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穷凶极恶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离开优秀男人的女人是迷途的羔羊,是找不着回家路的孩子,是喝醉了酒的莽汉,是丢失了宝贝的海娃,是离开了水的鱼儿,是飞不上蓝天的苍鹰,是没有水的沟壑,是阴沉沉的天气,是缺水的庄稼,是……

    红妹拉了兰宗震一把就走了,兰宗震和苏兰芳只好小跑着跟了上来。在拐角处,红妹悄悄说:“情况危急,快走!”说着把一封信塞到了兰宗震的口袋里:“快去找省委苏书记,我去给西郊通讯站打电话。”

    “小不点儿”叫胡小来,河良来兰打工人员。那一年刚到兰河时,恰好碰上兰河飞虎汽运集团招工,胡小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到飞虎汽运集团人事部应聘。真是没有想到,那个人事部长也是河良人。自古道,老乡见老乡,两肋插刀帮。小个子部长见胡小来虽然其貌不扬,但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机灵劲,再加上老乡的因素,就想尽一切办法把胡小来留到修理部当上了一名修理学徒工。

    整个汽修厂,就数他的个子小,所以,大伙儿都叫他“小不点儿”。

    胡小来来自河良农村,一个农家娃能在飞虎这样的大民营企业打工,是他人生的一个大转折点。他很珍惜这次机会,所以干活也是十二分地卖力气。

    一天,老总来修理厂视察,发现了胡小来。老总见自己的企业里居然有这种形象的工人,很是不高兴。开座谈会时,老总先是讲了一员工对于一个企业的重要性,随后就举胡小来这个例子说明,企业用什么人的问题。

    “兰河的毛驴不好找,可兰河的人满世界都是!为什么要用这样的人?啊?”

    老总的一声“啊”后,小不点儿的饭碗就砸了。

    离开修理厂时,小个子部长还请小不点儿到小饭馆里吃了一顿。小个子部长给小老乡敬了杯啤酒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也是没有办法呀,这有钱人都这个德性!”

    小不点儿含着泪水离开了飞虎汽修厂,他在街上转了几天,都没有找上工作。招工的单位多的是,因为他个小,这些单位都不要他。为了节省钱,他白天只吃一顿饭:一碗牛肉面外加一个大饼。晚上,他只好到火车站的候车室里睡觉,才睡了两天就睡出毛病来了。

    一位好心的“李大哥”送了他一罐饮料,他未加思索就喝下去了。结果,在一天中他喝下了三罐饮料。一碗牛肉面外边一个大饼是省下了,可他却染上了毒瘾。为了能抽上一口毒品,他变成了小偷。他每天偷得很是辛苦,一个钱包里少则几十块,多则几百块,有时偷个手机,几千块的东西到车站地下超市里,才能卖几百块钱。有时也偷客人的包……偷来的钱十之八九全送到了那位李大哥手里。

    这一天,胡小来又混进上车的人群中,寻找猎物。正好碰上了化过妆的张二狗。张二狗提起他的脖领子,把他拎出了人群。胡小来吓坏了,以为碰上了便衣警察,就大叫冤枉。

    张二狗骂道:“有本事干点大事儿!你他妈除了会干这小偷小摸的事儿,还会干啥?”

    胡小来试探着问:“大哥教我,这大事儿怎么干?”

    张二狗蹲下来伸出了三个指头说:“青湖市有桩大买卖,这个数!”

    “三千?”小不点儿来了精神。

    “三万。”

    “三万?”

    “你小声点!”

    胡小来小声问:“啥买卖?我干!”

    “你住在哪里?”

    “我住在铁路边一个大单位的地下室里。”

    “那儿有住的地方?”

    “有。那里边堆的全是沙发,还有暖气管通过,睡那里舒服极了!”

    “究竟是哪里?”

    “不能告诉你!”

    “给!这是一万块定金。带我去看你住的地方,如果不安全,我们另找地方。”

    胡小来接过了一万钱,眼睛都绿了:“白天不能去,只能晚上。”

    晚上,胡小来把张二狗带到了铁道线边上。张二狗发现,这里是一栋大楼的地下室,那低于地面的小窗户又全部用钢筋焊的严丝合缝。他想,这个胡小来是怎么进去的呢?

    胡小来把张二狗领到了楼房的东北角上,这里有一个深坑,坑里全是风刮来的垃圾。胡小来轻轻一扳,那小窗上的钢筋竟然是活的,然后轻轻一推,小窗子开了,胡小来爬了进去,张二狗也爬了进去。胡小来把钢筋放好后,关上了窗户,还插上了插销。

    “天哪!”张二狗观察了一阵地下室惊叫道:“好地方!”

    张二狗、胡小来从青湖市把唐学强的女儿强倩绑架来,就藏在了这个位于铁路边的地下室里。这是个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难怪警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找不到。

    他们两个人分了工,张二狗负责送吃的,胡小来负责看护强倩。张二狗警告胡小来:“她的老子可是大老板,你要把她伺候好,她要是瘦了一两、少了一根汗毛,我们的大钱就泡汤了。”

    “你不是说给我三万块吗?”

    “傻瓜!三万是你的工资,等她老子拿来一百万,还有你10万!”

    “10万?”

    张二狗又给了胡小来一万块:“工资还差一万,最后一次性结清!”

    “谢谢张哥。”

    “小不点,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抽上那个了?”

    “张哥,你咋知道了?都是他们的有钱的老板害的!”

    “算你小子还诚实,给,这是5千块钱的白粉。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记住!让她吃好,不准离开这里一步!”

    胡小来跪下就给张二狗磕头:“谢谢张哥!”

    “起来吧。……哎,小不点,还是把蜡吹了吧,我怕…”

    胡小来拉着张二狗来到门口,用手电筒照着说:“张哥,你看,这外边全是木材,把门堵的严严实实,别说是蜡,就是探照灯的光也出不去啊!我听过了,这楼里一点声也没有。”

    张二狗放心了:“还真是的。这小窗户里也不能透出去光!”

    “这好办!”胡小来找了一块沙发毡,钉到了小窗户上:“怎么样?张哥,放心了吧?”

    “记住,我来去的时候,一定要……”张二狗指着蒙上眼睛的强倩,做了个蒙眼睛的手式说:“别让她知道!”

    “明白!”

    “那我走了。”张二狗顺小窗户爬出去,放上钢筋,走了。

    胡小来插好窗子,放下毡窗帘后,放开了强倩,取下了强倩眼睛上蒙的布。

    强倩揉揉眼睛才看清了地下室的一切,还有抽大烟的小不点儿。她战战兢兢地问:“叔叔,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这是哪里呀?”

    胡小来此时此刻正在兴头上,感觉就像到了极乐世界一样,浑身轻松,通体舒服,一切烦恼、不快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等过足了烟瘾后,他才发现强倩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并着急地问他:“叔叔,叔叔,你怎么了?”

    “怎么了?”胡小来马上想起了飞虎汽运的老板,是那个乌龟王八蛋把他逼上梁山,让他吸染上了万恶不赦得毒瘾,把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今天,又犯下了绑架罪。该死的有钱人!该死的老板……

    强倩拉拉他的衣袖,再一次问他:“叔叔,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他妈让你爹那些有钱人害了!”

    “我爹?我爸爸害你了吗?”

    “你爸爸是干什么生意的?”

    “我有两个爸爸,你要问那一个?”

    “两个爸爸?别人都一个爸爸,你怎么是两个爸爸?”

    “我是有两个爸爸嘛,一个坏爸爸,一个好爸爸。”

    “先说坏爸爸,他是干什么的?”

    “坏爸爸是我亲爸爸,他是什么公司的总经理,吃喝玩乐样样俱全,他打我妈妈,欺负我妈妈。所以,我妈妈就带着我到青湖来了。”

    “哟,文化不低吗,上几年级了?”

    “我上五年级了,我还拿过青湖市数学奥林匹克金奖呢!”

    “是吗?不简单,真不简单!你这个好爸爸是干什么的?”

    “好爸爸是我后爸爸,他对我可好可好了!他是当大官的!”

    “当大官的?多大的官呀?”

    “多大官我不知道,反正有司机,有警卫。”

    胡小来吓了一大跳:“有司机?有警卫?不可能吧?”

    “真的!”

    “是吗?是哪里的官?”

    “好像是西兰省的。”

    胡小来可真是吓的不轻,这绑架的居然是大官的女儿,要是被抓住了,还不掉脑袋啊!不行,得问清楚了!

    “你知道不知道,谁来救你呢?”

    “不知道。”强倩摇头。

    “……”

    “叔叔,我饿。”

    “饿?”小不点儿突然想起自己犯烟瘾的难受劲儿来了。他想,她亲爹是大老板,是坏蛋。她后爹是大官,更是坏蛋了,他听说,现在当官的都不是好东西。就让坏蛋的女儿也难受难受吧!主意拿定后,他把“白面”(海洛因)倒进了矿泉水里摇晃了几下:“给!”

    强倩问:“叔叔,你调到水里的是啥东西呢?”

    “是……是……是营养粉,喝下去肚子就不饿了。”小不点儿说着把肉、馍头都取出来,放到了强倩的面前。强倩饿坏了,一口馍馍一口水的吃开了。他说:“肉也吃上些。”

    “谢谢叔叔!”强倩高兴地吃了两块肉:“叔叔,你们家有女孩子吗?”

    “有,有哇,我有个妹妹,比……”小不点儿想起妹妹时,良心突然发现了:我怎么就想起要害她呢?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是无辜的啊!

    胡小来突然疯了似的抢过了强倩手里的矿泉水瓶子,一看,早让她喝光了。他抱起她爬在沙发背上,用手拍着她的背说:“吐!吐!快吐!”

    强倩说:“叔叔,我不吐,也吐不出来!”

    啊?胡小来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他揪着自己的头发骂自己:“你他妈混蛋!你他妈混蛋!……”

    强倩急了:“叔叔,叔叔,你怎么了?”

    胡小来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他把强倩当成了他的妹妹。他把强倩抱在怀里说:“妹妹,妹妹,哥哥对不住你呀!”

    “叔叔!”强倩给胡小来擦眼泪:“叔叔,你妹妹有我大吗?”

    “嗯。”胡小来点头:“她也上小学五年级了。”

    “叔叔,你送我回家吧,我妈妈找不着我,她会着急的!”

    “回家?”胡小来马上清醒过来了。他把强倩扔进了沙发:“那可不行!”

    强倩就哭了:“我要妈妈,我要回家!”

    胡小来挠着头在地上转磨磨:“不行!绝对不行!”

    兰宗震来到唐学强住的病区门口时,发现有不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围在这里,有检察院唐学强的同事,有工人、解放军战士,还有来自农村的不少农民。他们都是来看望唐学强的。他们有捧着花蓝的,有提着水果的,有提着其它礼物的……

    但是,不管说破天还是说烂地,医生和护士都一句话:“病情危急,不准探视!”

    有人硬闯,被治疗室门口的便衣检察官给赶出了病区。

    兰宗震拉着苏兰芳,也硬闯进了病区。治疗室门口的检察官认出了他,说:“老太太正要找你,你快进去吧!苏老师,你不准进去!”

    兰宗震冲进治疗室时,看到王东山副省长、学强妈、红妹坐着,市检察院侦察处的处长齐元也站在那里。

    王东山问:“你是干什么的?出去!”

    “东山,他是我叫来的。……让他陪着红妹出去一趟,去……去求个签。”老太太含着泪说:“红妹,快……去吧。”

    红妹过来给兰宗震使了个眼色,兰宗震跟着红妹走出了治疗室。兰宗震说:“真……”

    红妹拉了兰宗震一把就走了,兰宗震和苏兰芳只好小跑着跟了上来。在拐角处,红妹悄悄说:“情况危急,快走!”说着把一封信塞到了兰宗震的口袋里:“快去找省委苏书记,我去给西郊通讯站打电话。”

    兰宗震何许人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时,他忙转身就走。

    三个人出医院门打了辆的,到广场大什字东口时,红妹下车了。她说:“兰记者、苏老师,你们要快!”

    “你放心去吧!我们一定把事儿办好!”兰宗震坚定地说:“开车吧!省委!”

    在省委传达室,苏兰芳拨通了父亲的保密电话:“爸爸,……”

    省委书记严肃的声音传来:“芳芳,瞎胡闹!我在开会!”

    “爸爸,千万别挂电话,我有十万火急的大事!”

    “十万火急?…那好,你快上来吧。”

    室内监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忙递出了两张门卡,笑着说:“快去吧!”

    苏兰芳、兰宗震朝武警门卫点点头,小跑进了省委大院。

    老远,省委书记的秘书就迎了上来:“苏老师,慢点,苏书记正在开会。这位是?”

    “兰宗震,《兰河晚报》记者。”

    省委办公楼一楼值勤的武警战士见来人有省委书记秘书带着,就知道是很重要的客人,“啪”一个标准军礼,直到客人走过。走进电梯间,秘书说:“苏书记正在他办公室开一个农业问题的会议。听说你们来了,就让陈省长主持会议,现在,他已经到小会客厅等你们了。”

    走进小会客厅后,他们两人见省委书记表情冷峻,端坐在沙发上,见他们到了,起来和兰宗震握手:“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

    兰宗震忙把红妹的信交到了省委书记的手里。

    省委书记站在那里一目数行,很快看完了信。

    “小芳、小兰,坐!我这就处理。”省委书记摁了一下沙发扶手上的小按钮:“请车秘书拿上电话、通讯录马上过来!”

    苏清林这才有了一点笑意:“放心,天不会塌下来!小芳,那,有饮料,自已动手。”

    刚才接他俩的车秘书急急忙忙走了进来。

    “给我接通警卫局长、卫生厅长、检察长的电话!”

    车秘书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孔厅长,请等一下!……苏书记,卫生厅孔厅长。”

    苏清林说:“孔厅长,我有一位重要的客人在兰医外科1102号治疗室治疗,请你亲自去马上将他转到省医治疗。对外放出话去,就说他已经是植物人了!……好的!”

    车秘书把又一部手机递到了苏书记的手上:“警卫局杨局长。”

    苏清林说:“杨局长,你马上带人和卫生厅孔厅长一块去兰医,接转一位病人,要严格保卫工作,除家属外,不准任何人探视!没有我的电话,不准撤回!”

    车秘书把第一部手机又递到了苏清林的手里:“年检。”

    苏清林说:“年检,1小时后给王副省长汇报唐学强遭遇车祸成植物人的事,你接替唐学强同志,主持专案组的工作。记住!一切都按东山同志的意见办!对!……这是纪律,你们有句行话,叫什么来着?…对!不该问的坚决不问!不该知道的别说坚决了,暂时不问吧,怎么样?……好!再见!”

    兰宗震见未来的岳父三言两语就解决完了“十万火急”的问题,佩服地五体投地。见车秘书走了,他说:“爸,我评价一下你行吗?”

    “小兰,你叫我什么?”

    “爸爸。”

    “好!”苏清林慈爱地看了一眼女儿:“这个称呼我喜欢。……你,你要评价我?”

    “是的,爸爸。”

    “那评价吧!要快点!”

    “就一句话:运筹帷幄于方寸之间,决胜于千里之外!”

    “那不成兵马大元帅了?”

    “爸,有那么点意思。”苏兰芳给父亲提意见说:“刚才你那样子太吓人了,爸,连女儿都害怕了。”

    省委书记哈哈大笑起来。

    兰宗震站起来:“爸爸,我们回去了。”

    “慢!”

    “还有事吗?爸爸。”

    “兰宗震听命!”苏清林模仿着戏词:“唐检决定调你去检察院工作。”

    “真的?”

    苏清林很奇怪:“这封信你们没看?”

    “没有。”

    “唐检让我告诉你,从现在起,在保护自已的前提下,跟踪这个人,摸清他的行踪!”

    兰宗震见省委书记在信上指着的是王东山时,吓了一跳:“跟踪他?”

    “别怕!”苏清林拍着未来女婿的肩头说:“我让警卫局杨局长给你派两个保镖,保护你。记住了!这可是1号绝密,包括今天的一切!还有小芳,不准对外透露!”

    “放心吧,爸!”

    “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强倩过去叫唐强倩,现在叫柳强倩。柳倩倩送女儿到青湖市夫子学校上学时,为她的名字问题颇费了一番踌躇,叫原来的名字唐强倩吧,她有点不甘心,生怕在名字问题上,让唐学强占了便宜。再说,叫唐强倩王东山也会不高兴的,当然,也绝对不可能叫王强倩。

    考虑再三,孩子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干脆就叫柳强倩吧。这样于理于法都说得过去。到将来孩子大了,前夫唐学强也没什么可说的,你王东山就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和你到底是啥关系?情人还是夫妻?虽然青湖的人知道王东山是这个家里的男主人,可在法律上,这种关系非但不受保护,还是违法的。

    柳倩倩离婚了不假,可是王东山并没有离婚呀,如果让兰河的人知道了,告你个重婚罪,你吃不了得兜上走。但是,没有这么个人,柳倩倩觉得矮人一头,别人都有家有老公,为什么你柳倩倩没有?一个独身的女人,除了是非多外,还会给人一种坏女人的感觉。所以,柳倩倩周围的邻居以及单位的同事,都知道柳倩倩不但有老公,而且老公的势力还不小,不但有高级小轿车,而且还有专职的司机呢!

    柳强倩上的这所夫子学校在青湖市很有名,是省市的重点学校。一般人的孩子是进不来的。好在省里领导中有王东山的朋友,所以,就像柳倩倩的工作一样,柳强倩的上学问题也就很轻松地解决了。

    柳强倩很聪明,学习也非常好,这让校方很是满意。家庭很幸福,父母又有优厚的工作,再加上自身的条件,所以,强倩从兰河到青湖,学习非但没有受到影响,而且还进了一大步呢!尤其是数学成绩,几乎都是满分。在全省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强倩获得了第一名,不但给学校赢得了荣誉,还给当母亲的长了脸。

    可是,谁又能想到,如此优秀的孩子,偏偏就落到了胡小来的手中呢?胡小来充其量就是一个烟鬼、小偷、无赖和混混!

    胡小来开始对自己害强倩的行为还有点懊悔,可到后来也就坦然了。既然老子都吸上了毒,你个黄毛丫头吸吸毒,有什么不对呢?何况你的老子还是有钱的大老板!他妈的有钱的大老板,世界上有钱的大老板都他妈的是王八蛋!是坏种!要不是他们看不起老子,老子能变成小偷吗?能吸上毒吗?能去绑架人家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吗?

    天下的犯罪嫌疑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千方百计为自己的行为开脱,哪怕是杀了人,也要找出无数条理由来。何况胡小来这个几乎就没有什么文化的进城农民呢?

    现在的问题是,他干的坏事越来越多了,反正抓住了绝对没有他的好果子吃。既然抓住了是个死,不如在活着的时候,好好享受一番呢!

    所以,他就为自己的今天动开了脑筋,也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理论根据。俗话说的好,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什么叫横财?胡小来的解释是,横财就是路上横放着的财,要不怎么古代打家劫舍的英雄们都说那么一句话呢?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山前过,留下买路柴!这些人是英雄不假,可是,他们也是朝廷的对头啊!我胡小来也来横财了,你瞧瞧,不费吹灰之力就到手了两万块,加上5千块钱的白面(海洛因)就是两万五,事成之后还能拿十万,那就是12.5万呀!这么多的钱,乖乖,谁见过呀?

    你小丫头运气不好碰上了我胡小来,既然碰上了,这就是命。如果不出问题的话,你娃娃上瘾了不还得找我胡小来吗?就像他找那个“好心的”李大哥一样。她亲老子又是大老板,我胡小来从中又能发上一笔财!哈哈!有了钱,我胡小来就是爷,比你有钱的大老板还牛B!要不信,就走着瞧!

    有钱了,首先要干什么呢?应该找个女人,对,找女人。一想到女人,胡小来把目光盯向了强倩。这时,正好强倩的毒瘾犯了。强倩已经是第三次吸食毒品了,前两次是通过水、食品吃下去的。她只觉得这水、这食品有点难吃,吃下去恶心,甚至还呕吐,根本没有想到里面有毒品。吃过第三次后,她就上瘾了。

    “叔叔!”强倩难受地抓耳挠腮:“叔叔,救我!我要死……死了!”

    “听叔叔的话,脱掉衣服和裤子,就好受了。”

    强倩信以为真,三下两下脱去了衣裤。胡小来怪笑着扑了上去,强倩乱抓着叫:“叔叔,叔…叔,还是难受!”

    “别急。”胡小来急忙忙脱去了衣服裤子,扑到了强倩年幼的身体上:“别喊了,叔叔这就救你。”

    胡小来爬到了强倩的身上,在用力的时候,强倩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这叫声,把失去人性的胡小来唤醒了。他忙坐了起来,脑子里出现了另一个场面。

    那是一年冬天,他带着8岁的妹妹去舅舅家,正走着,妹妹就是这样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原来是一条狗咬住了妹妹。他从地上拣石头时,恶狗吓跑了……

    今天强倩这叫声,分明是妹妹的叫声嘛!一种负罪感涌上了胡小来的心头。他没命似地穿上了衣裤。见强倩难受地打滚,他抱起她哄道:“强倩别哭,吃点药就好了。”

    强倩强忍着说:“叔叔,快点……”

    胡小来拆开了一支烟,卷上少量的白面后点燃了。他把烟送到强倩嘴里说:“吸!吸!把烟咽到肚子里!”

    强倩按胡小来的指导,吸进两口就不闹了,吸过半截烟后,她就彻底安静了。但她吸完了全部烟后,才发现自已没有穿衣服,她从胡小来怀里蹦出去,用衣服遮住了下身,惊恐万状地看着胡小来:“叔叔,你……”

    胡小来说:“别怕,为了治病,你才脱掉的。穿吧,叔叔转过身去。”

    见胡小来转过了身,强倩才麻利的穿好了衣裤。

    “叔叔,转过来吧。我穿上了。”

    胡小来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妹妹,他走过去抱住了强倩:“别怕,有我呢。”

    “叔叔!”强倩跟胡小来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她抬头看着胡小来说:“叔叔,你不敢送我回家,是那个人不同意,对不对?你叫张哥的那个人是坏人,对不对?”

    “对。”胡小来惭愧地转过了脸,心说:我他妈真不是个东西!

    那天的柳倩倩是有史以来最痛苦的一天。

    丢掉女儿的悲痛,因为前夫的及时出现,得到了较大程度地缓解。尤其是从青湖到兰河的路上,她之所以能靠在前夫的身上睡上一觉,是因为在心底,她还爱着这个男人。

    世界上的女人是离不开男人的,尤其是离不开她心爱的男人。就像草原离不开牛羊、蓝天离不开雄鹰、大海离不开游鱼、沙漠离不开戈壁、铁轨离不开火车、流水离不开江河……一样。

    离开优秀男人的女人是迷途的羔羊,是找不着回家路的孩子,是喝醉了酒的莽汉,是丟失了宝贝的海娃,是离开了水的鱼儿,是飞不上蓝天的苍鹰,是没有水的沟壑,是阴沉沉的天气,是缺水的庄稼,是……

    唐学强在柳倩倩的心目中,仍然是最优秀最出色的男人。没有高山显不出平地,没有较量很难分出胜负。没有严寒刺骨,就没有梅花香秀。风雨之后才能出现美丽的彩虹。

    王东山比唐学强强吗?除了官位比唐学强高以外,似乎没有哪些比唐学强强。这种感觉是离开前夫久了才出现的,尤其是女儿失踪后,她的这种感觉尤为明显。为了保住他的官位,王东山居然连电话都不打了。

    她当然不会相信:女儿的失踪跟王东山有关。

    你说说,一个女人家,在这种形势下,没有了男人、没有了主心骨,她怎么办?

    就在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况下,她想到了给前夫打电话。真没有想到,正在办案子的他听说女儿丟了,居然连夜赶到了青湖。知道了她的一切后,他没有怪她,还把她拉到了兰河的家里。对门邻居告诉她,有不少人找唐学强租这套房子,唐学强坚决地说:“不外租!她会回来的!”

    “她会回来的”,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居然让她热泪盈眶,不能自持。

    进门前,他不让她下车,他和司机忙天忙地把房子清扫了一遍,才让她进了门。她轻轻取掉了家具、电器上的苫布后,一个温馨、弥漫着男人汗味及尘土的家展现在她面前。

    她对这种味道太熟悉了,是他身上的那种味,他爱出汗,动不动就大汗淋漓。在过去的甜蜜的岁月里,这种情况时常会出现。他说,这汗臭味是不是特难闻?她说:不!男人身上的汗味是诱惑女人的兴奋剂。我闻到你这种味,就想和你……

    她多么希望男人留下来和她共同享受这个家啊!可是,他洗过之后就走了。走之前,他把手比做电话机放在口耳之间:“强倩的消息随时通报,我马上去公安局一趟,找回孩子要紧!”

    她站在窗边,流着泪目送前夫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都市的车水马龙里。

    ……

    唐学强和红妹结婚的消息是绑匪告诉她的。接到电话后,她再三央求对方放了她女儿,对方说:“去兰河酒店看看吧!”

    她迫不及待地要去兰河酒店,负责保护她的便衣女公安不让她去,她非要去不可。经请示后,女公安才陪她去了酒店。当她看到婚礼上的唐学强和红妹时,一头栽倒在地毯上,昏死过去了……

    晚上,她傻呆呆地在床上想着前夫和女儿时,唐学强的电话来了。她知道了婚礼的真相后,如释重负。可是,她心急如焚地等到了天亮,都没有等来唐学强,她感到他出事了,她要求马上去看他。女公安这才告诉她,唐学强出车祸了,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她让她冷静,认为没有必要去看他。因为,唐老太太已放出话来,是柳倩倩害了她的儿子,要是见到柳倩倩,老太太会拚命的……

    她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她哭着说:“我们,我们这是怎么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