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正本清源

1号检察官

作者:陈玉福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我好像听到了秦腔戏里包公的唱词,那是几百年流传到今的黄钟大吕,是黄河水正义和无私的汹涌澎湃!你听,它回荡在茫茫天地之间,回荡在巍峨的莲蓬山巅!”

    “大师,你似有不少的心里话吧?”

    “学强,你我曾是继父子关系,我就实话实说吧!”

    作为代表国家法律的公诉人,我们尊重法律的本质,在证据充分的基础上,在对王东山、官阶平犯罪事实进行公正的辨析和确认的情况下,才初步得出这个结论。

    庄严的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楼,座落在滨河路中段的“兰河牧歌”雕塑斜对面。大楼高21层,门面是灰蓝色的玻璃幕墙。大楼上方悬挂着特大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显示出法律神圣的尊严和至高无上的地位。楼前硕大的广场中央,耸入云霄的是笔直的旗杆,五星红旗在微风中飘扬。

    唐学强戴着墨镜陪着一唐大师,坐在“兰河牧歌”雕塑边,一个别具匠心的铁制长椅上说着话,眼望着路对面的兰河中级人民法院。雕塑不远处,警卫人员正在密切注视着这里。

    中院门前广场站满了人,他们大都是来参加旁听的干部、工人、农民、知识分子……

    法院大门是20多米宽的金属伸缩门,警灯闪闪,寒光阵阵;门口有全副武装的武警站岗,保证着国家法律机器的正常运转;大门正中间有一米高的矮墙,下边红色大理石铺底,上边是金光闪闪的九颗大字:“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唐大师,你为什么让我陪你来这来?”

    “阿弥陀佛。学强,你又急了。”

    “我担心让人认出我来,又会节外生枝。”

    “老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王东山出事了,审判也在这吗?”

    “应该在这里。”

    “那将又是一次高效率、高速度!”

    能不高效吗?唐学强对这天早上特意下山的继父一唐大师说:“再不高效,老百姓就要摘我们头上的乌纱帽了!再不高效,我们共产党人的威信就丧失殆尽了!”

    听唐学强说这些时,他仿佛听到了黄河水正义和无私的汹涌澎湃,仿佛听到了流传了几千年的黄钟大吕:“……未正人先正己人己一样/责己宽责人严怎算得国家栋梁/小包勉犯王法岂能轻放/弟若徇私上欺君下压民/败坏纪刚我难对嫂娘……”

    一唐大师手捻佛珠说:“学强,听到了吗?”

    “大师,听到什么了?”

    “包龙图铡附马、铡侄儿包勉的声音。”

    “包龙图永远是共产党人的榜样。”

    “我听到了秦腔《包文正》里的唱词,那是几千年前流传到今天的,是黄河水正义和无私的汹涌澎湃!你听,它回荡在茫茫天地之间,回荡在巍峨的莲蓬山巅!”

    “大师,你今天似有不少的心里话吧?”

    “学强,你我曾是继父子关系,我就实话实说吧!”

    “大师,我仍然感激你!在非常时期,是你给了我母亲活下去的希望。她对我说,大师是她这辈子最亲近的人!”

    “阿弥陀佛!学强,人各有志呀!可惜我教错了人。”

    “教错了人?大师,你……”

    “老纳教给了王东山做官之道。他悟性很高,官至副省长,可是还是贪欲害了他呀!”

    “是你一直在帮他?”

    “是!老纳让他别贪钱,心要善,他都没有做到。”

    “表面上看,他似乎没有贪钱,可是,他的私欲比贪污受贿更可恶!”

    “学强,能不能对他网开一面?”

    “大师,你说什么?对他网开一面?”

    “是!”

    “为什么?”

    “他曾无私地帮助过老纳。没有他,就没有雷音寺。”

    “这么说,雷音寺真是他制造出来的杰作?”

    “是!”

    “大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难道不是佛家的宗旨吗?替恶人求情,不知道大师是怎么想的?”

    “先回答老纳,你的态度。”

    “好吧!大师,我就直言不讳了:我决不会对他网开一面!”

    “因为他和你有夺妻之仇、害女之恨?”

    “非也。”

    “……”

    “对一切触犯了法律的人,我唐学强就是他们的克星!”

    “好样的!这就是唐学强!”

    “大师,你把我弄糊涂了。”

    “老纳知道你不会对他网开一面,但是我还是得下山来为他求情。”

    “为什么?”

    “老纳恩怨分明,向你求情了,老纳的使命也完成了。”

    “谢谢大师!”

    “老纳也为天下苍生谢谢你!”

    “大师,我有个请求。”

    “学强,老纳愿意,你说吧。”

    “请你到我家里去一趟吧,我母亲她想见你。”

    ……

    前几天,老太太告诉唐学强,她近来老是梦见他早就死去的父亲。他酒鬼父亲说,在阴曹地府过得太寂寞了,要老太太去伺候他呢。

    唐学强劝慰老太太:“梦是假的,别信就过去了。”

    老太太不依,非要儿子上山去请一唐大师来,给酒鬼丈夫念个经超度亡灵。唐学强只好答应了母亲。这不,他还没来得及上山,一唐大师就下山来找他了。他图个省劲,就把这位早年前的继父请到了家里。

    西郊军区通讯站的专案组早撤走了。可今天,这里又繁忙起来。

    几辆高级军车相继开进了院里……

    在顶楼一间会议室里,省委书记正在主持一次重大的会议。

    省委书记把几位客人介绍给了在座的省长陈云天、兰河市检察院检察长唐学强、省检察院检察长年均剑、副检察长兼起诉处长高久辛和省市纪委、公安部门以及省委在家的部分常委们:“这位是中纪委纪检五室的毛幸主任。”

    掌声中,秃顶的毛幸毛主任站起朝大家点头,同时把他的两位助手介绍给了大家。

    “这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侦察局盛正义局长。”

    掌声中,高大魁梧的盛正义盛局长微笑着向大家点头。

    苏清林的心情非常沉重:“同志们!为了这个会议,省委办公厅安排官阶平去了医院,我又打发王东山去银池县视察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这两位全是党的高级干部,在没有确凿的事实面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同志们!今天的会议有两个议题。一是‘2.6’特大火灾中无辜失去生命的107名学生,他们是祖国未来的花朵,我们必须把真正的元凶抓出来!二是请大家来把已经掌握的部分事实亮出来,以便于省委下最后的决心!”

    苏清林看着北京来的毛主任和盛局长说:“毛主任,盛局长,是不是现在就开始?”

    毛幸说:“苏书记,纠正一下,因为中纪委信任中共西兰省委,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调个了,现在是省委直接办案,我们协助!”

    苏清林笑了:“谢谢!那就开始吧。”

    唐学强把初步掌握的事实向省委和中央来的同志,做了个简要地汇报。

    各位领导!同志们!

    做为未来“2.6”火灾大案的公诉人,此时此刻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将要站在被告席上的王东山,不仅是拥有5千万人口的西兰省的副省长,而且是我本人的亲属。作为一个党教育培养多年的高级领导干部,他曾经创造过让兰河市年增80亿元收入的神话!可以这样说,他为兰河的发展、西兰的经济繁荣,做出过巨大的贡献!

    在荣誉和成绩面前,他本应模范遵守党的纪律和神圣的国家法律,率先垂范,以身作则。然而,通过一系列的调查资料我们知道,他已经蜕化变质为一个渎职犯罪、重婚犯罪、绑架犯罪、杀人犯罪嫌疑人,这是一个很难让人接受的反差和事实!我相信,各位在座的领导和同志们的心情,也会和我一样,在惋惜的同时,都充满了愤怒和憎恨。

    作为代表国家法律的公诉人,我们尊重法律的本质,在证据充分的基础上,在对王东山、官阶平犯罪事实进行公正的辨析和确认的情况下,才初步得出这个结论。

    第一,王东山涉嫌渎职犯罪,很可能还有受贿犯罪。

    在所谓的“兰河第一楼”那城关区支木学校设计、建设期间,……王东山先后给市城建设计院、市建委、市土地局、市教委书写四尺宣的条幅四张,……直接干预了这些单位的职能权力,导致了城关区支木学校以木材为主,建起了“兰河第一楼”,埋下了火灾隐患,造成了“2.6”火灾事故的发生,这些构成了渎职罪、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在这场交易中,王东山的情妇田婷玉一次性受贿达1千万元。

    “1千万?”

    “是的。1千万已经没收了,用于支木中心学校的重建。现在的问题是,田婷玉收受巨额贿赂,是不是受到过王东山的唆使,或者说共同受贿?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兰宗震放出了调查录像:

    田婷玉接受询问的画面。

    她横眉怒目说:“这1千万元是仿古建筑公司老板朱坤荣送给我舅舅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朱坤荣为什么要送你舅舅这么多钱?他已经给了梁平山5百万了,为什么又要送这么多?”

    “不知道。”

    “梁平山为什么把这一千万存到了你父亲的名下?”

    “他愿意送谁是他的事!”

    “他是谁?”

    “我舅舅。”

    “为什么不给别人送?”

    “无可奉告!”

    “朱坤荣的那些王副省长写的条幅是你送他的吗?”

    “不是!”

    梁平山接受询问的画面。

    “田婷玉是你什么人?”

    “外甥女。”

    “她为什么要帮你这么大的忙?”

    “自己外甥女,总要让舅舅过的好么。”

    “你怎么报答她?”

    “我给她留了一千万。”

    “为什么不给她,要存在她父亲的名下?”

    “她现在是国家干部,等她不当干部了,再给她。”

    “这也是朱坤荣的意思吧?”

    “朱坤荣也有这个意思。他说田婷玉穿针引线让我们挣了大钱,要报答她一下,但朱坤荣又不敢把钱送给她。”

    朱坤荣受审的画面。

    “为什么要送梁平山1500万的巨款?”

    “是梁平山骗了我,他说他的木头好,就值那个钱!”

    “为什么不在兰河买平价木头,而要舍近求远去梁平山那里买高价的?”

    “因为他是我工程介绍人田婷玉的舅舅。”

    “给了田婷玉多少好处费?”

    “一分没有!”

    “为什么?”

    “她不可能要!”

    “王副省长为什么给你写条幅?你拿的这些条幅在建支木中心学校的过程中起了什么作用?”

    “有了省长的条幅,他们才给我办了手续。”

    “如果没有这些条幅呢?设计、修建批复能不能拿到手?”

    “不能!”

    “这些条幅是谁给你的?”

    “是……是,……”

    “谁给你的?”

    “是我自己去找王省长求的。”

    “在办公室还是家里?”

    “家里。”

    “谁能为你证明?”

    “他夫人梁三妹。”

    ……

    唐学强说:“很明显,他们早就商量过怎么对付我们,尤其是王东山写条幅的事。据我们掌握的证据,这些全是田婷玉让王东山写的。田婷玉用这些条幅给别人帮忙,从中收取好处费,每幅字多者五万,少者两三万元。小兰,再放一段。”

    兰宗震放出了一段画面。

    34号楼的楼号。

    三门301的门号。

    客厅里:王东山挥毫泼墨:“依法办案”。

    田婷玉用草纸在沾墨。

    王东山:“还有吗?”

    “有!”

    “写给哪里?”

    “这是法院的,再给法院经济庭写一幅吧。”

    “那还是‘依法办案’?”

    “是!”

    王东山又大笔一挥,写下了“依法办案”四个大字。

    王东山:“宝贝,拿我的字办事可以,可不敢收人家钱哟!”

    田婷玉在王东山脸上亲了一口:“老公,你就放心吧!我哪敢收人钱呢?”

    田婷玉办公室里。

    一老板兴奋地收起了王东山写的两副字:“谢谢田主任。”

    田婷玉:“不用。”

    老板把地上的包放在了田婷玉桌子上:“40万!一分不少!”

    田婷玉看看锁上的房门:“小声点!”

    老板兴冲冲地走了。

    中纪委毛幸主任说:“好样的!这是谁拍的?”

    1号检察官指着兰宗震说:“是他!现在是反贪局侦察处的秘密侦察员!”

    “好样的!小伙子。”

    苏清林见毛幸主任赞扬他未来的女婿,满意地朝兰宗震点了点头。

    毛幸看了一眼盛正义后,冲苏清林说:“渎职犯罪是毫无疑问的,现在的焦点是1千万跟王东山究竟有没有关系?”

    苏清林冲唐学强说:“学强同志最有发言权了,你说说?”

    唐学强:“我的感觉告诉我,1千万可能跟王东山没有关系。但是,法律不需要证据以外的东西!”

    “说的好!”高检渎职侵权侦察局盛正义局长赞赏地看着唐学强:“我们再做做工作,好在从今天起,我们就可以大张旗鼓的工作了!”

    “苏书记,下命令吧!”毛幸主任说:“我看可以抓王东山了!”

    “我同意!”苏清林感到对王东山采取措施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他命令省纪委书记王冬柏:“兵分两路,马上行动!”

    王冬柏和毛幸主任的其中一名助手,走出了会议室。

    省检副检察长兼起诉处处长高久辛继续汇报。

    第二,王东山还涉嫌重婚犯罪。

    ……被告在拥有合法妻子的情况下,又在兰河市兰韵小区34号楼3门301室和青湖市安家两处,尤其是在青湖市,被告和柳某以夫妻名义居住达四年之久,违反了《婚姻法》之有关规定,构成了重婚犯罪。

    兰宗震放出了柳倩倩接受询问的录像。

    “柳倩倩,你跟王东山是什么关系?”

    “事实婚姻关系。”

    “你跟他以夫妻的名义,在青湖市居住了几年?”

    “四年。”

    “你知道他有妻子吗?”

    “知道。”

    “那你为什么和他以夫妻的名义居住?”

    “他说要离婚的,谁想到他一直在骗我。”

    “知道你犯罪了吗?”

    “知道。重婚罪。”

    去青湖市调查的录像。

    调查人员拿着王东山的照片问一位大娘:“大娘,认识这个人吗?”

    “认识。”

    “他是谁?”

    “是柳大夫的丈夫呀。”

    另一个邻居大妈也说:“是柳医生的男的。”

    “他平时什么时候回来?”

    “好像每个星期都来的,他坐的是很高级的小车哟!”

    “最近好像没有来过。”

    调查人问保安:“认识这个人吗?”

    “认识。这是柳医生的丈夫。”

    询问唐强倩的录像画面。

    “你叫什么名字?”

    “唐强倩。”

    “不对呀,你在青湖学校里不是叫柳强倩吗?”

    唐强倩就看妈妈。她妈妈说:“如实告诉叔叔们,过去为什么叫柳强倩?”

    “好的,妈妈。”

    “为什么叫柳强倩?”

    “我的后爸姓王,所以就叫柳强倩。”

    “还是不对呀,应该叫王强倩呀。”

    “不对!我亲爸爸姓唐,我姓妈的姓了他一定不高兴。要是改成其它人的姓,我亲爸就会伤心死了。所以,我妈才让我姓柳的。”

    “为什么不继续叫唐强倩呢?”

    “我后爸不同意,他还跟我妈吵过架呢!”

    唐学强看不下去了,泪流满面的他起身倒水去了。这一切,全让苏清林、毛幸、盛正义等人看到了,苏清林向他们解释着什么。

    继续放录像画面。

    询问田婷玉:“为什么跟王副省长住在一起?”

    “我们是好朋友,就住一起了。”

    “知道重婚罪吗?”

    “两码事。我们只是情人关系。”

    “你们的关系已经构成事实婚姻了,按照……”

    “根本扯不到这个问题上,我们只是情人!”

    “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陈云天省长厌恶地说:“真是恬不知耻!”

    毛幸主任对陈云天说:“他们要知耻就好了!我们的形象就是让这些人给败坏的!”

    “是啊!”苏清林沉重地说:“这样的状况如果不改变,怎么得了啊!”

    盛正义喝了口茶对唐学强真诚地说:“为了办这个案子,学强同志可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啊!我代表高检渎职侵权侦察局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盛正义站起来向唐学强鞠了一个躬。

    唐学强说着“不敢当”也给盛正义鞠躬还礼。

    “是啊!”毛幸主任说:“为了党的事业,像学强这样的好同志兢兢业业为党工作,恪尽职守做本职工作,确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啊!”

    毛幸也向唐学强鞠了一躬。

    唐学强向毛主任还礼后,不好意思地说:“各位领导,千万别再说了,是你们给了我办案的信心和勇气。话再反过来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苏清林笑了:“学强同志,别脸红嘛,人家贪天之公为己有,都能心安理得,这么两句真诚的话,你就受不了啦?我还有两句心里话呢,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向你和你的战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省委书记在一片掌声中,也向唐学强鞠了一躬。

    唐学强热泪盈眶,也向省委书记鞠躬还礼。

    陈云天省长也站了起来:“学强同志,我代表107户遇难者家属,以及全省人民,向你和同志们表示感谢!”

    ……

    第三,绑架犯罪。

    ……被告为了达到逃避法律制裁的目的,疯狂报复办案人员,于3月4日唆使张二狗、胡小来绑架了检察官唐某的女儿唐强倩,不但让其吸毒,还对其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强暴。……构成了绑架犯罪。

    兰宗震放出了审讯盗窃、贩毒、强奸犯罪嫌疑人胡小来的画面。

    胡小来毒瘾犯了,在地上打滚:“白面!白面!白面!……”

    看守所法医给胡小来打针。

    胡小来渐渐地安静了。

    胡小来被带进了审讯室。

    公安局陈高年亲自参加审讯。

    “姓名?”

    “胡小来。”

    “籍贯?”

    “西兰河良。”

    “年龄?”

    “27岁。”

    “什么时候来到兰河的?”

    “去年三月。”

    “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

    “去年下半年。”

    “毒品来源?”

    “从李大哥那里。”

    “什么名字?怎么联系?”

    “什么名字,他不说,有个手机号,先发短信,然后打电话约好地点,就去买。”

    “短信内容?”

    “1234567。”

    “什么?”

    “1234567。”

    “为什么用数字?”

    “收到暗号就知道是老客户。”

    “交待绑架唐强倩的情况!”

    唐学强一震,紧盯住录像画面。省检察院检察长年均剑给他的茶杯里续上了水:“学强,不行就出去一会儿。”“没事,”唐学强摇头:“谢谢年检。”苏清林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唐学强。

    录像画面。

    刑警:“详细点!”

    胡小来:“那天,我又混进了上车的人群中,寻找猎物。正好碰上了化过妆的张二狗。张二狗提起我的脖领子,把我拎出了人群。我吓坏了,以为碰上了便衣警察,就大叫冤枉。张二狗骂我:‘有本事干点大事儿!你他妈除了会干这小偷小摸的事儿,还会干啥?’我试探着问:‘大哥教我,这大事儿怎么干?’张二狗蹲下来伸出了三个指头说:‘青湖市有桩大买卖,这个数!’‘三千?’我来了精神。他说‘三万。’‘三万?’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他说‘你小声点!’我小声问:‘啥买卖?我干!’他问我:‘你住在哪里?’我说:‘我住在一个单位的地下室里。’他问:‘那里有住的地方?’我说:‘有。那里边堆的全是沙发,还有暖气管通过,睡那里舒服极了!’……”

    刑警:“张二狗是干啥的?”

    胡小来:“他没有告诉我,我没敢问。”

    “你了解他多少?”

    “一点也不了解。”

    “他开始给了你多少钱?”

    “一万块定金。”

    “你知道是去绑架孩子吗?”

    “开始不知道,后来上青湖时才知道的。”

    “接着说!”

    “我们从青湖市把强倩绑架来,就藏在了我住的这个地下室里。所以你们警方找不到。我们两个人分了工,张二狗负责送吃的,我负责看护强倩。张二狗警告我说:这丫头的老子可是大老板,你饿瘦了老子不管,她要是瘦了一两、少了一根汗毛,我们的大钱就泡汤了。

    “他还说三万块是我的工资,等强倩老子拿来一百万,再给我十万!我不相信他的话,他又给了我一万块,他说:‘工资还差一万,最后一次性结清!’我说:‘谢谢张哥。’他问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抽上那个了?’我说:‘你咋知道了?都是他们的有钱的老板害的!’他说:‘算你小子还诚实,给,这是5千块钱的白粉。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记住!让她吃好,不准离开这里一步!’我跪下就给张二狗磕头:‘谢谢张哥!’他说‘你起来吧’。……”

    “挑主要的说!让强倩吸毒是谁的主意?”

    “是,是我…”

    “你为什么这么恶毒?”

    “我恨有钱的老板。”

    “强暴强倩是谁的注意?”

    “是,是我的主意……”

    刑警气愤地拍桌子:“你这个混蛋!”

    ……

    唐学强双眼死死地盯着电视画面,任泪水哗哗哗哗往下流着。

    苏清林的泪水也溢满了眼眶。

    ……

    第四,王东山还涉嫌杀人犯罪。

    ……被告为了逃脱法律制裁,约同案犯张二狗到莲蓬山八仙峰,唆使被告的秘书李来彦残忍地将其推下山去杀人灭口,构成了无辜杀人罪。

    ……

    兰宗震放出了王东山秘书李来彦杀害张二狗的画面。

    此起彼伏的八仙峰,在夕阳的映照下,异彩纷呈,一片血红苍茫之色。

    除了鸟儿的歌唱外,没有任何的声音。游人,更是看不见一个。李来彦坐在一块石头上,等王东山的到来。等了半天,幕色苍茫时,等来了张二狗。

    “你是李秘书吧?”

    “你是谁?”

    “我姓张,王省长让我来拿钱。”

    “拿什么钱?是多少?”

    “逃命钱,50万。”

    “怎么逃?”

    “你看。”张二狗指着西边黑黝黝的山谷说:“从南下去,绕过这个山谷,就能出山了。再走一天的路程,就到普西了,到那里就没有危险了。”

    李来彦朝山谷一看,心想,从这里要是掉下去的话,就没命了!

    “吃的喝的带了吗?”

    “带了。”张二安指着身上的包说。

    “那我先给省长打个电话,然后再给你钱。”李来彦拨通了王东山的电话:“省长……”

    王东山有气无力地声音:“把钱给他,让他走得越远越好!”

    李来彦见张二狗紧盯着他手中的密码箱,问张二狗:“那里是什么?”

    张二狗朝山谷看时,李来彦一把把张二狗推了下去。张二狗一声惊叫,跌入了谷底。

    兰宗震又放出了张二狗摔死的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个杀人的人是谁?”毛幸气愤之情充满眉宇。

    “王东山的秘书李来彦,”苏清林也是义愤填膺:“这就叫杀人灭口!”

    唐学强的秘书拿着手机走了进来:“唐检,电话。”

    苏清林命令唐学强:“接!”

    唐学强接上了高久辛的电话:“高检,怎么样?”

    高久辛的声音:“两面都成功了!官阶平已经被控制起来了,我这面也很顺利!王东山也被从银池带回来了。请示两点:一是人往什么地方带;二是下一步的行动!”

    唐学强捂上电话征求省委书记的意见:“两人均已带回,高检请求下一步行动。”

    苏清林高兴的:“你是专案组的头,你下命令吧!”

    唐学强拿起了手机:“两人均带到老地方!下一步行动是:一、马上办手续逮捕田婷玉等被王东山放走的所有嫌疑人;第二,按已经掌握的证据,传讯、双规、逮捕全部犯罪嫌疑人员!”

    高久辛欢快的声音:“这么爽吗?”

    唐学强看了北京的客人和省委书记、省长、年均剑一眼:“有中央、省上领导的支持,能不爽吗?现在就看你的了!”

    “放心吧,组长!纪委、公安局的同志都等急了!他们让我通过你转告中央和省委领导,我们一定以实际行动报答中央对我们省的信任!”

    毛幸、盛正义带头鼓掌,紧接着,与会者都鼓起了掌!

    唐学强:“听到了吧?毛主任、盛局长,还有清林书记、云天省长,在为你们鼓掌呢!大家都在为你们鼓掌!”

    高久辛激动地:“听到了!我们都听到了!……”

    唐学强说了声“我们恭候佳音”,合上了手机。

    毛幸:“根据王东山这个秘书打电话的情况看,似乎谋杀张二狗是这个秘书干的。马上搜捕李来彦的住处,如果有这50万元,情况就一清二楚了……究竟跟王东山有没有关系,还待进一步深挖。”

    “是这样,”唐学强接上说:“如果李来彦和王东山的电话内容没有什么约定的话,杀人确实与王东山无关。根据种种迹象,他们事先约定的可能性很小。”

    盛正义:“也许是李来彦见财起意,谋财害命。”

    年均剑:“这种可能性似乎很大。”

    ……

    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了半天,最后还是定位到“让事实说话”上来。

    与此同时,以专案组副组长高久辛为首的纪检委、检察院、公安局联手把“2.6”特大火灾的全体涉案人员,无一漏网的以或双规、或传讯、或逮捕的方式,全部送到了专案组办案的新址“老地方”!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