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一章 公共物品和共有资源

更新时间:2016/07/26

 第十一章 公共物品和共有资源

在本章中你将——

了解公共物品和共有资源的定义

考察为什么私人市场不能生产公共物品

考虑我们经济中的一些重要的公共物品

说明为什么公共物品的成本—收益分析既是必要的又是困难的

考察为什么人们往往会过多的使用共有资源

考虑我们经济中一些重要的共有资源

一首老歌唱道:“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稍微思考一下就可以列出这首歌中所提到的物品的长长清单。有一些东西是大自然提供的,比如,河流、山川、海岸、湖泊和海洋。政府提供了另一些物品,比如,游览胜地、公园和节庆游行。在每一种情况下,当人们选择享用这些物品的好处时,并不用花钱。

免费物品向经济分析提出了特殊的挑战。在我们的经济中,大部分物品是在市场中配置的,买者为得到这些东西而付钱,卖者因提供这些东西而得到钱。对这些物品来说,价格是引导买者与卖者决策的信号。但是,当一些物品可以免费得到时,在正常情况下,经济中配置资源的市场力量就不存在了。

在本章中我们考察没有市场价格的物品所引起的问题。我们的分析将要说明第一章中的经济学十大原理之一:政府有时可以改善市场结果。当一种物品没有价格时,私人市场不能保证该物品生产和消费的适当数量。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政策可以潜在地解决市场失灵,并增进经济福利。

不同类型的物品

在提供人们需要的物品方面,市场如何完美地发挥作用呢?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取决于所涉及到的物品。正如我们在第七章中所讨论的,我们可以依靠市场提供有效率的冰激凌卷数量;冰激凌蛋卷的价格调整使供求平衡,而且,这种均衡使生产者和消费者剩余之大化。但是,正如我们在第十章所讨论的,我们不能依靠市场来阻止铝产品制造者污染我们呼吸的空气:一般情况下市场上的买者与卖者不考虑他们决策的外部效应。因此,当物品是冰激凌时,市场完美地发挥作用,当物品是清新的空气时,市场的作用很糟。

在考虑经济中的各种物品时,根据两个特点来对物品分类是有用的。

◎物品有排他性吗?可以阻止人们使用这些物品吗?

◎物品有竞争性吗?一个人使用这种物品减少了其他人对该物品的享用吗?

图11-l用这两个特点把物品分为四类:

1.私人物品既有排他性又有竞争性。例如,考虑一个冰激凌蛋卷。一个冰激凌蛋卷之所以有排他性,是因为可以阻止一个人吃冰激凌——你只要不把冰激凌蛋卷给别人就行了。一个冰激凌蛋卷之所以有竞争性,是因为如果一个人吃了一个冰激凌蛋卷,另一个人就不能吃同一个冰激凌蛋卷。经济中大多数物品都是像冰激凌蛋卷这样的私人物品。我们在第四、五、六章分析供给与需求,在第七、八、九章分析市场效率时,我们隐含地假设物品既有排他性又有竞争性。

2.公共物品既无排他性又无竞争性。这就是说,不能排除人们使用一种公共物品,而且,一个人享用一种公共物品并不减少另一个人对它的享用。例如,国防是一种公共物品。一旦要保卫国家免受外国入侵,就不可能排除任何一个人不享有这种国防的好处。而且,当一个人享受国防的好处时,他并不减少其他任何一个人的好处。

3.共有资源有竞争性但没有排他性。例如,海洋中的鱼是一种竞争性物品:当一个人捕到鱼时,留给其他人捕的鱼就少了。但这些鱼并不是排他性物品,因为几乎不可能对渔民所捕到的鱼收费。

4.当一种物品有排他性但没有竞争性时,可以说存在这种物品的自然垄断。例如,考虑一个小镇中的消防。要排除享用这种物品是容易的:消防部门只要袖手旁观,让房子烧下去就行了。但消防并没有竞争性。消防队员大部分时间在等待发生火灾,因此多保护一所房子并不会减少其他人可以得到的保护。换句话说,一旦该镇为消防部门付了钱,多保护一所房子的额外成本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在第十五章中考虑自然垄断。

图11-1 四种类型物品

竞争性?

排他性? 私人物品

.冰激凌蛋糕

.衣服

.拥挤的收费道路 自然垄断

.消防

.有线电视

.不拥挤的收费道路

共有资源

.海洋的鱼

.环境

.拥挤的不收费道路 公共物品

.国防

.知识

.不拥挤的不收费道路

根据两个特征可以把物品分为四种类型:(1)物品有没有排他性?这就是说,是否可以排除人们使用这种物品?(2)物品是否有竞争性?这就是说,一个人使用物品是否会减少其他人对该物品的使用?这个表给出了每种类型物品的例子。

在本章中我们要考虑没有排他性的物品,因此,也就是每个人都可以免费得到的物品。正如我们将要说明的,这个题目与外部性研究密切相关。就公共物品和共有资源而言,外部性的产生是因为没有价格可以对这些物品评价。如果向一个人提供了一种公共物品,例如国防,其他人的状况也会变好,但并不能由于这种好处而向他们收费。同样,当一个人使用种共有资源,例如,海洋中的鱼时,其他人的状况会变坏,但对这种损失也无法补偿。由于这些外部效应,私人关于消费和生的决策会引起无效率的结果,而且,政府干预可以潜在地增进经济福利。

即问即答 公共物品和共有资源的定义,并各举出一个例子。

公共物品

为了说明公共物品与其他物品有什么不同,以及说明公共物品向社会提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考虑一个例子:放烟火。这种物品没有排他性,因要排除任何一个人看烟火是不可能的,而且,它也没有竞争性,因为一个人观看烟火,并没有减少其他任何一个人观烟火。

搭便车问题

美国一个小镇的公民喜欢在7月4日看烟火。根据经验,全镇500个居民中的每个人对观看烟火都给予了10美元的估价。放烟火的成本为1000美元。由于5000美元的利益大于1000美元的成本,小镇居民在7月4日看烟火是有效率的。

私人市场能提供有效率的结果吗?也许不能。设想这个小镇的企业家艾伦决定举行一场烟火表演。艾伦肯定会在卖出这场晚会的门票时遇到麻烦,因为他的潜在顾客很快就会想到,他们即使不买票也能看烟火。烟火没有排他性,因此,人们有一种搭便车者的激励。搭便车者是得到一种物品的收益但避开为此支付的人。

说明这种市场失灵的一种方法是,它的产生是由于外部性。如果艾伦举行烟火表演,她就给那些不交 钱看表演的人提供了一种外在收益。当艾伦决定是否举行烟火表演时,她没有考虑到这种外在收益。尽管从社会来看烟火表演是合意的,但从私人来看无利可图。结果,艾伦作出不举行放烟火表演这种从社会来看无效率的决策。

尽管私人市场不能提供小镇居民需要的烟火表演,但解决小镇问题的方法是显而易见的:当地政府可以赞助7月4日的庆祝活动。镇委员会可以向每个人增加2美元的税收,若用这种收入雇佣艾伦提供烟火表演。小镇上每个人的福利都增加了8美元——烟火的评价10美元减去税收2美元。尽管艾伦作为一个私人企业家不能做这件事,但作为公共雇员她可以帮助小镇达到有效率的结果。

小镇的故事是老生常谈,但也是现实的。实际上,美国许多地方政府都在7月4日放烟火。而且,这个故事说明了公共物品的一个一般性结论:由于公共物品没有排他性,搭便车者问题就排除了私人市场提供公共物品。但是,政府可以潜在地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政府确信,总收益大于成本,它就可以提供公共物品,并用税收为它支付,这可以使每个人的状况变好。

一些重要的公共物品

有许多公共物品的例子。下面我们考虑三种最重要的公共物品。

国防 保卫国家免受外国入侵是公共物品的典型例子。国防也是一项最大的支出。在1995年,联邦政府用于国防的支出总计为2720亿美元,或者说每人平均1035美元。人们对这种支出量是太少还是太多看法并不一致,但几乎没有人怀疑政府用于国防的某些支出是必要的。甚至那些主张小政府的经济学家也同意,国防是政府应该提供的公共物品。

基础研究 知识的创造是一种公共物品。如果一个数学家证明了一个新定理,该定理就成为人类知识宝库的一部分,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由于知识是公共物品,以赢利为目的的企业就可以免费使用别人创造的知识,结果用于知识创造的资源就太少了。

在评价有关知识创造的适当政策时,重要的是要区分一般性知识与特殊的技术知识。特殊的技术知识,例如一种高效电池的发明,可以申请专利。因此,发明者得到了他的发明的大部分好处,尽管肯定得不到全部好处。与此相比,数学家不能为定理申请专利;每个人都可以免费得到这种一般性知识。换句话说,专利制度使特殊的技术知识具有排他性,而一般性知识没有排他性。

政府努力以各种方式提供一般性知识这种公共物品。政府机构,例如,国家保健研究所和国家科学基金补贴医学、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甚至经济学中的基础研究。一些人根据空间计划增加了社会知识宝库来证明政府为空间计划提供资金的正确性。的确,许多私人物品,包括防弹衣和快餐汤,都使用了最初由科学家和工程师在登月研究中开发出来的材料。决定政府支持这些努力的合适水平是困难的,因为收益很难衡量。此外,那些分配研究资金的国会议员们很少是科学专家,因此,不能最好地判断哪些研究将产生最大的收益。

消除贫穷计划 许多政府计划的目的是帮助穷人。对有未成年子女家庭的补贴(AFDC)对某些需要的家庭提供收入补助,往往被称为只是“福利”。食品券计划降低了低收入家庭的食品成本。这些反贫穷计划由那些经济上较为成功的家庭的税收来提供资金。

经济学家之间对政府在反贫穷中应该起什么作用的看法并不一致。虽然我们在第二十章中要更充分地讨论这种争论,但这里我们要注意一个重要观点:反贫穷计划的支持者声称,反贫穷是一种公共物品。假定每个人都喜欢生活在一个没有贫穷的社会里。尽管这种偏好普遍存在,但反贫困并不是私人市场可以提供的“物品”。由于贫困问题如此之大,没有一个人可以消除贫困。而且,私人慈善事业也很难解决问题:那些没有向慈善事业捐款的人可以免费利用别人的慷慨。在这种情况下,对富人征税来提高穷人的生活水平可以使每个人的状况变好。穷人状况变好,是因为他们现在享有较高的生活水平,而那些纳税的人状况变好,是因为他们享受一个较少贫困的社会的生活。

案例研究 灯塔是公共物品吗?

根据情况的不同,一些物品可以在成为公共物品与成为私人物品之间变换。例如,如果在一个有许多居民的镇上放烟火,烟火表演就是一种公共物品。但如果在一个私人经营的游乐场,例如,迪斯尼世界,烟火表演就更像私人物品,因为公园游人要付钱才能进来。

另一个例子是灯塔。经济学家早就把灯塔作为公共物品的例子。灯塔用来标出特殊的地方,以便过往船只可以避开有暗礁的水域。灯塔为船长提供的收益既无排他性又无竞争性,因此,每个船长都有搭便车的激励,即利用灯塔航行而又不为这种服务付费。由于这个搭便车者问题,私人市场通常不能提供船长所需要的灯塔。结果,现在的大多数灯塔是由政府经营的。

但是,在一些情况下,灯塔也可以接近于私人物品。19世纪英国海岸上有一些灯塔是由私人拥有并经营的。当地灯塔的所有者并不打算向享用这种服务的船长收费,而是向附近港口的所有者收费。如果港口所有者不付费,灯塔所有者就关灯,而船只也不到这个港口。在确定一种物品是不是公共物品时,必须确定受益者的人数,以及能否把这些受益者排除在享用这种物品之外。当受益者人数多而且要排除任何一个受益者不可能时,搭便车者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一个灯塔使许多船长受益,它就是一种公共物品。但如果主要受益者是一个港口所有者,它就更像一种私人物品。

成本-收益分析是一个难题

到现在为止我们说明了,政府提供公共物品是因为私人市场本身不能生产有效率的数量。但确定政府应该起作用只是第一步。政府还应该决定,提供哪些公共物品,以及提供多少。

假定政府正在考虑一个公共项目,例如修一条新的高速公路。为了判定要不要修这条高速公路,政府必须比较所有使用这条高速公路的人的总收益和建设与维修的成本。为了作出这个决策,政府会雇佣一个经济学家与工程师小组来进行研究,这种研究称为成本-收益分析,它的目标是估算该项目相对作为一个整体而言的社会的总成本和总收益。

成本-收益分析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因为所有的人都可以免费使用高速公路,没有判断高速公路所值的价格。简单地问人们他们给高速公路的估价是多少是不可靠的。第一,用问卷调查的结果来定量分析收益是困难的。第二,回答问卷的人没有什么如实回答的激励。那些要用高速公路的人为了修这条路有夸大他们所得到收益的激励。那些受高速公路伤害的人为了阻止修这条路有夸大其成本的激励。

因此,有效率地提供公共物品在本质上比有效率地提供私人物品更困难。私人物品由市场提供。私人物品的买者通过他们愿意支付的价格反映出他们对该物品的评价。卖者通过他们愿意接受的价格反映出他们的成本。与此相比,当评价政府是否应该提供一种公共物品时,成本-收益分析并没有提供任何价格信号。因此,关于公共项目成本和收益的结论充其量是近似而已。

案例研究 一条生命值多少钱?

设想你被选为你们本地镇委员会成员。本镇工程师带着一份建议到你这里来了:本镇可以花1万美元在现在只有禁行标志的十字路口建立并经营一个红绿灯。红绿灯的收益是增加安全。工程师根据类似十字路口的数据估算,在整个红绿灯使用期间可以使死亡于车祸的危险从1.6%降低到1.l%。你应该花钱修这个新红绿灯吗?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你又回到成本-收益分析。但你马上就遇到一个障碍:如果你要使成本与收益的比较有意义,就必须用同一种单位来衡量成本与收益。成本可以用美元衡量,但收益一一拯救一个人生命的可能性——不能直接用货币来衡量。为了作出决策,你不得不用美元来评价人的生命。

开始,你可能得出结论,人的生命是无价的。毕竟,无论给你多少钱,你也不会自愿地放弃你的生命或你所爱的人的生命。这表明,人的生命有无限的美元价值。

但是,对于成本-收益分析而言,这个回答引起了毫无意义的结果。如果我们真的认为人的生命是无价的,我们就应该在每一个街角处都安上红绿灯。同样,我们应该要求每一个人都开有全套最新安全设备的大型车,而不开没什么安全设备的小型车。但并不是每个路口都有红绿灯,而且,人们有时选择购买没有防撞气囊或防抱死刹车的小型汽车。无论在公共还是私人决策中,我们有时为了节约一些钱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冒险。

每一个人都希望避免车祸。但要达成这个目的,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一旦我们接受了一个人的生命有其隐含的美元价值的思想,我们可以如何确定这种价值是多少呢?有一种法院在判决过失致死赔偿案,时所用的方法,这种方法是考察一个人如果活着能赚到的总钱数。经济学家经常批评这种方法。这种方法有一个意料不到的含义:退休者和残疾人的生命没有价值。

评价人的生命价值的一种较好方法是,观察要给一个人多少钱他才自愿从事有生命危险的工作。例如,不同职业的死亡率是不同的。高楼大厦上的建筑工人所面临的死亡危险就大于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通过比较职业风险、受教育程度、经验不同的工资和其他工资决定因素,经济学家可以得出人们对自己生命评价的某些含义。用这种方法研究的结论是,一个人生命的价值约为1000万美元。

现在我们回到原来的例子,并答复工程师。红绿灯减少的车祸死亡危险为0.5%。因此,安装红绿灯的预期收益是0.005×1000万美元,或5万美元。这种收益估算大于成本二万美元,所以,你批准该项目。

即问即答 什么是搭便车者问题?◎为什么搭便车者问题引起了政府提供公共物品?◎政府应该如何决定是否提供一种公共物品?

共有资源

共有资源也与公共物品一样没有排他性:想要使用共有资源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免费使用。但是,共有资源有竞争性:一个人使用共有资源减少了其他人对它的享用。因此共有资源产生了一个新问题。一旦提供了一种物品,决策者就需要关注它被使用了多少。最好用一个古典寓言来理解这个问题,这个寓言称为共有地悲剧,说明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为什么共有资源的使用大于合意的水平。

共有地的悲剧

设想生活在一个中世纪小镇上。该镇的人从事许多经济活动,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是养羊。镇上的许多家庭都有自己的羊群,并出卖用以做衣服的羊毛来养家。

当我们的故事开始时,大部分时间羊在镇周围土地的草场上吃草,这块地被称为镇共有地。没有一个家庭拥有土地。相反,镇里的居民集体拥有这块土地,所有的居民被允许在这块地的草场上放羊。集体所有权很好地发挥作用,因为土地很大。只要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有良好草场的土地,镇共有地就不是一种竞争性物品,而且,允许居民在草场上免费放羊也没有引起问题。镇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幸福的。时光流逝,镇上的人口在增加,镇共有地草场上的羊也在增加。由于羊的数量日益增加而土地是固定的,土地开始失去自我养护的能力。最后,土地变得寸草不生。由于共有地上没有草,养羊不可能了,而且,该镇曾经繁荣的羊毛业也消失了。许多家庭失去了生活的来源。

什么原因引起这种悲剧?为什么牧羊人让羊繁殖得如此之多。以至于毁坏了镇的共有地呢?原因是社会与私人激励不同。避免草地破坏依靠牧羊人的集体行动。如果牧羊人可以共同行动,他们就应该使羊群繁殖减少到共有地可以承受的规模。但没有一个家庭有减少自己羊群规模的激励,因为每家的羊群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

实际上,共有地悲剧的产生是因为外部性。当一个家庭的羊群在共有地上吃草时,它降低了其他家庭可以得到的土地质量。由于人们在决定自己有多少羊时并不考虑这种负外部性,结果羊的数量过多。

如果预见到了这种悲剧,镇里可以用各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它可以控制每个家庭羊群的数量,通过对羊征税把外部性内在化,或者拍卖有限量的牧羊许可证。这就是说,中世纪小镇可以用现代社会解决污染问题的方法来解决放牧过度的问题。

但是,土地的这个例子还有一种较简单的解决方法。该镇可以把土地分给各个家庭。每个家庭都可以把自己的一块地用栅栏圈起来,并使之免于过分放牧。用这种方法,土地就成为私人物品而不是共有资源。在17世纪英国圈地运动时期实际就出现了这种结果。

共有地悲剧是一个有一般性结论的故事:当一个人用共有资源时,他减少了其他人对这种资源的享用。由于这种负外部性,共有资源往往被过度使用。政府可以通过管制或税收减少共有资源的使用来解决这个问题。此外,政府有时也可以把共有资源变为私人物品。

数千年前人们就知道这个结论。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土多德就指出了共有资源的问题:“许多人共有的东西总是被关心最少的,因为所有人对自己东西的关心都大于与其他人共同拥有的东西。”

案例研究 资本主义、共产主义以及集体资源

第一章中经济学十大原理之一是,市场通常是组织经济活动的一种好方法。但是,只有资源归私人所有,市场经济才能完美地运行;当资源归集体所有时,市场就不能很好地运行。由于这一原因,市场是组织社会的一种好方法的信念与私有制信念是密切相关的。这种观点有时被称为资本主义政治哲学。

资本主义的批评者通常不赞成私有制。私有制使财富分配不平等。那些幸运、有才能或狡诈的人结果所拥有的社会资源大于那些不具备这些条件的人。许多资本主义批评者想把废除私有制作为通向无阶级社会的第一步。共产主义哲学之父卡尔?马克思想使社会资源的分配“由按劳分配,变为按需分配”。马克思认为,集体拥有一切资源会防止资本主义的严重不平等。

此外,从经济效率来看,废除私有制成本巨大。正如我们所说明的,当人们集体拥有资源时,他们没有有效率地利用资源。从原则上说,政府决策可以代替私人决策,但在现实中这种做法很少运行良好。在一个复杂的现代经济中,中央计划是极为困难的。

一些重要的共有资源存

在许多共有资源的例子。几乎所有的例子都产生了与共有地悲剧一样的问题:私人决策者过分地使用共有资源。政府通常管制其行为或者实行收费,以减轻过度使用的问题。

清洁的空气和水 正如我们在第十章中所讨论的,市场并没有充分地保护环境。污染是可以用管制或庇古税来解决的负外部性。可以把这种市场失灵作为共有资源问题的一个例子。清新的空气和洁净的水与开放的草地一样是共有资源,而且,过度污染也与过度放牧一样。环境恶化是现代的共有地悲剧。

石油矿藏 考虑一个地下石油矿藏如此之广大,埋在地下的许多财产属于不同的所有者。任何一个所有者都可以钻井并采油,但当一个所有者采油时,留给其他人的油就少了。石油是一种共有资源。

正如在镇的共有地上牧羊无效率地多一样,开采石油的钻井数量也将是无效率地多。由于每一个打井的所有者都带给其他所有者负外部性,所以,钻并的社会收益小于钻井所有者的收益。这就是说,钻井尽管对社会是不合意的,但对私人是有利的。如果财产的所有者个人决定钻多少口井,他们就会钻得太多。

为了保证以最低的成本采油,为了解决共有资源问题,就需要所有者之间的某种联合行动。我们在第十章中讨论的科斯定理表明,私人解决方法是可能的。所有者之间可以就如何采油和分配利润问题达成一个协议。实际上,所有者可以像他们是在一家企业中那样行事。

但是,当有许多所有者时,私人解决方法是较为困难的。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管制可以保证有效地开采石油。

拥挤的道路 道路可以是公共物品也可以是共有资源。如果道路不拥挤,一个人用道路就不影响其他任何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使用没有竞争,道路是公共产品。但如果道路是拥挤的,那么道路的使用就会引起负外部性。当一个人在路上开车时,道路就变得更为拥挤,其他人必然开得慢。在这种情况下,道路是共有资源。

政府解决道路拥挤问题的一个方法是对驾车人收取通行费。实际上,道路通行费就是拥挤外部性的庇古税。正如地方道路的情况那样,道路通行费往往并不是一种现实解决的方法,因为收费的成本太高了。

有时拥挤只是一天中某段时间的问题。例如,如果一座桥只是在上下班高峰期过往车辆多,那么,这一天中这个时间的拥挤外部性就比一天中其他时间大得多。解决这些外部性的有效方法是,在上下班高峰时高收费。这种收费就会激励驾车人改变时间表,以便减少最拥挤时的收费。

对道路拥挤问题作出反应的另一种政策是汽油税。汽油是开车的互补品:汽油价格上升往往会降低驾车的需求量。因此,汽油税减少了道路拥挤。

但是,汽油税并没有完全解决道路拥挤问题。问题在于,汽油税还影响在拥挤的道路上开车量之外的其他决策。首先,汽油税使人们打消在不拥挤的道路上开车的念头,即使这些道路没有拥挤外部性也不愿意开车。其次,它鼓励人们购买轻型汽车,这种车省油但不太安全。在这两种情况下,汽油税扭曲了决策,并引起无谓损失,这至少部分地抵消了减少拥挤的效率好处。

鱼类、鲸鱼和其他野生动物 许多动物物种都是共有资源。例如,鱼和鲸鱼有商业价值,而且,任何人都可以到海里捕捉所能得到的任何鱼类。每个人很少有为下一年保留物种的激励。正如过分放牧可以毁坏镇的共有地一样,过分捕鱼和捕鲸也会摧毁有商业价值的海洋生物。

海洋仍然是最少受管制的共有资源之一。有两个问题使之不易解决。第一,许多国家进入了海洋,因此,任何一种解决的方法都要求持有不同价值观的各国之间进行国际合作。第二,由于海洋如此浩瀚,实施任何协议都是困难的。结果,捕鱼权通常成为引起友好国家之间的国际紧张局势的缘由。

在美国国内,有各种旨在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例如,政府对钓鱼与打猎的许可证收费,并规定捕鱼和打猎季节的期限。通常要求渔民把小鱼放回水中,而且,猎人只能捕杀有限量的动物。所有这些法律都减少了共有资源的使用,并有助于保持动物种群。

新闻摘录 新加坡解决道路拥挤的方法

收费是解决道路拥挤问题的一种简单方法,而且,根据一些经济学家的看法,用得还不够多。在下列这个评论专栏中,经济学家莱斯特?瑟罗(Lester Thurow)描述了新加坡在解决拥挤问题上的成功。

道路定价的经济学

莱斯特?瑟罗 撰写

我们用一个观察到的简单的事实来开头。从来没有一个城市通过修建更多的道路可以使它的交 通拥挤和污染问题得到解决。世界上一些城市修建了大量的道路(洛杉矶),而有一些城市道路很少(上海只是最近才有了大量汽车),但道路拥挤和污染程度差别并不很大。道路越多只是鼓励更多的人用自己的车,从住处到工作地方很远,从而用了更多的道路空间……最近对伦敦拥挤问题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伦敦即使把整个中心区拆掉修建道路,仍然存在道路拥挤问题。

对汽车拥挤和污染问题,经济学家总有一个理论上的回答——道路定价。根据人们用哪一条道路,在一天中和一年中什么时候用这些道路,以及他们使用这些道路时污染问题的程度,来对使用道路的人收费。要把价格确定在引起最适当的使用量的水平上。

在新加坡决定试着这样做之前,还没有哪一个城市敢用道路定价法。许多想法在理论上看来很好,但总有一些隐藏的、未预期到的缺点。新加坡现在有了十多年的经验。这个制度还在运行!没有什么未预见到的问题。新加坡是地球上惟一一个没有道路拥挤,没有汽车引起的污染问题的城市。

在新加坡城市中心区周围有一系列收费站。要开车进入城市,每辆车必须根据所用的道路、在一天的什么时候开车以及当天的污染问题交 费。价格的上升和下降使使用量达到最适水平。

此外,新加坡计算了中心城市以外没有污染时可容纳的最大汽车量,并在每月拍卖新车执照权。不同类型的牌照允许不同程度的使用。允许在任何时候使用车的牌照比只允许周末——拥挤不太严重的时间——使用车的牌照贵得多。价格取决于供求。

由于有这种制度,新加坡不用把资源浪费在无助于遏制道路拥挤和污染问题的基础设施计划上。从这种制度中得到的钱用于降低其他税收。

如果是这样的话,伦敦为什么在最近的汽车拥挤和污染问题报告中否定了道路定价呢?他们担心,这种制度会被认为来自政府的烦琐干预太多,而且,公众也不能接受这种让富人开车比穷人多的制度。

这两种看法都忽略了一个事实:我们已经有收费道路,现在的新技术使避免这两个问题成为可能的钱。

在用条码和结算卡时,一个城市可以在全城不同地点安装读码机。当任何一辆车开过每一个点时就根据天气、一天中的时间和地点从驾驶员的结算卡账户上扣除一定数额的。

在车内,驾驶员有一个仪表,这个仪表可以告诉他收了多少费,以及他的结算卡账户上还剩多少钱……

如果一个人是平等主义者,认为开车的特权应该是平等地分配的(即不根据收入),那么,每年给每辆车一笔结算卡金额,那些愿意少开车的人可以把他们没用完的金额卖给那些想多开车的人。

这种制度不是给城市带来额外的税收收入,而是给那些愿意住在工作地方附近的人和使用公共交 通工具的一种收入补贴。由于穷人开车比富人少,这种制度结果是一种把富人收入给予穷人的平等化再分配。

资料来源:Boston Globe,February 28,1995,p.40

新闻摘录 黄石公园应该像迪斯尼乐园一样收费吗?

国家公园和道路一样,既可以是公共物品,又可以是共有资源。如果拥挤不是一个问题,到公园观光就不是竞争性的。但一旦公园人满为患,它就要遭受镇里共有地同样问题之苦。在这篇《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中,经济学家支持用高入门费来解决这个问题。

拯救公园,又赚了钱

艾仑?R.桑德逊 撰写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国家公园人满为患,日益恶化,又入不敷出。一些人建议,通过要求参观预约、封闭一些地区,或要求国会增加给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拨款来解决这些问题。但在一个经济学家看来,有一种更加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法:提高入门费。

当1916年国家公园管理局建立时,一个5口之家坐着一辆车进入黄石公园,门票价格7.5美元;现在,价格仅仅是10美元。如果根据通货膨胀来调整1916年的价格,1995年的可比收费应该是一天120美元——大约相当于一个家庭在迪斯尼乐园坐一天游乐车的费用,或者是观看大卫?考伯菲使人消失的魔术表演的费用,或者是看一场职业足球比赛的费用。

我们的国家公园人头攒动过分拥挤是毫不奇怪的。我们把自然和历史遗迹作为一种免费物品,但它们并不是。我们一直忽略了维修这些地方的成本,并按拥挤程度来分配——这时它已太拥挤,不能再让人进来了——这也许是配置稀缺资源最无效率的方法。一家人在国家公园玩一天的价格没有与大多数其他娱乐形式同步提高。总体上看,它每人的平均收费仅仅为1美元……

提高每天每位游客收费,比如说提高到每人20美元,就可以通过减少游客人数或增加国家公园管理局门票收入(假设通过允许公园体系赚钱的法律),减少公园里的拥挤和条件恶化。收入增加是更可能的结果。在花几百美元到了黄石公园之后,很少有人不愿再花20美元。

增加收入为公园外的各种娱乐提供了更多的可能,一方面是国家公园管理局扩大了,另一方面也会鼓励私人企业家进来并经营他们的公园,他们不能在公共竞争者旁边把自己的产品以低于成本很多的价格送出去。

是把我们的钱放到我们的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南美东南部的高原,北起科罗拉多河,南至麦哲伦海峡,东临大西洋,西到安第斯山,作者在这里指美国的自然风景地。——译者注)设备上的时候了:既然我们高度评价大峡谷和约塞米提国家公园,我们就不该抱怨现实中的门票价太高了,要不就是我们并不认为它们真正有价值。我们也不应该对它们现在令人遗憾的状况和更坏的未来而袖手旁观。

资料来源:The New York Time,September 30,1995,p.19。

案例研究 为什么黄牛没有绝种

在整个历史上,许多动物的物种都遭受到了灭绝的威胁。当欧洲人第一次到达北美洲时,这个大陆 上野牛的数量超过6000万头。但在19世纪期间猎杀野牛如此广泛,以至于到1900年在政府开始保护动物之前,这种动物只剩400头左右了。在现在的一些非洲国家,由于偷猎者为取得象牙而捕杀,大象面临着类似的困境。

但并不是所有具有商业价值的动物都面临着这种威胁。例如,黄牛是一种有价值的食物来源,但没有一个人担心黄牛将很快绝种。实际上,对牛肉的大量需求看来保证了这种动物延续地繁衍。

为什么象牙的商业价值威胁到大象,而牛肉的商业价值是黄牛的护身符呢?原因是大象是共有资源,而黄牛是私人物品。大象自由 自在地漫步而不属于任何人。每个偷猎者都有尽可能多地猎杀他们所能找到的大象的激励。由于偷猎者人数众多,每个偷猎者很少有保存大象种群的激励。与此相比,黄牛生活在私人所有的牧场上。每个牧场主都尽极大的努力来维持自己牧场上的牛群,因为他能从这种努力中得到收益。

政府试图用两种方法解决大象的问题。一些国家,例如,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已经把猎杀大象并出售象牙作为违法行为。但这些法律一直很难得到实施,而大象种群继续在减少。与此相比,另一些国家,有保护自己土地上大象的激励,结果大象开始增加了。由于私有制和利润动机在起作用,非洲大象会在某一天也像黄牛一样安全地摆脱绝灭的厄运。

即问即答 为什么政府努力限制共有资源的使用?如何运用市场来解决道拥挤交 通阻塞的问题?

结论

在本章和前一章中,我们说明了存在一些市场不能充分提供的“物品”。市场没有确保我们呼吸的空气是清洁的,也没有确保我们的国家不受外国侵略。相反,社会依靠政府来保护环境并提供国防。

虽然我们在这两章考虑的问题产生于许多不同的市场上,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中心。在所有的情况下,市场没有有效地配置资源,是因为没有很好地建立产权。这就是说,某些有价值的东西并没有在法律上有权控制它的所有者。例如,虽然没有人怀疑清洁的空气或国防这种“物品”是有价值的,但没有一个人有权给它定一个价格,并从它的使用中得到利润。工厂污染太严重,是个人由于那些受到保卫的人获益而向他们收费。

当没有产权引起市场失灵时,政府可以潜在地解决这个问题。有时,例如在出售污染许可证的情况下,解决的方法是政府帮助确定产权,从而重新焕发市场力量。另一些时候,例如在限制捕猎季节的情况下,解决方法是政府管制私人行为。还有一些时候,例如在提供国防的情况下,解决方法是政府提供市场不能提供的物品。在所有的情况下,如果能很好地计划并实施政策,就可以使资源配置更有效率,并从而增进经济福利。

内容提要

◎物品的差别在于它们是否具有排他性和是否具有竞争性。如果排除某个人使用某种物品是可能的,这种物品就具有排他性。如果一个人对某种物品的享用排除了其他人享用同一物品,这种物品就具有竞争性。市场运行最适于既有排他性又有竞争性的私人物品。市场运行不适用于其他类型的物品。

◎公共物品既无竞争性又无排他性。公共物品的例子包括烟火表演、国防和基础知识的创造。由于不能对使用公共物品的人收费,所以在私人提供这种物品时,就存在搭便车的激励。因此,政府提供公共物品,以成本-收益分析为基础作出供给量的决策。

◎共有资源有竞争性但无排他性。例子包括共有的草地、清洁的空气和拥挤的道路。由于不能向使用共有资源的人收费,他们往往会过度地使用共有资源。因此,政府努力限制共有资源的使用。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