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23

星河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7


  第二天午后,在狄君璞的书房里,心虹把昨夜和心霞的谈话内容都告诉了狄君璞。用一种略带责备和埋怨的眼光,她瞅著他,有些忧愁的说:“你为什么不把云飞坠崖的事告诉我呢?君璞?”
  他望著她。“你太善良,心虹。所以你会患上失忆症,我何苦告诉你,再引起你的伤心呢?如果有一天,你自己记起了一切,不是比较自然吗?”“其实,告诉我也好,”她深思的说。“我初听到的时候震惊而难过,但是,现在,我却觉得像心灵上解除了一层负荷似的。奇怪,我真不了解我自己。那还是个我爱过的人,为什么我知道他死了,并不像你们想像那样大受刺激,我竟能平静的接受这件事。为什么呢?是因为我有了你吗?”她看著他:“君璞,你不认为我这人很可怕吗?有了新的爱人就丢了旧的?”“呵!你的毛病就是思想太多了,又太善于责备自己了!”狄君璞说,揽住她,吻著她。“忘了这一切吧,你答应过我不再提了,是吗?”“我只是觉得对那个老太太很有歉意,我想为她做点什么事,君璞,我能为她做点什么事吗?”
  狄君璞深思的望著她,点了点头。
  “我想我们可以的,心虹。”
  “是什么呢?”“让我慢慢再告诉你吧!现在,如果你有心情的话,”狄君璞笑望著她:“我有一样礼物要送给你。”
  “真的?”心虹高兴了起来。“是什么?”
  “伸出手来,闭上眼睛!”狄君璞命令著。
  “君璞,你可不许使坏呵!”心虹怀疑的。
  “人格担保!”心虹闭上眼睛,伸出了手。狄君璞看著她,那垂著的长睫毛在那儿不安静的颤动著,唇边微微的带著个轻颦浅笑。伸出的手掌白细修长,仿佛托著一个美丽的梦。他不自禁的用唇压在那手掌上,心虹低低的惊呼,仍然闭著眼睛,她问:
  “这就是你的礼物吗?”
  “不。还有别的!”一样凉沁沁的东西轻轻的落进了她的掌心中,接著,是一条链条细碎的滑入了她的手掌,她忍不住了,睁开眼睛,她看到自己所托著的,竟是一颗光彩夺目的星星,她不禁惊叫了。拿起来,她细细的看著,那是一个K白金的胸饰,上面垂著K白金的链条,胸饰是个星形,上面缀著水钻,因此,整个星星闪烁而夺目,璀璨而晶莹。她抬起眼睛来,怔怔的看著狄君璞。“这……这是什么?”她结舌的问。“那颗从星河里坠落下来的星星,我不是答应过要把它送给你的吗?每颗星星里包著一个梦,你要知道这颗星星里包著什么梦吗?打开它!心虹!”
  原来那星星和普通的鸡心胸饰一样能够打开来,里面可以放张照片或是什么的。她打开了它,立即,她看到那里面镌刻著细小的字迹,她低低念著,却是那首“星河”的第一段:
  
  “在世界的一个角落,我们曾并肩看过星河,
  山风在我们身边穿过,
  草丛里流萤来往如梭,
  我们静静伫立,高兴著有你有我!”
  

  心虹惊喜的扬起头来,那样兴奋,那样喜悦,那样难以相信!她嚷著说:“你从哪儿弄来的?”“天上!”他笑著。这是他在珠宝店中定制的。合起了那颗星星,他把它挂在她的颈项上,那颗星星垂在她胸前,刚好她穿了件黑色的洋装,衬托得那颗星星分外闪亮,像暗夜中第一颗升起的星光。“呵!君璞!”她叫著。“这多美呵!只有你才想得出这种花样!谁知道我真的把星河里的星星摘下来了!还连带著那个梦呢!”她用手圈住了狄君璞的脖子,热情的吻他,说:“我们是不是会永远并肩看星河呢?”
  “永远!”他反复的吻她,每吻一下,就说一句:“永远!”然后,他审视著她,问:“高兴吗?”
  “高兴!”“快乐吗?”“快乐!”“心情愉快吗?”“愉快!”“不难过了吗?”“不难过了!”“那么,我要带你出去一趟。”
  “去哪儿?”“去看一个朋友。”心虹不再说话,只是用一种惊奇的眼光看著狄君璞。狄君璞从架子上拿了两罐包装好的奶粉,和一大盒的香肠及食品,说:“好了,我们走吧。”“要去台北吗?你要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吗?我需不需要换一件衣服?”“停止你那许许多多的问题吧!跟我来,但是,答应我永远保持你的好心情。来吧!”
  他带著心虹走出了书房,告诉姑妈不一定赶得及回来吃晚饭,就走出农庄,沿著那条通往镇上的路走去。心虹不再问问题了,她对狄君璞是那样信任,即使他将带她走入地狱,她也会含著笑去的。
  很快的,他们来到了镇上,走完了一条街,转进一条狭窄的巷子,他们来到一家裁缝店的门口,心虹愕然地说:
  “你要给我做衣服吗?”
  “问题又来了!”狄君璞微笑地说。“跟我来吧,你马上就可以知道答案了。”带著她走到那狭隘的楼梯口,他却又站住了,深深的望著心虹,他说:“你答应过我要永远保持好心情的,是不?”“是的。”她说,有点儿不安。“你在弄什么花样?别吓唬我,君璞。”“不会吓你,心虹。”他说:“我早就想带你来了,这儿住著一个孤独的女孩子,她需要友谊,需要安慰。自从我发现她之后,就常到这儿来,她知道我和你的事。你愿意给她一份友谊吗?”“当然!君璞!”她说著,惊异而狐疑的看著他。
  “那么,来吧!”他领先走上了楼梯,一面上楼,一面扬著声音喊:
  “有人在家吗?客人来了!”
  萧雅棠立即冲到楼梯口来,手里抱著孩子,高兴的说:
  “是狄先生吗?怎么……”她一眼看到心虹,就张口结舌的愣在那儿了。狄君璞上了楼,笑著说:
  “我说过要带心虹来。你们见见吧,我想,总不必我再介绍了!”心虹站在楼梯口,也呆住了。两个女人面面相觑,都怔在那儿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萧雅棠先恢复神志,振作了一下,她陡的叫了起来:“啊,梁心虹,你让我太意外了!”
  “我和你一样意外,”心虹这才呐呐的说出话来。“君璞只说带我来看一个朋友,并没有说是你。你怎么……怎么搬到这儿来住了?”“这里房租便宜。”萧雅棠毫不掩饰自己的窘况。“生了宝宝之后,就搬到这儿来了,云扬给我租的房子。”
  “宝宝?”心虹困惑的看著她怀里的孩子。
  “是的,就是……我告诉过你我有孕了,不是吗?那晚在山谷里的时候。这就是那孩子,云飞的儿子——我叫他宝宝。”
  心虹是更困惑了,不止困惑,而且惊慌,在她的记忆中,这一环始终没有和前面的连锁到一起。她瞪视著那孩子,茫然不知所措。萧雅棠也愕然了,半晌,她才怔怔的说:
  “怎么……你……原来你仍然没有记起来!”她求助似的看了看狄君璞,后者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色。她恢复了自然,对心虹静静的微笑著。“这是云飞的儿子!”她如同是第一次告诉她一样的说著。“我的日子曾经很艰苦,但是,现在已经好多了,狄先生和云扬都很照顾我。你看!这就是那个混蛋给我留下的!”她把孩子递到心虹面前:“愿意帮我抱抱他吗?我去倒茶!”
  心虹下意识的接过了孩子,依然茫然而困惑,她呆呆的瞪著孩子那张粉妆玉琢的小脸。孩子很乖巧可爱,一到了心虹手中,就咧著小嘴对她嘻笑,又伸出胖胖的小手来,碰触著心虹的面颊,嘴里咿咿唔唔的诉说著没有人懂的语言。萧雅棠到后面去倒茶了,心虹掉过头来,看著狄君璞,低低的说:“你一点都没告诉我,有这样一个孩子!”
  “假若昨晚心霞没把云飞坠崖的事告诉你,我仍然不会带你来的。你要知道,我无法预测这事在你心中会引起怎样的反应。”“你怕我怎样呢?生气?嫉妒?你以为我对云飞还有爱情吗?还会吃醋吗?”心虹责难的低语:“你早就该带我来了!可怜的雅棠!想想看,我也很可能变成今日的她!如果我早知道,我可以尽量帮她的忙呵!”
  “现在也为时未晚,”狄君璞轻声说:“我不是带你来了吗?告诉你,她最需要的帮助是友情!她已经在孤独和轻视中挣扎了很久了!她真是个勇敢的女孩子!”
  他们在藤椅中坐了下来,心虹不能自已的打量著那个孩子,掩饰不住她对这孩子所生出的一种复杂的情绪。萧雅棠端著两杯茶出来了,对狄君璞说:
  “你怎么每次来都要带东西呢?”
  “别提了。”狄君璞说:“最近还好吗?”
  “总是这样子。啊,”她忽然想了起来:“上星期云扬带心霞来过。”“心霞?”心虹惊异的叫了一声。她也知道这回事呵,怪不得昨晚她吞吞吐吐,欲说又止,大概就是这件事了!她看著萧雅棠,后者对她微笑了一下。
  “你很惊奇呵!”她说:“我倒觉得云扬和心霞是很好的一对,你现在总不会还把我当云扬的女朋友吧?”
  “当然。”心虹急忙说,有点赧然了。
  “你可以对云扬放心,”萧雅棠的脸色忽然变得庄重而严肃,她的眼光是诚恳的。“云扬和云飞完全是不一样的人,虽然他们是兄弟,但是,在做人和品格方面,云扬是高出云飞太多了!”心虹点了点头,她的眼底有著感动的光芒。萧雅棠伸手去抱过孩子,心虹望著那婴儿,低声的说:
  “孩子很漂亮,长得像云飞。”
  “我本来想拿掉他的,”萧雅棠说,用手托著孩子的头,让他躺在她的手腕上,用一种又怜爱又忧愁的眼光,她注视著孩子。“云飞死了,这孩子出世就会是个私生子,我恨透云飞,连带使我也恨这孩子。我想拿掉他,却不知该怎么去拿,也没有勇气,我去找云扬,求他帮忙。但是,云扬却对我说,拿掉他是件残忍的事,孩子何辜?该失去一条生命?他说他负责生产费,要我生下他来,如果我仍然不要他,就送给云扬,他愿意收养这孩子。就这样,我就把这孩子生下来了。谁知道,一生下来,我就再也离不开他了。”她举起孩子,深深的吻著孩子的面颊和颈项。孩子怕痒,开始舞动著双手,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现在,”萧雅棠继续说了下去。“这孩子却成为我的生命和我的世界,也是我活在这世界上唯一的意义。”心虹静静的听著,她的眼睛一瞬也不瞬的望著她,眼里充盈著泪。萧雅棠说完了,室内有片刻的沉静,她的眼光仍然痴痴的停驻在孩子的面庞上。然后,心虹开了口:
  “我很抱歉。雅棠。”萧雅棠很快的抬起头来,望著心虹。
  “为什么?”她问。“因为云飞的死吗?”“总之,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是不会死的。”心虹说。
  “那么,他会在什么地方呢?我打赌不会在你身边,也不会在我身边,不知道他会在那一个女人的身边,也不知道他会再造多少的孽。说不定还有更多的私生子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呢!抱歉?你不必对我抱歉,心虹,我从没有为这件事恨过你或怪过你,从没有。如果我要恨,我恨的是云飞,不是你。”心虹凝视著萧雅棠,这篇话完全出手她的意料之外,萧雅棠说得那样坦白,那样诚恳。她没有责怪她,没有像那个老太太那样指责她是凶手。心虹觉得心中有份说不出的安慰和温暖。她凝视著萧雅棠的眼光里立即说出了她心中的思想,同时,萧雅棠也立即从心虹的眼光中读出了这份思想。两个女人禁不住的都相视微笑了起来。就在这相视微笑中,一层了解的、崭新的友谊就滋生了。
  “孩子多大了?有一周岁了吗?”心虹问,含笑地望著那肥肥胖胖的小婴儿。“没有,才八个月,块头很大,是吗?才能吃呢!将来一定很结实。”萧雅棠回答。不由自主的流露了一份母性的骄傲、她那看著孩子的眼光是宠爱而得意的。
  “再给我抱抱好吗?”心虹无法遏止自己对这孩子的好奇,云飞的孩子!那个差点做了她丈夫的男人!
  萧雅棠把孩子交给了心虹,站起身来说:
  “正好我该给他冲奶了,你抱著,我去冲去。”
  狄君璞以一种感动而欣慰的眼光望著这一切,他坐在一边,几乎一句话也不说。望著这两个女人化解了她们之间那种微妙的尴尬,建立起友情与亲密,这是动人的,他不愿说任何的话,以免破坏了她们之间的气氛。但是,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室内的宁静,接著一个女性的声音喊了起来:“萧雅棠在吗?我们来了!”
  萧雅棠惊奇地站住了,狄君璞和心虹也惊奇的站了起来,同时,那刚跑上来的一男一女也惊奇的站住了。来的不是别人,却是心霞和云扬。“嗨,怎么会是你们?你们怎会在这里?”心霞愕然地叫著。“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呢?”心虹笑著说,不由自主的兴奋了。“狄先生!”云扬向狄君璞打著招呼,他手里也拎著许多奶粉和什么的。狄君璞和云扬笑著点了点头,这真是一个奇怪的聚会,他一生没碰到过比这更特殊的场面了。这群人彼此间的关系实在微妙,但场面却是兴奋而热闹的。萧雅棠显然是惊喜交集,她嚷著说:“到底今天是个什么特殊的日子?你们会一起跑来了?你们是约好的吗?”“不是,不约而同而已。”云扬说。把东西放了下来。不住的以惊奇的眼光看著心虹和她手中的孩子。
  心虹的眼光和云扬的接触了,两人似乎都有点儿不安。可是,兴奋和欢愉的气息是富传染性的,旧恨早已过去,新的关系里却有著温情,云扬很快就抛开了那困扰著他的一丝儿恼意,他对她大踏步的走了过来,由衷的说:
  “很高兴见到你,心虹。”
  他的唇边带著微笑,他的眼底有著友情,他直呼她的名字,像以前他经常出入霜园时一样,这表示所有的仇恨都已过去了。这一群年轻人,把新的友谊建筑起来了,这是一些多么热情而善良的人哪!
  “嗨,大家坐吧!不要都站著!”萧雅棠忽然想起她是主人来了,她把椅子上的东西拿开,高声的招呼著,又要向楼下跑,“这样难得的聚会,必须好好热闹一下,你们都不许走,我出去买点东西,今晚大家都在我这儿吃晚饭!”
  “等一下!”云扬说:“你怎么做得了我们这么多人吃的?”
  “我可以帮忙!”心虹说。
  “我提议,”狄君璞阻止了大家的吵声:“假若你们大家不反对,我想请你们去台北吃沙茶火锅!”
  “沙茶火锅!”心霞首先赞同:“好极了!就是沙茶火锅!”
  “孩子呢?带去吗?”心虹问,她对那孩子显然已生出一份微妙的感情。“我可以把他托给楼下的房东太太!”萧雅棠说,“你们等一等,我先给他喝瓶奶!”她往后面冲去,又兴奋又激动。生活对于她,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成了一件无可奈何的事。而现在,那属于年轻人的、活泼的、喜悦的日子,似乎又回来了!这些访客,这些朋友,她知道,他们都渴望著给她快乐的!她是多么感激他们呵,他们何止带来快乐呢?他们还带来一份崭新的生命呵!片刻之后,这一群人已浩浩荡荡的向台北的方向出发了,带著欢愉,带著喜悦,带著无穷无尽的对未来的希望,他们向前迈著步子,把曾有过的那些乌云和阴影都抛向脑后了。未来,对他们是一条神奇的路,他们都已振作著,准备去探索,去追寻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