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轻描淡写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当强倩的毒瘾又一次袭来时,恶棍胡小来的凶残面目就又一次暴露了,他早已把懊悔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又一次强暴了年幼的强倩。此后的三天里,恶棍胡小来不断地强暴、蹂躏强倩,直到孩子被公安解救出来。

    他的情妇田婷玉还涉嫌受贿一千万元,这才埋下了‘2.6’火灾的隐患呀!有一个问题,还没有搞清楚,这一千万究竟是田婷玉瞒着王东山收的,还是得到王东山的授意后收的?

    省委1号会议室里座无虚席,与会人员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主席台上中间的位子是空着的,显然会议还没有开始。

    主席台的上方悬挂着红底白字的横幅,上面醒目的大字是:“兰河‘2.6’特大火灾事故结案大会。”

    省委有两个1号会议室,小1号会议室是省委常委会做重大决策的地方。大1号会议室实际上就是省委礼堂,是召开省委重大会议的地方。凡大型的会议,如党代会、人代会等会议都在这里召开。

    人们说起到1号会议室开会时,通常要问:是大1号还是小1号?被问者答:我这级别还想进小1号会议室?是大1号会议室!其实,两个1号会议室门口的牌子上,没有大小两个字。而大小两个字是印在人们心里的。在兰河市,对于一般干部来讲,别说是去1号会议室开会,就是能进去1号会议室一次,也是一种荣耀:我进1号会议室了!就像当年北京人民大会堂未开放前一样,除了有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其他的人根本就进不去!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大1号会议室也是神圣的地方。

    今天的大1号会议室里,召开这么重要的会议,参加的又是些什么人呢?省上六大班子的领导,全在主席台上。主席台上的桌子就摆了三排,上边全是领导的名字。最中间的三个牌子上赫然写着苏清林、陈云天、王东山的大名……

    主席台下边桌子上的牌子就多了:省委巡视组、纪检委、政法委、公、检、法、司的头头,西兰省直属厅、委、局的领导,十四个地、州、市的一二把手,……

    两边新闻席上,还有中央、省、市各新闻媒体的记者,他们操着大大小小的“驴球头子”、“喇叭头子”、“火柴盒子”,严阵以待,准备强占独家山头……

    九时整,省委主要领导上台了。

    主席台上所有的位置都坐满了,唯独省委书记苏清林、省长陈云天的位子空着。这样,副省长王东山便成了主席台上的中心。

    省委秘书长吹吹麦克风,宣布大会开始!掌声。

    先是“2.6”火灾事故专案组组长、省检察院检察长年均剑通报案情和办案过程。紧接着,副省长王东山讲话。王东山用目光征求坐在旁边的省委副书记官阶平的意见,后者笑眯眯的点头:你来吧!

    王东山的声音宏亮、嗓音浑厚:“同志们!清林同志到北京开会,云天同志出国访问,都不在家。清林同志让我代表他向同志们问好!同志们!大家辛苦了!”

    掌声。

    “同志们,下面我代表省委、省政府,通报、宣布省委对‘2.6’火灾事故的处理意见!同志们,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将在明天发出这个通报!”

    王东山喝了一口茶,顺便扫了会场一眼,发现的是无数极尽巴结的目光。他很满意这种目光,这种目光就是对权力的一种崇拜。说穿了,就是对他本人的崇拜。他当然春风得意啊!与人斗,其乐无穷!在和唐学强多少年的斗争中,他一直是胜利者!尤其在查处“2.6”火灾事故时,唐学强居然光明正大地跳出来,跟他王东山明打明的斗。斗争的结果怎么样呢?我王东山仍然坐在副省长的位置上,代表省委省政府在讲话,你唐学强是个什么下场呢?你变成了植物人!

    “同志们!兰河市支木学校‘2.6’特大火灾事故,经查系一起渎职责任事故。省委同意冉高山引咎辞去兰河市人民政府市长和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的请求!”

    王东山抬头扫视了一下会场,心说:小小一个冉高山,竞敢跟上唐学强跟我姓王的过不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就是反对我王东山的下场!

    “今年2月6日7时20分,兰河市支木学校发生特大火灾事故,在支木中心学校补课培优的六年级、初三8个班的4百多名学生中,有107多名学生葬身火海!150多名学生被烧伤或砸伤!经调查认定,导致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是:支木学校师生乱接电线,造成电线短路,引发了这场火灾。

    “导致这起事故的第二个原因是,支木学校修建教学楼时,从设计、修建过程中,严重违反《消防法》规定,使用了90%以上的木制材料,导致了惨案的进一步发生,给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严重损失。

    “另外,经市上批准的城关区十条山街道办管辖的狗咬球市场,管理混乱、无序蔓延,堵塞了消防安全通道,给消防救火工作,造成了严重障碍。兰河市城建设计院、市城建局、市教委、市场管理委办公室、市消防局、市工商局、城市管理等有关职能部门,没有切实履行职责,对支木学校存在的火灾隐患等问题有渎职责任!为了严肃党纪国法,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以及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西兰省委、省政府决定,对以上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兰河市副市长梁长城、中共兰河市城关区委书记闻令国、区长齐长山,对事故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给予降级、党内警告和行政纪大过处分。兰河市城建设计院、市城建局、市教委、市场管道办公室、市消防局、市工商局、城市管理局等单位一把手、党组书记程连年、邱庄重、王宫一、张彩亮、吴川江、刘一、刘志华,对事故发生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和行政撤职处分。事故中分别涉嫌渎职责任的兰河市城建局副局长刘向、市教委副主任梁长山、区教委主任王玉清、仿古建筑公司经理朱坤荣等15人已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王东山喝了口茶水,继续说:“支木学校木材供应商梁平山非法所得1500万元予以没收,重新建设支木中心学校。城关区十条山街道已经把狗咬球市场,以及修建在狗咬球市场库房位置的十条山宾馆,移交到了支木街道办事处。同时,十条山街道办主任田婷玉等五同志,也向区委递交了引咎辞职报告,区委没有批准。……”

    ……

    王东山的讲话结束了。

    没有预想的掌声。

    整个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胡小来见强倩毒瘾发作的次数,和自己差不多了,心里特别地矛盾。有时候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这个时候,善良的一面就战胜了他。他想,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可恨的人,居然把人家的掌上明珠害成了吸毒女。有时候,他又想起了飞虎汽运集团的那个王八蛋总经理,也想起了有钱的老板。这个时候,他恨得直咬牙!

    仇恨的种子在胡小来心中生根发芽的时候,昨天强暴强倩的场面就出现在了眼前。虽然强暴最终在一声撕心咧肺的叫声中中断了,但是,强倩还未发育成熟的胸脯,以及光溜溜的隐秘之处,始终在吸引着他。从昨天到今天毒瘾发作时抽大烟的那一刻,他的感觉始终在强暴强倩,那种抽大烟和发泄的快感交织在一起,使他到了一种要死要活、欲罢不能的状态。

    安静下来后,他开始想象男女做爱的情景,想着想着就起了歹毒之心,等强倩毒瘾发作时,他一定要占有她!强暴她!这个时候的胡小来,没有了农家子弟对妹妹的那份爱心善意了,有的只是凶残、穷凶极恶和强暴未成年少女的那种快感了。

    恰在此时,强倩的毒瘾犯了。她可怜巴巴地求他:“叔叔,快给我烟,病又犯了!”

    “想不想把病根治掉?”

    “想。”

    “脱!”

    “全脱吗?”

    “全脱!”

    强倩就像中了魔法一样,没有了羞耻感,她此时此刻最大的愿望就是赶快抽上一口大烟。为了得到那支救命的烟,小小年纪的她,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胡小来见强倩脱光了衣服,又命令:“过来!”

    强倩顺从地过来了:“叔叔,快!快!”

    胡小来开始摸她:“忍住!忍住!叔叔给你治病。”面对年幼的强倩,胡小来的欲望已经到了极限,他不顾一切地向强倩伸出了魔爪。

    一声撕心咧肺的叫声伴着石破天惊的撕裂后,胡小来这个恶棍对强倩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强奸……

    强倩昏死过去了。

    胡小来也吓了个半死,这时候,妹妹被恶狗咬后的叫声,又在耳边响起。他开始后悔了,他打自己的嘴巴,揪自己的头发……突然,一个念头吓了他一跳,如果强倩死了怎么办?他把手放在强倩鼻孔处试,啊,她还活着。如果强倩醒过来怎么办?得赶快给她穿上衣服,赶快……

    胡小来用矿泉水清洗强倩下身的伤口,殷红的血迹化成了血水,顺沙发面流下,流到了地上。他手忙脚乱的给强倩穿上了衣服,又把她抱到了自己睡的沙发上。

    他点燃了有白粉的烟,一口一口送进了她的口里,一根烟过后,她动了一下。他大喜过望:“强倩!强倩!”

    强倩睁开了眼睛:“叔……叔叔,疼。”

    胡小来后悔极了:“强倩,过一会,就不疼了。治……治病,不……不疼,能行吗?”

    强倩相信了恶棍胡小来的鬼话,她点点头说:“谢,谢谢叔叔。”

    胡小来怀着愧疚的心情,给强倩喂吃的,哄强倩开心。开心了的强倩想起了家,想起了妈妈。她把心里话又一次告诉了恶棍胡小来。

    胡小来骗她说,等张哥下次来,走了我带你逃。现在逃很危险,万一让张哥碰上,他有枪,还有刀子,他会杀了我们的。天真的小女孩不但相信了恶棍胡小来的话,而且还特别地感激他。

    当强倩的毒瘾又一次袭来时,恶棍胡小来的凶残面目就又一次暴露了,他早已把懊悔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又一次强暴了年幼的强倩。此后的三天里,恶棍胡小来不断地强暴、蹂躏强倩,直到孩子被公安解救出来。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日子。

    在这个日子里,兰宗震以人民检察官的身份开始执行唐学强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其实,他还没有上任。这人民检察官的身份还没有公开,除了他自己和唐学强检察长外,还有未婚妻苏兰芳和未来岳父,其他的人都不知道。

    他找《兰河晚报》老总请假时,老总不给他多请,理由是,社里已经把他顶着压力、冒着生命危险为人民报道,在金钱、美女面前不动心的事迹报上去了,市委宣传部决定授于他“人民记者”的光荣称号,这在兰河报界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希望他最好别出远门,命名大会很有可能会提前。

    兰宗震首先感谢报社对他工作的支持和帮助,离开报社的话到嗓子眼了,又让他咽回去了。他怕老总打破沙锅问到底。一来检察院侦察员的纪律不允许他过早暴露离开的意图,二来,这些年来,报社确实对他特别得好。至于在这次生命攸关的情况下,报社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也是因为上级领导打过招呼,而报社确实是迫不得已。

    兰宗震当然有想法了,在关键时刻,领导们是不敢为一个小小的记者而冒得罪领导的风险的。如果唐学强是他的领导,就绝不会出现这种问题。这也是他离开报社去检察院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客气的对老总说:“能推掉就推掉,万一推不掉,是不是考虑换个人?”

    “那不行!”老总坚决的说:“‘2.6’大案的火灾隐患,是你先报出去的,这谁都知道。别说是读者,就连省市的领导都点了你的名,说你是好样的!你为我们报社争了光,也为全体新闻记者赢得了荣誉!怎么可以换人呢?”

    兰宗震的伤心也在这里,要不是上下左右人人都知道这件事,恐怕这么重要的称号很难说是谁的。其实,记者是他最热爱的职业,要不是这次经历死里逃生,打死他他也不会离开记者岗位的。

    老总似乎看出了兰宗震的心事,就打气说:“你受的委屈,社里知道,我也清清楚楚。有些事还请你原谅,社里也是苦不堪言哪!请你要理解!”

    兰宗震见老总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只好轻描淡写了:“没事儿,老总放心,我随叫随到。”

    离开报社后,他回家简单地化了妆,然后带上有照相功能的手机出发了。下午下班前,根据省委提供的信息,他打的跟上了王东山的高级红旗车。上下班的车很多,出租车司机的技术很不错,再加上没有遇上红灯。否则,王东山的车早没影儿了。

    王东山的车行至兰河饭店时,停下了。兰宗震也让司机把车停在了饭店的侧面,司机说不敢停,停这里要罚款的。兰宗震从手包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扔给了司机:“谁罚款你出示这个!”

    兰宗震走后,司机打开了那张纸,原来是一张省公安厅警卫局签发的特别通行证。他吓了一跳,原来坐他车的人是公安厅的。司机放心地等了起来。

    没过十分钟,兰宗震匆匆忙忙过来了,上车后,他命令司机快开车!跟上那辆红旗出租车!

    司机马上跟上了前边的红旗车。兰宗震拨了个电话问:“你们在那里?”

    对方回话:“你走你的,我们跟着你哩!”

    兰宗震说了声“谢谢”,收了机。

    王东山的出租车开进了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在一幢标有34号楼的三单元门口停下了。王东山戴着压舌帽、墨镜下车走进去了。

    兰宗震命令司机“快!跟过去,我下车后到楼后等我!”

    司机很利索,马上把兰宗震送到了三单元门口,然后朝楼后开去了。

    兰宗震冲到二楼时,听到了上边开防盗门的声音,他侧过身往上看,见王东山刚好进了门。

    兰宗震记下了门号下了楼,边走边拨了个电话在说着什么。走进对面楼的三单元门口时,警卫局的小谢提着包过来了。他们两人来到了五楼的一户人家,主人是一位老太太。她惊惕的问:“你们找谁?”

    小谢出示了公安证件说:“借用一下你的房子。”

    “大娘!我们会付房租给你的。请帮忙。”

    大娘正好指着北边的卧室说:“进去吧,这是我儿子的屋。他星期天才住的。”

    “谢谢!”

    “公安局的?查坏人的?”

    “大娘,你说得对!大娘,要保密的!”

    “抓坏人,我支持。放心吧!我不告诉别人,你们想用多久就用多久,不要钱!”

    “谢谢你,大娘,你先忙,我们先工作一阵再给你说话。”

    大娘不想出去,说:“孩子,你们工作!你们工作!”

    小谢在窗口支起了三角架,架好了望远镜和远距离照相机。

    兰宗震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大跳,对面三楼的客厅里,省委副书记官阶平和副省长王东山,正在说着什么。

    老太太见真是抓坏人的公安,就悄无声息的关上门,出去做晚饭去了。

    “小谢,把客厅里看到的全拍下来!”

    兰宗震又看厨房,两位女主人他都认识,只见刚放出来的十条山街道办主任田婷玉,在麻利地炒菜。市文联漂亮的女副主席,在水池旁洗菜。两人说说笑笑,配合得特别默契,就像一家人似的。

    与此同时,柳倩倩才得到允许,来到了学强妈的家里。

    在这之前,柳倩倩往医院、往学强妈这里跑了无数趟,都被学强妈严厉的拒绝了。

    柳倩倩进门来就跪倒在了学强妈的脚下,她哭着说:学强没出问题前,我没有资格来看他。现在他成植物人了,给我个赎罪的机会吧,我是医生,我愿意一辈子伺候他。红妹还年轻,你让她另嫁人吧,别为了照顾学强耽搁人家一辈子!我已经很苦了,女儿如果找不着,我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请成全我吧!……

    真是字字血、声声泪啊!老太太终于开口了:“你起来吧。”

    “妈,你答应了?”

    “让红妹带你去吧。”

    红妹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她指着卧室说:“请吧。”

    柳倩倩愣愣怔怔地看着红妹,见她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又看老太太,老太太说:“进去吧。”

    柳倩倩顺从地走进了唐学强的卧室,她更是大吃一惊,因为床上斜趟着的正是唐学强,他头上裹着纱布,正盯着她看呢!柳倩倩一下子扑到了床边:“学强,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

    “那医院躺着的是谁?”

    “替身。”

    “替身?这么说,你没事了?”

    “没事。左边肩上的骨头骨折,已经被夹板固定上了,头顶的皮推光了,检查过了,有点脑震荡。”

    “哦。”柳倩倩长吁了一口气,双手合十:“谢天谢地呀!”

    “想通了没有?”

    “我反复想了,我在青湖的住处只有他知道。但是,我还是不能相信。”

    “看看这个吧。”唐学强给了柳倩倩一沓照片:“看看就知道了,王东山是个啥样子的人。”

    柳倩倩傻眼了,照片上是王东山和田婷玉吃饭、看电视、睡觉的情景……

    “这个流氓、无赖!”

    “他之所以绑架孩子,就是为了给我施加压力,迫使我放弃这个案子。”

    “我们的婚礼也是他一手弄的,目的是让你和我彻底分手。”

    “他见我新婚之夜还往你那里跑,怕你告诉我他的丑行,就派人向我下了毒手。”

    “真没想到他是这么恶毒的人!”

    “他的情妇田婷玉还涉嫌受贿1千万元,这才埋下了‘2.6’火灾的隐患呀!有一个问题,还没有搞清楚,这1千万究竟是田婷玉瞒着王东山收的,还是得到王东山的授意后收的?这都有待于进一步调查。还有,田婷玉一伙还贪污私分了街道宾馆地皮的租赁费近千万元。这事儿也在秘密调查之中。”

    柳倩倩把照片扔到了茶几上:“学强,你说,你让我做什么?”

    “如果你做了,我们的强倩可能有生命危险。”

    “吉人自有天相,学强,放心吧,不把王东山绳之以法,我良心不安哪!”

    “好样的!”唐学强冲红妹说:“让他们进来吧。”

    红妹还未出门,市公安局新局长陈高年带着几个人进来了。

    陈局长说:“柳大夫,我们向你调查核实几个问题,可以吗?”

    柳倩倩见唐学强用鼓励的目光盯着她,她坚定地说:“可以!”

    城关区支木中心学校被一场大火化为灰烬后,苏兰芳和她的同事、学生们,全都搬到了支木宾馆(原十条山宾馆)的洗浴中心。这个曾是藏污纳垢的地方,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变成了临时的支木中心学校。在原址的支木中心学校未建起来之前,他们要在这里度过一段教与学的生活了。

    支木街街道办事处的主任何首琪,对此很是大方,他曾与苏兰芳开玩笑说:别说新教学楼修起来你们要搬走,就是不走,这个地方就永远是你们的!

    想起火灾中惨死的学生,苏兰芳心情一直是沉重的。面对受害者家长,她的心情又是愧疚的。

    省委火灾事故处理大会开过后,部分学生家长对省里对火灾的定性和对一部分人的处理不服。省委书记苏清林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为了把隐藏在省委省府高层的渎职犯罪分子,早一天抓出来,他不得不采用了唐学强的建议。唐学强还同时把这个结果预测出来了,让省里、市里注意,别出现受害家属四处上访的后果。苏清林决定采纳唐学强的建议之后,就把安顿受害者家属的工作做为政治任务,交待了下去。

    当然,这样的工作,是在王东山知情的情况下交待的。他没有办法把真正要表达的意思说给他的部下们。王东山当然很满意省委书记的做法了,首先省委书记去北京开会时,没有让省委副书记官阶平代表省委省府在“2.6”火灾事故处理大会上讲话,而是让他王东山讲了。其次是,省委书记没有把大会后很可能出现的上访问题这个皮球踢给他,还千方百计地为他做工作。

    不愧是省委1号呀!王东山在私下里由衷地称赞省委书记。

    同时,苏清林把预防受害者家属上访的重任交给了女儿苏兰芳。首先,女儿知道省上开这次大会的目的,其次,女儿知道这次大会后面的一切。省委书记对女儿说:虚愰一枪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充分的表演。等掌握了证据后,再收拾他们!我们已经付出了107条鲜活生命的代价了!我们决不能继续让他们为所欲为!

    省委书记说这些话时,气愤之情,溢于言表。

    苏兰芳说:“爸爸,你说,让女儿做些什么?”

    “你要策略的告诉他们,这事儿还没有完。但不能直截了当说,否则,会打草惊蛇的。”

    “爸爸,我明白了。”

    “另外,全体公安、武警出动,拉网似地查遍了兰河的每一个角落,可是,学强同志的女儿强倩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这事儿,也要操点心。”

    “爸,这事儿我们已经做了,全校的学生都发动起来了。”

    “好!小芳,爸爸还有个会,先走一步了。”

    省委书记摸摸女儿的头,笑了笑大步走了出去。

    苏兰芳果然发现了受害者家属串联上访的消息。她是位学生的好老师,也是学生家长们的好朋友。所以,这样的事,别的老师不知道,她已经了解的清清楚楚了。她直接到了组织这次上访的受害者家属夏经理家里。夏经理是兰河市日杂公司的老板,在群众中很有影响。所以,他的家里常常是高朋满座。今天也是,十几位受害者家属全聚在这里。

    “苏老师也不是外人,我们接着说。”夏经理说:“不过,苏老师,你可要替我们保密呀!”

    “放心,夏经理。”

    夏经理交待,你们16个代表负责把107户受害者家属组织起来,让他们把亲朋好友全发动起来,多不发动,一户平均十人,107户就足1070人。我负责这1千人的吃喝问题和车辆。后天凌晨6点半,跟着我上省委!

    受害者家属们七嘴八舌说,十人算什么,他们每户至少发动了30人。

    “好!”夏经理很满意的说:“就这么定了!”

    “夏经理,能不能听我说一句?”苏兰芳说:“因为这事儿事关重大,听说这几天有三个大型的国外财团要来兰河考查投资。”

    “外国人考查,关我们屁事?”

    “对!我们就找苏清林!别的人不找!”

    ……

    夏经理见大家吵吵嚷嚷完了,冲苏兰芳说:“苏老师,你说,只要你说得对,我们也可以考虑。”

    “谢谢夏经理。”苏兰芳平心静气的说:“各位家长,大家的心情我非常现解,这样的事就是塌天的事,遇到谁的家里都一样。大家知不知道唐学强和兰宗震这两个人?”

    “知道呀,不是1号检察官吗?听说出车祸成了植物人!”

    “兰宗震也知道,火灾预测的报道不就是他发出去的吗?可惜呀,那些王八蛋根本就不理!”

    “就是,要听了这个记者的话,就好了!”

    “唐检察长是个好人!他就是为整治那些王八蛋才出的车祸!”

    ……

    “大家说的都对,但不完整!”苏兰芳动情的说:“唐检为了我们的孩子们,才遭遇了这次车祸。他为了办这个案子,得罪了某些人。这些人为了报复他,把他在青湖市上学的独生女儿绑架到了兰河,至今没有一点儿消息。公安可以说把兰河给翻了个遍,可是他女儿究竟是死是活,到现在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为啥绑架那个孩子呀?”

    “就是为了阻挡唐检察长办这个案子!他们怕唐检把他们抓出来啊!据可靠消息,这次所谓的车祸,就是他们制造的!”

    “这帮王八蛋!”

    “真该把他们千刀万剐了!”

    ……

    “还有!”苏兰芳痛心疾首的说:“若干年前,这些人为了报复唐检,害得他妻离子散。现在,他妻子知道真相后来兰河和唐检复婚。唐检也有这个意思。这些人为了折磨他,趁着唐检在西郊办案之际,打着老太太的旗号,强行给唐检办了婚礼。女方是唐检家的小保姆。唐老太太为了传宗接代抱孙子,在老家领来了一个叫红妹的女孩子硬让唐检娶,唐检爱的是前妻,始终没有答应这事儿。他们就操纵老太太替唐检办了婚事,还强行把唐检从专案组弄来,强迫他和红妹拜堂。唐检是个孝子,只好假戏真唱。把老太太和红妹安顿好后,就出去查案子,结果……”

    “这也太缺德了!”

    “这检察长也太倒霉了!”

    “什么倒霉呀?分明是这些王八蛋害的!”

    ……

    “唐检虽然躺下了,可他的战友们还在秘密地查这个案子。…说清楚一点!这是最高级绝密,千万不能外传!如果打草惊了蛇,抓这帮人就费劲了!”

    夏经理说:“苏老师,这点你放心,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我们保证严守机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先不上访,相信唐检的战友们,等他们查个水落石出!”

    “那我们……”

    “我们先帮助找唐检的孩子吧。”

    “太好了!”

    苏兰芳说:“谢谢你们!”……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