万多,在县委马副书记的关照下,到银行贷款五十多万元,还是不够。

    大家眼望着衣环球:怎么办?

    衣环球挥了一下手说有办法!

    什么办法呢?到设备厂家去磨:先交一半钱,另一半产品出来挣钱了再交清。

    厂家很热情,生产副厂长说你带了多少钱?衣环球说:“五十八万。”

    “才五十八万?还差整三十万元呢!”副厂长说:“差个一万两万的还好说,这差这么多,弄不成!弄不成!”

    磨了三天没有结果,衣环球没有灰心。他这人做事历来这样,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既然来了,就不空手回去。那时的国营厂是大锅饭,别说你个三十万二十万的,欠个百十万,也是常有的事,为什么偏偏对我们这么严?

    第四天晚上,衣环球敲开了这家企业副厂长的家门。副厂长被衣环球这种执著得近乎玩命的精神感动了、佩服了、相信了,他说:“支援农民兄弟办厂是我们应尽的责任,这事,咱们定了!”

    第二天和这家厂家签了合同,先交五十八万块钱把设备拉走,欠款半年内还上。就这样衣环球把机器拉进了厂门。

    机器是安好了,可这管子咋个造法,谁也不懂。请退休工人来,人家不放心,一个翻过船的村办工厂,谁能保证不再第二次出事呢?请不来技术人员就送工人出去培训,可求爷爷告奶奶,没有一家愿意培训你,卖挂面的见不得挑白灰的,教会了你,抢了我们生意咋办?跑了十几家厂,终于联系好了一家厂,衣环球亲自带队学习,可你只能隔着窗户看,此外就是让你打扫院子、搞卫生。这样下去,说啥也学不到技术,衣环球就去找厂长交涉。厂长说:“不让你们进厂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到里面让电打了怎么办?”结果是给人家打扫了几天卫生,连车间的门都没有进去过。

    通过关系找到了河西一家厂,人家提了三个苛刻的条件:一是你们的原料要无条件地低价供应我们;二是我们的销路不好时,你们要负责;三是你们厂的产品售价不能高过我们。第一条第三条还能勉强答应,可第二条能答应吗?不答应,那好,你请便。

    回到厂里衣环球发话了,哪里都不去学了,我们自己在实践中学。有没有把握?他不知道。他想,不管有没有,先开机再说。在“诸葛亮会”上,衣环球说:“钢丝厂办砸了,对不起父老乡亲们,这第二次又这么艰难,到处学技术学不来,我宣布,谁愿意回家里去我负责送回去,愿意跟我干的留下来!我本人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有信心、有决心。”

    大家纷纷说:“厂长我们跟上你干到底了!”

    “那好,”衣环球说:“你们能这样,也给了我信心。给大家一小时时间,到家里拿干粮、铺盖来!”

    一小时不到,大家全来了。衣环球说:“我们豁出去了,三天内吃住在这。不拿出合格产品来不罢休。渴了就喝凉水,饿了就啃烙锅盔,困了就去睡觉。每个机器边的墙上挂一个水桶,哪台机器出问题就敲水桶,听到水桶响,拉掉电闸:鬼子来了!我们要找毛病。”

    衣环球的话音刚落,大家就各就各位,开动了机器。……

    一天一夜过去了,铁桶响过了多少次也记不清了,铁桶一响大家就停车围住了“鬼子”,共同找毛病,毛病找到了:定尺不齐、焊缝不直、断续焊接。为什么会出现焊接不牢的现象呢?是因为高频离设备太远,感应力达不到,把设备拉近后毛病解决了。

    为什么会出现断续焊接呢?衣环球和工人们仔细研究,分析可能是齿轮牙有问题,卸开齿轮,果然问题就出在齿轮上,有两三个齿掉了,转到没齿的地方就咯噔响一下,这个地方就焊不上。把牙补上,打磨好,这问题也解决了。

    高频焊管应是圆的,可出来的产品是椭圆形的。怎么办?衣环球想起十公里外有家车磨铣刨厂,就派人去借来了卡尺、量具等仪器,一试整整差四微米,绝对的不合格产品。合格产品的差错允许在一点五微米以内。

    经过认真分析,才知道是轧辊本身有问题。衣环球和几个身强力壮的工人扛着一百斤重的轧辊去厂家退掉货,又去冶金机械厂买回了合格的轧辊,安装好一试,合格产品终于出来了,这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十点多钟了。

    衣环球和工人们高兴得停下机器拥抱着、跳着,就像一群小孩子一样。

    蹦够了,衣环球说:“回家休息!好好休息一天再干。”

    工人们说:“不休息,接着干。”

    衣环球说:“不行,先休息一晚上,明早接着干。”

    冬天的长春市,气温降到了零下三十度,钱虎和两名业务员下车没顾上休息一下,就背着几十公斤的样品走进了一家大企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吼道:“你们是干啥的?快走开!快走开!”推推搡搡地把他们推出来。没过几分钟,他们又闯了进去,这回是打定主意了,你推咱也不出来。可是,又让人家轰了出来。

    在寒冷的马路牙子上,钱虎给业务员们鼓气说:“这次一定要记住,他不听我们介绍完产品就是不出来!”

    业务员都说:“要去,你去,我们不去了。”

    “去就去!”钱虎第三次闯进了办公室。

    人家还是板着面孔:“你这人咋搞的,赶也赶不走?还让不让我们办公了?”

    和前两次不同的是没有推推搡搡。

    钱虎诚恳地说:“我就是来请你们看样订货的,合格了算你的,不合格算我的,先用后给钱。”

    钱虎不屈不挠、忍辱负重、锲而不舍的劲头把国营“老大哥”打动了。他们认真查验了管料,订了五十吨的货。

    从此,钱虎彻底打通了这家大企业。五十吨之后是一百吨、三百吨……三千吨。从此吕九庄的制管厂彻底打开了销路,当年实现产值一百七十万元,利润三十五万元。1986年,衣环球以制管厂为起点发展起来的环球集团产值达到了五十多个亿,利税达到了八亿元。在全国乡镇企业排行榜中,环球名列前茅。

    为了表彰钱虎为制管厂做出的贡献,衣环球把他任命为吕九庄第十一家厂的厂长。

    钱虎也确实是个能人,在他的协助下,衣环球领导的村办企业滚雪球一样迅速发展起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