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章 苦涩的岁月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羊们在安静地吃草;松鼠在树杈间窜来窜去;鸟们在叽叽喳喳唱歌;白云在蓝天上悠哉悠哉地移动;水珠儿和白齿草上结的红果交相辉映,在琴弦般的泉水上,弹奏着叮叮咚咚美丽动人的曲子。只有妹妹,不见了。

    “哥哥,”妹妹拉起哥哥来到了她烧的垒子旁:“我把山药(土豆)烧好了。”

    桑叶说着挖出了山药,在地上磕磕灰土,又用衣袖把黄澄澄的山药擦干净,递到了哥哥的手里:“哥哥,快吃吧,我再挖。”

    唐学强的养父唐卫中出生在兰河市一个叫唐家堡的村子里。

    唐家堡村在山里边。这里虽然不是山大沟深,可山路难行,没有一条能开进去小轿车的像样的路;虽然不是特别穷困,但教育落后,至今还没有一所正儿八经的学校。

    唐家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姓唐,可是,这些唐姓人并不是一个家族。坡沟以北的唐家,是本地户,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坡沟以南的唐姓,全是外来户。这些外来户在兵荒马乱期间,从外地跑来避难,久而久之,就成了唐家堡人。那时候唐家堡的家,由秀才唐卫中的父亲唐老二掌管。唐老二面对几十口子前来逃难的外地人说,一个条件,到了唐家堡,就改姓唐,答应了,就到坡沟南去安家去,不答应,就到别处去吧。

    ……

    虽然坡沟南北都姓唐,但是,由于不是一个家族,若干年后,在地户、外来户互相通婚,全成了亲戚。

    1956年,政府曾在这里建过小学,名为小学,实际上是村上牵头,乡亲们自力更生、自已动手盖起来的一大间土房子。政府派来了一个姓孟的老师,村上还派在地户秀才唐五子协助孟老师的工作。唐家堡小学月头上办起来,到月尾巴上就塌火了。孟老师长叹了一口气,扔下一路的无可奈何到县城里继续教书育人去了。秀才唐五子流着泪送走了孟老师,把买来还没有升起的国旗存在了箱子底。

    秀才唐五子说:“唐家堡没救了,唐家堡没指望了!”

    乡亲们问秀才:“托共产党毛主席的福,饭吃上了,衣穿上了,地主斗倒了,你秀才是识文断字的人,咋说这种丧气鬼话?”

    唐秀才喃喃自语说:“学堂都办起来了,可没有一个人送娃子们来念书。愚昧啊!愚昧!”

    十年后的一天,成了五子爷的唐卫中唐秀才,把半辈子存在箱子底里的国旗拿到了儿子自费办的学校里。五子爷并不老,他的小名叫五子。因为他是秀才,先是被坡沟南的外来户叫爷,到后来,五子爷就被叫成了唐家堡的“爷”。唐家堡小学没有哪级政府部门批准,五子爷的儿子唐子文问过了,县里乡里的答复是,你们那地方派不出老师,也没有经费建学。

    五子爷捋着稀疏的下巴胡子说:“娃子,你是咱唐家堡的第一个中学生,按说也是个秀才了。上面不管,咱自己办!我就不信唐家堡的老少爷们没有一个吊把的!”

    果然今非昔比了,如今的唐家堡人,大都知道了教育的重要性。大伙儿见秀才五子爷的儿子小秀才唐子文要办学,都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你一根大粱,他十根椽子;张三两根檩条,李四一架子车砖……建房时,全村的男女老幼齐上阵,投工投劳,献计献策,唐家堡小学很快就在坡头上建成了。一间大教室,还有三间小房子。

    早晨,天气特别的晴朗,醉人的空气荡漾在幸福的校园里。五子爷和乡亲们,还有招收的32名小学生,都站在教室门前升国旗。旗杆是用一棵钻天杨树做的,下粗上细,白白的、高高的。一根芨芨草樱子搓成的细细的草绳拴在了国旗上。可是,埋旗杆时,人们疏忽了一点,没有把升国旗的绳子装到旗杆顶端的滑轮上去。

    唐老师和乡亲们商量,怎么才能把绳子拴上去。有说爬上去拴的,有说挖出旗杆来拴上绳子后再栽上去的。有人说,爬上去拴太悬乎了,万一掉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正在这时,坡沟南一个外号叫“机灵鬼”的孩子冲到了旗杆边。

    唐子文一把拉住了机灵鬼的胳膊:“唐学强,你干啥?”

    “机灵鬼”唐学强手握草绳,理直气壮地问:“凭什么让唐子强升国旗?”

    “让唐学强升国旗!”

    “让机灵鬼升国旗!”

    ……

    小孩们都支持“机灵鬼”唐学强升国旗,唐子文笑了:“群众基础不错嘛!唐学强,我问你,凭什么国旗由你升?”

    机灵鬼唐学强先抬头看看高入云端的旗杆,而后说:“谁能爬上去拴上绳子,这国旗就谁升!”

    乡亲们中反对这样做的人占大多数,他们都说,让一个八岁大的娃娃爬到这么高的旗杆上拴绳,是吊把上(生殖嚣)挎镰刀——悬天冒燎!

    小孩们异口同声,让唐学强爬上去。

    唐子强是大队主任唐永红的儿子。唐主任望着下粗上细足有五六米高的旗杆,心说,这个娃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吹牛皮乳流四海,钻炕洞捞不出来,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吧。

    唐老师坚定地说:“不成!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要是摔下来,可不得了!”

    唐主任故意问唐学强:“谁家的娃子?”

    唐学强攥着草绳,像个小大人似的,把从五子爷那里听来的古书上的对话全用上了:“坐不改姓,站不更名,我是唐永龙家的娃子唐学强!”

    唐主任说:“哟,人不大,口气还大的很么,原来你就是机灵鬼呀,你连笑都不会,还敢爬树?”

    唐学强坚定地:“敢!”

    唐主任说:“好,你要能把这绳子拴上去,这国旗就由你升!”

    唐学强真不愧是机灵鬼,只见他“嗖嗖嗖”几下,便爬到了旗杆顶上。因为旗杆顶端细,晃晃悠悠的,吓得乡亲们都围绕在旗杆下边,伸出手来,准备接突然掉下来的唐学强。……

    三年过去了,“机灵鬼”唐学强在孩子们心中,成了中心,成了英雄。他也成了唐家堡小学综合班的班长、少年先锋队大队长,成了真正的孩子王。什么叫综合班呢?拿唐家堡村民的话来讲,就是“大杂烩”。因为每年新入校的新生多者十来个,少者三五个,再加上教室少、老师少,所以,这个大教室里,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的学生全有,公社文教干事说,这是一个“综合班”。

    “机灵鬼”唐学强之所以成了孩子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外在因素。唐家堡小学的唐老师身兼数职,校长、教导主任、班主任、语文老师、数学老师、美术老师、体育老师……。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唐老师要忙学校里的所有工作,还要忙家里的事,干家里的活。唐老师是人,不是神,所以他也有头疼感冒、拉肚子的时候。唐老师有血也有肉,所以唐老师常常被亲朋好友、学生家长请去主办红白喜事,一去少则半天,多则两三天。

    每当这种时候,“机灵鬼”唐学强就成了唐家堡小学的代理校长、代理教导主任、代理班主任、代理语文老师、代理数学老师、代理美术老师、代理体育老师……。以至于唐学强在给学生上课时,还闹出过不少笑话呢!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教成了“不入虎八、马得虎子”;“万家灯火”,他教成了“万家丁火”;“聪明伶俐”,他教成了“总明今利”……等等等等。可是,不管怎么说,他在孩子们心中的威信空前高涨。再加上“机灵鬼”唐学强办法多,主意多,所以,在唐家堡小学,没有唐老师可以,没有“机灵鬼”唐学强,那可真是不行。

    唐老师常常对父亲五子爷说:“我们学校如果没有机灵鬼,凭我一个人,早塌火了!”

    五子爷捋着下巴上稀疏的胡须说:“这娃子从生下来就不会笑,前程大发着哩!”

    突然有一天,“机灵鬼”唐学强家的天塌了,地陷了!“机灵鬼”唐学强从这一刻起,从天上摔倒了地上,一跤摔地伤了元气。

    ……

    唐学强的爹是个酒鬼,三天两头耍酒疯。风刮倒了赖天爷,酒喝醉了打婆姨。唐学强妈的身上常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别人流出的泪是一股子,可唐学强妈眼里流出的泪总是三四股子。唐学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们家本来就不富裕,遇上了这么个败家子爹,商店里的酒让他赊了个一街两巷。三天两头的有人上门讨酒钱,唐学强妈自己舍不得吃,儿女们不敢让吃,省下的清油、白面、鸡蛋,全给讨债的吃了。讨债的上门了,酒鬼便躲起来了。

    出事这一天,讨债的走了,酒鬼进门了。酒鬼吆五喝六,要吃好的,没有就大打出手。说鸡蛋、白面都让这卖X货给贼男人吃了。唐学强妈气不过,顶了酒鬼两句。酒鬼就耍酒疯下死手打人,打着打着还拿来了菜刀。酒鬼把菜刀刃顶到了唐学强妈的脖子上说:“给老子杀不杀鸡去?……”家里只有两只下蛋的鸡了,杀了吃了,拿什么称盐打醋?拿什么买针头线脑?……

    哪里有压迫,那里就有斗争;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唐学强妈脖子里出血了,唐学强妈气疯了,唐学强妈失去理智了。

    唐学强妈抢过酒鬼手里的菜刀,朝酒鬼头上砍去。

    一下、两下、……,整整砍了二十七刀。

    ……

    “机灵鬼”听到消息跑回家时,妈妈已经被噢哇车(警车)拉走了。面对惨不忍睹、已经咽了气的酒鬼爹,唐学强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连一滴泪也没有淌。

    酒鬼爹下葬时,叔叔、婶婶逼迫唐学强跪下哭,那怕假哭荆州也成。机灵鬼唐学强不说话,死也不跪。

    叔叔对婶婶说:“算了吧,不跪就不跪吧,他就没有干下让娃子跪的事么。”

    大队长唐永红对唐学强和唐学强叔叔、婶婶说,“开噢哇车的人说了,按这个,这个法律规定,你们虽分房另过了,但,但是,没有办分家的法律手续。从现在起,你们两家合一家。‘机灵鬼’,今个就带你妹妹到你叔叔家去!”

    婶婶问大队长:“唐大队,我哥哥这院房子……”

    唐大队冷冷地:“老羊拧脖子,顶商店的酒帐了!”

    “唐大队,这不成!”婶婶说:“唐大队,你这是偏刃子斧头砍哩,我们不认帐!”

    唐大队冷笑,没有理唐学强的婶婶:“不成?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

    唐大队走了半天了,婶婶才冷灰里头憋出了个大豆,她冲唐学强说:“人倒霉鬼吹灯,喝凉水塞牙缝,放屁也砸脚后跟!酒鬼死了,杀人犯进监狱了,你们俩个也别上学了,给我铲草放羊去!”……

    这天晚上,唐学强在五子爷家哭了。

    他说:“天可以塌,地可以陷,但书一定要念!”

    南山洼里有绿茵茵的草,南山洼里还有清澈透明的泉水。南山洼里那绿茵茵的草,吸引着唐家堡的村民们。因为,唐家堡沟沟洼洼里的草,早让大队成千上万的羊们啃光了。南山洼里那清澈透明的泉水,引诱着唐家堡的村民们。因为,唐家堡的村民们过去吃的是涝坝水,今天吃的是窑水。虽然,吃水进了一大步,可是存在水窑里的水是山水,是从山上冲下来的泥水,甚至是脏水。这泉水经过千回百折,经过千石百碰,成了软水。这样的水喝起来香,比城里的自来水能强上百倍、千倍。

    然而,“天外青山楼外楼”,南山洼里冒甘霖。这南山洼里的泉水甜啊,喝一口能想一辈子,喝一肚子,能治百病哩!比唐家堡村民水窑里存的水又能强上千倍万倍呀!你想想,这样的山、这样的水,还有这样的草,能不让近在咫尺的唐家堡村民们向往吗?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南山洼这个近水楼台对于唐家堡村民们来说,虽然近,可要想得到它的确难,难于上青天。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山高呀,高到海拔约四千米,而唐家堡村的海拔还不足一千米。因为,这山陡啊,陡的人几乎是无法攀登。好多年前,唐家堡的先人们开始攀这个无法逾越的南山。一个人上去了,三五个人上去了,他们在山上砍来了桦树秧子,砍伐来了树木,他们要盖房子离不开这些东西。

    “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南山上本没有通道,这攀的人多了,便有了一条羊肠小径。羊肠小径先是危险的,每年都要死上那么一个两个人的。后来,危险系数就慢慢小了。唐家堡的先人们把捷径的小路、危险的小路走成了遥远的弯路,安全的远路了。唐家堡的后人们为了表示对先人们的尊敬,把上山、爬山叫成了踩山。我要踩南山去!弄点桦树秧子来,好挣一院房子给娃子说媳妇子。这“踩”,是踩在先人们的血迹上啊!是踩在先人们的身体上啊!这话是唐家堡的智者,五子爷说的。所以,这句话就变成了:南山上本没有道,先人们流的血多了,就踩出了一条羊肠小径。

    现今的生活好了,唐家堡人懒了,不愿意踩南山了。所以唐家堡的智者五子爷就开年轻人的玩笑:“我年轻时,清早晨胳肢窝里夹上个小媳妇子,到南山洼里美美的睡上一觉,赶吃中饭时就回来了!你们,一代代不中用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村里的“机灵鬼”唐学强就想去试试。

    五子爷玩笑过后,无不向往地说,南山洼是个好地方啊!山青、水秀、动物美。可惜了那草、可惜了那水了!

    “机灵鬼”唐学强问:“爷爷,那我们为什么不去南山洼铲草放羊呢?”

    “问的好,”五子爷摸着唐学强的头说:“那里草长的高呀,去割回来喂羊喂牲口都成。娃子呀,你以为我们是吃赊饭的呀,割那草得上山,踩南山悬啊!”

    “机灵鬼”唐学强问:“爷爷,羊能上去吗?”

    五子爷非常喜欢唐学强这股子劲头,他说:“能呀,前些年,队里的羊就去放过,还真没有丢过。可自从六子兄弟摔死后,就没人敢去放了。归根究底,还是没那个胆啊!”

    “机灵鬼”唐学强又问:“有那么好的水,你们为什么要吃涝坝水呢?”

    五子爷笑了,再一次摸着唐学强的头说:“这娃子,打破沙锅问到底哩。好,我说给你听。南山洼的泉水小的很,要放下山来难,那水低山高哪!再说了,就是放下来了,也不够渗山缝缝啊!哈哈,这娃子!”

    到唐学强的婶婶让唐学强去替她家放那一群羊之前,唐学强已经和小伙伴们上去过好几次了。今年夏天,他还和同伴们踩南山去洗过澡呢!

    日子过的真快呀,转眼之间,“机灵鬼”唐学强和妹妹唐桑叶已经在南山洼放了一个多月的羊了。同样,唐家兄妹也在南山洼这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世外桃源,这个南山洼里的课堂里上了三十多天的课了。

    南山洼里上学?南山洼里有教室吗?南山洼里有老师吗?南山洼里有黑板吗?南山洼里有学生吗?……

    有!回答是肯定的。南山洼里的教室好大好大哟,蓝天为顶,绿茵茵的草滩为地,还有清澈透明的泉水,从早到晚叮叮咚咚的,还有不少的小伙伴:多的数不清的蚂蚱;还有叫不上名字的小鸟;蹦蹦跳跳的野免子、松鼠……还有多彩的云朵,有的像城池,有的像村庄,有的像飞马,有的像笨熊,有的像驴,有的像猪,有的像牛羊,有的像走兽……

    南山洼里有黑板、有学生,自然也有老师。那平平的土坡就是黑板。老师是谁呢?是“机灵鬼”唐学强。学生只有一个,那就是唐学强的妹妹桑叶。兄妹俩每天的作业,仍然是学校的唐老师批改。兄妹俩的分工十分明确:哥哥上午到学校听课,妹妹上午放羊;哥哥下午来南山洼给妹妹上课。

    你瞧,那“黑板”旁边是一个自制的钟。钟摆是一根鞭杆,插在土里头。“表盘”上从正北到正东的那段距离,刻着五条杆:鞭杆的影子到了正北第一条杆上,上语文课。鞭杆的影子到了第二根杆上,课间操。哥哥在前、妹妹在后,哥哥喊口令,兄妹俩齐做。一招一式,都很认真;一节四次,规规矩矩,不能偷懒。多么可爱的一对兄妹啊!鞭杆的影子到第三条杆上,上数学课。鞭杆的影子到第四条杆上,课间休息约十分钟,看看羊吃的可好,有没有外来侵入者……鞭杆的影子到第五条杆上时,上政治课。

    这个时候的南山洼,安静了。羊儿,吃饱了,卧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大多数小鸟们不见了,偶尔有三两只小鸟从兄妹俩头顶飞过;野免不见了,松鼠藏起来了;……只有蚂蚱还在草丛里跳跃着,歌唱着……

    泉水也在悠闲的叮咚着,从崖壁上流下的泉水像琴弦,那溅起的水珠和山崖上白齿草上的小红果像音符,流动的琴弦和跳动着的音符,就这么永无休止的奏着叮叮咚咚的音乐。哥哥捧起清爽爽的泉水,香甜地喝着。桑叶双手托着腮,看着唐学强说:“哥,我肚子饿嘛。”

    哥哥擦一把嘴上的水珠儿,拿出了猴子爬杆的看家本领,唰唰唰上了崖头、嗖嗖嗖爬上了野果树。顷刻之间,妹妹的手里就有了一大把红红绿绿的野果野莱了。

    其实,“机灵鬼”唐学强是不愿意到南山洼来放羊的。因为,踩南山太危险。可是,他们要上学、他们要念书啊!爹没有了,娘没有了,房子没有了,他们兄妹俩啥都没有了。叔叔婶婶不让他们上学,理由很充分。叔叔的话还好听一些:酒鬼在酒店里赊酒喝,债欠了个一沟子(屁股)两肋巴。唐大队说了,集体商店的账唐学强家的院子房子顶了。其它商店的欠帐呢?父债子还这个道理你总懂吧?去放羊吧,丢下耙儿捞扫帚,放下萝儿端簸箕,泼辣一些,把羊放好了,好还酒鬼的欠帐啊!

    婶婶的话就多了,千年钩子万年线,提起箩儿斗动弹:老子们对酒鬼、杀人犯够够儿了,你们家占了老子们多少便宜了,天知道!你们给我好好放羊,放瘦了,我剥你们的皮;放丢了,我抽你们的筋!……

    还有呢,左邻右舍的脸色也够难看的了,这也是唐学强下定决心踩南山的重要原因之一。他爹下葬的第二天,婶婶和桑叶放羊时,羊把邻居家的豆子叼了一口。邻居不依了,说他们是一窝坏种,杀人犯!酒鬼!连队里的羊也放成贼了!

    这下可惹祸了。

    婶婶捋胳膊抹袖子后,双手插腰骂起了大街:你骂酒鬼杀人犯,与老子何干?你拉羊皮扯骚羔子,把老子包放的羊扯上干啥哩?啊?……你本事大了,来!来在老子的马面台台子砸上三脑勺子!来!来呀!(婶婶还拍着小肚子下边)……酒鬼怎么了?啊?你驴日的本事大了,去坟眼里挖去!挖出来,皮捋掉!把扳掉!两个卵籽儿都吃掉!去呀!去呀!(婶婶指着埋爹的的方向)……杀人犯怎么了?啊?那是为民除害!对不对?你们一家子那天不是围着杀人犯看哩嘛?啊?你看啥哩?杀人犯的马面台台子上又没有搭戏台,你看啥哩么?我知道,你在看老子们的笑声哩…………

    “机灵鬼”唐学强和妹妹含着屈辱的泪水踩上了南山……

    踩南山难呀,难在还得照顾妹妹桑叶。羊们很听话,顺着那羊肠小径,走成了一字长蛇阵。远远望去,蔚为奇观。

    为了让桑叶踩上南山,把“机灵鬼”唐学强可难坏了。他在妹妹腰上拴个绳子,慢慢的在羊屁股后边开路。妹妹跌倒了多少次了?他记不清了。最厉害的一次,桑叶的脸刮破了,膝盖碰破了。最后,桑叶实在爬不动了,他就让妹妹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他上去看羊。他着急啊!因为羊们已经不见了。

    “千万别动!”哥哥吓唬妹妹:“万一掉下去可不得了!”

    “机灵鬼”唐学强三下五除二,嗖嗖嗖、唰唰唰,累的满头大汗时,终于踩上了南山。羊们正高兴地在绿茵茵的草滩上吃草、撒欢、追逐、喝水呢!

    “一、二、三……”唐学强数了一遍,七十三只羊,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唐学强高兴极了,他喝了一肚子甜美的泉水,又用泉水洗了一把脸。他高兴的踅回去接妹妹。可是妹妹已经出现在了眼前,离山顶只有二十步之遥了。他噔噔噔飞跑下去,背起了妹妹。桑叶伏在哥哥背上,头上的汗水滴落到了哥哥的脖子里……

    兄妹也有冲突的时候。那是他们踩南山放羊的第二天中午,也是唐学强给桑叶上第一堂课的时候。这天早晨,唐学强、桑叶赶到日影子冒的时候,就把七十三只羊赶到了南山洼里。桑叶这天表现的很突出,几乎是追着羊屁股便踩上山了。哥哥唐学强的办法真多。他把草绳合理的拴在头羊、二羊、三羊的身上,让羊们拉着妹妹桑叶踩南山,他紧跟在妹妹身后。如果桑叶滑到了,他就在妹妹身后抱她一下,或是扶她一下。桑叶咯咯咯的笑声从山底飞到了山顶,完成了她一口气踩上南山的壮举。唐学强把羊们、妹妹安顿停当后,又踩着学校第一堂课的钟声坐在了教室里,坐在了唐老师给他准备的专用坐位上。中午放学时,他已经在课间制好了课程表,唐老师还特意把所有的主课排到了上半天。

    兄妹俩的冲突就发生在唐学强踩上南山后。羊们在安静地吃草;松鼠在树杈间窜来窜去;鸟们在叽叽喳喳唱歌;白云在蓝天上悠哉悠哉地移动;水珠儿和白齿草上结的红果交相辉映,在琴弦般的泉水上,弹奏着叮叮咚咚美丽动人的曲子。只有妹妹,不见了。

    “桑叶!桑叶!”唐学强叫着妹妹的名字,飞上跳下寻找。

    头羊叫着把唐学强撞了一下,唐学强跟着头羊来到了一个山沟里,只见妹妹在阴洼里睡的正香呢。

    唐学强把妹妹的鼻子揪了一下:“小懒汉,起来,上课了!”

    只见桑叶攥着小拳头,狠狠地冲着哥哥就是一下子。毫无准备的唐学强被桑叶打倒了。

    唐学强被摔疼了,满肚子的委屈涌上心头,鼻子一酸竟掉下了眼泪:“好啊,桑叶,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你还打我!”

    桑叶彻底醒了,她看着哥哥说:“哥!你咋了?”

    “你打我了!”哥哥依然很委屈:“我叫你是为了给你上课,可你,不问青红皂白,照我脸上就是一锤……”

    “哥!”桑叶扑过来拉起了哥哥,擦去了哥哥的眼泪:“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哥哥,你是为我好,让我念下书,让我变成金凤凰,飞出唐家堡。”

    “那你还打我?”

    “哥哥,我做梦了,老虎扑来了……咯咯咯咯,嘿,哥哥,我准是梦中打老虎呢。咯咯咯咯……”

    唐学强被妹妹的天真打动了,想想桑叶也不会是真打他的,他望着天真烂漫的桑叶,满肚子的委屈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哥哥,”妹妹拉起哥哥来到了她烧的垒子旁:“我把山药(土豆)烧好了。”

    桑叶说着挖出了山药,在地上磕磕灰土,又用衣袖把黄澄澄的山药擦干净,递到了哥哥的手里:“哥哥,快吃吧,我再挖。”

    唐学强手捧着土豆,想起了妈妈。他喃喃自语:“除了妈妈,……”

    唐学强揽过忙碌的妹妹,兄妹俩抱在了一起。

    桑叶懂事地说:“哥哥,我太困了才睡着的。咋晚上,婶婶不让我睡觉,让我淘白菜,……”

    “那两缸菜全是你淘的?”

    “嗯。……”桑叶哭了。

    兄妹俩抱头痛哭。

    ……

    也是在这天晚上,婶婶知道了唐学强在学校听课的事儿。她在墙跟里迎住头子就把放羊归来的唐学强大骂了一顿。

    “你还反天了呢?啊?还敢背着老子去念书!”

    “你把尿尿到尿缸里照一照,你念下书干啥哩,啊?”

    “我告诉你,上天入地也是杀人犯!也是酒鬼!你要再敢往学校里跑,我砸断你的干干梁!”……

    邻居听不过耳了,过来劝婶婶:“斗大的麦子从磨眼里下哩,天大的事儿还得往平里搁哩,你跳蹦子干啥哩么?”

    婶婶又跟邻居吵时,婶婶的儿子唐仁来了:“妈!我哥哥妹妹够辛苦了,你就别骂他们了。”

    婶婶在唐仁头上跺了一指头:“吃里扒外的东西,回家做你的作业去!”

    唐仁拉起了唐学强的手:“哥哥,我们回去吧。”

    见母老虎婶婶进庄门了,左邻右舍都纷纷骂起了唐学强婶婶,说她是个不凭心、自私、恶毒的女人……

    第二天早晨,唐家堡小学的学生为了唐学强,全体罢课了。

    大队长前来解决问题时,学生们说:“唐学强不来上学,我们也不上学了!”

    唐老师和部分学生家长把唐学强婶婶欺负唐学强兄妹的卑劣行径,给大队长说了一遍。

    大队长一拍桌子说:“这个母老虎,我去收拾她!”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