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1节

更新时间:2016/07/19

 一

 
我和藏族向导强巴是在离野外观察站不远的一条小山沟里发现这只熊崽的。
 
那天,我俩到高黎贡山南麓观 察一群野生藏驴,太阳快落山时,才动身返回观察站,我们踏着落日的余晖,沿着时断时续的古驿道,在杳无人迹的老林子里穿行。黄昏的森林里弥漫着一股野桂花 的清香,成双成对的红嘴相思鸟在枝头啁啾喧闹,几只可爱的小金猫在草丛追逐嬉戏,当我们在一棵四个人才合抱得过来的红松旁停下来,准备喝点水歇口气时,突 然,树后咿传来一声柔弱的叫声,那声音有点粗,有点涩,不像狐啸豺嚎,也不像是啮齿类动物在叫,我们循声绕到大树背后,哦,树心是空的,形成一个一米高半 米宽的树洞,那奇怪的声音就是从黑黢黢的树洞里传出来的。
 
“也许是金猫的窝。”我说。
 
“不,金猫善爬树,窝一般都搭在树腰的洞里,不会在地面建巢的。”很有丛林生活经验的强巴摇着头说。
 
就在这时,树洞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一个球形的东西,浑身裹满树叶,蠕动着,爬到树洞口来了,强巴用树棍拨去它身上的树叶,我们大吃一惊,原来是只小熊崽!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从腰际拔出左轮手枪,刷的一个向后转,做好了射击的准备。强巴的动作比我还快,一眨眼就已经背贴着大树,手端着猎枪,枪口指向茂密的树丛。
 
别笑话我们胆子比老鼠还小,要知道,待在棕熊的窝边,那危险性不亚于闯进了龙潭虎穴,都说老虎厉害,其实,世界上真正的食人虎是极少见的。老虎畏惧人, 远远闻到人的气味或看到人的影子就会悄悄地溜走,只有年老体弱失去捕食能力的老虎或受了枪伤濒临绝境的老虎才会袭击人,其他猛兽如狮子雪豹、豺狼等,也跟 老虎差不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来找人的麻烦,但棕熊就不一样了,不知是熊的脾气格外暴烈,还是熊的脑袋比较简单,闻到人的气味后,会不顾一切地朝人扑 来,很少有主动撤离的。
 
在高黎贡山一带,很难听到有谁遭到过虎豹的扑咬或狼群的追撵,却几乎每一个村寨里都能找到一两个被棕熊抓伤的猎人。尤其是带崽的母熊,攻击性更强,只要发现自己的窝边有其他动物或人走动,非冲出来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曾发生过这么一件事,一伙地质队员在一座小山顶上野炊吃中午饭,突然一头母棕熊从树林里蹿出来,吼叫着一巴掌掴倒一个地质队员,其他人被迫开枪打死了这 头疯狂的母棕熊,然后顺着足迹四处寻找,最后在五百米外的一只小山洞里找到了两只还在吃奶的熊崽。换了其他任何一种野兽,相隔那么远,一定会采取不动声色 的策略,藏在巢穴里,等这伙地质队员吃饱喝足后自行离去。
 
我们侧耳谛听,四周树丛里没有可疑的声响,两颗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看来,母熊还没有回巢,暂时还没有什么危险,我这才敢将视线移到树洞口,打量那只小熊崽。
 
这是一只雌性小熊崽,约有篮球那么大,全身金黄,两只小耳朵漆黑如墨,眼睛还没睁开,据此判断,出生还不到四十天,因为棕熊幼崽出生四十天后才睁开眼睛,小家伙显然是饿了,嘴唇咂动着,脑袋在树叶里一拱一拱的,肯定是想寻找母熊的乳头。
 
“趁母熊还没回来,我们快走吧!”我提心吊胆地说。
 
“也许,母熊发生了意外,回不来了。”强巴望望天边那轮快坠进山峰背后去的红日,若有所思地说。
 
“何以见得?”
 
“熊的视力不好,俗称熊瞎子。它们一般都是白天外出觅食,太阳落山前赶回巢穴,因为天一黑它们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行走困难,特别是带崽的母熊,心里惦挂着宝宝,决不会拖到太阳快落山了还不回家的。”
 
这话说得有道理,根据野外调查资料显示,棕熊实行走婚制婚姻形态,也就是说,公熊和母熊只在发情期聚在一起,其他时间都各自分开生活,母熊单独抚养子 女,为了确保安全,母熊临外出觅食前都要把熊崽喂饱,然后用树叶将宝贝紧紧裹起来,熊崽吃饱奶后,倒头大睡,约三四个小时后才会醒来,母熊就利用这段空 闲,抓紧时间寻找食物,一般情况下,母熊总是在熊崽醒来前赶回窝巢,母熊的时间掐得很准,就好像脑子里有一架精确的钟,因为一旦错过时间,不懂事的熊崽醒 来后就会爬出窝去或发出叫声,母熊不在身边的话,毫无自卫能力的小熊崽便会遭遇不测。
 
现在,这只小熊崽已经醒来,四周却不见母熊,由此看来,母熊可能发生了意外,但什么事情都可能有例外的,万一这头母熊天生玩性大,在树林里这找找蜂蜜,那掏掏鸟卵把时间给耽误了,晚一点才回家呢?
 
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母熊在溪流里捉鱼,手气不好,好几次狡猾的鱼儿险些落入它的爪掌,结果又从它的眼皮底下溜走了,争强好胜的天性使它不甘心就这样空 着肚子回家,总想着接下去这一扑一定能捉到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遗憾的是,这小小的心愿总无法实现……就这样,时间像流水一样淌走了,直到夕阳西下,它才 捉到了一条黑鲩此刻正心急火燎地往家赶呢。
 
“还是走吧,万一让母熊撞见,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说。
 
这时,夕阳已经落下山去,紫色的暮霭无情地吞噬着光线,老林子里一片幽暗,我和强巴刚要转身离开,突然,十多米开外的一棵银杉树上闪出两道锐利的绿光。天还没完全黑透,我们定睛望去,只间绿叶簇里藏着一张色彩斑斓的金猫脸。
 
金猫是一种身手矫健的中型猛兽,体长约一米,是著名的林中杀手,狩猎时颇有心计,常会在暗中窥测野猪,雪豹等大型猛兽的窝巢,趁母兽离巢外出觅食之际,捕食没有防卫能力的幼兽。
 
毫无疑问,银杉树上这只不怀好意的大金猫,也发现了在红松树洞口蠕动的小熊崽。它早已垂涎欲滴,只等我们离去,便会箭一般蹿下来捕杀。
 
我和强巴同时停下脚步,面面相觑。
 
“可别黑猫偷鱼,白猫挨打。”
 
“金猫如果往我们身上栽赃,我们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我俩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倘若我们现在走了,那只大金猫必定会肆无忌惮地叼走小熊崽。母熊回窝后,发现宝贝不见了,必定会拼命寻找,棕熊的视力虽然不 佳,但嗅觉却十分灵敏,肯定会闻到我们的气味,然后循着我们的足迹和气味跑到野外观察站来同我们算账的,到那时,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啦。
 
强巴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朝银杉树掷去,咚的一声,石头重重地砸在银杉树干上,那张色彩斑斓的猫脸倏地不见了。
 
“没用,猫闻着了腥味,是撵不走的。”我说。
 
我弯腰将树洞口的小熊崽塞回树洞深处,并将枯叶堆在它身上。
 
“没用,你藏得再好,金猫也能把它搜出来的。”强巴说。
 
“要不,就在这儿守着,等母熊回来?”
 
“你指望母熊会向你道谢吗?”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强巴沉吟了一会,说:“或许,我们该把小熊崽抱回观察站去,如果母熊没发生意外,回到家,会嗅着我们的气味找上门来的,我们就把小熊崽还给它。”
 
也只有这么办了,我脱下外衣,将小熊崽裹得像襁褓中的婴儿。然后,我抱着小熊崽在后面走,强巴则端着猎枪在前面开道,以防母熊突然出现。
 
谢天谢地,一路平安无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