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张网以待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钻进屋的陈局长正好掉到了一个长沙发上,他一个鲤鱼跃龙门,跪在了沙发上,双手握枪,把手枪对准了恶魔胡小来:“公安局的!举起手来!”他喊话时,眼角的余光看清了蜡烛照耀下的整个屋子,除了胡小来和唐强倩外,没有第三个人。

    ……唐学强老家有这么一句话,让她记忆犹新:跟不上个好鬼,喝不上口好水。今天这杯苦涩难咽的水,就是因为跟了王东山才得到的。想起王东山,她牙根子恨得咯吱响。

    苏兰芳正在上小学作文课。

    她在黑板上写下了作文的题目:树。

    “同学们!”苏兰芳把遮挡眼睛的头发捋了上去:“现在正是植树的好时节,所以,我们今天的作文题目就叫做《树》。”

    她说,这篇作文应该分三部分来写。首先把上周我们到山上去植树的情景,简单的做个叙述。中间一段要作为重点来写,怎么写呢?

    苏兰芳是启发式教学的高手。

    我们学习用的桌椅板凳是什么做的?

    木头!

    我们教室的门窗、家里的门窗是什么做的?

    木头!

    家里的沙发、茶几、书柜、衣柜以及做饭用的面板是什么做的?

    木头!

    ……

    她用启发式的教学方法向学生提问,学生回答,到问题提的差不多了,话锋一转:“中间一段就写木料在人们学习、生活、工作中的作用!”

    最后一段,是结论:综上所述,木头和人们的学习、生活、工作息息相关,所以,我们要种树。

    如果换个写法的话,开头第一段同上,中间一段可以写树木在生态平衡中所起的作用。如一棵树可以固土多少方,可以挡多少风沙,可以调节雨水多少立方米,等等等等,这就要查资料了。《十万个为什么》、《树木的作用》等书中都有详细的、科学的数据。这些书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里全有,需要查资料的同学,可以上图书馆去借书,二十分钟之内回到教室里来!

    最后一段,仍然是结论:综上所述,树木跟人的生存环境是息息相关的,一棵树就是一个小水库,成千上万棵树就是一坐大水库,等等等等。所以,我们要种树!

    苏老师刚把作文课布置完,见一个学生家长头上身上全是干枯的齿盖草屑,慌慌忙忙找她来了。

    这位学生家长姓姚,在一个小企业里当会计。姚会计对走出教室吃惊的苏兰芳说:“苏老师,有情况。”

    “什么情况?”

    “我今天回娘家没有坐车,我妈让我铲点苦苦菜回去。城里哪有这东西呢?我就在铁路边的路基下去找。我知道那里有野菜。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

    “看见啥了?”

    “一个人提着一大包东西,鬼鬼祟祟地钻进一栋楼的地下室去了。我悄悄去看,那小窗上的钢筋是焊死的。咦?这就怪了,这人哪去了?该不是见鬼了吧?仔细一瞅,你猜是咋回事?”

    “咋回事?”

    “那钢筋是活的。我轻轻一推那吊着毡毯的小玻璃窗,只听里边有人问:谁?吓得我跑到旁边,钻进了沟里的一推齿盖草堆里。我顺着缝隙往外看,只见那个人从小窗户里爬了出来。吓得我动也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出。那人周围看了一圈说:没人呀,窗户咋就动了呢?窗户上还爬着个人说:是风吹的吧?外边那人说:差不多。后来,他们又钻进去了。我连滚带爬就找你了了!啊哟,可真吓死我了!”

    “你是说,唐检的女儿……”

    “可能在那里。”

    “怎么办?”

    “多叫几个人,我们救她回来!”

    “不行!得报警!”

    “那苏老师,你报吧!”

    苏兰芳拉起姚会计跑进了校长室。校长不在,她直接拿起电话就打到了公安局:“公安局吗?请陈局长听电话!”

    “我是陈高年,你哪位?”

    “陈局长,我支木学校的苏老师,有唐检女儿的线索,你快派人来吧!”

    “是吗?……这样,苏老师,你等着!我马上来接你!”

    “快点,陈局长!”

    “你下楼,我十分钟内赶到!”

    “谢谢!”

    苏兰芳放下电话对姚会计说:“咱们一块去吧。”

    下楼到门口,苏兰芳替姚会计取头发上、衣服上的齿盖草屑,等取得差不多了,陈高年的车也到了。

    苏兰芳、姚会计上到了陈局长开的越野车上。

    陈局长问:“在哪?”

    “朝东,往铁路那边走。”

    “陈局长,就你一个人呀?”

    “怎么?”陈局长看了一眼苏老师:“我一个局长,还有你们两位娘子军,连个把绑匪都拿不下?”

    “应该没问题,他们只有两个人。”

    “再说了,我刚从市委出来,调人也来不及呀!走吧,这事就交给我了!”

    ……

    陈局长把车停到了火车路桥墩下,在姚会计的指引下,他们迅速靠近了那栋楼房的那扇小窗户前。姚会计轻轻的取下了小窗户上的钢筋。

    陈局长对苏、姚悄悄说:“你们等我,我进去!”

    陈高年不等她们回话,握着手枪推开了窗户的同时,人也随着钻了进去。那干净利落的程度,把她们都看呆了。

    钻进屋的陈局长正好掉到了一个长沙发上,他一个鲤鱼跃龙门,跪在了沙发上,双手握枪,把手枪对准了恶魔胡小来:“公安局的!举起手来!”他喊话时,眼角的余光看清了蜡烛照耀下的整个屋子,除了胡小来和唐强倩外,没有第三个人。

    恶魔胡小来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就吓得举起了双手:“别…别开枪…”

    “你的同伙呢?”

    “刚走了。”

    陈高年怕另一个歹徒藏在沙发下,问唐强倩:“小朋友,告诉警察叔叔,就她一个人吗?”

    窗户动了一下,苏兰芳爬了进来:“局长,我来了!”

    唐强倩木纳地说:“坏人走了。”

    陈局长一蹦子跳到了胡小来旁边,把恶魔铐了起来。

    苏兰芳拉起强倩说:“小妹妹,咱们走,找妈妈去!”

    “妈妈!”强倩突然大哭着扑进了苏兰芳的怀里:“阿姨,我要妈妈!”

    ……

    陈高年局长让刑警支队长调来了刑警支队的三名警察,在这间地下室里守株待兔,抓捕张二狗。安置好这一切后,他们得胜回营。

    在路上,苏兰芳兴奋的把找到强倩的好消息,用手机告诉了爸爸、唐学强和兰宗震。

    爸爸很高兴:“看看,怎么样?我女儿这两天完成了多大的任务啊!我会奖赏你的!”

    “爸爸,怎么奖赏女儿?”

    “到家了再说奖赏的事儿吧。你们现在的任务是,把孩子送医院检查!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说话间,省医院到了。陈高年说:“苏老师,我送犯罪嫌疑人回局里,然后通知孩子的家长。你们俩负责给孩子检查。”

    陈高年前脚走,后脚强倩的毒瘾就犯了。强倩难受的叫着要找“叔叔”,苏兰芳不知就里,以为她病了。就挂号、找医生给她治疗。

    医生说你们这家长是怎么搞的?这孩子是毒瘾犯了。

    “毒瘾?”

    “坏事了!”

    “怎么了?”

    “一定是刚才那个坏蛋让抽的,陈局长说搜出了不少海洛因呢!”

    电话响了。大夫接电话:“院长,是我。……”

    大夫问苏兰芳:“孩子是不是叫唐强倩?”

    苏兰芳牵着抓耳挠腮、痛苦的强倩说:“是她。”

    大夫:“院长,是她。……院长,她吸毒了,对……好的!”

    大夫忙开了条子递到了苏兰芳的手里:“马上到注射室打上这针,然后给孩子做全面检查。”

    打完针的强倩渐渐安静下来了。姚会计说:“这坏蛋也够可恶的了,这毒……”话未说完,就见两警察和柳倩倩来了。

    “妈妈!”

    “倩倩!”

    母女俩抱头痛哭,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落泪。

    大夫过来了:“你是孩子的家长?”

    柳倩倩点头。

    大夫把住院单交到了苏兰芳的手里:“孩子先跟我来接受检查,你去办住院手续。”

    “住院手续?”柳倩倩焦急的问:“大夫,我女儿怎么了?”

    大夫看了一眼柳倩倩,没好气的:“怎么了,你女儿怎么了,还来问我?”

    柳倩倩不敢吭声了,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送进了检查室。

    姚会计告诉柳倩倩:“坏蛋让孩子吸上毒了。”

    “啊?”柳倩倩最怕的就是孩子有个闪失,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她泪流满面,半天了说不出一句话来。

    姚会计握住柳倩倩的手宽慰说:“柳大夫,只要孩子活着回来,就是万幸。你也别太伤心了。我听说孩子的毒瘾戒起来,要被大人容易的多。”

    柳倩倩抹了一把泪说:“都是我害了她呀。……大姐,你是谁?我女儿是怎么救出来的?”

    “应该说,是姚会计救的强倩。”苏兰芳办妥住院手续来了:“我姓苏。”

    “是我孩子的老师。是苏老师让我们找的,正好,让我碰上了。”

    “谢谢你,姚会计。”柳倩倩向姚会计、苏老师真诚的鞠躬:“谢谢你,苏老师!”

    “不谢!不谢!唐检为了给我们……的孩子申冤,他……”姚会计伤心的哭着说不出话来了。

    “大姐的孩子?”

    “姚会计的孩子在‘2.6’大火中,没了。……”

    柳倩倩一听姚会计的孩子被大火绕死了,还救她的孩子,激动的抱着姚会计哭起来了。姚会计也因为想起了儿子,便与柳倩倩抱头痛苦。

    检查室的门开了,护士出来说:“别哭了!”

    苏兰芳问:“大夫,孩子没有别的问题吧?”

    “有!”

    “什么问题?”

    护士把苏兰芳拉到一边小声说:“她让坏人强暴了,下身都感染了。”

    “什么?”

    柳倩倩跟在了苏兰芳身后,听到这话时,她栽倒在了地上。大家手忙脚乱,掐人中穴的,叫的,摇的,忙活了半天,柳倩倩醒过来了:“我女儿的命……为什么、这、这么苦呀?”

    护士这才松了口气,握握苏兰芳的手进检查室了。

    姚会计和苏老师把柳倩倩扶到了板条椅子上。姚会计坐在她旁边说:“柳大夫,不管咋说,孩子还活着这个世上!再说了,坏蛋也抓住了。我呢?孩子没了,到现在了,真正的坏蛋还抓不住!我冤不冤?我们这死去了孩子的107个家庭,怎么办?要照你这样子,还活不活了?你跟我们相比,孩子虽然受了点罪,可她还在你身边啊!”

    见柳倩倩不哭了,姚会计声调变得平和了:“就拿我来说吧,想孩子了,就把装孩子照片的,冰凉凉的像框搂抱在怀里。…有时,有时我就想,要是孩子还活着,哪怕他是个瘫子,我都会非常满足的。”

    这话感染得苏老师泪如雨下,她握着姚会计的手:“大姐,别说了!什么也别说了!”

    柳倩倩真让姚会计说动了心,她擦去了眼泪说:“大姐,你放心吧。我再也不哭了!”

    “柳大夫,姚姐说得对,不管发生多大的事,路还得走下去!”

    “对,路还得走下去……”

    莲蓬山的春天比平时更加生机盎然了,除了来雷音寺游览的游客外,满山遍野都是桃红柳绿、鸟语花香的世界。

    近处的迎春花开了,黄澄澄的,给人一种清爽、温暖、舒适的感觉;远山上全是绽出花骨朵的红彤彤的野桃树,一幅生气勃勃的景象;阶梯路旁,柳树、灌木、白杨、松柏等树木已放青,地上的草芽儿也发了,显示出了无限的生命力。

    山雀,还有叫不上名字的鸟儿,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向人们报道着春天的信息,唱着悦耳动听的山歌。

    此时此刻,王东山的心情也是特别得好,他迈着弹跳步,春风得意地走进了雷音寺。

    一唐大师近年来的变化也是很大的。他的眉毛、长胡须全变成了纯白的颜色了,气色与过去相比,似乎好了许多。用鹤须童颜来形容现在的一唐大师,那是太准确不过了。

    一唐大师的袈裟,也换成了最名贵最高档的那一种,上边光宝石就装了81颗,取佛教九九归一之意。省里为了保护雷音寺和一唐大师的安全,还特批在雷音寺设立了公安分局,同时,还派驻了一个武警中队。

    随着世界各国游客的不断增加,世界各地佛教界人士的频频来访,一唐大师的头衔也逐渐多起来了。去年,他被西部七省区的佛教界人士推举为西部佛教协会的会长,他推辞了一番就欣然上任了。

    成了佛教界名人的一唐大师,现在更忙了。一般的来访者,他是不会接见的。

    对副省长王东山,他是随到随见的。

    “父亲。”王东山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

    “东山哪,还是叫大师吧。”

    “好!就叫大师。”

    “你虽然得意之情显于脸上,但印堂发暗,恐……”

    “请大师明示,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这些年,你干了不该干的事呀!学强再不好,也是你兄弟呀!”

    “不那样,就没有我的今天。”

    “阿弥陀佛!过去的就一了百了了,说说今天,你对学强做了什么?”

    王东山见手捻佛珠的大师一本正经,就知道瞒不过他了。

    他说:“大师,车祸确实不是我的本意啊!”

    “那让他女儿吸毒,还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实施强暴,你也不知道吗?”

    “啊?”王东山大惊失色:“大师,大……父亲,我真不知道!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

    “阿弥陀佛!可人是你让绑架的,这事儿你得顶着!”

    “父亲!”

    “回去吧,东山,有些事情是做不得的。你,做得过头了!”

    王东山见一唐大师闭上眼睛了,知道再说下去也毫无意义了,便站了起来:“父亲,我去了。”

    大师眼睛未睁:“叫大师。”

    “大师,我去了。”

    “好自为之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王东山懊恼极了,强暴和吸毒的事要不是一唐大师告诉他,他还真不知道。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张二狗,我饶不了你!

    王东山打开手机,就拨电话,结果,张二狗把电话打进来了:“大哥,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

    “公安把胡小来和孩子都弄走了!”

    “你安全吗?”

    “安全。”

    “马上……这样吧。晚上六点钟,你到莲蓬山八仙峰来找我,我让人给你准备钱,你马上离开西兰!”

    “谢谢大哥!”

    合上手机后,气的王东山大骂:“这个王八蛋!真不是个东西!”王东山骂张二狗时,脸上充满了杀气。

    王东山秘书李来彦提着50万元现金,来到了莲蓬山八仙峰。钱是李来彦按王东山的意思,在几个公司化的“缘”。这些公司都是凭王副省长的条幅发起来的,正愁没有机会报答王东山呢!现在听说王东山有事需要钱时,一个个慷慨解囊,百儿八十万的要出点血。

    李来彦说:“王省长说了,多了他一分不要,一个人十万,借条由我打给你们。”老板们听到这说不依了:没有王省长的关照,能有我们的今天吗?这钱就送李秘书了。……

    此起彼伏的八仙峰,在夕阳的映照下,异彩纷呈,一片血红苍茫之色。

    八仙峰是莲蓬山准备新开的五个景点之一,路已经修通了,虽说还没有开放,但白天这里还是有游人的。……

    现在的八仙峰,除了鸟儿的歌唱外,没有任何的声音。游人更是看不见一个。李来彦坐在一块石头上,等王东山的到来。

    等了半天,幕色苍茫时,等来了张二狗。

    “你是李秘书吧?”

    “你是谁?”

    “我姓张,王省长让我来拿钱。”

    “拿什么钱?是多少?”

    “逃命钱,50万。”

    “怎么逃?”

    “你看。”张二狗指着西边黑黝黝的山谷说:“从南边下去,绕过这个山谷,就能出山了。走一天的路程,就到普西了,到那里就没有危险了。”

    李来彦朝山谷一看,心想,要是从这里掉下去的活,就没命了!

    “吃的喝的带了吗?”

    “带了。”张二安指着身上的包说。

    “那我先给省长打个电话,然后再给你钱。”李来彦拨通了王东山的电话:“省长…”

    王东山有气无力的声音:“把钱给他,让他走得越远越好!”

    李来彦见张二狗紧叮着他手中的密码箱,就指着山下说:“那里是什么?”

    张二狗朝山谷看时,李来彦一把把张二狗推了下去。张二狗一声惊叫,跌入了谷底。

    这一切,都让藏在一边茂密灌木林中的一个人,用高级摄像机录下了。

    此时此刻的天,已经全黑下来了。李来彦匆匆忙忙、跌跌撞撞的跑下山来,上了一辆红旗车,一溜烟儿跑了。

    后边跟着的那个人还在录着,直到李来彦的车看不见了,他才停了下来。

    “强倩,让妈妈陪着你,阿姨要上课去了。”苏兰芳拿起饭盒,对柳倩倩:“柳大夫,我走了。”

    “阿姨,你还会来看我吗?”

    “会的。”苏兰芳在强倩额头上亲了一口:“直到你把毒彻底戒了。然后,我带你去学校上学。”

    “谢谢阿姨!我会戒掉的,你放心吧。”

    “再见。”“再见。”

    柳倩倩送走苏老师后,坐在女儿床前削苹果。

    “妈妈,她们为什么叫我唐强倩?”

    “因为你生身父亲姓唐。”

    “我那个爸爸呢?”

    “别提他,他是坏人?”

    “坏人?”

    “对!”

    “有证据证明吗?”

    “绑架你的人,就是他派去青湖的。”

    “为什么?”

    “迫使你亲爸爸放弃那个火灾事故的继续调查。”

    “就烧死了好多好多学生那个案子吗?”

    “是的。”

    “他为什么这样?”

    “按消防法律规定,建筑物不能用木头修建。可黑心的包工头为了赚钱,拿着他写的条幅去批,那些部门的领导,见了他写的条幅就批准了。”

    “他们为什么会听他的话呢?”

    “因为,他先是市委书记,后来是副省长。”

    “他会来吗?”

    “不会!我们已经和他一刀两断了。”

    “那我就没有爸爸了?”

    “有!从现在起,你爸爸永远是唐学强。”

    “他会对我好吗?”

    “会的。他为了救你,才出了车祸。那个姚阿姨也是为了报答你爸爸,才救了你。”

    “为什么?”

    “因为,你爸爸是市检察院的检察长,他帮助了好多好多的人。那个姚阿姨就是其中的一个。”

    “你说过爸爸是老板,他很坏的。”

    “那是妈妈骗你的。对不起,强倩,妈妈不该对你说假话。”

    “为什么会这样?”

    “对不起,女儿,妈妈当时鬼迷心窍了。”

    强倩还想问下去,见妈妈掉眼泪了,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强倩有点不适了,很快毒瘾就发作了。在大夫打针治疗的时候,她的双手双腿被柳倩倩绑上了,直到强倩安静了下来。

    “强倩,睡一会吧。”

    “不!”

    “想干什么?”

    “想问你几个问题。”

    “你的问题咋这么多呢?”

    “我睡不着。”

    “那你问吧。”

    “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两个。一个是你的病早点好,第二个是希望你爸爸能过得好。”

    “你们再结次婚不行吗?”

    “不行!”

    “为什么?”

    “两个原因。一个是你爸爸已经和那个看过你的红妹阿姨结婚了,二是妈妈已经配不上你爸爸了。”

    “噢,妈妈,爸爸为什么不来看我呢?”

    “他在执行一个非常大的任务,等任务完成了,他就来看你了。”

    “多大的任务呀?”

    “比天还大的任务。”

    “奶奶为什么只来了一次?她不喜欢我吗?”

    “不是,她年纪太大了,不方便。”

    “还有,门口为什么有叔叔站岗呢?”

    “是你爸爸派来保护我和你的。”

    “为什么?”

    “不让坏人知道你在这里住院。否则,你还会有危险的。”

    “是他吗?”

    “是的。”

    “妈妈,你说的来世是啥意思?”

    “啥时候说的?”

    “昨晚。”

    “来世就是下一辈子。”

    “下辈子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和你爸爸复婚,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我也是。妈妈,我也希望有个好爸爸。”

    “你有好爸爸爸呀!”

    “可他不在我们身边呀!”

    ……

    柳倩倩望着天真可爱的女儿睡着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想想她这些年来走过的路,真是悔恨交加呀!

    要不是碰上王东山,她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她能有今天这么苦吗?孩子能受这么大的罪吗?……唐学强老家有这么一句话,让她记忆犹新:跟不上个好鬼,喝不上口好水。今天这杯苦涩难咽的水,就是因为跟了王东山才得到的。想起王东山,她牙根子恨的咯吱咯吱响。

    这些年来,她对王东山可真是付出了真情。别的不说了,就在青湖的这几年中,找她追她的男人也大有人在,同单位刚从国外回来的项博士,那是多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啊!论长像、论个头、论年龄,那可是绝对的帅男啊!就是因为王东山,她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可是,王东山这个狗东西,干了些什么事儿呢?吃着碗里的(老婆),拴着锅里的(柳倩倩),盯着酒店里的(田婷玉),成了典型的“搂着年轻的2号,牵着年老的1号,想着更小的34567号”的花花公子了!

    吃喝嫖也就罢了,王东山居然还干起锅里吃、锅里拉禽兽不如的勾当来了!为了达到他的私利,绑架了、害了她的宝贝女儿不算,还险些害死前夫唐学强。如此歹毒、如此恶贯满盈的家伙,你还和他乎个啥呢?

    悔不该当初看上王东山,总觉着他比唐学强强,官位比唐学强高,本事比唐学强大,比唐学强温柔体贴、会疼人,可结果怎么样呢?“瓜里头挑瓜,临完了挑了个苦瓜”!唐学强到今天还一如既往地爱着她,在和红妹的洞房花烛夜里,还想着她和孩子!

    路走到今天,才感到悔之晚矣!人要是有来世,那该有多好呀!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还会找唐学强的,经历了这么多风雨的她,一定会百般珍惜那来之不易的彩虹的!…

    窗外,阳光暖融融地照着静悄悄的楼群,此时此刻,这个世界静谧极了,像睡着了似的。她深爱着的前夫唐学强,在干什么呢?一定是被红妹搀扶着在屋子里走吧?还是在床上休息?他的伤好了没有?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