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回 杨玉京假恤孤怜寡

欢喜冤家

作者:西湖渔隐主人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集唐》

  江上云亭景色鲜,李郢  浣花春水腻鱼钱。羊王谓

  旦看欲尽花经眼,杜甫  愁破方知酒有权。郑谷

  官满例寻垂钓侣,李鹏  家贫休种汾阳田。李沧

  凭君莫问封候事,曹松  安乐窝中兴澹然。陆景龙

  万历辛卯科,其年乡试。有金陆王谓,积金巨万,妻房商氏,容貌温柔,生得一子,还是幼年。内房止用一个使女,外厢止用一人管家,两个小使而已。一家儿止得六七个人,恐人多使费太重,粗衣淡饭,俭啬非常。其厅堂高敞,房舍深广。后有花园极精,书室每科租与乡试举子,常收厚利。但积蓄累世,再不生放。惟收丝囤米,至于丝价贵高,发出卖了。米价腾涌,卖去又收。真是守钱虏耳。不期春初,王谓一病而亡,丢下巨万资财,可惜不曾受享。这寡妇止得三十一岁,靠着家货度日。

  其年四月中旬,忽有两个仆从,衣服罗绔,去看住房,候科举的。管家引他进内,看见书房精洁,便道:“此处中我家公子的意,要多少房金?”管家问:“尊处要几间?”两人道:“一起通租我公子读书,免得人搅。房金不妨多些。”管家说:“每科多几位,各自取租,共有二十余两。今通去也只要廿金。”两人道:“我公子大量人也,就是二十两。闲人一个不许进来。”随即取出银子,尽行缴付。这两人出门,引了公子进内。衣服十分华丽,又带四仆并一小厮,五六担行李,皆精美物件。一到,即以土仪送之。皆值钱美品,王寡妇十分欢喜,命仆置酒相待。公子独席,管家二桌。大家吃至二鼓,欢喜而散。

  次早,公子着小使进谢寡妇道:“我公子致意娘子,深谢之极。欲待今日回答,奈无好酒,容到家下取美酒来,才请娘子哩。”寡妇道:“简慢公子,我这边水酒不中你公子意,多得罪了。”那小使道:“我公子怜你孤寡,着实要看取你哩。”自此,公子只是看书,又着令止存一个小使,一个家人在此服待,余者回家再来。那些家人去的去了,止留得主仆三人在此居住。

  过了二十余日,乃是端阳佳节,玉寡妇齐齐整整的摆了一桌酒,送与公子。又令管家请他仆从。那公子见了,自己走到外厢。王寡妇看见,忙忙立起。公子上前施礼道:“打搅娘子,已自不安,又蒙娘子如此错爱,使小生感激无地,报情有日。”王寡妇笑吟吟儿答礼道:“家寒不知大家体统,多有得罪处。望公子海函。”两下眉眼留情。公子辞了进内,过了午,公子和家人小使三个儿出来、又与寡妇说:“我们往书铺耍耍回来,园门开的,望娘子着人不住的看管儿。”一竟出门去了。王寡妇见无人在内,他便一步步儿走将进去。见书房内摆得十分精致,那香炉花瓶、瑶琴、古剑,无所不有。抬头一看见,四壁都是楷书。仔细一看,上写着:

  书画金汤善趣

  赏鉴家。精舍。净几。明窗。名僧。风日清美。水山间。幽亭。名香。修

  竹。考证。天下无事。主人不矜庄。睡起。与奇石翱相傍。病余。茶笋桔

  菊时。瓶花漫展缓收。拂晒。雪。女校书收贮,米面果饼作清供。风月韵

  人在坐。

  恶魔

  黄梅天。指甲痕。胡乱题。屋漏水。收藏印多。油污手。恶装缮。研池污

  。市井谈。裁剪折蹙。灯下。酒后。鼠啮。临摹污损。市井搅。喷嚏。轻

  借。夺妻。视傍客催逼。蠢鱼。硬索。巧赚。酒迹。童仆林立。代枕。问

  价。无拣料拴次。

  落劫

  入村汉手。水火厄。质钱。资钱献豪门,一剪作练裙袜材,不肖子,不读

  书人强题评。殉情。

  宜称十二事

  净几名香展对。韵士宴会赏鉴,名饮揭置座右。野老晴雨较量。同心登眺

  提携。空谷时当足音。良辰美景称说。可见锦囊怀袖。佳人知趣把玩。驯

  仆拂晒收藏。装制妙手整齐。趣人珍获送还。

  屈辱十八事

  俗子妄肆丹黄,违者一览便掷,俭夫怀为已有。拘儒涂抹更改。游闲手卷

  作筒。学究破句点读,材沙强为敷陈。恶客豪奴强俏。憨人狼藉作贱。市

  井聚谈扰混。仕途包封书帕,巷内路傍粘帖。窗下障风代枕。酒肆茶坊脍

  炙,措大裱褙里书。内人挟册裁剪,酒肆书头上账。佣书胡写乱抄,聚画

  藏书,良匪易事。善观书者,澄神端虑,净几焚香,勿卷脑,勿折角,勿

  以瓜侵字,勿以唾揭幅,勿以作枕,勿以挟刺,随损随修,随开随掩,得

  吾书者,并奉赠此。

  闲人忙事

  戒杀放生,临池,看鸟度技,夜春声,轱轳声,焚香煮茗,踞石,看鱼跃

  藻,煎茶声。刀尺声,仇方校石。看蚁移穴。展画,效乃声,击磐声,拂

  拭几筵。呼鱼。看蝶戏丛。木鱼声。捣练声。浇花种竹。步月。看蛛布网

  。夜虫声。采菱剥茨,向火,看鸡引子。黄鹤声。远笛声。抄艺花书。焙

  茶。看剑引杯。风吹壁琴声。简书烧烛。偎芋。看日移砖。子规弄晴声。

  爆竹。杖纬孤往。看云归纳。远村鸡大声,击筑长吟。洗竹,看度风帆。

  自摘畦蔬。风送采莲声。洗药。看水下溪。种兰。雨滴空阶声。自收;日

  书、看鸟打食。隔水鼓吹声。奇文自赏。锄园,乌声,看乌反哺。月下歌

  声,忻中仅袒,隐几,看鹊争巢,鸽带铃声。鹤声。习鞋从事,扪虱,看

  鸟学飞。月下萧声。竹声。盛席得辞。澡身。看人割蜜。雪洒窗声。松

  声。喧浊得免。按摩。看虫变化。夜读书声,蛇声。参悟因缘。吟成。看

  妇挑锦。水落涧声,棋声。

  得人惜二十六事

  谈对明敏。不习贱劣事,佳山佳水能考对。闲事不传。避他人讳忌,幽花

  奇石能吟玩。密事机藏,不忘自逞能。弹丝品行。能工解。临事学悟,初

  学行孩儿。书画能收藏赏鉴。立性有守。善歌舞小妓;处世能轻语商量。

  知机达变。穷不干外事。驯仆能领略风月,高论快心,不始洁终污。女校

  书品题诗卷,孩儿学语,新妇睦姑狸。富贵儿女不骄矜,和而不流,处事

  有分别,诙谐中节解人颐。

  败人意九十事

  大暑赴宴。请贵客不来遇佳味。婢仆不和,树阴遮景。大暑逢恶客:被醉

  人缠住不放。游山遇雨。对粗人久坐。把酒犯令不受罚,花时卧病,村汉

  着新衣。恶客不请自来席,花时无酒。明月夜早睡,终夜欢饮酒樽空。筑

  墙遮山。醉后闻醉语。暑月背风排筵席;犯人忌讳。出门逢债主。三头两

  面趋奉人,钝刀切物。向唱妇吟诗。方谒上官忽背痒。流汗施礼,参官被

  虱噬。赏花闻邻家哭声。美妾妒妻。不解饮弟子。观棋被禁不许教。恶俗

  同僚。酒尽伶人来,患腹泄寻厕不着,村汉呼鸡。与村伶合曲。新女婿初

  来辄病。仇人对坐。病起人忌口,不饮酒人伴醉汉,舟中雨阻。老翁进妓

  馆。被忌不来强入门,村伶打诨,冬月饮冷酒。急如厮说葛藤话。大雨送

  殡。行着穿鞋。吏臂遇廉明官长。夸妓有情。暑月对生客,强学时样装束

  。玩月云遮。赴尊官筵席。小儿初入学塾,医人有病,村奴长长调。妒妻

  头白相守。入试酷暑。为妻骂爱宠。酒筵品物归家登记。醉后相骂。暑月

  赴成服。馈送冲冲往来;中馈不理。屡起身辞酒。筵上醉念普庵咒。酒尊

  磕破。个男女混席。年少人叹老嗟贫。主客不韵,肴品无次席。筵上学僧

  道朝请,狠打喷嚏,秽手拭酒。材汉紫衣华阳中。村婿峨冠,撩羹污客衣

  。村汉歌头曲尾同。捉人别字,村庸道字眼。客未散托故先归。妄议建置

  。市井着红鞋,仆被人诱去夜宿。奴仆厌主责望。不答席。赴席迟酒器窑

  。谋陪势要。陪堂代主。稳婆来已生产。

  杀风景四十八事

  花间喝道。对大僚食咽,妇女出街上骂,斫却垂阳。孝子说歌曲,有美味

  中藏臭腐。果园种菜。骂他人奴婢,好妾驱使粗重事,苔上铺席。筵上乱

  叫唤奴家。筵上说俗事,看花下泪。仆妾搀言语。花架下养鸡鸭。背山起

  楼。处子犯物议,作客撞番台桌。游春重载,口吃人相骂。新女婿混身新

  。花下晒裤。重镌石铜器。落弟举子骂主师。衣裹坠马。行奸被窘辱。恶

  扎人爱使笺纸。尼姑怀胎。赏花处赌棋,问人及第何年叨幸。玉器失手,

  盛衣冠人厕,坐上遗大小二便。对客泄气。代势豪饮酒,赏花逢债主索道

  。驴吃其丹。作清态举止,玩月闭户张灯。鹳吃金鱼、醉吟道学诗。赏花

  处欢算货殖。沥酒作咒。醉客坠泥中。居乡摆执事看马。歌妓被决,长官

  撒酒风。花棚说俗事强办。

  这王寡妇看罢道:“这个人粘贴这些韵语清谈,果然是个趣品。”又走在他的坐几上一看,见有花笺,上写着《阳日有感》:

  素质天成分外奇,临风袅娜影迟迟。

  孤多寂寞情无限,一种幽香付与谁。

  商氏看罢,吃了一惊,“他写着端阳有感,是今日之事,诗句分明说我寡居寂寞之意了。原来一见留情,教我怎生发付。”正想间,只那公子飘飘然走进房来道:“娘于可见我两个小使回了么?”商氏道:“不曾见。”公子道:“这般措大。”商氏道:“为何?”公子说:“我因戏耍人多,捱挤不过,着他各自走罢,我倒回了,不知他两个还在那里耍了。”商氏道:“今日这一日容他们还耍也罢。”公子忙向桌上寻那诗儿,已不见了。便向商氏笑道:“有几个字儿在此,娘子可见么?”商氏道:“这字我已见了。我那在这边思,这样吟咏。该你读书人做的!明日拿往学院出首。”那公子见他撩拨,想已春心飘荡,故意往袖里搜看。商氏笑将起来。公子乘势一把搂将过来亲嘴。商氏假意推却,已被他脱下小衣,放倒床上,云雨起来。有诗为证:

  水月精神冰雪肤,连城美蟹夜光珠。

  玉颜俱是书中有,国色应知世上无。

  翡翠裳深春窈窕,芙蓉褥稳椅模糊。

  若能吟起王摩诘,写作和鸣鸾凤图。

  商氏也因赏节吃了几杯酒,性已乱了。又见公子风流。心也有了。又进来见此诗,春心荡了,说是个青年旷,那里按捺得住,公子略略偎香,商氏洋洋倚玉。容容易易把一个寡妇做了失节妇人。这也是美缘偶凑,还恐是欢喜冤家。

  商氏事已做下,也说不得了。忙问公子道:“前时问你管家姓名居址,但是我们还不知道,是个没来由着哩。含糊答应不曾问得真实,今蒙错爱,可说姓名家乡,后来好寄书信。”公子道:“我姓杨,名玉京。父亲杨尚书,母封一品夫人,杨州人氏。”商氏道:“失敬了,原来尚书之子。念奴野草得伴芝兰,是为侥幸多矣。”言罢出了园门。两个大小管家回了,玉京取了五两银子,着小使送与商氏:“你道公子说,你寡妇之人,怎生今日要你破费。特送些须薄仪,与娘子小官买果子儿吃。”商氏一面笑,“怎么好收这厚礼。”小使道:“这是公子恤孤怜寡送来的,我公子生性不要拗他,不收倒要怪的。”商氏千恩万谢,假托手收了。送了小使二百铜钱,自此商氏见玉京独在书房,便进去与他如此,一日,玉京道:“与你日间做些勾当,恐小使一时撞见,不好意思。今晚到你房里相陪可好?”商氏道:“我房里止得小小孩儿伴睡,又不知甚么事儿。今晚留门等你便了。”以后无日不同床而睡,他两个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且是相亲相爱,眷恋绸寥。

  到了五月尽边,只见去的四个家人,又添几个,担些酒菜之类,走进门来。见了玉京道:“酒到了。”忙叫厨下整四桌酒起来,傍晚整治端正了,公子摆下一桌在书房内自陪商氏,余外三桌摆在外厢,着家人等接王管家、两个小使、一个使女,尽情而吃。玉京陪商氏,傍边坐着小小儿子,把上好露酒,只顾自己斟着劝他。吃至四更,外厢王家大小俱被酒醉,困得东倒西歪。那些杨家的人,在外厢忙个不住,玉京把商氏灌了两杯,把自己铺陈卷起,把他睡在床上,将小儿也睡在脚后。自己除下巾儿,脱下丽服,忙将书房玩器,收拾停当,去看外厢内房,收得干净,俱扛去了。这些强盗将所有铺陈玩器,一齐尽挑了去。又往商氏头上取了金簪玉洱。一件布衣也不留,一竟往水西关去了,并无人知。

  王家吃了蒙汗药酒,直至次日未牌方起。管家一看,见门是重重开的,疑是杨家仆从出入,往里边来一看,内房里箱笼一个也没有了。吃了一惊,口内叫道:“不好了。”商氏惊将醒来,一直往外竟走,问道:“为何?”管家道:“你看。”商氏到自己房里一看,惊得目定口呆,还认是外边来的小贼,“不要把公子物件偷去怎了。”又往书房一看,连人一个也不见了,方知公子明是强盗,行计善取他的家私。一家大小懊悔之极。商氏头发松了,去摸簪子也不见了,耳上金环已被除去。骂道:“好狠心强盗。”心下又想:“白白被他弄了几时,心中好恨。那里去缉得他出。”那些邻舍家背地里笑着:“王谓在生,苦挣苦守,白白的替强盗看了一世钱财,轻轻的被他做几担挑去了。”后有人笑着他道:

  读书为盗未曾经,巧骗孤孀计又精。

  王谓空为守钱虏,陪了夫人又陪兵。

  又曰:

  斯文强盗好机谋,扮做官家贵客流。

  假意怜孤还恤寡,腰缠十万上扬州。

  又曰:

  果然奇计十分新,谁道豪家是绿林。

  贪得一杯蒙汗酒,家私巨万化为尘。

  向后来,那班强盗又在外省行术,被捕人捉获,有了失子,狠做对头,问成死罪,半毙于狱,半赴极刑。正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中亡。

  总评:

  绮罗仆从,锦绣王孙,四壁清供,午时情句,谁不信为风流贵客乎。而孤妻雅子,能御防之!好深爱厚,知已倾筋,内外相交,酬劝东西,已入毅中。醒来追悔徒然,暗地凄然,嗟何及乎。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