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80

更新时间:2009/10/02

玉旨一郎送王一民到了万福德旅馆,他等在车上,王一民跑上二楼。

  李汉超已经从省委回来了。根据刘勃过去的表现,省委对他的被捕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所以当王一民汇报以后,他们(包括夏云天和谢万春)立即做出了下面的紧急决定:第一,凡是和刘勃有过联系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以及反日会员,要分别不同情况,立即采取隐蔽或转移措施。对和刘勃接触多的同志,或者是社会影响大。隐蔽困难的人,像柳絮影、塞上萧他们,要立即送到游击队去,投身到武装斗争中去!这样的同志是少数。多数同志,要采取先隐蔽起来,然后再分散转移的办法,以免目标过大;第二,马上把卢运启和他的子女接到万福德旅馆,和到游击队的同志一道撤离哈尔滨;第三,为确保安全,除由夏云天等同志护送外,要马上派人去和准备攻打宾县的赵尚志游击队联系,要他们隐蔽在松花江边的老山头打接应;第四,立即由李汉超、王一民、谢万春分头执行上述决定:李汉超负责去孔氏医院通知共青团员景秀莲,并由景秀莲拿着王一民的白色暗花手绢,去大地包找柳絮影。再由柳絮影通知剧团反日会员,分散隐蔽,到游击队去。与这同时,再由李汉超把塞上萧接到万福德旅馆。

  王一民负责去一中,安排受到刘勃领导过的共青团员隐蔽起来。其中肖光义和刘智先要随同撤离的同志去游击队。对其他没和刘勃接触过的进步教职员(包括老传达李贵),也要打招呼,使其提高警惕。

  王一民安排完一中的同志以后,即去炮队街卢宅,接卢家一行四人来万福德旅馆。王一民本人也必须一道撤离。

  经研究后,同意冬梅和卢淑娟一道去游击队,正式参加革命。

  谢万春负责去接已被刘勃半遗弃的妻子关静娴和共青团员小吴,准备去游击队。此外,他还要通过工会,迅速找一辆由自己同志驾驶的大客车,以备运载撤离同志之用。

  李汉超虽然直接领导过刘勃,但是最近一直没有和他接触,家庭住址刘勃也不知道,省委工作又离不开,所以还要在哈尔滨坚持下去。王一民建议他再找一个比较隐蔽的住处,他完全同意了。

  夏云天和游击队来的同志们,一方面和赵尚志游击队联系,一方面要做好一切准备,以便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冲出哈尔滨。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做出这些决定,然后就立即分头行动了。

  王一民在一中,把任务布置给正在宿舍里的肖光义。又和李贵老两口打了招呼,并请李贵向白露小吃铺的老何头致意。然后就坐上玉旨一郎的车,直奔炮队街卢家驶去。他告诉一郎,他现在住在卢家,他要去取东西和告别。一郎连连点头,他理解这“告别”的真正内容,他是十分同情的。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料到,卢家这时已经完全陷入万分危急的险境当中了!;

  车一驶进炮队街,王一民就敏锐地感觉到气氛异常,从卢宅那边走过来的行人,单行的不时回首翘望,双行的不时窃窃私语,脸上都好像罩上了一层惊恐的阴云。车又往前跑了一段,看见卢家的大门了。哎呀!那门前站上了人,是穿黄色军装的,有四个,分别站在大门两旁,全副武装,大门敞开着……王一民又发现:那穿黄军装的大兵胳膊上还戴着白色胳膊箍,上边影影绰绰地涂有红字……不好!这是日本宪兵!日本宪兵把卢家的大门把上了,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是对谁来的?……

  这时工旨一郎也看清了前面的情况,他减慢了车速,不回头地问王一民道:“前面就是卢公馆吗?”

  “正是。”王一民一边盯着卢家的大门看一边说,“现在情况不明,车不要在门前停下,开过去再说。”

  “这样好不?”玉旨一郎仍不回头地说,“我把车开过大门以后停下,你在车里等着,我去打听一下。我兜里有我叔叔的名片,我还可以自报名号。”

  “好。只是车要稍稍停远一些。”

  “可以。”

  说话间车已经开到了大门前。王一民把身子紧靠在后车门门框上,只露出上半边脸往卢家院内看,在这一走一过间他恍惚看见了两个楼门前也站着日本宪兵,院里停着几辆日本军用三轮摩托……

  玉旨一郎将车开到离卢家大门有三十米的地方停下了,他向王一民点点头,就走下车去。当回身关车门的时候,又探进头来,轻轻地说:“你安心地等着,一切有我,保你平安。”

  几句简单的话语饱含着友谊的真情,王一民感动地点着头。看着他关严车门,迈开两条长腿,快步向卢家大门走去。

  这次只有五六分钟,玉旨一郎就回来了。他回来走的速度比去时还快,头一钻进车门就说:“很巧,领兵来的是山口宪兵中尉,给我叔叔当过卫士,认识我。他说命令下得很急迫,让他立即领兵前来,守住卢家大门、楼门,切断卢家和外界的联系,不许任何人出人。命令特别指出要在卢运启寝室门外设岗,不许他走出屋门一步,佣人可以送茶食用具,但不许交谈。”

  “你没问他为什么要采取这样严厉的行动?”

  “问了。他根本不知道,他只知道执行命令。”

  “你能不能领我进去一下?”

  玉旨一郎面有难色地说:“恐怕不容易,除非能想出一个充足的理由。”

  王一民略一思索说:“你告诉他我住在这里面,要给你取几本你急需的参考书……”

  没等王一民说完,玉旨一郎就双眉一展,一拍王一民说:“好!理由充足,山口不能不点头。”

  “但是光进去不行。”王一民紧跟着说,“还必须想法能见到卢家的人。”

  玉旨一郎才舒展开的双眉又皱起来,他哎呀了一声说:“这又不容易办到,他们是奉命割断卢家人和外界联系的。”

  “这样好不?我不见卢家人,能见到卢家一个叫冬梅的丫环也可以。你和他们说,我住的房问归冬梅管,钥匙在她手里,必须她来开门……”

  “好,试试看吧。咱们现在把车开到门前去。你把漂亮的西服整理一下,领带重新系系,在这些人面前只有神气十足才能通行无阻。”

  王一民点头。乘玉旨一郎倒车的功夫,他重新整理了一番西装。

  玉旨一郎把车开到大门口就停下了。王一民和他双双走下汽车,并排往大门里走。把门的日本宪兵已经认识玉旨一郎,但还是把他们拦住,指着王一民向工旨一郎说什么,是日语,王一民不懂。

  正在玉旨一郎和宪兵说的时候,从门房里快步走出一个戴黑领章、肩扛中尉牌子的宪兵军官,他一边向工旨一郎走过来一边嘴里叽里狐啦地说着什么。一郎回了他一句日语,然后转过头来对王一民说:“他就是山口中尉,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说完他指着王一民对山口说了几句日语,山口竞双足一碰,皮靴一响,给王一民行了一个军礼,嘴里还说着什么。玉旨一郎忙给王一民翻译:“他说请您多关照。”

  王一民微微鞠了一躬说:“给您添麻烦了。”

  玉旨一郎替王一民翻译完了以后,就接着说上了。当他们两个又对着说了几句以后,玉旨一郎转对王一民说:“他同意你进去,丫环冬梅由他去给你找。但是他提出:第一你要快去快出来;第二只许进你自己的房间,不能到别处去。”

  王一民点点头说:“可以,只是我要取的书记不清放的地方了,可能得找一找。”

  玉旨一郎又和山口互相说了两句,然后又对王一民说:“多耽搁几分钟可以,他只希望尽量地快,他放你进去,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王一民点头称谢。接着山口又问王一民住在哪个楼门。王一民指给他以后,三个人就快步向西楼门走去。

  整个大院里静悄悄的,除了几个守着摩托和看着楼门的日本兵外,再看不见任何人。王一民习惯地抬头向东楼二楼的一扇窗户上望去,窗里空空的没有人影。忽然,随风飘来一阵女人的哭泣声,断断续续,若隐若现,是从东楼二楼传出来的,不是一个女人的哭声,还夹杂着女人特有的数叨声,这显然是年老女人发出的……王一民只感一阵心急火燎,忙把脚步加快……

  山口把他俩送进西楼楼下客厅,就去找冬梅。玉旨一郎没有坐下,他在那宽大的客厅里不安地来回走动着,不时看看表,他是否也有些心急火燎?

  王一民推开客厅门,想要再听听楼上有没有哭声,听不见。守着楼门的两个日本宪兵斜着眼睛看他。当他也注视他们的时候,斜眼就移走了。

  不一会儿山口领着冬梅来了。冬梅眼圈发红,面容凄楚,她看见王一民,嘴角一抽搐,要哭,但她立刻把头一低,忍住了。

  王一民立即说:“上楼,打开我的房门。”

  冬梅点头转身往楼上跑。王一民也跟着往楼上走。想不到山口也跟在王一民后边要上楼。王一民急回头看了一眼从客厅里跟出来的玉旨一郎。玉旨一郎忙喊住山口,和他说着什么,接着又拉着他进了客厅。

  王一民走上二楼的时候,冬梅已经打开房门,站在门里边等着他。王一民快步走进屋里,关严屋门,急促而低声地对冬梅说:“时间紧迫,快告诉我家里的情况,挑最主要的说。”

  冬梅连连点头要说话,声音没出来眼泪却先淌出来了。

  王一民急得一拉她胳膊说:“什么时候!快把眼泪咽回去,说话!”

  冬梅真的咽了一口,是把泪水咽回去了?她说话了:“您让我先说什么呢?好好一个家,这回算完了!对,我先告诉您,少爷让日本人给抓去了,从马迭尔旅馆抓走的,说他犯了反满抗日的大罪!这个凶信一到,家里当时乱了营,老爷和大太太都昏过去了,小姐哭得像个泪人,好容易把老爷和太太叫醒,又吃了镇静药。小姐就劝老爷赶快收拾东西,准备跟您走。哪知老爷一下变了卦,他说他走就是要保住卢家一棵苗,现在剩他这土埋半截的人还走什么,不如一死了事……正在家里闹翻天的时候,日本宪兵开进来了,一进来就把老爷一个人关在他的卧室里,老爷和他们喊,他们听不懂。只有一个半语子翻译,告诉老爷老实呆在屋里,听候审理。要怎么审理?大太太又吓昏了。日本人就让我们丫环把大太太抬到她的卧房里,把所有女眷也都赶到那个屋子里,不许乱走……这真像天要塌下来了。小姐急得直哭。她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您回来她还不知道。半语子翻译叫我,我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冬梅的话匣子又打开了,她还要说下去……

  王一民一摆手说:“好了,我都明白了。你告诉小姐,我现在也必须马上离开哈尔滨,让她千万保重身体,乌云不会总压在头上,我一定会回来的。”

  冬梅马上睁大了眼睛说:“您会回来接她吧?把她接走?”

  “如果有可能的话,连你一同接走。”

  冬梅大眼睛里闪着亮光说:“好!您放心吧,冬梅豁出性命,也要保小姐越过千难万险!”

  “好,我现在写一个纸条。”

  “是写给小姐的?”

  “不,给老爷,我担心老人家会在极端悲愤绝望中走上窄路。要鼓励老人家活着战斗下去!冬梅,你有办法传给老爷吗?”

  “有。他们还让我们给老爷送茶送饭。”

  “那样我就写,你现在帮我收拾几件随身穿的衣服装在皮包里。”

  冬梅答应一声就奔忙起来。

  王一民走到写字台前,拿起纸笔,文不加点地奋笔疾书起来……

  窗外传来汽车喇叭声,就在院中。隐约还传来楼下房门响动声。王一民心里动了一下,但他顾不得去看,他要把想到的话留给老人。他告诉老人:他们正在使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压迫老人低头,但他们不会轻易地下致命的毒手,老人就应该利用这一点和他们斗争,这斗争是中国民众所需要的……他顺着这意思迅疾地写下去。他还没有写完,楼梯忽然猛烈地响起来,响得那么重,那么急,这是谁,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惊愕地扔下笔,飞快地抓起没写完的信,揉成一团,攥在手心里。

  冬梅这时已经跑到屋门前,伏身在门上,手握着门插关,回头看着王一民,像在等待命令……

  门外走廊上响起一个男人的喊声:“王老师!一民!你在哪?”

  是玉旨一郎的声音!王一民立即对冬梅一挥手:“快开门!”

  门一开,还没等王一民招呼,玉旨一郎冲进来了,他神色惊慌,满头大汗,进门就扑向王一民说道:“不好!我叔叔亲自来找卢老先生谈话,听说我把你领进来,马上大发雷霆,他说我上了你的大当,你是比魔鬼还凶狠的共产党要犯,哈尔滨的重大案件都有你的份c 他立刻下令逮捕你。我,我当他表示,说我要亲自把你送到他面前,他现在院子里等着呢。”说到这里,他向前紧走了两步,压低声音说,“我现在问你,你不经过前院,能跑出去吗?能跑就快跑……”

  王一民异常激动地一把拉住玉旨一郎:“我跑了岂不要连累你……”

  “唉!你呀!”玉旨一郎一甩手一跺脚说,“我是他独一无二的侄子,他能杀了我吗?现在是你,你能逃就快逃吧!”

  “好!”王一民对冬梅一挥手说,“你快去打开后楼门,虚掩上以后在门外等我。我就去!”

  冬梅答应一声,一闪身跳出门外,噔噔噔跑下楼去。

  王一民也以同样的速度跳向墙角,一伸手拉开放花盆的矮几,揭开一块地板牙子,从里面掏出几张纸和小册子往兜里塞……

  玉旨一郎跟在他后面急得跺着脚说:“哎呀!你这是干什么?逃命,逃命要紧哪!……”

  王一民没有回答,直到把应该拿走的文件掏完塞好以后,才猛然站起,一拉玉旨一郎说:“走!”

  王一民拉着玉旨一郎,冲出屋门就往楼梯口跑。当他俩刚一拐下折回式楼梯的下一段时,登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停住了脚步,在下边,紧对着楼梯口,站着铁青脸的玉旨雄一,他穿着中国式的长衫,手里却攥着一支美国勃郎宁设计的新式小手枪。他身后站着刀条脸的何二鬼子,还有两个日本宪兵。

  就在王一民和玉旨一郎停住脚步的同时,玉旨雄一用手枪指着王一民说话了:“你就是王一民吗?”

  王一民居高临下,横眉冷对地说:“正是在下。”

  “我问你,”玉旨雄一冷冷一笑说,“你是用什么办法迷惑住我这书生气十足的侄子,使他认贼为友……”

  “叔叔!”玉旨一郎和王一民并肩站在一起,激动地用中国话说道,“请您不要用侮辱性的语言谈论我和王老师中间的关系。我和他完全是道义上的朋友,过去我们是好朋友,今天,当您用枪口对准他的时候,他仍然是我的好朋友;将来……”

  “不要将来了!”玉旨雄一高声怒吼道,“将来他要变成我的阶下死回,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怎样审判他,我要用他的鲜血清洗你这无知的头脑!你现在给我下来!”

  玉旨一郎不但没下来,反倒往王一民身旁靠了一下,用低而急促的声音,在王一民耳边说了一句:“你能跑吗?”

  王一民也马上还了一句:“能,你保重!”

  王一民说完猛往后一跳。他的身后就是楼梯转折处的玻璃窗,窗户离地只有一米多高,是半圆形的,花木小格里镶嵌着五颜六色的花玻璃,王一民一回身,纵身飞起一脚,哗啦啦一声踢碎了玻璃,又用双手一按窗台,飞身跳了上去……

  就在王一民往后一跳的同时,下边的玉旨雄一也挥着手枪高声呐喊起来:“抓住他!哈牙哭!”

  两个日本宪兵从玉旨雄一背后蹦出来,嗥叫着向楼梯上奔去。玉旨一郎这时却突然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一个日本兵,大叫一声,猛一使劲,往下一推……两个横冲直撞的日本宪兵都被推得仰面朝天倒了下去,又顺着楼梯骨碌到楼梯下口。

  这时王一民已经跳上窗台,正要往下跳。玉旨雄—一看不好,大叫一声:“哪里逃走!”举起手枪瞄向王一民……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玉旨一郎一个大步跳向窗台,猛往王一民前边一站,举着双手,刚喊了一声:“别开……”枪字还没说出来,枪声响了。这一枪正打在玉旨一郎的胸口上,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推着伏身在窗台上回身看他的王一民,圆睁着像要瞪裂一样的眼睛,用尽全身力气,一边推一边说了句:“朋友,永别了!”

  王一民见玉旨一郎被枪打中,悲愤中几乎忘记了要往窗外跳,现被玉旨一郎用力一推,手一滑,竟平着身子朝窗外跌落下去……

  楼窗里的玉旨一郎又用一只手抓住窗框,拼力支撑着要摔倒的身体,他面孔扭歪,呼吸急促,鲜血从他捂住前胸的手指缝里流下来……

  玉旨雄一在刹那间完全惊呆了,他张着嘴,直愣愣地望着被他打中的侄子,直到玉旨一郎胸口的血流出来,他才大叫一声,扔掉手枪,像发疯一般奔向他的侄子。他绊倒在楼梯上,他手脚并用地往上爬。何占鳌忙跑过来,架着他扑到玉旨一郎的身前。他抱住他的侄子,泪随声下地喊着一郎的名字,顿足疾首地责骂自己……

  玉旨一郎紧张地喘息着,他极度吃力地,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一句话:“我死后……把我埋葬在中国人的墓地里。”

  玉旨一郎的身子倒下去了。

  玉旨雄一哭倒在他的身上。

  直到这时,日本宪兵们才想起去追赶王一民,等他们绕到楼房后边的时候,人早已不见了。高高的院墙,连从哪个方向逃走的都摸不清。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