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章 关于裙子的游戏

更新时间:2016/07/18

 就这样,佩琪和玛蒂埃像两个入侵者一样闯入课堂。等到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稍微平静下来之后,她俩便转身向教室后面张望,发现旺达的座位果然是空的,她的课桌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看来好像她昨天就没有来过。仔细想了一下,昨天确实没有看到过她。昨天在上学的路上,她们也曾等了她一小会儿,但到了学校以后就把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俩经常会像今天这样在路上等着旺达·佩特罗斯基,好拿她开个玩笑什么的。

旺达住在靠近波金斯山山顶的地方。波金斯山不是什么适合居住的地方,但却很适合在夏天去郊游,采几朵野花。但你得一直屏住呼吸,直到走过老斯文森的黄屋子之后才“安全”。镇上的人都说老斯文森这人不怎么样。他不工作,更糟糕的是,他的房子和院子都脏得要命,生了锈的铁皮罐头盒随处可见,甚至还有他的破草帽。他独自一人生活着,与他的狗和猫为伴。“也难怪,”镇上的人都这么说,“谁会愿意跟他一起过日子呢?”关于他的传闻使得人们即使是在大白天路过他的房子也都会加快脚步,生怕会碰见他。

了斯文森的房子,还有几间简易房子散落在周围,旺达·佩特罗斯基和她的爸爸、哥哥就住在其中的一间里。

旺达·佩特罗斯基,十三班里的孩子们没人有这么奇怪的名字。他们的名字都琅琅上口,像托马斯、史密斯或是亚伦。有一个男孩叫鲍恩斯——威利·鲍恩斯——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很滑稽,但跟“佩特罗斯基”这个名字的滑稽还不太一样。

旺达没有什么朋友。无论是上学还是回家,她都独来独往。她经常穿一件褪了色的、晾得走了形的蓝裙子,尽管很干净,但一看就知道从来没有好好儿熨烫过。她虽然没有朋友,却有很多女孩跟她说话。她们会站在奥利弗大街拐角处的枫树下等她,或者当她在学校操场上看别的女孩玩“跳房子”的时候将她团团围住。

佩琪总会用一种特别谦和的语调跟旺达讲话,就好像她是在和梅森老师或是在和校长讲话一样。“旺达,”她会一边说着话,一边碰碰她身边的同伴儿,“跟我们说说,你曾经说过你的衣柜里挂着多少条裙子来着?”

“一百条。”旺达回答说。

“一百条!”周围的女孩都尖叫着表示怀疑,就连在一旁玩“跳房子”的女孩们也停下来听她们说话了。

“嗯,一百条,全部都是挂起来的。”旺达说道。然后她就闭上薄薄的嘴唇陷入了沉默。

“都是什么样的?我敢打赌,肯定都是丝绸的吧?”佩琪说。

“嗯,全都是丝绸的,各式各样的。”

“还有天鹅绒的吧?”

“对,还有天鹅绒的。有一百条,”旺达慢吞吞地说,“全部都挂在我的衣柜里。”

然后她们会放她走。在她还没有走远的时候,女孩子们便忍不住爆发出刺耳的笑声来,一直到笑出眼泪为止!

一百条裙子!显而易见,旺达唯一的一条裙子就是她天天都穿着的那条蓝裙子啊,她为什么要说自己有一百条呢?根本就是在编故事嘛!

女孩子们嘲笑她时,旺达就踱到爬满了常春藤的校舍墙边的太阳地儿里——通常她都是靠在那儿,等着上课铃声响起。

如果女孩子们是在奥利弗大街的拐角遇见旺达,她们就会陪她一起走一段路,每走几步就会停下来问一些令人生疑的问题。大家并不总是问裙子,有时还问帽子、外套或是鞋什么的。

“你说你有多少双鞋来着?”

“六十。”

“六十?是六十双还是六十只?”

“六十双。全都摆在我的衣柜里。”

“可你昨天说的是五十双啊!”

“现在我有六十双了。”

这个回答迎来的是礼貌得有些夸张了的叫声。

“全都是一个样式的吧?”女孩子们问。

“哦,不是。每双的样式都不同,而且有各种各样的颜色。它们全都摆在一起。”旺达说着,目光会飞快地掠过佩琪,投向远方——她好像是在看着很远的地方,就那么一直看着,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这时候,围在外圈的几个女孩先笑着走开了,接着,其他的女孩们三三两两地散开了。通常,这个游戏的创始人佩琪和她亲密无间的朋友玛蒂埃总会最后离开。然后只剩下旺达自己继续在街上走着,她两眼呆滞,嘴唇紧闭,左肩膀不时以她特有的滑稽方式抖动一下……就这样,她独自走完余下的这段通往学校的路。

其实佩琪并不是真那么残酷。她会保护小孩子不受坏男孩的欺负,会为了一只小动物遭受了虐待而哭上个把钟头。如果有人问她:“你不觉得那样对待旺达很残酷吗?”她肯定会觉得惊讶。残酷?那为什么她要说自己有一百条裙子呢?谁都知道那是个谎言嘛。她为什么要撒谎呢?她可不是个普通人,要不她怎么会有个那么奇怪的名字呢?反正她们也从来没弄哭过她呀。

而对于玛蒂埃来说,每天都问旺达有多少条裙子、多少顶帽子、多少这个、多少那个的确让她有些不安。玛蒂埃自己也是个穷孩子。谢天谢地,她没住在波金斯山上,没有滑稽的名字。她的额头也没有像旺达圆圆的额头那么光亮。旺达的脸上到底搽了些什么呢?那是所有女孩子都想知道的。

有时,当佩琪用那种假装礼貌的口吻问旺达那些问题的时候,玛蒂埃会觉得很尴尬,她只好假装正在研究自己的手掌,并反复揉搓着那些纹路,什么都不说。确切地说,她并不是对旺达感觉歉疚。要不是佩琪发明了这么一个关于裙子的游戏,她是根本注意不到旺达的。但是,如果佩琪和其他人决定下一次捉弄自己,那可怎么办?虽然自己不像旺达那么穷,但毕竟还是比较穷啊。当然,比起旺达撒谎说有一百条裙子来,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但她还是不愿她们拿自己开玩笑,决不愿意!哦,天啊!她多希望佩琪别再拿旺达·佩特罗斯基开玩笑了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按“版权保护投诉指引”通知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6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