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10回 游梦馆偶吟绝调 寄吴门共受虚惊

巧联珠

作者:烟霞逸士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诗曰:

  指底哀音功客船,孤猿空叫十三弦。

  可怜多少秦楼女,拨尽琵琶夜不眠。

  话说闻生同了花引贤一直往西河洞来,果然醉雅雅在家。闻生在外面客座里坐了半日,醉雅雅才走出来,了不叩头,拱一拱手,就坐下了。闻生举目观看,见他生得:

  面如瓜子,眉似春山。年纪三旬,年老而姿容当丽;身材五短,微瘦而媰娜堪怜。淡淡面庞,不惜涂脂抹粉;微微含笑,偏能送旧迎新。

  闻生看了便道:“久慕芳姿,果然名下无虚!”雅雅道:“不敢。相公尊姓?”花引贤便道:“这是苏州闻相如相公,闻名才子,去年新发的,前日同过来奉候,雅娘不在,闻大爷甚是怏怅!”雅雅道:“失迎得罪!”仔细看了闻生一会,便道:“此处恐有人来,请相公里面坐罢。”就一同进去。

  里面是小小三间倒坐,收拾得十分精致,琴书萧管,色色皆备,桌上溜金山篆,焚着细细龙涎。三人相对坐下,闻生就叫长班送出礼物。雅雅道:“多蒙相公光顾,怎么就好收盛赐?”花引贤道:“闻大爷做人极是豪侠,雅娘倒从直些好。”雅雅才向闻生道:“如此多谢了!”闻生道:“菲薄休笑。”因问道:“雅老贵处可是吴门?”雅雅道:“是松江。”闻生又问道:“几时离云间的?”雅雅道:“去岁才离松江。”二人攀些闲话。

  花引贤道:“棋子在此,雅娘何不手谈一回?”闻生道:“花兄与雅娘对局。”花引贤道:“我的棋子极矢,还是大爷来。”闻生就与雅雅对局。花引贤坐在傍边指手划脚,不住赞好。少顷着完,花引贤代他们做了,闻生输了几子。花引贤道:“雅娘棋子亏我教他,竟好了些。”雅雅道:“这是闻相公让我的。你那矢棋,我饶你四子还要杀黄。”闻生道:“我兄难道至此?快来着一局。”花引贤道:“他是我徒弟,我不与他着。大爷再来,不要让了他,使他得志。”果然二人又着。着到半局,闻生又将输了,适值平头拿酒到面前,花引贤就把棋子一掳道:“不着完罢,大家吃酒。”闻生道:“这是与我解急。”雅雅道:“相公那块棋尚未曾死,我只得一只眼,相公若做得一只眼,还是两活。”花引紧道:“你的眼大,大爷的眼小,两只眼在一处,还是你要死哩。”雅雅打了他一下道:“有这些胡说!”就一同上席。

  饮了几巡,雅雅就要闻生行令。闻生道:“行甚么令好?止三个人,不如掷色〔子〕罢。我们猜拳,赢者吃酒,输者唱曲。”花引贤道:“妙,妙!大爷猜起。”闻生就与雅雅猜拳,雅雅输了,花引贤道:“我说雅娘要输,如今请教佳音。”就叫人拿琵琶来,遂与雅雅。雅雅接着,横在膝上,轻舒不指,唱道:

  锦被儿斜着枕头儿歪,

  上天仙降下了瑶台。

  娇滴滴粉脸儿人多爱,

  红粉衬香腮,

  斜插金钩,

  好一似昭君出塞来。

  雅雅唱完,闻生赞道:“果然唱得好!不减浔阳江上,使人泣下。”花引贤道:“如此妙音,大爷快些干酒。”闻生果然拿起大犀杯来,一饮而干。就是花引贤与雅雅猜,花引贤输了。花引紧道:“我不会唱,说一个笑话罢。”闻生道:“说得我们笑免罚,说得不笑,罚一大杯,还要另说。”花引贤道:“一个女客与和尚两个下棋。和尚一块棋死了,心中着急,就除下帽子,把手摸着光头。一边摸着,口里说道:‘可惜只得一只眼,可惜只得一只眼。’一人在傍道:‘你这和尚头,遇着女客,连这一只眼也塞死了。’”闻生与雅雅一齐大笑。

  又是联生与雅雅猜,雅雅又输了,花引贤赞道:“大爷好妙拳。”雅雅又唱道:

  百般病比不得相思奇异,

  空不得方、吃不得药,

  扁鹊也难医。

  茶不思,饮不想,

  恹恹如醉如痴;

  旁人笑着我,

  我也自笑我心痴。

  伶俐聪明也,

  到此也由不得我。

  雅雅唱完,花引贤鼓掌道:“妙绝,妙绝!大爷再请一杯,雅娘也请一杯,我也陪一杯。”即时斟上,要一气同干。闻生饮完道:“雅老如此雅人妙技,只可惜旧词俚鄙,如何出之佳人之口?殊觉污此妙技。近来杨升庵弹词甚佳,雅老曾见么?”雅雅道:“曾日戚皇亲也如此说,嫌唱得不好,却不曾看见甚么弹词。杨升庵是何人?”闻生道:“杨升庵讳慎,是辛未科装元,他叫《二十一史弹词》,是与人弹唱的。”花引贤道:“大爷就是来科壮元,做一调与他何如?”闻生此时也有几分酒兴,便道:“作也使得,花兄与雅老休笑。”就提起笑来,果然是: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闻生想一想,写道:

  二仪分三才定圣人御世,

  六五华四海一五者因民。

  缺东南倾西北不全天地,

  历日用更寒署有限胱阴。

  吊前古悲往事顿生感慨,

  叹佳人问才子偏遇□滏。

  屈左徒事怀王竟遭谗佞,

  贾太傅适汉主不得长生。

  太史公下蚕室半生失势,

  祢处士赋《鹉鹦》二十亡身。

  无大器枉说了“王、杨、卢、骆”,

  为词赋埋没了“刘、陀、应、陈”。

  孔文举杨德祖偏遭妬忌,

  苟鸣鹤陆士龙枉自驰名。

  最堪怜苏季子父母不子,

  犹可恨朱买臣生妻适人。

  唐明皇好词赋李杜不中,

  汉武帝选骑射陈李无凭。

  隋侯珠瑷道途按剑相顾,

  卞和璞献楚国刖足生嗔。

  辱英雄笑市上曾封两尉,

  哀王孙进一饭当报千金。

  叹□□失江湖蝼蚁叮侮,

  悲□鷟折飞翼燕雀同群。

  皂枥中驾盐车感遇骐骥,

  荆棘里同梦草自有兰苏。

  奏《咸池》呜《韵》《□》无知聋俗,

  冠童甫被文绣怎奈伶人。

  辽东钱燕山石偏逢好事,

  半死桐未枯竹幸遇知音。

  对皓月望青云英雄坠泪,

  向明镜悲白发国士吞声!

  从古来有才的人人如此,

  若说起有貌的个个消魂。

  金屋中贮阿娇倾城不再,

  玉殿里藏西子绝世难名。

  赵昭仪被宠幸昭阳第一,

  王夫人出微贱尧母题句。

  只晓得楚王宫细腰得幸,

  谁知道唐苑里娥眉妬人,

  班婕妤啼纨扇寂寥长信,

  陈皇后买词赋冷落长门。

  蔡文姬奏胡前黄沙扑面,

  王昭君啼筋青□传名。

  听琴声奔司马幸逢才子,

  驾扁舟归范蠡已老佳人。

  金谷园为季伦珠残玉碎,

  燕子楼因刺史粉彻香停。

  坠马髻盘蛇髻般般斗巧,

  迥风舞折腰舞件件争新。

  叹落花流红叶几人抱恨?

  听青镜吟《白头》若个伤心。

  断肠草忘忧草难消白日,

  芭蕉雨梧桐雨最怕黄昏。

  听琵一阵浔阳江青衫落泪,

  赐罗绮子嵬坡红粉消魂。

  爱风流陈后主金莲何在?

  枉英雄曹孟德铜雀生尘。

  连昌宫久无人清风簌簌,

  合欢殿悲往事夜寸泠冷。

  却原来盛豪华容颜难保,

  转眼处生寂寞富贵浮云。

  贤达士随际遇时时自得,

  遇名花对朗月到处行吟。

  陶渊明归彭泽篱边独酌,

  林处士寄孤山梅下樽。

  叙闲文陈往事看官莫笑,

  劝佳人同才子细参弹文!

  闻生手不停挥,一笔写完,时已漏下二鼓。花引贤不住地赞道:“奇才,奇才!自我活的四十多岁,从未曾见。”雅雅也十分赞赏,用心弹习。那日闻声就在雅雅家里歇了,因此常常往来。

  一日,胡公对闻生道:“我的事体已大局如此,但不知你舅母回去如何,一路不知平安否?我十分记念,要打发胡仁回去。”闻生道:“外甥出来一年有余,前日父母不知我又到京师,家中不知如何记念,也不要回去。”胡公道:“既然如此,叫胡仁再到苏州一行。”就写起家信,打发胡仁回去。

  不说闻生在京。且主闻公夫妇听得闻生不等会试赶出京中,心下十分疑惑,又不见回来,越发着急。终日祈□求卜,都说平安,有事缠住,未得就回。闻公夫妇好生盼望。

  只见一日家人进来说:“南就胡奶奶同小姐都在外面。”闻公夫妇都吃了一惊。闻夫人连忙出来接见,两位夫人拜罢,然后小姐拜见姑娘。闻夫人道:“侄女一向不见,越发长成了。”大家坐下,闻夫人因道:“前人听说哥哥被人参了,正在此记念,不知消息,嫂嫂倒回来了。如今哥哥如何?”胡夫人把胡公拿进京去说了一遍,就哭起来,因说道:“我因南京并无亲族,所以来与姑娘、姑爷商量。”闻夫人也掉泪道:“哥哥有此冤枉。钱推官是我们方亲家的门生,明日要方亲家写封书来去与他。”茜芸小姐听见说,“亲家”二字,便留心问道:“姑娘,方亲是甚仔亲家?”闻夫人道:“是你哥哥的丈人。”小姐听得,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哥哥几时到,就做了亲?今日想是丈人家去了。”闻夫人也吃一惊道:“你哥哥几时曾归来?在你们任上起身的么?”胡夫人便接口道:“外甥在我们先起身来家,如何还不到?”小姐道:“想是瞒我们,哥哥做亲去了。”闻夫人道:“又来了。我去年也不曾有病,他几曾回来?难道又在路上有甚么事?”惊疑不定。小姐就回道:“既哥哥不曾回家,为甚仔姑娘说有丈人?”闻夫人道:“这是我们家里定的,他不曾晓得。”大家一起吃惊。闻夫人就起身去对闻公说了,闻公也十分着忙,就在家中收拾一所空房,与夫人、小姐居住。少不得备酒接风,叙数年阔别的话。

  小姐心下十分不乐,酒也没心思吃,坐立不安。回到房中,对邬妈道:“哥哥又有了亲事,如今又不知下落,难道做了亲,鬼我们不成?”邬妈道:“这怎么瞒得?只是大相公为何还不到家?”小姐又愁又闷,日日容妆不整,双眉交锁。

  过了几日,闻夫人请小姐进去看桂花,正又说起闻生不回来的话,只见家人进来说:“方老爷在外面拜问大相公曾回来不曾,说有要紧的话要说。”闻公连忙出来相见。方公也不叙寒温,便问道:“令郎曾回来么?”闻公道:“昨日胡舍亲从山左来,说小儿起身在先。不知何故此时尚不曾到,莫非途中有变?正在此疑虑。”方公道:“既是起身在先,为何不到?或在途中耽阁,料无他虞。只是有一要紧事与亲翁商议。”就移近椅子道:“昨日都中有信出来,说奉旨点选淑女,听直差了司礼监何公,已将起身。此番点选,皇上要选淑妃,与往常不同。令郎既未回来,小女须从权走门才好。”闻公沉吟一番道:“容小弟与贱荆商议奉复。”方公作别起身。

  闻公进来与夫人说了。因说道:“如今方亲家都盖护不住,要送媳妇过门;侄女又在这里,如何是好?”夫人就来与胡夫人说知,都吃了一惊。胡夫人对闻夫人道:“你哥哥又为事在京,侄女尚无亲事,如今全仗姑爷盖护他。”闻夫人道:“适才也正踌躇。方亲家现任按院,尚且盖护不得,要送媳妇过门。如今侄女在此,〔难避〕外人耳目;万一被人知道,误了侄女大事,如何是好?不如嫂嫂做主,趁早择一个好人家定了,保如?”胡夫人沉吟不语。小姐便道:“我有誓在先,爹爹未回,我断不嫁人!如今十分事急,我出家去罢。”说罢,竟哭起来。两位夫人一齐劝道:“且不要烦恼。到临时看十分紧急,再作商量。”邬妈便道:“如今方小姐要过门,我倒有一计在此。”二位夫人一齐问道:“你有何计?快说出来。”正是:

  莫道男儿巧,妇人智更多。

  不须夸六出,妙计竟如何?

  毕竟邬妈不知说出甚计,且听下回分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