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28

庭院深深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7


  天气是多变的,早上还是晴朗的好天气,到下午却飘起了霏霏细雨,天空黑暗了下来,秋意骤然的加浓了。放学的时候,方丝萦已经感到那份凉凉的秋意,走出校门,一阵风迎面而来,那样凉飕飕的,她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抬头看了看天空,云是低而厚重的,校门口的一棵不知名的树,撒了一地的落叶。细细的雨丝飘坠在她的脸上,带来一份难言的萧索的感觉。“哦,老尤开车来接我们了。”亭亭说。
  真的,老尤的车子停在路边,他站在那儿,恭恭敬敬的打开了车门,微笑着说:“下雨了,先生要我来接你们。”
  方丝萦再仰头看了看天空,雨丝好细,好柔,好轻灵。像烟,像雾,像一张迷迷蒙蒙的大网。她深呼吸了一下,吸进了那份浓浓的秋意。然后,她对老尤说:
  “你把亭亭带回去,我想在田野间散散步。”
  “你没有雨衣,小姐。”老尤说。
  “用不着雨衣,雨很小,你们去吧!”
  “快点回来哦!老师,你淋雨会生病。”亭亭仰着一张天真的小脸说。“没关系,去吧!”她揉了揉亭亭的头发,推她钻进了汽车。车子开走了。沿着那条泥土路,方丝萦向前慢慢的走着。雨丝好轻柔,轻轻的罩着她。她缓缓的向前移动,像行走在一个梦里,那恻恻的风,那蒙蒙的雨,那泥土的气息,和那松涛及竹籁,把她牵引到了另一个境界,另一个不为人知的、朦胧而混沌的境界里。她沉迷了,陶醉了,就这样,她一直走到了含烟山庄的废墟前。推开了那扇铁门,她走进去,轻缓的游移在那堆残砖废瓦中。雨雾下的废园更显得落莫,显得苍凉。那风肆无忌惮的在倒塌的门窗中穿梭,藤蔓垂挂在砖墙上,正静悄悄的滴着水,老榕树的气根在寒风中战栗,柳树的长条上缀满了水珠,亮晶晶的,每滴水珠里都映着一座含烟山庄——那断壁残垣,那枯藤老树。她叹息。多少的柔情,多少的蜜意,多少古老的往事。都湮没在这一堆废墟里。谁还能发掘?谁还能找寻?那些埋葬的故事和感情?属于她的那一份梦呢?像这废墟,像这雨雾,一般的萧索,一般的迷蒙,她怕自己再也拼不拢那些梦的碎片了。在一堆残砖上坐下来,她陷入一种沉沉的冥想中,一任细雨飘飞,一任寒风恻恻。她不知坐了多久,然后,她被一声呼唤所惊动了。“含烟!”
  她抬起头来,一眼看到柏霈文正站在含烟山庄的门口,带着满脸的焦灼和仓皇。他那瘦长的影子浴在薄暮时分的雨雾里,有份特殊的孤独与凄凉。
  “含烟,你在吗?含烟?”柏霈文走了进来,拄着拐杖,他脚步微带跄踉。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雨衣,在他的臂弯中,搭着方丝萦的一件风衣。方丝萦从断墙边站了起来,她不忍看他的徒劳的搜索。一直走到他的面前,她说:“是的,我在这儿。”一层狂喜的光彩燃亮了他的脸,他伸出手来触摸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哦,我以为……我以为……“他喃喃的说着。
  “以为我走了?”她问,望着他,那张脸上刻画着多么深刻的挚情!带着多么沉迷的痴狂!哦!要狠下心来离开这个男人是件多么困难的事!她真会吗?带走他那黑暗世界中最后的一线光明?“哦,是的,”他仓促的笑了,竟有点儿羞涩。“我是惊弓之鸟,含烟。”他摸摸她的头发,再摸摸她那冰冷的手。“你湿了,你也冷了!多么任性!”他帮她披上了风衣,拉紧她胸前的衣襟。“老尤说你不肯上车,一个人冒着雨走了,我真吓了一大跳。呵,别捉弄我了,你再吓我几次,我会死去。”
  “我只是想散散步。”她轻声说,费力的把眼光从他脸上掉开,望着那雨雾下的废墟。“这儿像一个坟场,埋葬了欢乐和爱情的坟场。”“会重建的,含烟,”他深沉的说:“我答应过你,一切都会重建的。”“有些东西可以重建,只怕有些东西重建不了。”于是,她轻声的念一首诗,一首法国诗人魏尔仑的诗:
  
  “在寂寞而寒冷的古园中,
  刚刚飘过两条影子朦胧。
  他们眸子木然,双唇柔软,
  他们的言谈几乎不可闻。
  在寂寞而寒冷的古园中,
  两个幽魂唤回往事重重。
  ……——那时,天空多蓝,希望多浓!
  ——希望已飞逸,消沉,向夜空。
  如此他们步入野燕麦间,
  只暮天听见他们的言谈。”
  

  “你在念什么?”柏霈文问。
  “一首诗。”“希望你没有暗示什么,”柏霈文敏感的说:“我现在很怕你,因为我猜不透你的心思,把握不住你的情感,我总觉得,你在想办法离开我。于是,我必须用我的全心来窥探你,来监视你,来牢笼你。”“再给我筑一个金丝笼,像以前一样?那个笼子几乎关死了我,这一个又将怎样?”
  “没有笼子。”他说。“那你就任我飞翔吧!”
  他打了个寒战,声音微微有些儿战栗:
  “我将任你飞翔,但是,小鸟儿却知道那儿是它的家。”
  “是吗?”她幽幽的问,看着那废墟。我的家在那儿呢?这废墟是筑巢的所在吗?何况,鹊巢鸠占,旧巢已不存在,新巢又禁得起多少风风雨雨?
  “我们走吧,含烟,你淋湿了。”他挽着她的手。
  “我还不想回去,”方丝萦说:“淋雨有淋雨的情调,我想再走走。”“那么,我陪你走。”于是,他们走出了含烟山庄,沿着那条泥土路向前走去,暮秋的风雨静幽幽的罩着他们。好一阵,他们谁都没有说话,然后,他们一直走到了松竹桥边。听到那流水的潺□,柏霈文说:“有一阵我恨透了这一条河。”
  “哦,是吗?”她问:“仅仅恨这一条河吗?”
  “还有,我自己。”她没有说话,他们开始往回走,走了一段,柏霈文轻轻伸手挽住了她,她没有抗拒,她正迷失在那雨雾中。
  “我一直想告诉你,”柏霈文说:“你知道,三年前,妈患肝癌去世了。你知道她临死对我说的是什么?她说:‘霈文,如果我能使含烟复活,我就死亦瞑目了。’自你走后,我们母子都生活在绝望和悔恨里,她一直没对我说过什么关于你的话,直到她临死。含烟,你能原谅她吗?她只是个刚强任性而寂寞的老人。”
  方丝萦轻轻的叹息。“你能吗?”“是的。”“那么,我呢?你也能原谅吗?”他紧握住了她的手,她那凉凉的、被雨水所濡湿了的手。
  她又轻轻的叹息。“能吗?能吗?能吗?好含烟?”
  “是的。”她说,轻声的。“我原谅了,早就原谅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接受了你的感情。”
  “我知道,给我时间。”
  她不语,她的眼光透过了蒙蒙的雨雾,落在一个遥远的、遥远的、遥远的地方。晚上,雨下大了。方丝萦看着亭亭入睡以后,她来到了爱琳的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柏霈文的门内虽没有灯光,但是,方丝萦知道他并没有睡,而且,他一定正警觉的倾听着她的动静。所以,她必须轻悄的、没有声息的到爱琳屋里,和她好好的倾谈一次。门开了,爱琳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袍,站在房门口,瞪视着她。方丝萦不等她做任何表示,就闪进了房内,并且关上了房门。用一对坦白而真挚的眸子,她看着爱琳,低低的说:“对不起,我一定要和你谈一谈。”
  爱琳向后退,把她让进了屋子,走到梳妆台前面,她燃起了一支烟,再默默的看着方丝萦。这还是第一次,她仔细的打量方丝萦,那白皙的皮肤,那乌黑的眼珠,那小巧的嘴和尖尖的小下巴,那股淡淡的哀愁,和那份轻灵秀气,自己早就该注意这个女人走呵!
  “坐吧!方——呵,”她轻蹙了一下眉毛。“该叫你什么?方小姐?章小姐?还是——柏太太?”
  方丝萦凝视着爱琳,她的眼睛张大了。
  “他都告诉了你?”“是的。”爱琳喷一口烟:“一个离奇的、让人不能相信的故事!”“天方夜谭。”方丝萦轻声的说,叹了一口气,她的睫毛低垂,微显苍白的面容上浮起了一个淡淡的、无奈的、楚楚可怜的微笑。爱琳颇被这微笑所打动,她对自己的情绪觉得奇怪,想像里,她会恨她,会嫉妒她,会诅咒她。可是,在这一刻,她对她没有敌对的情绪,反而有种奇异的、微妙的、难以解释的感情。这是为什么?仅仅因为昨晚她曾照顾过醉后的她?“谢谢你昨晚照顾我。”爱琳忽然想了起来。
  “没什么。”“我昨晚说过什么吗?”
  方丝萦温柔的望着她,那对大眼睛里有好多好多的言语。于是,爱琳明白了,自己一定说过了一些什么,一些只能对最知己、最亲密的姐妹才能说的话。她低下头,闷闷的抽着烟。“我来看你,柏太太,因为我有事相求。”方丝萦终于开了口。
  是的,来了!那个原配夫人出来讨还她的原位了!爱琳挺直了背脊。“什么事?”她的脸孔冷冰冰的。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本来面目,我想,我们就一切都坦白的谈吧。”方丝萦说,恳切的注视着爱琳,声音里带着一丝温柔的祈求。“我以一个母亲的身分,郑重的把我的孩子托付给你,请你,不,求你,好好的帮我照顾她吧!我会很感激你。”爱琳吃惊了。她的眼睛张得好大好大,诧异的瞪着方丝萦,这几句话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说。
  “我很不愿这么说,”方丝萦用舌头润了润嘴唇。“但是,这是事实,你似乎不喜欢那孩子。我只请求你,待她稍微好一点……”“你在暗示我虐待了那孩子?”爱琳竟有些脸红。
  “不是的,我不敢。”方丝萦轻柔的说,露出了一股委曲求全的神态。“只是,每个孩子都希望温情,何况,你是她的妈妈,不是吗?”“你才是她的妈妈!”“她永不会知道这个。事实上,她叫你妈妈。所以,你是她的母亲,现在是,将来也是。而我呢,只不过隐姓埋名的看看她,终究要离开的。”
  “离开?”爱琳熄灭了烟蒂。“你必须说清楚一点!我以为,你将永不离开呢!”“在正心教完这一个学期,我就必须回美国去了。”方丝萦静静的看着爱琳。“现在离放寒假只有一个月了,所以,这是我停留在这儿最后的一个月。你了解我的意思了吗?我十分舍不得亭亭,假若你肯答应我,好好照顾她,我……”一层泪浪突然涌了上来,她的眸子浸在水雾之中了。“我说不出我的心情,我想,我们都是女人,都有情感,你会了解我的。”
  爱琳紧紧的注视着她,好一会儿,她没有说话,然后,她拉了一张椅子,在方丝萦对面坐了下来。她的眼光仍然深深的、研判的停留在她脸上。
  “你在施舍吗?宽宏大量的把你的丈夫施舍给另一个女人?是吗?”“不,你错了。”方丝萦迎视着她的目光,也深深的回视着她。“我不是那样的女人,如果我爱的,我必争取。问题是——”她顿了顿。“十年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我无法再恢复往日的感情,你了解吗?何况,在美国,我的未婚夫正等着我去结婚。我不可能在台湾再停留下去,我必须回去结婚。”
  两个女人对面对的看着,这是她们第一次这样深刻的打量着对方,研究着对方,同时,去费心的想了解和看透对方。
  “可是——”爱琳说:“你难道不知道他想娶你吗?他今天已经对我提出离婚的要求了。”
  “是吗?”方丝萦微微扬起了眉梢,深思的说:“那只是他片面的意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我已经不爱他了,我停留在这儿半年之久,只是为了亭亭。如果亭亭过得很快乐,我对这儿就无牵无挂了。我必定要走,要到另一个男人身边去!”“可是——”爱琳怀疑的看着她:“你就不再顾念霈文,他确实对你魂牵梦萦了十年之久!”
  “我感动,所以我原谅了他。”她说:“但是,爱情是另外一回事,是吗?爱情不是怜悯和同情。”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你走定了?”
  “是的。”“他知道吗?”“他会知道的,我预备尽快让他了解!”
  爱琳不说话了,她无法把目光从方丝萦的脸上移开,她觉得这女人是一个谜,一个难解的人物,一本复杂的书。好半天,她才说:“如果你走了,他会心碎。”
  “一个女性的手,可以缝合那伤口。”方丝萦轻声的说。“他会需要你!”爱琳挑起了眉毛,她和方丝萦四目相瞩,谁也不再说话,室内好安静好安静,只有窗外的雨滴敲打着玻璃窗,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远处,寒风正掠过了原野,穿过了松林,发出一串低幽的呼号。爱琳走到了窗边,把头倚在窗棂上,她看着窗外的雨雾,那雨雾蒙蒙然,漠漠无边。
  “我不觉得他会需要我,”她说:“他现在对我所需要的,只是一张离婚证书。”“当然你不会答应他!”方丝萦说,走到爱琳的身边来。“他马上会好转的,等我离开以后。”她的声音迫切而诚恳。“请相信我,千万别离开他!”
  爱琳掉转了头来,她直视着方丝萦。“你似乎很急切的想撮合我们?”她问。
  “是的。”“为什么?”“如果他有一个好妻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就摆脱了我精神上的负荷。而且,我希望亭亭生活在一个正常而美满的家庭里。”“你有没有想过,假若你和他重新结合,才算是个完美的家庭?”她紧钉着问,她的目光是锐利的,直射在方丝萦的脸上。“那已经不可能,”方丝萦坦白的望着她。“我说过,我已经不再爱他了。”“真的?你不是为了某种原因而故意这样说?”
  “真的!完完全全真的!”
  爱琳重新望向窗外,一种复杂的情绪爬上了她的心头。她觉得酸楚,她觉得迷茫,她觉得身体里有一种崭新的情感在那儿升腾,她觉得自己忽然变得那么女性,那么软弱。在她的血管中,一份温温柔柔的情绪正慢慢的蔓延开来,扩散在她的全身里。“好吧,”她回过头来。“如果你走了,我保证,我会善待那孩子。”眼泪滑下了方丝萦的面颊,她用带泪的眸子瞅着爱琳。在这一刹那间,一种奇异的、崭新的友谊在两个女人之间滋生了。方丝萦没有立即离去,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两个女人之间还谈了一些什么,但是,当方丝萦回到自己屋子的时候,夜已经很深很深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