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14

翦翦风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7


  夏天将来临的时候,大家都很忙,聚会的时间自然而然就减少了。主要是因为期终考马上就要到了,而我们大部分都已是大三的学生,柯梦南比我们高一班,暑假就要毕业。别看我们这一群又疯又爱玩,对于功课,我们也都挺认真的,所以,那一阵我们只是私下来往,整个圈圈的团聚就暂时停止了。这并不影响我和柯梦南的见面,我们几乎天天都要抽时间在一块儿谈谈,走走,玩玩。尤其因为暑假里他要去受军训,我们即将面临小别的局面,所以我们就更珍惜我们可以相聚的时间了。日子里是掺和着蜜的,说不出来有多甜,说不出来有多喜悦。我们沉浸在一种幸福的浪潮里,载沉载浮,悠游自在,把许多我们身外的事都忘了,把世界和宇宙也都忘了。许久没有见到怀冰他们,也没有人来通知我聚会的时间,我呢,在忙碌的功课中,在恋爱的幸福里,也无暇主动的去和他们联络。因此,我好久都没有大家的消息,直到有一天,怀冰突然气急败坏的来找我:
  “蓝采,你知不知道祖望出了事?”“怎么?”我惊愕的问。
  “他喝醉了酒,骑着自行车,从淡水河堤上翻到堤底下去,摔断了一条腿!”“什么?”我大惊:“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两天以前,现在在××医院。”
  “你去看过他没有?”“没有,我正来找你一起去。”
  “等我一下。”我跑进去和妈妈说了一声,立即走了出来。我和怀冰一面走向公共汽车站,一面谈着。我问:
  “祖望从不喝酒的,怎么会去喝酒呢?而且,他一向做任何事都是小心翼翼的,会骑着自行车翻下河堤,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假如是无事忙或者三剑客,都还有可能,祖望怎会如此糊涂?”“还不是受了刺激!祖望就是那么傻里傻气的!”
  “你是说彤云?”我问。
  怀冰点了点头,叹口气说:
  “有那么傻的姐姐,又有那么傻的爱人!”
  “你是什么意思?”我怔了一下。
  “彤云完全是为了紫云,你看不出来吗?蓝采?她对妹妹的感情好到连爱人都要相让,结果,祖望却受不了她的拒绝,一个人跑去喝酒,当晚就出了事!”
  “我不认为彤云完全是为了紫云,”我说:“彤云不会那么傻,爱情又不是糖果或玩具,可以送给别人的!”
  “事实是如此!”怀冰说:“我问你,假若你的一个亲密到极点的好友,也爱上了柯梦南,你会让吗?”
  我望着怀冰。“不!”我说:“绝不可能!你呢?你会让掉谷风吗?”
  她想了想,也摇摇头。
  “所以,”她说:“我们都没有彤云伟大。”
  “不能这么说,”我不赞同的说:“你忽略了人性,彤云这么做是不合理的,如果这其中没有别的隐情,彤云就是个大傻瓜!”“人有的时候就是很傻的。”
  “但是,彤云是个聪明人。”
  “就因为是聪明人,才会做傻事呢!”
  我愣了愣,怀冰这句话仿佛哲理很深,粗听很不合理,仔细一想,却有她的道理在。我不说话了,我们默默的走向车站,我心里恍惚不定的想着,我们这一群人都不笨,都是聪明人,是不是也都会做些傻事呢?
  我们到了医院,祖望住的是二等病房,一间房间两个床位,但是另一个床位空着,所以就等于是一个人一间。我们去的时候,谷风已经先在那儿了,无事忙和水孩儿也在,另外,就是彤云和紫云姐妹。祖望的父母反而不在,大概因为我们人多,他们又要上班,就不来了。我们一进去,就把一间小房间挤得满满的了。祖望躺在床上,腿已经上了石膏,头也绑了纱布,手臂上也缠着绷带,看样子这一跤摔得非常厉害。好在没有脑震荡什么的,他的眼睛大大的睁着,神志十分清醒。
  “瞧!又来了两个!”无事忙看到我们就嚷着:“祖望,你简直门庭若市呢!刚刚一个护士小姐抓着我问,你是不是交游满天下,怎么朋友川流不断的!”
  我们走到床边上,我问:
  “怎么搞的?祖望?”祖望苦笑了一下,笑得凄凉,笑得苦涩。
  “天太黑,我看不清楚路。”他低声说。
  紫云坐在床沿上,痴痴的望着祖望,听到这句话,她眼圈陡的一红,忍不住的说:
  “什么天太黑?好好的去喝酒,又不会喝,自己找罪受吗!何苦呢?”她的眼睛闭了闭,再扬起睫毛时,已经满眶泪水,祖望注视着她,他的脸色变了,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他的眼光温柔的停在她的脸上。然后,他拍了拍她放在床沿上的手,像安慰孩子似的说:“我根本没什么关系,紫云,我很快就会好的,真的,紫云。”经他这样一安慰,紫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她猛然间扑倒在他床边上,“哇”的大哭了起来,哭得好伤心好伤心,似乎把她所有的痴情,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焦虑和担忧,都藉这一哭而发泄无遗了。祖望大大的动了容,费力的支起了身子,他抚摩着她的头发,一叠连声的说:
  “怎么了?怎么了?紫云?我真的没什么呀,你看,我只不过伤了点皮肉呀!噢,紫云!”
  他的手揽住了她的头,眼眶也不由自主的湿润了。彤云站在床边上,目睹这一幕,也不住的用手擦着眼泪,但是她的唇边带着笑,分不出是喜悦还是悲哀。然后,我们忽然醒悟到应该退出这间房间了,我对怀冰和水孩儿使了个眼色,拉着彤云、谷风、和无事忙,一起悄悄的退出了房间,留下紫云和祖望,让他们好好的哭一哭,好好的诉一诉。无事忙为他们关上了房门,站在门口说:
  “我要守在这儿,帮他们挡驾别的客人。”
  一个护士被哭声引来了,急冲冲的要冲进病房里去,无事忙一把拦在前面,笑着说:
  “别去,小姐,里面没事!”
  “有人哭呢!”护士小姐说。
  “你没听过哭声吗?”无事忙笑着问:“别去打断她,这眼泪是可以治伤口的,比你们的特效药还好!”
  那护士莫名其妙的望着我们,摇了摇头,又莫名其妙的走开了。我们大家彼此对望了一下,都禁不住的微笑了起来。我拉了拉彤云的袖子,低低的说:
  “我要审你,彤云。”我和她离开了大伙,走下医院的楼梯,来到医院前的大花园里,站在喷水池前,我说:
  “你想做圣人吗?彤云?”
  “想做凡人。”她说,安安静静的望着水池中的荷叶。
  “你真不爱祖望?”“我告诉过你。”“你确定?你不会弄错自己的感情?”
  她抬起头来,深深的望着我,好一会儿,她说:
  “最起码,我没有紫云那么爱他,我对他的感情早就不忠实了。”“我不懂。”我说。“我告诉你吧,”她深吸了一口气:“我确实跟祖望好过一阵,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想,我会爱上他的,会跟他结婚,会跟他过一辈子。可是,当有个男孩子闯进来的时候,我马上就变了。这证明我对祖望的感情没有生根,也禁不起考验。而紫云不同,她从高中的时候起,眼睛里就只有祖望一个人,从没有对其他任何一个男孩子动过一点点心。所以,她才是祖望所该爱的人,她才是能给祖望幸福的人。你懂了吗?蓝采?”
  “还是不太懂,”我凝视她,她的眼光热情而坦白。“你是说,你和另外一个人恋爱了?”
  “不是我和另外一个人恋爱了,是我爱上了另外一个人,但是,这已经是过去了。”
  “圈圈外的?”“圈圈里的。”“谁?”“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相对注视,好半天,两人谁也不说话。然后,她洒脱的一笑,用手拍抚着我的肩膀,故作轻松的说:
  “别放在心里,蓝采,这事早就成为过去了,每个女孩子都会做一些傻气的梦的,是不是?何况,在我们这个圈圈里,有几个女孩没有为他动过心呢?除去一片痴情的紫云,和永不会恋爱的何飞飞以外。”
  我垂下头,水池里的一片大荷叶上面,滚动着一粒晶莹的小水珠,映着日光,那小水珠闪烁出五颜六色的光线。彤云碰了碰我,说:“你对我的话介意了?”
  “不,只是有点难过。”
  “为了我?”她问,笑了。“别傻了,蓝采。每个人有属于每个人自己的幸福,你焉知道有一天,我不会比你更幸福?”
  我抬起头来,诚恳的望着她那对闪亮的眸子,握紧了她的手,我由衷的说:“但愿你会!我祝福你!彤云。无论如何,你在我的眼睛里是伟大的。”“别轻易用伟大两个字。”她说:“我们都很平凡。不过,生命多复杂呵!假若我们每个人都像何飞飞一样单纯就好了!”她叹息了一声。是的,生命多么复杂,像荷叶上那粒滚动的小水珠,闪烁出那么多五颜六色的光彩。但是,它是美丽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