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68

更新时间:2009/10/02

夏天的深夜。下弦弯月高挂在江边教堂那大圆盖屋顶上,屋顶上那十字架的阴影斜落在马路上,像一具仰卧着的幽灵。教堂上的钟刚刚敲过一响,余音还在静静的夜空里回旋。余音拖得越长,越显得夏夜的宁静,阵阵微风从松花江上吹来,吹散了整日的酷热,吹净了都市的红尘,吹走了繁华闹市的喧嚣。多么宁静的夜晚!而都市的宁静,尤其是在日长夜短的夏夜,该是多么短促,只有四五个小时。在这短暂的人们都安然进入梦乡的时刻里,有些为祖国而战斗的英雄战士们,正在哈尔滨的每一个角落里,张贴着宣传汤北大捷的传单。

  共青团员肖光义和刘智先正在道里炮队街一带张贴传单。刘智先原先是肖光义的团小组长,现在肖光义被任命为一中团支部书记,领导关系反而颠倒过来了。从前,罗世诚健在的时候,他们三个人是最知己的同窗好友,三人同时进一中,又都参加了共青团,平时同起同坐,无话不说。如今,罗世诚不在了,剩下的两个好友团结得更紧了。今晚,两个人又分在一个区域里,负责贴从松花江边一直到炮队街尽头的传单。两人情绪非常高昂,都换上了黑色的短衣短裤。腰间系一条宽皮带,把传单揣进胸前怀里,下边腰带一横,外边纽扣一系,取时方便,跑时灵便,比装在书包里好多了。因为传单只有十六裁报纸那么大,所以用不了多少浆糊,他们找了两个装腐乳的粗瓷罐子,罐口拴上铁丝,在手里一拎,像两颗手雷。

  他们按照出发前王一民的指示:凡是敌人张贴过反动布告、宣传品、招贴画的地方,都要贴上我们的传单;对那些公共汽车站、小摊贩集中点、热闹街口等地也不要遗漏;遇有商店、学校、货栈、工厂等单位,有院套的就往院套里扔几张,没院套的就往门缝里塞,往窗缝里夹。无论贴、扔、塞都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定要提高警惕,因为一处出事就可能危及全局,使全市的行动受到影响。

  肖光义和刘智先完全按照王一民老师的指示办。尤其是肖光义,执行得更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在他那颗纯真的心灵中,王老师简直就是民族英雄的化身,是他永远学习的榜样,他处处模仿王老师,连说话的口气,走路的姿势都越来越像。他曾两次看见过王一民和敌人进行你死我活的搏斗,给他刻下终生难忘的印记,那轻捷的步伐,勇猛的拼杀,机智的行动,超群的武功,简直就像曹植在《白马篇》里歌咏的少年民族英雄一样,能够“仰手接飞揉,俯身散马蹄。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嫡”。在如狼似虎的敌人包围中,他真有“弃身锋刃端”,“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英雄气概。为了能够更好地学习王老师,他在悄悄地加强身体锻炼,学校里一下课他就去练单杠,原本就有很好的基础,所以很快地就掌握了一些高难度动作,练起双臂大抢来像翻花一样快,简直可以和北市场撂地摊的艺人“飞飞飞”相媲美了。一到夜晚,他就跑到学校后大墙下,练习爬墙,那里既没人迹又没灯光,可以放心大胆地练。由于他练单杠练得臂力特别强,两只胳膊一举净是疙瘩肉,所以练爬墙练得也很见成效,只要让他勾着一点墙缝就能往上爬,两手一抓两脚一蹬简直有点像壁虎了。所差的只是还不会武打。他几次想再和王老师提出来,请他不单教自己学文,也能教自己习武,但都是话到嘴边又收回去了。这一因王老师从来没在人前露过自己会武术;二因王老师革命担子那么重,怎还忍心给他加添负担。再说过去也提过,王老师都没点头,何必再说呢。但是武术学不成,这终究是件憾事!;

  今夜,肖光义和刘智先干得非常顺手,他们从十二点准时开始,干到一点打过的时候,几乎把分担区的各个角落都贴遍了。他们越干越胆大,越干越高兴,几乎感到这静静的天地是属于他们的,连天上的弯弯牙月好像都对着他俩笑。当他们贴到炮队街尽头以后,怀里还剩下些传单没贴完。剩下浆糊没什么,剩下传单怎可以?这每一张传单都是射向敌人的一粒子弹哪!两人头碰头地一嘀咕,决定再往回找补一下,要把所有的传单都贴撒出去,才能胜利地凯旋呢。当他们俩往回走不远,快到一个新油漆的黑大门前边的时候,忽然发现院门里边有亮光,还有人说话。半夜三更,怎么跑到大门口来说话?这时肖光义猛然辨认出方才他俩曾往那黑漆大门缝里塞过传单,大概是被院里人发现了。不知这院里住的是什么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这时,传来门插关儿响声,他忙一拉刘智先,急往墙边上靠,身子还没靠稳,大门旁的小角门吱呀一响,就像鬼呲牙一样地张开了。从门里挤出来好几个人,其中两个手里还拿着手电筒,一出门手电筒就往四处扫射着照,看样子像是夜间行动惯了的行家里手,可不,借着手电筒的光亮,肖光义发现这群人里竟有两个挎洋刀的伪警察!糟糕!遇上了一群坏蛋!他忙轻轻拉了一下刘智先,紧贴在他耳边说:“贴着墙快退,如果暴露了你只管跑,我断后。把浆糊罐子给我!”刘智先忙把手中浆糊罐递给肖光义,然后就贴着墙往后退,肖光义也跟着往后挪动。他身子挪眼睛却紧紧盯着门口那群人,两只手牢牢地抓紧两个装浆糊的罐子,准备着力量……

  原来这院落是原警察厅特务科警尉齐德荫的新居。这小子仗着会一口日本话,对日寇巴结得又欢,最近被晋级为警佐,提升到道里警察署当署长。人还没上任先安好了家,是呀,狗有狗窝,狼有狼洞,署长得有署长的“公馆”。署长要找房子还不好办,很快就在这炮队街口找好了一所白俄住房。原先是绿色栅栏的矮围墙,有半人高,和院里的花草树木互相一衬托,掩映成趣,别有风味。可是齐德荫却嫌不好,他喜欢黑漆大门高院墙,这除了美学观点不同之外,还有一个隐蔽的原因,就是他不能把院内屋里裸露在大街旁。他要在这里面寻欢作乐,设赌抽头,“甚至还要干些见不得人的伤天害理勾当。他于是立即兴土木,拆栅栏,筑高墙,修大门。他有的是敲诈勒索、贪赃受贿来的钱,银钱出手,什么都有,何况他还披着一身虎皮呢。所以他的意愿很快就实现了。他心满意足地搬进了新房,新房一共五间,他讨了两个老婆,大老婆住东屋,小老婆住西屋,当间的房子就成了客厅和堂屋地。

  今天晚上,是原来警察厅特务科的一些好友来祝贺他的乔迁之喜。葛明礼也特别赏光,还破例领着小美人筠翠仙一同前来赴宴,这一是因为会日本话的齐德荫是日本人面前的红人,今天当了警察署长,过些时候说不定就会蹦到自己头上去;二是因为在突击刑讯作家塞上萧的案子上得了手,虽然在王一民的问题上他没有捞到片言只语,但是在主要目标上却达到了目的。当他把那份“字据”呈献给玉旨雄一的时候,这个经常对他瞪着小圆眼珠子的日本头子竟把眼睛笑成了一道缝,大大地表扬了他。他也因此而兴高采烈。所以当他一接到齐德荫的邀请的时候,就立即应允,并且把筠翠仙也领来了。这除了因为他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玩乐一番,以消除一天一宿刑讯塞上萧的疲劳之外,另外还因为齐德荫新纳的小妾是北市场唱蹦蹦戏的,早年和葛明礼也勾搭过,又和唱落子的筠翠仙挺投缘,所以就高高兴兴地一同前来了。同来的还有秦得利、王天喜等十四五个人,摆了两大桌酒席。除了唱落子的和唱蹦蹦戏的助兴之外,还从怀春楼和莲香班叫来了吕翠翠。朱丽丽、李玫瑰等名妓把盏相陪。于是交杯错盏、猜拳行令地大吃二喝起来,真是脏言秽语中夹着淫声荡气,粗暴的笑骂声中飘来柔声媚眼。他们从午后三点一直闹腾到晚上七八点钟,葛明礼才领着筠翠仙辞去,还有几个人也陆续走了。剩下秦得利、王天喜等十来个好赌的家伙留下来推牌九,于是又长长短短、天杠毕十地喊叫起来。从七八点钟又闹腾到过半夜,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牌桌,由齐德荫领着唱蹦蹦戏的小老婆,打着手电筒送客出房。当他们走到角门前,齐德荫刚要伸手去拉门插关儿的时候,忽然发现门缝里夹着两张折叠得规规整整的红绿纸。这是什么玩意儿?一小时前他送一个中途退出赌场的特务走的时候还开过这扇门,这红绿纸一定是方才塞进来的。凭着他那条反动神经的敏感性,马上预感到可能出现了情况。他忙伸手拽出一张红色的打开看,几乎与他同时,秦得利的手也伸过去拽下来那张绿色的看。其他警察特务也神着脖子看。不看则已,这一看都大吃一惊,原来是反日救国会宣传汤北大捷的《告哈尔滨市民书》!这群特务都知道反日救国会是共产党领导的群众组织。关于饭田大住全军覆没的消息,昨天葛明礼已经对他们透露出一点,并且也知道他们的旧同伙吕锡五因此而被投入日本特务机关。但是没想到共产党的宣传会来得这样快,而且还把传单送到警察署长家里(肖光义和刘智先并不知道这是谁的家),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上拔毛。所以首先是齐德荫怒冲冲地说:“真是欺人太甚!捅到我家里来了。”

  “快开门出去看看。”秦得利把传单往小兜里一揣说。

  齐德荫伸手拉开门插关儿,小门吱呀一开,众人一齐拥了出去。齐德荫和他的小妾每人手里拿一把电棒向四外扫射着照。秦得利嫌小妾照得不地道,一把接过来迅速地晃动着,忽然他听见西边墙根下好像有点动静,便一移电光,向西墙下照去,哎呀!有人!在十四五步远的墙根下,有一个小家伙在往后退。随着电光这一晃,特务堆里有好几个人发现了,齐德荫的手电光也跟过去了,几个人同时喊起来:“有人!谁!站住!……”

  正在这时,只见那小家伙猛往墙外一跃,双手一抢,黑乎乎的两个玩意儿飞过来了!其中一个正对着站在前边的秦得利飞来,这小子忙一躲,他躲过去了,站在他后边的王天喜可遭了殃,不偏不斜,正打在他脑袋上,只听“啪”“妈呀”一声,他脑门子上立刻“白浆”四溅,黏糊糊地迸了秦得利一脖颈子,其他人脸上、身上也都溅上了。哎呀!这是什么“奇怪武器”,没出声就炸得人“脑浆迸裂”!与此同时,另一个“奇怪武器”也在墙壁上“炸”开了花,这个溅开来的“白浆”更多,而且不光是发黏的液体,还夹着有棱有角的片状固体,一齐摔到特务们的脸上、身上,有的脸被划破了,从“白浆”中冒出红血来……特务们一片惊呼,一片混乱,唱蹦蹦戏的小妾尖叫着往门里退,一下绊在门槛子上,连滚带爬地缩回院内……秦得利一摸凉森森的后脑勺子,黏糊糊地抓了一把,忙拿到眼前用电棒一照,又用鼻子一闻,这才恍然大悟地叫喊起来:“是浆糊!摔过来的是浆糊!弟兄们!快撵这撒传单的共产党呀!”

  秦得利这一喊,齐德荫也闹明白了,他忙用手电筒向前照去,影影绰绰地看见一个黑影在前边狂奔,距离大概有三四十步远,他急一挥手跟着奏得利喊道:“快撵哪!别放跑了他!撵不上就开枪!抓不住活的要死的……”

  秦得利和齐德荫这一喊提醒了特务们,都从屁股后边拔出短枪,一边呐喊着一边向前撵去。他们都灌了大量的酒精,又吆五喝六地喊叫了半宿,早已精疲力竭,所以跑的没有被撵的人快。其中尤其是齐德荫,穿了一双拖鞋,这一跑拖鞋甩丢了,光着两只脚丫子,不知踩上什么了,疼得他哎哟一声,出了一身冷汗。他一咬牙,伸出手枪“啪啪”就是两枪。这一搂火,特务就都跟着打起来,枪声连成了片……这时只见前边的黑影一闪就不见了。特务们刚一犯寻思,齐德荫喊上了:“前边是小胡同,钻胡同了!快撵哪!”

  特务们一听,一窝蜂似的向前追去……

  再说肖光义,当他把两罐子浆糊甩出去以后,回身撒腿就跑。这时先跑的刘智先已经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他又回头看了看,发现特务们已经一边呐喊着一边撵上来,便一伙身,用最快的速度向前跑去。接着,后边枪响了,子弹呼啸着从他头顶上、耳朵边飞过去,枪声很密,他完全在射程之内,在这危急万分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小胡同,他心头一喜,一侧棱身子就钻了进去。小胡同的左边是些小房小院,右边却是一道大院墙,他借着星光月色一看,院墙是用青砖砌的,又高又长,由于年深日久,青砖的表面有剥落的地方。他迅速地看准了一个缝隙,用手抠住,使出平日苦练的绝技,手脚并用,噔噔噔很快就攀上了墙头。这时他偏过头往胡同口一看,只见一个人影已经闪进来。不好!不能被敌人发现自己的去向。他心里一急,一纵身猛往墙里跳去……

  这下可不好了!他从今天早晨接受撒传单的任务以后,就一直处在兴奋状态中,为了把团员组织好,晚饭都没吃消停。现在经过大半宿的奔跑战斗,肚子早已空了。这时再从三米多高的大墙上猛往下一跳,就出现了移过性脑贫血的现象。他只觉耳边风声一响,耳膜往出一凸,两眼一冒金花,身子往后一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说那帮追赶的特务。跑在最前边的是秦得利,他头一个冲进小胡同,一进来就仿佛看见高墙上有个人影,等他再定睛一看,人又没了。他又注意看看墙的高度,那么高!能上去吗?可没上去哪来的人影?真是怪事!他又努力往前边看,人确实没有了。他不由得停下脚步,满腹疑问地往高墙上看。这时齐德荫等也都撵了上来。这群特务一个个累得张口喘,汗水和着脸上的浆糊往下淌,真是丢盔卸甲,狼狈不堪。齐德荫对着秦得利说:“人呢?撵,撵哪去了?”

  秦得利眨眨眼睛,用手一指头上的高墙说:“八成进这院了。”

  众特务都随着他的手往高墙上看,又都一同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紧鼻子咧嘴地说:“别胡说八道了,他是神仙,转眼之间驾云飞上去的?”

  “我也不大敢相信。”秦得利哭丧着脸子,一回手往后脊梁上抓了一把,汗水把浆糊冲下去了,痒痒得难受。“可我一追进胡同口的时候,恍恍惚惚看见墙头上有一个人影,一眨眼工夫又不见了。”

  众特务一听又都七嘴八舌说上了:“一定是你看花眼了。”“秦哥是输钱输上火了,头火一上升,眼睛就发花……”

  “秦哥是酒劲还没过去,还有点云山雾罩……”

  在众警察特务乱戗戗中,齐德荫眼望着高墙心里想:墙这么高人是很难上去,可是共产党里什么能人都有。秦得利又亲眼看见墙头上有人影,这就不能轻易放过去……可是这院里的主人可不好惹,在哈尔滨德高望重,谁也不敢轻易动一动,这要是惹翻了……

  他刚想到这里,那边秦得利忽然叫唤上了:“哎呀!我认出来了!认出来了!”

  众人忙问:“你认出什么来了?快说呀!”

  秦得利直指着大墙说:“这是卢运启家的后院,这老头咱们可惹不了,何况还是葛大哥的亲戚,齐哥,你看……”

  齐德荫本想不挑明,借个由子蔫退回去,可现在经秦得利这一揭开,反倒不好办了。自己如果就这么见硬就回地往回一退,不但面子上不好看,将来真要传到日本人耳朵里去那还了得,最轻也得弄个读职的罪名……

  正在齐德荫左右为难的时候,从胡同口那边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众特务忙将身子往大墙上一贴,端着枪向胡同口望去。只见有四五个人在胡同口一晃,接着就射进来两三道手电的强光,刺激得人睁不开眼睛。齐德荫忍不住地大声喝间道:“什么人?”

  随着这一声喝问,胡同口的人倏一下两面分开,隐身在墙角拐弯的地方,手电光也一闪不见了,接着传来一声喝问:“你是什么人?”

  齐德荫听着声音有点耳熟,又在对方急促行动中听见刀链子哗哗响动声,便大声报了字号:“我是齐警佐,齐德荫。”

  “啊,是齐署长!”随着这一声答话,胡同口的四五个人立刻聚拢在一块,跑着步过来了。齐德荫和众特务也都从高墙根下站出来。齐德荫一看又来了这么些新部下,就更不能后退了。他眼珠一转,一挥手说:“现在你们来的正是时候,马上跟我到前边卢公馆去搜索一下,到那儿不要胡言乱语,看我眼色行事。”说到这,他又转对秦得利说,“秦哥,你和我一块领他们去,其余弟兄留在这里,再辛苦一下,把这片小房小院搜索一遍,把住这两边胡同口,大墙下也要留人,我们务必要想法抓住这个反满抗日分子。”

  他们开始分头行动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