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己、一些例子--算术以及演说的梦

更新时间:2016/07/21

 在提到影响梦之形成的第四个因素以前,我要引叙我收集的许多梦例。部分的原因是要说明前述三种因素的相互合作,部分是为了要提供一些证据来支持那些至今仍未提出充分理由加以证实的断定,或者是为了要寻出一些必要的结论。当说明梦的运作时,我发现很难用例子来支持我的见解,因为支持某种命题的情况只有在梦的解释的整个内容下才有意义,如果离开了整体,它就失去了意义。但是,由另一方面来看,即使是粗浅的分析亦会导发出无数的内容来,因而使我们困扰而记不起原来想说明的思想串列。这技术上的困难,将是我的借口,那么,如果读者在下面描述中发现各色各样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共通点(除了和前面数节的内容有关外)。

 
  我想先举几个很特殊或者是很不寻常的梦的像征方式。
 
  一位女士梦见:一位女佣人站在梯子上,好像是要洗擦窗子的样子,身边带着一头黑猩猩及一只猩猩猫--后来她改正为长毛而有丝光的猫。这位佣人把这些动物向她身上抛来;黑猩猩拥抱着她,这是非常令人厌恶的。--此梦以一种非常简单的策略来达成目的;利用暗喻明确得表现出来,"猴子"及"野兽",一般来说是用谩骂别人的。而由梦中的情况看来,它们亦恰好表示着投掷着谩骂。在下面的许多梦例中,我们还会遇见许多利用此种方法的梦的运作。
 
  另外一个相似的梦:一位妇女生下一个头部形状歪曲很厉害的孩子,梦者听见有人说这孩子根据它在子宫的位置而生长,所以变得那样子。医生说可以用压力使脑袋变的好看些,不过那样做会损伤孩子的脑子。她却认为这是个男孩子,所以这么做是不会有什么害处的。--这梦正好隐含了经过更改的"对孩子的印像",这抽像观念正好是梦者在治疗过程中,医生所给予解释的。
 
  下面这梦例中,梦的运作稍微有些不同。这梦是关于到靠近格拉兹的兴泰(Hilmteich--在城市郊外的一段水域)的旅行的。外面的天气是令人害怕的,有一座破烂的旅馆,水正由墙上滴落下来,而床单都湿透了。(梦的后面部分,并不像我所写的那样直接被报告出来。)此梦的意思是"过剩体"或淹过;不过后来又以许多相似的图像来表现:外面的狂风暴雨,墙壁内面的滴水,湿透床单的水--都是水,都一样淹盖着一切。
 
  在梦的表现中,文字的正确拼法并不比其声调来得更重要。对此点我们并不感惊奇,因为在韵诗中,此条规定亦是正确的,峦克曾经很详细地描述,并且详尽分析了一位女孩的梦。这梦是关于她如何走过田亩,以及割下大麦和小麦丰润的麦穗。她童年时期的一位朋友向她走来,但她却企图避开他。分析显示此梦是关于"接吻"的--一个荣誉的吻(Kussinehren--后者的读音同于aEhren)〔96〕在梦里,那被切割而不是被拔除的"aEhren"隐喻着谷类的穗子,而当这和"ehren"连在一起时,它就代表着其他无数潜隐的梦思。
 
  另一方面来说,文字的演进使梦的运作变得容易。因为文字中有许多是源自于图像以及具有实体的意义,不过今日却变为无色以及抽像的。因此,梦所需做的事只是回复此等文字的过去意义,或者是追溯其演进过程的早期情况。譬如说,某男人梦见其弟被困于一箱子中,在分析过程中,Kasten 被Schrank(衣橱--或者抽像的指"障碍"、"限制")所置换,因此,梦思即是他弟弟应该自我约束而不是梦者本身。
 
  另一男人梦见自己爬上高山顶,那儿有非常广阔的视野。而事实上他用此与其兄弟仿同--那位兄弟正在编辑一篇有关远东的回顾。
 
  在DerGrüneHeinrich(GottfriedKeller的小说)中,提到一个关于活泼的马儿在燕麦田中翻滚的梦,而每一麦穗都是"一个香甜的杏仁,一颗葡萄干以及一枚新的铜板……包在红色丝巾内,用猪毛捆起来。"作者(或梦者)让我们能够直接解释这梦的图像:在麦穗的呵痒之下,马儿觉得很舒适,并且大叫道:"燕麦刺着我。"(意即财富纵坏了我)。
 
  根据亨生的理论,古代斯堪的那维亚人的梦尤其常常出现双关语与文学的玩弄;在他们的梦里,我们很少会发现有哪一个梦是不具有双重意义或者是字眼的玩弄。
 
  要收集这些表现的方式,以及根据其原则来分类是一件大事。有些表现方式可以看成是"玩笑",而使人觉得,如果不经当事人的解释,其意义是不容易被猜到的。
 
  (一)一位男人梦见,有人问他某人的名字是什么,他却记不起来。他自己的解释是"我不应该梦见它。"
 
  (二)一位女病人说她梦见所有有关的人都是特别大块头的。她说,这一定和她的童年有关,因为那时候所有成人看来都是特别大的,她本身并没有出现在梦中。
 
  关于童年的梦亦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即是把时间转变为空间。人物与景像好像是在远处一样,在路的尽头;
 
  或者像是从观剧用的望远镜相反那端看出去那样。
 
  (三)一位在现实生活中常常喜欢用抽像以及不确定词句的男人(虽然大致说来头脑仍是很清楚的)梦见有一次他在火车抵站的当儿到达火车站。不过奇怪的是,火车是静止的而月台向它移动着--一个和事实恰好相反的荒谬事件。这事实不过暗示着另一个梦内容必定也是相反的。分析的结果使病人记起某些图书,里面绘着一些倒过来用头支持身体,用手来走路的男人。
 
  (四)同一梦者有一次告诉我一个短梦--就像是个画迷一样,他梦见他叔叔在汽车上给他一个吻,然后他立刻给我以下这个解释--我永远不会猜到的--即是,这是指自我享乐。这梦在现实生活中,很可能被看作是笑话。
 
  (五)一位男人梦见他把一位女士由床的后头拉出来。这梦的意思是,他对她有好感〔97〕。
 
  (六)一位男人梦见他是一位官员,正坐在皇帝的对面。
 
  这指他和父亲对立着。
 
  (七)一位男人梦见他治疗一位断腿的某人。分析的结果显示折断的骨头代表着破裂的婚姻(ehebruch--正确来说,应当是通奸)。
 
  (八)梦中的时刻常常代表梦者童年某个特殊时期的年龄。因此梦中的"早上五时十五分"则指梦者五岁三个月时。
 
  这是有意义的,因为那时他的弟弟出生了。
 
  (九)这又是梦中表达年龄的方法,一位妇人梦见她和两位小女孩一起散步,而她们的年龄差是十五个月。她不能想起任何熟人和这有关。她自己这么解释,这两个孩子都代表着她,而此梦提醒她童年时的两个创伤性事件相隔十五个月。
 
  一件发生在她三岁半,而另一件则是四岁九个月。
 
  (十)在进行精神分析的期间,病人常会梦见它,以及会在梦中表达出他对此治疗的思想与期望--这是不足于令人感到惊奇的。最常用来表现此种想像的是旅行,通常是汽车,因为它是现代化以及复杂的工具。这时,病人即会利用车子的速度来做为对讽刺性评论的通气口--而如果潜意识(梦者清醒时思潮的一个元素)要在梦中表现的话,它很容易为一些地下的区域所置换--在别的情况之下(即和精神分析治疗无关),这些区域则代表着女性的身体或者是子宫。--在梦中"下面"常常指性器官,而相反的,"上面"则指脸部、口部或者是乳房。--梦的运作通常用野兽来表现一种梦者害怕的感情冲动,不管这是他本身或是他人所有的。然而,我们只要更进一层就可以将野兽来置换那些拥有此种冲动的人。此点和那些以供食用的畜生,或是狗、野马来表现令梦者害怕的父亲的梦例相去不远--一种令我们想起图腾的表现方式〔98〕。我们可以这么说,野兽是用来代表原欲--一种为自我所恐惧以及被用潜抑作用来对抗的力量。常常梦者亦会把他的心理症(即他的病态人格)由自身分出来,并视之为另一独立无关的人。
 
  (十一)以下是沙克斯记录的一个例子:由弗氏的梦的解释,我们知道"梦的运作"利用各种不同的方法用形像来表达出字眼或句子的意义。如果它所要表达的意义是含糊不清的话,那么梦运作就可能利用这含糊:其中一个意义存在于梦思,而另一个意义则表现在显意中。下面这个短梦就是一个这样的好例子(它并且为了表现的理由,很自然地利用了前一天的经验)。在做梦的那个白天里,我患了感冒,并且决定晚上如有可能的话,我就会尽量躺在床上休息。在梦中,我似乎是在继续白天所做的事一样。那天我把剪报贴在簿子中,尽我可能的把它们依性质不同而归类,而在梦中我尝试把剪下来的资料贴在册子中。但是它却不会粘在纸页上而这使我感到很痛苦。我醒过来,发现梦中的痛苦在我身体里面持续着,因此必须放弃我上床以前的决定,此梦(在它指引我睡眠的能力以内),用这句含糊的句子"亦指他不上厕所"来满足我这不想下床的愿望。
 
  我们可以这么说,为了用视觉形像表现出梦思来,梦的运作不惜利用各种它所能把握的方法--不管在清醒的时候,他本人认为是合法或不合法。这使那些只是听过梦的解释但没有实际经验的人视梦的运作为笑柄以及对它表示怀疑。史德喀尔的书《梦的语言》具有许多这种好例子。但是我一直避免不去引用它们,因为其作者缺乏批判的眼光,以及滥用其技巧,以至于对任何不具偏见的脑袋来说,它们都是有疑的。
 
  (十二)下面的例子取自道斯克所著关于梦对颜色和衣物的利用之论文。
 
  (a)A君梦见他过去的女主人穿着一件具有黑色光泽的衣服,臀部显得很窄--意思是其女主人非常淫乱。
 
  (b)C君梦到看见一位女孩在--路上,沐浴于白色光芒之下,并且穿着一些白色的宽罩衫。--梦者在此路上第一次和白小姐发生肉体关系。
 
  (c)D太太梦见八十岁的老演员Blasel穿着全副甲盔躺在沙发上。然后他由桌椅上面跳来跳去,拔出一把匕首,望着镜子内自己的影像,向空中比划,好像是和一位假想的敌人作战。--解释:梦者患有长期的膀胱疾患。她躺在沙发椅上接受分析;当她望着镜子内的身影时,她私底下认为虽然年岁已大,但自己仍然是强壮以及精神饱满的。
 
  (十三)梦中的一个伟大成就--一位男人梦见他是一位怀孕躺在床上的女人。他发现这种情况非常令他不满。他大叫:"我宁愿是……"(在分析过程中,当他记起一位护士后,他以"敲碎石头"来完成这句子)。在床的后面挂着一张地图,其下沿靠一条木头来撑直,他捉着该木条的两端把它撕开,木条不在中间断,反而延着长轴裂成两条。这动作使他感到舒适,并且协助他生产。
 
  不经任何协助,他把撕下木条解释成伟大的成就。他利用脱离女性态度使自己离开这不舒适的情况(在治疗中)……而那木条不在中间断裂,反而不可置信地沿着长轴纵分为二则是这么解释;梦者想起这混合着分裂为二以及破坏的情势是阉割的一种暗喻,梦常常用两个阳具的像征来表现出阉割,做为对某种相对意愿的大胆表示。恰好鼠蹊是靠近生殖器的部分。梦者综合梦的解释后说,他接受女性的态度,而这要比阉割好得多〔99〕。
 
  (十四)在用法文分析一个病例时,我得要解释一个自己以大像出现的梦,我自然会问梦者为何我会以那种形式表现,他的回答是,"你在欺骗我"(而trompe=trunk躯干)。
 
  梦的运作常常会用一些很淡薄的关系很成功地表现出不容易出现的材料,如某些特殊的名字。在我的一个梦中,老布鲁格〔100〕叫我做一个解剖……我钩出一些看来像是一张捏皱了的银纸(在稍后我将再提到此梦),对这点的联想(我稍费些劲才得到的)是"Stanniol〔101〕"然后我才发现自己想的名字是"Stan-nius"--那位我小时很钦佩的著述有关鱼类神经系统解剖作者,而我老师叫我做的第一件科学工作事实上和某种鱼类的神经系统有关,很清楚的,不能在画面中利用此鱼类的名字。
 
  这里我禁不住要记写下一个很奇怪的应该被注意的梦。因为这是个孩童的梦,而且容易用分析来解释,一位女士说,"我记得童年时常常梦见上帝头上戴着一顶纸做的有边的帽子。我常常在吃饭时被戴上那种帽子--为了不使我看见别的孩子的餐盘内有这么多的食物。既然我知道上帝是万能的,那么此梦的意思即:我是无所不知的--即使我头上戴着那顶帽子。
 
  当考虑梦中所呈现的数字和计算时,我们就能了解梦运作的性质以及它操纵梦思的方法了。尤其是梦中的数字常常被人迷信地认为和将来的事件有关〔102〕。因此我下面选录了我一部分的材料。1
 
  这梦例由一位女士,在她快要结束其治疗的时候所做的梦:她正要去偿付什么。她女儿由她(梦者)的钱包取出了三佛罗林和六十五个克鲁斯。梦者和她说:"你做什么?它只不过值二十一个克鲁斯而已〔103〕。"据我对梦者的了解,我不需要她的解释就能了解这梦的全部内容。这女士由外国搬来,她女儿正在维也纳念书,只要她女儿留在维也纳,她就会继续接受我的治疗。这女孩的课程将在三个星期后结束,而这也意味着她的治疗即将终了。做梦的前一天,女校长问她是否考虑把女儿再留在这学校一年。由这暗示,她当然也想到自己可以再继续其治疗。这就是此梦的意思,一年等于是三百六十五天。而剩下的课程和治疗时间有三个星期,恰好是二十一天(虽然治疗的时数,要比这个少)。这些梦思的数目字在梦中则指的是钱--并不因为这像征具有更深层的意义而是因为"时间即金钱"的关系,三百六十五克鲁斯只不过等于三佛罗林六十五克鲁斯;梦中数目那么小的钱无疑的是愿望达成的结果。梦者想要继续接受治疗的愿望,把治疗以及学费的数目降低了。2
 
  另一个梦中所牵涉的数目字则较为繁难。一位女士,虽然年轻,但已经结婚了好多年。这时恰好知道一位和她几乎同龄的熟人爱丽丝刚刚订婚的消息。于是她就做了下述的梦:她和丈夫一起在剧院中。一边几乎完全没有人。丈夫和她说,爱丽丝和其未婚夫也想要来;不过只能买到坏的座位--三张票是值一佛罗林五十克鲁斯--当然他们不会要的。她想如果他们买下那些票也没有什么坏处的。
 
  这一佛罗林五十克鲁斯的来源是如何呢?实际上,它是源起于前一天的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她丈夫赠送一百五十佛罗林给她小姨,而她很快地用它们来买珠宝。值得注意的是一百五十佛罗林是一佛罗林五十克鲁斯的一百倍。那么那三张戏票的"三"字又是哪里来的呢?唯一的关联是,她那位刚刚订婚的朋友恰好比她小三个月。当我发现了"空剧院"的意义后,整个梦的意思就知道了。这暗示(不经过改装的)了一件他丈夫得以逗弄她的小事。她计划去看一部预定在下星期上演的戏,并且在几天前不惜麻烦地去定票。当上演的时候,他们发现戏院几乎是空的。因此,她无需这么急。
 
  所以梦思是这样的。"这么早结婚是可笑的。我无需这么急的,由爱丽丝的例子看来,我最后也会得到了一位丈夫。而那样我会比现在好上一百倍(宝藏)。如果我能够忍耐(和她小姨的急躁相对)我的钱(或嫁妆)能够买三个和他(丈夫)一样好的男人"。
 
  我们发现此梦内容中的数目字比前面那个梦更改的更多--经过更大的改造和变动。对于此点的解释是,此梦思在能够表现以前首先需要克服更大的精神阻抗。另外我们不应忽视梦里那件荒谬的事,即两个人要买三张票。关于荒谬的事件是要特别强调出此梦思--"这么早结婚是可笑的。"而这个数目字"三"恰好天衣无缝地满足了此需求--它正好是她们两的年龄差,不重要的三个月分别。把一百五十佛罗林减少为一佛罗林五十克鲁斯则表示病人在其受潜抑的思想中低估其丈夫(或财产)的价值。3
 
  下面这例子则显示出梦中的计算方法--这方法带给梦不好的名声。一位男人梦见他坐在B家的椅子上--B是他以前的熟人--和他们说:"你们不让我娶玛莉是个大错。"然后他问那个女孩,"你今年几岁?"她答道:"我生于一八八二年。""那么,你是二十八岁啦。"
 
  因为此梦发生于一八九八年,所以这计算很明显是错的。如果没有旁的解释,那么这种错误和白痴没有两样,这位男病人是那种看到女人就想追的人,而恰好这几个月来,排在他的后面接受治疗的是位年轻女士;他常常问起她,并且很焦虑地想给她好印像。他估计她大约有二十八岁。这解释了此计算的结果,而一八八二年是他结婚的那年。还有,他也忍不住要和我诊所的两位女佣人谈话(她们一点也不年轻)--她们常常替他开门--但是由于她们一点反应也没有,所以他自我解嘲地说,也许她们认为他是年老的严肃绅士。4
 
  这又是另一个和数字有关的梦。它是很明显地早被决定或者是过度决定的。这是达能医师所提供的梦与解析:"我那栋公寓的主人是警察人员,他梦见自己在街上执行任务。(这是个愿望达成)。一位领上挂着二十二和六十二(或二十六)号码的臂章的督察走近他。不管怎样,上面有好多个二就是。
 
  梦者把二十二六十二分开来报告即显示出它们具有不同的意义。他记得做梦的前一天,他们曾在警察局提过某人服务的年资--那是关于一位督察在六十二岁的时候退休,并且领取养老金。而梦者只服务二十二年,他必须再服务两年两个月后才能领取百分之九十的养老金。梦的第一个部分满足梦者一直想达到的督察的阶级,这个第二十二六十二臂章的高级官员其实就是梦者本人。他在执行任务--这又是他另一个一厢情愿的愿望--即他已经再服务两年两个月,因此可以和那位六十二岁的老督察一样领取全部养老金。
 
  如果我们把这些例子,以及我后面将提到的梦例加以观察,那么我们可以很保险地说梦的运作其实不带有任何的计算程序(不管其答案是否正确);这只不过用一种计算的方式来表现出梦思,因此可以暗示出某些不能用别的方法表达的材料来。由这点来看,梦的运作把数字当作是一种表达目的介质,这就和那些以文字表达的名字和演说完全一样。
 
  因为事实上梦本身不能创造演说词(请看第五章 ),不管有多少演说或言谈出现于梦中,也不管它们是否合理,经过分析后都可以知道它们都是以一种任意的方式由梦思中那些听来或是自己说过的言语中节录的。它不但把它们四分五裂(加入一些新内容排斥一些不需要的),而且把它们重新排列。因此一个看来前后连贯的言谈,经过分析后可以知道是由三个或四个不同部分凑成的。为了完成这新说法,梦往往要放弃梦思中这些话的原先意义,并且赋予一些新的〔104〕。如果我们仔细研究梦中的言谈时,我们将发现它一方面具有一些相当清晰以及实体的部分,另一方面则是一些连接的材料(或许它们是后来加上的,就像是在看书的时候,我们会自动加入一些意外遗漏的字母或音节一样),因此梦中言谈的构造就像是角砾岩一样--各种不同种类的岩石被胶质紧粘在一起。
 
  严格说来,这些叙述只能适用在那些具有"感觉"性质的言谈,并且为梦者描述为"言谈"的。另外的言谈--那些不为梦者认为是听到或说出的言论(即在梦中不牵涉到听觉或运动行动的)--不过是像那些发生在清醒时刻的思想,往往会不经过改变地进入梦中。我们念过的东西,也常常大量出现在梦中无关紧要的言谈中,不过不容易被追溯来源,但不管怎样那些梦中被认为是言谈的东西,确实是梦者听过的或说过的。
 
  我已经在分析梦的过程(为了别的理由)中提出许多有关梦中言谈的例子。因此,在第五章 中那个无邪的"上市场"的梦中的"那种东西再也买不到了"。是像征着我,而另一句话"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还是不要买的好。"实际上使这梦变得"无邪"。梦者在前一天曾和厨师发生争执而说出这气话:"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你做事可要做得像样点!"这看来是无邪的前半部言谈很巧妙地加入了梦中(暗示着后半部)并且天衣无缝地满足了梦中的潜隐的幻想,不过同时却又出卖了这秘密。
 
  下面是许多具有同样的结论的例子之一。
 
  梦者处身于一个大庭院内,那里正在烧着许多死尸。他说:"我要离开这里,我受不了此种景像。"(这确实不是一种言谈。)然后他遇见屠夫的两个孩子。他问他们:"嘿,它们的味道好吗?"其中一个说道:"不,一点都不好。"--好像指的是人肉。
 
  这梦的无邪部分是这样的:梦者和太太在晚餐后一起去拜访邻居--一个好人但是却不令人有胃口的(译者按,意即不很受人欢迎的)。这位好客的老太太刚好吃完晚饭,并且强迫〔105〕他去试试她菜肴的味道。他拒绝,并且说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她回答道:"来吧,你能吃得下的"(或者是这类的话)。因此他不得不试试看,并且赞美地说:"味道确是很好。"不过当他和太太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却又抱怨这邻居很固执以及菜肴不好。而这句话"我不能忍受此种景像"(在梦中也不呈现为一种言谈)--则暗示着那位请他吃东西的老太太的外貌。这意思一定是指他不想看她。
 
  下面我要再举一个例子--它具有一个很明确的言谈做为整个梦的核心,不过我要在后面提到梦中的感情时才给予完全的解释。我很清晰地梦见:我晚上到布鲁格实验室去,听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后,我把门打开。门外是(已逝世的)弗莱雪教授〔106〕。他和一些陌生人一起进来,和我说了几句话后就坐在他位置上。然后我又做另一个梦,我的朋友弗利斯很顺利地在七月到了维也纳。我在街上遇见他,那时他正和我一位(死去的)朋友P君谈话。我们一块到某个地方去,他们两人面对面地坐在一张小桌子前面,而我则坐在桌子狭小的另一边,弗利斯提到他姊(妹),并说她在四十五分钟之内就死掉了,并且说了一句"这就是最高限度",因为P不了解〔107〕,所以弗氏转过头来问我曾告诉过P君多少关于他的事。在这时候,我被一些奇怪的感情所克制着,因此企图向弗利斯解释,P君(不能了解,因为他)已经去世了。但我那时却说了"Nonvixit"(我知道自己的错误)。于是我深深地望着P君。在我的凝视之下,他脸色变白,他的外观变得模糊不清,而他眼睛变得病态的蓝--最后,他溶掉了。对这点我感到高兴,并且也知道弗莱雪也是个鬼影,一个"revenant"〔字意是回来的人〕;而我觉得,只要希望,这种人都可能存在,而如果我们不希望他存在的时候,又会消失。
 
  这个漂亮的梦,包括许多梦的特征--我在梦中所做的评论,我错误的把Nonvivit说成Nonvixit,即把他死了说成他没生活,和梦中认为已死者的交往,我最后荒谬的结论,以及给予我的满足--如果详细予以说明,则将花费我一生的时间。在现实里我无法做到梦里所能完成的事--即为了我的愿望不惜牺牲自己的好友。由于任何隐匿都只会破坏这个我很清楚了解的梦的意义;所以这里以及在稍后我只将讨论其中的几个问题。
 
  此梦的中心是我那歼灭P君的视线,他眼睛变成一种奇怪与神秘的蓝色后,他就溶掉了。这个景像无疑的由我确实经验过的一个事件中抄袭过来。在我是生理研究所的指导员时,我曾要在很早的时间上班。布鲁克听说我好几次迟到,所以他有一天在开门前到达,并且等待我的来临。他向我说一些简短但有力的话,不过对我没有太多的影响,倒是他那蔚蓝眼睛的恐怖瞪视使我很不自在。我在这眼神前变的一无是处--就像梦中的P君一样。在梦中,这角色刚好倒过来。任何记得这位伟人漂亮眼睛生气的神色,就不难了解这年轻犯过者的心情了。
 
  经过好久后,我才能找出梦中"Nonvixit"的起源,最后,我才发现这两个字并不是听到或说出来,而是很清晰地被看到,于是我立刻知道其来源,在维也纳皇宫前的Kaiser Josef纪念碑的碑脚下刻着这些字:SalutiPatriaevixitnondiusedtotus〔108〕我由这铸刻文字中抽取足够的字眼来表达梦思中的仇视思想串列,刚刚足以暗示:"此人对此事没有插嘴的余地,因为他没有真地活着。"这提醒了我,因为此梦发生于弗莱雪的纪念碑在大学走廊揭幕后几天内。那时恰好我又一次看到布鲁克的纪念碑,因此一定潜意识的替我那位聪慧的朋友P君感到难过。他尽其一生贡献于科学,不过却因为早死而使他不能在这些地方树立其纪念碑,所以我在梦中替他树立碑石;
 
  而恰好他的名字又是约瑟〔109〕。
 
  根据梦的解析的规则,我现在仍不能用nonvixit来取代nonvivit(前者是KaiserJosef纪念碑的文字,而后者是我梦思的想法)。梦思中一定有某些东西促成这个置换。于是我注意到在梦里我对P君同时具有仇恨与慈爱的感情--前者明显,而后者则潜隐着。不过它们同时都以此子句"Non vixit"表现出因为P君在科学上值得赞扬,所以我替他竖立一个纪念碑,但是因为他怀有一个恶毒的念头〔110〕(在梦的末尾表达出来)所以我将他歼灭。我注意到后面这句子具有一种特别的韵律,因此我脑海中必定先有某种模型。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这种相对一句子呢?--对同一人怀有的两种相反反应,但却又正确而没有矛盾。只有文学上的一段文字(不过却在读者脑海上烙下深刻印像的)这样子说:莎氏名剧《凯撒大帝》中布鲁特斯的演说,"因为凯撒爱我,所以我为他哭泣;因为他幸运,所以我为他高兴;因为他勇敢,所以我荣耀他;但因为他野心勃勃,所以我杀他。"这些句子的结构以及它们相对的意义就和我梦思中所发现的相同吗?因此在梦中我扮演着布鲁特斯的角色。只要我能在梦思中找到一个附带的关联来证实这点那该多好!我想可能的关联是,"我的朋友弗利斯在七月到维也纳来。"对于此点细节,真实生活中没有任何基础可以加以说明。据我所知弗利斯从来没有在七月到过维也纳。但既然七月是因为凯撒而命名的,因此这可能暗示着我扮演布鲁特斯的角色〔111〕。
 
  说来奇怪,我确会扮演过布鲁特角色--那次我在孩子面前介绍席勒的布罗特斯与凯撒的诗句。那时我十四岁,比我只大一岁的侄儿协助我,他由英国来探望我们;所以他也是个revenant,因为他是我最早期玩伴的回归。直到我三岁的末了,我们一直不能分开。我们互相爱着,也互相打架;这童年的关系对我同代朋友的关系上具有深大的影响,这点我已在第五章 暗示过。因以我侄子约翰那时开始其性格各方面陆续发生的肉体化,并且无疑地深烙在我潜意识中。他一定有些时候对我很不好,而我一定很勇敢地加以反抗。因为家父(同时也是约翰的祖父)曾这样责问我:"你为什么打约翰?"
 
  "因为他打我,所以我打他。"--那时我,还没有两岁大。一定是我这幼年的景像使我把"nonvivit"改变为"nonvixit",因为在童年后期的语汇中wichsen(和英文的vixen发音相同)即是打的意思。梦的运作,毫不羞惭地利用此种关联。在真实情况下,我没有仇视P君的理由,不过他比我强得多,所以像是我童年玩伴的重现,这仇视一定和我早年约翰的复杂关系有关。以后我将再提到这个梦。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