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四章

1号别墅区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一个省委书记整天和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经理在一起,传出去影响也是不好的。当市委书记时,自己还可以支配一部分时间,可省委书记就不一样了,时间几乎都是别人给他安排的。连吃饭、睡觉都有警卫跟着,要多不方便有多不方便。

    一

    5月1日。

    晴空万里,春意融融。

    在金州市新川峡水库的入口处,临时搭起了一座彩门,上书“金州市‘引黄入新’工程通水大典”十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两边的对联对仗工整、颇具气势:

    千秋期盼今春到黄河之水天上来

    万年大业与日新八方财运似水长

    舞龙队、秧歌队、军号鼓乐队……

    舞的舞,扭的扭,鼓声震天,锣声悦耳。

    水库的四周摆满了各种小汽车、大汽车,主席台下、水库进水口旁,站满了面露喜色的干部、兴高采烈的农民……

    红底白字、白底红字的条幅随着彩色的气球升向了天空,上面写的是:

    感谢中央省上领导对我市引水工程的支持!

    感谢铁军为我市引水工程付出的艰辛劳动!

    引水工程,万年大业!

    引水工程是造福我市千秋万代的大喜事!热烈祝贺“引黄入新”工程今日通水……

    通水大典由金州市委书记汪强主持,国家水利部领导、铁军首长、青江省省长和省委书记、陇原省水利厅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上台宣读了贺词,原金州市市长程忠杰、金州市市长王琼在会上读了答谢词……

    金州市水利局局长刘一好急急忙忙走过来,在汪强耳边说:“汪书记,水位到指定位置了,可以开闸放水了。”

    汪强站了起来,他冲省委书记于江波点了点头,庄严说道:“下面请中共陇原省省委书记于江波同志开闸放水!”

    于江波走过来摁下了开闸的红色电钮,黑色的闸板徐徐升起,混浊的水从闸门奔涌而下,很快,闸门升到了空中,闸口的大水像千军万马,厮杀着、吼叫着冲到了干枯的新川峡水库里。

    掌声、炮声、鞭炮声、锣鼓声响了起来……

    摇头摆尾的“环球龙”推过来了,向人们、向河水、向大地洒下了“环球”牌丰收酒。

    秧歌队扭过来了,这些老太太红衣红裤、绿衣绿裤打扮,扭出了喜气洋洋、扭出了人们的开怀大笑;锣鼓队也过来了,花枝招展的锣锣“小姐”敲锣走在一边,翻鼓子的“鼓子匠”们上下腾挪、左跳右突翻起了鼓子,敲出了庄稼人的希望,翻出了农民的心声……

    各路记者的采访也开始了。摄像机、照相机的镜头,录音机、采访机的话筒全伸向了有关领导、有关人员……

    农民们表现得更是与众不同,他们让水库里的水头追着,往前跑一阵转身在干涸的水库底上跪下,等待大水的到来。干涸的河底由于长期无水,十花九裂,开着一道一道横七竖八的口子,水到处咝咝吹叫着,痛快地吐着白白的烟雾。有几个农村小伙子摔倒了,水咆哮着淹没了他们,他们欢笑着又从水里钻了出来。

    紧接着,大家在水里扭成一团,打闹着、嬉笑着。

    在岸上观水的领导们给这些农村小伙子们鼓着掌,他们嬉闹得更加肆无忌惮了。于江波问一边的程忠杰:“程市长,陈书记啥时候到?”

    陈书记就是前省委书记陈小刚,陈小刚现在在国家纪委任副书记,听说金州市的“引黄入新”工程要通水,他欣然接受了陇原省委书记于江波的邀请。他说,别给我安排讲话、发言什么的。我呢,一定来,来看一看你们,看一看金州市的乡亲们。所以,原定让陈小刚开闸放水的计划就取消了。

    见于江波问陈小刚来金州的时间,程忠杰笑着说,“他让我们该干啥干啥,反正我们有三天的时间,他说他想啥时候来就来了,别让我们候他。”

    “这是啥话?他得给我们个准信呀!”于江波说着拨通了陈小刚的电话:“陈书记,我们可是等得不耐烦了,您老人家啥时候大驾光临呀?”

    “乱弹琴!什么‘大驾光临’?你给我少来那一套!”

    陈小刚笑着说:“怎么样?开工典礼一定很热闹了?”

    “要是有你老坐在这里,我们这个典礼一定是更加隆重。”

    “乱弹琴!我晚上8点40分的飞机。”

    “今晚8点40分?”

    “乱弹琴!不是今晚还是明晚?”

    两人说笑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程忠杰见于江波眉开眼笑的样子,神秘兮兮地问:“于书记,你这么高兴不完全是引水和陈书记要来这两件事吧?”

    “那你说,我还能有什么高兴的事?”

    “跟刘晓妍的事。”

    “这……”于江波吃惊地问:“程市长,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别忘了,于妮可马上要磕头认我这个干爸了。还有,刘晓妍跟我也是好朋友。”

    “究竟是谁说的?”

    “是于妮。……于书记,这件事要想开一些。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怎么样,于妮可请我给你们当红娘了,你要是没有意见的话,我可要进入角色了。”

    “别,别!”于江波挽住了程忠杰的胳膊:“程市长,等再过一阵,我正式请你。”

    “为什么?”

    “再过一个月,艳芳去世就过半年了……”

    程忠杰这下心情才由衷地好了起来,看来于江波对梁艳芳还是有感情的,否则,他不会等到半年后再让我做媒。刘晓妍这个人他也是了解的,尤其是北京之行,她为于江波和自己的事应该说是帮了大忙的。再说了,刘晓妍的人品也是无可挑剔的。反之,她一个漂亮的单身女人,不知身后会跟多少男人呢。

    于妮的眼力是不错的,她说刘晓妍留给她的印象非常好,她愿意让刘晓妍做她的后妈……

    “好!”程忠杰习惯地搂住了于江波的肩说:“没问题,我等一个月后再执行这个艰巨的任务。”

    省、市企业共同庆祝引水工程暨庆“五一”文艺演出正式开始。第一个节目是金州市汤县农民社火队的《十唱于书记》。

    节目报过后,于江波对汪强说:“汪书记,这不妥吧。”

    汪强冲于书记:“于书记,这是汤县老百姓自发编排的节目,别说跟我没关系,连汤县的书记县长都不知道节目的内容。再说,这也是老百姓的心里话,我们听听也好。”

    两名沙公子带着两队锣锣队、鼓子队绕场转了一圈,花枝招展的锣锣小姐在外圈,戴长毡帽的鼓子匠在里圈,两位沙公子手拿扇子、身穿红绿两色的长袍在中央踩着十字步扭。一鼓子匠走进场中间倒退了几步,一个高跳、鼓槌高举,打了一个停乐令。

    顷刻间,随着鼓点,锣鼓声停了下来。

    身穿红袍的沙公子先唱道:

    一唱(嘛)于书记,

    人民的好书记。

    害人恶魔送上断头台,

    人民难忘记。

    锣鼓伴奏声过后,绿袍沙公子接唱道:

    二唱于书记,

    刚正不阿的好书记。

    人民热爱你。

    锣鼓伴奏过后,红公子唱;

    三唱(嘛)于书记,

    为人民谋福利。

    “引黄入新”到田头,

    甜甜水儿到家里。

    锣鼓声后,绿公子唱:

    四唱(嘛)于书记,

    用电时想起了你。

    中外合资建电厂,

    各业发展创奇迹。

    锣鼓声后,红公子唱:

    五唱(嘛)于书记,

    下岗工人忘不了你。

    上岗就业谋生路,

    有钱有衣有粮米。

    鼓子匠左右交叉、前后交叉、双角交叉翻起了欢庆的高挑鼓,锣锣小姐走着花步有节奏地敲着锣。观众席上响起来热烈的掌声。

    “不合适,这不合适。”于江波冲汪强和程忠杰严肃地说:“这一切都是金州市领导干部和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怎么全放在了我头上?”

    “这没有错。”程忠杰解释说:“金州的干部群众共同努力没有错。关键得有个好带头人。你就是我们的好带头人嘛!”

    “没错。”汪强插话说:“过去的老书记,不也有干部群众的努力吗,可是怎么样,他没有给我们带好头。所以,才把金州搞得乌烟瘴气一团糟。”

    “话不能这么说,”于江波严肃地说:“下面的我不看了!”

    于江波说完生气地站起来就朝水库的办公室走去。程忠杰在于江波身后悄悄对汪强说:“怎么样?他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赶紧道个歉,这事儿就算完了。”

    汪强见王琼抿着嘴笑,没好气地说:“笑,笑啥呀?”

    汪强追了几步赶上了于江波,说:“于书记,这事都怪我,事先没有审查他们的节目,下去后我通知汤县县委,让他们把‘于书记’的名字取掉!”

    于江波停住了,他望着汪强说:“这就对了,记住!不要宣传个人,这是我们党的一贯原则。还十唱,才五唱问题就出来了。你们想想看,在金州市,所有的下岗工人都‘有钱有衣有粮米’了?还有没有缺吃少穿的户?你汪强,王琼能给我保证,金州市的贫困职工彻底绝迹了?”

    见他们都不吭声了,于江波的气也明显地下去了,程忠杰说:“有问题就改,改了就好。于书记,我们进去说。”

    他们进到水库办公室里后,于江波告诉了他们这样一件事。他三月初在北京参加了政协九届五次会议,会议间隙西北某省的一位代表说,有一次他到一家国营企业的单身楼里视察,发现所谓的单身楼实际上就是八名职工在一间房里的高低床上合住。地方本来就小,还要在屋子里做饭吃。更让人震惊的是一个小伙刚结婚没地方住,夫妻俩就在高低床的低床上挂个帘子住。夏天的天气本来就热得受不了,为了阻隔同室的视线挂个帘子,像在蒸笼里一样。

    于江波说到这里,心情又变地沉重起来了:“大家想想看,这样子的事情金州市可能没有了,但陇原省其他地区有没有?所以,我在分组讨论时,就提出了一个议案,多给弱势群体一份关爱。国家有保护贫困和弱势群体生存的义务,应当对失业者,下岗者给予优先关注和爱心,解决他们的生活来源,维护社会安定。”

    “对!”程忠杰接上说:“对于处在贫困线上的职工,他们最关心的是生存的基本条件。像于书记说的那对夫妻,可以说是没有起码的生存条件了。”

    “所以,我们的宣传要注意个度。”于江波继续对汪强和王琼说:“这个十唱我的歌立马改成十唱共产党,或者改成别的。你们想过没有,如果让那些正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们听到了,就会编出一个‘十骂于江波’来。……我们金州人民编顺口溜可全是高手呀!”

    于江波说完这些后笑了,大家也笑了,气氛马上变得活跃了起来。汪强表示,一定向于书记学习,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制定有关政策,扶持下岗、失业职工再就业……

    “走!于书记,我们继续看节目去!”程忠杰站起来提议说。

    “好!”于江波也站起来。大家走出办公室门时,站在远处的省委书记警卫向他们敬了一个礼……

    庆祝引水成功的联欢会还在继续着……

    新川峡水库的水已经是白哗哗一片汪洋了……

    部分农民们聚在水库边,节目不想看,家也不想回。他们看着水库里渐渐上升的水,心里比看了什么都舒坦:今年的田不怕没水浇了,今年一定会有个好收成的……

    农民们跪倒在水库边上,幸福地祷告着,期盼着一个金黄的收获季节……

    晚上十时许,一辆高级小轿车在水库边停下了,中纪委陈副书记缓缓地下了汽车……

    二

    根据老百姓的一致要求,枪决衣环球的宣判大会推迟一天,改在五月二日进行。

    这一天,金州市万人空巷,市民们和来自金州各地的干部群众把金州市的大什字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人们迫不及待地等待着恶魔衣环球上断头台的那一刻。百余名受害者及其家属,或抱着死者的遗像,或露出自己残疾的身体,声讨衣环球黑社会集团的罪行。

    上午十点,公开审理开始。

    衣氏黑社会犯罪集团有如下罪行:

    制造爆炸案5起,纵火案两起,死31人,伤57人;持枪杀人,伤人案24起,死2人,伤73人;入室强奸、骗奸少女案62起;逼死61人,伤1人;暴力胁迫国有企业厂长、经理,强行让环球“兼并”,二十三家国有企业成了衣氏集团的下属企业,给国家造成的损失达一百一十亿元;向政府高、中级干部行贿371人,贿金高达亿元;卖官买官213起,使151名来历不明、素质低下人员混进了国家机关,其中副处级以上73人、副科级以上78人,使党的形象受到了严重损害,人民和国家财产遭受到了惨重损失;买卖海洛因394千克,毒害青少年577人……

    另有强抢、插手纠纷(收取保护费)、制假售假等数十项犯罪行为。除过去已经被判处死刑的祁富贵、佘美、钱虎等罪犯外,今天的衣环球数罪并罚,没收全部家产,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宣判完毕后,群众自发组织的秧歌队、社火队、高跷队、舞龙队从四面八方拥进了广场,鞭炮声、锣鼓声震耳欲聋……

    一百二十辆警用摩托车、三辆警用汽车开道,六十多辆其他车组成的行刑车队在群众的列队欢呼声中,缓缓开出了金州市东门,响着刺耳的警笛朝魔鬼城方向开去。

    魔鬼城行刑地,早已布满了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群众在允许的安全地带埋下了一百二十个土地雷,在一边的七棵树之间挂上了一汽车的鞭炮,数不清的人们在警察画的安全线内驻足等候。一会儿工夫,行刑车队到了,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衣环球等几名罪犯验明正身,一排枪声过后,衣环球等几名罪犯脑浆迸裂、血糊糊的身子栽倒在河堤上。顷刻之间,土地雷、火炮、鞭炮声齐鸣……

    “侦破了历时三年多的衣氏黑社会犯罪集团案,终于审结,终于给了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

    “毫不讳言,一个震惊中外的衣氏黑社会集团被彻底的摧毁了。衣环球死了,还可能有张环球、王环球们步衣环球的后尘,还会飞蛾扑火,走自取灭亡的路。会不会再出现第二第三个张氏、王氏黑社会集团呢?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的公安干警、纪检干部自然不会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他们会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的挑战,破获一个又一个新的案件……

    “当然了,除了他们这些人的努力外,我们的干部、人民群众也会投身到新的斗争之中的。除此之外,我们是不是也出台一些法律,稍稍对一些所谓‘能人’的‘能量’限制一下呢?……”

    省公安厅副厅长在省委扩大会上如是说。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