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5节

更新时间:2016/07/19

 五

 
我怎么也没料到,那只看上去笨头笨脑的母熊还会运用计谋,趁我独自洗澡的时候袭击我。
 
那天,我和强巴早早结束了野外考察,回来时途经班朗河。在烈日下曝晒了一天,流了好几身汗,衬衣上一大片白花花的汗碱,难受得要命。我见时间尚早,就想要洗个澡。
 
强巴说要去打只野雉,好晚上改善伙食,先走了。
 
班朗河是典型的高原河,河道深浅不一,落差很大,河床上布满了大型卵石,河水在卵石间奔腾穿行。这里是人迹杳然的原始森林,要洗澡的话,爱怎么洗就怎 么洗,我在岸边脱光了衣服,选了一个水流相对平缓的河段,跳了下去。河水清凌凌亮晶晶,带着野花的清香和阳光的温馨,泡着十分惬意。下游约三十米远,有一 道几十米高的瀑布,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我头枕着卵石,身体平躺在细沙上,让河水从我身体上翻越而过,冲刷着身上的汗渍和疲乏。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一阵哐啷哐啷金属叩击石头的声音。我侧脸看去,差点没吓掉魂--那头母熊正踩着河水,飞快地向我扑来,离我只有十几米远了。瀑布 水流发出的轰鸣声掩盖了母熊在水里奔跑的声响,要不是它腿上那圈铁链子在石头上摩擦撞击,恐怕熊掌落到我的头上我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我赶紧跳起来逃命。天知道这头母熊是怎么发现我的,也许,它途经此地,到河边来喝水,无意中看到了我;也许,它一直在暗暗跟踪我,耐心等待最佳攻击机会。
 
强巴不在我身边,我的衣服和左轮枪都留在岸上了,赤手空拳,无论如何也不是母熊的对手。棕熊体重约有两百千克,力大无穷,能毫不费力地撞断碗口粗的小 树,能一掌就能把斑羚拍翻在地。它们的指爪像锐利的小匕首,轻而易举就能撕开厚韧的牛皮。更为可怕的是,棕熊在争斗中将对手拍翻后,喜欢坐在对手身上,磨 盘似的碾压。我若被它拍一掌,肯定拍出脑震荡;我若被它撕一爪,肯定皮开肉绽鲜血淌;我若被它碾磨盘,肋骨肯定会被碾断!
 
三十六计,逃为上策。
 
我不敢往下游跑,那样的话,湍急的河水会把我卷进瀑布,摔下深渊的。我也不敢往上游跑,水的阻力太大,逆水和母熊赛跑,我肯定输。我只有夺路往岸上跑 --只要一踏上岸,取到我的左轮手枪,我就有救了。可恼的是,母熊好像知道我的意图,斜刺着冲过来,封住了我上岸的去路。我只好在齐腰深的水里扭秧歌似的 东倒西歪奔逃。体格强壮的母熊在水里奔跑的速度比我快多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很快缩短,我已经能听得见它呼噜呼噜的喘息声了。它运动时搅起的漫天水花也洒落 到我头上,我如果不能及时想出脱身的办法,再过两三分钟,犀利的熊掌就会落到我细皮嫩肉的背上。这时,我已逃到几块形如大象的圆石旁,灵机一动,绕着圆石 兜圈子。我想,母熊虽然力气和奔跑速度都不差,但灵巧性肯定不如人。我从小爱玩捉迷藏,兜圈子是我的强项,还愁玩不过母熊?我以那些大圆石做掩护,它往左 我往右,它往右我往左,躲躲藏藏,藏藏躲躲。谁知,我的判断再次出现误差--看上去笨重迟钝的母熊,在水里却十分灵巧,拐弯、停顿、转身,动作协调快捷, 刹那间就能完成。水底下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长着青苔,踩上去滑的就像上面抹了油一样。我三步一个趔趄,站都有点站不稳,可母熊跑起来稳稳当当,如履平 地。唉,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棕熊喜欢吃鱼,经常在河里摸爬滚打,早就习惯在鹅卵石上奔跑行走了。再说,熊是四条腿落地,平衡能力比我强一倍;熊腿壮 实,熊掌厚实,尖爪如钩,踩在长着青苔的鹅卵石上就像穿着钉鞋似的不易打滑。
 
绕来转去,过了好半天,我还是未能摆脱母熊的追逐,我的力气渐渐耗尽,筋疲力尽,而母熊却精神抖擞,越追越快。
 
“救命啊--强巴,快来啊!”我顾不得害羞,扯起嗓子拼命喊道。强巴这家伙,也不知钻进哪片林子去打野雉了,我喊哑了嗓子也没有回答。倒是我一面喊叫 一面奔逃,稍不留神,一脚踩滑,身体侧歪,扑通一声摔进了水里,咕噜噜灌进一大口混浊的泥浆水。我心慌意乱,挣扎着从水里冒出来,糟糕,母熊离我仅咫尺之 遥了。它凶神恶煞般地嗷嗷叫着,杀气腾腾朝我冲来。
 
我知道它为什么如此恨我,非要把我置于死地而后快。小丽丽第一次回到它身边后,肯定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对它态度很冷漠,一心想回到我的身边来。开始 时,母熊想用温柔的母爱唤回小丽丽那颗迷失的心,它搂着小丽丽喂奶,深情舔理小丽丽的皮毛;下雨时将小丽丽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像把结实的伞,为自己的宝 贝遮风挡雨……它做了一个好母亲所能做的一切,遗憾的是,仍未能把小丽丽的心拉回自己身边。它发怒,它咆哮,它打骂,它啃咬,想用暴力挽回小丽丽扭曲的感 情,结果却适得其反,不仅未能割断小丽丽对我的依恋,反而促使小丽丽萌生了逆反心理,趁它在河里捉鱼之际跑回我们的观察站。它终于明白,只要我在,就休想 让小丽丽回心转意。它是个心胸狭窄爱妒忌的母亲,它无法容忍我来分享小丽丽的爱。再说,它曾有过被人类捕捉的悲惨遭遇,至今脚腕上还留有一圈象征着苦难与 屈辱的铁链,这使得它对人类抱有刻骨铭心的仇恨,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和一个两足行走的人亲近友爱。
 
它偏执地认为,只有从肉体上把我消灭,才能彻底斩断小丽丽想投奔我们观察站的愚蠢念头。
 
死神正在一步步向我逼近,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爬起来晕头转向还没站稳就起跑,等飞溅的水花平息后才发现搞反了方向,竟然飞蛾扑火似的迎着母熊在 跑。我赶紧后转,谁知祸不单行,我一脚绊在水底的石头上,身体又歪倒在水里。这一跤摔得很重,等我坐在鹅卵石上把头伸出水面时,母熊离我仅一步之遥。它已 直立起身体,高举两条前肢,庞大的身体像座小山似的慢慢朝我倾倒下来,我命休矣!极度恐惧下,我脑子发麻,手脚不听使唤,想动也动不了了。唉,像我这样一 位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动物学家,竟然会死在一只棕熊手里,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更可笑的时,我并没有得罪和冒犯这头母熊,恰恰相反,在它最危急的时刻我帮了 它的大忙,替它收养了小熊崽--要是没有我的好心帮助,小熊崽早就给金猫叼吃了。我这是好心不得好报啊!要是现在能坐下来和母熊评评理的话,真理肯定在我 这一边。遗憾的是,它不会和我讲道理。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当初我就不该多管闲事,把小熊抱回观察站。唉,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气势汹汹的母熊直立的身体慢慢前倾,已呈三十度的斜角。我现在的姿势,母熊可以抓可以拍可以咬可以坐在我身上碾磨盘,一句话,可以为所欲为,我只有任它宰割了。我索性闭起了眼睛,既然难逃一死,不如放弃徒劳的抵抗以求速死。
 
突然,一个湿漉漉毛茸茸的东西落到我身上。我心想:这一定是母熊的屁股,它要坐在我身上碾磨盘了。可好像分量不太够,不怎么沉重,也没有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嗷呜,我的耳畔响起小熊的尖叫,我好奇地睁开眼,哦,是小丽丽趴在了我身上!
 
我刚才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母熊身上,不知道小丽丽是什么时候来到我们身边的。母熊既然想要对我行凶,就不可能带着小丽丽,它肯定把小丽丽安置在了附近的一个树洞或岩穴里,小丽丽大概是听到我的呼叫后赶来的。
 
母熊两只小眼珠瞪得溜圆,一副惊诧的表情,身体仍呈三十度的倾斜状,却像木偶似的定格在空中,它当然无法再扑下来了,扑下来的话,凶蛮的熊爪首先会伤着小丽丽!
 
数秒钟后,母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怒吼一声,熊掌猛地一划拉,将小丽丽从我身上推了下去,又身体倾斜欲朝我扑击。小丽丽动作敏捷地从水里钻出来,拱进母熊的怀里,在母熊的大腿上狠狠咬了一口。
 
母熊疼得龇牙咧嘴,被迫暂缓了对我的攻击。
 
咬完母熊后,小丽丽还试图再次爬到我的身上来当我的保护伞。
 
母熊快气晕了,咬牙切齿地叫着,一掌打在小丽丽屁股上,像打排球似的把小丽丽打翻在水里。当小丽丽挣扎着从水里冒出脑袋,想再次冲上来掩护我时,母熊又一掌推过去,把碍手碍脚的小丽丽推出一丈多远。
 
我不是傻瓜,不会等着母熊赶走小丽丽后再来收拾我。趁母熊驱赶小丽丽的当儿,我一骨碌翻身爬起来,拔腿就往岸上跑,母熊扔下小丽丽,转身追来。
 
我刚才右脚在石头上重重绊了一下,可能脚指甲踢伤了,脚一沾地就疼得钻心。我本来就不习惯在布满鹅卵石的河里行走,这一来更是一瘸一拐像在跳华尔兹 了。母熊很快赶了上来,尖尖的嘴吻快要顶着我的脊背了。小丽丽刚才被母熊粗暴地推搡了几下,灌了几口河水,已精疲力竭,正趴在一块卵石上喘息,离我有二十 来米远,想帮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算它现在跑过来,恐怕也来不及了--不等它赶到,母熊的爪牙就会无情地落到我的身上。
 
我机械而艰难地在水里跋涉。离岸边还有三十多米,我心里很清楚,除非发生奇迹,否则我是逃不脱母熊的追逐的,顶多还有半分钟,熊掌就会野蛮地将我拍倒。
 
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仅仅是垂死挣扎苟延残喘而已。
 
就在我彻底绝望的时候,突然,传来小丽丽惊恐的叫声。我一边逃一边斜眼望去,母熊也是一面追撵一面扭头窥望。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小丽丽已漂在一股激 流里。它的两条前肢搂着一块矶石,身体被激流冲得浮在水面上。它年小力弱,看样子快抓不住矶石了,随时有可能被激流冲走,而一旦被激流卷走,下游三十米就 是陡峭的瀑布,结局可想而知,它吃力地攀住面前的矶石,朝母熊嚎叫,向母熊紧急求救。
 
母熊追撵的速度刹那间放慢了。看得出来,它是想转身去帮小熊崽的,但只是犹豫了一秒钟,便又加快速度朝我扑来。这该死的家伙,不愿放弃解决我的最后机 会。它大概觉得先把我扑倒再去救小熊崽也不迟,也有可能怀疑小丽丽是在故意耍把戏分散它的注意力把它吸引过去好让我脱险。反正,它没停顿下来,而是更凶猛 更快捷地在我后面紧追不舍。
 
它的嘴吻已顶着我的腰了,很快就能喀嚓一口给我开膛剖腹。千钧一发之际,身后又传来小丽丽惊骇的叫声,比刚才叫得更揪心更恐怖,母熊不得不稍稍缩回准备噬咬的嘴,偏着脸望去。
 
小丽丽没能抓稳那块矶石,被激流卷裹着,迅速飘向下游。
 
母熊触电似的停下了脚步。
 
小丽丽在激流里拼命扑腾四肢,试图从这股激流中冲出来,但它体力有限,泅水的技巧也差些,虽几经努力,仍身不由己地被激流胁迫着以极快的速度漂向那道瀑布。
 
小丽丽要真要被卷进瀑布的话,从三十多米深的绝壁上摔下去,绝无生还的可能。
 
母熊扔下我,嗷嗷叫着,以最快的速度朝小丽丽奔去。对它来说,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东西比小熊崽的生命更宝贵的了。它之所以绞尽脑汁攻击我,最终目的也是 为了自己的心肝宝贝能平平安安地长大。要是小丽丽被冲下瀑布摔死了,它追上我把我扑倒还有什么意义呢?轻重缓急,母熊心里是很清楚的。
 
我抓住这个机会,连奔带跳逃上岸去,我一面匆忙地往身上套衣裤,一面往下游方向望去。好险哪,小丽丽已被激流冲到瀑布边缘,幸亏母熊及时赶到,一把将 小丽丽搂住,在离瀑布仅五六米的激流里,母熊一条前肢挽住小丽丽,三条腿艰难地往岸上爬。水流太急,冲得它东倒西歪,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激流卷走。它爬 得很慢,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岸边靠拢……
 
我已穿好衣服,背起背囊,把左轮手枪的子弹也上了膛。这时,强巴也提着一只野雉从树林里钻了出来。爬上岸的母熊望望我,不敢再贸然向我发动进攻,悻悻地吼了两声,带着小丽丽隐没在一片绿色灌木丛里。
 
我明白,小丽丽是绝不会糊里糊涂掉进激流里去的,它肯定是看到我情况危急,便想出这么一个将母熊从我身边调走的办法来。这样做很危险,它差点为此送了命。
 
这真是一只聪明勇敢重情义的小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