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五章 恩将仇报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被打死了的唐卫中,被人连夜抬到后山掩埋。抬唐卫中的是唐家堡沟南的两位外来户,他们没有埋唐卫中,而是连夜把消息送到了唐家堡小学。学强妈、唐子文神色自若、神不知鬼不觉地到后山,为丈夫、父亲送行。母子俩低沉的哭声,传到了莲蓬山,传进了玉清寺。

    如果有这样一间小房子,他一定会把王小全弄进小房子里。至于把王小全弄进小房子里干什么,他心中没有明确的概念。他只知道,漂亮的女孩应该属于他,不该属于唐学强。

    唐学强妈妈减刑出狱的时候,唐家堡小学终于得到了上级部门的认可。县上派来了两位老师,其中一位就是离开唐家堡到公社中心小学教书的唐子文。在那个年代里,重视教育的仁人志士也是大有人在的。县文教局局长朱喜麟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省报上看到唐学强的事迹后,非常感动。他向县革委会领导汇报这件事时动情地说:“一个十一岁的农村娃娃,都懂得教育的重要性。唐家堡小学的问题不解决,我这个局长没脸再当下去了!”

    县革委会主任在这之前,也接到了省里的电话。为了培养社会主义革命事业接班人,他立即在朱局长的报告上签了字。唐家堡小学正式成立了。

    为了表彰唐学强、五子爷、唐子文为社会主义办学的事迹,县文教局授予唐学强“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红色少年”的称号。

    五子爷也因为帮助唐学强办学有功,加上他是唐家堡最有文化的人,所以,被破格吸收为教师,正式拿上了国家的工资。

    五十三岁的五子爷当上教师后,剃去了胡子,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接唐学强妈妈时,唐学强妈妈说啥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儒雅的年轻的男人会是五子爷。所有的人也没有想到,突然变成了唐卫中唐老师的五子爷会和唐学强的妈妈结婚,从此,唐卫中便成了唐学强的继父。

    成为唐学强继父的第二年,唐卫中收留了王东山。王东山那时是讨街要饭的乞儿,要饭要到了唐家堡小学的门前。唐卫中见王东山虽然蓬头垢面,但眉目之间流露出灵醒之气,便拉他到学校伙房让李老师给他馍头吃。王东山狼吞虎咽三下两下吃完了馍头,又喝下了半茶缸开水。唐卫中让王东山洗脸,王东山便麻利地洗完了脸。一个清秀的少年站在了面前。

    “几岁了?”唐卫中欣喜地问王东山:“从哪里来?”

    王东山跪下就磕头:“叔叔,我十一了。别的,不敢说。”

    唐卫中把王东山拉到了自已的屋里,还反锁上了门:“说吧,娃子。”

    “叔叔。”王东山口未开,泪先流:“我从山西跑到这来的。”

    “跑这来是投亲还是靠友?”

    “我写了反动文章,他们把我当现行反革命来斗,我就偷跑出来了。”

    唐卫中这才发现王东山身上有青一块紫一块的伤。他问:“你写了什么反动文章?”

    “我舅舅是地主,他剥削人民,该斗。可舅舅的儿子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没有剥削过人民,也挨斗。我想不通!”

    “想不通就写文章?你上几年级了?”

    “我只是在作文上写上了心里话。我今年三年级。”

    “想不想留在这里继续上学?”

    王东山又扑通一声跪下磕头:“你收下我吧,你就是我的父亲,我就是你的儿子。”

    “成。”唐卫中拉起了王东山:“不能把这些告诉任何人,记住了?”

    “爹,我记住了。”

    唐卫中高兴地开门叫来了唐学强的妈:“学强他妈,你来!”

    学强妈现在是学校里的杂工。她正在抹煤,听到唐卫中叫,便洗洗手来到了屋里:“啥事儿?我正和学生抹炭,伙房里没炭了。”

    “王东山,这是你妈。”

    王东山给学强妈磕头:“妈,儿子东山给你磕头了。”

    学强妈望着唐卫中:“这是?”

    “他是我认的干儿子。”

    “噢。”学强妈这下明白了,她高兴地拉起王东山:“快起来,起来!”

    “老婆子,把学强叫来。”

    “哎。”学强妈兴致勃勃地走了出去。

    “学强。”唐卫中对唐学强说:“他叫王东山,是我和你妈认的干儿子,你比他小三个月,快叫哥哥。”

    唐学强瞅了一眼王东山,接着拉起了他的手:“东山哥哥,我叫唐学强。”

    王东山紧握着唐学强的手,笑着叫了一声:“学强弟弟。”

    “学强。”唐卫中说:“你东山哥也是三年级,你带他去上课吧。”

    唐学强永远都是冷静的,这似乎跟他的年龄有点不相符。他拉着兴高采烈地王东山走出了父母亲的屋子。

    王东山和唐学强同学了一个月,就发现唐学强在什么上都比他强。比如班里的班长、红小兵的头全是唐学强一个人当。再比如学习,唐学强也比王东山强。

    咋天刚考完语文,唐学强考了98分,全班第一。更让王东山不服气的是从城里来的漂亮女孩王小全,也紧紧地跟在唐学强的屁股后边,考了97分。

    唐家堡小学正式成立后,学生一下子多了好几倍。在公社中心学校上学的一小半住在附近的学生,全转到了唐家堡小学。漂亮女生王小全就是新转来的。她爸爸是漏划地主,所以,在城里上学的王小全就到乡里来了。王小全的学习特别好,这次的语文考试,她得了97分,仅次于唐学强。这一切,都让王东山心里不舒服。

    王东山对唐学强由嫉妒变成了仇恨。对王小全,他是恨不起来的。王小全漂亮呀,王小全是城里人呀。小小年纪的王东山,居然对异性女孩产生了好感。他有时甚至想,在教室的一角有一间隐形的小房子那该有多好呀!如果有这样一间小房子,他一定会把王小全弄进小房子里。至于把王小全弄进小房子里干什么,他心中没有明确的概念。他只知道,漂亮的女孩应该属于他,不该属于唐学强。

    期中考试时,王东山自认为经过认真地学习之后,他的学习成绩应该在唐学强之上了。他刚入校的那次考试,虽然名落孙山了,可是,他认为那次考试是不算数的。第一,他要饭要了一个多月,成绩考的差,完全是在情理之中;第二,毕竟是小考吗,谁第一谁第二,都不能说明根本的问题。期中考试就不一样了,虽然比期末考试差点,但这是大考呀!

    在那个年代里,仍然有踏实教学、认真学习的老师和学生。踏实教学认真学习,使不少学校在非常时期完成了教书育人的神圣责任。唐家堡小学,就是这样的一所学校。所以,在不重视学习和考试的年代,这里的教学风气是一流的。王东山受这种风气的影响,学习确实大有长进。可是,考试结果出来时,他却惊骇不已。唐学强语文98分、算术100分,第一名;王小全语文97分、算术99分,第二名;他王东山,语文97分、算术98分,第三名。

    经过努力,王东山考了这么个好成绩,确实不容易。他如果再努力一把,说不定哪天会超过唐学强。可是,王东山没有这样想。他想到的是,唐学强是他学习道路上的绊脚石,是他向女同学王小全靠拢的最大障碍。

    王东山挖空心思想了个收拾唐学强的法子。

    那个年代,学生和老师人人都有一本《毛主席语录》,《语录》的第一页是毛泽东主席的照片,下边还有林副统帅的题词:“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王东山在放学前,悄悄地偷走了唐学强的《毛主席语录》,在僻静背人处,他把语录上毛主席相片上的眼睛挖掉了。做这些时,他吓的不轻,那指甲刮纸的声音惊天动地,像大山滑坡了一样。把《语录》放进唐学强书包里时,他重新经受了一番惊心动魄的考验。

    第二天,公社中心校军管会的军代表来唐家堡检查文化大革命成果。王东山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要勇敢地站出来,揭发现行反革命分子唐学强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极端仇恨的反革命罪行。

    机会终于轻轻地来到了身边。

    “……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砸烂谁的狗头!”军管会代表问同学们:“同学们!我们学校有没有人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

    “有!”王东山勇敢地站了起来。

    “谁?”军管会代表吓了一跳。

    “唐学强!”

    “唐学强怎么反对毛主席的?”

    “他把毛主席的眼睛挖掉了!”

    “啊!”

    “啊?!”

    “啊!!!”

    ……

    唐学强做为小反革命分子,被民兵押到了公社参加劳动。

    老反革命分子唐卫中唆使儿子唐学强犯下了反革命反伟大领袖的罪行,被军管会、县革命委员会宣布为“现行反革命分子”。

    现行反革命分子唐卫中在第二日的“十二级台风”中,被红卫兵小将、革命群众活活地打死了。

    王东山后悔极了,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的本意是斗一顿唐学强,出出他心头之气就可以了。没有想到的是,拔出萝卜带出了泥,连养父也让他害了……

    被打死了的唐卫中,被人连夜抬到后山掩埋。抬唐卫中的是唐家堡坡沟南的两位外来户,他们没有埋唐卫中,而是连夜把消息送到了唐家堡小学。

    学强妈、唐子文神色自若、神不知鬼不觉地到后山,为丈夫、父亲送行。母子俩低沉的哭声,传到了莲蓬山,传进了玉清寺。

    就在这天晚上,唐卫中的尸体失踪了。

    后来,玉清寺出名了。玉清寺的一唐大师更是名满天下……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由于政治问题没有资格上高中的唐学强,考取了全地区第一名,被兰河政法大学录取了。高中毕业生王东山仅次于唐学强,考进了兰河师大政治系。1982年,两人双双毕业,唐学强进了兰河市城关区检察院,成了一名检察官。王东山则进了城关区人民政府,成了区长王文进的秘书。

    十多年来,唐学强从基层检察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从副科长、科长,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检察长,一路走来,坐上了兰河市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检察长,最后成了分管政法的市委副书记。而王东山呢,仕途似乎不是太顺,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到市文联当上了副主席,连个正县级都没有捞上。

    这个时候的王东山,只好认命了。他跟着艺术团的1号女演员索玛,学了一句秦腔唱词。咳,你还别说,他还唱的一本正经,有模有样呢!这句秦腔唱词,他经常唱,大聚会唱、小聚会唱,大小场合都唱,居然唱得炉火纯青了:

    人的命,

    天早定。……

    胡思着,

    那个乱想,

    根本没有用。……

    这个时候的王东山,深深地感到,唐学强的官运比他顺,唐学强的命就是比他好。运气来了,修两个拦洪坝,挡都挡不住;命好了,躺到床上,七仙女就下凡了,你赶都赶不走!

    就在王东山万念俱灰,破罐子破摔,字画摄影、美女文章、游戏人生的时候,他的运气来了。天上掉下了个林妹妹。上天的好生之德让他拥有了两个美女:大学生美女林叮咚有求于他,成了他床上的玩物;农村姑娘田婷玉不仅漂亮,还是市委书记家的小保姆,成了他仕途升官的铺路石。

    这之后,一连串匪夷所思的故事就发生了……

    王东山说啥也没有想到,略施小计就和市委书记对上了干亲家。这个市委书记陈云天可真是不好对付,他既不爱钱,也不贪色。只有一个爱好,工作。俗话说的好,苍蝇不盯无缝的蛋。陈云天为官,堂堂正正、清清楚楚。记得给区长王文进当秘书时,他就亲身经历过这么一件事儿。

    当时陈云天是市长,区上的文化广场因为资金问题建不下去了。如果文化广场不能如期完工,可是非同小可。作为那届区政府任期内十件大事中的1号项目,按期完不了工,区政府就会失信于民,王文进区长对上对下也是没法交待。

    在这个关键时刻,市长陈云天给他引来了个来自东北的财神爷。财神爷投资3个亿,文化广场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王文进为了感谢陈云天,提出要到市长家拜访一下。

    陈市长说:“可以。但是,不准带东西!”

    王文进说:“给你拿点老家带来的荞面、土豆面,市长不介意吧?”

    陈云天说:“这个可以。”

    王文进给市长送荞面土豆面时,顺便送了两条铁盒兰河香烟,价值1600元,还送了两瓶兰河金酒,价值600元。陈云天收下了面,退回了烟酒。王文进进退维谷,不好意思地讲了好多个理由。

    陈云天说:“你不拿走可以,我马上让秘书上交市纪委!”

    王文进见陈云天这里水泼不进、针扎不进,只好拿走了烟酒。当时的王文进说了这样一句话,王东山到今天了还记忆犹新。王文进上车后自言自语:“我们共产党的官,如果都像陈市长一样,我们的国家何愁不能发达?”

    王东山就感到,自已的前程肯定会因为这个陈云天而渺茫。后来的情形果真是这样,面对一位正直正派的市长、市委书记,王东山深感无能为力,只好到市文联当上了这么个破文联副主席。

    现在的王东山,已今非昔比了。他成了市委书记儿子的干爸,成了市委书记的干亲家。升官的机会正在等着他呢!王东山和市委书记成了亲戚后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让市委书记的公子胖起来,健康活泼起来?为此他上了一趟莲蓬山。

    在玉清寺一唐大师的内室里,他跪在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跪毯上。他朝银发白须的一唐大师磕了个头:“父亲在上,儿子东山又有难事了。”

    一唐大师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眼,只有手中的佛珠,还在不慌不忙地转动着。

    “东山。”一唐大师皱了皱眉头:“抬起头来。……坐下说话吧。”

    “父亲,孩儿不敢坐呀。”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莫非你又干下了亏心事?”

    “父亲,孩儿干下的亏心事,都向你老人家说了呀。”

    “我只奉劝你一句话,做官为宦的道路已通达。要与人为善,切莫争强斗狠。尤其是学强,你要让着他点。”

    “他都成市委副书记了,应该是他让我呀。父亲!”

    “说吧,有什么难事儿了?”

    王东山就把和市委书记对亲戚,以及市委书记儿子生病身体不好的情况说了一遍。

    “父亲,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让他孩子的身体好起来?”

    一唐大师捋了捋银色的长髯:“这个好办。配几副药,吃了就好了。我这莲蓬山上到处都是药,你只须给我准备好药引子就行了。”

    “药引子?”

    “对!两副胎盘。”

    “产妇生小孩的胎盘?”

    “对。但必须是头胎,还要是男孩。”

    “我知道了,父亲。……父亲,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问吧。”

    “你刚才说我做官为宦的路通了,指的是什么?”

    “你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了。”一唐大师放下玉石佛珠向王东山跪的方向盯了一下:“还有什么事?”

    “父亲,我怎么才能做这个官?”

    “坐下说吧。”

    王东山起来坐在了一唐大师脚旁的小凳子上。

    一唐大师捋着银髯慢条斯理地说道:“古今之大成者,莫不善忍焉,越勾践,汉高祖,圣朝孝庄皆因善忍而成大业也。”

    “父亲,我能不能把这几句话记下来?”

    “能。”

    王东山在笔记本上把上面几句话记了下来。王东山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学的又是政治专业,所以,他很快就懂得了这几句话的意思。

    “这几位都是善忍的大家,你要好好向他们学习。”一唐大师说:“莫乱讲,莫乱传。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我让童儿给你留着门哩。”

    一唐大师下了逐客令,王东山只好告辞离开了莲蓬山。

    王东山的悟性是相当高的,一唐大师的几句话,使他联想到了好多东西。这些年来,他怀才不遇,到专业不对口的文联混日子,这无疑也是一种忍。如果没有这些年的善忍,怎么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今天呢?

    想想越王勾践,想想汉高祖刘邦,再想想韩信和孝庄,哪一个是善忍的高手?

    有志者事竟成,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苦心人天不负,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这副著名对联的上联,说的就是勾践的故事。勾践把心爱的美人让给吴王夫差做小妾,自已躬身做夫差的上马石。睡在草炕上,早起晚睡时尝一下苦胆的滋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到头来,苦心人天不负,勾践一举灭了吴国,重新振兴了越国。

    汉高祖刘邦,和勾践相比,算不算大丈夫呢?他明知道碗里是自已父亲身上的肉,可他强忍着吃完了。他明知道自已的老婆跟别人偷情,可居然还泰然自若,装做啥也不知道。一次,为了逃命他竟然把亲生骨肉从车上推了下去……这就是刘邦的“忍”,他最终还是坐了天下。

    孝庄委身多尔滚,也是为了她的儿子。要不是多尔滚保着她的儿子,她儿子的皇帝能当的那么顺意吗?

    一唐大师的这几句话,意思很清楚,当官需要忍,不忍就当不了官。看来在今后的为官路上,忍字须当头啊!王东山下定了决心向古人学习。

    他按一唐大师的吩咐,花钱到妇产科医院买了两个头胎男孩胎盘,用洗涤剂洗了无数遍后,送到了莲蓬山上。一唐大师给他配制了两包药,让孩子一日三次,十日内吃完。

    取回药后,他把田婷玉约到了“老地方”茶社。“老地方”是文联的关系单位,文联搞各种活动都在这里。所以,这里也就成了王东山和田婷玉幽会的理想场所了。

    他跟林叮咚的关系,几乎就是一种夫妻的关系。在林叮咚租的房间里,他可以理直气壮地住下来。自从跟田婷玉认识后,开始,他们在林叮咚的住处相会,他没有感到有什么不便,这也是林叮咚极力主张的。林叮咚说,这里总比宾馆开房间好吧,一不用花钱,二不用提心吊胆。

    对于林叮咚的心思,王东山清楚的明镜似的。他还不想这么早就离开林叮咚,除了林叮咚诱人的肉体外,还有林叮咚的聪明。没有林叮咚的帮助,就没有认识田婷玉的可能性;不认识田婷玉,他就不可能和市委书记攀上亲。他有个感觉,自从跟林叮咚上床后,他的运气就来了。因此,他不想让这个给他带来运气的林叮咚离开自已。

    所以,他带田婷玉到“老地方”,有两个考虑。一是尊重林叮咚,二是尊重田婷玉。

    计划不如变化,现在的情况有变化了,王东山跟市委书记成亲家了。林叮咚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过去,她的目标是安定的工作和舒适的生活。现在,她的思想也变了。诚所谓,人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林叮咚的变化,林叮咚观念的改变,皆因为王东山为官的通道被彻底打通了。

    观念的转变,给林叮咚带来的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感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我林叮咚的机会也终于来了!为什么别的女人能做高官,我林叮咚就不能呢?我林叮咚年轻漂亮,有大学本科学历,还有得天独厚的人际关系,我会成为女中豪杰的。

    主意一定,她就把苗条的白亮亮的肉体贴到了王东山的身上。她说,她介绍田婷玉跟他认识是蠢到家的举动,没有风雨就见不到彩虹,经历了这场游戏她才懂得了爱其实是自私的。她要为爱情而战,她要彻底从王东山心里赶走田婷玉……

    男人这东西其实很蠢,尤其是在漂亮的年轻女人面前。他明明知道林叮咚在骗他,可他心里还是很受用,误认为林叮咚还是爱他的。他把脸贴在林叮咚两座雄壮的乳峰之间说,我明白了,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再也不会去找田婷玉了!女人得到了鼓励,就大叫特叫起来,仿佛她胸膛里有一座火山要爆发似的。

    王东山附在这座山上的感觉真好,在这一刻,他突然感到,他要紧紧抓住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已经进入到他的生命之中了……

    这是他选择“老地方”的又一个原因。

    他跟田婷玉做爱的感觉就没有和林叮咚做爱的感觉好,田婷玉太单纯了,太没有性经验了,就像足球场上的守门员一样,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在履行职责搞的王东山汗流浃背、气喘如牛。他跟林叮咚造爱时就非常轻松,他挑不出林叮咚身上的毛病,她的身材颀长,皮肤很白很细,没有哪个地方不受看,可是,那种靠不住的感觉,始终萦绕在他的心里。

    田婷玉留给他的是另外一种感觉,他虽然累的精疲力竭了,但是,他还想在上边多停留一会儿,那怕是多看她一会儿也好。她的皮肤没有林叮咚的白,也没有林叮咚的细,甚至还有点鸡皮疙瘩。可是,她的皮肤很有弹性,每一寸肌肤都紧的嘣嘣做响。尤其是那对宝贝,更是让他爱不释手,不论你如何弄它,它总是昂首挺立、傲气冲天。就在她仰面朝天时,它也不会变形,真正的一对宝贝。

    他跟她做爱之后,就长久地摸她、看她,仿佛她要突然消失似的,总是想多看她一会儿。

    “看够了吧?”田婷玉腼腆的一笑:“我得去了,有事快点说吧。”

    他告诉她,陈文允的药配好了,送过去之后,一定要她督促按时服用,决不能落下一次。否则,这药就不灵了。

    田婷玉微微一笑:“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即便是我忘了,奶奶肯定不会忘的。宝贝孙子的命,比她的还值钱呢!”

    “你回去在奶奶面前多说道说道,我下午把药送过来。”

    “那我先走了。”田婷玉拉过衣服要穿,被王东山挡住了。他把田婷玉抱到怀里,用身体蹭她最美的地方。

    田婷玉叫道:“疼!轻点!”王东山才放开了她。他看着田婷玉穿好了衣服,又抱她过来让她亲他。她用劲亲了他一下,转身就跑了。

    一唐大师的药真是灵验,服过之后,陈文允胖了、脸色红润了,吃饭也多了。

    看着心爱的孙子病好了,身体也一天天好了,喜得老太太合不上嘴,一个劲地直夸王东山好。要不是王东山拴了陈文允,要不是王东山在神仙那里求来神药,哪里会有孙子活蹦乱跳的今天。

    胡金蛾也是高兴的不得了,整天给陈云天吹枕头风:王主席帮了咱这么大的忙,我们也该回报一下人家了。

    “他说什么了吗?”市委书记问老婆:“比方说他希望到哪里去工作,想要个什么职务?”

    “啥都没有说。”胡金蛾肯定地说:“这方面的话题他从来没有说过。”

    市委书记又去问老娘同样的话题,老娘告诉他,东山很孝顺,常常来看她,除了拉家常,别的什么话都没有说过。

    “东山是个好人,这个亲戚算是对好了。”老娘对儿子说:“他工作干的那么好,提拔提拔他吧。”

    市委书记回到卧室对老婆说:“看来这人还真不错。”

    胡金蛾就又唠唠叨叨起王东山的好处来了。

    市委书记拔通了王东山的电话,问王东山,我们是亲戚的事别人知道不知道。

    王东山信誓旦旦地说:“不知道,不知道。这事儿我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

    “你为什么不对别人说?”

    “我觉着没有告诉别人的必要。”

    “你啥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大概是我们对亲戚之后的一个星期吧。”

    “你为什么不来市委找我?”

    “好象没有什么事要找你办,所以,就没有去找你。”

    ……

    第二天下午,市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带队,前来市文联考察王东山。

    考察组离开文联后,林叮咚带着《兰河》杂志的全体人员,涌进了王东山办公室。她们叽叽喳喳,嚷嚷着要请王主席吃饭。

    王东山禁不住要笑了,他感到这一定又是林叮咚出的馊主意。林叮咚在三天前就怂恿编辑部林主任请王东山,说是这个月的广告收入非常可观,按惯例全体人员要找个地方去“潇洒走一回”,以示庆贺。

    王东山婉言谢绝了林主任的提议,他要忍,他要从小小不言的吃喝做起。

    不去潇洒,钱放在那里也不好呀,大家都眼睁睁地看着呢!

    “这样吧。”王东山说:“你做个表,给大家发点奖金吧。”

    林主任高高兴兴地去了。

    王东山主持文联工作以来,给大家不少的实惠。这些实惠都是哪里来的呢?他告诉大家说,文联是个清水衙门,上面的拨款板上钉钉、卯上套卯,就有数的那么一点点,之所以有点小钱,全是大家辛辛苦苦跑来的。拉赞助也好,跑广告也好,大家都付出了心血。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们把大头都用在了正事上,这很好。剩下的小头呢,人人有份,发奖金!

    王东山的人缘就是这么来的。大家都知恩图报,在组织部找他们谈话时,都竭尽全力地言好事、说好话。

    林叮咚是那种泼辣大方的主,上前抓住王东山的胳膊就摇:“王主席,给个面子嘛!大家都是为您高兴啊!”

    林主任也说:“王主席,我们去吧。”

    “好!”王东山站起来说:“我埋单,我请大家!”

    “不用你埋单!”林叮咚说:“发奖金时,我们林主任留了一手,一顿饭钱,足够了!”

    林主任接上说:“是真的,王主席。”

    “那我们就去吧。”王东山藏在内心的兴奋,这时候抑制不住了,他拍拍林主任的肩头说:“带路!我们跟你潇洒走一回。”

    ……

    不久,王东山被调到市委任副秘书长,职务由副县级升为正县级。也就是从这一天起,王东山感到了“朝里有人好做官,饭馆里有人好喝汤”的妙处。他暗暗地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做官这项伟大事业进行到底…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