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八章 横刀夺爱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柳倩倩真想放纵一次,为自己,也为报复。欣赏自己美妙躯体的人终于出现了,她应该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唐学强不管她,不爱她,她回家这么多日子了,居然连一次家都没有回过,就红杏出墙一次,算对唐学强的报复吧。

    这是他第一次看赤裸着身子的她,他惊呆了,这真是一具魔鬼的身躯啊!或者是哪个理想主义画家笔下的理想化了的模特儿!他一把揽过了她的纤纤玉腰,她乘势抱住了他的脖子。

    以刘三国为首的村民们反复告状、多次上访,终于引起了山湾乡党委的重视。恰在这时,银池县政府为了落实上级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政策,也正布置各乡镇对乡村的经济账目进行一次全面清查,县党委书记对山湾村上访的刘三国说:“正好,借咱们县这次清账的东风,我们研究决定,由乡纪检书记带领乡财政所的三名会计,就先从你们村开始清理。”

    这消息,让刘三国和山湾村的村民们欢欣鼓舞。

    三月六日,乡政府负责山湾村片的片长乡纪检书记程胜年,带着清帐小组进驻了山湾村。在程胜年的主持下,经村民们的充分酝酿、民主协商,全村二百七十户村民推选出了十二名群众代表,组成了联合清账小组。

    深受大家信赖的刘三国、刘玉国、刘全国等人,均在当选之列。因为谁都知道刘红卫的为人,也预感到清账工作不会一帆风顺,除制定了严格的查账制度和纪律外,十二名代表还私下约定,如果刘红卫到谁家闹事,其余的代表都必须赶到现场,以防意外事件的发生。

    对于这样的清账工作,从一开始,刘红卫就极力阻挠,先是散布谣言,说有人要投毒害死他的孩子,企图把水搅浑,转移人们的视线;接着,便多次在村级会议上扬言:“十二个锤子代表是个球!敢算我的账,存心跟我过不去,等着瞧吧,没那么便宜!就是搞掉我,他们也没法子过。”

    笫二天,清账小组提出清查“村提留”账目,负责财会的村支部副书记刘一卫搬出老账敷衍搪塞,这本是在帮刘红卫,不料竟也惹火了刘红卫,他找上门去怒斥刘一卫“不该陈芝麻烂谷子的翻老账”。

    查帐到第三天,刘红卫的儿媳王秀芳就放出话来:她的公公要杀人了。

    刘红卫的这些威胁,没有引起乡领导程胜年应有的重视,清账代表也认为这不过是刘红卫在吓唬人,全没当一回事。

    谁也不会想到,正式查账第九天的一大清早,刘红卫就真地挥起了杀人的屠刀!

    这天早晨,一场潇潇春雨,下的特别滋润。不大不小的雨点儿,不紧不慢地敲打在山湾村农舍的屋脊上,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好像没完没了的催眠曲。天已经大亮了,庄子里的村民们差不多都还慵缩在被窝里。

    刘三国的媳妇杨桂花,还像往常一样,早早就出溜下了炕,忙着去厨房捅火搭锅做早饭,然后去捣猪喂鸡。她一边干活一边替丈夫着急,她虽然很少出门,但对村里发生的许多事还是一清二楚的。丈夫刘三国被大伙推选为村民代表,和另外十一个村民代表一样,风雨无阻地要去查村里的财务账。这是两百七十户村民对丈夫的信任,事关村民们的切身利益,所以,杨桂花很快就给丈夫做好了早饭。

    这时,窗外灰蒙蒙一片,淅淅沥沥的春雨依然在下着。杨桂花才把饭莱端上桌,丈夫刘三国和儿子刘小卫就围着桌子坐了下来,父子俩香甜地吃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刘红卫领着村里治安小组的五个愣头小伙子,杀气腾腾地上门了……

    王东山不费吹灰之力就弄清楚了柳倩倩的作息时间表:今天下午休息。

    他给柳倩倩家里打了个电话,她正好在家。他说:“给强倩买的绘画版,寄来了。你要是在家的话,我送过来。”

    手机里传来了柳倩倩愉快地声音:“你看看,让你费心,多不好意思啊!我过来取吧。”

    “这是啥话呀?谁让我是她的伯伯呢。你等着,我四十分钟后送过来。”

    “这太麻烦你了。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市委副秘书长于林敲门进来了。王东山伸手示座,他继续打电话:“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好了,就这样吧。”

    于林把一沓材料双手递给了王东山:“王书记,这几份文件是你要的,还有几份文件需要你马上审批。另外,文联的邵主席来了,说有要事向你汇报。”

    “邵主席?”王东山坐下翻开了文件:“你让他来吧,我只有三十分钟时间。”

    于林说了声“好的”,就出去了。

    “于秘书长,等一下。”

    于林转身来到了王东山的桌前:“王书记,还有事?”

    王东山看着于林说:“买一袋米、一袋面,再买上点水果之类的礼品,我要去看一位退休的老教师。”

    “王书记,把东西装在车上吗?”

    “是。”

    有人敲门,王东山知道是文联邵主席来了,他头也没有抬,继续批阅文件。

    邵主席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见王书记在埋头审批文件,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悄悄地站在了沙发前。

    王东山龙飞凤舞的签名,刷刷刷的翻阅文件,很快就处理完了文件。

    他突然发现了站在一边的邵主席,吃惊地站了起来:“啊呀!是邵主席呀,进来咋不说一声呀?”

    他亲切地和邵主席握手:“邵主席,身体还好吗?”

    邵主席这才有了点自信:“还好,还好。王书记,你忙成这样,我,我不该来打搅你呀。”

    “这是什么话?请,请坐。”

    秘书给邵主席端来了茶:“请。”

    邵主席说了声“谢谢”,就双手端起了茶,半天了没有喝一口:“王书记,真是不好意思。”

    王东山接过秘书递过来的专用茶杯后说:“没有特别重大的事儿,别把电话接进来了。”

    “王书记,知道了。”

    王东山亲切地对邵主席说:“邵主席,我们曾经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有事你直接来找我,不要客气。”

    “王书记,大家都想你呀,让我来看看你。”

    “谢谢你,邵主席,也谢谢文联的同志们!邵主席,你说,找我什么事?”

    “王书记,真是张不开嘴呀。”

    “没事,邵主席,你说。”

    秘书进来了:“王书记,于秘书长来电话了,看老教师的礼物已装进了车里。我们在下面等你?”

    “这样,小唐,你就别去了,替我值班,我和司机去吧。”

    “好的。”唐秘书走了出去。

    “你看,王书记,你这么忙,我还是改日再来吧。”

    “说什么呢?邵主席,不急,你告诉我,啥事儿?”

    邵主席吭哧了半天,才说明了来意:“《兰河》创刊二十周年了,想请王书记给题个词……”

    “这没问题,邵主席。……唐秘书!”

    “王书记。”唐秘书走了进来。

    “邵主席,把内容给唐秘书,我回来就写。”

    邵主席慌忙地从包里找出了一张纸,王东山接过来一看,是拟好的一段文字:

    贺《兰河》创刊二十周年

    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立足本土,面向全国,为读者奉献最新最美的文学精品。

    王东山把纸条交给了唐秘书,对邵主席说:“没问题!”

    “谢谢王书记。”

    “还有什么?”

    邵主席嗫嚅道:“我们准备,准备出一套丛书……”

    “邵主席,是缺钱,是不是?”

    “王书记,要,要是麻烦,就、就算了。”

    “这样,……唐秘书,你把朱老板的电话要通。”王东山对邵主席说:“政府的钱是市长一支笔审批,我说了不算。我给你找点钱,怎么样?”

    “王书记,这太谢谢你了。”

    “谢什么呀?需要多少?”

    “文联还有点钱,还缺个两、三万的样子。”

    朱坤荣的电话通了,王东山开门见山地问:“出点血怎么样?”

    “王书记,得多少?”

    “三万。”

    “三万?行!王书记,把钱给谁呀?”

    “给市文联的邵主席,他要出一套书,就把你的仿古建筑公司好好宣传一下吧!好不好?”

    “好!……”

    邵主席见王东山一个电话就解决了问题,高兴的点头又哈腰:“谢谢了!谢谢王书记!王书记,快去忙吧……”

    王东山亲切地和邵主席握手道别,邵主席屁颠屁颠走了。

    司机拉开车门请王东山上了车,问:“王书记,到那里?”

    “先到区上。……哎,小丁,你妈的病好些了吗?”

    “可能就这几天的事了……”

    “这么严重?那……那先去看她老人家。”

    “这不行,王书记,你都这么忙,……”

    “要不这样,小丁,你靠边停车,代我去看你妈,学校那边我一个人去!”

    “这不行……”

    “别说了!”王东山火了:“听我的没错!”

    小丁只好把车停了下来。王东山从后货厢里分了一半水果递到了小丁的手里:“记住!工作可以放,但父母的病不能放!明天下午开始,你休假。”

    小丁激动地朝王东山点头:“书记,谢谢你。”

    “快去吧,打个的。”

    目送小丁上出租车走了,王东山才把车开到了柳倩倩家的楼下。王东山把车停到了另一栋楼前停下,才下车朝柳倩倩家走来。大老远,他就看见柳倩倩在阳台上看着他。他不由地加快了步子……

    柳倩倩客气了一番,才把王东山车上的米、面、清油、水果抬进了小房。

    王东山上楼后,正式向柳倩倩展开了正面攻击。

    “我爱你。”

    “东山哥,你我都是有家室、有孩子的人了。不准胡说!”柳倩倩脸红了一下,但很快就趋于正常了。可是,心里却激起了冲天波浪。

    “这不公平!”王东山紧盯着柳倩倩的眼睛。

    “为什么?”柳倩倩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情。

    “爱情不是少男少女的专利!已婚男女有权力爱他喜欢的人!”王东山显的很激动:“我有权力爱你!”

    柳倩倩确实喜欢上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责任心强,还有更为辉煌的前景在等着他。实话实说,眼前这个男人长像、个头,都不如唐学强。但是,他比唐学强优秀,比唐学强有魅力。他关心别人,胜过关心自己。尤其是柳倩倩这样一个漂亮、技术、知识于一身的女人,更需要一个爱她的男人呵呼、欣赏、赞美。可是,唐学强是个只顾自己工作不管她死活的人。她在唐学强的眼里,充其量就是一个物件,很普通的物件!

    没有人真正爱她,没有人欣赏她美丽苗条的身体,没有人关心她、爱护她,这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你太亏了!”王东山加大了攻击的力度:“这么漂亮、这么有才华的人,他唐学强凭什么不珍惜?”

    “珍惜?”柳倩倩也随着王东山的情绪,发泄对丈夫的不满了:“他能珍惜我?他就是多打两个电话,我都满足了。你知道的,我从南方回来多少天了,连他的影子都没见着。”

    “这太过分了!”王东山为柳倩倩打抱不平:“为银池那么个小小的杀人案子,他竟然连家都不回了!”

    “他是一个自私的人!”柳倩倩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贬低自己的丈夫唐学强:“他不懂得爱,不懂得生活,甚至连笑都不会!”

    “这也太可怕了!”王东山进一步煽阴风点鬼火:“我都不敢想象,你是怎么跟他在一起生活的?”

    “那时候太幼稚,总觉得他很优秀很帅气,今天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柳倩倩很后悔,当年为什么就选择了个啥也不懂的唐学强呢?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奢望?”王东山想彻底摸清柳倩倩的底牌:“比方说,你最希望得到什么?”

    “我最希望把自己还看得过去的身体,摆在爱我的男人面前,让他欣赏,让他赞叹……”

    “看得过去?这话不对,你的身体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苗条、欣长、白皙,如果我是唐学强,我会守着你这美妙的身子放声歌唱的。”

    “什么呀?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呀。”柳倩倩喜欢听王东山说这样的话,这样的话唐学强是说不出来的。她从王东山的眼神里看出了王东山的动机,这个男人需要她美妙的躯体,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你真的很美!……我,我就是那个爱你的男人啊!”王东山乘机抓住了她的纤纤玉手。柳倩倩没有反对他这样做,他得寸进尺,把手伸进了她的线衣,把富有弹性的美丽捏在了手中。他进而去亲她,被她拒绝了:“不可以!”

    王东山卷起了柳倩倩的线衣,惊呆了:这个女人的皮肤可真白,比大学生林叮咚要白的多。腰也特别的细,差那么一点,他就能双手箍住了。肚子平平的,哪像个生过小孩的女人呀。峰乳也很美,血管像缝衣针粗细的黑色的蚯蚓一样,爬在上面。……

    他又去亲她粉嘟嘟的嘴唇,她躲闪开了。他亲她的脖子,很快,她脖颈里被亲出了一个紫红色的影子。

    柳倩倩真想放纵一次,为自己,也为报复。欣赏自己美妙躯体的人终于出现了,她应该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唐学强不管她,不爱她。她回家这么多日子了,居然连一次家都没有回过,就红杏出墙一次,算对唐学强的报复吧。转念一想,不行!就这样把自己交给这个王东山,他会不会看低我呢?这毕竟是一件丑事,如果传出去,怎么得了啊?

    她推开了王东山的双手,放下了线衣:“去忙吧,我们不能这样!”

    刘红卫带着五个打手找上门来时,就已经决心大开杀戒了。现在需要的,只是“借口”。

    治安员张清是刘红卫的铁杆,他对村民们的查账同样有着抵触情绪,首先冲着刘三国讽刺挖苦:“账算得怎么样了,给老子分上两个成小成?”

    刘三国是个精明人,自然听出了弦外之音,他离开饭桌,冷冷地说:“大家推举我出来算帐,我不去说得过去吗?”

    张清破口大骂:“你算个球呀!你算的哪门子帐?”

    治安员张世先是刘红卫的第二个铁杆,他接口骂道:“你是个什么鸡巴玩意儿?敢太岁头上动土?”

    刘三国气呼呼地对刘红卫说:“刘红卫,有理讲理,来这么多人想干啥?要打就来吧!”

    刘红卫冷笑:“我今个就是要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为啥是三只眼?”

    五个治安员又一次骂了起来。

    杨桂花一看不好,慌忙离开饭桌,跑过来把气坏了的刘三国往里拉了一把。她怒斥刘红卫:“你欺人欺负到家里来了,你们来这么多人,做什么哩?”

    刘红卫指着刘三国:“别像个缩头乌龟样藏在婆姨身后,有本事跟我过来!”

    刘三国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红脸汉子,见村干部如此张狂,毫不示弱,就跟着来到了院子里责问道:“这次是乡里要查你的账,群众选我做代表,我有什么错!再说了,我就想查你的账,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刘红卫朝张清使了个眼色,张清一声:“上!”

    众治安员就围住刘三国乱打了起来。杨桂花急了,左突右挡保护丈夫,刘三国也奋起反抗。

    张清见刘三国打倒了两个同伴,迅速从胶靴筒中抽出尖刀,张世先也从怀里取出了菜刀,凶狠地向刘三国的头上、胸口又刺又砍。

    刘三国猝不及防,甚至来不及喊叫一声,就重重地扑倒在了地上。杨桂花也被砍倒在了地上。

    刘三国十三岁的儿子刘小卫,于混乱中来到爸爸刘三国的身边,想把他搀扶起来,张清拎着已经沾满鲜血的尖刀,不容分说挥手便向刘小卫的头上砍去。在场有人一声尖叫,惊醒了刘小卫。年幼的刘小卫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将头一偏,张清的尖刀砍在了刘小卫的膀子上。刘小卫慌忙逃开,总算幸免一死。

    前后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在山湾村的这场暴行中,村民代表刘三国惨遭杀害,他妻子儿子被砍成了重伤!……

    ……

    唐学强调查完这起血案后,拍案而起:“太嚣张、太狂妄了!”

    柳倩倩带着女儿强倩,百无聊赖的从婆婆住处回到了她的家里。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是医院破例分给她的。医院为什么会在早已取消了福利房的情况下分给她房子?真的像陈院长说的那样她是人才吗?她是人才不假,可是,如今的世道,你是人才又能怎么样呢?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一定不行,行也不行。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她柳倩倩太明白了。

    她喜欢这套房子,因为她自然而然地和多嘴多舌、重男轻女的婆婆分开住了。唐学强在电话里也同意,好在兰医家属院离学强母亲家近,他们可以吃在母亲家,住在自己家里。

    唐学强当然不会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这套房子是因为王东山的出面,医院才分给她媳妇的。否则的话,这样的好事儿是不可能落到柳倩倩头上的。

    她又怕住这套房子,因为她一住进这套宽敞、舒适、漂亮的房子里头,她欠王东山太多的感觉就出现了。她不愿意欠王东山太多的情,欠情太多了她会睡不着觉的。她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为这套房子,也为王东山。

    她喜欢王东山这个男人,凭心而论,她更爱唐学强。然而,唐学强会给她带来什么呢?唐学强除了忙工作,还是忙工作,在他眼里,我柳倩倩是不值一提的。要不然,这搬新家这么大的事儿,他为什么不能前来看一下呢?每想到这些,她就来气,她要和王东山好,她要和王东山上床,气死他唐学强,谁让他不珍惜如此美丽的老婆呢?

    和王东山上床,当然不全是为了报复唐学强,王东山这个男人,吸引她的东西太多了……

    转念一想,还是安份点吧,自古奸情出人命,别弄出什么事情来。人生八九不如意,别人能忍受,我柳倩倩为什么就不能忍忍呢?

    陪婆婆吃晚饭时,强倩的一句话勾起了婆婆的心事,强倩指着电视画面问婆婆:“奶奶,小叮当的奶奶不好,她喜欢男孩,不喜欢女孩。”婆婆听到这话一愣,接着便絮絮叨叨起来。

    “一个黄毛丫头家,你懂个啥?男人能顶门立户,女人能干啥?”

    小保姆见柳倩倩不爱听这样的话,就插道:“阿姨,我们出去转转吧。”

    老太太横眉冷对小保姆,指桑骂槐咒儿媳。她大发雷霆,说小保姆是胳膊肘外拐,是吃里扒外的东西……

    话不投机半句多,柳倩倩说声“妈妈再见”、强倩一声“奶奶再见”,母女俩胜利大逃亡,一溜烟跑回了家。

    上楼时,她发现有辆小车停在院里,没在意,拉着女儿强倩咚咚咚咚上楼,踢哩哐啷开了门,进门重重地坐进了沙发里。

    门铃响了。

    她一下子从沙发里弹起来,冲到门前打开了门。她希望家里来个人,她想找个人倾诉一番,否则,她会爆炸的。

    打开门,王东山提个大蛇皮袋子,彬彬有礼地站在门口。

    “快进来呀!”柳倩倩惊喜地:“快点!”

    王东山进来亲切地和小强倩打招呼,从蛇皮袋里取出了玩具电动娃娃,强倩兴奋地说了声“谢谢伯伯”,就跑进自己的卧室玩去了。

    “祝你生日快乐!”王东山说着从蛇皮袋里取出了生日蛋糕、熟的鸡鸭鱼肉,还有外国高级红酒:“我来给你过生日,等了你半大天了。”

    柳倩倩深感意外,也特别感动。

    她二话不说,拿来了杯、盘、碗、筷等,随着生日快乐的音乐,生日小宴开始了。……

    这一夜,柳倩倩特别开心,到孩子睡着时,她已经微醉了。她面若桃花、妙语连珠,给王东山谈过去,谈童年……

    谈到大半夜时,她突然说:“我该洗澡了。”

    他看着她进了浴室。

    他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她这是什么意思?是暗示,还是……

    不管咋说,她没有让我王东山离开的意思。管她哩,我去推卫生间的门,如果门是开的,那就顺乎自然、水到渠成了。他蹑手蹑脚来到了卫生间门口,紧张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他想推门,可举了几次手,都没有下定决心。他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他又一次举起手准备推门时,门却开了个缝。他呼的推门进去时,柳倩倩赤条条地站在地上。他惊呆了,这真是一具魔鬼的身躯啊!或者是哪个理想主义画家笔下的理想化了的人体模特儿!他一把揽过了她的纤纤玉腰,她乘势抱住了他的脖子。

    他抱起柳倩倩,来到了她和唐学强的那张大床上……顷刻间,小小床第间,电闪雷鸣、风雨大作起来……

    就在这天晚上,在银池县山湾乡办案的中共兰河市委副书记唐学强失眠了。发生在山湾村的村干部报复杀人案,已经查的一清二楚了,杀人犯、同案犯全部抓获归案。

    刘三国妻子杨桂花、儿子刘小卫还在医院住院治疗。她们母子的医药费、今后的生活费以及刘小卫上学的费用,唐学强都通过各种渠道解决了。唐学强和他的专案组离开村子时,山湾村的村民们围住了唐学强常跪不起。

    那种战争年代才有的党群鱼水情的情景,出现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子里。

    唐学强这条硬汉子也跪在村民面前哭了,他说:“你们还有什么冤屈,就起来说吧。”

    村民代表说:“我们全村两百七十户村民,凑份子买了一只羯羊,想请唐书记吃一顿我们乡里人的手抓羊肉。你要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

    唐学强知道,这个时候拒绝他们是艰难的,他得想个万全之策,摆脱眼前的局面。他抹去眼泪站了起来:“父老乡亲们!你们这个条件,我代表市委和市委陈书记,答应你们。但是,等我们把这个案子办完了,再来吃,行不行啊?”

    “不成!不成!……”村民们参差不齐的声音。

    唐学强上到了一个土坡上:“父老乡亲们!大家想想,这个案子发生后,为什么乡里派人来压我们?为什么县电视台、《兰河日报》会发虚假的伤害我们感情的新闻?县委书记为什么要替杀人犯说话?这一切情况,专案组才了解了个皮毛,我们还要深入调查,把这个案子背后的东西抓出来!把造成这个案子的所有人员查出来,该撤职的撤职,该查办的查办,把党决心减轻农民负担的政策真正落到实处!大家想想看,案子不了结,我能吃下去羊肉吗?”

    村民们陆续站了起来,没有一个人说话。

    唐学强坚定地说:“父老乡亲们!等我们几天吧,等我们把这些事儿全办完了,再来吃你们的手抓肉,行不行啊?”

    “成!”

    “唐书记可说话算数呀!”

    “唐书记,我们等你回来!”

    ……

    唐学强把县、乡所有涉案人员都集中到了山湾乡政府,虽没有对这些人实行双规,但程序、保密、保卫措施是严格的。这就无形中给县乡两级干部中的个别人,造成了一种精神上的压力。

    唐学强给这些人宣布:“除县委书记、县长和给本案造成直接因素的干部外,其它的同志一视同仁,只要如实地、实事求是地说清楚问题,两小时内走人!否则,正式‘双规’!各位要走哪条道,自己选择!”

    乡党委书记姚成山把派人到山湾村“封嘴”、不许老百姓“胡说八道”的事实做了详细的说明。

    县委书记吴忠玉的电话是姚成山亲自接的。

    吴忠玉说:“案件的定性问题非同小可,是牵扯到你我头上乌纱帽能不能戴住的大问题。县里、市里已经定性为打架斗殴、误伤人命。电视报了,报纸登了。你这个党委书记亲自去做工作,给他们讲法!不准上访,不准闹事,不准乱说乱讲!”

    姚成山说,他没有去山湾村,他打发一名副书记和一名副乡长去的。结果弄的村民们很紧张,被害人家属和个别村民怎么也闹不明白,刘三国已遭坏人杀害,受害人家属和村民们像是犯了王法似的,成了“文革中的坏分子”,不准乱说乱动……这样做确实欠妥当,严重地伤害了村民们的感情。

    “你作为山湾乡的党委书记,就连一点责任也没有了?”唐学强最痛恨的就是这帮唯上不唯下的软蛋们:“你一个共产党员的良知哪里去了?在你的眼皮底下,出现了村干部报复杀人案,你不但不给老百姓做主,还为虎作伥、为非作歹!你这样的人也配做老百姓的父母官?”

    面对唐学强的质问,姚成山无言对答。

    “县委书记吴忠玉为什么要歪曲事实?”

    “他怕和‘三农’问题联系起来,丢了乌纱帽。”

    乡党委书记有派人查帐的事实,至于后来封群众的口,也确有县委的电话记录。唐学强就提议对乡党委书记降职处理,结案后,被派往山湾村当村党支部书记。

    县电视台台长播假新闻,也是县委书记吴忠玉打的电话。

    《兰河日报》的假新闻也是银池县委加注意见后,吴忠玉拿着市委副书记王东山的批条找报社值班总编签发的。

    报道内容严重地歪曲了事实:本市银池县山湾乡山湾村,因为村民之间的纠纷,发生了一起重大的误杀事件。画面和图片上展示的是现场收缴的“凶器”,其实,这些所谓的凶器,全是公安人员临时从杀人犯刘红卫家里搜出来的。

    “王东山的批条?”唐学强吓了一跳,马上派人到报社去拿王东山的批条。

    县法院轻判杀人犯,也有王东山的批条。

    唐学强很是奇怪,谁都清楚承担这种责任的风险和代价。银池县委显然是不愿承担这种风险和代价的,否则,我们无法解释事件出现之后的那一切怪事,更不可能找出任何理由,可以这样漠视人民的生命,尽管刘三国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为什么王东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当然,最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还是受害者家属。事发第五天,受害者家属杨桂花带着几个人再次鼓起勇气找到县委,终于见到了县委书记吴忠玉,他们在年轻的书记面前长跪不起,哭述冤情,刚讲到自己的亲人因为替村民们清账而惨遭杀害时,书记竟一下子勃然大怒:“谁说是清账?那全县都在清账,怎么没杀别人,就单单杀了你的男人呢?”

    受害者家属惊得目瞪口呆。

    按县委书记这个说法,如果哪家女孩子被歹徒强暴了,要喊冤,岂不是谁都可以对她厉声责问:世界上年轻漂亮的女人多着呢,怎么没强奸别人单就强奸你了呢?这还是人话吗?

    清查账目的群众代表刘三国被杀后,其余十一位代表万分悲痛,但山湾村查账的工作并未停顿下来,并且查的决心更大,也更认真了。

    应该说,刘红卫、张清等被抓后,给清查账目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方便,村干部的许多经济上的问题,很快便露出了冰山一角。

    毫无疑问,山湾村的问题不止是刘红卫一个人有,副支书、村委会主任和村会计,也都不可能那么干净,他们对这次清账骨子里是恐惧、抵制的,可这项工作毕竟是县政府统一部署的,何况又出现了刘三国被杀事件。

    山湾村的清账小组是乡政府决定成立的,他们虽憎恨、害怕、惶惶不可终日,还不至于像刘红卫那样愚蠢地去杀人。不过,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县、乡两级党委和政府都对清账的事儿闭口不提了,对刘红卫等人杀人的真相也极力掩盖,于是他们的胆子就又大了起来。这就不仅仅是伤害农民感情的问题了,这些人把共产党的脸面全丢光了。

    唐学强打通了市委陈书记的电话,怒不可遏地说:“《兰河日报》的假新闻、银池县法院的判决,都是因为王东山的批条才造成的。吴忠玉制造事件假像,很可能也跟王东山有关系!”

    陈云天愣了一阵,坚决地说:“只要证据确凿,你依法办案!”

    派往《兰河日报》和县法院取证的同志,同时到达。他们把王东山的批条放在了唐学强的办公桌上。王东山给《兰河日报》的批条是一张四尺宣的条幅,那上边是四个字:“依法办事”;王东山给银池县法院的批条也是四尺宣的条幅,上边也是四个字:“依法办案”。

    唐学强愣住了:人家的批条是让你依法的呀,为什么两家单位都理解成相反的意思了呢?

    唐学强百思不得其解。

    唐学强又给市委书记打了个电话,他告诉陈书记:王东山副书记的批条没有任何问题。

    “没问题?”市委书记有点意外:“到底咋回事?”

    “是办案和办事的人理解错了。”唐学强有气无力地说。

    放下电话后,唐学强问自己:他们为什么会理解错误呢?

    后来,唐学强终于想明白了王东山批条的真正用意。王东山是写的“依法”,这一点无可挑剔,关键是这个条子的主人是谁?谁拿到王副书记这张书法条幅,这“依法”的意思也就变了。这“依法”可以理解为“多多关照”、“网开一面”、“从轻发落”,等等。

    但是,你唐学强的这种解释,《现代汉语词典》里没有,凭你自己的解释,谁能相信呢?法律讲的是“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人家完全可以这样反驳你:这个依据就是,我做为市委副书记,要求你办事办案必须“依法”!

    山湾村杀人案在市委副书记唐学强的亲自主持下,圆满的划上了句号。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不仅仅让破坏中央“三农”政策的杀人者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更重要的是通过了唐学强的建议,还取缔了银池县农民头上的不合理收费项目23项,全市的农民也跟着银池县沾了光。

    中央和省委对兰河市委在山湾村事件的处理,以及在减轻农民负担问题上表现出的积极性和热情,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兰河市、银池县通过《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全国媒体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宣传,先是莲蓬山西天雷音寺的宣传,接着又是对山湾村事件的宣传,如今的兰河市可以说是名扬天下了。

    唐学强在山湾村事件处理上的当机立断、大智大勇,不但得到了媒体“冷面包公”的美誉,省市领导对他也是更加刮目相看了。

    当然了,他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他心爱的妻子柳倩倩,让他戴了顶尴尬的绿帽子。不仅如此,这顶绿帽子还给他埋下了栽大筋斗的隐患。

    唐学强说服了陈云天、兰河市委班子的主要领导带着项目,来到了山湾村,接受了山湾村农民的朴素的宴请。临走时,山湾村及附近的农民约4千人围住了陈云天、唐学强及市委的三辆车、7位领导。王东山紧张了,要打电话调公安人员。

    陈云天说:“没事儿,让唐副书记出面吧,他们一定是来送唐副书记的。”

    果不其然,老百姓见唐学强出现了,唰唰唰全跪下了。

    “唐书记,你让陈书记给我们讲几句话吧。”一农民代表对唐学强说。

    “陈书记,讲几句吧。”

    陈云天拉起了一位跪着的老人对村民们说:“乡亲们!大家都起来吧!你们起来了,我再说。”

    众村民唰唰唰起来了,刹时间,尘土飞扬起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