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六章 供给、需求与政府政策

更新时间:2016/07/26

 第六章 供给、需求与政府政策

在本章你将——

考察政府实行价格上限政策的影响

考察政府实行价格下限政策的影响

考虑对一种物品征税如何影响该物的价格和销售量

知道对买者征税和对卖者征税是等价的

了解税收负担如何在买者和卖者之间的分摊

经济学家有两种作用。作为科学家,他们提出并检验解释我们周围世界的理论。作为决策者,他们用自己的理论努力使世界变得更好。前两章的中心是,他们作为科学家。我们已经说明了供给和需求如何决定一种物品的价格与该物品的销售量。我们还说明了各种事件如何使供给与需求移动,从而改变均衡价格和数量。

本章中我们将第一次考察政策。在这里我们要分析各种仅仅使用供求工具的政府政策。正如你将看到的,这种分析得出了一些令人惊讶的见解。政策往往产生出一些使其设计者不想要或没有预见到的影响。

我们从探讨直接控制价格的政策开始。例如,租金控制法规定了房东可以向房客收取的最高租金。最低工资法规定了企业可以向工人支付的最低工资。当决策者认为一种物品或劳务的市场价格对买者或卖者不公正时,通常会实施价格控制。但正如我们将看到的,这些政策本身会引起一些不公平。

在讨论价格控制以后,我们接着考虑税收的影响。决策者既要用税收去影响市场结果,又要用税收增加用于公共目标的收益。虽然我们经济中税收的普遍性是显而易见的,但它们的影响却不然。例如,当政府对企业向其工人支付的工资征税时,是企业还是工人承担了税收负担?在我们运用供求这种有力的工具之前,答案完全是不清楚的。

价格控制

为了说明价格控制如何影响市场结果,我们再来看看冰激凌市场。正如我们在第四章中所说明的,如果在一个没有政府管制的竞争市场上出售冰激凌,冰激凌的价格调整使供求平衡:在均衡价格时,买者想买的冰激凌的数量正好等于卖者想卖的冰激凌的数量。具体来说,假设均衡价格是每个3美元。

并不是每个人对这种自由 市场过程的结果都感到满意。比如说,美国冰激凌消费者协会抱怨,3美元价格太高,无法使每个人每天享受一个冰激凌(该协会推荐的食品)。 同时,全国冰激凌制造商组织也抱怨,3美元的价格——“割颈式竞争”的结果——减少了其成员的收入。每个集团 都在游说政府,以便通过一项借助于直接控制价格来改变市场结果的法律。

当然,由于任何一种物品的买者总想要低价格,而卖者总想要高价格,所以,这两个集团 的利益是冲突的。如果冰激凌消费者在游说中成功了,政府就通过冰激凌可以卖的价格的法定最高价格,这就称为价格上限。如果冰激凌制造商成功了,政府就通过对价格的法定最低价格称为价格下限。现在我们依次来考虑这些政策的影响。

价格上限如何影响市场结果

当政府受冰激凌消费者抱怨的鼓动对冰激凌市场实行价格上限时,可能有两种结果。在图6-l(a)幅中,政府实行每个冰激凌蛋卷为4美元的价格上限。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使供求平衡的价格(3美元)低于上限,价格上限没有限制作用。市场力量自然而然地使经济向均衡变动,而且,价格上限没有影响。

图6-l0(b)幅表示另一种结果,这种结果更令人感兴趣,也更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实行每个冰激凌蛋卷2美元的价格上限。由于均衡价格3美元在价格上限之上,所以,价格上限对市场有一种限制性约束。供求力量趋向于使价格向均衡变动,但当市场价格达到上限时,就不能再上升了。因此,市场价格等于价格上限。在这种价格时,冰激凌的需求量(图中的125个)超过了供给量(75个)。存在冰激凌短缺,因此,一些在现行价格时想买冰激凌的人买不到。

当冰激凌短缺的形成是由于这种价格上限时,一些配给冰激凌的机制自然就会出现。这种机制可能是排长队:那些愿意提前来到并排队等候的人得到一个冰激凌,而另一些不愿意等候的人得不到。另一种方法是,卖者可以根据他们自己的偏好来配给冰激凌,只卖给朋友、亲戚或同一种族或民族的成员。要注意的是,尽管价格上限是由帮助冰激凌买者的愿望而促成的,但并不是所有买者都能从这种政策中受益。一些买者尽管不得不排队等候,但以较低的价格得到冰激凌,而另一些买者根本得不到任何冰激凌。

冰激凌市场的这个例子说明了一个一般规律:当政府对竞争市场实行限制性价格上限时,就产生了物品的短缺,而且,卖者必然在大量潜在买者中配给稀缺物品。这种价格上限之下产生的配给机制很少是合意的。排长队是无效率的,因为这样做浪费了买者的时间。根据卖者偏好的歧视既无效率(因为物品并没有给予对它评价最高的买者)又可能是不公正的。与此相比,一个自由 竞争市场中的配给机制既有效率又客观。当冰激凌市场达到均衡时,任何一个想支付市场价格的人都可以得到一个冰激凌蛋卷。自由 市场用价格来配给物品。

案例研究 加油站前的长队

正如我们在上一章中讨论的,1973年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提高了世界石油市场的原油价格。由于原油是用于生产汽油的主要投入,较高的石油价格减少了汽油供给。加油站前的长队成为司空见惯的现象,而且,驾车人常常不得不为了买几加仑汽油而等待几个小时。

是什么引起了排队加油呢?大多数人归咎于欧佩克。的确,如果欧佩克不提高原油价格,汽油的短缺就不会出现。但经济学家把它归咎于限制石油公司对汽油收取的价格的政府管制。

图6-2表示所出现的情况。正如(a)幅所示,在欧佩克提高原油价格以前,汽油的均衡价格为P1,低于最高限价。因此,价格管制没有影响。但是,当原油价格上升时,情况变了。原油价格上升增加了生产汽油的成本,而且,这也减少了汽油的供给。正如(b)幅所示,供给曲线向左从S1移动到S2。在一个没有管制的市场上,供给的这种移动将使汽油的均衡价格从P1上升为P2,而且,不会引起短缺。相反,价格上限使价格不能上升到均衡水平。在价格上限时,生产者愿意出售的量小于消费者愿意购买的量。因此,供给移动引起了受管制价格时的严重短缺。

最后,对汽油价格管制的法律被撤销了。这项法律的制定者终于明白了,他们要为美国人排队等候买汽油而失去的许多时间承担部分责任。现在,当原油价格变动时,汽油的价格也可以调整以使供求均衡。

案例研究 短期与长期租金控制

一个常见的价格上限例子是租金控制。在许多城市,地方政府都规定房东能向房客收取的租金上限。这种政策的目的是帮助穷人更能租得起住房。经济学家经常批评租金控制,认为这是一种帮助穷人提高生活水平的极无效率的方法。一个经济学家称租金控制是“除了轰炸之外,毁灭一个城市的最好方法”。

租金控制的不利影响对一般人并不明显,因为这些影响要在许多年中才能呈现出来。在短期中,房东出租的公寓数量是固定的,而且,他们不能随着市场状况变动而迅速调整这个数量。此外,在短期中,在一个城市寻找住房的人的数量对租金也并不会非常敏感,因为人们调整自己的住房安排要花时间。因此,住房的短期供给与需求都是较为缺乏弹性的。图6-3(a)幅表示租金控制对住房市场的短期影响。与任何一种价格上限一样,租金控制引起短缺。但由于短期中供给与需求缺乏弹性,最初由租金控制引起的短缺并不大。短期中的主要影响是降低了租金。

长期的情况完全不同,因为随着时间推移,租赁住房的买者与卖者对市场状况反应较大。在供给一方,房东对低租金的反应是不建新公寓,也不维修现有的公寓。在需求一方,低租金鼓励人们去找自己的公寓(而不是与父母同住,或与室友同住),而且也引起更多的人迁居到城市。因此,在长期中供给与需求都是较为富有弹性的。

图6-3(b)幅说明了长期住房市场。当租金控制把租金压低到均衡水平以下时,公寓的供给量大幅度减少,而公寓需求量大幅度增加。结果是住房大量短缺。

在那些有租金控制的城市里,房东用各种机制来配给住房。有些房东让租房者长期等待。另一些房东喜欢没有孩子的房客。还有一些房东根据种族实行不同待遇。有时公寓分配给了那些愿意暗中向大楼管理者付钱的人。实际上,这些贿赂使公寓总价格(包括贿赂)接近于均衡价格。为了充分了解租金控制的影响,我们必须回想一下第一章中的经济学十大原理之一:人们会对激励作出反应。在自由 市场中,房东努力使自己的楼房清洁而安全,因为令人满意的公寓可以得到更高的价格。与此相比,当租金控制引起短缺和排队等待时,就没有什么激励能使房东对房客关心的问题作出反应。为什么在现有住房状况下人们就等待住房时房东还要花钱来维修并改善住房状况呢?最后,房客得到了低租金,但他们也得到了低质量住房。

决策者对租金控制这种影响的反应通常是实行额外的管制。例如,认定住房方面的种族歧视为非法,并有法律要求房东提供适于居住的最低条件。但是,这些法律实施起来困难而费用巨大。与此相比,当取消租金控制并由竞争力量调节住房市场时,这些法律都没有什么必要了。在一个自由 市场上,住房价格的调节消除厂短缺,而这种短缺引起了不合意的房东行为。

新闻摘录 纽约市的租金控制

租金控制在美国最大的城市纽约起着重大的作用。这篇文章描述了现实中这项政策如何发生作用。根据这篇1994年发表的文章,地方政治家只有在公寓空房率相当高时才会取消租金控制。你认为这种决策如何?

免费住房:纽约市的某些富人和名流深受租金法之恩泽

纽约——里斯?凯兹(Les Katz),一个27岁的表演专业学生兼门房,和两位室友在曼哈顿上西区以1200美元租金租了一套小型公寓房。两个人睡在搭盖在厨房之上的分开的卧室中,第三个睡在主房间的床 垫上。在该市另一边的中央公园大道上,私人投资者保罗?哈伯曼(Paul Haberman)和他的妻子住在一个宽敞的、有两个卧室的公寓中,该公寓还有一个日光浴室和两个陽台。一位不动产专家说,这座位于这条著名大道上豪华建筑物中的公寓月租金最少值5000美元。但根据租金记录,这对夫妇只支付350美元左右(哈伯曼先生拒绝讨论这个租金量)

这种悬殊的原因是:纽约的租金管制。

纽约市正面临着23亿美元的预算赤字和20年来最严重的财政危机。同时,根据各种估算,该市由于对租金限制所减少的现金流量,以及由此引起的住宅建筑估价减少而失去的财产税收入每年在1亿美元左右。批评者还指出,租金限制还遏制了新住宅建筑的建设,并迫使房东——以及间接地迫使纳税人——去补贴那些有幸租到一套受管制公寓的房客……

几乎各个方面的人都被租金管制公寓所吸引:女演员米亚?法罗(Mia Farrrow)和希希莉?托森(Cicely Tyson);男爵夫人英格瑞德?曲辛 (Ingrid Thyssen);有五月花夫人之称的西德尼?比德尔?巴罗斯(Sidney Biddle Barrows);州参议员民主 党 领袖曼菲瑞德?奥瑞斯坦(Manfred Ohrenstein);融资收购专家托德?古德温 (Todd Goodwin);以及任职于本报发行者道琼公司的雇员……

纽约市租金管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一项应急措施开始实施的,目的在于确保当地居民不至于在与临时居住的高薪工作人员竞争有限的公寓中失去机会。战后,当地政治家保留了租金管制,规定只要空房率在5%以下,则住房紧张状况仍然存在。现在空房率是3.4% 。

房客如何得到这种低租金住房呢?

一些人是继承了这些住房。法罗(Farrow)女士每月支付2900美元左右租了中央公园西街的十间房子,这仅是这些房子市场价值的一部分。这位女演员在这座公寓中长大,这里也是她的一部电影 ——《汉娜和她的姐妹们》——的背景。她的母亲莫伦?欧苏利文(Maureen Osullivan)曾在伍?艾伦的影片中出现过,是在40年前第一次签订了租约。

其他居住租金控制公寓的房客,例如,前纽约市长大卫?迪金斯(David Dinkins)和曼哈顿区的检察官罗伯特?摩根索(Robert Morgenthau),认识房东,他们的房东是纽约的卢丁(Rudin)家族。一位在迪金斯手下负责住房部并坚决支持租金管制的副市长芭芭拉?法伊夫(Barbara Fife)说:“卢丁家族乐于让前任政府官员得到租金稳定的住房。”

有时候,想成为房客的人要向前房客或房东支付被称为“定金”的钱。一些房东喜欢把房子租给有钱人,因为这些人会支付公寓维修费。一位哈斯坦德房地产公司的经纪人布拉恩?爱德华(Brian Edwards)说:“我们一直把公寓廉价地租给极富有的人,这些人正是房东所欢迎的人。”

资料来源:The Wall Street journal,march21,1994,p.A1.

价格下限如何影响市场结果

为厂考察另一种政府价格控制的影响,我们再回到冰激凌市场。现在设想政府被全因冰激凌制造商组织的借口说服了。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将制定价格下限。价格下限和价格上限一样也是政府要使价格保持在与均衡水平不同的水平上。价格上限是确定价格法定的最高限,而价格下限是确定法定的最低限。

当政府对冰激凌市场实行价格下限时,可能有两种结果。如果当均衡价格是3美元时,政府确定的价格下限是2美元,我们可以从图6-4(a)幅中得出结果。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均衡价格高于价格下限,价格下限没有限制性。市场力量自然而然地使经济向均衡变动,而且,价格下限没有影响。

图4-6(b) 幅表示当政府把价格下限定为每个冰激凌蛋卷4美元时出现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均衡价格3美元低于价格下限,价格下限对市场有限制性约束。供求力量使价格向均衡价格变动,但当市场价格达到下限时,就不能再下降了。市场价格等于价格下限。在这种价格下限时,冰激凌蛋卷的供给量(120个)超过了需求量(80个)。,一些想以现行价格出售冰激凌的人卖不出去。因此,限制性价格下限引起过剩。

正如价格上限和短缺会引起不合意的配给机制一样,价格下限和过剩也是这样。在价格下限的情况下,一些卖者不能按市场价格卖出他们想卖的所有东西。那些也许由于种族或家族之故而受买者青睐的卖者能比那些没有受到青睐的卖者更好地出售自己的产品。与此相比,在一个自由 市场中,价格起到配置机制的作用,而且,卖者可以按均衡价格卖掉他们想卖的所有东西。

案例研究 最低工资

价格下限的一个重要例子是最低工资。最低工资法规定了任何一个雇主可以支付的最低劳动力价格。美国国会1938年第一次以公平劳动标准法案制定了最低工资,以保证工人最低的适当生活水平。到1996 年,根据联邦法律,最低工资是每小时4.75美元。有些州的法律规定了更高的最低工资。

为了考察最低工资的影响,我们必须考虑劳动市场。图6-5(a)幅表示劳动市场和所有市场一样服从于供求的力量。工人决定劳动供给,而企业决定需求。在没有政策干预时,工资调整使劳动的供求平衡。

图6-5(b )幅表示有最低工资的劳动市场。如果最低工资高于均衡水平,正如图中所示,劳动供给量大于需求量。结果是失业。因此,最低工资增加了有工作工人的收入,但减少了那些找不到工作的工人的收入。

为了充分了解最低工资,重要的是要记住,经济不是只包括一个劳动市场,而是包括许多不同类型工人的劳动市场。最低工资的影响取决于工人的技能与经验。技术高而经验丰富的工人不受影响,因为他们的均衡工资大大高于最低工资。对于这些工人,最低工资没有限制性。

最低工资对青少年劳动市场影响最大。青少年的均衡工资往往较低,因为青少年属于技术最低而且也是经验最少的劳动力成员。此外,青少年往往愿意接受较低工资以换取在职培训。( 实际上,有些青年人愿意以“实习 ”之名来工作而不要任何报酬。但是,由于实习 不支付工资,所以,最低工资不适用于实习 。如果实习 也有工资,这些实习 工作不会存在了。)结果,最低工资对青少年的限制比对其他劳动力成员都大。

许多经济学家考察了最低工资如何影响青少年劳动市场;这些研究者比较了多年来最低工资变动与青少年就业变动。虽然对于最低工资如何影响就业仍有一些争论,但有代表性的研究发现,最低工资上升10%,会使青少年就业减少1%-3%。在解释这种估算时,我们注意到,最低工资提高10%并没有使青少年的平均工资提高10%。法律变动并没有直接影响那些最低工资已大大高于最低工资的青少年。此外,最低工资法的实施也并不彻底。因此,就业减少 1%-3%的估算是相当严重的。

除了改变劳动的需求量之外,最低工资还改变了劳动的供给量。由于最低工资增加了青少年可以赚到的工资,它也增加了选择寻找工作的青少年的人数。一些研究发现,较高的最低工资影响那些已经就业的青少年。当最低工资提高以后,一些正在上学的青少年选择退学并参加工作。这些新退学的青少年代替了那些以前退学就业的青少年,使他们现在成为失业者。

最低工资是政治争论中常见的题目。最低工资的支持者认为这项政策是增加贫穷工人收入的一种方法。他们正确地指出,那些赚取最低工资的工人只能勉强度日。例如,在1994年,当最低工资是每小时4.25美元 时,一年中每周工作40小时的两个领取最低工资的成年人每年的总收入只有 17680美元,这低于中值家庭收入的一半。许多最低工资的支持者承认,它有一些不利影响,包括失业,但他们认为,这些影响并不大,而且,考虑到所有情况之后,较高的最低工资可以使穷人状况变好。

最低工资法的反对者认为,这并不是解决贫穷问题的最好方法。他们注意到,高的最低工资引起失业,鼓励青少年退学,并使一些不熟练工人无法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在职培训。此外,最低工资法的反对者指出,最低工资法是一种目标欠妥的政策。并不是所有的最低工资工人都是竭力帮助自己家庭脱贫的家长。许多最低工资领取者是中产阶级家庭的青少年,他们是为了额外赚点零花钱而从事业余工作。

对价格控制的评价

第一章讨论的经济学十大原理之一是,市场通常是组织经济活动的一种好方法。这个原理解释了为什么经济学家几乎总是反对价格上限和价格下限。在经济学家看来,价格并不是某些偶然过程的结果。他们认为,价格是隐藏在供给和需求曲线背后的千百万企业和消费者决策的结果。价格有平衡供求,从而协调经济活动的关键作用。当决策者合法公布的方法来确定价格时,他们就模糊了正常指引社会资源配置的信号。

经济学十大原理的另一条是政府有时可以改善市场结果。实际上,决策者进行价格控制是因为他们认为市场结果是不公平的。价格控制的目标往往是帮助穷人。例如,租金控制法想要使每个人都住得起房子。而最低工资法想要帮助人们摆脱贫困。

但价格控制往村伤害了它想要帮助的人。租金控制可以保持低租金,但它无法鼓励房和维修住房,并使找房困难。最低工资法会增加一些工人的收入但也使其他工人成为失业者。

可以用除了控制价格以外的其他方法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例如,政府可以通过给贫困家庭部分租金补贴来使他们租得起房子。与租金控制不同,这种租金补贴并不减少住房供给量,从而也就不会引起住房短缺。同样,工资补贴提高了贫穷工人的牛活水平又没有刺激企业少雇工人。工资补贴的例子是劳动收入税收减免,这是政府补贴低工资工人的计划。

虽然这些替代性政策往往比价格控制好,但也不完善。租金和工资补贴要花费政府资金,因此,要求更高的税收。正如我们在下一部分要说明的,税收也有自己的成本。

即问即答 价格上限和价格下限的定义,并各举出一个例子,什么引起了短缺?什么引起了过剩?为什么?

税 收

所有政府——从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政府到一个小镇的地方政府——都用税收为公共支出筹资。由于税收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政策工具。而且,由于税收许多方面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所以,税收研究是我们在全书中经常要谈到的一个题目。在这一部分我们从税收如何影响经济开始研究。

为了确定我们分析的场合,设想一个地方政府决定举办一个年度冰激凌节——有游行、烟火以及本镇官员演讲、为了增加收入作为这项活的经费,它决定对每个冰激凌蛋卷的销售征收0.5美元的税收当这项计划公布时,我们的两个游说集团 立即采取行动。全国冰激凌制造商组织声称,它的成员在竞争市场上为生存挣扎,并认为,冰激凌买者应该支付税收。美国冰激凌消费者协会声称,冰激凌消费者入不敷出,并认为,冰激凌卖者应该支付税收。市长希望达成协议,提出买者支付一半税收,卖者支付一半税收。

为了分析这此建议,我们需要提出一个简单而敏感的问题:当政府对一种物品征税时,谁来承担税收负担?是购买此物品的人?还是出售此物品的人?或者,如果买者与卖者分摊税收负担,什么因素决定如何分配税收负担?政府能像这位市长的建议样简单地用立法来分配税收负担,还是要由经济中更基本的力量来决定税收负担分配?经济学家用税收归宿(税收归宿:关于由谁来承担税收负担的研究。)这个术语来指这些关于税收负担分配的问题。正如我们将看到的,我们只要运用供求工具会知道一些关于税收归宿的令人惊讶的结论。

向买者征税如何影响市场结果

我们首先考虑对一种物品的买者征税。例如,假设当地政府通过一项法律,要求冰激凌蛋卷的买者为他们购买的每个冰激凌蛋卷向政府支付0.5美元。这项法律如何影响冰激凌的买者和卖者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遵循第四章中分析供给与需求时的三个步骤:(1)我们确定该法律影响供给曲线,还是需求曲线,(2) 我们确定曲线移动的方向。(3)我们考察这种移动如何影响均衡。

这项税收最初是影响冰激凌的需求。供给曲线并不受影响,因为在任何一种既定的冰激凌价格时,卖者向市场提供冰激凌的激励是相同的。与此相比,买者只要购买冰激凌就不得不向政府支付税收(以及支付给卖者的价格)。因此,税收使冰激凌的需求曲线移动。

移动的方向是很容易知道的。由于对买者征税使冰激凌的吸引力变小了,在每种价格时买者需要的冰激凌量也少了。结果,需求曲线向左移动(或者同样可以说是向下移)。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更准确地了解需求曲线移动多少,由于向买者征收0.5美元的税。所以,对买者的有效价格现在比市场价格高0.5美元。例如,如果每个冰激凌凌卷的市场价格正好是2美元.对买者的有效价格就应该是2.5美元。由于买者看的是包括税收的总成本,所以,他们需要的冰激凌数量就仿佛是市场价格比实际价格高出0.5美元一样。换句话说,为了诱使买者需要任何一种既定的数量,市场价格现在必须降低 0.5美元,以弥补税收的影响。因此,如图6-6所示,税收使需求曲线向下从D1移动到D2,其移动幅度正好是税收量(0.5美元)。

为了说明税收的影响,我们比较原来的均衡与新均衡。你可以在图中看到,冰激凌的均衡价格从3美元下降到2.8美元,而均衡数量从100个 减少为90个。由于在新均衡时,卖者卖得少了,而买者买得少了,所以对 冰激凌征税减少厂冰激凌市场的规模。现在我们回到税收归宿问题:谁支付了税收?虽然买者向政府支付了全部税收,但买者与卖者分摊了负担。由于当引进了税收时,市场价格从3美元下降为2.8美元,卖者每个冰激凌比没有税收时少收入0.2美元。因此,税收使卖者的状况变坏了。买者付给卖者较低的价格(2.8美元),包括税收在内的有效价格从征税前的3美元上升为有税收时的3.3美元。(2.8美元+0.5美元=3.3美元)。因此,税收也使买者的状况变坏了。

总之,这种分析得出了两个一般性结论:

◎税收抑制了市场活动。当对一种物品征税时,该物品在新的均衡时销售量减少了。

◎买者与卖者分摊税收负担。在新的均衡时,买者为该物品支付得多了,而卖者得到的少了。

向卖者征税如何影响市场结果

现在考虑向一种物品的卖者征税。假设地方政府通过法律要求冰激凌蛋卷的卖者每卖一个冰激凌蛋卷向政府支付0.5美元。这项法律有什么影响呢?

在这种情况下,最初税收影响冰激凌的供给。由于并不向买者征税,在任何一种既定价格时,冰激凌的需求量是相同的,所以,需求曲线不变。与此相比,对卖者征税增加了销售冰激凌的成本,这就使卖者在每一价格水平时供给的数量少了。供给曲线向左移动(或者同样可以说是向上移动)。

我们仍然可以准确地知道移动的幅度。在任何一种冰激凌的市场价格时,卖者的有效价格——他们在纳税之后得到的量——要降低0.5美 。例如,如果一个冰激凌蛋卷的市场价格正好是2美元,卖者得到的有效价格将是1.5美元。无论市场价格是多少,卖者仿佛在比市场价格低 0.5美元的价格时来供给冰激凌数量。换个说法,为了诱使卖者供给任何一种既定的数量,现在市场价格必须高0.5美元,以便弥补税收的影响。因此,如图6-7所示,供给曲线向上从S1移动到S2,移动幅度正好是税收量 0.5美元。

当市场从旧均衡向新均衡移动时,冰激凌的均衡价格从3美元上升到3.3美元,而均衡数量从100个减少为90个。税收又减少厂冰激凌市场的规模。而且,买者与卖者又一次分摊税收负担。由于市场价格上升,买者为每个冰激凌蛋卷比纳税前多支付了0.3美元。卖者得到的价格高于没有税收时,但有效价格(在纳税之后)从3美元下降到2.8美元。

比较图6-6和图6-7得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结论:对买者征税和对卖者征税是相同的。在这两种情况下,税收在买者支付的价格和卖者得到的价格之间打入了一个楔子。无论税收是向买者征收还是向卖者征收,买者价格与卖者价格之间的楔子是相同的。在这两种情况下,这个楔子都使供给和需求曲线的相对位置移动。在新均衡时,买者和卖者分摊税收负担。对买者征税和对卖者征税的惟一差别是谁把钱交 给政府。

如果我们设想政府在每家冰激凌店的柜台上放一个碗来收取0.5美元的冰激凌税时,也许就容易理解这种征税方式的相等性了。当政府向买者征税时,要求买者每买一个冰激凌往碗里放0.5美元。当政府向卖者征税时,要求卖者每卖出一个冰激凌往碗里放0.5美元。无论0.5 美元是直接从买者的口袋放人碗内,还是间接从买者的口袋放人碗内,都无关紧要。 一旦市场达到新均衡,无论向谁征税,都是买者与卖者分摊负担。

案例研究 国会能分配工资税的负担吗?

如果你曾收到过一张工资支票,也许你会注意到从你赚到的钱的数额中已经扣除了税收。这些税中的一种称为FICA,全称是联邦保险税法案。联邦政府用FICA税的收入来支付社会保障与医疗保健费用, 对老年人的收入津贴和医疗关怀计划费川。FICA的一个例子是工薪税,它是向企业支付给工人的工资征税。在1995年,一般工人总的FICA 税占收入的15.3%。

你认为谁承受这种工薪税的负担——企业还是工人?当国会通过这项立法时,它试图规定税收负担的划分。根据这项法律,企业支付一半税收,工人支付一半税收。这就是说,一半税由企业收益中支付,而一半税从工人工资支票中扣除。出现在你工资单上的扣除量就是工人支付的。

但是,我们对税收归宿的分析表明,法律制定者并不能这样轻而易举地划分税收负担。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可以把工薪税仅仅作为对物品征收的税来分析,在这里物品是劳动,而价格是工资。工薪税的关键特征是,它是放在企业支付的工资和上人得到的工资之间的一个楔子。图6-8表示结果。当征收工薪税时,工人得到的工资减少了,而企业支付的工资增加了。最后,工人和企业像立法所要求的那样分摊税收负担。但税收负担在工人和企业之间的这种划分与立法的划分无关:图6-8中税收负担的划分并不一定是一半对一半,而且,如果法律向工人征收全部税收或向个业征收全部税收,也会出现同样的结果。

这个例子说明,公共争论中往往忽略了税收归宿的最基本结论。法律制定者可以决定税收来自买者的口袋还是来自卖者的口袋,但它们不能用立法规定税收的真正负担。确切地说,税收归宿取决于供给和需求的力量。

弹性与税收归宿

当对一种物品征税时,该物品的买者与卖者分摊税收负担. 但税收负担如何确切地划分呢?只有极少数情况是平均分摊的。为了说明税收负担如何划分,考虑图6-9中两个市场的税收影响。在这两种情况下,该图表示了最初的需求曲线,最初的供给曲线和打人买者支付的量与卖者得到的量之间的楔子。(在该图的哪一幅中都没有画出新的供给需求曲线。哪一条曲线移动取决于税收向买者征收还是向卖者征收。正如我们已经说明的,这与税收归宿无关。)这两幅图的差别是供给和需求的相对弹性。

图6-9(a)幅表示供给非常富有弹性而需求较为缺乏弹性市场上的税收。这就是说,卖者对某种物品的价格非常敏感,而买者非常不敏感当对这些富有弹性的市场征税时,卖者得到的价格并没有下降多少,因此卖者只承担了一小部分负担;与此相比,买者支付的价格大幅度上升,表示买者承担了大部分税收负担。

图6-9(b)幅表示供给较为缺乏弹性而需求非常富有弹性的市场上的税收。在这种情况下,卖者对价格不十分敏感,而买者非常敏感。该图表示,当征收税收时,买者支付的价格上升并不多,而卖者得到的价格大幅度下降。因此,卖者承担了大部分税收负担。

图6-9的两幅图说明了一个关于税收负担划分的一般结论:税收负担更多地落在缺乏弹性的市场一方身上。为什么这是正确的?弹性实际上衡量当条件变得不利时,买者或卖者离开市场的意愿。需求弹性小意味着买者对消费这某种物品没有适当的替代品。供给弹性小意味着,买者对产这某种物品没有适当的替代品。当对这种物品征税时,市场中其他合适选择少的一方不能轻而易举地离开市场,从而必须承担更多的税收负担。

案例研究 谁支付奢侈品税?

在1990年,国会针对游艇、私人飞机、皮衣、珠宝和豪华轿车这类物品通过了一项新的奢侈品税。这种税的目的是增加那些承担税收负担最轻松的人的税收。由于只有富人能买得起这类奢华东西,所以,对奢侈品征税看来是向富人征税的一种合理方式。

但是,当透过供给与需求的力量来看时,结果与国会所期望的完全不同。例如,考虑一下游艇市场。游艇的需求是极其富有弹性的。百万富翁不买游艇是很容易的;她可以用钱去买更大的房子,去欧洲度假,或者留给继承人大笔遗产。与此相比,游艇的供给至少在短期中是较为缺乏弹性的。游艇工厂不能轻而易举地转向其他用途,而且,建造游艇的工人也不愿意由于市场状况改变而改换职业。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分析可以作出一个明确的预测。由于富有弹性的需求与缺乏弹性的供给,税收负担主要落在供给者身上。这就是说,对游艇征税主要负担落在建造游艇的企业和工人身上,因为最后是他们的产品价格下降了。但工人并不富裕。因此,奢侈品税的负担落在中产阶级身上的比落在富人身上的多。

在这种税付诸实施之后,关于奢侈品税归宿的错误假设很快显现出来。奢侈品供给者使他们的国会议员认识到他们所经历的经济困境,而且,国会在1993年废除了大部分奢侈品税。

即问即答 在供求分析图中,说明对汽车购买者征收每辆1000美元的税,是如何影响汽车销售量和汽车价格的。在另一个图中,说明对汽车销售者征收每辆1000美元的税,是如何影响汽车销售量和汽车价格的。用这两个图,请你说明汽车买者支付的价格的变化,以及汽车卖者得到价格的变化。

结论

经济受两种规律的支配:供求规律和政府制定的法规。在本章中我们开始说明这些规律的相互作用。在经济中的各种市场上,价格控制和税收是常见的,而且,在报纸上和决策者之间经常争论这些政策的影响。即使只有点滴的经济学知识也可以大致了解并评价这些政策。

在以后几章中,我们将更详细地分析许多政府政策。我们将更充分地考察税收的影响,并考虑比这里要更广泛的政策。但本章的基本结论不会改变:当分析政府政策时,供给和需求是首要的、最有用的分析工具。

内容提要

◎价格上限是某种物品与劳务法定的最高价格。租金控制是一个例子。如果价格上限低于均衡价格,需求量则大十供给量。由于引起了短缺,卖者必须以某种方式在买者中配给物品或劳务。

◎价格下限是某种物品或劳务法定的最低价格。最低工资是一个例子。如果价格下限高于均衡价格,供给量则大于需求量。

由于引起了过剩,必然要以某种方式在卖者中配给买者的物品或劳务需求。

◎当政府对一种物品征收税收时,该物品的均衡数量减少。这就是说,对市场收税缩小了市场的规模。

◎对一种物品征税是在买者支付的价格和卖者得到的价格之间打入了一个楔子,当市场向新均衡变动时,买者为该物品支付的价格高了,而卖者从该物品得到的价格低了;在这种意义上说,买者与卖者分摊税收负担。税收归宿并不取决于是向买者征税,还是向卖者征税。

◎税收归宿取决于供给和需求的价格弹性。税收负担倾向于落在缺乏弹性的市场一方,因为市场的这一方难以通过改变购买或销售量来对税收作出反应。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