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三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想到这里,他给省委副秘书长打了个电话,他说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在家休息一天。他从副秘书长的口气里没有听出一丁点的问题。他决定坐飞机返回九龙,在九龙购好飞往香港的机票,然后打的到家里拿上那几万元美金就走。

    一

    梁艳芳的去世,不仅于江波的年没有过好,连程忠杰的年也没有过好。为了告慰亡灵,程忠杰要求法院马上开庭,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正月十八那天,九龙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公交车司机以“危险的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你是一名司机,你明明知道无人驾驶公交车会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和国家财产构成严重的威胁,会造成严重后果。可你放任这种事态的发生,作为一名三年驾龄的司机来说,你就得承担法律责任。打人者以“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开庭时,程忠杰、刘晓妍也参加了庭审。宣判结束后,程忠杰请刘晓妍到他的办公室里,说是有事情要谈。

    刘晓妍坐程忠杰的车到了省纪委。

    程忠杰问刘晓妍:“你想不想来九龙?”

    “想。”

    “我给你联系了一百万元贷款,就在九龙选择个项目吧。”

    “一百万贷款?”

    程忠杰说,这几天省农行一处长的贪污案要结案,他认识了省农行行长刘双林,为刘晓妍说好了一百万元贷款。让刘晓妍在九龙新区修一处酒店,自己干。建酒店的地皮程忠杰也为刘晓妍联系好了,价格很便宜,且又是新区的闹市区。

    “你让我当个体户?”刘晓妍笑着说:“谢谢程市长。”

    “怎么?个体户不好?现在干啥的不是自己搞。凭你的聪明才智,要不了几年就会发大财的。”

    “我都快四十的人了,程市长,我要结婚,最迟明年年底。所以,我不打算另立门户自己干了。”

    “目标已经确定了?”

    “嗯。”刘晓妍沉重地说:“可能是一厢情愿,还不知道人家那头是不是同意。”

    “是谁呀?如果我能帮上忙的话,我一定效劳。”

    “谢谢。”刘晓妍微微一笑说:“到时候,我们一定请程市长做媒。”

    “谁这么有福气呀,竟然让我们的刘经理爱上了?……保密?好好好。我不问了,到时候由不了你不说。”

    “九龙金桥公司已经定了,要调我来省城金桥大酒店工作。还望程市长多多关照呀!”

    “这没问题,我们毕竟是朋友嘛。我这里先表示祝贺。”程忠杰说着从书柜里取出了一瓶新城干红,斟满了两个高脚杯:“来!小刘,祝贺你来九龙!”

    刘晓妍和程忠杰碰杯时笑了。她说:“程市长,你说怪不怪,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我在你这里,无论干啥都有一种安全感,可在有些人那里,遇到这种情况,我可是不敢喝呀!”

    “来!干杯!干完再说。”

    “谢谢程市长!”

    “别客气。”

    两人坐下后,程忠杰说:“谢谢,你这样信任我。……为什么有不少人对你图谋不轨,是因为你太漂亮的缘故。”

    “好你个程市长,我非罚你不可!”刘晓妍又给程忠杰斟了一大杯。

    程忠杰和刘晓妍碰了一下,一口干了。

    全省下岗职工再就业现场会议在金州市召开的前一天,于江波和刘省长在金州市委书记汪强、市长王琼的陪同下,到市下岗职工再就业办公室下设的五大连锁服务机构参观调研。他们首先来到了位于新华路的“全市下岗职工连锁超市”总店。

    总经理王女士给省委书记、省长汇报说:“下岗职工连锁超市是去年春天全市下岗职工再就业动员大会之后搞起来的。我们在商业企业的下岗职工中挑选了五十名能人,到外地的优秀超市去取经学习。回来后,职工集资十一万元,市再就业办协调贷款一百万元,在这里建起了第一家下岗职工连锁超市。我们统一在厂家进货,以全市零售最低价销售,吸引了不少顾客,第一个月就盈利三万多元。在这之后的半年中,我们先后在全市的各个繁华地段、小区设立连锁店五十一家。最大的店安排下岗职工一百多人,最小的也能安排三十多人。现在我们已经安排下岗职工一千多人,人均月工资在七百元左右。”

    “好!”刘省长在看了几家连锁店后对于江波说:“你倡导的这个下岗职工再就业路子是实实在在的,实践证明,效果也是很好的。”

    “哪里呀。”于江波指着汪强和王琼说:“是他们干得好,没有他们,我倡导得再好,都没有用。”

    汪强插话说:“刘省长的话说得也是很有道理呀,没有一个好领导时刻想着下岗职工,就提不出来这样的好点子。”

    大家说说笑笑,也觉随便。

    他们又来到了“全市下岗职工一元钱擦鞋店总店”。总店经理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下岗老职工。她介绍说,一元擦鞋店以“薄利多干”为宗旨,经济效益也是很不错的。现在全市这样的连锁店已发展到了三百一十五家,安排下岗女工四千多人。

    大家看到,擦鞋的清一色的全是女工,人们舒舒服服躺在靠背椅上看着当天的报纸,双脚伸在一个小凳子上,接受着女工们的热情服务。

    “真想不到,一元钱擦鞋店的生意会这么好。”于江波看着生意兴隆的擦鞋小店说。

    一元钱擦鞋总店的经理说,他们正打算和市里的报业公司联系,把报纸零售引进到我们的三百多家连锁店里来,这既增加了职工的收入,也给来擦鞋的人们提供了方便。

    一位正在接受擦鞋的干部模样的男人说:“这个主意好,我们就不会跑到东头买报纸,再到西头来擦鞋了。可以直接到这里来,看报擦鞋两不误。”

    走出擦鞋店,他们正好碰上了在小区卖饮食的“全市下岗职工饮食服务队第206服务点”。

    于江波说:“顺便看看这个点吧。”

    大家见这里热卖的有豆浆油条、小米汤泡油麻花、鸡蛋醪糟汤……两边的小桌上坐满了吃喝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于江波高兴地说:“这多好呀,方便了群众、增加了收入,真是两全其美呀。今后我们的下岗职工再就业工作还得在这个两全其美上下功夫。”

    “不错!于书记说得不错。”刘省长边走边说,“我们要马上把金州市的经验向全省推广。”

    “王市长,这饮食服务队的情况你有吗?”

    “有!于书记,我们的‘全市下岗职工再就业饮食服务队’在全市已发展到了两百三十家,已安排下岗职工两千多人。还有‘全市下岗职工小区综合服务队’和‘全市下岗职工家教学校’。前者已发展到了一百一十多家,从业人员三千多人;后者已安排有文化的下岗职工七百五十一人做家教。我们通过各种不同渠道安排下岗职工再就业,截至目前共安排下岗职工再就业五万多人。也就是说,我市的下岗职工已经基本上全安排了就业。”

    “好呀,金州市的下岗职工再就业工作做得扎实,很有成效。”刘省长由衷地说。

    “下岗职工街上爬,汪书记呀,啥时候能听不见这句顺口溜,我们也就心安了。”

    “于书记,现在又有新的顺口溜了。过去是‘下岗职工街上爬,’现在变成了‘下岗职工啥也不用怕’了。”

    “噢?”于江波高兴地说:“好!非常好!”

    二

    晚上于江波在省委小餐厅边吃饭边听完了中共金州市委书记汪强的汇报。

    汪强主要汇报了两件事,一是五月一日的金州市“引黄入新”工程开工大典,他代表市上四大班子请于江波、程忠杰和省上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于江波当场就答应了,他说,无论多忙他和程市长一定参加。二是关于审判衣环球的事,按照有关规定,衣环球必须在金州市接受审判(包括马玉炳在内),这也是金州市人民的一直要求。

    于江波问汪强:“你们有什么打算。”汪强说:“我们打算把‘引黄入新’大典和处决衣环球放在同一天进行。上午十一点通水,下午三点钟处决衣环球。”

    汪强解释说,“引黄入新”通水是金州市建市以来第一件特大的喜事儿。所以,干部群众要求把引水工程通水大典放在“五一”,庆祝这个可喜可贺的日子。衣环球放在同一天处决,也是干部群众的一致要求。现在,环球集团、油建公司都给市上打了专题报告,他们要求在这一天举行大规模的庆祝游行。如果省上没有什么意见的话,金州市准备批准这次群众性的庆祝游行活动。另外,环球集团已列入全省十五家股份制大型企业集团之一,现在改制上市已成功。在这个大喜大庆的日子里举行这样大型的活动是很有必要的……

    于江波基本上同意了金州市的做法,他补充了两点:一是以庆祝通水为重点,别刻意渲染处决衣环球一事。二是注意强调市委、政府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别突出个人。

    晚饭是食堂特意为省委书记和汪强做的地方特色小吃——两碗拉条子,四样菜分别是大肉酸菜炖粉条、青椒土豆片和羊肉垫圈。

    妻子梁艳芳去世后,于江波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毕竟是二十年夫妻了,他说什么也忘不了那血淋淋的一幕。说良心话,他是非常爱梁艳芳的,尤其是在他遇到麻烦的时候,她总是能挺身而去,化干戈为神奇。他说啥也不能忘记在大平县的那一幕,他怎么能忘记她为了他和梁天搞的那个“楚辉”公司。在大平县回新城的那个晚上,他说啥也不会想到凌晨两点钟,妻子还会在宾馆的门口等他。他当时就想,如果他有过对不起妻子的地方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在异性朋友中,和他走得最近的要数刘晓妍了。他和刘晓妍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他也打算除了工作上支持一下刘晓妍外,再不和刘晓妍有深的交往。这除了有对得起妻子的成分外,还有一个,那就是他是省委书记了,工作比市委书记更多了。同时,一个省委书记整天和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经理在一起,传出去影响也是不好的。

    当市委书记,自己还可以支配一部分时间,可省委书记就不一样了,时间几乎都是别人给他安排的。连吃饭、睡觉都有警卫跟着,要多不方便有多不方便。

    妻子去世后,他想过可不可以娶刘晓妍做妻子这个问题。最后,他还是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他知道,他要走出这一步,主动权并不在他自己手里,而是在于妮手里。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女儿于妮在刘晓妍陪她的时候,竟然和刘晓妍成了好朋友。这大学生可不得了,当然了,女儿于妮大学已经毕业了,现在正边工作边上研究生呢。

    你听于妮离家上学校前是怎样对于江波说的?她说:“爸,我可把小刘阿姨交给你了,你要是敢对她不好,我决不饶你!”

    见于江波愣怔怔地坐在那里,于妮又说:“爸呀,昨晚我梦见我妈了,她告诉我,小刘阿姨是个好人,她可以做我的后妈。……真的,爸!”

    刘晓妍把于妮的耳朵揪住笑着说:“小妮,又撒谎了吧,你妈怎么会这样说呢?”

    “小刘阿姨。”于妮亲昵地抱住了刘晓妍的腰说:“这是真的,她决不会让我没有妈,让我爸孤独,你说是不是呀?”……

    女儿走后,刘晓妍果然留下来了,她虽然没有明确说要嫁给他,可他从她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中知道,她可能会嫁给他的。

    他就想,等到半年之后,他慎重地与程忠杰商量一下再说吧。……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