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83

更新时间:2009/10/02

果然不出王一民所料,葛明礼本人就是一张最有效的特别通行证,所有主要街口的关卡都有便衣特务,这些家伙一看葛明礼立刻鞠躬行礼,举手放行。日本宪兵一看葛明礼那黄灿灿的大肩章,昂首挺胸的大块头,以及特务们那毕恭毕敬的样子,也都没有阻拦过。至于挎洋刀的警察们,一见是警正衔的高级警官,更是连个屁也不敢放;有那认识是警察厅特务科长的,更是笑脸相迎,恭身相送。他们怎知道正有一把锋利的钢刀对着葛明礼的后背呢。这把钢刀使葛明礼真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他那溜光水滑的大白脸上像被遮上了一层阴云,眉头紧皱。当后腰触到那硬邦邦的钢刀把上的时候,他那面孔就被刺激得扭歪变形,连脸蛋子上的肉都不断抽搐抖颤。他越是这样越使那些警察特务看着害怕,有那想上前说两句讨好话的家伙也不敢靠前了。他这副表情反倒使得摩托和汽车通行的速度加快了,帮助王一民他们争取了时间,通行无阻地就把万福德旅馆的九名同志一个不缺地接回了三十七号小院门前。这时夏云天和谢万春已经把小院内的事情全部处理完毕,正等着他们呢。所以车在门前一停,小院内的同志立即上了大汽车。

  因为小汽车还必须跟着那位党员司机一块走,所以夏云天和谢万春一商量,就临时从那三个警察司机中选了一个态度老实的来开小汽车。由夏云天领着一个枪法特别出众的游击队战士坐在车后座上。他俩都是可以两手同时开枪的双枪手,所以每人都配备两支匣枪,顶好子弹,准备随时投入战斗。那个司机这时已经知道这位像黑铁塔一样的旅长大人就是抗日英雄夏云天,在这巨大的威慑力量下,他更像老鼠在猫面前一样,服服帖帖地坐在司机座位上,简直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现在是三辆完全不同类型的机动车组成了一个车队:打头的开路车还是王一民押着葛明礼坐的摩托;第二辆是两位持双枪的同志坐的小汽车,第三辆是多数同志坐的大汽车。

  三十七号小院前的街道上连一个行人都没有,敌人的戒严使白天变成了夜晚,光明变成了黑暗,人们都被迫地躲在屋子里,提心吊胆挨时光。

  当所有的人都上了车,车队就要开动的时候,葛明礼颤着声音向王一民问了一句:“王,王先生,你们还要上哪去?”

  王一民瞪视着他低沉地说:“出去!”

  “出,出哈尔滨?”

  “嗯,沿着江沿往东开。”

  “那,那过了十六道街就放我下车吧。从那以后就不设卡子了。

  “少啰嗦!”王一民用刀把使劲捅了一下他的后腰说,“走着瞧吧。”

  车辆开动了。王一民咬牙切齿地怒视着眼前这个特务头子,要依着他的性子,真想一刀就捅死这头会说话的畜生。方才在万福德旅馆前,同志们临上车的时候,悄悄告诉他一个不幸的消息:卢运启老先生已经开枪自尽了!这悲壮的噩耗,像万箭钻心一样使王一民心痛难忍,如果不是大敌当前,他一定会大哭一场的。从万福德旅馆回来的路上他竭力控制着自己悲痛的感情。车到三十七号小院前,当同志们上大汽车的时候,柳絮影急匆匆跑到他的身旁,对着他的耳朵悄声说:“我们都走了,淑娟怎么办?你不能押着葛明礼把她接出来吗?”

  他只是简单地说了句:“不能,你快上车吧。”

  柳絮影像还有话要说,但见他扭过头去根本不看她了,只好回身去上大汽车。她一边往车上上,一边还埋怨他太无情了。

  要说话,王一民肚子里有千言万语要说呀!他恨自己对卢运启没有尽到责任,他怨自己不能把淑娟从苦难的深渊里解救出来,连冬梅他都觉得对不起。他不知道淑娟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在日寇临门,老父暴亡,弱弟被捕,老母昏厥,爱人又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她会不会……王一民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他眼盯着葛明礼,把对敌人的仇恨都集中在他身上了。他觉得卢家这场使人痛断肝肠的悲剧,是和葛明礼有着最直接关系的,是他出卖了这一家的男女老少,使得他们家破人亡的,因此他才恨不能一刀捅死他。但是现在却不行,眼下还需要他这个开路的工具。他必须极力克制着自己,以大局为重。

  车队沿着松花江往东开,越往东越偏僻,拦路盘查的敌人也越稀少。过了十六道街以后,葛明礼又颤着声音央求放他下车。不知他是真的恐惧,还是装出的一副可怜相,说话声音抖颤得更厉害了。

  王一民严厉地喝止住他,让他老老实实地坐着,再不许发出一丝声响。

  王一民不许葛明礼发出声响,一是他在考虑最后将如何处置这个罪大恶极的特务头子;一是他还担心在冲出市区以前,会不会碰到敌人最后的加强关卡,进行最后的盘查。因此,他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看着看着,忽然发现二十道街的街口上,站着一群人。这二十道街已经没有多少人家了,出了这条街口,就是荒郊野外,路两旁种着高粱苞米,一片天然的青纱帐。可是二十道街口却是一片光秃秃的所在,这里无遮无挡,看什么都非常清楚。现在,王一民已经逐渐分清这群人的衣着面影了。他们大概有十一二个人,主要是穿黄衣服的军人和警察,不,警察很少,甚至没有,几乎完全是军人,而且是日本军人!只有一个穿西装的,也许是个翻译?车越来越靠近了。王一民已经看清,领头的是一个日本军官,可能是个尉官。他两只手拄着皮鞘大战刀,傲然直立在马路中央,他旁边站着那个穿西装的家伙,背后是一群持枪的日本大兵。

  车到这群人跟前了,离他们只有七八米远,车还在开。那个日本军官举起战刀高声叫唤了一句什么,那个穿西装的紧接着喊道:“停车!”

  王一民一看不停不行了,忙命司机刹车。

  摩托和后边的两辆汽车都停下了。

  车刚停住,还没等王一民说话,葛明礼忽然回头说了一句:“这回得我亲自下车去和他们交涉了。”

  葛明礼说话声音一点也不发颤了,而且说得又急又快,在他回头一瞥的时候,王一民发现他眼睛里射出来一线发亮的贼光。王一民立刻明白他要干什么了。忙用刀把捅着他的后腰,低声而严厉地说:“不许动,由我们交涉!”

  “不,我去!”葛明礼一边说着一边就从车斗里往起站。

  只在这一瞬间,王一民立刻做出了抉择。他左手向后边两辆车一挥,右手——拿匕首的手一翻腕子,一用力,一下就捅进了葛明礼的后心,不偏不斜,正插进心脏部位,只见正在往起站立的葛明礼一挺身子,一梗脖,一翻白眼,扑通一声又坐在车座里,他真的连妈都没有叫出来,就一动不动了。

  王一民插进匕首以后,并没有往出拔,他一回手,就拽出了匣枪……

  几乎和王一民刀刺葛明礼的同时,后边小汽车上的四支匣枪同时像爆豆一样响起来,紧接着大汽车上的十来支枪也响了,枪声响成一片,子弹呼啸着射向那群日本强盗。

  那群日本强盗根本没有料到会遭遇这样暴雨般的突然袭击。他们眼看着摩托车上坐的是满洲警察官,摩托也是军用的,后面小汽车里也是穿黄衣服的,大汽车前边模模糊糊也像坐着军警人员。他们以为拦住车辆,查问一番,最多是拦截回去,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们统治的哈尔滨,会有这么多的武装敌人,而且打得这样快,这样准,这样狠!那个领头的日本军官几乎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天灵盖已经被一颗炸子揭开,一股红白相间的花花脑子直向天空溅去,他也和葛明礼一样,没有来得及叫声妈就栽倒在地了。接着就是一片撕裂人心的嗥叫,那群日本大兵和穿洋服的翻译也都在顷刻之间伸腿瞪眼,纷纷栽倒。

  王一民拔出匣枪以后,敌人已经纷纷倒地了。他忙对司机喊了一声:“开到路旁去!”

  司机忙一转轮,摩托向路旁开去。王一民举着手枪向后面高喊:“汽车先走!快!”

  随着王一民的喊声,后面的小汽车也跟着摩托开向路旁,夏云天从车窗里探出半截身子,向大汽车高喊:“快,快开过去!”

  大汽车吼叫着从日寇死尸上冲过去,血浆向路两旁飞溅着……

  这时夏云天又对王一民喊道:“丢下摩托,快上小汽车!”

  王一民答应着一推司机:“快,你去开小汽车,把警察司机换下来!”

  司机答应着跳下摩托,飞快地奔上小汽车。

  王一民随着也跳下摩托,他往小汽车前跑了几步,又停住脚,回身看看摩托里的葛明礼,发现他脑袋并没耷拉下去,粗脖子还向上面梗梗着,眼睛睁着,大嘴张着,像是还有什么话要说。王一民憎恨之情又勃然而起,他挥起手中匣枪,照着那张扭歪着的大白脸,啪啪就是两枪,两枪都打在鼻子上,立刻掏出一个血肉模糊的黑窟窿,血从那里冒出来……

  王一民这才跑上小汽车。在小汽车里,夏云天和那位游击队战士已经把那个警察司机让到后座上,夹在他俩中间,准备把他拉到游击队去,教育好以后再放回哈尔滨。

  小汽车紧追着大汽车向东跑去。路两旁是茂密的庄稼,高大的树木,农民们已经歇过晌,下地干活了。生活在这里还像小溪的流水一样,照样流着。

  王一民不时回过头向后面望着,后边只有这两辆汽车掀起的一溜烟尘,敌人没有追来。

  前面隐隐约约地现出一带山岭的影子,老山头已经依稀可辨了。

  两辆汽车以最快的速度在公路上奔驰着……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