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71

更新时间:2009/10/02

钟声敲过半夜两点,冬梅才和姐妹们检查完全楼。她们主要是检查走廊和没有人住的空屋子,厨师、司机等住的房间也看了看。至于男女主人的住室,她们怎敢去打搅,在老爷面前,只不过是空答应而已。

  对这番检查,冬梅心里明明白白,但嘴上却一个字不露。别看这姑娘好说,可得分什么事情。她知道这事非同小可,要说出去那还了得!所以她做检查的时候装得特别认真,那三个姑娘还有点胆怯,怕真把那能“飞”过墙头的“匪徒”查出来,再要了自己的命,冬梅可不怕,哪里都要看一看。那三个姑娘很奇怪,这个小妹妹今天胆子怎么大得出奇,真是女大十八变,不但容颜变得好看,连胆子都变大了。

  检查完了,冬梅说她还要去陪小姐,就和春兰她们分开了。直至这时,春兰她们才有点觉景儿:枪响以后冬梅就跑回去取开后楼门的钥匙,说小姐用……检查时候一点也不害怕,这又跑回小姐的房间,虽说她是小姐的贴身丫环,两人好得不分主仆,也常有陪伴小姐睡觉的时候,可今天这些事加一起,就有些蹊跷了……

  且不表春兰姐妹的悄悄猜测。再说冬梅回到卢淑娟房中一看,屋里还是黑洞洞的没开灯。她听卢淑娟在床上轻轻地唤她,便关严房门,走到床前。冬梅伏身一看,卢淑娟和柳絮影正偎依在床栏上,直眼望着她。她忙坐在她俩身旁,手向沙发那边一指,身子往前一探,神秘而悄声地说:“我告诉你们,他八成会‘飞’!

  那两个姑娘一听,忙挺直身子问道:“你怎么知道?”

  ‘您听我说……“冬梅刚要说,又停下,转身下地,轻步走到沙发前边,低头一看,那”会飞“的小青年脑袋枕到沙发扶手上,腿搭拉在地下,一动不动地躺着,她又把腰身向下弯了弯,脸离他脸只剩半尺远,这回看清楚了。他双目闭着,鼻子里发出深长而均匀的呼吸声,这小家伙竟安然睡去了。”加当“片不但止疼,还能催眠!冬梅几乎要笑出声来,她忙一捂嘴,踮着脚尖,跑回床前,这才一五一十地把方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两个姑娘听得津津有味,兴高采烈。等冬梅一住嘴,柳絮影先忍不住地说:”“这么说这个小青年就是不会飞,也一定会别的出奇本领,要不怎么能一眨眼工夫上了墙头?”

  “会飞是瞎话。”卢淑娟摇摇头说,“能飞上墙头就能飞落地下,还能摔伤?”

  “您说的也对。”冬梅说,“我看咱们别瞎猜了,现在全楼都睡了,咱们开开灯,问问他本人吧。”

  “好。”卢淑娟说,‘你先拉严窗帘。“

  冬梅答应着去拉窗帘。两个姑娘从床上下地,在暗中整理一下衣服。冬梅跑去开灯。

  屋里骤然大放光明,三个姑娘都站在沙发前边,看着那正睡得香甜的小青年。受到灯光的刺激,他的眼皮颤动了几下,但是没有睁开,脑袋往沙发里面侧棱一下,继续睡着。他大概太疲劳了,在他那年轻稚气的娃娃脸上,抹着两道暗黑色的指痕,大概是传单上的油墨和着汗水染上的,黑色的学生服上还挂着片片白色的浆糊,一只手插进上衣怀里,传单就是从那里掏出来的……

  正在端详着看的柳絮影越看越觉得这个小青年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哪里呢?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她忙把这感觉告诉了卢淑娟和冬梅。

  冬梅忍不住地问卢淑娟:“小姐,我们总这么看着也不行呀,我把他招呼醒吧?”

  “好吧。要轻轻的。”

  冬梅忙走到沙发后边,伸出两个手指,捏着小青年衣服袖子,轻轻往上拉,嘴里还说着:“喂,醒醒吧,醒醒吧。”

  小青年吧喀吧喀嘴,还在睡。

  冬梅增大了拽袖子的拉力,又提高了声音……

  小青年猛一哆嗦,忽然睁开了眼睛,那黑溜溜的眼珠只一闪,又忙闭上,挤咕两下,然后又睁开,惊奇地向四外看:看人,也看屋子……

  肖光义真觉像置身在童话中的仙境一般,不但屋子漂亮,人也漂亮:那只有在小说和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摆设,黑漆带格木架上摆着古玩,雕花的矮几上放着古琴,紫檀木的长案上摆着文房四宝,铁梨木的梳妆台耀眼生辉,还有那青铜的香炉,落地式的大钟,翠绿的盆景,插满鲜花的花瓶……在这艳丽的鲜花前面,站着两位像从画里走出来一样的漂亮姑娘。肖光义看旧小说,常看见形容漂亮女性的一些词句,什么“如花似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都使他得不到要领,今天却觉豁然开朗,一下都明白了,原来那些词就是形容这样的姑娘的!

  在肖光义又细一看柳絮影的时候,忽然眼睛一亮,不由得“哎呀”了一声,指着柳絮影说:“我认识您!您是柳絮影小姐,我看过您演的戏!”

  肖光义刚说完,柳絮影也忽然一拍手,几乎高兴得跳起来指着肖光义说:“认出来了!认出来了!”

  肖光义惊愕地望着她。

  柳絮影激动地接着说:“你姓肖,叫肖光义,是一中的学生!对不?”

  肖光义腾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身子一歪,“哎哟”一声又扑通坐下了。他一只手掐着被扭痛的左腿,一只手直指着柳絮影惊奇地问道:“您,您是怎么认识我的?”

  “我,我……”柳絮影忽然奔到肖光义身旁,一把拉住他的手,一边摇晃着一边说,“我怎么说呢?先让我好好看看你,你,你是我的弟弟,一个好弟弟呀!”随着这句话,两滴泪珠从她脸上滚下来……

  “我,我是您的弟弟?”肖光义的黑眼珠瞪得像琉璃球一样圆,他惊讶地直望着柳絮影说,“我,我怎么不知道……”

  “可我知道你,知道你很多很多事情,包括最最机密的事情,像在建国纪念碑前的搏斗,在一中礼堂的大胆行动,在北市场大集会上……”

  “行了,您,您别说了!”肖光义那娃娃脸鼓涨得通红,极度的惊奇使他呼吸紧张起来,他喘着粗气说,“您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您可把我弄糊涂了,我只在舞台上看见过您,怎么就……”

  “我可早就看见你了。有时还天天看。”

  “在哪?”

  “在照片上。”

  “您在照片上看我,我……”肖光义猛然停住话头,他那直望着柳絮影的黑眼珠忽然放出了异样的光彩,他看着她的脸说,“我,我突然发现您的眼睛、鼻子、下巴儿,像我一个比亲兄弟还亲的同学……”

  “是姓罗?”

  肖光义高兴得一拍双手说:“正是!叫罗世诚!他和您是……”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摇着头说,“不对呀,您姓柳,他姓罗,不是一家人……”

  柳絮影忙说:“不姓一个姓就不是一家人了?鲁迅先生的哥哥姓周,曹操的弟弟姓夏侯,各有各的情况啊!”

  “这么说您和世诚哥哥是一家人?”

  “我是他的亲姐姐!”

  “姐姐!”肖光义忽然抓住柳絮影的一只胳臂,挣扎着站起来,他像是要投到柳絮影的怀里,但又停住了,歪歪斜斜地向后退了两步,双手下垂,恭恭敬敬地向柳絮影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礼说,“姐姐,世诚是我的哥哥,他不在了,我就总想寻找他的亲人,我要把他的亲人看成自己的亲人。今天这样巧地遇到您,就请您收下我这个弟弟吧。我……”他说不下去了,两行热泪顺着腮边滚下来。

  柳絮影忙奔过去,用力拉住肖光义的两只手,眼含热泪地说:“弟弟,你是我的亲弟弟,是我的好弟弟!我为有你这样英雄的弟弟而高兴,你使我又看见了世诚……”她的眼泪也顺着双颊滚下来。

  这时,一直在一旁看着这场奇异的相认的卢淑娟忙走过来说:“瞧,你们姐弟相认是件喜事,淌什么眼泪。快扶光义坐下吧。”

  冬梅这时也忙跑到沙发后面,要扶肖光义坐下。

  这时柳絮影直着眼睛看了看卢淑娟,忽然对肖光义一摆手说:“别坐。光义,不能光我们俩相认。”她用手一指卢淑娟说,“这位小姐也应该是你的亲人呢!”

  还没等肖光义说话,卢淑娟先惊讶地说:“我?我也是亲人?”

  柳絮影对卢淑娟破涕为笑地说:“你先别急,马上就会明白。”说到这里,她往肖光义身边一靠,把嘴凑到他耳边上用一只手挡着,拿眼睛斜溜着卢淑娟说上了悄悄话。

  肖光义一边听着一边也用眼睛盯着卢淑娟看,盯着盯着,两眼又放出兴奋的光彩来,还没等柳絮影说完那悄悄话,他忽然一乐,对着卢淑娟猫腰施了一礼,一边施礼一边说:“卢小姐,光义是一民老师的学生,一民老师是我终生难忘的恩师,所以您……”

  “哎呀!”卢淑娟脸刷一下红了,她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去抓柳絮影,边抓边说,“死丫头,真坏!你们姐弟相遇,还把我也拉上……”

  柳絮影一闪身藏到冬梅身后。冬梅一边挡着她一边笑着说,“小姐,我看这门亲你得认了……”

  “你也跟着胡说。”卢淑娟举起手要打冬梅,却让冬梅给擎住了。

  这时柳絮影从冬梅身后跳过来,搬着卢淑娟的双肩说:“快别闹了,你看,都三点钟了,一会儿天就亮了,得赶快想个办法,安排光义呀!”

  经柳絮影这一说,屋里人立刻都严肃起来。

  落地式的大钟敲响了三下。别看钟大,声音可特别柔和,就像从几里地外传来的声音似的。

  钟声一住,屋里显得特别寂静。冬梅看看卢淑娟,忍不住地说:“小姐,您看这样行不?我上门房把田大爷招呼醒,让他悄悄开开门,由我和田大爷送他出去。”

  “不行。”卢淑娟摇摇头说,“这事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

  柳絮影也忙接着说:“再说被赶走的警察要是派人在门外守着呢?你没听说,后胡同口还留着人呢,谁知他撤没撤。”

  “对,今晚说什么也不能走。”卢淑娟稍稍想了一下说,“这样好不?咱们马上悄悄地把光义送到一民的房间里去。他那房间除了冬梅有一把开门钥匙以外,谁也进不去。等明天八点一上班,就给一民往一中挂电话,让他抽空回来一趟,咱们再商量办法。”

  卢淑娟刚一说完,冬梅首先乐得一拍手说:“好招儿!好招儿!王老师还会点穴推拿,说不定能把他腿治好了呢!”

  柳絮影也点头同意。

  她们决定这样办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