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六回 昨事未忘故人羞问病 雌威远播娇女恨污名

美人恩

作者:张恨水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6

这一场玩笑,闹得两个当事人,杨叶和柳绵绵都没有说话。家因他二人不恼了,越是鼓着巴掌叫着好,要他们宣布恋爱的经过。最后还是柳三爷自己跑下来,向大家笑道:“现在已经快两点钟了,大家若是这样的起哄,那巡逻的警察听到了,真是进来干涉,各人回房去睡觉吧。”楚狂笑道:“团长,我们都遵令回房,但不知老杨本身,要不要也回房呢?”柳岸笑道:“那是他自身的问题,你们就用不着管了。”大家哈哈一阵怪笑,蜂拥出门去了。

  小南和楚歌同住一间房的,于是互相挽了手臂,搭着肩膀,走回房去。到了房里,小南就问楚歌道:“绵绵和老杨,这就算结了婚吗?”楚歌笑道:“这个我可说不清,反正经过了今天晚上这一场热闹,他们就算是夫妻了吧?”小南道:“这样看起来,人家办喜事,大请客,那都是些废话,只要请几个会起哄的朋友,大家闹上一阵子就得了。”楚歌道:“你和老王,将来就可以照着这个法子办。”小南啐了她一声道:“你不要胡说了。”楚歌笑道:“我胡说吗?我看到老王向你进攻是很猛烈的,也许不久就要……”小南已经脱了衣服钻进被里去了,跳下床来,将楚歌床上一床毯子,连头带脸,将她一齐盖住,然后按住她道:“你还说不说?你再要说,我就把你闷死。”窗户外面,忽然有个人插嘴道:“大家都睡了,你们两个人还在这里闹呢?”二人一听,这是团长的声音,大家也就只好不说什么了。

  到了次日早上起来,院子里已经有好些人围着杨叶起哄,原来是要和他讨喜酒喝。这果然是楚歌的话说对了,他们已经算是结了婚了。无论小南的思想,已经有多么新,但是这样的事情,她不得不认为奇怪了。若是王孙对于自己,也照着这样子办,自己倒也无甚问题,就怕家庭通不过。自从自己加入杨柳歌舞团以来,母亲的思想也变了,以为姑娘长得这样漂亮,一定可以靠了姑娘,发上一笔财。总指望把自己大热闹一下子。虽然不能坐着四人大花轿,至少也要文明结婚,坐个花马车,同娘家争一点面子,这个样子结婚,恐怕是母亲不会答应的吧?这件事,总也算是一件新闻,且回去对母亲说一说,看她执着什么态度。年纪轻的人,总是喜欢一阵子新鲜劲儿的,心里既然有了这个念头,一刻也停留不得,立刻就跑回家去。

  余氏买了几个梨,一串香蕉,正用手绢裹着。小南笑道:“要吃水果,我自己还不会掏钱去买吗?你用这个破手绢包着,送到我那里去,让人看到,也是怪小气的。”余氏道:“我买给你吃做什么?送了去,好让你扔到地上,扫我的面子吗?我碰过你几回这样的钉子,我再也不要费这番心了。我刚才向洪先生慈善会里打了个电话,打听他的病怎样。据说,病已经好得多了,可是还躺在医院里。你爸爸说,昨天把人家搬到当街去,心里实在不过意,让我买一点水果瞧瞧去。”小南绷了脸子道:“你真是喜欢管那些闲事。他病了怎么着?也不是我们害得他的。好了又怎么着?我们也不想去沾他那一份光。”常居士坐在他那铺上,昂了头道:“你这孩子说这样没良心的话,不怕因果报应吗?”小南顿了顿脚道:“你还说这样的话,我们团里的人,都说我家里又穷又腐败,老子是个吃长斋的居士。你信佛,我不信佛。你若说信佛有好处,不但咱们家穷得这样精光,你怎么还会闹个双眼不明呢。不提这话,倒也罢了,提起来了,我倒想了一件事。我脖子上挂的这个№字,我早就不要了,因为是从小就挂着的,我倒有些舍不得扔了它,你既然老拿报应这些话来吓我,我偏不挂,看会怎么样?”说时,她由衣领里提出那根细绳子,将那个许字提了起来。顺手拿起小桌子上的剪刀,将绳子剪断了。手里拿了那铜质的许字,塞到常居士手里道:“你拿去吧,这还可以换几个大钱,够你上一回茶馆子的哩。”常居士哼着道;“你这孩子,简直过得反了常了。”余氏见女儿气她丈夫,倒在一边发笑,因道:“谁叫你谈起话来,就是你那一套,什么天理良心,什么因果报应。”说着,拉了小南的手,一同走进小房里去笑道:“我瞧你回来,就是一头高兴,有什么事要说的,你说吧。”小南道:“我呕了气,现在不愿说了。”余氏道:“你不说不行。我猜,许是你们团长又给了你钱,你要告诉我,一打岔,惹出了你的脾气,你就不愿说了。”小南道:“你是财迷脑瓜,离了钱不说话。我是说,我们团里出了一档子新闻了。”余氏听说不是为钱,心里就冷淡了许多,便淡笑道:“你们那里有什么好事?不是哪个小白脸子耍上了哪个小姑娘,就是哪个小姑娘看中了哪个小白脸子。”小南道:“你说得是对了,可是你怎么着也猜不到竟有这样的新鲜。”余氏道:“究竟是怎样的新鲜呢?许是哪个小白脸子,把姑娘拐跑了吧?”小南笑道:“若是拐跑,倒又不算奇了。哪一天在报上不瞧见个三段两段的?”于是就把昨天晚上,团里演空城计,把杨柳二人拘禁成婚的一段故事,说了一遍。余氏道:“这就玩得太脱了格了。那位姑娘的娘老子,就不管这件事吗?”小南道:“她的娘老子,全在南边,她的事,全由柳三爷做主办,因为她就是我们团长的干姑娘呀!”余氏板了脸道:“干老子怎么着?也不能把干姑娘白送给旁人呀!”小南道:“这也不算是团长白送,是同事的在里面起哄罢了。”余氏道:“这是什么大事,能够随意让同事的起哄吗?我告诉你,别人这样闹着玩,我管不着,有人要和你这样起哄,那我就把命去拼了他。”小南红了脸道:“你这是什么话?那也至于吗?”余氏道:“为什么不至于?这是女儿终身大事,我是放手不得的。”常居士在外面就插嘴道:“这算你说了一句人话。”

  小南听听父母的口音,那都是反对随便结婚的,她就不作声,悄悄地回团去了。常居士一个人自言自语地道:“这都是你们妇道人家眼皮子浅,见人家穿好的吃好的,就把姑娘送到火坑里去。我就不愿小南学什么歌舞。你还不知道回头想想吗。”余氏用手绢将水果包好,一面向外走,一面骂道:“老不死的厌物,你偏晓得这些闲事,你坐在床铺上享福倒会吩咐别人去同你忙着。”她的话没有说完,人已是走得远了。常居士摸索着,却跑到大门外来道:“你回来,我还有几句话对你说。”余氏已快出胡同口心,听到他这急促地叫唤声,只得跑了回来。站在他面前,低声道:“大门口有许多洋车夫呢,有什么鬼话,你低一点声音说。”常居士道:“你去瞧病,瞧病的那一套话,你知道说吗?”余氏骂了一声废话,也不说第二句言语,扯开脚也就走了。

  洪士毅这个卧病的医院,余氏是很熟的,因为她曾在这地方,养病有一个月之久呢。她到了医院里,向号房里问明了洪士毅住的房间,就向病房走。遇到一个熟看护,向她笑道:“你不是常余氏吗?倒完全恢复健康了。”余氏道:“太好啦,想起你当日照应那番好处,我总惦记着是忘不了。”看护道:“你是来看那洪士毅先生吧?巧了,他也是我管的那号屋子。哟!你手绢包里带着什么?你不懂这里规矩,不许自由带了吃的东西进来吗?放下吧。”余氏道:“这个我知道,不过我总想在那姓洪的面前,把东西亮一亮,这也好说,我们不是空着一双手来的呀。你通融一下子吧。”女看护道:“凭你这两句话,就不是诚心待人,你放下吧。”说着,就在她手上将手绢包接了过来,交给了茶役,然后引余氏到病房里去。这虽是个三等病房,陈列了许多床铺,但是士毅睡在最前面的一张床上,所以一进门来,他就看见了。他将枕头叠得高高地,半抬了身向前面看着。他看到余氏进来,不但是脸上不带高兴的笑容,脸色一变,倒好像是很吃惊的样子。可是余氏既进门来了,决不能无故退了回去,就走到床边,向士毅低声问道:“洪先生,你今天可好些?”士毅笑道:“劳你驾来看我,我好得多了。这不过是一时的小毛病,不会死的,你们太小心了,生怕我死在你们家里,把我抬到当街放着,现在,我还没有死吧?”说着,就淡淡地一笑。

  余氏听了这话,不由得脸上绯红一阵,向四周看时,见各病床上坐的病人,都禁不住向她透出微笑来。这个时候,自己是辩白好呢,是不辩白好呢?自己倒没了主意了,于是微笑道:“你错了,不是那么着的,等你病好了,我再对你说,你心里就明白了。”士毅道:“得啦,过了身的事,就不必提了。反正像我这样的人,交朋友不交朋友,没有什么关系。”这最后一句话,说得余氏太难堪了。依了她往日的脾气,一定是和士毅大吵一顿。可是他病了,而且还在医院里,怎能够就在这种地方大发脾气哩?她在极端无可发泄的时候,也就向士毅冷笑了一声。表示着她不甘接受的样子。约摸静止了两三分钟,她将周围病床上的人,都看了一番,就点点头笑道:“你好好地养病吧,再见了。”说毕,她就走出病房去了。有几个精神清醒些病人,知道洪士毅受了委屈的那一段事实,又不由得笑出声来。余氏走出了病房门,还听到屋子里面那种笑声呢。她一面走着,一面回转身来,指着房门骂道:“好!姓洪的小子,你这样不识抬举,等着我的吧。”她想起进门来,那一包水果,被女看护交给茶役去了,于是四处去找那茶役,找了前后三四重院子,都不见那茶房,她坐在一块沿石上,就大声骂道:“你们这还是行好的地方啦?见财起意,把我手上拿着的东西都给抢去了。”她这样的大声音,早惊动了医院里许多人,跑来围住了她,问谁人抢了她的东西。

  她道:“我带来的一包水果,瞧病人的,女看护不让我拿了进去,不知道交给哪个小子拿走了。”就有人笑答道:“没有人要你的,在号房里放着呢,你去拿吧。”余氏一拍屁股,站了起来道:“那是呀,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不拿回去呀?”于是放开大步,一路咚咚地响着,走到大门传达室日,将帘子一掀,把身子钻了进去,看见自己那个手绢包,还放在桌上,一把抓了过来,向助下一夹,转身就跑。茶房追了出来,喝道:“什么东西?抢了手绢包就走。”余氏掉转身来,向门口吐了几阵口沫,骂道:“呸!呸!好不要脸,这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不能拿走吗?”房门被她吐了一脸的口沫,气向上冲,也骂道:“哪里来的这个母夜叉,这样不讲理?”余氏听他说了一声母夜叉,更是气大,对准了门房,向他胸口,一头撞将过来。门房不曾提防,被她撞得仰跌出去四五尺远。余氏自己,也是站立不稳,跌了个狗吃屎,手上的那一包水果,摔出去一丈多远,梨和香蕉,撒开了满地。门口的车夫小贩,早是哈哈大笑,围成一团,余氏恼羞成怒,爬了起来,又直扑门口,打算再去打他。这就早惊动了门口两个岗警,跑了过来,将余氏揪住,喝道:“这医院是病人养病的地方,哪里容得你这老泼妇捣乱,跟我上区子里去吧。”这两个警士,不容分说,将她拖到警署去了。

  她到了警署,自然也就软化了,经过了署员盘问一次,拘役了六小时,也就把她放了。

  她心里想着自己是个要强的人,被警士抓去关了半天,这是很扫面子的事,只好吃了一顿闷亏,回去并不敢作声。可是这个经手案件的警士,恰好与新闻记者有些联系。到了次日,这道消息传了出来,报纸上的社会新闻大登特登,大题目是没妇大闹医院门,小题目记得清楚,乃歌舞明星常青之母。偏是内容记得有些错误,说她是到医院里去探视洪士毅,洪某是捧常青最力之人。社会新闻里面,唯有明星的事情,是读者最感兴趣的,所以也就传播得很广。杨柳歌舞团的人,对这事有切己的关系,当然,大家都哄传起来。

  次日早晨,小南起床之后,梳洗完了,走出房门来,第一便是老妈子见了她,抿嘴微笑,随着听差见了也微笑,女伴见了她微笑。小南先以为自己脸上有了墨迹,或者衣服上有了什么东西,可是仔细一看,都不曾有。自然,她就要去找她最靠得住的王孙干哥哥来问了。她怀着鬼胎,跑到王孙屋子里来,只见王孙板着面孔,正正端端地坐在他自已床上。她笑道:“王,你瞧,这不是怪事吗?今天早上,大家都瞧着我笑。”王孙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着道:“人家还不该笑吗?这笑话可就大了。”常青自从认识王孙以来,并不曾受他这样的藐视,今天拿了笑脸来和王孙说话,王孙竟向人报之以冷笑,这里必有重大的缘故,也就不由脸色立刻向下一沉,靠了门框站定,望了他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王孙将床被上放的几张报纸,拿起来向上一举道:“你们家又闹了笑话了。你们家闹笑话不闹笑话呢,我倒管不着,可是这报上登的话,未免太让我难堪了。”小南道:“你这话说得我好个不明白。我家不过是穷一点,有什么可笑的?你又说闹笑话不闹笑话,你管不着,那么,你怎么又说闹得你很难堪呢。”王孙绷住脸对她望了一会子,才叹了气道:“谁叫你不认得字呢?

  让我来拿着报念给你听吧。”于是连大小题目在内,将那段新闻,完全念给小南听了。念完了,冷笑着点了两点头道:“我真想不到,你还有个捧客,不让我们知道啦,怪不得你趁着人家不注意,就向家里一溜,原来是到家里会你的爱人去啦。”小南被王孙诬赖她有爱人,她并不生气,唯有诬赖洪士毅就是她的爱人,她却受了真的侮辱,凭她现在这种人才,只有坐汽车,穿华服的人,才可以算是她的捧客。洪士毅穷得那种样子,连一件好看的长衫都没有,如何可以和她做朋友,假如认他做朋友,那么,自己也就是一个没有衣服穿的穷女孩子了。在王孙面前,露出这种穷相来,那可让自己大大地丢面子了。可是这件事已经登报了,不但是载明了自己受洪某人的捧,而且母亲是个泼妇,大闹医院,闹得全北平的人都知道了。这一番羞辱,如何可以洗刷下来呢?想到了这里,不由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了。

  王孙终日里和女孩子在一处厮混,女孩子的脾气,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无论什么事情,大凡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就是把哭来对付着。现在小南又哭起来了,当然就是把话说到她心窝里去了,让她无话可说。于是身子向后一仰,躺在床上,反手扯了枕头过来,在背后枕着,鼻子里就哼了一声道:“人心真是看不透。”小南跳了两脚道:“我已经够委屈的了,你还用这种话来气我吗?你就不仔细去想想,我出台表演以来,台下有个姓洪的人来捧我吗?”王孙转念一想,现在固然有不少人醉心于她,但是论到专捧她的看客,却还是没有,这个姓洪的,也许是她父亲的朋友。新闻记者,就是喜欢装点新闻的,大概又是他们附会成文的新闻了。小南见他坐在床上,只管沉吟着,便道:“你自己说起来是个多聪明的人,你就不把事情握一想吗?你是和我一天到晚的人,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应该知道,你想一想吧,我什么时候,同男人在一块玩过呢?若是并没有和男人在一处玩过,这个捧我的人,从哪里钻了出来呢?这报上不过登着的有人捧我,若是登着我杀人,你也就相信我真的杀人了吗?”王孙道:“当然是不能完全相信报纸上的话,可是他说得这样情况逼真,而且事情还闹到了警察那里去了。难道我能说,这完全是报上造的谣言吗?”小南道:“不错,我父亲是有个姓洪的朋友,我已经告诉过你两三次了。前天,我为了那姓洪的病倒在家里,我怕他死在家里,我还让我家里人,把他搬到当街来呢,你看,他要是我的朋友,我会这样子待他吗?”王孙这倒想起来了,果然是有这样一件事,大概报上登的这段新闻,和小南完全是不相干的。不过自己已经向她表示着生气的态度了,突然地转回,自己也有些无聊,便道:“这姓洪的事情,倒也无所谓,可是你母亲闹医院的事情,决不会假的。你一个明星的母亲,被人加上了泼妇两个字,不是很难堪吗?我和你的关系不同,才说这样的话。要不,我不也是像旁人一样,对你微笑一阵吗?其实我自己,没有什么,我在这里生闷气,也就是为了你让人家取笑着。”小南听到这里,把她本来的脾气,就发泄出来了。掀起一片衣襟揩了一揩脸上的泪痕,再也不和王孙说什么,扭转身来就跑。王孙以为她生着气呢,也就连忙在后面追着,但是她一直跑出大门,就向家里走来。

  余氏因为昨日闹医院的事,是要瞒着人的,更是不能让丈夫知道,因之在家里一切都如往常,不露一点形迹。这时,正捧了小南几件小衣,放在盆里,端到阶沿下来洗。小南一脚跨进门,看到了之后,就红着脸道:“放下来,谁要你跟我洗东西?”余氏道:“一大清早跑回来,又发什么鬼风?”小南道:“姓洪的是你什么人?你要到医院里去看他,你把我脸都丢尽了。”常居士喝道:“这孩子说话,越来越不通人性。你妈到医院里看一看人的病,有什么事丢你的面子?医院是女人去不得的地方吗?你现在不过是像戏子一样,当一名舞女,有什么了不得?就是当今的大总统让你来做了,你娘老子上一次医院瞧人去,也不会失了你的官体。”小南大声叫道:“你还睡在鼓里呢?她上医院去瞧人,在医院门口大闹,让巡警逮到局里去了,今天报上登着整大段的新闻,说她是个泼妇,把我的名字也登上了,你说,我还不该急吗?”余氏听说倒不由得心里扑通跳了一下,便道:“是哪个卖报的小子,登老娘的报?回头他走我大门口过,我打死他。”常居士道:“你真是一只蠢猪,又是一条疯狗,登报不登报,和卖报的人有什么关系?新闻是报馆里登的呀。”余氏道:“那我就去找报馆。”常居士道:“你先别说那些废话了,你究竟是在外面惹了什么祸事了?你告诉我,我也好有个准备呀。”余氏听说,早是放下盆了,索性坐在阶沿石上,两手一拍道:“说就说吧,反正我也不会有枪毙的罪。”于是她就把在医院里吵嚷,连说带嚷,手上连拍带比,一个字不留,完全说了出来。说完了,站起来,站到小南的身边,向了她的脸望着道:“老娘揍了人,可没有让人揍,有什么丢你的面子?”小南虽然是身价抬高了,但是看到余氏这种凶样子,很怕她动手就打,于是向后退了两步,哭丧着脸道:“你闹就闹吧,为什么说是我的娘,报上登了出来,惹得同事的都笑我。”余氏道:“他妈的,说的全不是人话,你做了皇娘,我还是国太呢,你不过做了一个跳舞的女孩子,连娘都不认了吗?随便你怎样说,派别你怎样说,你总是我肚子里面出来的,人家笑你娘,你就说,那要什么紧?破破的窑里出好货。谁取笑你,教他当面来和我谈一谈,我把他的嘴都要撕破来。”小南见她母亲瞪了一双大眼睛,说起话来,口里的白沫,四面飞溅,两只手只管向前指指点点的。小南总怕她一伸手就打了过来,只得一步一寸地向后退让着。退到了大门口时,只听身后人道:“别闹了,闹到门口来,更是让人家笑话。”

  回头看时,却是王孙靠了对过的墙根站住呢。小南摇着头道:“不用说了,气死我了,报上说的,可不有一大半是真的吗?”余氏追到大门外来,向王孙点了一个头,带着淡笑道:“王先生,你们班子里,都是念书的人,说话不能不讲理,怎么叫我们丫头不认娘呢?

  有道是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女儿都讨厌起娘来了,这还了得吗?这丫头一点出息没有,让人家笑不过了,倒跑到家里来议论我的不是。我说你们班子里,谁有那种本事,让他到我家里来谈谈,我不用大耳刮子量他,那才是怪事呢。”王孙笑道:“我们那里不是班子,不过是个艺术团体。”余氏道:“也不管是坛里坛外吧,反正女儿不能不认娘。我还是那句话,女儿做了皇娘,我还是国太呢。”王孙在当学生的时代,自负也是个演说家,见了什么人,也可以说几句。可是现在遇到了这位未来的岳母,絮絮叨叨地说上这样一大篇话来,他就一个字也回答不出,只是向了她发出苦笑来。小南本来要借着王孙的一些力量,和母亲来争斗一番的。现在母亲见了王孙一顿叫喊,却让王孙默然忍受,只是报之以笑容,这不由得让她的锐气,也挫下了一半去。余氏站在门边,一只脚跨在门槛里,一只脚跨在门槛外,却伸了一个食指向王孙指点了道:“我告诉你,你们是先生又怎么了?我可不听那一套。你别瞧我们穷,我们还有三斤骨头,谁要娶我的姑娘,谁就得预备了花花轿子来抬,要想模模糊糊就这样把人骗了去,那可是不能够。”她忽然转了一个话锋,将箭头子对了王孙,这叫王孙真是哭笑不得。她的话原来是十分幼稚可怜,但是她这样正正当当对你说,你怎么能够完全置之不理?只得掉转脸来向小南道:“你瞧瞧,你们老太太,乱放机关枪,流弹竟射到我身上来了。我不过是由这里过,在门口望望,与府上的事有什么相干呢?”他说着说着,把那张白面书生的面孔,可是气得像喝醉了酒一般,也不再待小南答复,就回转身子走了。

  小南受了一肚子委屈而来,想多少发泄一点的,不料到家以后,委屈得更厉害。现在见王孙索性也让母亲气走了,还有什么话可说?她顿着脚,指着母亲道:“你,你……你也太难了,我真……”下面一句补充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于是乎,哇的一声,眼泪交流的,大声哭了起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