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一章 两个女人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林叮咚故意把自己身体上最动人、最漂亮的地方亮在了王东山的眼前,一语双关地说:“希望就在眼前,官位就在面前,金钱就在前边……快看吧,机会终于向王东山同志走来了,王主席,快抓呀!紧紧地抓住她!快点呀!”

    他的肾病的确是纵欲过度造成的。广电系统那么多美女主持人、美女歌手、美女演员,还有美女记者,为了达到她们各种各样的目的,全排着队让他“关照”,他当仁不让,一个个地“关照”,到头来落下了病根……

    王东山认识田婷玉时,田婷玉还是市委书记陈云天家的小保姆。

    那时候,王东山在市文联工作,任专职副主席。文联虽是个清水衙门,可专职副主席,也是个有点实权的职务。

    首先是有财权,文联的经费虽然紧张,可《兰河》杂志的广告费、举办活动的赞助费,这费那费的,林林总总、七七八八,累计起来也有不少的一笔呢!

    其次是评奖权。王东山是那种不懂专业管专业的干部。在文联任专职副主席,以往的惯例是,这个人选要么是德高望重的作家,要么是年事已高的表演艺术家,最差也应该是一位书画家。可王东山呢,除了会写几笔大家都会写的毛笔字外,啥也不懂,文学不懂,创作不懂,艺术不懂,表演更不懂,自称是“书法家”,竟然连什么叫书法也不懂。因为在文联掌权,所以那些要求上进的文学青年,要写文章吹吹拍拍,称“王主席是书法家”。王主席一高兴,这样的文章就堂而皇之地发在了文联办的刊物《兰河》上。兰河的文化人宽宏大量,见怪不怪,谁让人家是主席呢?既然是领导,能写几个字叫书法家也不奇怪。有些大领导的字写得那么难看,还三天两头地上这报那报的,人家王主席的字虽缺点风格、缺点个性,可写的也还过得去呀!为什么就不能叫家?……

    王东山成“家”后,换了张大板台,从库房里取出了纸砚笔墨,认认真真地练起书法来了。几年下来,离书法家的距离虽远点,可也像那么回事儿了。兰河的书画家多,在全国叫得上号的不少,连国际上拿大奖的都出在兰河。这些大家们的字、画,别人求不去,可王东山这里是应有尽有,你知道为啥吗?因为,王东山有评奖权,不管在哪里评奖,都离不了向文联上报。所以,要评奖,先拿大中小若干副字画来让王主席审。王主席“满意”了,才能评奖,才能上报。所以,王主席收藏的书画很多。后来,王东山因此还狠狠地发了一笔。

    第三是发稿权。文联因为有本文学杂志《兰河》,虽然是双月刊,可在兰河的影响较大。王东山没来文联之前,《兰河》的发稿审稿权基本上是文联秘书长的。王东山调来文联后,第一个发现就是文联秘书长牛B得很。常常是别的办公室门可罗雀,静静悄悄的,而秘书长的办公室却门庭若市,热闹异常。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大学生们、女文学青年们,叽叽喳喳的像燕子似的飞出飞进,不由的令王东山想入非非、心旌摇曳。

    王东山在深入细致地调查研究之后,当机立断收回了《兰河》的发稿审稿权,至此,文学青年们趋之若骛,全围在了王东山的身边。王东山大权在握,专发美女作者的稿子。当然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免费的飞机票。美女作者要最终成为作家,必须向《兰河》靠拢,必须为“艺术”而献身。

    这些为艺术而献身的美女们中间,有一位叫林叮咚的大学生,让王东山知道了田婷玉,进而认识了田婷玉。

    通过田婷玉,王东山在养父一唐大师的点拨下,彻底打开了走向仕途的大门。王东山在仕途上过五关斩六将,浩浩荡荡一路杀来,从文联副主席到市政府秘书长,到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最终登上了西兰省副省长的宝座。

    一天,林叮咚告诉王东山,她有重要的秘密要告诉他。正好王东山老婆梁三妹回老家看父母去了,王东山把是美女作者的女大学生林叮咚带到了家里,着实“美餐”了一顿。

    王东山在被窝里搂着林叮咚说:“叮咚,快点说,什么秘密?”

    “你不是嫌文联这个主席官太小吗?”林叮咚煞有介事地说:“我让你认识个大人物。”

    “大人物?”王东山呼地坐了起来:“啥大人物?”

    林叮咚拉过被子盖上赤条条的身子:“市委书记家的保姆。”

    “开什么玩笑。”王东山失望地斜躺在了床头上:“我还以为你认识陈云天呢,陈云天家的保姆,能顶屁用!”

    “这你就不懂了吧?”林叮咚翻身坐了起来:“保姆虽小,可她知道市委书记家的秘密呀,你知道了市委书记的秘密,还怕攀不上龙附不上凤?攀龙附凤,懂吗?”

    林叮咚故意把自己身体上最动人最漂亮的地方亮在了王东山的眼前,一语双关地说:“希望就在眼前,官位就在面前,金钱就在前边……快看吧,机会终于向王东山同志走来了,王主席,快抓呀!紧紧地抓住她!快点呀!”

    王东山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很快双手抓住了林叮咚胸脯上最美丽的地方,使劲一捏,疼的林叮咚叫了起来:“轻点!轻点!……”

    王东山兴奋地把林叮咚压在了身下:“叮咚,我明白了,你就看我的表现吧!”王东山长驱直入,林叮咚快活地叫了起来……

    陈云天一家老小四口人,加上小保姆,住在市体委后门边的一栋8层高的单元楼上。

    每天清晨,陈云天帮小保姆把一条腿瘫痪的老母亲从三楼推到楼下时,接市委书记的车就到了。

    陈云天冲妈笑笑:“妈,儿子上班去了。”

    老人笑容可掬地朝儿子挥挥手:“去吧,快去吧,你的事儿多,忙完了早些回家。”

    “知道了,妈!”儿子叮嘱田婷玉:“小玉,别把奶奶往有人的地方推,别和认识的人答话。不认识的人,更不能说话。知道了吧?”

    小保姆甜甜地朝市委书记点头:“知道了,大哥!你都说了一百遍了!”

    陈云天的车刚走,市委书记夫人、市委党校老师胡金娥带着上小学的儿子陈文允下楼了。儿子身体不好,还经常头晕眼花,打针吃药都不管用,所以,上二年级了,还得妈妈接送。

    金娥对老人说:“妈,我先送陈文允去学校,然后去买药。小玉,我把豆腐消上了,大米泡上了。中午吃红烧豆腐、青椒肉片,鸡蛋西红柿汤。”

    “知道了,大嫂。陈文允,再见!”小保姆嘴巴很甜,让金娥非常满意。

    “奶奶再见!姐姐再见!”陈文允边走边向奶奶招手。

    “哟!宝贝孙儿哟,小心点!”

    见儿媳孙子走远了,老太太才问田婷玉:“我说小玉呀,这送信的啥时节来呀?”

    “说好了的,8点钟。”田婷玉看看表说:“奶奶,才7点半,还有半小时哩。”

    “都是云天这娃给耽误的,我早就让掐个把子、讲个迷信,他就那句话,共产党人不讲迷信。要不然的话,我这宝贝孙子早就好了!”

    体委后门口除了这栋8号楼外,还有运动员宿舍、食堂、训练场等建筑。相对其它住宅区来讲,这里是比较安静的。市委机关服务中心的同志,把主要领导同志的家安排在这里,安静是主要的因素之一。同时,这里的安全保卫工作扎实,是另一个主要因素。体委的保安人员24小时值班、巡逻。一般情况下,游人、锻炼身体的人是不可能走过运动员宿舍的,过不了运动员宿舍,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到不了8号楼附近。还有,这里的环境优美:路两边除了垂柳国槐外,全是花草。……

    田婷玉推着老人越过了“禁区”,保安人员朝她们笑笑,算是打过招呼了。8点整,田婷玉准时把老太太推到了距体育馆约三百米的路边上。这里热闹极了,东边是蓝球场,好多人在热火朝天地打篮球。蓝球场边上是田径场,专业的运动员穿着漂亮的红蓝白相间的运动服,非专业的是前来锻炼身体的老人,还有妇女儿童。他们在认真的一圈一圈的往终点跑着。距她们最近的地方是一溜乒乓球台,每个球台前都围着不少人,观看着一对对腾挪跳跃、短兵相接的鏖战双方……。

    马路西边是锻炼臂力的各种体育器材,不少退休的老头“嗨”声连天、笑声不断,练的正起劲呢。

    一个十七八岁的眉清目秀的男孩笑吟吟的站在了老太太跟前。老太太问:“你是找小玉的吧?”

    “嗯。”男孩问田婷玉:“你是小玉吧?”

    田婷玉点头:“你是王神仙的徒弟?”

    男孩蹲在地上,从包里取出两瓶药水递给了田婷玉:“这是给陈文允求的神水,除了孩子的奶奶,不能让其它人看到,看到就不灵了。”

    田婷玉问:“我也不能看见吗?”

    男孩说:“你除外。”

    “喝圣水我那孙子的病就能好了?”老太太关心的是怎么讲迷信的事:“还有别的吗?”

    “有。”男孩说:“王神仙说了,你那孙子是狗,得请个干爹,打个银锁银链拴一下,就好了。”

    “啊哟!”老太太惊喜地说:“真是活神仙哟,我那孙子就是属狗的。这好办,我让儿子找个人,让我孙子认个干爹。”

    “不成!不成!”男孩说:“王神仙说,这事儿可遇而不可求。明天早上7点钟,你们俩带着陈文允下楼来朝西走,撞大运,遇上谁谁就是孩子的干爹。”

    “朝西?”田婷玉一惊:“朝东行不行?朝西是后大门,打不开的。”

    “别胡说!小玉,听王神仙的,就开后门,朝西!”

    老太太说着掏出了5张崭新的百元票子递到了男孩的手上:“拿着,让王神仙给我孙子配副药。我听小玉说王神仙的药灵的很。”

    男孩推辞了半天,还是拿上了钱。他说,王神仙说了,只要按他的方子抓药,治不好病不收钱。

    市委书记陈云天扬扬手中的一份材料说:“同志们,这是市检察院唐学强同志到金池县农村办案时,搞的一个农民负担的调查。我认为非常难得。有句话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学强同志是搞法律工作的,他在努力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对市委市政府的其它工作也进行了程度不同的参与。这是一种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精神。”

    陈云天把材料递给了身边的市委副书记:“会后,你们都好好看一看,在下次的市委常委会上,能形成一个切切实实的方案来!”

    陈云天接着说,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问题,市委的态度一直是坚决的,从来也没有动摇过,我们一定要按照中央的精神去做,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把农民的负担减下来!实事求是地讲,如果我们确实能按照中央费改税的精神办,减轻农民负担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也是立刻就有成效的。学强同志在这份材料里作了一个测算,他提出的把农民负担在现在的基础上减去35%,我认为这是可行的。还有,我们把政府统计的数字和学强同志调查的数字做一个对比,看看出入究竟有多大?我掌握的数字和学强同志的数字是差不多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看上去农民负担好像是减轻了,但农民的感觉却是不降反升,或者是明降暗升。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下面的一些干部减去的是农业税和“三提五统”,农业税很轻,重的是“三提五统”,即公积金、公益金和管理费,还包括教育费、民兵统筹、计生统筹、交通统筹、卫生防疫、治安联防等,这些加在一起,一个农民负担现在大约是一百八十元。这些东西我认为是能够减下去的,那么事实上没有减下去的还有多少呢?生猪屠宰、粮食流通、修河垒坝、水费,这减了吗?没减。这有多少呢?大约人均五十块左右。如果仅仅是这样,农民也不会反对。那究竟是什么让农民受不了了?一个是各种各样的部门乱收费,多如牛毛,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养的闲人越来越多,人少官多。金池县去年的公开统计是,收了农业税和“三提五统”大约是八千多万元。学强同志说,远远不止这一点,大约有两个亿,甚至更多。比如说金池县水利局的编制是二十一个,实际开支是多少?一百八十九个人!大家想一想,二十一个人的编制,一百八十九个人在领工资,钱在哪儿出?上边的数字是死的,一个萝卜一个坑,一分钱也多不了,怎么办?只有在下面找。除此之外,这些人在下边还要吃拿卡要,再坏点的,还要贪污、索贿、吃回扣,这部分钱是看不着的。都在哪儿出,当然还是下面!对这些情况最清楚的其实是我们的乡镇干部,乡镇养那么一大堆闲杂人员到底需要多少钱?哪个乡长镇长心里没数?金池县去年的银行存款增长很快,都是农民的存款吗?当然不是。我们再看一下一些村镇干部的住宅和吃穿,这些钱又是从哪儿来的?据去年金池县报上来的数字,农民人均纯收入一千八百多元。学强同志专门搞了一个调查,走访了许多农民,一个农民给学强同志说,种小麦每亩用底肥九十元、耕地二十元、种子七十元、播种费十五元、水费八十元、锄草灭虫五元、追肥十元、收割费三十元、费改税十元,杂七杂八的都算上,一亩地的成本在六百块以上。每亩地产小麦1千斤,平均卖八毛钱一斤,每亩八百块左右,减去六百块的成本,剩一百多块,这还没算他个人的成本和劳动,即使算上其它经济作物,每亩加上二百块,也才是三百多块。那么,这农民纯收入近两千块钱是怎么出来的?

    ……

    开完市委常委会回到家里,已经是夜里12点钟了。陈云天下车后就发现家里有点异常。过去开会应酬回来,到这个点上,家里早熄灯了。三天前,他接待德国考察团的代表,也是这个时候回的家,老太太、儿子、妻子胡金娥,还有小保姆,全睡下了。可今天是怎么了,三楼自已的家里灯火辉煌,好像还挺热闹似的。

    进了家门,才知道了原委。陈云天本想说,我是市委书记,这样做不合适。可是,他见乡下的大哥大嫂都来了,又见母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只好把话咽到了肚子里。

    坐到沙发上后,田婷玉端来了茶水。陈云天喝了一口说:“既然妈做主了,大哥大嫂又大老远的专门来了。……就办吧。”

    老太太高兴了:“这就对了么,你该干啥干啥去。这事儿你大哥办转吧。”

    大哥虽是个农民,可说出的话很有哲学味道:“你是州官,迷信这东西,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文允身子骨不好,我们不讲迷信,不烧纸,碰个干爹拴一下,毛病子就好了。

    大嫂接上说:“这话对着哩。我们听妈的,兄弟你上班去。我和你哥张罗就成了。”

    “这撞大运,要是碰上个掏粪的,也请进来?”胡金娥意味深长地问:“这,这合适吗?”

    “有啥不合适的?”老太太说:“那也是天意啊!”

    “这倒不是什么问题。”陈云天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关键是,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你比如说,这是托谁去办的?究竟可靠不可靠?”

    陈云天在官场上久了,什么样的事儿没经过?有些事儿在自已身上没有发生过,但在别人身上是发生过的。

    他那年刚来兰河市当书记时,就发生过一件利用讲迷信拉干部下水的事。一个叫方圆建筑公司的包工头想承包市广电中心大楼的建筑工程,可是,跟刚上任的市广电局长索千里怎么也搭不上话。

    正在着急的时候,兰河电视台的1号主持人、兰河市广电系统的头号美女焦银雯来了。

    焦银雯是包工头的老乡,说话自然很是随便:“我有办法让你拿下广电局长。”

    包工头眼睛突然发亮,抓住1号女主持人的手不放:“银雯妹子,你要是帮哥拿下这个工程,哥给你奖励20万!”

    包工头驾车拉着焦银雯出城100多公里,到了乡下。包工头催促焦银雯:“你倒是告诉我呀,到乡里来干什么?广电局长的老家在这里?”

    “别急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把车靠边,减速。”焦银雯指着左前方一个农村居民点说:“看见了吗?那个地方为啥会有那么多的车?”

    “对呀。”包工头也奇了怪了:“全是小汽车,怎么回事?”

    “朝左拐,一直往里开,到最高的那栋楼前停车。”

    包工头开车经过不少车的时候,发现了新大陆:“怪怪,看看这高级车就知道了,不是大款一定是领导!”

    车到楼前的几辆车旁停下,就有年轻人打开了车门:“周书记在家,两位请!”

    焦银雯下车径直往前走。包工头满腹狐疑的紧跟着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大院。焦银雯带着包工头上二楼,来到了后山村党总支书记周大贵的会客室。室内,坐着不少人在抽烟、说话。

    周大贵见了焦银雯,高兴地迎过来握手:“银雯妹子来了,稀客,稀客!请!”

    周大贵朝里间门打了个手势,焦银雯就进去了。周大贵又与包工头握手:“请进!”

    包工头在周大贵的引导下,走进了里间。里间是朝北的走廊,焦银雯正站在最里的一个门前等着包工头。

    三人走进铺着厚厚地毯的大客厅后,焦银雯介绍说:“周书记是我姨妈的儿子,他比你大,你叫他哥吧。……这位是我的老乡,兰河方圆建筑公司的杜长河老板。”

    周大贵说:“妹子领来的一定是可靠人,说吧,什么事?”

    焦银雯从坤包里掏出了一张纸和一张照片:“这是他的全部资料。”

    周大贵看了看资料:“没问题!这样吧,即然是妹子的朋友,打8折。杜老板,交8万块钱吧。”

    杜长河见焦银雯朝他点头,就掏出了一张卡:“这是10万元。”

    “10万就10万吧,哥,这事儿不能出一点差错。”

    在回城的路上,焦银雯对杜长河说:“老乡,你放心,你就等着签修建广电中心大楼的合同吧!”

    ……

    几天后,兰河市广播电视局局长索千里装扮成大老板,独自一人驾车到后山村找党总支书记周大贵,要求周老板给他推荐一位卜卦最灵眼的神仙,为他指点迷津。周老板说,这没问题,但是……

    “但是什么?”

    “好货不便宜呀!老板。”

    “不就是钱吗?你开个价。”

    “这个数。”周老板伸出了五个指头。

    “五十万?太多了吧。”

    “老板,卜卦问贵,花钱消灾。这老太太可是活神仙呀!所以,一分价钱一分货。”

    “你是说,让活神仙瞎老太为我……”

    “老板,千万不能小看了这瞎老太,她眼瞎艺高呀!”

    “要是她的话,我们成交了。”

    周大贵周老板到里间打开了微机,显示器上马上出现了下面几句话:来人系兰河市广播电视局局长索千里,周老板表妹的“货”。

    周大贵拨通了焦银雯的电话:“妹子,‘货’到了。”

    “哪批‘货?’”

    “索千里。”

    “好极了!老哥,他有的是钱,我转正时他还要了我四万哪!替妹子出口气吧,最少宰他四十万!”

    “没问题!”

    周大贵把索千里的资料发送到了活神仙瞎老太秘书的信箱里,并发出指令:十分钟后,接“货”!

    周大贵从里间出来后对索千里说:“对不起,要陪你去活神仙那里,所以我得把手头的工作交待一下。”

    索千里说:“谢谢周老板。”

    “客气啥,到了咱后山村,就是咱的好朋友!”

    他见客人喝完了饮料,说:“我们先去她那里吧,去晚了让人围上,就麻烦了!”

    “好的。周老板,她家远吗?”

    “你过来时没发现有一家门前边,停着好几辆车?”

    “发现了。”索千里说:“噢,那就是她老人家的家?”

    “是的。”

    “周老板坐我的车吧。”

    “还是各开各的吧。过一阵,说不定我又有事呢。”

    “那好。你前边带路。”

    两辆车停在了活神仙瞎老太家的两层小楼边。这里大大小小高级的、一般的车,已经停了足足有十来辆了。

    他们下车后,瞎老太的工作人员小丁迎了过来:“周书记,来了?”

    “来了。老人家的客人多吗?”

    “多!今天排好队的还有20多人呢。”

    “告诉老人家,让全停了,今天有贵客。”

    “不行啊,周书记,他们有些都排了三天了。”

    “不行也得行,这是政治任务。”

    索千里掏出了几张百元大票塞到了小丁的手里:“听书记的!”

    两人在瞎老太的一楼接待处等了约有一刻钟后,小丁哭丧着脸进来了。

    “怎么样?”

    “我让老太太好一顿骂,那些等老太太算卦的人也特讨厌,……”

    “老太太怎么说?”

    “她说,顶头上司来了,只好见了,正好她也要休息一阵。她让你们10分钟后,到3号会客室。”

    “3号会客室?”索千里惊奇的:“老太太比市长还要牛?”

    “可不吗,她共有五个会客室呢。”

    他们说说笑笑走进了3号会客室,刚坐下,就听到了拐棍头戳水泥地面的“噗噗”声。

    周大贵一下子蹦了起来:“老人家来了。”

    索千里和周大贵迎了出来:“老神仙,打搅了。”

    老太太不让人扶,也不说话,她径直走进了3号会客室自己的席位上:“周书记,啥事哇?让我晾下那么多客人来见你?”

    “是这样,老神仙,这位老板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千里迢迢慕名前来要请你指点迷津哩。”

    “伸过手来吧。”

    索千里把手伸了过去,老太太摸了手又摸胳膊,摸了一阵后,停下了:“周书记,你那个当老板的朋友在哪里呀?”

    “在你面前哩……”

    “我面前明明是位做官的,哪有什么老板呀?”

    索千里一听欣喜的说:“老神仙,怪我没有给周书记说清楚,我、我的确不是什么老板。”

    “为人要诚实。真人面前说不得假话!你不但是做官的,还是正七品官哩,下一步路要是走好的话,就是从六品了。你的前途无量啊!”

    索千里吓了一大跳,这老太太可真神了,真是名不虚传哪!这次来找老太太算卦不就是两个事儿吗?一件是提升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事儿,第二件是治病的事儿。真没想到这老太太摸了你一下就知道了一切,这可真是神了……

    “老神仙,我这从、从六品的事儿,有希望吗?”

    “得打庄盖房,得靠定贵人哪!”

    “打庄盖房?”

    “噢,”老太太解释说:“我们叫打庄盖房,你们是修建大楼呀。”

    “我们正要盖广电中心大楼呢,但不知这贵人怎么个靠法?”

    “地球圆圆,街门方方;木头土墙,长水汪洋。”

    “地球圆圆,街门方方;木头土墙,长水汪洋?老神仙,这几句活是啥意思?”

    “修你大楼的人。”

    “我还是不懂。”

    “天机不可泄漏。”

    “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是纵欲过度造成的。”

    神了!神了!这老太太真神了!

    他的肾病的确是纵欲过度造成的。广电系统那么多美女主持人、美女歌手、美女演员,还有美女记者,为了达到她们的各种各样目的,全排着队让他“关照”,他当仁不让,一个个地“关照”,到头来落下了病根……

    “要想剜根,首先要清心寡欲。没有了对异性的欲望,高官任你坐,骏马任你骑……”

    ……

    后来,包工头杜长河如愿以偿地签了合同,也建好了广电中心大楼,焦银雯便自然而然获得了包工头20万元的奖励。

    再后来,省公安厅破了后山村巫婆神汉利用迷信诈骗钱财的案子,西兰省受到牵连的副处以上干部达87人,兰河市广电局长索千里也在其中……

    “兄弟,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大哥说:“这事儿是我办的!”

    “行!”陈云天知道这事儿是大哥一手办的,就放心了。他站起来一锤定音:“这事儿就这样。……妈、哥、嫂子,我要休息了。明天早晨还有个会哩。另外,这事儿不能声张!”

    “放心吧。”大哥说:“我们不会往外说的。”

    老太太见儿子答应了这件事,心情格外的好。她掉头对给她捏脊椎骨的田婷玉说:“你大哥的话可听好了,别在外边乱说。”

    “奶奶,你就放心吧!”田婷玉轻轻地捶着老太太的肩头,眼望着陈云天说。

    陈云天夫妇去睡了,老太太让大儿媳把买的东西重新检查了一遍,什么衣服、帽子、袜子、鞋,还有银锁子、红头绳(毛线)、香、红烛等等。

    大哥说:“妈,你说得晚了,要是早几天,盘让她蒸的宣宣的,大大的。”

    老太太说:“面包也好,就那么个意思。”老太太说着掏出来了两张百元票子,交到了大儿子的手里:“拿着,明早晨给文允拴在脖子里,……”

    大哥推辞:“妈,这不合适。”

    大嫂说:“先拿上吧,这是个赔衬呢。总不能拴十块二十块吧。”

    老太太硬把钱塞到了儿子的手里:“拿着吧。妈知道你们挣几个钱不容易。”

    大哥这才把钱接了过来。

    早晨,王东山躲在市体委后门斜对过的巷口前,等着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他满意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整个行头。土星子、土点子,都恰到好处的贴在他的皮鞋和裤腿上。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人是从农村的土路上赶来的,再看看自行车,也是土里八叽的,自行车捎架上还捎着一鸡皮袋子土豆。从这人、这车、这土豆,任何人都会认为他是从乡下来的,而且是从很远的乡下来的。

    “哐啷!”体委的后大门,这个多年都没有打开过的门突然响了一下。紧接着,滴进油的大铁锁“叭”的一声,开了。

    市委书记陈云天的哥哥激动地把两包“兰河”牌香烟塞进了看门老人的手里:“麻烦你了。”

    在看门老人说着“不麻烦”的话并往外推两包烟的当儿,大嫂“哐哐哐哐”打开了门。

    大家一拥而出,左顾右盼,看今天这大运究竟能碰到谁的头上?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一阵自行车铃声,王东山骑着自行车过来了。王东山见这么多人围了上来,像受了惊一样,那车子也就不听王东山使唤了,左右摇摆了几下,“哐”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大哥大嫂忙架起了王东山:“莫怕,我们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王东山看看大哥大嫂,再看看老太太和田婷玉,这些人都是满脸的善意:“那你们拦我的车子干什么?”

    老太太说:“师傅,这里说话不方便,请到家里说。”

    “那好吧。”王东山走到一边把裤腿上的土拍打了几下,跟着推自行车的大哥走进了体委后大门。

    “哐哐哐哐……”,大门关上了,“哐啷”一声,上了锁。

    王东山一惊:“你们要干什么?”

    “王主席!”胡金娥笑了:“王主席,请到家坐坐吧。”

    “是胡大姐?”

    “这是我母亲,这是大哥大嫂,这是小玉。”胡金娥朝打开的楼口铁门伸手:“王主席,不好意思,请到家里坐吧。”

    王东山这才放心地走进了铁门,还帮大哥大嫂把老太太连人带车抬上了三楼。

    进了客厅门,客厅里献着两副盘,大茶几上放着蜡烛、香、衣服等物。

    “这是…”王东山装出啥也不懂的样子问胡金娥:“胡大姐,这是?”

    “先坐吧。”老太太说:“先喝水,我们慢慢说。”

    “妈,这位是市文联的王主席。”胡金娥说:“我们党校和文联搞过合作,所以,我们认识。”

    “好,好,认识好呀。喝水、喝水,王主席呀,你这是从哪里来呀?”老太太很是满意这个王东山。

    “大妈,我回家看我妈去了。”王东山撒谎不打底稿子:“我妈想见我,我去了,来的时候非让我捎上一袋子土豆。不捎吧,她会生气,我只好就捎上了。”

    “你妈身体好不好?”老太太问:“为啥不带她到城里来?”

    “我妈还干农活呢!她不想到城里来,我弟弟弟媳对我妈孝顺的很。”

    “太好了!”老太太听到这些话,高兴地说了这句大家以为王东山听不懂的话。

    “什么太好了?”

    “王主席,你有小车,为什么不坐?”胡金娥也很满意儿子马上要认的这个干爹:“另外,为什么这么早回来了?”

    “胡大姐,市上是给我配了小车,可是,那是公家的车,我不能公车私用。这么早回来是怕上班迟到了。”

    “你是头,迟到一次半次的,没啥关系吧?”胡金娥问。

    “正因为我是头,所以,我不能迟到!”王东山说的很坚决。

    老太太高兴的说:“好,你这做法跟我家儿子一样,……”

    胡金娥怕老太太把市委书记说出来,打断了她的话:“妈,时间差不多了。”……

    在隔壁的房间里,市委书记把客厅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他用手机拨通了胡金娥的电话:“你过来一下。”

    胡金娥见丈夫悠然自得地抽着烟,就知道丈夫对王东山这个人是满意的。

    “都听清楚了吧?”胡金娥问:“怎么样?”

    “还行。”陈云天说:“不错,像个共产党员。……忘了问你,他知道你丈夫是谁吗?”

    “不知道。”

    “好!我这就放心了。”

    陈云天走进客厅时,见王东山面朝里和大哥忙活,就朝老太太、田婷玉摆摆手,轻轻的走出了客厅。在走廊,他对胡金娥说:“我去上班,给他说说,今天这事儿别对人讲。”

    “知道了。”胡金娥问他:“你的身份告诉他吗?”

    “顺其自然,先别告诉他。”

    老太太非常惊讶,年纪轻轻的王东山竟然对“拴娃娃”(认干儿子)的程序、规矩,如此的熟悉。就像农民种地一样,这块地浇水多长时间、什么时候犁、什么时候压,什么时候耙、什么时候下种,他都毫不含糊,以及翻地用的犁铧、播种用的双摆犁,收地用的轻磙子、松苗地用的浅齿耙等等,他都是一清二楚。

    老太太考虑的应该说是非常的周到了。她担心万一撞大运撞一个啥也不懂的半吊子,进行仪式时,连个吉利话都不会说,岂不是失去了讲迷信的本来意义?

    这个时候,她就想起了乡下的大儿子和大儿媳。对,应该把他们叫回来,他们对这种事情经历的见识的,那是太多了。

    小保姆田婷玉也是个人精,见老太太让她打电话叫1百公里外乡下的大儿子儿媳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

    “奶奶!”田婷玉拉起老太太的手,蹲在了老太太的腿边说:“奶奶,干脆这样,就说这档子事,也是乡下大哥找神婆子算好的了。”

    “你是怕你大哥知道了这事儿是你、我找的人,算的卦,他会不痛快?”老太太对于田婷玉此时此刻地表现,很是受用。所以,说出来的话也就格外的亲和:“你娃也算个有心人,就这样对你乡下的大哥说。”

    田婷玉本来还有不少说服老太太的话要说,没想到她几乎没有费什么口舌,老太太就把她提心吊胆的心病给治好了。

    田婷玉高兴的像燕子似的,扑到了电话机旁,她打通了市委书记在乡下的哥哥家的电话。乡下大哥说,刚要出门上地里去,你这电话就来了!我妈妈好吗?

    “赶的早不如赶的巧,我能掐会算呢!”田婷玉巧舌如簧,信口开河:“奶奶她老人家好,可是这些天她老念叨着要见你和嫂子哩!你别急,是这样子……”

    田婷玉三下五除二,说明了一切。市委书记的乡下大哥痛快地答应了……

    王东山在乡下大哥的协助下,在市委书记家的客厅里摆好了香案,献好盘。每副盘用15个大面包代替馍头。

    ……

    做好这一切后,王东山想对老太太提一个新的问题。他嗫嚅道:“奶奶,……”

    王东山还没有向老太太提出这个不好启齿的问题来,老太太却自已提出来了,真成了“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王主席呀,有件事我想提出来。”老太太慈善的目光望着王东山。

    王东山说:“奶奶,咱们都一家人了,有啥话你就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义不容辞!”

    “你能做到。”老太太说:“就怕你妈会不高兴啊!”

    “奶奶,说吧。我妈和你一样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杀人放火的坏事不能干,对别人没好处的事不能干!除此之外,只要是有利于他人的事,她都会支持我的。”王东山真是有表演天才,他说的这几句话,不仅打动了老太太,也打动了市委书记的夫人胡金娥和在场的除田婷玉外的所有人。

    “我想让你认我做你的干娘。”老太太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王东山马上跪倒在了地毯上:“干妈在上,干儿子王东山从今天起就是您的儿子了!”说完这些话,他朝老太太磕了三个头。

    老太太激动地热泪盈眶:“好!好!好!强天、金娥,快把你弟弟扶起来!”

    大哥、大嫂,还有胡金娥,忙上前把王东山扶了起来。

    “娘。”王东山说:“我们开始吧。”

    “开始吧!”老太太终于发出了号令:“让陈文允出来吧。”

    王东山上香叩头……

    胡金娥把儿子陈文允领了出来,王东山让他坐在一个方凳子上,他说:“这是寿星爷的斗。”王东山又让陈文允的双脚踩到一个小方凳上,他说:“这是寿星爷的升子。”

    大哥大嫂齐声说:“踩的升子坐的斗,陈文允能活九十九!”

    在老太太指挥下,大家又重复了一遍。

    王东山把三根红头绳拴在了陈文允的脖子上,他说:“这是财神爷的福气彩。”

    大哥大嫂齐声说:“斗大的元宝滚进来!”

    众人异口同声:“斗大的元宝滚进来!”

    王东山带头在红头绳上拴上了1千块钱。众人纷纷在红头绳上拴上了钱。

    王东山把银锁上的银链子打开,戴到陈文允的脖子里,他说:“这是禄星爷的银链链。”

    大哥大嫂齐声说:“做官的路儿亮堂堂!”

    众人异口同声:“做官的路儿亮堂堂!”

    王东山扣上了银链子,他说:“这也是拴狗娃的金锁链。”

    大哥大嫂齐声说:“白日里蹦的比猴子欢!黑里一觉睡到大天亮!”

    众人异口同声:“白日里蹦的在猴子欢!黑里一觉睡到大天亮!”

    ……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