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69

更新时间:2009/10/02

柳絮影踏着苍茫的月色,拖着疲倦的身体,怀着忧伤的心情,从孔氏医院往卢淑娟家中走。她不愿意坐车,她要一个人静下来好好想一想:她该怎么对待这个以身相许的情人塞上萧?她万没有想到他竟会给敌人写下那样可耻的“字据”!当王一民从孔氏医院匆匆赶回卢家,婉转地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并要她去看望塞上萧的时候,她先是被惊呆了,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她弄清现实的确残酷地在塞上萧身上留下了这样一个污点以后,不由得失声痛哭起来。她几乎不想去看他。但是王一民却极力劝她前去。王一民告诉她:听玉旨一郎说,塞上萧除了在敌人毒刑拷打下,写了这一张“字据”以外,没再给敌人留下任何可以利用的片言只语。这张“字据”,当然是张耻辱的记录,但是塞上萧已经悔恨得无地自容,甚至要用那滔滔的松花江水洗去这羞愧的污点。在这种时候,我们如果拉他一把,他就有可能重新站起来,投身到人民的行列里,写出有益于人民的篇章,将功补过。但是如果我们谁也不理他,就会迫使他再一次投进死亡的深渊,甚至投身敌人的营垒,使他真的变成千古罪人。

  在王一民的劝说下,柳絮影来到了孔氏医院塞上萧住的病房里(经共青团员、医院护士景秀莲给安排的,是一个幽静而舒适的单人房间)。他俩在一起谈了三个多小时,塞上萧不顾自己遍身的伤痛和极度的虚弱,拼命地支撑着,淌着汗,流着泪,向柳絮影叙述了被抓走后所受到的残酷折磨,给她看身上的累累伤痕。当他讲到把他倒吊在被挖去双眼的赤身女僵尸的旁边,准备照样处死他的时候,柳絮影也禁不住颤抖着哭起来。接着他讲了他那以死相殉的决心是怎么动摇的,他讲当他在死亡线上挣扎到最后关头的时候,是如何渴望能见她一面,是她在他脑子里点起了求生的欲望……最后,他痛心疾首地表示:他今后的生死去留,前途命运,都操在她的手中。如果她能原谅他,宽恕他,继续爱他,就等于重新赐给他一条生命;反之,他就会毫不犹疑地,再一次去结束自己的残生。

  塞上萧讲的是那样诚挚可信,真实动情,这不能不打动柳絮影,她对他表示了谅解,给予了爱情上的温存,使他受伤的灵魂得到了宽慰……但是当她离开他,。一个人走上静夜的街头的时候,她的心情又矛盾起来!她同情甚至可怜塞上萧,如果作为朋友,他们之间的关系当然可以继续下去,但现在是将要作为共同生活一辈子的伴侣呀!他在生活的磨难中是这样的不堪一击,以后的道路将会怎样呢?她想起自己的弟弟罗世诚,他在敌人面前是那样顶天立地,而这个人却在一天之内就倒下去了……她一向认为:爱人,应该是值得你为之献身的好男儿,当你投身在他的怀抱的时候,你对他是完全信赖的,他呼出的气息,应渗出纯正的芳香。你望着他的眼睛,会激发出希望的火花;他那有力的臂膀,不单能发出爱情的力量,也能和你靠在一起,向着一个理想的目标迈进。而这一个……她在长叹中难过地摇着头,心清烦乱地走向卢家。卢淑娟已经粗略地知道了塞上萧的情况,当柳絮影红着两只眼睛离开她的时候,她曾一再嘱咐她晚上回来。柳絮影也愿意回来,她有多少话要向她说呀。

  当柳絮影走进卢家大院的时候,已经快到深夜十一点钟了。可是卢淑娟却还没睡,她一听大门响就跑到窗前去望。她望谁?是柳絮影还是王一民?两人都没回来,所以大概两者都有,而后者可能更甚于前者。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两个要好的朋友也敌不过一个热恋的情人,情人一出现朋友就退避,这不光表现在生活中,也反映在头脑里。;

  卢淑娟把柳絮影迎回屋去,又一同躺在软软的床铺上,她们脱了衣服,盖上被子,闭上电灯。她们要睡吗?不,当两个处在爱恋之中的知心姑娘亲呢地钻进一个被窝的时候,那话语就会像涓涓的小河一样,永远不断头地流淌下去。何况今夜柳絮影又有那么多的话想说呢。她把那矛盾的心情向好友一经披露,卢淑娟就态度明朗地表示:塞上萧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绝不能眼望着天才毁灭而置之不顾。要比过去更热烈地爱他,要用爱情的火花烧掉那因为偶然失足而染上的羞愧之色,要烧出他的勇气,使他的才能重新放出光华,那时他将百倍千倍地爱你,而你也会嗅到他重新放出的芳香……

  柳絮影完全被她这位知心女友的热情所征服,蒙在她头上的乌云开始散去,一线阳光照进她的心头,她那已经疲乏的神经又开始兴奋起来。当时钟敲过午夜一点钟的时候,那小河里的流水还在哗哗地流淌着……

  骤然间,一阵激烈的枪声,刺破夜空。这声音是那样近,那样响,震得窗户都发出沙沙声,真好像就响在这楼前墙后,或者是大街中。卢淑娟和柳絮影同时被吓得一激灵,又同时一伸胳膊,紧紧地抱在一块……枪声很快就停下了。出了什么事情?两人相偎着从床上坐起来,又一同下了床,没开灯,光着脚,走到前面窗前,往大门方向看。大门仍然关着,门房里的灯亮了,老田头从门缝里探出脑袋向外看……两人又转到后窗户去看,后园里黑黝黝的,月牙的微弱光亮只能照出一点树木的轮廓和高高的墙头。柳絮影捏了卢淑娟一下,示意要回到床上去,卢淑娟刚要扭头,就在这时,她忽然瞥见墙头上好像有一个人影,她身上一哆嗦,忙一拉柳絮影急促而轻声地说:“你看,像有人!”

  柳絮影也看见了,她紧紧攥着卢淑娟的手说:“真的,是个人!”

  两人刚要把脸贴到窗上去细看,只见那人影往下一沉,不见了。

  卢淑娟忙问柳絮影:“是不是进院了?”

  柳絮影点点头,她忽然趴到卢淑娟耳旁急促地问道:“他回来没有?”

  卢淑娟身上一抖,她知道柳絮影说的“他”是谁,她几乎是失声地说:“你是说他会被追……”

  “我很担心,他会武术,能上高墙……”

  “快别说了。”卢淑娟颤抖的声音里带着哭音说,“你说的正是我所害怕的,从枪声一响,我就怕是他……”

  正这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卢淑娟一听马上说:“是冬梅。”她忙跑过去打开屋门。

  冬梅一边系着衣服扣一边从刚欠开的门缝里闪身进来,她进屋就问:“小姐,你们听见枪声没有?”

  “听见了。”卢淑娟急促地说,‘你来得正好。你有开后楼门的钥匙没有?“

  “有。”

  “在身上带着吗?”

  “没有。在房间里。”

  “你赶快去取。要悄悄的,不要惊动任何人。然后打开后楼门,等着我和柳小姐,我们就出去。”

  “可我那屋里的春兰、夏鹃、秋菊也被惊醒了,她们要是问我拿钥匙干什么……”

  还没等冬梅说完淑娟就果断地说:“你就说我用。让她们都躺下睡觉,不要多管多问。快去吧。”

  “是。”冬梅答应完一转身,把门又推开一道缝,一闪身轻快地走出去了。

  卢淑娟关严门,回身问柳絮影道:“你去不?”

  “这还用问,咱们穿上衣服。”柳絮影说完要去开灯。

  “不要开灯。摸黑穿。”

  两个姑娘迅速地穿上衣服。手拉着手走出屋门。淑娟对面屋里住着卢运启的原配夫人,她抬头一看,门玻璃上透出灯光,侧耳一听,屋里静悄悄的。她知道她父亲不在这房间里睡,老太太年老体衰,不好走动,可以放心地行动。于是就拉着柳絮影,小跑着奔向楼梯。脚下是软软的地毯,发出很轻微的声音。当她们摸着黑走到后楼门的时候,只觉一阵凉丝丝的夜风迎面袭来,原来后楼门已经打开,冬梅正站在门旁等候着呢。

  冬梅等她俩走近身旁的时候,悄声问道:“小姐,我把手电筒拿来了,用不?”

  “给我吧。”淑娟一伸手接过手电筒,然后一只手拉着柳絮影说,“走吧。冬梅,你也来。”

  冬梅答应了一声,一只手按在怦怦直跳的心口上,一只手拉住淑娟拿手电筒的胳膊,嘴伸到她耳朵旁问道:“小姐,出了什么事?”

  “先不要问,看看就知道了。”

  冬梅觉着她的小姐今天声音很特别,颤抖中带着哭音,哎呀!她不光声音颤抖,连身子都突突抖着,牙帮骨好像还发出响声。她陡然意识到可能发生了和小姐有某种联系的重大事故,不然一向沉得住气的小姐怎会这样!一想到这她不由得心疼起小姐来,忙小心搀扶着她往前走。

  后园里很宁静,她们走在树丛中,裙衣声惊醒了宿鸟,扑棱棱抖着翅膀飞走了。园墙外传来阵阵犬吠声,反衬得园中更宁静。奇怪,跳进院里的人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卢淑娟认准了跳墙人跳下来的地方,拂花越柳,不顾露重苔滑,拉着柳絮影,依傍着冬梅,很快地来到了大墙下,在她还在四处搜寻的时候,忽听冬梅发出了一声极轻的惊叫:“哎呀!一个人!”

  随着冬梅手指处,卢淑娟和柳絮影都看见了:在离大墙根三步远的草丛中,躺着一个黑乎乎的人,这人一动不动,莫非是死了!

  卢淑娟突然抖身甩开柳絮影和冬梅,像发疯一样猛扑到那人身旁,蹲下身,用手电一晃,电光过处,看清了,原来是一张年轻的娃娃脸。

  随着这一晃,卢淑娟吐出了一声发自肺腑的长吁:“呀!不是他。”她的身子站起来了。这时柳絮影和冬梅也急跟过来,冬梅又扶住淑娟,柳絮影一边探头向前看着一边问:“真的,不是他?”

  “嗯。”

  冬梅不知道她们说的“他”是指谁,只觉得她搀着的小姐的那只手,不像刚才那样抖颤了。面前躺着一个“死”人,她却不抖了,可见她担心的事已经过去。冬梅想到这,才忽然觉察到她小姐担心的可能是……她正在思索着,只见柳絮影一指大墙悄声说:“哎,你们听,墙外有人说话!”

  真的!大墙外有人说话!三个人一齐扑身到大墙下,耳贴着大墙听。说话声来自右边,三个人循着说话声往右边挪,又挪了七八步远,听见了!只听一个粗声粗气的男人说:“报告齐署长,我们炮队街派出所的弟兄是听见枪声跑来的……”

  接着就听见另一个男人说话了,这大概是那个被称做齐署长的人,他用的完全是发号施令的口吻。大墙里面的三个姑娘都听清了下面几个要点:他们追捕的是一个撒反满抗日传单的人;现在马上要进卢家院里来搜查;后面胡同口和大墙下还留人守着;务必要把反满抗日分子捕捉到……

  他们开始行动了!一群皮鞋脚发着咚咚的响声向远处跑去,狗又叫起来。

  大墙里面的三个姑娘也立即离开墙根,柳絮影一指草丛里躺着的人悄声说:“他们要进院搜查的人大概就是这个人。”

  “一定是。”卢淑娟点点头说,“来,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

  还没等三个姑娘往前走,那个躺着的人的胳膊忽然举起来,腿也动弹了……三个姑娘一齐扑过去,俯下身,看着那人的脸。月光太暗;看不清,卢淑娟忙用一只手捂住手电筒的玻璃片,然后打亮,手电筒的光透过她那白嫩的手指缝,发出一点暗红的光亮,照到躺着的人的脸上。这回可看清了,这是一张长得讨人喜欢的娃娃面孔,鼓鼻子鼓眼的圆脸盘上没有一丝皱纹,鼻子下边长着一点小绒毛,看上去大概只有十七八岁,是个小青年!

  小青年睁开眼睛了,他用两只黑琉璃般的圆眼睛,惊讶地望着俯身在他眼前的三个姑娘的脸,好像在问:“怎么回事2 你们是谁?”但是没等他问,卢淑娟先开口了,她急促而轻声地问道:“你是从墙上跳进来的吗?外面追捕的是不是你?”

  黑眼睛眨了眨,没有回答。

  柳絮影也忙悄声问道:“你是不是撒反满抗日传单的人?”

  黑眼睛大睁着,仍然没有回答。

  三个姑娘着急了,几乎都同时凑到他耳边说:“快说呀,他们现在正要进院搜查,你要是,我们好把你藏起来。”

  黑眼睛审视着三个姑娘的脸,忽然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过来。柳絮影一伸手接住,凑到被捂着的手电筒前边去看,卢淑娟忙把手指缝稍稍放宽一点,一线白光照到那纸上,柳絮影看清了,卢淑娟也看见那标题了,两人同时兴奋地一点头,卢淑娟忙对那黑眼睛说:“你能站起来跟我们走吗?”

  黑眼睛又眨了眨,然后一咬牙,一挺身子坐起来,又用手撑着草地,挣扎着往起站。他站得很吃力,冬梅忙伸手搀住他,柳絮影也搀住他另一只胳膊。他站起来了,往左右看看,摇着头轻声说:“不用搀,我自己能走。”

  卢淑娟忙说:“搀着你走吧,走快点,走轻些,到我房间去。”说完她在前边走,柳絮影和冬梅仍然搀扶着他。几个人悄悄地,尽可能快步地向后楼门走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