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尾声

更新时间:2009/10/02

秋天,月夜。

  半轮冷月高挂在清空中,一片墓地松林在秋风中飒飒作响,一座新坟前边立着一块石碑,上刻:玉旨一郎之墓。

  一对用野草和野花编织的花圈上挂着白色飘带,上写: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玉旨一郎永垂不朽,下款是王一民敬献,日期是一九三四年九月十八日。

  在花圈前边肃立着王一民、李汉超、卢淑娟、冬梅和肖光义。卢淑娟手中提着一个小皮箱,冬梅胳膊上挎着一个小包袱。

  王一民手里拿着帽子,眼睛呆呆地望着石碑……他仿佛又看见玉旨一郎和他生离死别那一刹那……玉旨一郎用流血的身体护着他,用目蚍欲裂的眼睛看着他,用火辣辣的大手拉着他……那撕裂人心的声音又响在他的耳边:“朋友,永别了!”……他的眼泪止不住一串串流下来……

  一阵秋风吹过,呼呼的松涛声伴着卿卿的虫鸣,像老人发出的呜呜悲叹,像少妇发出的凄凄哀啼。

  王一民在心里默默地祷念着:亲爱的一郎,你安息吧!你的血流在中国的土地上,也流进中国人民的心里,等到我的祖国回到人民手中那一天,我一定要把你的事迹写成一本书,让全中国人民都来纪念你这位日本朋友,也要让中日两国人民都知道: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都是侵略战争的受害者,日本军国主义者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当我们两国人民携起手来的时候,侵略战争一定会被制止!

  一郎,安息吧!

  王一民又深深地鞠了一躬。李汉超等也鞠了一躬。

  李汉超擦了擦眼泪,转对王一民悄声说:“一民,已经是后半夜了,你和淑娟她们还要赶夜路。车还在那边等着。快走吧,到游击队替我问夏云天同志好!让老塞多接触战士和人民,将来为他们写好书;让柳絮影把部队里的文娱活动开展起来。再替我问候所有的同志们!”说到这里,他又转对卢淑娟和冬梅说,“你们过惯了城市家庭中的舒适生活,游击队里的条件特别艰苦,要有克服困难的决心。”

  卢淑娟庄重地点着头,眼睛里含着热泪说:“我知道,我已经千遍万遍立下誓言:在这国破家亡的时候,我要把自己完全交给祖国,我要用父亲忠烈的鲜血写下自己的一生!”

  “对,您放心吧。”冬梅马上接过来说。这姑娘兴奋得眼睛直闪光,她又飞快地说起来,“我们小姐真的早就下定决心了,这一个多月她哪天不盼王老师能从游击队回来接她,前天一接到您的通知,让我们做好下乡的准备,小姐就激动得一夜没合眼。其实小姐那个家呀,自从遭了变故,老爷去世以后,就再也不成个家的样子了。少爷虽说放出来了,可是一直疯疯癫癫,成了一个废人。大太太得了脑血栓,卧床不起。二太太回了娘家,三太太整天抹眼泪。家人也都散了,连看门房的两个老头都走了。听说日本人还要没收那房子,将来这一家人也都得散摊子……”

  “你别说了。”淑娟眼含热泪,一拉冬梅说,“日本鬼子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也不光我们一家。”

  “对。”李汉超说,“不消灭侵略者,中国人民都过不上好日子。”

  “好了,我们走吧。”王一民向李汉超伸出手去说,“问省委领导同志们好!你要多多保重,我将来再有机会回哈尔滨,一定去看望玉芳大嫂,替我亲亲小超!”

  他们紧紧握手,热烈拥抱,互相挥手,洒泪而别。

  李汉超站在墓地旁的松树下,看着他们沿着田间小路向前走去。他看见王一民接过卢淑娟手中的小皮箱,扶着她在前面走。后面肖光义也接过冬梅挎的包袱,和她并肩走着。

  风还在吹,虫还在叫。李汉超抬头望望夜空,只盼黎明快些来到。

  1981年3 月19日初稿1981年5 月20日二稿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