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72

更新时间:2009/10/02

谢万春在南岗下坎的小房被强行扒掉以后,又在道外北五道街找了两间小房,和谢大嫂搬进去了。

  谢万春有一些生死与共的穷哥们儿,其中有的人了党,有的人了会(反日会和工会),都围着他团团转。所以他的小房一被扒,几乎没用他跑腿费话,房子就找妥了,没用半天工夫,埋在南岗下坎小房废墟里的破烂家具,破衣烂衫也都挖出来运走了。

  新住进去的小房比原来的又宽绰又敞亮,向阳的一面竟然是用砖砌起来的。虽然那砖很不整齐,在缺边断角的整砖当中,还夹了不少小砖头,但是架不住砌墙的人手艺高强,竟将这些只配砌猪圈和垫大坑的“异形建筑材料”巧妙地组合在一起,竖起了一面浑然一体,有棱有角,溜光水滑的门面墙,墙上镶着对开的玻璃窗,一面拉的‘佯门“,门框和窗户台都规矩整洁,见边上线。屋里是用报纸新裱糊的,虽然满墙是大小不等的铅字和形形色色的照片,却也朴素亮堂。将来谢大嫂那些传统的装饰品——老巴夺卷烟厂的招贴画和美人图再一上墙,报纸也就剩不下多少了。

  谢万春很喜欢这环境,因为这里不显山不露水,接触群众又方便。他特地请李汉超和王一民来看过,他们也都很满意。贴撒传单的晚上,他这小屋成了道外区北市场一带的指挥中心。传单从这里拿走,命令从这里发出,谢万春本人也参加贴撒活动。等他半夜两点来钟满怀胜利的喜悦回来的时候,一进屋就看见王一民正笑容满面地坐在炕头上。原来王一民是从道里巡视过来的。他离开道里的时候才刚到一点钟,还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呢。所以他也和谢万春一样的满心高兴。两个人交谈了一下情况,就和衣而卧地躺下了。谢家夫妻让王一民睡在炕头上,王一民也不推辞,脑袋一挨枕头,就呼呼睡去了。他已经一连几夜没有好好睡了。

  谢大嫂天一亮就悄悄地爬起来。她想给王一民和老头子擀点白面片吃,薄薄的片,多搁点油,连汤带水,又解渴又解饿。她尽量不出一点响动,虽说岁数大了,可身子硬邦,腿脚利索,悄悄走路的时候还能像猫一样无声无响。可是当她伸手一拉那通向外屋地的门的时候,那该死的门却发出一声吱呀呀的怪响,响声虽然不大,却很刺耳。谢大嫂忙向炕头上望去,只见王一民正抬脑袋向门前看呢。当他看见谢大嫂那歉疚不安的面孔时,忙一骨碌坐起来,对着谢大嫂笑了。

  挨着王一民睡的谢万春也睁开了眼睛,他问王一民:“几点钟了?”

  王一民看看手表说:“快五点了。”

  谢万春揉揉眼睛说:“不再睡会儿了?”

  还没等王一民回话,站在门前的谢大嫂忙说:“再睡一会儿吧。都怪我,把大兄弟惊醒了。”

  王一民忙笑着说:“不,大嫂,我应该天一亮就起来,还有事呢。”他又转对谢万春说,“我要在上班前赶到汉超那汇报一下情况,把你这的情况也说说,你就多睡会儿吧,年纪大了,不像我这年纪轻轻的……”;

  王一民话还没说完,谢万春一翻身坐起来,用大手一拍自己的胸脯说:“呵!咱就不服老,昨天我还和他们比试呢,扛二百斤米口袋上跳板,那些棒小伙子也没拉下我。”

  “别吹了。”谢大嫂在门旁笑着插言说,“回来衣裳都让汗溻透了,躺在炕上直说腰疼。”

  “可我照样吃两大碗高粱米水饭,吃完饭一直忙活到下半夜,越忙还越精神……”

  “行啦,别自卖自夸了,快下地帮我烧把火,我给你们擀面片吃……”

  “哎,大嫂,别带我的份。”王一民一边穿鞋下地一边说,“我洗把脸就走。再说我每天早晨都是七点吃早饭,这会儿吃不下去……”

  “不行,哪能让你空着肚子走呢……”

  “行啦,让他走吧。”谢万春向谢大嫂摆着手说,“他们念书人就是说道多,依着他去吧。再说我也得出去走走。”

  “那我给你们烧洗脸水去。”谢大嫂转身要往外走。

  王一民又一摆手说:“不,我不分冬夏都用凉水洗脸。”

  “呵,你啥都替我们省下了。”谢大嫂一拍手笑着说。

  “不对。”王一民也笑起来说,“我知道你们这儿的凉水也是论桶买来的。”

  “好吧。五厘钱一桶水,一桶水能洗十张脸,你就给半厘钱吧。”

  谢大嫂说得几个人都笑起来……

  王一民和谢万春一出屋门就分手了。谢万春去北市场一带巡看贴撒传单的效果和情况。王一民则直奔南岗,沿路也可巡看一番。

  夏天的早晨,五点多钟太阳就冒红了。城里人多半都习惯晚睡晚起,日影照上窗棂有些人还不愿意从床上爬起来呢。谢万春住这一带稍微不同一点,但街上的人也还是稀稀落落,可以数计。

  五道街一带也贴上了传单,有的已经有人在看;有一张前边围了好几个人,一个年轻人小声念着,另一个中年人一边听一边回头回脑地看,脸上露着惊讶、兴奋的神情。他一看王一民走过来,便用手一拉念传单的年轻人,声音停止了。看样子这几个人是一伙的。王一民怕妨碍他们看下去,低着头快步走过去了。

  当王一民拐进正阳街的时候,情形和气氛忽然不一样了。街上的人都急匆匆地走着,脸上的表情也不一样,有的激动,有的震惊,有的兴奋,有的麻木……有两个警察提着水桶,拎着刷于,东张西望地往墙上看。又有两个警察,正站在墙拐角的地方,用蘸着水的毛刷子往下刷传单;也有的警察挨家敲大买卖家的门,查看有没有从门缝里塞进去的传单;还有的手持洋刀,专门监视过往行人,遇有停下脚步看传单的,就跑过去拽脖领子,拿刀背砍,用皮靴脚踢……

  王一民越往前走遇见的警察和便衣特务越多。想不到敌人出动得这样早,行动得这样快。五点刚过就布满了大街,从那有组织的行动上看,一定是有统一指挥的。那么敌人的指挥机关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最迟也得在天亮以前,转动整个反动机器也需要时间哪。而在天亮前,在黑夜里,要发现那张篇幅不大的传单是不容易的……王一民想到这里,不由得心里一动:莫非有的同志在贴撒传单的时候暴露了?和敌人遭遇了?一想到这里,他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原来他本想步行走到李汉超那里,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坐电车上南岗,这样可以加快速度。

  王一民直奔正阳街口摩电车站走去。离街口还有挺远,就发现一群人聚在那里,又往前紧走了几步,才看清原来是警察和特务正在拦路搜查过往行人。所有的行人、车辆——包括隆隆而来的摩电车,都得停住,任凭搜索。

  王一民一看这情形,就想回避开。但当他侧目往头道街口一瞥的时候,发现有两个家伙正斜靠在一家饭馆的门框上,盯着大街上的行人看。王一民一皱眉,心想不惹这麻烦了,便一直向街口走去。

  这时街上的行人已经逐渐多起来,南来北往的人马车辆都被拦截在摩电车道的两侧,斗子车、马车、汽车、大板车、摩电车和车上坐的,车下走的形形色色行人,都得无条件地接受搜索。拎皮包的得敞开盖,背包袱的得解开扣,连大姑娘小媳妇也不能幸免,越漂亮的越被搜摸得厉害。被搜者有女性,搜人者却是清一色的男人,他们遇着年轻妇女就眯缝着色情的眼睛,在光天化日众目所示之下,肆无忌惮地任意搜摸着,有的妇女提出抗议或在行动上进行反抗,那就会招来一顿打骂。于是就传出一阵哭叫声。这哭声汇合着马嘶人喊,车鸣“犬吠”,组成了一首殖民地的街头奏鸣曲。

  王一民强忍着极大的义愤和不平,夹在人群里通过了搜索。他不能坐车了,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样的搜索一出现,就是全市性的,各个主要街口都有关卡,所以他就放开大街穿小巷,绕开那些重要的街口。他宁肯多走几里路,也不受那使人屈辱的窝囊气了。

  时针指向六点半的时候,王一民才进到李汉超的屋里。他已经走得汗流浃背,衣衫都湿透了。

  迎接王一民进屋的是石玉芳。王一民知道,根据她自己的请求,省委已经批准她参加机关工作了。她工作得高高兴兴,兢兢业业,成了李汉超的一个得力助手。

  王一民迈进东屋门槛,没见到李汉超,还没等他发问,石玉芳就站在他面前,悄声而急促地说:“汉超向省委汇报去了。夜里在道里撒传单的同志出了问题。”

  王一民所最担心的情况终于出现。他双眉一皱,急忙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有两个你们学校的学生,在炮队街撒传单的时候,被敌人发现了。一个姓刘的跑回来了,另外一个姓肖的到天亮的时候还没见踪影。“

  王一民听到这情况,心猛往下一沉,险些没失声叫出来。他知道这是肖光义出事了!自己两个最心爱的学生,一个已经惨遭敌人杀害,这一个如果再……汗水又从头上流下来。他在屋里快速地转了一圈,又停在石玉芳面前,急迫地说:“我这就上学校去。汉超回来你告诉他,我才从谢万春那里来,他那里没出现什么情况。现在敌人已经倾巢出动了,你也要多加注意,说不定会挨家串户地搜查。”

  石玉芳点点头。

  “我走了。”王一民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石玉芳忙招呼他说:“你还没吃饭吧2 这有现成饭,吃完再走。”

  “不吃了。”王一民边说边走出外门。当他刚迈出门槛的时候,听见小超在西屋喊:“妈妈,是王叔来了吧?我要看王叔……”

  要在平时,王一民早跑进西屋,从床上抱起小超,亲吻那苹果一样的小脸蛋儿了。今天他却像没听见一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李家。

  路上的搜索依然在进行。王一民只好又绕开闹市走小巷。他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在七点半的时候赶到了一中。一进校门,他就看见操场里,大楼下,三三两两的学生都在悄悄地议论着,表情也是那么复杂多样……

  这时,他瞥见老传达李贵正在传达室的玻璃窗里向他直望着,当他俩的眼光碰到一块的时候,李贵的眼睛紧眨了几下,头也急速地点着。王一民会意地一侧身,走进了传达室。

  老李贵仍然在窗前没动,只是将头往里屋一点,轻轻说了句:“有人等你。”

  王一民忙推开里屋门,只见他的学生刘智先正坐在床上向屋门直望着。对面坐着二传达吴素花,一边补着袜子一边和刘智先说着什么。一见王一民进来,吴素花忙停住话头,对着王一民“哟”了一声说:“可把你盼来了!我这正劝他呢,你来了,就交给你了!”说完她拿着袜子出去了,随手关严了门。

  刘智先面对着王一民站了起来。一夜没见,他好像瘦了不少。

  “王老师!”刘智先嘴角抽动着说,“肖光义他,他没回来!我,我对不起他……”话没说完,眼泪便成对成双地顺着脸颊流下来。

  王一民忙过去拉住他的手说:“不要流泪,不能让人注意到你感情的变化。来,坐下,你要冷静地、简单扼要地把情况讲清楚,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

  王一民拉着刘智先坐到床上。刘智先擦擦眼睛,稍微停顿了一下,就把夜里和那帮警察特务遭遇的情况,用最快的速度讲了一遍。当王一民听到他们最后奔跑的路线的时候,不由得心里一动,他知道这是沿着卢家的院墙跑的,那么那一连串的枪声卢家也会听见了……

  正在王一民思索的时候,二传达吴素花进来了,他悄声对王一民说:“老冯找你,在外屋。”

  王一民点点头,又对刘智先说:“咱们就谈到这儿,你先坐在这冷静一下,等心平静下来再出去。一定要和往常一样,这也是意志的锻炼。”

  刘智先站起来尊敬地点着头。

  校役老冯是反日会员。他一见王一民走出来,忙迎过去悄声说:“王老师,刚才有一位叫冬梅的小姐来电话,说让你到学校以后马上给她回个电话。我听说话声音很急促,就出来迎迎您。”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老冯走了。老李贵到外边去办什么事,屋里只剩下吴素花。王一民在传达室里打了个电话。从冬梅要他立即回电话的不寻常做法看,从方才刘智先讲的他和肖光义奔跑的路线上看,很自然地把冬梅的电话和肖光义的命运联系到一块了。但,究竟是什么情况,是吉?是凶?无法猜测……他焦急地等着对方来接电话,握着耳机的那只手,都激动得发抖了。

  电话耳机里传来冬梅那清脆的声音:“您是王老师吗Z 您那里说话方便不?……好,您能不能抽空回来一趟?您有一个学生在您住的屋里,他等着见您……”

  王一民心里哗一下像打开一扇窗户,透明雪亮。他兴奋地对着耳机说:“好,我完全明白了!我要用最快的速度回去。”

  “要不要派车去接您?”

  “不要,你们等着吧。”王一民撂下电话,急对直望着他的吴素花悄声说:“告诉李大爷,肖光义有下落了,让他不要着急。”

  吴素花高兴地点点头。

  王一民忙又回到里屋。刘智先迎面站起来。他一把拉住这个面带忧伤的学生的手说:“光义找到了!”

  “哎呀!太好了!”刘智先竟情不自禁地喊起来。忧伤立刻换上了惊喜。

  “小声!”王一民一捏他手。

  刘智先一缩脖,小声而急促地:“他好吗?受伤没有?”

  “还不清楚。我马上请假去看他。咱们班第一堂是我的课,改上自习。点名的时候你告诉班长,肖光义向我请假了,不要给他画旷课。”

  “这好办。”刘智先有所领悟地马上说,“班长是我和肖光义的好朋友,干脆告诉他什么也不画就得了。”

  “那还有第二堂呢。”

  ‘第二堂就说他临时请的假,表示他已经来了,不是更好吗。“

  “也好。”王一民略一思索说,“只是应该小心,不要引起其他同学的注意。”

  “我知道。”刘智先点点头说,“我马上去找班长。”

  刘智先走了。王一民随后走出来,他见季贵进屋了,忙走过去,要向他再说明一下情况。就在这时,他看了于从校门外进来了,便向李贵点点头说,‘我去找了于请假,有话回头再唠。“说完他就撵出了传达室。

  丁于最近一个时期对王一民非常客气,见面后不笑不说话。这会儿听王一民在后边叫他,忙回身一点头一呲牙说:“王老师,你早。”

  王一民走到他面前,也点点头说:“丁主任,我来请一会儿假,两个小时可以回来。”

  丁于听完一拍王一民说:“看你,打个电话来说一声就得了嘛,何必还跑来。”

  “我还要安排一下班级的事情。”

  “告诉我,我替你安排嘛!”

  “我已经安排完了,第一堂上自习。”

  “王老师真可以成为教师的楷模了!我一定要在会上表彰你。好了,别耽误你的事情,快去吧,上午就不要跑回来了。”

  丁于挥挥手转身走了。

  王一民也向校门外快步走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