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67

更新时间:2009/10/02

响枪的南岗下坎就是谢万春和谢大嫂居住的地方。自一九三二年松花江发大水以后,谢万春和无数难民都在这里盖了难民房。这里不但地势平坦,背后还有一道高高的土崖,像一堵天然的挡风墙一样,使这块地方有了可靠的屏障。更可贵的是这里正处在道里、道外、南岗三个重要区域的交界处,离火车站也特别近,简直是个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这一点最受难民们欢迎,因为他们里边没有固定职业的卖小工的、打零杂的和小商小贩特别多,他们的特点就是要在哈尔滨各处游动,哪里赚钱就到哪里去,因此便都看中了这块宝地。第一座小房一起来,紧接着就起来一大片,那快速的程度真像雨后的春笋,伏天的蘑菇一样,转眼之间就把那片地方挤得满满登登。站在土崖顶上的马路边上往下一看,真是密集的程度像蜂房,狭窄的程度像鸽笼,而杂乱和贫困的程度大概可以和世界上所有的贫民窟相比较。那用各色各样破烂材料做成的房顶,那压满房顶上的各种形状的砖头瓦块,那堆满各个角落的破瓶烂罐,那扭歪变形的小院和门窗,那扯满小院的五颜六色的破布和麻袋片,那每个小院后面的茅厕和尿池,那满天飞舞追逐着的绿头苍蝇,再加上那些破衣烂衫,衣不遮体的男女老少,构成了一幅人间地狱的悲惨生活画图,而这画图恰恰镶嵌在号称国际城市的哈尔滨市市中心里,就更显得特异和突出。尤其当日本侵略者决定要把哈尔滨变成王道乐土的“橱窗”,假繁荣的标本,给外国人看的样子以后,就更嫌这块地方有碍观瞻,不堪人目。于是就想方设法要把这成千上万的难民赶走。难民们在以谢万春为首的几名共产党员的带领下,形成了一股抵抗力量,任凭敌人用软招子哄,硬招子撵,人们就是不动,而且越来越抱团,越来越心齐,大有誓死不移,对抗到底的架势。日寇和汉奸们一怒之下扔出了撒手锏:调动军警,统一行动,强行执房,抗拒者可以打、抓、关押。于是他们调集了日本宪兵、伪军和警察大队的大批人马,还将新从日本运来的修建大和旅馆的新式推土机、挖掘机调来,又配上日本军队的装甲车,于今天上午十时把这攻击目标——南岗下坎贫民窟团团围住,并且下了最后通碟:午后一点以前所有居民全部迁出,时间一过,立即行动,届时如有不迁者,无论人畜什物,将和那些破屋乱瓦同归于尽。

  “通牒”用各种形式向居民们传达了。但是却没有一户人家从这包围圈里搬出去。他们早已横下一条心,死活守住这块“阵地”,他们要用这千万人的肉体,筑成一道长城,挡住那钢车铁马前进。他们也存着一个近乎天真的想法:法不责众,只要大家都不动,敌人就不敢下手。这里不是那偏远的乡村,可以任凭鬼子们奸淫烧杀,这是哈尔滨的中心点,这里出一条新闻就可以立即通向全世界,敌人正在争取世界舆论界承认伪满洲国的时候,怎敢任意胡来?

  他们想错了!他们用对一般恶人的估计来推断已经暴怒了的日本法西斯强盗,当强盗红眼的时候就会产生十倍的疯狂。于是,当时针指向一点的时候,先是一阵警笛嘶鸣,接着是拖着长声的各种口令,像鬼叫狼嚎一般喊起来,那些由日本人操纵着的推土机、挖掘机、装甲车都轰轰隆隆地发动起来了,那些伪军和警察大队拿着锹镐钩竿都举起来了,日本宪兵的枪弹也推上了枪膛。接着就发出一声尖叫着的日本口令,随着这口令响起了一排枪声——这是预先安排好的,对空放的总“进攻”的“号令”。随着这具有威吓性的“号令”,一场向中国难民区发起的“冲锋”便开始了:只见一片巨响声中,墙倒屋塌,烟尘四起,人喊狗吠,鸡飞鸭叫……敌人把所有那些能开得动的机械都开足了马力,向那些不堪一撞的小房破屋碾压过来。这些机械有的是用于和平建设的,有的是用于战争的,如今却都向这些受苦受难的和平中国居民碾来。当处在外围的小房被撞倒以后,整个的难民区就像炸了窝的鸟雀,开了锅的沸水一样,在滚滚烟尘中人们有的抱头乱窜,有的奔走呼号,有的呼儿唤女,有的喊爹叫妈,有跑不动的老人、小孩被人从小房里抢出来,也有的在房子眼看要被推倒的情况下还钻进去往出抢东西……在一片混乱中集体抵抗解体了,人们在哭叫呼号中从那些机械的空隙间跑出包围圈,有的跑到安全地带,举目四望,不见亲人,于是又呼叫着跑回去……有一群跑出来的老人和妇女,还对日本强盗抱着幻想,希望用哀求和眼泪唤动他们那恻隐之心,他们围跪在一个看样子像总指挥的日本法西斯头子周围,哭着,叫着……但是换来的只是驱赶他们的日本大兵的皮鞋脚和伪警察的打骂……;

  塞上萧走到这里的时候,正面对着这一片悲惨的世界,他眼望着那墙倒屋塌的滚滚烟尘,耳听着哀鸿遍野的哭声,心真像被钝刀子割着一样难受,他暗暗问着自己:这就是日寇要我歌颂的王道乐土!这就是葛明礼说的日满协和!当我的好友和伴侣为我送行的时候,我还举杯宣布:要抛开过去追求的唯美主义,在新的探索中描写新的生活。他们也预祝我在新的征途中写出新篇章,在新篇章中能看到新中国的曙光!可是我迈出门的第一步,就在敌人递过来的白纸上写下了投降的黑字,我,我还有什么面目去见那些寄希望于我的亲人们!我……

  塞上萧心痛欲绝地离开了那“悲惨世界”,他脚步踉跄地顺着马路的下坡,向北边走去。他也不清楚自己要走向何方,他身上的伤又开始疼起来,但他心灵上的创伤更甚于身上,甚至压倒了那肉体上的伤痛,使他能够一直向前走去。他不拐弯地沿着人行道歪歪扭扭地走着,耳边不断响着方才那惨绝人寰的哭喊声,和他在内心中的自我谴责声,接着又出现了送行宴上对他的预祝声……柳絮影那“红香点嫩色,酒意横眉黛”的娇模样,大家那为他俩“比翼齐飞”的干杯。天哪,“比翼齐飞”!如今自己的翅膀已经被折断,还怎么飞?往哪里飞?……

  塞上萧正低头往前走着,忽然听到一声汽笛长鸣,鸣声凄厉,像是从他心底里发出的绝望呼号。他身上一颤抖,忙抬头向前望去,呀!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江水,自己已经走到松花江边了!江心里正有一条老而破旧的拖船,拖着长长的木排,顶着逆水,艰难地、缓慢地向西方移动着,那凄厉的笛声就是发自这老而又老的物体中。

  塞上萧凄然地望着那破旧得快要散架子的老拖船,真感到自己也要散架子了。但是自己却又比不上它,它虽然老而又老,却还能拖着沉负重载,顶着逆水往前进,正因为这样,人们还需要它……可是自己呢……当一个人感到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人需要的时候,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塞上萧步履蹒跚地沿着江边跟着拖船往西走。当他走近江桥的时候,他实在走不动了。他望望眼前,空无一人,这里既不是游览区也不是人行道。松花江桥是由日本关东军直接把守着,一般行人只能从指定的地方通过。如果不是疯子、傻子或者精神异常的人,谁能冒险往这里走。正因为没人走,桥上的看守兵也就大大乎乎,他们根本没有发现桥下来了人。

  塞上萧站住了,他顺着江边的斜坡,又往下走了几步,当双脚已经踩到江水的时候,他站住了。他伸手从西服上衣兜里摘下钢笔,又去摸纸,摸了两下停住了。他微微地摇了摇头,他不想留任何遗言了,说什么呢?人间的语汇有千千万万,哪句能为自己辩解明白?只有这滔滔的松花江水,才能洗去自己的羞辱……他想脱下西装,但他又摇了摇头,脱去西装留给谁?穿着它不是沉得更快吗Z 他最后仰头看看苍天,苍天上没有一片云彩。苍天如此宏大,但却不能包容他一个塞上萧!他长叹一声,一低头,用尽全部力气纵身一跃,跳进江中……

  塞上萧不会游泳,他生长在号称江城的吉林市,但是封建家庭却从不许他去干那危险的水中游戏。所以他今天一头扎人水中,便只见水泡不见人影了。

  就在塞上萧纵身跳人江中这一刹那,一个穿西装的大个子男人飞速地向江边奔来。他一边跑着一边脱西服上衣、衬衣、背心,随脱随扔。等他跑到塞上萧投江的地方的时候,上身已经脱光了。他又迅速地甩掉皮鞋,脱掉长裤……他一边做这些动作的时候,眼睛一边盯着那冒泡的水面……他脱得只剩一条裤权的时候,便一伏身,双手向前一伸,刷一下刺破水面,钻到水里去了……

  当塞上萧纵身投江的时候,江桥上面的守卫日军已经听见响声,有所察觉,有几个兵从桥头堡里跑出来,探头向江面上看。紧接着,他们发现那个狂奔过来的大个子了,这是什么人?怎么胆敢在这地方狂跑乱奔?还没等他们发出警号,大个子竟像一条大鱼一样,刷一下钻进水面了。这还了得!竟有人敢潜入水中,而且面对着桥墩子,这要是……领头的大板牙班长对着天上就放了一枪,接着警笛也响起来,一个班的日本兵都跑出来了,大板牙班长指挥着两个兵守着桥头,其余的大兵都跟着大板牙向桥下江边奔来,其速度之快,就像被猎人追赶的兔子一样。

  七八个日本兵奔到江边的时候,跳进江中的人还没有露出水面。这时有两个兵已经把大个子散扔在岸边的西装和衬衣抓到手中,在兜里乱翻着……

  哗啦一声水面被冲开了,有两个人脑袋同时露出水面,一个脸向上,是在仰泳吗?不,不像,仰泳怎能一动不动……一个仰着脖,面向日本兵站立的岸边,用一只胳膊划着水,缓慢地向前游着……

  日本兵喊起来,他们用日本语喊着:“干什么的?”“你是什么人?”

  没有回答,水中人只管向岸边游着。

  在喊叫中有人拉枪栓,是要开枪?

  这时翻西装兜的日本兵举着几张名片对着班长喊起来:“哎,班长,跳水的八成是我们日本人,还可能是个官呢!”

  班长急接过名片看。名片有六张,五张上面都印着“第一中学副校长玉旨一郎”的字样,只有一张上印着“玉旨雄一”的名字,右上角的官衔是:“黑龙江省参事官、滨江警备司令部、哈尔滨特别市警察厅主席顾问”。班长一看这名片不由得一吐舌头。这个玉旨雄一他看见过,一个月前由若山中将陪着巡视江桥的时候他还给他站过岗呢。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往水面上看看。这时江里的人已经游得离岸很近了,岸上的日本兵仍然喊着,而且枪口都正对着那两个人的脑袋……

  大板牙眼珠子一翻,他已经看明白水里的不是玉旨雄一,那么就可能是叫王旨一郎的副校长了。都姓玉旨,又揣着他的名片,可能是一家人……一想到这,他立即对着那群乱喊的日本兵大喊一声:立正!

  这“立正”一出口,就像一只大手掐住了所有日本兵的脖子一样,立即鸦雀无声了。

  大板牙走到大兵们面前,手扬着片子压低声音说:“江里的可能是我们日本人,在没弄清情况以前,要注意礼貌。”

  大兵们齐声应是。

  江中人已经游到岸边了。这时岸上的日本兵才看清,原来脸向上那个人已经牙关紧闭,大概被淹死了,是下边那个划着水的人拖着他游过来的。

  那个划水人猛然从水里站起来,水没到他的腰部,他用双手托起那个被淹者,一边趟着水往前走一边向岸上喊着一口纯熟的日本话,他果真是日本人。他喊的意思是:我叫王旨一郎,这个落水者是一位重要人物,他现在被淹昏迷了,你们当中有哪位会急救,请快过来。

  大板牙班长首先答应着向水中跑去,其余大兵全部跟着下了水,在一阵水花四溅的忙乱当中,昏迷不醒的塞上萧被抬上了岸。由大板牙班长指挥着,将塞上萧头朝下放躺在岸边斜坡上,然后解开他的衣服扣子和腰带,在鼓胀得圆圆的肚皮上一阵推摩,只听肚子里一阵哗哗声响过,塞上萧先是哼哼几声,接着把嘴一张哇哇吐起水来……

  一直紧张焦急的玉旨一郎咧开了嘴巴,他为能把塞上萧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而兴高采烈。他觉得塞上萧这投江自尽的行动正是他悔愧难当的表现。玉旨一郎认为自杀也是一种勇敢精神的表现。这无疑是受了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影响。日本武士之子女,在幼年时代就是学习自杀,男子切腹,女子割颈,到需要死的时候要从容不迫,视死如归,这才是真正的武土道精神。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博士,曾写过一本书《菊花与刀——日本文化的诸模式》,指出了日本人行为上的极度矛盾性:一方面爱好菊花,培养美与戒慎;一方面又崇拜军刀,鼓舞冒险与战争。玉旨一郎是反战的,但日本武士道那种认为“有勇气把握自己的生命的,便能把握别人生命”的观念,却使他对敢于自杀的人产生一种同情甚至敬重,这种观念形成他性格中的悲剧因素。

  塞上萧又重新回到人间了!他呼吸着,一哼哼着,但却不睁眼睛。他肉体上精神上的创伤都过分严重了,无论怎样呼唤,他还是不声不响,始终在昏迷当中。

  玉旨一郎请大板牙领着到桥头堡里,往一中挂了一个电话,他请王一民立即坐出租汽车前来。

  半个小时后,由王一民把塞上萧送进南岗孔氏医院的头等病房里,除交托给共青团员景秀莲多方关照外,又把柳絮影找来看护着他。

  王一民把这一切都忙完以后,天已经快黑了。他急忙离开了孔氏医院,准备去参加撒传单的行动。今夜十二点,要把汤北大捷的胜利喜讯,遍告全市。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