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翦翦风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7


  我们毕业于同一所男女合校的中学。
  我还记得在毕业典礼上,我们大家所唱的毕业歌:
  
  “歌声凄,琴声低,无言诉心迹,数年聚,深相契,一朝远别离,远别离,莫唏嘘,身虽别,心相依……”
  

  我们含着泪唱,带着满怀的迷茫和凄恻来唱。对于前途,我们的困惑多于兴奋,因为我们不是一所著名的中学,换言之,不是一个升学率很高的中学,但是,对于别离,我们都不胜怆恻,我想,没有比我们这个班级更合作的班级,也没有比我们感情更好的班级了。当毕业典礼结束之后,我们散在操场和走廊上,大家都凄凄惶惶的,没有喜悦,没有兴奋,只有空虚和哀愁。在班上,我和怀冰的感情最好,那天,坐在操场旁的大榕树下面,我们默默相对,想得很多,想得很远。三年的高中生活,苦多于乐,大家都期望早些毕业,但是,一旦毕业了,却又都不愿意接受毕业的事实。就在我们相对无言的时候,何飞飞来了,跨着轻快的步子,她连蹦带跳的走到我们身边,脸颊被太阳晒得绯红,额上挂着汗珠,眼睛里流露着兴奋和愉快,她浑身找不着一点儿颓丧的气息,无论是什么时候,她永远是那样无忧无虑!站在我们面前,她叫着说:
  “怀冰,蓝采,别那么长吁短叹的,快站起来,我有一个伟大的提议!”“什么提议?”我不大带劲儿,何飞飞的提议绝对不会“伟大”,如果不是要捉弄人,就是要开玩笑,她彷佛一生都没有正经过。“我提议我们永远不要分开!”
  “嗬!”怀冰喊了一声:“你的提议确实伟大!”
  “真是!你们别那样阴阳怪气!”何飞飞急了,圆圆的脸胀得更红。“我告诉你们,我们征求大家的意见,以后不论我们考到什么学校,我们要永远取得联系,尽量利用假日,大家聚在一块儿,郊游也好,谈天也好,野餐也好,反正,每隔十天八天,我们就聚会一次,这样,我们不是永远不会分开了吗?”“好计划!”谷风走了过来,叫着说:“我加入一个!”
  “我也加入!”祖望伸出了手:“大家握手吧!”
  “别漏掉我们!”是外号叫三剑客的小俞、小张、和小何,他们也伸出了手,搭在我们的手上面。
  “还有我!”是无事忙。“还有我们!”是紫云和彤云。
  “还有我!”“还有我!”“还有我!”顿时,人从各个角落里涌了过来,一只只的手搭了上去,叠成高高的一叠。就这样,我们这个“圈圈”成立了。刚开始,我们拥有三十几个人,几乎全班都加入了。但是,大专联考之后,有的考到南部去了,有的没有考上大学,就不愿意再和旧日同学见面了,有的自然而然的就失去了联络。到最后,我们这个圈圈维持了固定的人数,大约一共有十五、六个人。
  那是最不知道忧愁的年龄,那也是忧愁最多的年龄,那是不知天高地厚却妄想征服宇宙的时期。我们已经属于不同的大学,也有的失学在家,但是每次只要招呼一声下次聚会的时间地点,大家就会准时的来了。我们在一块儿疯,一块儿笑,一块儿闹,一块儿游山玩水,谈天说地,嬉笑怒骂,也一块儿“捉捉恋爱的迷藏”。
  “捉捉恋爱的迷藏”这句话,是何飞飞发明的,我总觉得这句话在文法上有点问题。但是,何飞飞发明的话,十句有八句在文法上都讲不通,在意思上却表达得再贴切也没有,于是,久而久之,大家也不挑她的毛病了,反而都顺理成章的引用起“何飞飞”式语法来。“捉捉恋爱的迷藏”是指那时的情况,十五、六个男男女女的青年在一块儿玩,总有点微妙,今天,甲对乙献了殷勤,明天,乙又和丙特别亲热,后天,丙说不定又和丁来往密切。何飞飞常私下对我说:“瞧,整个就像演戏,谁知道若干年后,咱们这场戏会演成个什么局面?”当然,谁知道呢?我们谁都不会知道,我们也不想知道,我们只是尽情享受着属于我们的欢乐。至今,我仍然怀疑,当初何飞飞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已有某种预感?是不是她自己已知道她将扮演的角色?当时,她是我们这一群里最会闹,最无忧无虑,最爱笑爱吵的一个,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她在,老远就可以听到她旁若无人的笑声和叫声:
  “哈哈,真滑稽,滑稽得要死掉了!”
  “真滑稽”,和“要死掉了”都是她的口头语,就不知道她怎么会有那么多事情“真滑稽”和“要死掉了”。她看到水里有条鱼也是“真滑稽”,看到一个老农夫也是“真滑稽”,看到一朵花开得很漂亮也是“真滑稽”,反正,一切需要用感叹词的句子,到她那儿就变成了“真滑稽”。尤其,后来她发现“滑稽”两个字在古时正确的发音应该念作“骨稽”的,她就左一声“真骨稽”,右一声“真骨稽”的,听得我们可真是“骨(滑)稽”极了。水孩儿常常对她说:
  “你就别骨(滑)稽了吧!还是滑稽吧!”
  她会把大圆眼睛一瞪,鼻子皱成了一堆,嚷着说:
  “真骨稽!你这个滑稽才真骨稽透了呢!以错的来改对的,简直骨稽!”这几个“滑稽”“骨稽”,弄得我们可真又“骨稽”又“滑稽”,每次都笑得肚子痛。何飞飞还有个特别本领,就是别人不笑的时候她笑得开心,别人都笑的时候她反而紧绷着个脸儿一点也不笑。每次我们好不容易笑停了,一看到她那张实在正经不起来,却又一本正经的“骨稽”样子,就又忍不住的要笑。看我们笑得前俯后仰的,她倒经常纳闷的用手托着腮,百思不解的说:“怎么就那么好笑呢?真骨稽!”
  何飞飞就是这样一个人,老实说,她是我们大家的宠儿,有她在,空气永远不会沉闷,有她在,人人都觉得开心。男孩子们喜欢她,女孩子们也喜欢她。但是,对于她的调皮捣蛋,却常常叫人吃不消,尤其是想追求她的男孩子,常被她捉弄得下不来台。有一次,小魏在她耳边不知道讲了一句什么,她一个劲儿的点头,也在小魏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那一整天,小魏始终兴奋得眉飞色舞,眼光就绕着何飞飞转。而我们,都分别得到了何飞飞的暗示:
  “晚上小魏请看电影,国际戏院门口集合,大家一起去!”
  我们都是爱开玩笑的,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因此,当小魏兴冲冲的赶到国际戏院门口时,他看到的是黑压压的一大群人,足足有十五、六个。再也没有一个时刻小魏的脸色是那样尴尬的,瞪大了眼睛,他呐呐的说:
  “这……这……这是怎么?”
  “你不是请看电影吗?”何飞飞作出一股诧异的样子来:“难道你忘记买票了?我已经帮你约了大家,一共十六个人,你赶快买票吧!”“这……这……”小魏急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用手抓着头,但是何飞飞却一脸正经,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因此他也不敢冒昧,半天才可怜兮兮的说:“我请了大家吗?”
  “你是的,”何飞飞板着脸说:“你还不买票,在等什么?你叫我通知大家的。”“你——你没有听错吗?”小魏结舌的问。
  “胡说八道!”何飞飞竖起了眉毛,很可怕的样子:“难道你想冤大家白跑一趟吗?做人不能这样做的。都快开演了,你到底是买票还是不买票?”
  “好,好,好,我买,我买,我买。”小魏一叠连声的说,慌忙去买了票(据说,用掉了他一个月的零用钱。)而何飞飞呢?早躲到一边,笑了个前俯后仰。事后,小魏咬牙切齿的说:“这个鬼丫头,总有一天,她也被人捉弄一下才好呢!”
  可是,何飞飞是不容易被人捉弄的,她太机伶了,太灵巧了,而她又是那样一派天真和惹人喜爱,谁会忍心去捉弄她呢?除非是命运。我们就是这样爱闹的一群,但是,柯梦南并不属于我们这一群,他是后来才加入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