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12回 爱词赋诗擢英才 用权宜又更姓氏

巧联珠

作者:烟霞逸士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词曰:

  花外莺声柳外楼,泪丝红漫旧茓筷,□□□乱夕阳愁,无那春风响玉钩。

  话说胡小姐因太监要看,就去剪头发出家,被邬妈夺住剪刀。方小姐进来拭泪,对胡小姐道:“姑娘且不要哭,我对你说话。”就同两位夫人一起回房里说了一会。闻夫人又请闻公进去密语了几句。闻公出来对何太监道:“舍侄女亦是一黄堂之女,闺中弱质,如今许多公祖父母在此,舍侄女如何肯出头露面?”何太监便道:“也罢,咱们进去瞧瞧儿罢。”

  闻公领了何太监进来,穿堂坐下。等了一会,只见养娘扶着小姐出来,向何太监拜了一拜,低头流泪。正是:

  微波侵茁蒿,细雨湿芙蓉。

  何太监见了便道:“好,好!好个人品儿,是个贵人。”因见他哭,便道:“不要哭,看哭坏了身子,如今是贵人了,你不晓得俺们皇宫里受用多着哩。”因对闻公道:“闻先儿,你如今是皇亲了,咱和你一家。你劝劝贵人,叫他不要哭”。一边说,一边走出来,对府、县官道:“好个人品儿,做得贵人!”就要叫官媒婆:“叫轿子送到皇厂里去,好生服侍着!”自己也要起身。闻公留他少坐,何太监道:“怎样好扰?也罢,明日闻先儿到京师来,咱们回席罢。”又笑道:“只怕做了皇亲,那时节又不肯吃咱们的酒哩。”说罢哈哈大笑。闻公就叫家人摆桌子,府、县官都辞去了,只有何太监同方古庵与闻公陪着饮了数杯。何太监道:“闻先儿不要烦恼,做朝廷的亲好多着哩。你不晓得,戚娘娘原是妃子,如今册立了西宫,好不宠幸!皇上常幸他,家里一个月赏赐也不知多少。”闻公道:“学生哪有此福。”何太监道:“说哪里话,都是个人。皇亲不是人做的么?”大家饮了几杯,何太监就起身辞去,当晚就要抬小姐。方公道:“今晚太急,明日也是一样。”何太监道:“也罢,也罢。只道咱不通些情儿。”一拱,上轿了。方公也就别了。

  闻公进来,大家哭哭啼啼,七忙八乱了一夜。到得次日,就有官媒婆来催促进身。二位夫人无奈,挨到傍晚,只得打发上轿,大家哭别。闻公打发一个养娘去服侍,叮咛了又叮咛,嘱咐了又嘱咐。方小姐尤其哭得凄惨。街上的人都一传两、两传三,说胡茜芸小姐点去了。

  却说闻生因等胡朋来审,所以耽身在京。一日无事,想着醉雅雅,就往他家来。只见醉雅雅也才到家,下了轿,见闻公来,就请到里面卧房坐下。雅雅道:“这几日相公为何不来走走?”闻生道:“我前来望你,说你往戚皇亲家去了,几日不曾回去。为何去这几时?”雅雅道:“都是相公的琵琶词害了我,还要说哩。”闻生惊问道:“怎么是我的琵琶词害你?”雅雅道:“前日到戚皇亲家去弹了,他称赞不已,问我何人所作,我就把相公的尊讳对他说了。他就要我教他的女乐,关在家里,直等学会了才放出来。”闻生道:“你既在皇亲家,如今外面传说要点淑女,可真么?”雅雅道:“这是真的。宫里出来的信,我们浙、直两省差了司礼监何公公去点选。相公家里可有令妹么?这一番点选倒比不得往常。”闻生听罢大惊,就立起身来道:“我且奉别,改日再来望你。”雅雅道:“相公果是有令妹,怎么就这般样要紧?且再坐坐去。”闻生道:“不坐了。我有要紧事。”就一拱手而别。急回见胡公道:“适才闻得朝廷要点淑女,浙直差了何太监。恐怕舅母在家着忙,如何是好?”胡公道:“你我都不在家,舅母如何盖得住?你不如速速回去完了姻罢。”闻生道:“外甥也如此想,只是舅舅此处无人。”胡公道:“我这里事已至此,外面事大,你且作速回去的是。但是听见胡朋早晚就到,如今何太监当未起身,你且一边收拾等何太监起身,同去不迟。”

  又过了几日,打听何太监起身了,提胡朋的人尚未曾到。闻生只得起身,御了牲口,拜别胡公,出了彰义门。行了半日,只见后面一骑马飞跑赶来,口时叫道:“前面闻相公不要行,小的是莫老爷差来的,有要紧话禀。”闻生住了牲口,只见那人跑到面前,跳下马来,跑得气急,马也喘个不住。闻生连忙问道:“你是哪个莫老爷?”那人才说:“小的是翰林院莫之芳老爷的长班。早间差小的到相公下处来请,说有要紧话讲。”闻生才知是大座师,便道:“我家中有要紧事,所以星夜回去。我前已别过你老爷,此时如何又有话说?”长班道:“老爷分咐,断要请相公回去的。”闻生道:“我归心如箭,况且已起身了,如何又回?烦你去回复老爷,只说赶我不上罢。”长班道:“小的来得迟了些,老爷将小的骂了一顿,求相公方便小的罢。”闻生无奈,只得同长班转牲口回来。

  就来见莫翰林。莫翰林大喜,出来相见。坐下,莫翰林道:“昨日皇上御朝,问诸相公说:“一个书生闻友,卿等知道么?”诸相公一时不知何意,后来细问近侍太监,才晓得说皇上幸戚皇亲府,听见他女乐中的弹词,知是贤契所作。皇上大悦,所以召见,大有特用之意。果些是大作么?”闻生道:“是门生一时乱道,不晓得达了御览。”莫翰林道:“明日贤契同学生入朝,不可有误。”闻生领纳而归,只得又回到寓所。心下焦燥道:“偏生有这样的事。万一我回去迟了,表妹点了去,就钦赐我状元也不情愿。”翻来复去,一夜无眠。

  到了五更,同了莫翰林进得朝来。但见:

  祥云笼凤阙,端霭罩龙楼。琉璃瓦砌鸳鸯,龟阶帘垂翡翠。墙涂椒粉,丝丝绿柳拂飞甍;殿绕欄楯,簇簇紫花迎步辇。

  闻生同莫翰林过了棋盘街,进得朝来。只见那些进朝的官一人一盏纱灯,纷纷而来,闻生不曾奉旨,在午门等候。隔了半日,传出旨来宣举人闻友。闻生低颈进去,俯伏朝拜已毕,只见皇帝问道:“朕前幸戚皇亲家,听尔弹伺甚佳。朕今日面试,如果有才,朕当有不次之用。”闻生俯伏领旨。只见一个太监传下题目,上面写道:

  《文华殿赋》(何晏体)

  《平番凯歌》李白《清平调》体

  闻生俯伏奏道:“左思《三都》一纪方成,张衡《西京》十年始就,况臣才远不及古人。一时奉诏,恐不能就,伏乞圣裁。”皇帝笑道:“既然如此,《文华殿赋》可回去做〔完〕献上,《平番凯歌》朕要叫宫人吹入乐调,你可用心做来。”闻生叩头谢恩,俯伏金阶写道:

  鼓角喧天玉垒秋,王师十道下梁州,

  旗遮剑阁千重栈,鞭断巴江万里流。

  乌啼京观戍楼闲,铜柱新标战马还,

  锁甲金铙歌管沸,三军齐出剑门关。

  彤庭晓阙献降俘,缇绮霜刀队队扶,

  黄纸金鸡传放赦,太平天子坐披图。

  闻生一笔写完,近侍献上。皇帝大喜,传与诸相公看,说道:“不减唐朝李白!朕今也封你翰林学士,赐进士出身。”闻生叩头谢恩,出得朝来。正是:

  有势闲人趋奉,无钱亲戚生疏,

  丈夫身居斯世,不取富贵如何。

  胡公闻之不胜欣喜,相交的人都来贺他。只有闻生心里因点选之事,十分在念,又不得回去,拜客吃酒,忙了月余。心下想道:“我虽得这一番殊遇,但不知表妹在家如何?万一点了去,则我因功名而〔误〕表妹,虽腰金衣紫亦非所愿。不如上一个归娶的本,倘得恩准,岂不两全?”正要上疏,只见一个家人来说道:“小的今日在打磨厂见一个苏州人,说我们府里点了一个贵人去。”闻生道:“胡说,家里又没有小姐。只忧的是舅老爷家小姐。”家人道:“小的正如此说。他说亲眼见的。”闻生心下狐疑道:“你再去打听来。”家人去了半日,说道:“小的又去问他,他说亲看见何太监在我们家里点去的,姓胡,说是舅老爷的小姐。”闻生听了心下着急,口里嚷道:“胡说,舅老爷小姐为何在我家?”正在那里疑心,只见又是一个家人来说道:“胡朋提到了,老爷请姑爷商量。”闻生即刻来见胡公,就把传言说了。胡公心下也有些着急,但道:“他们为何得到苏州?只怕还是传言之误。如今胡朋已到,少不得就要审,须得先有一人去见他,叫他听审之时,不要攀害才好。但无心腹之人可托。”闻生心下想道:“闻得此人是方古庵女婿,我一向疑心此事。不知他假冒我的鬼名,不知他真是胡朋?不得一个明白,不如且去见他。”就向胡公道:“无人可托,让外甥自去见他。”就换了衣服,叫长班跟了,竟往刑部狱里来。

  管监的人认得长班,让他进去。问到胡同监口,胡同出来见了。不认得闻生,便问道:“小弟素未识荆,不知有何见教?”闻生因要问明方公之事,便道:“小弟姓阮,新任翰林。闻相如乃家表兄,与兄同案。胡敬庵老先生乃家表兄母舅,又是岳丈。明后日刑部就要审此事,家表兄所以特命小弟先来会兄。钱科尊疏内参兄有献齐王之诗,说叔侄通情,所以将胡敬翁也参在内。如今胡敬翁已辩非一家,兄若真有与齐王之诗,只一身做事一身当,也不要攀累无辜。若无其诗,则辩白之时也不可说胡敬翁是叔子。至于上面之事,家表兄自当料理。”胡同道:“承令表兄见教,无有不遵,况且小弟没有与齐王的诗。这件事都是方古庵老贼叫钱推官捏造出来的”。闻生大惊道:“闻得方古庵是令岳,怎么说是他之故?”胡同道:“小弟在家叔任上——。”闻生道:“令叔是哪一位?”胡同道:“胡敬翁了。”闻生道:“明日切不可说!”胡同便道:“小弟在胡敬翁任上定了,约小弟到家做亲。及到嘉兴时,他又定了一个贵客,就要赖起婚事,小弟不允,与他理论,他所以托钱推官参小弟与敬翁。”闻生道:“原来如此,钱推官与他通同作恶。”又问道:“这便是了。但不知方古庵何所见而与兄联姻,又何所见而背盟?”胡同是个伶俐的人,至死也不肯说出真情来,就说:“方古庵素与小弟相知,小弟有些拙作都极蒙他鉴赏,所以就把女儿许我。后来见小弟不中,又有富贵求他,他就趋势之念重而怜才之念轻矣!”闻生点头叹息道:“如今的人大都如此!事便如此说,但面日审的时节,这些话恐不可以对法司讲。”胡同道:“小弟一则并不曾有诗,二则小弟当初原名叫做胡朋,后来改为纳监,叫做胡同。我如今只说我并不叫胡朋,并没有诗,也不认得胡敬翁便了。但上面之事,要求令亲照拂。”闻生道:“如此极妙!小弟就去回复家表兄,不劳费心。”胡同又问道:“适才听说令表兄是胡敬翁之婿,不知敬翁有几位令爱?令表兄可曾完姻?”闻生道:“止得一位,不曾完姻。”胡同道:“小弟前日浪游吴门,听见敬翁一位令爱点了去,可就是么?”闻生连忙问道:“正要请教。家表兄闻了些信,寝食俱废。不知敬庵令爱何以在吴门?”胡同道:“这到不知,前日偶有一个敝友言被之事甚详,也是方老贼之故。”闻生大惊道:“怎么又是方老贼之故?”胡同道:“兵科厉畏轩是方贼同年,方古庵与他儿子做媒,求敬翁之女,夫人不允。所以方贼与厉兵科对何太监说了,就选了去。”闻生听了大怒,骂道:“此老如此作恶,誓不与之俱生!”就对胡同道:“学生就是闻相如,适才之语兄要留心,一应上面之事,俱在学生身上。”胡同听得就是闻相如,连忙打恭道:“原来就是闻老先生,晚生不知,得罪,得罪!明日之事,全仗老先生大力,晚生一字不敢干涉令母舅。”闻生道:“领教,领教。”就别出来。

  一路想道:“胡同的话语语真情,不是他冒认鬼名可知。只是方古庵老贼如此可恶,只因他叫钱推官参了母舅,所以把我的婚姻迟至今日;如今他又把我的表妹害了。为人如此,只前日之事,也尽非贾有道之故了。断不与他干休!”正是:

  唯有感恩与积怨,千年万代不生尘。

  毕竟不知闻生与方公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