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一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今天,他请来了公安部这方面的专家,让高精尖的仪器在这里发挥作用。专家测试的结果是,地底下绝对有机器在运转。这么说,假烟工厂确实在这里?在省委领导们的住宅区底下?

    一

    从上午九点开始,1号别墅区东、北、西三面的凉州路、杭州路、甘州路全面戒严,一切行人、车辆禁止通行。其实,便衣警察在这之前半小时就已经全面控制住了这些门脸房里的老板和职员,只许进入不许出门。等到三十分钟后大批的武警部队、公安人员突然开到这里时,这三条路已经被全面封锁住了,用“里三层外三层”、“天罗地网”等词语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搜查开始前,环球“九龙”公司的经理马军亲自带着一帮全副武装的保安人员想“修理”一下这帮“不讲理”的公安人员。可是,马军还没有来得及摆一下环球“九龙”总经理的派,警笛声就像千军万马的号角声,从四面八方向这里压过来。马军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时,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已经冲了过来。他急忙溜进了总经理办公室,用脚踩下了通往底下烟厂的警铃。

    这一切,让随后跟进的金州市公安局长宿伟撞了个正着。宿伟用对讲电话提醒各个位置的人员:“注意!地下已经接到了信息,别让任何人溜走!”

    马军恶狠狠地转身看宿伟时,几名公安人员已经站在了他的周围。同时拥进的特侦人员手握检测仪器在马军的里外间办公室、休息室进行检查。马军无可奈何地坐在了老板台前的软椅上。这是怎么回事?地下烟厂的情况让他们掌握了?怎么可能呢?

    “你们究竟要干什么?”马军仍然恶狠狠地盯着宿伟说道:“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

    “违法?”宿伟冷笑了一声说:“如果你想舒舒服服在这个世界上活几天的话,你就把地下烟厂的进口说出来!”

    一丝惊慌出现在了马军脸上,有一点很清楚,地下烟厂的事儿真让他们知道了!

    马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马上假意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装出了一副什么也不懂的样子:“什么?你说什么?什么地下烟厂?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马军语无伦次地说话时,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已经是暴露无遗了。宿伟知道,在这个时候,你要想从马军身上得到点什么,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如果马军那么容易突破的话,那他就绝不是什么马军了,而是另外一个人。这个马军据说是原省委副书记马玉炳的亲弟弟,如果没有猜测错的话,他就是衣环球这个地下烟厂的老板。他能在省城1号别墅区的底下、在省上最高领导的眼皮子底下、在公安烟草等执法部门的省级机关所在地,让假“九龙”烟和假外烟的烟叶、成品从这里运往陇原省的各个角落、省外的大小烟草市场。能做如此“大事”的人,能让衣环球如此看重的人,也必定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对于这样一个人,你还想指望三下两下从他嘴里掏出有价值的问题来?

    公安部的特侦人员,已经从马军的老板台下发现了问题。用脚踩踩最里边一个黑色的按钮,桌下的纯毛地毯自动卷到了最里边,紧接着,一个洞口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与此同时,在大型二号地下车库里,特侦人员也查出了升降式的大型货车通道。整个车库的地是活的,电钮一摁,装满烟丝的货车就被送到了几十米以下的地下工厂里。卸下原料后,再把成品香烟装上车,尔后再按电钮,货车就被升到了车库的原来位置上。在这个地下车库里,类似的升降车库就有六个。

    公安人员押着马军走进了地下室。同时,六个升降车库已经送下去了三百多名武警战士和公安人员。

    从八个进口进入地下工厂的公安武警战士,没有遭遇到任何抵抗。出乎宿伟他们意料的是,一个约七千平方米的大厅里别说是机器,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机器哪里去了?生产工人哪里去了?

    在地下室里,检测仪器也失灵了,特侦人员通过省公安厅向部里求援,请求支持防干扰检测器。几个小时后,这种防干扰检测器才能从飞机上运来。

    宿伟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地板是用钢板焊接成的。钢板地面被一排排柱子割成一块块长方形。钢板上一层尘土,脚踩上去,一个个脚印清晰、逼真。如果不是事先探测得清楚,你根本想像不到这个落满尘土的地板上会有什么问题。

    东边库房的一扇扇厚重的铁门打开了,里面全是烟丝、包装箱、封口等烟厂用的原料、材料。除此之外,机器、人的影子还是找不到。紧接着,四面搜索的人员前来向宿伟报告,除了已发现的八个进入口,再没有发现任何进入口。宿伟听完汇报后,跑进库房里蹲下来用戴着手套的手指在地上蹭了一下,库房地基本上是干净的。再看看大厅里,尘土足有三毫米厚。正在这时,一侦察员报告说:“报告宿指挥,那边发现动力电的电源和配电柜!”

    宿伟他们大踏步到西边的一角,两间布置得很讲究的配电室门已被切割机割开,里面一尘不染,配电柜边上的一杯茶水还是热的。热水瓶里的水也是满的。地上拖得很干净,没有一丁点儿灰尘。宿伟忙跑出来观察西边地板的边缘,问题发现了,西墙和钢板地板之间有约十厘米的缝子。很显然,这钢板地板是从西墙下面用电机送过来的。

    宿伟让电气工程师到配电室找控制钢板地板的机关。他肯定地说:“机器和人员很可能在钢板底下!”

    电气工程师终于把墙上锁死的小柜子打开了,上面有红、黑、红三个钮。他轻轻地把第一个钮摁了一下。马上,响起了轰隆隆的声音。果然如宿伟下的结论一样,几分钟后,钢板地板全进了西墙下的缝里,一个现代化的烟厂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下面的工人在惊讶地瞧着上边,他们没有来得及脱下工作服,有些甚至还在工作台上没有站起来。电气工程师手指又轻轻在电钮上摁了一下,整个工厂徐徐升了上来。制烟车间、加工车间、包装车间,质检车间……

    在制烟车间里,大家看到了成品“九龙”烟和烟丝,摸摸机器,还是热的。也就是说,在马军发出警报前,这里还在热热闹闹地生产着。宿伟身后一位烟草工程师对宿伟说,这些个造假机械全是进口的,比九龙烟厂的设备要好。加上其他工具、设备、原料等等,粗略估计这个地下工厂的价值在三亿元以上。

    二

    就在衣环球大说特说自己的过去、自己的辉煌时,省公安厅副厅长和金州市公安局局长宿伟到了。

    检察官打断了衣环球的滔滔不绝:“差不多了,你都讲了三四天了。我们也承认,你的过去是有成绩的。可是成绩丝毫不能抵消你后来的罪行。”

    “我没有想要抵消我的罪行。我就是想让你们知道,你们的工资里有环球的血汗。……好好好,我不再表功了。你让我说完,行不行?”

    “不是已经说完了吗?环球集团在你的领导下发展起来了,排在了全国乡镇企业的前几位。我想,这些我们都知道了,你还是交代新问题吧。”

    “好好好,你再给我半个小时,我马上交代问题。”

    衣环球征得检察官的同意后,点燃了一支香烟。他说:“你们以为办企业的困难就那么一点儿吗?这人为设置的障碍比企业发展中的困难更可怕。就在吕九庄的企业发展起来的关键时刻,县委副书记马玉炳被县委书记搞走了,确切地说是排挤走了。我衣环球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没有马玉炳书记的支持,就没有环球集团的今天。那一年,县委马副书记因为‘包庇’我们‘吃大锅饭’而被调离。县委派工作组进驻到我们村里,真正蹲了一年时间的点。这一年里,我们的事业受到了难以想像的困难。本来新上马的好几个项目因为县委工作组的干预而被迫下马。

    “就在这年的年底,调到邻县的马副书记从省里、中央为我们争取来了新政策。说是包田到户、联产承包的责任制可以不搞一刀切,像我们吕九庄这样的情况,可以不搞联产承包。实践证明,我们走的路子是正确的。县委工作组撤离村的那一天,全村老少到村口放鞭炮。名为给县委工作组送行,实际上庆祝我们吕九庄村的胜利。这一年,我们提前半个月放假过年,鞭炮放了整整三汽车。

    “过完年不久,马玉炳重新调到了我们县上任县委书记。第二年金州市在油建公司和汤县的基础上成立了。马书记担任了金州市第一任市委书记。在马书记的支持下,我们环球集团正儿八经走上了高速度发展的快车道……”

    “上快车道了。这个环球集团就开始与党和人民为敌了,开始干坏事,从此,犯下了一系列令人发指的罪行!”汪吉元副厅长打断了衣环球的话:“我说衣环球,你就别再浪费时间了。快交代新问题吧,再不交代,恐怕你就没有机会了!”

    “此话怎么讲?”

    “你的地下烟厂案,已经被我们彻底破获了!”

    “……不可能!你们决不会找到!”

    “别再做梦了,你的烟厂设在1号别墅区的地底下,价值三个亿的机器设备、半成品等等已全部移交九龙烟厂了!”

    衣环球听到“1号别墅区”几个字时,知道汪吉元说的是真的。这个汪吉元,真是太厉害了……衣环球从椅子上瘫倒在了地上……

    “快说其他的事儿吧,要不然,你真是没有一丁点儿机会了。”

    “我说。我说。……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注过册的‘星辉’(行贿)公司,经理是马玉炳书记的弟弟马军。”

    衣环球彻底交代了许多新问题。这些问题包括给马玉炳行贿及马玉炳包庇环球集团违法行为的许多问题。

    根据衣环球的交代,公安局、检察院联合对马玉炳的弟弟马军进行了审讯。马军交代了“星辉”(行贿)公司从假烟厂开工以来向省、地烟草等部门127名高中级领导干部行贿的犯罪事实。

    1998年春天,环球“九龙”公司经理马军根据衣环球的授意,为保护地下烟厂而注册了一个叫“星辉”的公司,自任经理。星辉公司对外是环球“九龙”公司的物业公司,实际上是专门为假烟的生产销售打通关节的一个行贿公司。其宗旨是用烟草局罚款的钱去取得打假官员的保护,疏通关系,编织上上下下的保护网,以利保证假冒“九龙”烟及外烟的销售“安全”。“星辉”公司分两个业务部,一个专门搞物业管理,收取房屋租赁费;一个专门行贿,由马军直接领导。两个业务部互不相干。行贿人员由马军亲自挑选,共二十四个人,每人一辆小轿车,其待遇之高、其势之威风,让全公司人人都羡慕。

    行贿公司的手段是非常独特的,也非常有耐心。经理马军要求大家一旦决定了对某个官员进行行贿时,就要有战胜一切的决心和信心。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十万不行十五万,十五万不行二十万,直到对方收下为止。

    他们对九龙市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兼市打假领导小组组长王培源行贿时,就做好了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工作,因为王培源的廉洁在九龙是出了名的。首先他们派人送去了十万元,被挡了回来后,第二次加到了二十万元又被拒收,第三次送了三十万元仍然被王培源退了回来。马军觉得还是有文章可做的,据送礼人员回来汇报说,王培源一次比一次的态度有所变化。虽然礼未收,可态度是非常客气的。

    马军分析了其原因,王培源不是不收,而是不好意思收。当他了解到王培源爱玩麻将时,就派送礼人把王培源请到了环球“九龙”公司。理由是王书记清正廉洁,省委马副书记的弟弟马军十二分地佩服,要请他去指导工作,表示对清官的尊敬。王培源一听是马玉炳的弟弟马军有请,不敢不去。结果,王培源轻轻松松地赢了马军三十万元,高高兴兴被送回家。

    从此以后,王培源就彻底被马军拉下了水,为环球“九龙”公司说情九十多次,通过玩麻将的手法受贿三百多万元。

    如果遇上了不收钱的执法干部,他们就投其所好,送女人、送旅游、送物品。采取这些实在不行的,他们就打上省委马副书记的旗号,让马军亲自去送。结果呢,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拉下水的干部达127名之多,送礼就达两亿七千多万元。尤其是省烟草公司,从总经理(局长)到副总经理(副局长),从稽查局长到一般工作人员,以及各地市的烟草局长,几乎无一例外地成了马军他们假“九龙”香烟的保护伞。

    由于“星辉”公司行贿的高明,陇原省以及周边省的打假官员渐渐成了环球“九龙”公司地下烟厂的后台老板。到后来,一些执法机关的领导对举报单位和个人的举报不闻不问、无动于衷。非但如此,还想方设法给造假者透露消息,致使举报者遭到马军等人的报复。他们不仅如此,还为被上级部门及邻省抓获的假“九龙”烟、假外烟开脱和说情,正因为这样,才使环球九龙公司的造假活动日盛一日、猖獗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星辉”公司还通过一著名歌唱演员与部队的关系,在部队上“租”出来了好几辆军用货车,用来专门运假烟,为环球的造假推波助澜……

    历时四年零五个月的环球地下烟厂给国家造成的直接税收损失达一百二十多亿元,给国营九龙卷烟厂带来的几乎是灭顶之灾。环球“九龙”地下烟厂案,在中国的西部地区是独一无二的,就连南方沿海地区的造假者也是望尘莫及。他们之所以存在了四年多,除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保护伞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他们吸取了一些大案的教训,他们装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不横行霸道,不胡作非为。

    环球“九龙”公司地下烟厂案破获后,许多老百姓,包括一些假“九龙”的烟民都表现出一种无动于衷的样子来,这与几年前金州市的环球大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党和政府加强了对黑社会及假冒产品的打击力度,可是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有引起民愤的犯罪行为还存在着。”省公安厅副厅长汪吉元在给中央领导汇报九龙假烟案时如是说:“作为一名公安警官,不能让犯罪分子小心翼翼的假象所蒙蔽,要擦亮眼睛,坚决地同隐藏在地下的犯罪行为作斗争。”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