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3节

更新时间:2016/07/19

  三

 
母熊出现了。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正梦见自己顺利地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惊涛骇浪中的舢舨一样猛烈摇晃起来。我睁眼一看,发现时强巴站 在我床前。他神情紧张地轻声说:“听,好像有熊在吼叫!”我坐起来,竖起耳朵细听。果然,在隆隆的雷声的间歇,清楚地传来熊嗷嗷的吼叫声。熊好像就在附 近,声音很响。我们撩起帐篷的布窗,外面风狂雨骤,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等了一会儿,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把大地照得如同白昼。我们看见,一头大熊,直 立着,就站在我们栅栏外的防护沟前,尖尖的嘴吻伸向天空,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吼叫。豆大的雨珠打在它的脸上,溅起一片迷蒙的水雾。
 
毫无疑问,这是小丽丽的妈妈,野兽都怕闪电和惊雷,也怕狂风和大雨,如果不是为了寻找失散多日的宝贝,没有一只熊会在雷雨之夜跑出来的。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扑通一声巨响。从声音上猜测,是母熊跳进两米深四米宽蓄满雨水的防护沟里去了。果然,一会儿,外面又传来劈啪劈啪熊掌击水的声 响。熊是一种善泅水的动物,听起来,像是母熊在横渡防护沟。数分钟后,外面传来拍打和撞击栅栏的声音,乒乒乓乓,十分吓人。我们隔着帐篷的布窗,用手电筒 照射过去,并用锅铲敲击脸盆,企图吓退母熊,但收效甚微。一开始,手电筒光照在它脸上,脸盆发出刺耳的声响时,它还晓得要收敛一点,停止了拍打和撞击。可 很快它就对光的照射和叮叮当当的声响视若无睹、置若罔闻了。对母熊来说,为了找到并救出自己的孩子,刀山火海也敢闯。
 
我将左轮手枪上了膛,强巴也把猎枪端在手里,万一母熊撞开栅栏,我们只好开枪自卫了。
 
顺便提一句,在我们照手电筒和敲击脸盆对付母熊的过程中,小丽丽缩在我的被窝里,显得很害怕,它当然听到了母熊的吼叫声,却没表现出任何激动的情绪。看来,它已经忘了自己的妈妈了。
 
幸运的是,木桩很粗,栅栏很结实,直到天亮,母熊也未能进到观察站来。
 
雨过天晴,梦幻般的霞光照亮了大地,我和强巴壮着胆子钻出帐篷,母熊毕竟有点怕人,见到我们的身影,它气咻咻地游过防护沟去,退到离观察站约四五十米远的一片树林里。
 
这时我们才看清楚,这是一头站起来和人差不多高的母熊。这种熊脸形瘦长,酷似马脸,当地山民称为马熊,其实是棕熊的一种。它的肩胛骨支楞着,胯骨也很 明显地凸了出来,两只眼睛布满血丝,显得很憔悴。它的身上沾满黑的泥浆红的血,肮脏不堪。最为显眼的是,它的右后腿上裹着一圈生锈的铁链。
 
那圈铁链终于帮我们解开了母熊失踪之谜。十二天前,母熊外出觅食时,不幸掉进了猎人布下的陷阱,被生擒活捉。也许是想把它卖给远方的动物园,也许是要 留着它导引胆汁,猎人没有伤害它,而是把它关在木笼子里。为了保险起见,猎人还用铁链拴住它的一条腿。母熊心里惦记着小熊崽,在笼子里度日如年,恨不得能 一巴掌拍碎木笼子,背生双翅飞回自己的巢穴。但猎人看守极严,只要木笼子一发出异常响动,立刻就会过来察看。母熊吃不下睡不着,就像在油锅里一样饱受煎 熬。它的身体慢慢消瘦下来,但冲破牢笼的决心却一天比一天坚定。昨天晚上,老天爷下起了雷阵雨,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猎人都躲进屋里去了。
 
对母熊来说,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闪电像银蛇似的划破乌云密布的天空,一串串惊雷就要在头顶炸响。母熊猛烈撞击木笼子,“轰嘣”,随着惊雷炸响,木笼 子也崩散了。在雷声的掩盖下,母熊又挣断了脚上的铁链,冒着大雨,摸着黑,赶回那棵红松树前,可发现树洞里的小熊崽不见了。凭着灵敏的嗅觉,也凭着母性的 一种心灵感应,它终于找到观察站来了。
 
这虽然只是一种推理,但我想,这一推理和事实应该不会相差太远的。
 
观察站的栅栏有几根木桩已经被母熊撞歪,上面留下许多熊牙啃咬的痕迹。
 
整整一个上午,母熊都在观察站前的树林里徘徊,强巴朝天上放了两枪,也未能把它吓走,我们不敢出门,怕遭到母熊的袭击。
 
“唉,看样子,只好把小熊崽还给它喽!”强巴瞟了我一眼说。
 
说老实话,我舍不得放小丽丽走。养了它十二天,养出感情来了。它很懂得怎么讨人喜欢,强巴曾开玩笑地说,小丽丽就像是我的女。这当然有些言过其实了, 但在外面辛苦了一天,回到观察站后,看到小丽丽那股亲热劲,我心里便会涌起莫名的柔情,一天的疲劳仿佛在刹那间烟消云散了。可如果不把小丽丽还给母熊,除 非把母熊击毙了,否则它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不是猎人,而是一个到野外来考察的动物学家,我的责任是要保护野生动物,而不是杀害它们。再说,母熊要讨回 自己的亲生骨肉,是合情合理、理所当然的。我怎能向一个心都快碎了的母亲举枪射击呢?
 
我叹了一口气,用奶粉和肉粥把小丽丽喂了个饱,然后将它抱到观察站外的空地上,自己赶紧奔过吊桥回到栅栏里。
 
母熊不顾一切地从树林里奔出来,朝小丽丽跑去。它的嘴里呜噜呜噜地发出一串古怪的嚎叫,大概是激动得声音都哽咽了吧。小丽丽害怕地尖叫着,扭头想跟着 我回观察站,但我们已经把吊桥收了起来,它只好顺着防护沟奔逃。这时,母熊已经追上了它,一把将它搂进怀里,身体像只罩子似的严严实实罩住小丽丽,然后挑 衅似的瞪大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朝我们发出了一声长嚎。它这是恫吓战术,警告我们不要惹它,不然的话,它会同我们拼老命的。
 
显然,小丽丽已经不认识自己的妈妈了。它拼命从母熊的身体底下钻出来,拔腿就跑。母熊惊诧地扭头望着小熊崽,追上去嗷呜嗷呜地柔声叫唤,好像在说:宝 贝儿,别怕,我是你妈妈!它还伸出舌头来要舔理小熊崽的体毛。小丽丽并不领母熊的情,仍挣扎着要逃跑,母熊不由分说,一把将小丽丽抱起来,直起身,摇摇摆 摆朝树林里跑去。
 
小丽丽像遭到了绑架似的,呼天抢地,在母熊的怀里拼命朝我舞动四肢。可是,我没法去救它。
 
小丽丽不过是被它的亲生母亲领回去罢了,它还在哺乳期,母熊给它喂过几次奶后,它很快就会适应在母熊身边生活的。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