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82

更新时间:2009/10/02

在谢万春家里待命的同志很快就被接进三十七号小院。王一民把柳絮影和关静娴领进中间一个房间——筠翠仙练唱和练功的屋子。把筠翠仙、小莲子还有做饭的老太太交给她们,让她们做筠翠仙的工作,说明我们不会加害于她,让她不要害怕。

  几位还没有吃饭的同志,被夏云天同志请去吃生鱼。他让大家尽可能吃得饱饱的,因为下一顿饭还不知在哪吃呢。王一民也被夏云天拉去了。他从早晨到现在一口饭没吃,肚里本来早已空空,可是面对那些美餐佳肴,却难以下咽,一端起饭碗,就想起卢家的枪声,一郎的死别……他借着要给柳絮影、关静娴送饭的机会离开了饭桌……

  大家饭还没有吃完,去万福德旅馆接同志的肖光义一个人跑回来了。他带回来一个紧急情况,使所有的人都无心再吃饭了。

  原来正阳街、桃花巷和一道街等几个主要街口,交通完全断绝,戒严已经从主要街道开始了。肖光义和那位党员司机商量着,想从僻静街道绕到万福德旅馆去,但怎么绕也绕不过去,他俩怕等一会儿偏僻小巷再被封住,那就连三十七号也回不来了,只好赶快回来报告,好另想主意。

  大家一听这情况,精神立刻都紧张起来。夏云天马上拿起电话耳机要万福德旅馆(那时哈尔滨还没有自动电话,挂电话都需要通过电话局要),谁知电话局却不给接线,说已经奉命除军警需要的紧急电话以外,一律暂时停止通话联系。夏云天一听马上自报字号,说他这就是紧急军用电话,他的临时驻哈办事处就在万福德旅馆楼上。电话局请他先撂下电话等着,隔了一会儿,才给接通,旅馆那边接电话的是那位“副官”。他说人已经都到齐了,只是街上已经全部戒严,没法通行。夏云天让他们在旅馆里等着,他要亲自领人去接他们。“副官”马上说:他已经试过了,没有特别通行证,任何人也不放行。夏云天情绪激昂地告诉“副官”,他一定要闯闯哈尔滨这大戒严,让他们在旅馆里等着他的到来!

  夏云天撂下电话,就和王一民、谢万春提出:他要亲自去闯一下。

  王一民在他挂电话的时候,已经集中精神,在紧张地思考。凭经验他已经猜到要想通过敌人的关卡必须持有特别通行证,没有通行证任凭你是旅长司令也难闯过去,因为主要街口都配有日本宪兵,那是阎罗殿前的小鬼,不食人间烟火的。王一民由特别通行证很自然地想到了王天喜,由王天喜又想到了葛明礼,他忽然眼睛一亮,计上心来。他望着床头桌上的电话一拍手说:“我有一个办法不知可行不?”

  大家都请他快说。

  于是王一民就把他要借用葛明礼闯关卡的具体想法简单扼要地说了一遍,大家听了都拍手赞成,连夏云天也不住点头。

  办法通过,立即施行。王一民先请塞上萧同志退到东头房间里去休息,没吃饱的同志还可以继续吃饭。这间屋子里只留下夏云天、谢万春和他三个人。他搬了三把太师椅,请夏云天坐在中间,他和谢万春一边一个坐好,然后让肖光义和刘智先两个小将去领彼翠仙马上过来问话。;

  筠翠仙很快地被带过来了。经过柳絮影和关静娴的一段讲说,她的恐惧心理已经消除了一些,脸上的泪痕也干了。但当她走进这屋一看那架势,心头的小鼓不由得又冬冬敲起来。只见当中那个黑铁塔一样的大汉军官脸绷得紧紧的,一只大手又着腰,另一只大手按在枪把上,两只放光的眼睛像要盯进她的五脏六腑。他左边坐了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怒目而视,就像仇家见面一样。那位坐在右边的共党要犯王一民,方才对自己还有点笑模样,这时候那白白的面孔上也挂了一层冷霜,让人看着打寒战。

  还没等筠翠仙站稳,那个王一民就发话了:“筠老板,我们想让你办一件事情,如果照我们的话办好了,我们一定负责保护你。你若担心葛明礼伤害你,我们就送你远走高飞。我们共产党说话从来不打折扣,但是你若是不照我们的话办,或者是在办的当中坏了我们的事,可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听见没有?”坐在当中的旅长把大手往前一伸,瞪圆了眼睛,提高了声音说,“你若是胆敢违抗,我就掐住你那小脑袋,揪住你那细脖子,就这么像拧麻花似的一拧,立时就让你头尾分家,再也唱不成大口落子。”他那声音真像敲钟一样响,伸出的手真像簸箕一样大。

  彼翠仙看着那大手,身上直哆嗦,她心里嘀咕:真要抓着自己脑袋不用拧,一使劲还不掐碎了,她忙伸出一只小手,像要阻挡那大手一样紧摆着说:“您,您可别动手。有什么事让翠仙办,请爷吩咐,爷好比是翠仙的祖宗,让,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让你干的事非常简单,只说几句话就行。”那大手仍然朝前伸着说。

  王一民这时一指电话说:“你马上给葛明礼挂个电话,就说第五旅朱殿山旅长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他商量,现在家里等着,让他马上回来。”

  那位旅长紧跟着吼了一声:“记住没有?”

  筠翠仙吓得一蹦,立刻说:“记,记住了。”

  旅长又说:“你开个头就行,下边的话由我说。”

  “是。爷说咋办就咋办。”

  “现在就挂。”王一民站起身快步走到电话机前,手按着电话说,“我替你要,要通了你说话。”

  “是。”

  “过去。”那位旅长也站起来指着电话说,‘“站到那,等着。”

  彼翠仙忙往那儿走。她腿发软,强挪过去。

  王一民要警察厅特务科,立刻就接通了。他又用手捂着电话耳机对筠翠仙说:“要自然些。”说完就把耳机递给她。

  这时夏云天也快步走到筠翠仙的背后站住了,谢万春也跟着走过来。

  筠翠仙接过耳机,又斜着眼睛看了看王一民,才说道:“我,我找葛爷说话……对,是我。”

  筠翠仙声音有些发颤。王一民和夏云天他们只盼对方在电话里听不出。

  葛明礼来接电话了。筠翠仙忙说:“是我……不,不是催爷回来吃生鱼……是朱旅长到家里来了,他老说有重要的事找爷……哪个朱旅长?是……”

  这时从筠翠仙背后迅疾地伸过一只大手来,一把捂住耳机,又用另只手轻轻一扒拉,把筠翠仙扒拉一个趔趄,她要叫唤,谢万春忙一伸手捂住她的嘴,把她架到屋外去了。

  几乎和这同时,夏云天已经和葛明礼搭上话了。王一民屏住呼吸仔细地听着……

  “葛警正,太太说不清兄弟的名号,还是由兄弟本人和您说吧。兄弟是新任陆军第五旅旅长朱殿山……对,对,正是小弟。……不敢当,不敢当,小弟也久仰警正大名,今天登门拜访,一是请教,二是有件极其重要的大事相商……本来小弟这次来哈尔滨,只想在未来的军管区里谋点事,不成想半路上遇着一条大鱼,撞到兄弟的网里来了……就在一个多小时以前,我的副官的表弟忽然闯来求他庇护,他说日本人正在追捕他,他在逃跑时摔伤了,跑不动了,他恳求我的副官能把他送出哈尔滨去。副官是跟我多年的生死弟兄,就跑来跟我商量,我把详情一问,觉得这可真是一条大鱼。我正愁在玉旨雄一阁下面前送不上见面礼,这可真是天从人愿!我忙让副官稳住他,就跑到府上来找您,我知道警正是玉旨阁下面前的大红人,就想借着你……什么!您问这个人是谁?小弟告诉您,他姓王名一民,是一中的教师……”

  夏云天这王一民的名字才一出口,那边就发狂一般地高叫起来,叫的声音之大,连站在一旁的王一民都听得清清楚楚:“你说什么,是王一民!我的天哪!这可真真是条大鲨鱼呀!头会儿就因为他顾问官阁下开枪打死了自己的亲侄子,顾问官自己也昏迷不醒,被送进了医院,现在我们正在全市搜捕……”接着就听有好几个人在那边喊叫起来,叫声连成一片,这边听不清了。夏云天忙喊:“葛警正,葛警正,你们是怎么回事?吵什么,我听不清……”

  又是葛明礼一个人高声喊起来:“不是吵,我的旅长大人哪!这是我身旁几个弟兄乐的,他们都乐颠馅了,这个王一民可让他们吃尽了苦头啊!朱旅长啊,你抓住这一个王一民就等于抓住共产党的千军万马呀!你等着吧,旅长哥哥,你有这个见面礼就不是旅长了,是未来的军管区司令啊!”

  夏云天听得不耐烦了,他忙催问道:“那你什么时候来呀?你……”

  “我就去!就去!哎,我说呀,你可小心看住啊!姓王的这小子像孙悟空一样,会七十二变哪!”

  “你放心吧,他这回掉进如来佛的手心里,蹦不出去了。”

  “好。旅长哥哥,兄弟马上就到。你大概已经看见了,我那儿还摆着生鱼呢,咱们要大大庆祝一番。一会儿见。”

  电话挂断了。

  王一民、夏云天和谢万春三人当即决定:第一,布置小莲子等候开院门,要打消她的顾虑,不要让她慌手慌脚;第二,把筠翠仙带到东屋监视起来,估计葛明礼在院里不会找她,如果找,由小莲子应挡一下就可以了;第三,客厅里的杯盘碗盏和大圆桌面马上撤走。夏云天、王一民、谢万春留在客厅里准备擒拿葛明礼和他带来的随从特务。其他同志一律隐蔽在中间屋里;第四,门前只留一辆小汽车,肖光义和刘智先两个“马并”坐在车里。等葛明礼一到,他们立即出来敬礼报告,表示迎候。他俩要紧跟在葛明礼和他的随从后边进院。如果万一发生意外变化(包括小莲子开门),他俩可以相机行事,直至开枪。

  门外另一辆大汽车要开到后院隐蔽起来。

  四件事情只用五分钟就办得利利索索。王一民亲自去找小莲子谈话。这个小姑娘和那位做饭的老太太都记着这位仁义的“血人”,也都恨透了凶煞神一样的葛明礼,所以当王一民把开门的事和她一说的时候,她立即应承,连一点畏缩的样子都没流露,王一民从她的眼睛里相信了她的真诚。

  一切都安排就给了。三十七号小院在静悄悄地等待着它的主人。

  不大一会儿,门口就响起了摩托声,不是一辆,是几辆在合唱。

  门铃响了,小莲子马上跑去开门。

  院门开处,葛明礼首先走进来,后面紧跟着两个人:花脸特务秦得利和酷似王一民的王天喜。这两个都是恨透了王一民的家伙,所以就跟着葛明礼前来亲手擒拿这个共产党要犯,以出胸中的闷气。

  紧随着他们三个人进来的是肖、刘两个小将。他俩都把手按在盒子枪枪把上,以防万一。他俩这个动作真是多余的,多亏葛明礼他们没有回头看,否则是会引起疑心的。

  一直处在兴奋激动状态中的葛明礼和秦、王两特务,不但没回头看他俩,甚至连来开门的小莲子都没顾得上看一眼,他们一进院门就兴高采烈地往客厅走去。没等走进客厅门,葛明礼就高声大气地喊起来:“朱旅长,我那没见过面的贵客,请恕小弟迎接来迟了!”

  葛明礼一边喊着一边推开屋门走进去,秦、王两个特务也相跟着跨进了门槛。这时只见屋子里面的沙发床上,端坐着一个高大的上校军官,使葛明礼他们惊奇的是:他怎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既不行见面礼也不寒暄客气,脸还绷得那么紧,横眉立目中射出两道寒光,寒光中透出一股杀气,使得葛明礼猛打一个寒战,觉出情况不妙,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刚要伸手去摸腰中的短枪,猛听身后传来一声断喝:“不许动,举起手来!”

  随着这声断喝,葛明礼和秦、王二特务都觉得脊梁骨上被顶上了一个邦硬冰凉的东西,他们三个人当然明白这是什么玩意儿了,于是只好乖乖地举起手来。

  直到这时,那位高大的上校才从沙发床上站起来。这时葛明礼他们才看清,原来在他屁股下面还坐着两支备用的匣枪。

  葛明礼知道已经落进入家的圈套,看这架势是来者不善。但是他弄不明白来者究竟抱着什么目的?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哈尔滨这个地方对他动手?他们还想活命吗?想到这里他那被震动得惊恐的胆子大了一些。他一瞪眼睛对那上校军官喊道:“你要干什么噶某人和你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要用诈骗手段?”

  “住口!”上校的吼声比他高一倍,震得满屋都发出回声。他指着葛明礼的鼻子喊着:“什么诈骗?我夏云天从来……”

  夏云天话没说完,葛明礼就惊骇已极地喊起来:“什么!你,你是夏,夏云天!”

  秦得利和王天喜也紧跟着喊上了:“您,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汤,汤北游击队长!”

  夏云天一点头说:“正是在下。”

  “那么朱,朱殿山旅长……”

  “早让我打发‘回老家’了。这回轮到你们了,谁要是不服摆弄,夏某人也打发他和朱殿山一路去!”夏云天说到这里一挥手说,“好了,方才你不说我是骗你们吗?那意思是不相信这里有王一民吧。现在就让你们见见吧。不同的是他不是阶下囚,而是座上客。一民,请过来吧。”

  随着他的话音,从葛明礼等三人背后转出了王一民。只见他腰中斜插一支手枪,手中攥着一把明光锃亮的匕首,在葛明礼等面前站定,昂首怒目直望着他们。

  葛明礼等三人当中最熟悉王一民的就是秦得利,他定睛一看,不由得又浑身一抖,倒吸了一口凉气,嘴里也跟着喊出了声:“我的妈呀!这回算完了!”

  葛明礼和王天喜听秦得利这一喊也吓得浑身一抖。他们早已尝到过王一民的厉害,何况又加上一个威震满洲的夏云天!知道这回是凶多吉少了。

  王一民在他们惊惧得瞠目结舌的状态下,快步走到他们身前,用最敏捷的动作从他们身上摸出三支短枪,摸一支往他们身后扔一支,肖光义都—一接在手中,插到腰间皮带上。

  王一民又一推王天喜命令道:“去!到那边墙角脱掉外衣,交出特别通行证!”

  王天喜刚答应一个“是”字,就被刘智先推到东南墙角去了。

  秦得利见王天喜被推走,也要跟过去,刚一迈步,就被王一民扯住衣领拽住,只说了一句:“你衣服我给你脱,坏蛋!”然后挥起匕首,从上到下在他的前衣襟上哗哗划了两下,又拉住后衣襟只一抖,一件被划成三大片的白绸小褂飘然落在地下。秦得利吓得叫了一声“妈”,忙低头看前胸,前胸不但完好无损,边背心都没划破一点。

  这一切虽然都发生在转瞬间,但葛明礼已经看得清清楚楚,正在他被吓得心惊肉跳的时候,王一民举着钢刀奔他来了。他忙往后退了一步,张开大嘴喊道:“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王一民把钢刀又在他面前晃了晃说:“我们可以饶你不死,但是你必须听从我们的指挥,替我们在前面开路。”

  “是。”葛明礼像鸡鸽米似的点着头,“我,我愿意把你们送出去。”

  “不,不是送出去,是送进去!”王一民厉声说。

  葛明礼睁大着惊惑的凸眼:“送进去?往哪进?”

  “往最热闹的街道,正阳街口进!我们要到万福德旅馆去接人,明白不?”

  “明白,明白了。”

  王一民又问道:“你们是不是坐摩托车来的?‘’”是。“

  “几辆?”

  “三辆。”

  “那么现在你听着,”王一民用钢刀指点着葛明礼说,“一会儿我用王天喜的身份和你坐第一辆摩托,你坐在车斗里,我坐在车后座上。你看着没有?”王一民又晃晃匕首说,“它是如何锋利你看见了?一会儿它要一刻不离地对准你的后背,你只要敢乱动一下,它就立刻刺进你的心脏,让你连妈都来不及喊一声就彻底完蛋。开摩托的我们将换上自己的人,我们会在你血没喷出来以前冲出任何险区。我们从来不说空话。是找死还是求活,你自己照量着办。”

  “我求活,求活。”

  “那你现在可以坐下喘口气,一会儿跟我走。”

  “是。”

  王一民又对夏云天指指葛明礼和秦、王两个特务说:“交给您了。我出去布置一下,马上就走。”

  王一民和谢万春一同迅速地安排好车辆等事项。他们把三个开摩托的警察都带进中间屋子看起来,把服装脱下两套给两位共产党员司机换上,请他们一个开摩托一个开大汽车。他们又把夏云天请出来共同商议决定:由王一民率领肖光义和一名游击队战士押着葛明礼去万福德旅馆接人。留下夏云天和谢万春两个人处理三十七号小院内的善后事宜。鉴于秦得利和王天喜两个特务背叛祖国,作恶多端,决定立即处以死刑。三名开摩托车的警察和院外茶馆的小特务用绳索捆牢;筠翠仙也要分开捆起来,以免跑出去报告。对小莲子和做饭的老太太,在征求她俩意见以后,决定我们撤走的时候,也把她们拉走。在宾县农村老太太有一个妹妹,她要领着小莲子去投奔她妹妹。要用最快的速度清查一下葛明礼和彼翠仙家中的金银细软,凡是贵重的小件东西全部抄收,适当地分一点给那一老一小两个受尽剥削的女佣人,使她俩能在农村安家,避开警察特务的迫害。院外的小茶馆关闭上锁,院内的电话在走前要毁掉……等到把这所有事情都处理完以后,夏云天和谢万春就把我们的同志都组织好,等车回来以后,分秒不误地立即上车,冲出哈尔滨去。

  一切都计议停当以后,王一民便迅速换上王天喜的衣服,揣好他的特别通行证,带领肖光义和那位战士,押着葛明礼,出院门,登上摩托和汽车,向正阳街驶去。

  葛明礼仍然穿着他那身崭新的警正制服,戴着两道金箍的大盖帽子,挺着腰板坐在摩托车斗里。他旁边的司机后座上坐着装成王天喜的王一民,不时用隐藏在袖筒里的匕首铁柄捅捅他的后腰,有时还轻声地说一句:“坐直了,精神点!”这就使他不敢不直腰板了。他这“威武”的姿态掩盖着他那内心的惊恐,使他们安全地通过了所有的关卡。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