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章 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上)

霸王别姬

作者:李碧华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又一场了。

    戏人与观众的分合便是如此。高兴地凑在一块,惆怅地分手。演戏的,赢得掌声采声,也赢得他华美的生活。看戏的,花一点钱,买来别人绚缦凄切的故事,赔上自己的感动,打发了一晚。大家都一样,天天的合,天天的分,到了曲终人散,只偶尔地,相互记起。其它辰光,因为事忙,谁也不把谁放在心上。

    歪歪乱乱的木椅,星星点点的瓜子壳,间中还杂有一两条惨遭践踏,万劫不复的毛巾,不知擦过谁的脸,如今来擦地板的脸。

    段小楼和程蝶衣都分别卸好妆。

    乐师们调整琴瑟,发出单调和谐返朴归真的声音。蝶衣把手绢递给小楼。他匆匆擦擦汗,信手把手绢搁在桌上。随便一坐,聊着:

    “今儿晚上是炸窝子般的采声呀。”小楼很满意,架势又来了:“好象要跟咱抖抖嗓门大。”

    蝶衣瞅他一笑,也满意了。

    小楼念念不忘:

    “我唱到紧要关头,有一个窍门,就是两只手交换撑在腰里,帮助提气。”

    蝶衣问:

    “撑什么地方?”

    “腰里。”

    蝶衣站他身后伸手来,轻轻按他的腰:“这里?”

    小楼浑然不觉他的接触和试探:“不,低一点,是,这里,从这提气一唱,石破天惊,威武有力。”——然后,他又有点不自在。

    说到“威武有力”,蝶衣忽记起:

    “这几天,倒真有个威武有力的爷们夜夜捧场。”

    “谁?”

    “叫袁四爷。戏园子里的人说过。”

    “怕不怀好意。留点神。”

    “好。”稍顿,蝶衣又说道:“唉,我们已经做了两百三十八场夫妻了。”

    小楼没留意这话,只就他小茶壶喝茶。

    “我喜欢茶里头搁点菊花,香得多。”

    蝶衣弃而不舍:

    “我问你,我们做了几场夫妻?”

    “什么?”小楼糊涂了:“——两百多吧。”

    蝶衣澄明地答:

    “两百三十八!”

    “哎,你算计得那么清楚?”不愿意深究。

    “唱多了,心里头有数嘛。”

    蝶衣低忖一下,又道:

    “我够钱置行头了,有了行头,也不用租戏衣。”

    “怎么你从小到大,老念着这些?”小楼取笑:“行头嘛,租的跟自己买的都一样,戏演完了,它又不陪你睡觉。”

    “不,虞姬也好,贵妃也好,是我的就是我的!”

    “好啦好啦,那你就乖乖的存钱,置了行头,买一个老大的铁箱子,把所有的戏服,头面,还有什么干红胭脂,黑锅胭脂”古董儿锁好,白天拿来当凳子,晚上拿来当枕头,加四个軱辘儿,出门又可以当车子。”

    小楼一边说,一边把动作夸张地做出来,掩不住嘲笑别人的兴奋。蝶衣气得很:“你就是七十二行不学,专学讨人嫌!”

    想起自“小豆子”摇身变了“程蝶衣”,半点由不得自己做主:命运和伴儿。如果日子从头来过,他怎样挑拣?也许都是一样,因为除了古人的世界,他并没有接触过其它,是险恶的芳香?如果上学堂读了书,如果跟了一个制药师傅或是补鞋匠,如果。

    蝶衣随手,不知是有意仰无意,取过他的小茶壶,就势也喝一口茶——突然他发觉这小茶壶,不是他平素饮场的那个。

    “新的茶壶呀?”

    “唔”

    “好精致!还描了菊花呢。”

    小楼有点掩不住的风流:“——人家送的。”

    “——”蝶衣视线沿茶壶轻游至小楼。满腹疑团。

    正当此时,蹬蹬蹬蹬蹬跑来兴冲冲的小四。这小子,那天在关师父班上见过两位老

    板,非常倾慕,求爷爷告奶奶,央师父让他来当跑腿,见见世面。也好长点见识。

    他还没出科,关师父只许上戏时晚上来。

    小四每每躲在门帘后,看得痴了。

    他走告:“程老板,爷们来了!”

    只见戏园子经理,班主一干人等,簇拥着袁四爷来了后台。

    袁四爷先一揖为礼。“二位果然不负盛名吶。”

    随手挥挥,随从端着盘子进来,经理先必恭必敬地掀去绸子盖面,是一盘莹光四射的水钻头面。看来只打算送给程蝶衣的。

    “唐突得很,不成敬意。只算见面礼。”

    蝶衣道:“不敢当。”

    袁四爷笑:“下回必先打听好二位老板喜欢什么。”

    小楼一边还礼一边道:“请坐请坐,人来了已是天大面子了。四爷还是会家子呢。”

    袁四爷不是什么大帅将军。时代不同了,只是艺人古旧狭窄的世界里头,他就是这类型的人物。小人书看多了,什么隋唐传,三国志,还有自己的首本戏,霸王别姬。时代不同,角色一样。有些爷们,倚仗了日本人的势力,倚仗了政府给的面子,也就等于是霸王了。台上的霸王靠的是四梁八柱,铿锵鼓乐,唱造念打,令角色栩栩如生。台下的霸王,方是有背景显实力。谁都不敢得罪。

    袁四爷懂戏,也是票友。此刻毫不客气,威武而深沉,一显实力来呢:

    “这‘别姬’嘛,渊源已久。是从昆剧老本‘千金记’里脱胎而来。很多名家都试过,就数程老板的唱造念打,还有一套剑,真叫人叹为观止。”啊哈一笑,瞅着蝶衣:

    “还让袁某疑问虞姬转世重生呢,哈!”

    蝶衣给他一说,脸色不知何故,突泛潮红。叫袁四爷心中一动。他也若无其事,转向段小楼:

    “段老板的行腔响过入云,金声玉振。若单论唱,可谓熬头独占,可论功架作派嘛,袁某还是有点意见——”

    袁四爷习惯了左右横扫一下,见各人像听演说那样,更加得意。大伙倒是顺着他,陪着笑脸。他嘴角一牵:

    “试举一例,霸王回营亮相到与虞姬相见,按老规矩是七步,而你只走了五步。楚霸王盖世英雄,威而不重,重而不武,哪行?对不对?”

    段小楼只笑着,敷衍:“四爷您是梨园大拿,您的高见还有错儿么?”

    蝶衣看出小楼心高气傲,赶忙打圆场,也笑:“四爷日后得空再给我们走走戏?”

    袁四爷一听,正合孤意:“好!如不嫌弃,再请到舍下小酌,大家细谈。就今儿晚上吧!”

    “哎哟四爷,”小楼作个揖:“真是万分抱歉,不赶巧儿我有个约会,改天吧,改天一定登门讨教去。”

    蝶衣失神地,一张笑脸僵住了。

    小茶壶映入眼帘。

    “不赶巧儿我有个约会”?他约了谁去?怎么自己不知道?从来没听他提过?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