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翦翦风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7


  妈妈总说我是个梦想太多的女孩,虚幻而不务实际。我自己也有这种感觉,我常常会陷进一种空漠的冥想里,一坐数小时,不想动也不想说话。那年冬天,这种陷入冥想的情况更多了,我发觉我有些消沉,对什么都提不起劲来。我无法确知自己是怎么回事,一切都令我心烦,令我厌倦,连圈圈里的聚会,都不能引起我的兴趣了。
  我把这种消沉归之于天气不好和下雨,那正是雨季,雨已经一连下了一个多月了,我自称这是“情绪的低潮”,认为过一阵就会好了,可是,过了一阵,我还是很不快乐。妈妈为我非常担忧,不止一次,她望着我说:
  “你是怎么了?蓝采?”
  “没有什么,妈妈,只是因为天下雨。”
  “天下雨会让你苍白吗?”妈妈说:“告诉我吧,你有什么心事?”“真的没有,妈妈。”“可是,我好久都没有看你笑过了。”妈妈忧愁的说:“而且,你也不对我撒娇了,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你瞒着我。”“我发誓没有,妈妈。”我说,勉强的笑了笑。“你看我不是笑得满好吗?”“你笑得比哭还难看呢!”妈妈凝视着我:“我觉得你是想哭一场呢!”不知怎么,给妈妈这么一讲,我倒真的有些想哭了,眼圈热热的,没缘由的眼泪直往眼眶里冲。我咬了咬嘴唇,蹙紧了眉头,说:“别说了,妈,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有些心烦,你别管我吧,妈妈。”
  “我怎么能不管你呢!”妈妈看来比我还烦恼:“除了你我还有什么,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过得快乐呀!”
  “噢,妈妈!”我喊,眼泪终于冲出了眼眶,用手揉着眼睛,我跺了一下脚说:“你干嘛一定要逗我哭呢!”
  “好了,好了,是我不好,”妈拍着我的肩膀说:“又变成小娃娃了,别哭了,去休息吧,我只是希望你快快活活的。好了,好了。”给妈妈一安慰,我反而哭得更凶了,把头埋在妈妈怀里,我像个小孩一般哭得泪眼婆娑,妈妈也像哄孩子一样拍抚着我,不断的,喃喃的说些劝慰的话。好半天,我才停止了哭,坐在妈妈的膝前,我仰望着她,她的脸在我潮湿的眼光里仍然是朦朦胧胧的,但她的眼睛却是那样清亮和温柔。我忽然为自己的哭不好意思起来,毕竟我已经二十岁了呢!于是,我又带着些惭愧和抱歉的心情笑了起来。
  我的哭和笑显然把妈妈都弄糊涂了,她抚摩着我的脸,带着个啼笑皆非的表情说:“你这孩子是怎么了吗,又哭又笑的!”
  是怎么了?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一段时间里。就是那样没缘由的烦恼,没缘由的流泪,没缘由的消沉,没缘由的要哭又要笑。一连两次,圈圈里的聚会我都没有参加,没什么原因,只是提不起兴致。然后,怀冰来了,一进门,她就拉着我的手,仔细的审视着我的脸说:“你怎么了?”怎么又是“怎么了”?怎么人人都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呀!”我笑笑说。
  “那么干嘛两次都不来?你不来,有人要失望呢!”
  “别胡说。”“真的有人失望呢,”怀冰笑着,在我卧室的床沿上坐下来。“有人一直向我问起你。”
  “谁?”我问。“你关心了?”怀冰挑起了眉毛。
  “别开玩笑,爱说不说!”我皱皱眉:“你也跟着何飞飞学坏了。”“那么你不想知道是谁问起你呀!”
  “是你不想说呀!”“告诉你吧,”怀冰歪了歪头:“是柯梦南。”
  我的心脏突然不受控制的乱蹦了几下,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变白了。“乱讲!”我本能的说。
  “乱讲的不是人。”怀冰说。“他——怎么问的?”我望着窗子,从齿缝里低低的说。
  “你‘又’关心了?”怀冰的语气里充满了调侃。
  “不说拉倒!”我站起来,想走。
  “别跑!”她拉住我。“他呀,他一直问,蓝采到那里去了?蓝采怎么不来?蓝采是不是生病了?他还问我你的地址呢!”
  我看着窗子,我的心还是跳得那么猛,使我必须控制我的语调。轻描淡写的,我说:
  “这也没有什么呀,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
  “好,好,没什么,”怀冰仰躺在我床上说:“算我多管闲事!简直是狗咬吕洞宾!”沉默了一下,她又叫:“蓝采!”
  “怎么?”我走过去,坐在床沿上望着她。
  “谷风说希望和我先订婚,你觉得怎样?”她望着天花板说。“好呀!”我叫:“什么时候订婚?”
  “别忙,”她说:“我还没答应呢。”
  “为什么?”我有些诧异:“你们从高中的时候就相爱了,依我说,早就该订婚了。”
  “本来是这样——”她怔了怔,说:“不过,这段婚姻会不会幸福呢?”“你是怎么了?”我纳闷的说:“难道你不爱他?”
  “我不爱他!”她叫,眼睛里闪着光采,脸颊因激动而发红。“我怎么会不爱他?从十五岁起,我心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了,我怎么可能不爱他呢!”
  “那么,你担心些什么?”
  “我妈妈总对我说,选一个你爱的人做朋友,选一个爱你的人做丈夫。”她慢吞吞的说。
  我噗一声笑了出来,拉着她的手说:
  “原来你有了丈夫还不够,还想要个男朋友!”
  “别鬼扯了!”她打断我:“人家来跟你谈正事吗!”
  “你的事根本没什么可谈的,你爱谷风,谷风爱你,性情相投,门当户对,我不知道你在考虑些什么。”
  “我只怕我太爱他了,将来反而不幸福,”她说,面颊红滟滟的,说不出来有多好看。她并非担心不幸,她是太幸福了,急得要找人分享。“你瞧,我平常对他千依百顺,一点也不忍心违逆他……”“他对你又何尝不是!”我说。
  “是吗?”她望着我,眼睛里的光采在流转。
  “你自己最清楚了,反而要来问我,”我笑着说,揽住了她的肩。“别傻了吧,怀冰,你选的这个人又是你爱的,又是爱你的,你正可以让他做你的丈夫,又做你的朋友,这不更理想了吗?”“真的,”她凝视着我,带着个兴奋的微笑。“你是个聪明人,蓝采。”“是吗?”我笑笑。“好了,给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她开心的说:“但愿每个人都能得到每个人的那份爱情,蓝采,你可别失去你的那一份呀!”“我没有爱上谁呀!”我说。
  “你会爱上谁的,我知道。”
  “你才不知道呢!”“我知道。”她站起身来。“我要走了,蓝采。告诉你一句话,别躲着大家,我们都想你呢!”
  “真的吗?”“怎么不是真的,我们前几天还谈起呢,大家公认你是最奇怪的一个人,外表很沉默,可是,谁跟你接近了,就很容易的要把你引为知己。柯梦南说,你像一支红头火柴,碰到了谁都会发光发热。”我一震,身体里似乎奔窜过一阵热流。怀冰走向了房门口,我机械化的跟着她走过去。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下星期日下午,我们在谷风家碰头!”
  她走了。我倚着窗子站在那儿,窗外还是飘着雨丝,薄暮苍茫,雨雾迷蒙。我站了好久好久,忽然觉得雨并不那么讨厌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