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60

更新时间:2009/10/02

当天夜里九点刚过的时候何占鳌和葛明礼离开了卢宅,王一民和卢淑娟从冬梅口中知道这两个家伙是在卢运启的斥责声中离开的。他俩从进屋到离开,始终是和颜悦色,逆来顺受,任凭卢运启怎样发脾气,拍桌子,摔茶杯,他俩也毫不动火。但是坚持为玉旨一郎求亲的态度始终不变,临退出前还请卢运启慎重考虑,三思而行,不要因儿女亲事,弄出不可收拾的悲惨结局,等等。言词中带有强烈的威胁性。气得卢运启一直把他俩骂下楼梯才住声。

  王一民听冬梅讲完,又安慰了淑娟以后,就借着给斯杰潘道喜,观看他那追回来的财宝的机会,向斯杰潘了解葛明礼打听他的情况。斯杰潘都毫无保留地当他讲了。王一民从斯杰潘的讲述中得知葛明礼确实已经注意上自己了。

  第二天,王一民就提高了警惕,从一上班开始,就注意观察周围的一切动态,一直到下班前,都没发现什么异常现象。下班的时候,他到传达室李贵的小里屋坐了一会儿,谈了一下反日会的发展情况,又布置一下工作,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钟了。他打算先到老何头的白露小吃铺吃顿晚点,然后再到花园街李汉超家汇报昨天卢家发生的情况,研究一下对策。但当他一迈出学校大门的时候,他所担心的情况终于发生了!

  在一中对面摆着几个租书摊,是出租武侠和言情小说的,也有少数的文学书籍。出租对象主要是一中的学生。每当课间或放学的时候,书摊前总围着一些学生。现在放学后的高潮已经过去。围着的人不多了。王一民脚一迈出校门,眼睛就向四周环视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在正对着校门的书摊后边,和租书老头儿并肩坐着一个瘦得皮包骨的家伙,他虽然戴着一副宽边的墨镜,王一民从那红不红紫不紫的特殊脸色上,也马上认出他就是那个几次和自己遭遇过的花脸特务,葛明礼手下的得力鹰犬。这家伙一见王一民走出来,就用胳膊肘碰了碰身旁的租书老头。正在答对主顾的老头忙抬头看了王一民一眼,就向花脸特务点点头,于是那个花脸特务就站起来了。

  王一民一扭身向南边石头道街走去。他一边走着一边紧张地暗自打主意。他想起上一次在柳絮影家门前的小铺里和这个花脸特务遭遇的情况,那次他派一个乍出茅庐的特务崽子跟踪自己,被自己轻易地就处置了。这次花脸特务自己出马了。当然,要甩掉他也是能办到的,但是甩掉以后怎么办呢?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住处和教书地点,今天甩掉,明天还会再来,卢家和一中的大门外,都会派下鹰犬。现在必须采取一种特殊措施,使他轻易不敢对自己下手……王一民想到这里,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他这时已经走出水道街街口,如果按照原计划上白露小吃铺或者李汉超家,就要向东走,但他现在改向西走,穿过新城大街一直向中央大街走去。这中间他逛了一会儿同发隆百货商场,借着出来进去一绕弯的机会,他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个花脸特务正在他后边紧跟不舍。这个家伙的跟踪法真是与众不同,他并不把自己的想法隐蔽起来,而是摆出一副大模大样,胸有成竹的样子,紧跟着王一民走。走的时候右手总是插在西服兜里。王一民知道他手里一定是握着短枪,这个动作说明他内心深处还是发虚和害怕的。

  王一民现在反倒怕他中途缩回去,所以故意躲躲闪闪,有时还装成不安的样于回头看看,用这些行动来刺激对方跟踪的兴趣。就这样,王一民把他一直引到高士街玉旨雄一住宅后面的小门前。王一民一边伸手按门铃一面回头看看他。王一民发现这个大模大样的家伙突然缩回脑袋站住了,脸上露出惊讶和困惑的表情,当小门呀一声打开的时候,他迅速地隐身到一棵街树后面去了。所幸这是一条僻静的小巷,来往行人很少,不然他这鬼祟的行动一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小门开了,出来开门的是那个中年日本下女,她认识王一民,一见面就把双手按在膝盖上,向王一民深深鞠了一躬,王一民还礼以后用手指着楼上问了一句:“一郎先生在家吗?”

  日本下女明白王一民的意思,一边躬身点头一边往里比划着。她嘴里说的话王一民听不懂,但从动作上可以看出是请客人进去的意思。当王一民往门里迈步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他发现那个花脸特务已经蹿到街对面去了,正伏身在一根电线杆子后面,贼头贼脑地往门里窥视呢。显然他早已知道这所住宅的主人是何许人了,所以才从大模大样一变而成鬼鬼祟祟。根据这一判断,王一民估计当自己进去以后,他多半还会留在门口等自己出来。因为他要看个究竟,好回去向他的主子——葛明礼报告。

  王一民进门以后,没用下女引导,就快步走进楼门,又上了二楼。一上楼梯,玉旨一郎已经满面含笑地站在楼梯口上迎接他了。

  “欢迎,欢迎,欢迎您经常来。”玉旨一郎一边说着一边伸着手往屋里让王一民。

  王一民却站在楼梯口上没有动地方说:“对不起,我想先请您到院门外去一趟。”

  玉旨一郎一愣神问道:“干什么?”

  “有一个形迹非常可疑的人,从我们学校的大门口,一直跟我到府上的门口,我进来的时候他躲在街对面的电线杆子后面,借着开门的机会,往院里偷看……”

  玉旨一郎眉毛一挑,眼睛一瞪说:“有这样事?”他把大手一挥说,“走,咱们去看看。”说完转身就往楼下走。

  当跨出楼门的时候,王一民抢在前面,轻手轻脚地走出去。跟在后面的玉旨一郎也把脚步放松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院门前,王一民伸手抓住铁门栓,轻轻拽开,然后猛一拉,院门开了,两人同时走出门外。

  就在门哗一声被拉开的时候,只见对面电线杆子后面,一个探出来的小脑袋,猛往回一缩,藏了起来。但是电线杆子挡不住他全身,脑袋藏进去后屁股还在外边露着。他大概也感觉到这隆起的部分容易暴露目标,还在哆哆嗦嗦地往回收。

  这些丑态玉旨一郎早已看在眼里,他向王一民点点头,两人一同向前奔去。

  玉旨一郎站在电线杆子前,看那隆起的部分还在往回收,声音不高地说:“不要躲藏了。请出来见见吧。”

  想不到这不高的声音也使那隆起的部分哆嗦了一下。紧接着那花脸特务从电线杆子后面走出来。他满头大汗,热气蒸腾,就像才从锅炉里钻出来的一样。他面对着玉旨一郎,两个脚跟一碰,腰一哈,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礼,毕恭毕敬地说道:“报告玉旨一郎校长阁下,卑职奏得利向阁下问安。”

  玉旨一郎惊奇地一扬眉毛说:“你认识我?你是什么人?”

  “卑职是……”秦得利溜了王一民一眼,急忙一模小兜,从里面摸出一个黄皮小本,双手端着举向王旨一郎。

  玉旨一郎皱着眉接过来,翻着看了看,然后向王一民一伸说:“您看看吧。”

  王一民刚伸手去接,秦得利忽然像被蝎子蜇了一样对玉旨一郎叫道:“哎呀!阁下,这不能……”

  玉旨一郎一挥手说:“什么不能?凡是我能看的东西王老师就能看。”

  秦得利叫声止住了,嘴可没闭上,他睁着惊讶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王一民。

  王一民接过小本,只瞥了一眼,就又递给玉旨一郎。

  玉旨一郎一边交还小本一边问秦得利:“这么说你是葛科长手下的人了?”

  “是。”秦得利又把小本揣在兜里。

  “那你是怎么认识我的?难道我也成了你们注意的目标?”

  “不,不敢,不敢。”秦得利诚惶诚恐地摆着手说,“卑职是在第一中学查办毁御容大案的时候有幸认识阁下的。”

  “那你今天来到我家门前干什么?”

  “这个……”秦得利又溜了王一民一眼,然后为难地丝哈了一声说,“卑职斗胆,想请校长阁下移步到尊府上单独说两句话。”

  “我没有时间。有话在这说吧。”

  “这,这……”秦得利抓耳挠腮,吭哧瘪肚地说不出什么来,小眼睛还不住地溜着王一民。

  “看样子你是怕王老师听见?”

  秦得利的脑袋稍稍点了两下,又忙低下去。

  “好了。”玉旨一郎挥挥手说,“我现在弄明白了,你是跟着王老师到我这里来的,对不?”

  秦得利低头不语。

  “那么请你回去捎话给葛科长。王一民老师是我的好朋友,对他的无礼就是对我的侮辱。以后希望再不要出现任何类似情况。你能把话捎到吧?”

  “能。”

  “一字不漏?”

  “是。”

  玉旨一郎这时转对王一民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问他吗?”

  王一民一挥手说:“让他走吧。”

  玉旨一郎也一挥手说:“好了,你可以走了。”

  秦得利忙对玉旨一郎鞠了一躬说:“那么卑职告辞了。”他猫着腰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转身要走。

  “回来。”玉旨一郎又招呼他。

  秦得利忙又转身回来,躬身问道:“阁下还有什么吩咐?”

  “你不认为今天对王一民老师的行为是无礼的吗?”

  “我……是,是无礼。”

  “那么为什么不给王老师行礼道歉?为什么连声告辞的话都没有?”

  “是,卑职告,告辞。”秦得利的花脸像被巴掌打的一样,红癫变成紫块。他向王一民猫了下腰,还没等抬起头来,就一转身向前奔去,像个落荒而逃的丧家犬。

  玉旨一郎忍住笑,拉着王一民走回院内。当他们在屋里坐定以后,玉旨一郎笑着向王一民道:“您是有意把这个家伙引来的还是找我有事情?”

  “两种因素都有。”

  “也有事?”

  “嗯。”王一民点点头说,“就是昨天上午谈的卢运启家小姐的事情。”

  玉旨一郎一听忙问道:“怎么了?”

  “昨天夜里有两个媒人到卢家去了。”

  玉旨一郎一愣神说:“是去给我……”

  王一民点点头说:“是。据说是令叔打发去的,态度很强硬。”

  玉旨一郎双眉一皱,一扭脸,一甩手:“胡来!”

  王一民稍停了一下问道:“我们昨天谈完以后,您和令叔说过没有?”

  “说了,不过没等说出结果来,就被客人给冲断了。但是我的意思已经完全讲清楚了。”

  王一民一边思索着一边点着头说:“这么说令叔是决心要利用给您说亲这件事达到政治上的……”

  “不。”玉旨一郎一挥手,异常激动地说,“我坚决反对!这是极端卑鄙的,是对纯洁的情爱的亵读!是对人类感情的嘲弄,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我一定要向叔叔郑重地提出,请他遵守当初的诺言,不要干涉我的生活问题,更不能利用我的婚事去做政治交易!”

  王一民也激动地说:“我非常赞成你这种正直无私的态度,你用行动告诉我:一个人应该怎样生活和做人。”

  “不,如果没有您的真诚相助,我说不定已经变成政治交易场上的一份筹码了。所以我是非常感谢您的。”

  正在两个朋友推心置腹,倾心而谈的时候,那个中年下女从楼门里走出来,请玉旨一郎去吃晚饭。玉旨一郎一拉王一民说:“走,我早就想和您在一起畅饮一场,一直没有机会,今天遇上了,快请吧。喝完酒以后我还有两个中国古文学上的问题要请教您。”

  王一民略一思忖,问道:“就我们两个人吗!”

  “当然。”玉旨一郎忙点着头说,“叔叔和婶母都赴宴去了,咱俩可以毫无拘束地开怀畅饮,这叫老猫不在家,耗子上房笆。走吧,咱们两个耗子去闹上一场吧。”

  王一民点头了。他想借着喝酒的机会把淑娟给他画《白头双飞图》的事情告诉他。王一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日本朋友,他要在工作所能允许的范围内,做到以诚相待。

  秦得利从玉旨一郎家门前败下阵来以后,就到处找葛明礼,后来终于在北市场三十七号筠翠仙那里找到了。

  葛明礼和筠翠仙正脸对脸躺在炕上抽大烟。葛明礼的大烟还没有成瘾,只是像贪馋的人吃肥食美味一样,隔两天不吃就馋得慌。他在筠翠仙那里准备下一套上讲究的烟具,和下江产的头等清水烟膏,遇到需要解愁闷,提精神的时候,就跑来抽一顿。他喜欢那种吞云吐雾的意境,让小美人翠仙躺在自己对面,上好烟泡,对准火头,她那小手一拨弄,他那大嘴一吸,刹那间真好似活神仙。

  现在秦得利看到的正是这样一种景象。他扒门缝悄悄看了看,急忙缩回头退出身来,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外等候着。虽然他心急火燎,想要快些把那一肚子憋气话倾倒出来,但却不敢闯进去。他知道这时候的葛明礼正处在升空入云的极端舒服境界中,如果有谁不识趣惊动得败了兴,让他从半天空跌到平地上,那就要倒大霉。相反,等一会儿他放下烟枪,屈上膝,合着目,再让那空虚的灵魂在虚无缥缈的幻境里转悠上一圈以后,你再进去见他,就会让你顺心满意,只要能办到的事他都会予以满足。秦得利早已摸透了他的脾气,不得不耐着性子等候着。

  秦得利进屋的时候,葛明礼已坐在大沙发上喝浓茶。筠翠仙斜倚在他旁边削香瓜皮。一见秦得利进来,她先站起来打招呼说:“秦哥来了,请坐吧。”

  葛明礼先是眯缝着眼睛看秦得利,忽然间他像从迷梦中醒觉过来一样,猛睁开往外凸出的大眼珠子,身于往前一探问道:“怎么样?那个王一民到底是什么人?有眉目没有?”

  秦得利半拉屁股坐在椅子上,哭丧着花脸说道:“可别提了,大哥!咱们哥们儿好险没栽到他手底下。没想到一个穷教书匠腰杆子那么硬,背后站着一个大‘抗叉’的,大得一抬脚就能把兄弟咱们踩扁。”

  葛明礼一翻愣眼珠子,把茶杯往茶几子上一顿,一拧眉毛说:“谁?谁有那么大本事?哥哥去会会他。”

  “这个主儿大哥会过。”

  “别卖关子,快说是谁?”

  “就是玉旨雄一的亲侄子玉旨一郎!”

  葛明礼倒吸了一口凉气,黑眼珠子定在白眼仁里一动不动,半天才说出来两个字:“是他!”

  “正是他。”秦得利探着身子说,“他自己宣称王一民是他的好朋友。据小弟观察,他俩简直比拜把磕头弟兄还亲。王一民出入王旨家如走平地,一眨眼工夫一进一出,就把玉旨一郎搬出来了。玉旨一郎处处还得看他眼色行事,好像是王一民在指挥那个玉旨一郎。”

  葛明礼用手一拍茶几子说:“竟有这等怪事!你快从头讲来!”

  秦得利点点头,喝了一口筠翠仙捧过来的浓茶,就把他如何跟踪王一民到玉旨家,以及又如何遭了一顿盘查的事儿从头到尾学说了一遍。最后他叹口气说:“大哥,这个工旨一郎不但让我回来一字不漏地禀报给您,最后竟让我给那个穷教员躬身行礼,赔不是道歉。大哥,这不但是打小弟的脸,也是对大哥您……”

  “行了,别说了!”葛明礼的大白脸气得煞白,他一拍大腿,暴跳如雷地骂道:“我X 他八辈祖宗,我葛某人拼着性命为他们打江山,脑袋别到裤腰沿子上为他们卖命,可他们总是拿老子不当人看。这个小日本当中的大个子,被西洋外国老毛子串了种的小杂种几次三番拿大屁股坐我,这口恶气让我怎么往下咽!我,我他妈的吹灯拔蜡卷狗皮,从今不再侍候这份狗X 的局,老子不干啦!”他那白光光的额头上青筋暴露,热汗从脑袋上流下来。

  筠翠仙忙去洗脸盆里投了一个手巾把,走过去轻轻给葛明礼擦擦汗,又拿起一把蒲扇,站在他背后一边扇着一边细声细气地说道:“大爷,您是宰相的肚量,能容得下世间万物,何必跟那‘小鼻子’论高低,比上下。再说这‘满洲国’就是日本人的天下,连当今皇上都是他们扶保着坐上金銮殿的,金技玉叶也得听他们的。那有钱的王八都大三辈,何况日本人手里还握着杀人宝刀呢。话再说回来,您不也就是比他们矮一点嘛,在‘满洲国’人面前您不是处处都能压一头嘛,您就是比不上二郎神也能和那托塔天王差不离儿呀。日本人给您的气您不会撒在‘满洲国’人身上吗。这有进有出,恶气不归心,就做不了病。”

  筠翠仙这一番温言细语,说得葛明礼的气消了些。但他还是骂骂咧咧地回头对筠翠仙说道:“你他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有进有出呢,我上哪出去?连个穷教员我都碰不得啦,我还怎么……”说到这里,他猛然停住话头,转过脸看着秦得利问道:“哎,你说了半天怎么连正题都没沾边?那个穷教书匠王一民,到底像不像那个反满抗日的要犯?”

  “像,像。”秦得利向前走了两步,连连点着头说,“无论侧面、正身都像,高矮胖瘦都不差,那次在大地包老罗家门前我冷丁被蒙住了,再加上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是一中老师,更不知姓字名谁。这回都知道了,这老师的师字又正应在‘建国纪念碑’下我听着的那个字,人像字应,十成有了八成,这我才跟着他跑到了玉旨家……”

  葛明礼听到这里一咬牙,一瞪眼,一拍大腿恶狠狠地说:“跟,还得跟!老子他妈豁出去了!不弄个水落石出这口恶气也出不去!”

  秦得利一听忙又往前走了一步说:“哎呀,大哥!咱们可得好好掂量掂量,他背后这个‘抗叉’的咱们谁也惹不起呀。再跟,要是让他发现了……”

  葛明礼一翻白眼珠子说:“怎么?你小子怯阵了?吓掉魂了?”

  “不,大哥,您听小弟说……”

  “你说个X 你怯阵我派别人。”

  秦得利无限委屈地说:“大哥,您可屈了小弟了,小弟自从跟着您闯荡江湖以来多咱怯过阵?这回不是碰到碴子上了嘛。老玉旨不是亲自跟您谈过他这宝贝侄子吗?他们玉旨家就这么一条传宗接代的根苗……”

  葛明礼又一瞪眼珠子说:“我才刚不是说了吗,那是让西洋老毛子串种的货,你看他叔叔瘦的像人干,个头和武大郎不相上下,可这小子长得蹿辕子了,接骆驼屎吃都不用跷脚伸脖。人家日本人都是小鼻子,可你看他那大鼻子头,比阿城大蒜的头还大,哪有一点像个日本人的样,我说他是个小杂种一点也不冤枉他。”

  “大哥,他是不是杂种这事咱们先搁在一旁,也兴许人家就是要改换一下品种呢。反正现在那老玉旨是把这小玉旨当成传种的儿子一样看待,遇事都要让他三分。真要是把这小行内惹翻了……”

  “那不会不惹他,你跟的时候不会多想点藏身的办法,不让那姓王的小子发现?”

  “哎呀,我的大哥!要想不让他发现简直是太不容易了。你别提这小子多么精灵了。他从一中校门出来,拿眼睛只那么轻轻一溜就看出我来了。一路上还不断地跟我绕弯子,样子像躲闪实际又没躲闪,我要走慢点他也慢点走,一直到他把那个小衙内给搬出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小子是怕我不跟他,故意装出躲躲闪闪的样子引我上钩的!您说这小子有多损!由此我又想到那次在大地包和他碰面的时候,我因为分不开身,就派黑五跟他。后来发现黑五被拍死在大门扇底下了。虽然经技术科和法医检查,断定是因大门扇年久失修,腐烂倒塌而致命,可是大门扇怎么倒得那么巧?是不是像小孩子下压拍子一样,有人在背后拉线,给砸里头的?现在经过和这小子的再一次较量,我敢断定,黑五也是他砸死的。”

  “你这他妈都是望风捕影的事儿,光断定顶个屁用,得拿出真凭实据!”

  “哎呀!大哥!要有真凭实据我们何必费这个劲,伸手抓人就行啦。”

  “是呀,我的大爷,秦哥说得对呀!”筠翠仙在一旁插言说,“自古以来都是捉贼要赃,捉奸要双,包公、施公、彭公和刘罗锅子那些青天大老爷断案不也都要真凭实据吗,要不为啥还到处私访呢。所以要叫我说呀,光说他像那‘要犯’不行,天底下长得相像的人多着呢。还是得想法抓到他的真凭实据呀!”

  筠翠仙这番话说得葛明礼点头不语了。秦得利乘机马上接着说道:“对呀,大嫂讲个比古这一说把小弟也说开窍了。如今之计主要是能抓到他的真凭实据,只要有了凭证,咱们就可以到老玉旨前边去告上一状,连小玉旨都告在里边,到那时候看他还拿什么保他这个‘好朋友’。”

  “嗯,你们说的也都在理儿。”葛明礼咬了一口筠翠仙递给他的削皮香瓜,一边嚼着一边思索着说:“要想拿到他的真凭实据,就得赶快摸清他的底细……”

  秦得利忙接着说:“依小弟看这事只能从外围人手,先不要沾他本人的边,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干。”

  “好吧。”葛明礼点点头说,“就依你了。小翠呀,这一阵子戗戗得脑瓜仁子生疼,再来两口吧。”

  筠翠仙答应着往床前走去。

  秦得利知道他又要抽大烟,忙躬身退出去了。

  第二天晚上,葛明礼到何占鳌家里去了。他从北方王献斋何一萍口中得知作家塞上萧不但和王一民是同乡好友,前些时候还住在一块,两人好得简直是不分彼此。

  把塞上萧和王一民连在一块儿真是他意料不到的事情。本来他在前些天已经答应卢秋影,要助他一臂之力,把这个“情敌”抓起来,或者干脆干掉。这在一般情况下,本来是容易办到的。但是偏赶上日满俱乐部成立纪念日,演出了《茫茫夜》,玉旨雄一竟那么高抬这个酸烘烘、大咧咧的臭作家,使他立刻把要伸向塞上萧的胳臂缩回来了。后来,当何占鳌告诉他:玉旨雄一让塞上萧写赞扬日满协和王道乐土的戏,又遭到这个书呆子拒绝的时候,他就想找个机会从旁烧上一把火,撺掇玉旨雄一下令把塞上萧抓起来。还没等他找到这机会,就又出现了王一民的新情况。这一来就促使他下决心去找玉旨雄一,想法挑起这位“太君”对塞上萧的憎恨,只要他一点头,自己就可以抓起塞上萧,再从他口中往出掏王一民的底细。即或掏不出全部秘密,哪怕能抓住一个线头呢。有了线头就不愁把整团线都抖落开呀!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