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九章 作茧自缚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直到那场大火烧起来时,唐学强才知道冉高山真的是下了决心不走了。市政府秘书长把冉高山夫人的工作都安排好了,等正月二十过后,就来兰河上班了,就来兰河落户了。……这之后,唐学强真正跟冉高山交上了朋友。

    “不对!”林一华摇头,完全是那种完成任务后的喜悦心情:“是这样,某领导在洗浴中心问服务小姐,是不是处女。小姐说要说我不是处女吧可我还没有结婚,要说我是处女吧,又打过胎,充其量算个副处吧。”

    省检察院侦察处长林一华、市检察院侦察处长齐元,驱车到梁平山家中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乡村的后半夜,空气清新,万籁俱寂。

    军用吉普车径直开到了梁平山家的高大门楼前,林一华见大门可以开进去车,就让司机把车开到了梁平山家宽敞的院子里。两位解放军战士马上各就个位,一位守住了院门,一位远远的跟住了梁平山。

    齐元把梁平山带进杂货房时,梁平山老婆哭哭啼啼进来了。

    林一华命令说:“别出声!一边呆着去!”

    梁平山若无其事的对老婆说:“没事,该干啥干啥去!过几天就回来了。”

    林一华示意解放军战士把梁平山老婆带出去。后者把她带到了北边屋里,看管了起来。

    梁平山搭个梯子,在木头大梁上取下了一个大鸡皮袋子,弄了下边的人一身一脸土。两位侦察处长顾不上擦拭脸上的尘土,让梁平山把袋子提到了院子里,然后打开袋子口,倒出了一堆东西。

    这都是梁平山认为重要的东西,存折、存单、借条、收款条等等。就连朱坤荣打过款来,梁平山取款的凭证都有。还有,建“兰河第一楼”时购木头的票据,梁平山给朱坤荣卖木头的发票存根等,应有尽有,齐齐全全。两位侦察处长按捺住激动的、快要跳出来的心,一张张、一本本地整理,然后填上扣押清单,全部都装进了车里。

    根据安排,他们来时都开好了搜查证,要搜查梁平山的家。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该要的全有了:田百顺1千万元的活期存单、梁平山5百万元的定期存单,还有梁平山的定期存单五张,分别是存80万元、6万元、1万元、4千元。

    看看天还没有大亮,林一华他们又在梁平山的带领下,来到了田婷玉的家中。

    田婷玉的两个哥哥分房另过了,家中只有瘫痪在炕的老母亲和70多岁的父亲。为了伺候老人,田婷玉还在外村雇了个40多岁的保姆。

    林一华向田父、保姆出示了搜查证,然后对田婷玉的家进行了搜查。除了两张田父田百顺十万元、一万元的存单外,再什么也没有搜出来。临走时,田百顺颤巍巍的追出屋门向齐元:“小玉她怎么了?”

    林一华和齐元商量了一下,把那张一万元的存单还给了田百顺:“好好过日子吧。”

    田百顺接过存单就不由自主的跪下了:“我说了,钱财是身外之物,多了有害呀,她就是不听……”

    林一华拉起了田百顺:“起来吧。”

    齐元说:“老人家,田婷玉没啥大事儿,过一阵她就来看你们了。”

    ……

    林一华们赶到镇子上时,才7点多钟,银行还没有上班。他们找了一家饭馆,每人吃了碗臊子面,时间就差不多了。他们在农行营业室、信用社、工行营业室冻结了田百顺、梁平山的全部存款,又通过计算机查阅了县城的其它银行网点,没有这几个人和他们亲属的存款。

    走出银行大门后,齐元冲林一华说:“一碗臊子面,肚子还饿着哪!要不,再吃一顿?”

    林一华说:“路上吃吧,唐检他们还急着呢!”

    齐元同意了,开玩笑说:“行!这就叫官大一级压死人,同是侦察处长,我这处是副的呀!”

    林一华被齐元逗笑了:“上车!上车了给你讲个副处的段子。”

    齐元上车后说:“处长,副处的段子我知道,不用你说。不就是妓女们做过处女膜修复手术后,把自己当处女推销那个吗?……有个嫖客说,这处女红是有了,可波不像是处女呀。妓女说,那就是副处吧。”

    “不对!”林一华摇头,完全是那种完成任务后的喜悦心情,“是这样,某领导在洗浴中心问服务小姐,是不是处女?小姐说要说我不是处女吧可我还没有结婚,要说我是处女吧,又打过胎,充其量算个副处吧。”

    齐元哈哈哈大笑:“林处呀林处,你就这么欺负我们副处级干部呀!等我回去了,发动一批副处跟你算老帐!”

    “算吧算吧。”林一华说,“玩笑归玩笑,想想吧,正事怎么干?”

    “放心吧,林处,这一次我们该露露脸了吧。你说,这么多天了,案子……”

    “别说了!”林一华冲后边的梁平山看了一眼:“回去再说吧。”

    齐元心悦诚服地说:“林处英明。”

    ……

    市委常委会结束时已经是夜里12点钟了,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林南非见市长冉高山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很是奇怪:“怎么,还有事?”

    “是的,南非同志。”

    林南非非常同情冉高山的处境,本来,干完一届市长他就要到北京去就职了。可是,一场大火,把这位市长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了。别看他当上这个市长时间还不算长,别看他跟这场火灾没有任何联系。但是,你必须得承担责任!因为,发生“2.6”特大火灾时,你冉高山是兰河市人民政府的市长!

    兰宗震写狗咬球市场的新闻调查见报的时候,林南非正和省委书记等13位中共西兰省委省府领导在南方考查学习呢。林南非回来后,冉高山就把报纸拿给市委书记看。

    林南非看完报纸后,征求冉高山的意见:“你感觉怎么办?”

    冉高山说:“我到实地去看过,恐怕情况比兰宗震写的还要糟糕。我的意见是立即取缔这个市场!”

    林南非把扳台上的报纸拍拍说:“冉市长,这事儿就交给你了!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市委都是同意的!”

    “好吧。”冉高山满意地走出了市委书记办公室。

    冉高山前脚走,唐学强的电话后脚就追过来了:“南非同志,《兰河晚报》上有篇写狗咬球市场的新闻调查,我希望你读一读,然后认真地对待它!”

    林南非笑着说:“报纸就在我桌子上呢,说实话,我也是刚看完。”

    “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你呢?怎么看?”

    “我认为,坚决予以取缔!”

    “好的。我已经让高山同志代表市委去全权处理这件事了。”

    “高山同志什么意见?”

    “跟你一样,坚决予以取缔!”

    ……

    冉高山本以为,这么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儿,打个电话就能解决了。

    唐学强说:“咱们冉市长也太天真了,一个电话如果能解决问题,这兰河市城关区的事情就太容易办了。”

    还真让唐学强给说准了,打电话不管用,只好亲自去了区委。区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梁二希接待了冉高山。

    梁二希看看表下午5点钟了,就说找个地方吧,边吃边谝。冉高山说:“这可是个严肃的问题,用‘谝’这个字是不是太轻率了?”

    “走吧,冉大市长在兰河是单身,我犒劳你一顿。”

    “可以。”冉高山说,“我有个条件,到一帆风顺大酒店,怎么样?”

    “冉市长,到那里去,不合适吧!”

    “怎么,嫌贵了?”

    “这倒不是。”

    “那是为什么?”

    梁二希说:“区里有规定,除了区属的宾馆饭店,外面的一律不予报销。”

    “不用你报销,我个人请你。”

    梁二希说着不敢当的话,请冉高山来到了一帆风顺大酒店门口。冉高山下车后,径直向对面的“兰河羊肉”走去。

    梁二希追上了冉高山:“冉市长,错了!”

    冉高山头也不回继续走:“一帆风顺一顿饭一千多,你让我下次喝西北风呀!”

    梁二希忙说:“冉市长,开个玩笑,到我们区上来了,能让你掏腰包吗?”

    冉高山已经跨上了“兰河羊肉”门前的台阶:“说话算数!我请你!”

    梁二希忙拉住了冉高山:“市长,给个面子吧!”

    冉高山见梁二希一脸的真诚,便说:“行,就吃羊肉,你买单。”

    梁二希这才无可奈何地跟随冉高山,走了进去。

    服务员迎过来问:“几位?”

    梁二希没有理服务员,问冉高山:“我们上楼吧?”

    “好!”冉高山应着上楼,被服务员拦住了:“二楼是包厢,已经订满了”。

    梁二希拉下脸训斥:“让开!请市长上楼!”

    服务员愣了一下,让开了。

    冉高山看了看一楼的大厅:“既然没包厢了,我们就大厅吧。”

    梁二希请冉高山上楼:“有包厢,请上楼。”

    正说着,大堂经理过来了,她热情地请冉高山、梁二希上了楼。

    冉高山问:“不是没有包厢吗?”

    “有。”大堂经理笑容可掬的说:“两位先生别见怪,大厅的生意淡,服务员就想让客人坐大厅。请这边!”

    冉高山高兴的说:“蛮真诚的吗!我们就要这一间吧。”

    大堂经理忙说:“好!请吧!”

    冉高山、梁二希进去坐在了窗户旁。冉高山用手指着窗外对面乱哄哄的市场说:“二希同志,我不说了,你看看,在富丽堂皇的一帆风顺大酒店下,弄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市场,这协调吗?顺眼吗?”

    “市长,我就知道你来这里吃饭的原因。可是,区上也有难处啊!”

    “谁没有难处?你这个市场,实际上严重地影响着兰河市的形象!像这样市场,在你城关区的地盘上,还有多少?”

    梁二希叫来了服务员:“市长,先点菜,后说话,后说话。”

    冉高山不满的看了梁二希一眼,掉头把目光投向了对面的市场……

    梁二希点完了菜就诉起苦来了:“这里全是下岗工人,市场取缔了,他们怎么办?得慢慢来,是不是?另外,这个市场没有了,这里的市民到那里去买菜?也得慢慢来,是不是?……”

    冉高山恼怒地把唐学强写的条子拍到了桌子上:“看看吧,这里只有三名下岗工人,怎么变成全是下岗工人了?你自己看吧!”

    梁二希生气的:“他是检察长,走东的不走西,膲猫儿的不骟猪,他多管闲事究竟想干什么?”

    “干什么?”冉高山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梁二希同志,你还像个共产党员吗?你怎么这样对待一位一心为党、为人民工作的好同志呢?”

    梁二希见冉高山真发火了,忙笑逐颜开:“对不起,对不起,市长,我说错了……”

    ……

    市委副书记、市长冉高山忙活了半天,居然没有取缔掉一个小小的市场。这让冉高山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也掂出了一个市长在区上领导人心目中的分量。同时,在城关区发生的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其它事件,连同这次的不听招呼,实实在在把冉高山给激怒了:这城关区还是兰河市辖的一个区,而兰河市也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兰河市,为了维护共产党的威信,为了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你兰河市城关区的这个“地雷阵”我冉高山滚定了!你梁二希后台再硬,我冉高山也要跟你干一场了!

    冉高山在进一步深思熟虑之后,做出了这个重大的决定:他不离开兰河了!

    唐学强听到这个消息时,仍然是半信半疑,所以在“2.6”大火前夕,他在一帆风顺大酒店和冉高山吃饭时,还冷嘲热讽过冉高山呢,直到那场大火烧起来时,唐学强才知道冉高山真的是下决心不走了。市政府秘书长把冉高山夫人的工作都安排好了,等正月二十过后,就来兰河上班了,就来兰河落户了。……这之后,唐学强真正跟冉高山交上了朋友。

    ……

    冉高山见市委书记问他有没有事时,他说:“学强同志在我办公室等你,我俩有重要的事儿给你汇报!”

    林南非看了看表问:“现在吗?很重要吗?”

    “是的,很重要!重要到亡党亡国的地步了!”

    林南非又坐在了板椅上:“比‘2.6’大火还重要吗?”

    “是的,南非同志。”

    林南非拨通了唐学强的电话:“学强同志,请过来吧,我们等你。”林南非靠在椅背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对不起!”唐学强走了进来,“林书记,这都快凌晨一点了,还不让你休息。”

    “没关系的!”林南非起身和唐学强握手,“请坐吧。”

    “林书记,我就开门见山了!”唐学强打开了掌上电脑,用笔点了一下,“城关区的问题到该解决的时候了!”

    区委区政府的问题……

    区公、检、法的问题,唐学强重点列举了兰宗震被诬陷的案子,还有区公安人员参与纵容十条山等洗浴中心成为卖淫窝点的事例……

    市公安局刘仲夏向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的问题……

    ……

    冉高山又谈了工商所的问题……交警队的问题……以及区委主要领导梁二希等人的问题。……

    林南非表态说:“看来区上存在的问题是够严重的,学强同志呢,在办‘2.6’渎职大案的同时,注意上面提到的这些人和事,包括区委书记闻令国在内,如确有证据,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高山同志,你让市纪委马上成立专案组,调查市公安局刘仲夏等人以及区上存在的这些问题。包括学强同志管不上的人和事,如交警队、工商所等等。这项工作由你具体负责。另外,区上领导班子的调整,请你和市委组织部拿一个意见出来。梁二希等人被隔离之后,区上的工作不能受丝毫的影响,这一点千万要注意!”

    ……

    唐学强看表时,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了,就说:“谢谢林书记,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

    “我们走吧。”林南非说。

    冉高山看到唐学强揉了揉红红的眼睛,眼角渗出了丝丝泪花……

    唐学强妈指挥小保姆红妹给唐学强做了一顿丰盛的生日饭菜,四菜一面:酸菜粉条肉、蘑菇炖小鸡、青椒土豆片、蒜拌茄子和盐水长寿面。

    唐学强接到红妹的电话时,已经到回家的路上了。小保姆红妹说,大哥,快回家吧,饭都做好了。长寿面的臊子,还是干妈亲手做的呢!唐学强高兴的说:“好!我马上到家!”

    唐学强合上电话时,家已经到了。就在他要下车的时候,电话又响了。司机关掉了车载音响,让首长接电话。

    电话是市长冉高山打来的,冉高山说,今天是十条山街道向支木街道移交十条山宾馆以及狗咬球市场地皮的日子,南非书记的意思是,让你过来一趟,有重要的事在吃午饭时向你谈。

    唐学强望望自家的阳台,小保姆红妹正在笑眯眯地望着他呢。他说:“冉市长,在哪里?我马上赶到。”

    冉高山说:“在十条山酒店,不,从今天起就改名为支木宾馆了。我在一楼大厅等你,不见不散。”

    唐学强把电话打进了家里,向妈妈说明了情况,表示晚上一定回来让老人家给他过生日。老人说,儿子哟,晚上可要早点回来,啊!唐学强说:“妈,你放心,晚上就是天塌下来,我也回家吃饭!”

    小车起动时,红妹拦在了车前。红妹是学强妈在老家给唐学强找来的对象。唐学强当然不可能接受这个小他20多岁的红妹,老人抱男孙子心切,托老家的县委书记给找的。红妹虽然才高中毕业,可长的水灵漂亮,人见人爱。红妹也愿意嫁给唐学强。因为,唐学强早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了。

    唐学强心下不同意这门亲事,可又不敢向母亲挑明了说。为了不让母亲伤心,他提了个合理化的建议,先认红妹做妹妹,等条件成熟了再娶不迟。老人免强同意了,说也行,先认红妹做干闺女吧。你是我的儿子,你一定要娶红妹做媳妇……

    唐学强见红妹站在了车前,自觉对不起这位善良的农村姑娘。为了躲避母亲的唠叨,也为了让红妹死心,他还私下里和红妹谈过话。谁想到红妹比他还干脆,我进了唐家的门,生是唐家人死是唐家鬼!别看你官大,我就是不听你的话!

    他工作忙,常常回不了家,红妹把他妈伺候的特别周到。老人张口闭口说,红妹是儿子前世修来的福!她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柳倩倩不大学生吗?不研究生吗?不高级知识分子吗?狗屁!不会生男孙子也就算了,还跟野男人私奔了!呸!……

    红妹见自己的心上人下车了,笑吟吟的过来问:“大哥,又有事了吗?”

    “又有重要事儿了,你去陪妈吧,我晚上回来!”

    “成!你去吧,我会把妈伺候好的。”

    唐学强面对这位纯粹、朴素、可爱的小女孩,心里老大不忍,他说了声“快回去吧”,就钻进车里逃之夭夭了……

    红妹见唐学强的车子走远了,流下了伤心的泪。她怎么能不伤心呢?她知道唐学强不会爱上她。可她爱他呀!她有时也想,让他娶个他爱的女人回家吧,她会伺候唐学强一辈子的。可是,她有时也不甘心,这种不甘心完全是老太太絮絮叨叨的结果。她也看出来了,唐学强虽然不爱她,可还是蛮喜欢她的。她穿的衣服、用的东西全是他买来的。这些衣服穿在身上都特别的漂亮,特别的合适,她十二分的喜欢。

    她就想,她心里一定有我,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身高肥瘦呢?这些东西,如洗头水、围巾什么的,都是高挡的、名牌的,她就想,他一定是喜欢我的,否则,他怎么会给我买这么昂贵的东西呢?

    这样想的时候,是她很幸福的时候。就这样,她幸福了几年了,老太太也催促了几年了,可唐学强还是那句老话:“再等等。”再等到什么时候呢?有几次,她发现唐学强拿着女儿和柳倩倩的合影发呆,他难道还在等着他的前妻吗?老太太告诉她,我儿子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怎么会等一个吃里扒外的坏女人呢?他是在等女儿回来呢!

    红妹特别爱听老太太这些话,她认为,老太太的话是正确的。在老家,偷男人的女人是让人看不起的,跟上男人跑(私奔)了的女人,就是潘金莲,是世界上最坏的女人!我学强哥这么伟大的男人,他怎么会等一个千人骑、万人睡的坏女人呢?这样一想,她就放心了,学强哥一定是她的男人,她要等他一辈子!伺候他一辈子!

    上楼来的红妹,心情怏怏的,提不起精神来。

    老太太说:“红妹,你放心,他只要认我这个妈,我就会让他要你!他还能反了天去!今黑夜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红妹听到这话时,笑逐颜开,忙过来搀扶老太太坐在了餐桌旁:“干妈,我们吃饭!”

    老太太说:“成!吃饭!红妹呀!”

    在厨房里盛饭的红妹应了一声:“哎!”

    “从今天起,别叫我干妈了,要叫我妈!”

    “知道了!”红妹笑眯眯地端着饭菜来了:“妈!”

    “哎!”老太太高兴的跟小孩子似地笑了,笑地咳嗽起来了。红妹忙放下盘子碗,在老人的背上捶打了起来……

    唐学强突然接到了柳倩倩打来的长途电话。

    唐学强的手机响起来之前,他正在监视室观看审讯坤荣仿古建筑公司老板朱坤荣的录像。省检察院侦察处林一华处长进来告诉唐学强,兰河市市长冉高山有事找他,让他马上打开手机。他刚打开手机,柳倩倩的长途电话就打进来了。

    “是你?”唐学强太意外了:“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我,我…”柳倩倩哭了:“还,还……好。”

    “强倩呢?她怎么样?…别哭!倩倩,你别哭!”

    柳倩倩还是抑制不住哭声:“对不起,我…我把…强倩给弄……弄丢了…”

    “究竟怎么回事?你冷静一下,慢慢说!”

    “我下班回来,就…就不见了孩子……”

    唐学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盼了几年了,等了几年了。盼望妻子能跟他联系,等待妻子回心转意,能突然回到家里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盼来的、等来的却是日思夜想的宝贝女儿失踪的消息。

    “这样吧,我抓的一个案子正好到关键时刻了,我需要你的帮助。你告诉我你的住处,我连夜过来,我们一块儿找强倩回来。”

    “行,你记一下吧。灵青省青湖市,……兰州路333号……1号楼1单元301”

    唐学强忙记下了柳倩倩的地址:“我重复一遍,看有无问题?青湖市兰州路333号1号楼1单元301,对吗?”

    “对!你……你啥时能来?”

    唐学强以为柳倩倩回心转意了,不由地心里一热:“我交待一下工作需要一小时,3百公里的路程需要3小时过点,我4小时后赶到你那里!”

    “谢谢,我…我等你。”

    唐学强拨通了冉高山的手机:“冉市长,你说找我什么事,如果不重要的话,我要连夜去趟青湖市!”

    “什么事,这么急?我没有什么大事,想和你吃饭,顺便谝谝案子上的事。”

    “那我就去青湖了,因为这事儿比较急!”

    “什么事?”

    “公私兼顾。”

    “连我也保密?”

    “对你可以例外。”

    “说吧!”

    “我女儿强倩失踪了。”

    “强倩?你女儿?她?……”

    “这些年,她和强倩就住在青湖市,近在咫尺,我居然都不知道。要不是强倩丢了,她恐怕还不和我联系呢!”

    “那公事呢?”

    “如果能做通柳倩倩的工作,她很可能就是这个案子的突破口!”

    “你赶紧去吧,南非书记那里我去说。你怎么走?”

    “南非书记那里你去说可以,我还得向省委苏清林书记汇报。至于怎么走,不行就让通讯站刘团长给我派个车吧。”

    ……

    唐学强赶到青湖柳倩倩的住处时,天快亮了。

    柳倩倩给唐学强煮了一碗葱肉土豆馅的饺子。

    和唐学强通完电话后,她就开始洗菜、切肉,给他包饺子。她跟唐学强一块生活时,他最爱吃两样吃食:盐水面和葱肉土豆馅饺子。两样都是跟学强妈学的,可是盐水面她做不好。她掌握不好盐和水的比例,要么盐重了,面下进锅里缩成了钢绳面;要么盐轻了,面条根本捞不到碗里。学了半天没有学会,她索性放弃了:“面吃多了容易发胖,不吃也罢!”

    她包的饺子很好吃,唐学强说比他妈做的好,香。柳倩倩受到了鼓舞很高兴,但嘴巴上还是不饶人,她说:“土豆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淀粉含量高!吃多了对身体有害。”唐学强不爱听这话:“我们西部的农民祖祖辈辈就是靠土豆养活的,我认为土豆好吃!”两口子打一阵嘴仗,饺子也就好了……

    柳倩倩嘴上老是拿土豆说唐学强土气、档次低,可行动上还是跟丈夫的胃口是一致的。在一些重大节日和需要犒劳丈夫的时候,她就包这种饺子让丈夫吃。他见到这种饺子,眼晴都亮了,保证比平常多能吃一碗。她挖苦他时,他总是那一句话:“没办法,生下的土豆肚子”……

    她还知道唐学强一个重要的特点,凡遇到重大事件时,唐学强总是埋头吃饭,等饭吃完了,他的主意也就拿定了。所以,唐学强进门后,她没有急于说孩子失踪的事,而是端来了她亲手做的葱肉土豆馅饺子。唐学强毫不客气地把一盘饺子几口就吃完了。

    柳倩倩问:“再吃点?”

    唐学强点头:“再吃一盘。”

    柳倩倩麻利地进了厨房,下饺子去了。

    唐学强参观了一下柳倩倩的房子,他想知道,有没有男人跟她住在一起。大客厅里没有男人穿的拖鞋之类的东西,甚至连烟灰缸都没有。除沙发、茶几、矮柜外,还有一部台式电脑,旁边还有打印机、复印机、扫描仪之类的办公用品。两个卧室的门都敞开着,姑娘的那间单人床、写字台、书柜,一看就知道是学生的房子。柳倩倩的卧室里大双人床占去了大半间房子。床上一床被子、一个枕头,看样子也是柳倩倩一个人在住。

    柳倩倩端着饺子出来了:“吃饭吧。”

    唐学强二话不说,接过盘子就吃。

    “怎么是一个人?”

    “一个人不可以吗?”

    “我只是奇怪。”

    “奇怪什么?你以为女人离了男人就不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不找个人?”

    “不为什么,不想找。”

    “你应该找个人。”

    “你找了吗?”

    “没有。”

    “为什么?”

    “我想,你会回来的。”

    “这么自信?”

    “不是自信,是感觉。”

    柳倩倩见唐学强吃完了,汤也喝完了,就起身收拾盘子、碗筷,被唐学强拦住了:“等会儿,说说强倩的情况吧。”

    柳倩倩的双眼早就哭肿了,现在仍然是红红的一条缝:“下午5点,我班上没事,就急着回家了,回家一看孩子没有来。我想去学校找,可是我发现了这个字条。”

    唐学强接过纸条,见上面是打印的几句话:

    唐学强:你的女儿在我们手上,要想让你的女儿囫囵回家,请在“2.6”火灾案子上高抬贵手!否则,鱼死网破,我们都没有好处!不准报案!要是报了案,就给你的女儿收尸吧!

    你在兰河的对头

    ×月×日于青湖

    “报案了吗?”

    “没有。”

    “为什么?”

    “因为,我也感觉孩子不在青湖。”

    ……

    “是王东山干的!”

    “是他?”柳倩倩惊讶过后摇头:“不,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唐学强盯着垂泪的柳倩倩说:“你想想,还有谁知道你住在青湖市的这里呢?”

    柳倩倩听到这话愣怔了半天,她实在没有办法把孩子的失踪跟王东山联系起来。但是,前夫的话说得也有道理啊!兰河的人,除了王东山谁又能知道她住在这里呢?事情发生后,她当然首先想到的就是把这一切告诉王东山,可是,她不敢给王东山打电话呀!因为,王东山告诉她,“2.6”大火烧起来后,有人想整他,说他是这场大火的罪魁祸首!所以,他让柳倩倩千万别打电话给他,别让那些整他的人抓住什么把柄。如果需要,他会打电话给她的。

    没有办法和王东山联系,她才想到了前夫唐学强。她想,唐学强一定会帮她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孩子的父亲啊!

    果然不出她所料,唐学强得到消息后,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和唐学强通过话后,她就很感动,唐学强居然答应了她的请求,放下手头的工作连夜赶往青湖。他为什么会这么急着连夜赶到青湖呢?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她?肯定是因为孩子了!要不是孩子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急着赶来的。别看他吃饺子时,没有问孩子的情况,但是他心里一定急的在冒火呢!他这点个性,她是了解的,遇到大事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吃饱肚子。不论好赖的食品,他的胃口总是很好,就像今天吃饺子一样。等吃完了,他把问题也思考得差不多了。

    柳倩倩不愿意把孩子失踪的事跟王东山联系起来,因为这对于她来说是特别残酷的一件事。当初跟唐学强离婚,是因为王东山。她抛开优厚的工作,离开亲人朋友,来到人生地不熟的青湖市,也是为了王东山。为了王东山,她把自己的一切都付出了!可以这么说,除了孩子,她什么也没有了。如果说,这事儿跟王东山有联系的话,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不可能!决不可能!”她坚决地说:“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

    “我告诉你几件事儿,你也许就能相信我的话。”唐学强看着柳倩倩红红的眼睛说:“声明一点,绝对不是挑拨!”

    “你说吧。”

    唐学强不想说这些痛心的事,可是面对善良、无助的前妻,他又不得不说。如果柳倩倩还对王东山抱有幻想的话,不但不利于解救被绑架的孩子,而且也不利于王东山问题的解决。所以,他把柳倩倩不知道或疑惑不清的几件事告诉了她。

    文革中,王东山讨街要饭来到了他的老家唐家堡。是继父唐卫中,也就是现在莲蓬山西天雷音寺主持一唐大师,和学强母亲收留了王东山。王东山恩将仇报,挖掉了他《语录》上毛泽东主席像片上的眼睛,嫁祸于他。由此他继父唐卫中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险些被红卫兵活活打死……

    为了整他,王东山在他为银池县山湾村农民伸冤办案的时候,设圈套把他媳妇柳倩倩勾引到手,害的他几乎家破人亡……为此,他丢掉了市委副书记的职务。

    为了让柳倩倩死心塌地的离开他,王东山把柳倩倩弄到了这么个地方。

    ……

    唐学强历数了七八件王东山的丑事时,柳倩倩一直在垂泪。最后,柳倩倩居然听不进去了。她说:“别说了,还是救孩子要紧呀!”

    唐学强说:“我在车上睡了一阵,现在让司机在车上少睡一会儿,然后我们一起去兰河。”

    “我也去?”

    “当然。”

    “住哪?”

    “你的房子一直空着。你走后,我就搬到母亲那里去了。”

    “……也行,我跟你去。”

    “你不要对王东山抱什么幻想了,他的位置决定了他不可能离婚,他也不会娶你的。另外,孩子绑架的事,肯定是他干的!”

    “我不信!”柳倩倩又哭了起来:“强倩都叫他爸爸了,他不会的!打死我我也不信!”

    “你说什么?强倩都叫他……天哪!”唐学强终于验证了一个事实:这些年来,她仍然和王东山在一起……

    唐学强痛苦地问:“这怎么可能呢?他一直在上着班呢!”

    “是一直都上着班。有时隔一个星期来一次,有时每个星期来一次,周五晚上来,周一早晨就走了。”

    唐学强痛苦的揪住了自己的头发:“天哪!你……你……”

    柳倩倩忙上前来拉了他几下:“我对不起你,你别气坏了身体,……我……我错了。看在我们过去相爱的份上,救救孩子吧!”

    唐学强冷静了下来:“她也是我的女儿呀!放心吧。……不过,你得听我的!”

    “行!”柳倩倩泪眼婆娑地说:“只要能救出强倩。”

    “你必须离开王东山!”

    “嗯。”

    “彻底离开他!”

    “我答应你。”

    “好!”唐学强望着前妻坚定的说:“我这就给领导汇报,然后调动公安人员搜索兰河市,一定把强倩找回来!”

    “谢谢!”柳倩倩又抹起了眼泪。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