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翦翦风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7


  春天来临的时候,怀冰和谷风终于宣布要订婚了。
  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桩喜讯,带给全体的人一阵狂飙似的振奋,恋爱也是具有传染性的,我们不但分润了怀冰和谷风的喜悦,也彷佛分润了他们的恋爱。那一阵子,女孩子们显得特别的妩媚动人,打扮得特别的明艳,男孩子们也围绕着女孩子转,眼光盯着女孩子们不放。一次,水孩儿对我说:
  “你知道男生们在搞什么鬼吗?”
  “怎么?”我问。“他们有了秘密协定,把我们女生作了一个分配!”
  “怎么讲?”我听不懂。
  “他们规定出谁属于谁的,别人就不可以追,例如纫兰属于三剑客,彤云属于祖望,美玲属于老蔡……全给规定好了。他们还很团结呢,讲明了不属于自己的不追之外,还要帮别人忙呢!”“哦?”我笑了:“你属于谁呢?”
  水孩儿的脸红了红,她是动不动就要脸红的。
  “我还没讲完呢,”她说:“他们还定出三个例外的人来,这三个例外的人是谁都可以追的,只要有本事追得上。”“那三个?”我感兴趣的问。
  “何飞飞,我,和你。”水孩儿说。
  我有些失笑,想了想,我说:
  “他们的意思是,认为我们三个最难对付?”
  “不至于此吧!”水孩儿的脸又红了。“你知道在背后他们称我们三个作什么?”“我不知道。”“三颗小珍珠。”我的脸也发起烧来,她们两个倒也罢了,我居然也会忝为其中一份,实在有些惭愧呢!顿了顿,我说: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的?”
  “柯梦南告诉我的。”“哦?”我怔了怔:“他把男孩子们的秘密都泄露给你吗?他岂不成了男生里的叛徒了。”
  “他也不是有意的,只是闲谈的时候谈起来。”水孩儿的眼睛里汪着一潭水,有着流转的醉意。
  “哦,是吗?”我淡淡的问,我明白了,懂了。柯梦南和水孩儿,上帝安排得很好,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一对了。以柯梦南的飘逸,配水孩儿的雅丽,谁也不会配不上谁。我说不出心中的感觉,冥冥中必定有神灵在安排人世间的姻缘,我服了。只是,我曾经有那么一个很可怜很可怜的梦哩!我该醒了,该醒了。谷风和怀冰的订婚典礼决定在三月一日,那正是杜鹃盛放的季节。那天中午,他们预定是男女双方家长款待亲友,至于晚上,谷风说:“那是属于我们圈圈里的,我们要举行一个狂欢舞会!”
  “随便怎么疯,怎么闹都可以!”怀冰接口。
  “通宵吗?”小俞问。“好,就通宵!”谷风豪放的说。
  “地点呢?”小张问。“就在我家客厅里。”谷风说。
  “我主张要特别一点才好,”祖望说:“平平凡凡的舞会没有意思。”“来个化装舞会,怎么样?”何飞飞兴奋的嚷着说:“我每次在电影里看到化装舞会,都羡慕得要死,我们也来举行一个!想想看,大家穿得怪模怪样的,彼此谁都认不出谁是谁来,那才真骨稽呢!”“化装舞会?”纫兰说:“听起来倒不错,只是不太容易吧!服装啦,面具啦,那儿去找?”
  “嗨!好主意!化装舞会!”小何嚷着:“衣服简单,大家自己管自己的就行了,面具呢——”
  “完全由我供应!”谷风说:“我准备几十个不同的面具,先来的人先挑选!”“如果愿意自备面具的也可以!”怀冰说。
  “好呀!化装舞会!”无事忙喊:“这才过瘾呢,我要化装成——”“一只大苍蝇!”何飞飞接口。
  “什么话!”无事忙对何飞飞瞪瞪眼睛:“你还化装成大蚊子呢!”“我呀!”何飞飞兴致冲冲的转着眼珠:“我要化装成一个青面獠牙的——”“母夜叉!”柯梦南冲口而出的说。
  “怎么?柯梦南!”何飞飞大叫着:“你也学会开玩笑了?好吧,我就化装成母夜叉,假若你肯化装成无常鬼的话!”
  “如果你们一个化装成母夜叉,一个化装成无常鬼,我就化装成牛魔王!”无事忙说。
  “那我们三剑客可以化装成牛头马面和——”小何也开了口。“阎罗王!”小俞说。“哈!”柯梦南笑了:“我来作一个妖魔进行曲,我们也别叫化装舞会了,就叫作魔鬼大会串吧!”
  大家都笑了,一边笑,一边讨论,越讨论越兴奋,越讨论越开心,都恨不得第二天就是谷风订婚的日子。最后,举行化装舞会是毫无异议的通过了。谷风要求大家要化装得认不出本来面目,“越新奇越好”。舞会结束之前,要选举出“化装得最成功”的人来,由未婚夫妇致赠一件特别奖品。
  于是,这件事就成了定案,那一阵时间,我们都陷在化装舞会的兴奋里,大家见了面不谈别的,就谈化装舞会,但是大家都对自己要化装成什么样子保密,而热心的试探别人的装束,以避免雷同。这件事对我而言,是非常伤脑筋的,以我的家庭环境和经济情况来论,一个化装舞会是太奢侈了。我考虑了很久,仍然没有决定自己要化装成什么,无论怎样化装,都需要一笔不太小的款项,而我总不能为了自己的娱乐,再增加妈妈的负担呀!
  可是,妈妈主动的来为我解决问题了。
  “你在烦恼些什么?蓝采?”妈妈问我。
  “没有。妈妈。”我不想使妈妈为我操心。
  “化装舞会,是吗?”妈妈笑吟吟的说。
  “哦,你怎么知道?”我诧异的问。
  “怎么会不知道呢?”妈妈笑得好温柔好温柔。“那天你的那个同学,什么水孩儿还是火孩儿的来了,和你关在房间里讨论了一个下午,左一声化装舞会,右一声化装舞会,叫得那么响,难道我听不见吗?”
  “哦,”我眨了眨眼睛:“那么你都知道了?”
  “当然。”“那么我怎么办?”我开始求援了。
  妈妈把我拉到她身边坐下,仔细的打量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她点点头,胸有成竹的说:
  “你长得太秀气,不适合艳装,应该配合你的脸型和体态来化装。”“怎样呢?”“化装成一个天使吧,白色的袍子,银色的冠冕!”
  “衣料呢?”我问。“我们不缺少白窗纱呀!”妈妈笑着说:“再买点儿白缎子做边,买点银纸和假珍珠假水钻做皇冠,我们不用花什么钱呀,这不就成了吗?”“噢!妈妈!”我会过意来,高兴的喊:“你在学‘飘’里的郝思嘉呢!”“我们的窗纱还是全新的,取下一副就够了,这件事交给妈妈吧,一定会给你安排得好好的!”
  我凝视着妈妈,她也微笑着凝视我,我们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我揽住了她的脖子,把脸颊贴着她的,说:
  “噢,妈妈,你早就计划好了的,不是吗?”
  “怎么,蓝采,你可不许流泪呵,这么大的人了。”她拍着我的背脊:“你还是个爱哭的小娃娃。”
  “你是个伟大的好妈妈。”我说。
  抬起头来,我含着泪望着妈妈,又忍不住的和妈妈相视而笑。我的服装做好了,当我头一次试穿那身服装,站在穿衣镜前,我被自己的模样所震惊。妈妈说得对,白色对我非常合适,那顶亮晶晶的冠冕扣在我的头上,披着一肩长发,白纱的长袍,白色的缎带,胸前和下摆上都缀着闪亮的小星星,我看来飘逸轻灵,高贵雅洁,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就是我。妈妈从镜子里望着我,她的眼睛里漾着泪水,声音哽塞的说:
  “哦,蓝采,我没想到你这样的美!”
  “妈妈!”我叫。“你是个仙女,蓝采,”妈妈说:“在母亲的心里,你永远是个小仙女,但愿在别人的心目里,你也永远是个小仙女!”她拉着我的手,前前后后的看着我。
  是吗?会吗?我会是小仙女吗?我迷人吗?我可爱吗?我在镜子前面旋转,让我的白纱全飘飞起来,像是天使的翅膀,我几乎想飞出窗外去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