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11节

烦恼人生

作者:池莉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9

    厂长倒笑了。他相信了印家厚并宽宏大量地向他道了歉。

    "既然是这么回事那就赶快动手把工作抓起来!"厂长不容印家厚分辩,当即叫来了厂工会主席,面对面把印家厚交给了工会。

    "不要搞什么各车间分头行动了。让小印暂调到厂工会来,全面下手抓。到时候出了差错我就找你们俩。"

    工会主席是个转业军人,领命之后把印家厚拽到工会办公室,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布置开了。印家厚连连咕噜了几声:"不行不行",工会主席绝不理睬,布置中还夹叙了一通意义深远之类的话,大有军令如山倒的气势。

    这就是说,印家厚从今天起,在一个星期内要组织起一个四十位男女青年的联欢团体,男青年身高要一米七十至一米八十公分;女青年身高要一米六十五公分左右;一律不胖不瘦,五官端正,漂亮一点的更好;要为他们每人订做一套毛料西装;教会他们日常应用的日语,能问候和简单会话;还要让他们熟悉一般的日本礼节;跳舞则必须人人都会。

    印家厚头发都麻了,说:"主席,你听清楚,我干不了!"

    "干得了。你是日本专家。"工会主席三把两把给他腾出了一张办公桌,将一叠贴有相片的职工表格放在他面前,说:"小印,要理解组织的信任。现在,我们只有背水一战了。对任何人一律用行政命令。来,我们开始吧!"

    下班时印家厚遇上了小白。小白说:"我听说了。真他妈替你抱屈。好像考他妈驻日本的外交官。奴颜婢膝。"

    印家厚狠狠白了他一眼,嘿嘿一个冷笑。小白马上跳起来,"老兄,你怎么以为是我……我!观点不同是另一回事。我若是那种背后插刀的小人,还搞他什么文学创作!"

    这真是委屈。到目前为止,在小白的认识上,作品和人品是完全一致的。印家厚虽不搞创作却已超越了这种认识上的局限。他谅解地给了小白一巴掌,说:"对不起了!"

    几个身材苗条挺拔的姑娘挎着各式背包走过来,朝小白亲切地招呼,可是对印家厚却脸一变冲着他叫道:"汉奸!"

    "我们绝不做联欢模特儿!"

    "我们要抗日!"

    印家厚绷紧脸,一声不哼。姑娘们过去之后,印家厚回头数了数,差不多十五六个,几乎全是合乎标准的。他这才真正感到这事太难了。

    这一下午真累。在岗位上站了一个多小时;和厂长动了肝火;让工会拉了差。召集各车间工会组长紧急会议;找集训办公室;去商店选购衣料;和服装厂联系;向财务要活动资金;楼上楼下找厂长——当你需要他签字的时候,他不知上哪去了。

    报考电大的要求根本没机会提出来;忍气吞声领了三等奖的五元钱。

    刚调来的老大难结婚"表示"了两块钱;拯救非洲饥民捐款一元;"救救熊猫"募捐小组募到他的面前,他略一思忖,便往贴着熊猫流泪图案的小纸箱里塞了两元。募捐的共青团员们欢声雀跃,赞扬印家厚是全厂第一!第一个心疼国宝!就是厂长也只捐了五毛钱。

    五块钱像一股回旋的流水,经过印家厚的手又流走了。全派了大用场,抵消了三等奖的耻辱。雅丽的确知他的心,说:"印师傅,你做得真俏皮!"印家厚不能不遗憾地想,如此理解他的人如果是他老婆就好了。不能否认,哪怕是最细微的一点相通也是有意义的。然而,他不敢想象他老婆的看法,他不由朝雅丽看了一眼,然而随即便又后悔了,因为雅丽读懂了他的眼神。

    印家厚接儿子的时候,生怕儿子怪他来晚了;生怕又单独碰上肖晓芬。结果,儿子没有质问,肖晓芬也正混在一群阿姨里。什么事也没有。他为自己中午在肖晓芬面前的失控深感不安,便低着眼睛带走了儿子。

    马路上车如流水,人如潮,雷雷窜上去猛跑。印家厚在后边厉声叫着,提心吊胆,笨拙地追上儿子。他的儿子,和他长得如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这就是他生命的延续。他不能让他乱跑,小心撞上车了;他又不能让他走太久的路,可别把小腿累坏了。印家厚丝毫没有下了班的感觉,他依然紧张着,只不过是换了个专业罢了。

    父子俩又汇入了下班的人流中。父亲背着包,儿子挎着冲锋枪。早晨满满一包出征,晚归时一副空囊。父亲灰尘满面,胡碴又深了许多。儿子的海军衫上滴了醒目的菜汁,绷带丝丝缕缕披挂,从头到脚肮脏之极。

    公共汽车永远是拥挤的。当印家厚抱着儿子挤上车之后,肚子里一通咕咕乱叫,他感到了深深的饿。

    车上有个小女孩和她妈妈坐着,她把雷雷指给她妈妈看:"妈,他是我们班新来的小朋友,叫印雷。"小女孩可着嗓子喊:"印雷!印雷!"

    雷雷喜出望外,骄傲地对父亲说:"那是欣欣!"

    两个孩子在挤满大人们的公共汽车里相遇,分外高兴,呱呱地叫唤着,充分表达他们的喜悦。印家厚和小女孩的妈妈点了点头,笑了。

    小女孩的妈站了起来,让雷雷和自己的女儿坐在一个座位上,自己挤在印家厚旁边。

    "我们欣欣可顽皮,简直和男孩子一样。"

    "我儿子更不得了。"

    "养个孩子可真不容易啊!"

    "就是。太难了!"

    有了孩子们这个话题,大人们一见如故地攀谈起来了,可在前一刻他们还素不相识呢。谈孩子的可爱和为孩子的操劳,叹世世代代如水流;谈幼儿园的不健全,跑月票的辛酸苦辣,气时时事事都艰难。当小女孩的妈听印家厚说他家住在汉口,还必须过江,过了江还得坐车时,她"咝"了一下,说:"简直到另一个国家去,可怕!"

    印这厚说:"好在跑惯了。"

    "我家就在这趟车的终点站旁边。往后有什么不方便的时候,就把印雷接到我家吧。"

    "那太谢谢了!"

    "千万别客气!只要不让孩子受罪就行!"

    "好的。"

    印家厚发现自己变得婆婆妈妈了,变得容易感恩戴德,变得喜欢别人的同情了。本来是又累又饿,被挤得满腹牢骚的,有人一同情,聊一聊,心里就熨帖多了,不知不觉就到了终点。从前的他哪是这个样子?从前的他是个从里到外,血气方刚,衣着整齐,自我感觉良好的小伙子,从不轻易与女人搭话,不轻易同情别人或接受别人同情。印家厚清清楚楚地看出了自己的变化,他却弄不清这变化好还是不好。

    在爬江堤时,他望见紫褐色的暮云仿佛就压在头顶上。心里闷闷的,不由长长叹了一口气。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