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45

更新时间:2009/10/02

王一民从学校出来,顾不得吃饭,就往大地包罗家赶去。等到他拐进罗家街口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沉。街两旁那挤得像鸽子窝一样的小屋顶上,都冒着炊烟。有些人家还把小煤球炉子摆到街门口,用嘴吹着,用扇子扇着,滚滚浓烟从那里冒出来,随风往街上飘,往人脸上扑,又和小房上的炊烟合在一块,往天上升,闹得狭窄的街道上烟尘弥漫呛得人喘不上气来。这种情景,和王一民白天来的时候完全不同了。

  从拐进街口到罗家还有百十多步远的时候,王一民就把脚步放慢了,他要留神观察周围的情况,以免把“狗”引进罗家去。可是他越往前走越觉得气氛有点异样。迎面走过来的人神气都有些紧张,有的边走边回头看,有的干脆站在那里翘首张望,小孩三五成群地往那边跑,妇女从门缝里探出脑袋……王一民的心猛往下一沉,他预感到他来晚了,他所担心的事情可能已经发生了,他紧往前走着……

  果然,罗家的门口停了两辆黄色摩托车,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持枪站在门口,枪上的刺刀迎着夕阳闪着亮光。罗家的小门关得严严的。街上的行人都避开这门前的是非之地,绕到对面人行道上去走。

  王一民的心像被谁揪着一样难受,门虽然关着,可是他仿佛看见躺在病炕上那瘫痪老人苍白激动的脸;那位饱经风霜的老妈妈——柳云枝颤抖的双手;还有柳絮影,不知道她是否在家?是否在受着凌辱……王一民恨不能闯进门去看看,去搭救那烈士的亲人。可是他不能,他必须用最大的努力忍住内心的痛苦,而以表面的平静,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前走着。

  罗家斜对面小铺的酒葫芦仍在房檐头上挑着,酒葫芦下边的红布还在迎风飘荡着,王一民一低头进了那低矮的小门。

  小铺屋里的临街玻璃窗前站着三四个人,都倒背着身子往窗外看。听见门响,有两个猛回过头来,其中一个是戴着红顶帽头的小铺掌柜的。另一个王一民不看则已,一看不由得心里一惊。只见这人那张瘦得皮包骨的脸上,红里透紫,紫里透黑,原来是那个花脸特务!王一民对这个手黑心狠的家伙可说是比较熟悉了。他的出现使王一民立刻弄清了一个情况:搜查罗家的事可能是由葛明礼主持的,至少是他这一帮人插手了。

  花脸特务秦得利的两只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一民看。他还是第一次面对面地看清王一民的全貌。他直觉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在急速地想,在打主意……

  王一民心里想的也不少,却只扫视了他一下,就将脸转向小铺掌柜的了。这位小老头似乎还认识王一民,忙客气地一点头说:“先生,您来了,买点什么?”

  “两个糖烧饼。”

  “在这吃?”;

  “不,拿走。”

  小老头走进柜台,开开小玻璃柜拿出两个烧饼,用纸包上。两个人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时候,王一民觉出有人站在自己身边了。他把烧饼拿在手里,刚要转身的时候,身边的人说话了:“先生,麻烦一下,对对表,现在几点钟了?”

  王一民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了。他抬起左手瞅瞅表说:“六点十分。”说完看也没看对方一眼,把两个烧饼揣进兜里,转身向门外走去。

  王一民走出小铺一看,罗家门口依然是方才的样子。他足未停步地向来路走去,不知道身后是否长了尾巴?他没有回头看,一直向前走着。从对面奔过来几个顽童,绕着行人,追逐着,喊叫着,其中一个正对着王一民撞来,王一民好像躲之不及似的,一下把小孩撞得一个趔趄向地下栽去,可是还没等小孩头碰到地上,王一民已经一伸手抓住小孩胳膊,把小孩拎将起来,然后就势一转身将小孩又轻轻放在地上。

  就在王一民一转身的工夫,他瞥见一个黑不溜秋的短粗胖直盯着自己走来。他抚摸着小孩的脑袋,说了一句“小弟弟,对不起”的时候,又往来路上看了一眼,这回那个短粗胖忙乱地避开了王一民的眼睛,一转身,假装往后边看。这一来王一民完全断定了:自己被跟踪上了!一定是那个花脸特务指挥这个缺乏经验的特务崽子跟过来的。甩掉他是容易的,可是罗家的灾祸得怎么解呢?王一民心事重重地放下小孩,转身继续向前走去。这回他走得比较快了,很快地就走到了街口。当他转过街口,向前一看的时候,哎呀!一个俊俏的姑娘从对面轻快地走来!这是柳絮影!她没在家,没有坠入罗网,这真好!现在必须让她……

  这时柳絮影也看见王一民了,她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亮,笑盈盈地小跑着向王一民迎来。

  王一民可没法和她笑。他趁跟踪的特务还没拐进街口的工夫,也紧走了几步。当和柳絮影遇到一块的时候,他几乎脚不停步地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了五个字:“转身跟我走!”

  王一民话说得很轻,但分量很重,这是坚定的命令。柳絮影几乎是第一次看到王一民脸绷得这样紧,话说得这样硬。她脸上的笑容倏一下子没有了,仿佛是没经过任何思考似的,随着王一民的话音,她的身子滴溜转过来了,然后又往王一民身边一靠,就跟着走上了。其反应之灵敏,动作之快速,大概只有经过形体训练的演员才能达到这样程度。

  “听我说,要控制住自己,要冷静!”王一民一边紧靠她走着,一边低声、快速、坚定有力地说着,“你家里进去敌人了。有人跟踪我,你马上走开,到铁路局大石头房子旁等我。我甩掉敌人后就去找你,有要紧事。明白没有?”

  “明,明白了。”柳絮影的声音发颤。

  “好,快走,别回头!要坚强!”

  柳絮影“嗯”了一声就不回头地向前走去。

  王一民蹲下身系皮鞋带,他要用这办法和柳絮影拉开距离,并借着弯腰低头的机会,从两腿的空隙中向后看了一眼。他发现那个短粗胖已经拐进街口,看见自己系鞋带,便也收住脚步,站在一棵街树前,瞪着眼睛看树皮。树皮上有什么P 有蚂蚁?他在看蚂蚁上树?这个蠢材,连当特务最起码的本事都没学会,还跟踪呢。

  王一民直起腰来,抬头一看,柳絮影已经走出去十多米远,距离拉开了。便也向前走去。当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他就一侧身子,向右一拐,走进了一条比较僻静的街道。这回他和柳絮影分道而行了。

  王一民向前紧走了几步,发现有一座破旧的青砖院墙,配着一座快要倒塌了的大门楼。他对这一带地形不熟悉,更没想到在这拥挤不堪的贫民窟里还能看见一座院套,虽然破败了,也还有鹤立鸡群之势。这大概是最早在这占地开基的地主留下的陈迹吧。王一民一打量那院墙的高度,自己完全可以翻过去,凭这一墙之隔,就可以甩开那个黑不溜秋的短粗胖。他一转身进了大门楼。就在他往门楼里拐的时候,又往后瞥了一眼,那个家伙竟还没有拐进街口。嗯?是那蠢材行动迟缓,还是改变了主意,跟着柳絮影跑去了?他忙将身子靠在大门扇上,他想在这里停留片刻,如果那个家伙果真改变了主意,他将主动撵上去,解救柳絮影。他趁这机会,迅速地将周围环境观察了一下,发现院里迎着大门竟是一堵快要坍塌了的影壁墙,有这玩意儿迎门一挡,院里的景物就一点也看不见了。但也有个好处,就是院里也不会发现有他这样一个人靠在这门扇上……呀,这门扇怎么直活动呢?他忙将身子离开门扇,回头一看,原来大门轴已经糟烂不堪,难以承受那包着黑铁皮的沉重的大门板了。门板所以没立即倒下来,是靠着一根茶杯粗的木棍支着。他伸手晃了晃,木棍是活动的。随着木棍的活动,他的思想也活动起来,灵机一动,立即生出一个惩治敌人的主意。对,一定要把敌人引进这大门楼里……

  王一民忙把脑袋从大门楼里探出去,可倒好,那个短粗胖正站在街口上,惶惑地向这边张望呢。王一民故意把身子又探出去大半截,那个特务崽子一眼看见了,贼眼一亮,甚至都要笑了。他拔腿就往这边奔来。这哪里是在秘密地跟踪,简直是公开地追逐了。

  王一民迅疾地把身子往回一缩,用手扶住大门板,一抬脚把支撑着门板的棍子踢倒,门板震颤了几下又稳住了。王一民扶门板的手不敢松开,敏捷地倒了几把,然后隐身在门扇的旁边了。

  一阵扑通扑通的脚步声从大门外传来,那个短粗胖喘吁吁地跑进了大门楼。站在门扇旁边的王一民这回没有躲避他。当他一眼发现王一民就站在眼前的时候,吓得一愣神。就在他发愣这一瞬间,王一民那只把着大门的手一叫劲,猛往外一推,只听轰的一声,大门扇裹着风声向特务砸去。发愣的特务觉出不好,刚发出一声惨叫,就被实拍拍地砸到大门扇底下,好像那贪食的麻雀被砸在“压拍子”下面一样。当大门扇倒下去的时候,王一民也猛往起一跳,腾一下站在门扇上面了。

  大门楼里一片烟尘,呛得王一民喘不上气来。他隐隐约约听见脚下有人叫妈,大门扇也在往上拱动,他立即在上面腾腾蹦了几个高,门扇一动不动了。他怕被人撞见,不敢久留,忙跳下门板,向门楼外跑去。他一边扑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向铁路局大石头房子赶去。

  王一民离很远就看见柳絮影一个人坐在树林边的长条椅子上。这时太阳刚要落山,西半天上的几片白云被镶上了红边,有两对情人在树林深处走动。工余饭后,这正是会情人的好时间好地点。柳絮影穿着一件白地撒着蓝色小花的旗袍,烫发、高跟鞋,正像那打扮得漂亮的姑娘在等着情郎。她见王一民一直向她走来,便从椅子上站起来,迎着他走过去。

  王一民从她眼睛里看出焦虑、痛苦和不安。但是这姑娘第一句话并没有谈到她自己和她的家,而是对王一民的关切,她直望着王一民说:“我真担心您,怕您被特务……哎呀,您的脸上怎么挂满了灰尘?”

  王一民一听不由得笑了。原来他只顾拍打身上的尘土,竟忘了擦掉脸上的。他忙掏出手绢擦脸。一边擦一边对柳絮影说:“关于‘灰尘的故事’,我以后再讲给你听。现在我们必须商量一下眼前最紧迫的问题。”

  柳絮影连连地点着头。

  “我先问你一下,你今天晚上演不演戏?”

  “不演,最近两天都空着。”

  “很好。”王一民一指椅子说,“那样我们还是坐下谈吧。记住:不管我们谈话的内容如何沉重,样子都要表现轻松,要摆出一副适合这里情调的样子。你懂吧?”

  柳絮影又点了点头。

  王一民先坐在椅子上。柳絮影真懂得王一民的意思了,她像演戏一样,大大方方地紧挨着王一民坐下了。

  王一民看着自己的鞋尖,郑重地说道:“你不要紧张和难过,我谈完了情况,咱们再想办法。”

  于是王一民就将敌人用普遍搜索的办法找到了柳絮影的家,并正在她家里的情况扼要地说了一遍。

  柳絮影的头低下去了,用手绢悄悄地擦着眼睛。

  “不要难过。我想伯父、伯母两位老人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危险,一位卧床不起,一位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敌人动手的时候,总得想一想,他们在‘王道乐土’的幌子下,也不敢把事干得太绝了。现在的问题是你。我怕他们不放过你!”

  柳絮影猛然抬起头来,擦了一下泪眼,对着王一民激动地说道:“只要是我的爹爹妈妈能平安无事,我就不怕。他们抓我,打我,拷问我,我都能挺得住,我还可以像弟弟那样,拼上这条命……”

  “不到非常必要的时候,为什么要拼命呢。”王一民轻轻地摆了摆手说,“我们要顽强地战斗下去!要用各种办法,狠狠地打击敌人,直到取得完全胜利。我们一定要树立这个信心,要经受住各种考验,千万不能因为一时的感情冲动,就挺而走险。”

  柳絮影睁大了眼睛直望着王一民,残留的泪花还在她眼边上转,显得她的眼睛更像一池清澈的湖水了。

  王一民又继续说下去,声音压得很低,却很有力量:“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想办法,先把你从危险的境地中解脱出来,然后才能使你在打击敌人中发挥作用。”

  柳絮影深深地点着头。

  “我先问你一句,”王一民看着柳絮影说,“你们家的所有东西是不是都彻底清理过了?”

  柳絮影忙说:“都按照你说的办法,一点不漏地清理了。敌人就是掘地三尺也挖不到一点他们需要的东西。”

  “这就好。”王一民接着又向柳絮影说,“你和世诚姐弟间深厚的感情外面人知道不?”

  “我从来没当任何人讲过。”

  “好。”王一民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这就可以解释成,在你们这同母异父的姐弟中间,感情是非常不合的,你们在一块根本没有共同语言。这样再加上没有任何证据,这场风波就可能变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的问题是要有人去干这‘化’的事情,只要人接洽,就可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柳絮影那两条修长的黑眉毛皱到了一块,她直望着王一民说:“您说得很对。可是这人……”

  “眼前就有一位。”

  “您是说卢老先生?”

  “嗯。”王一民点着头说,“根据我方才看到的情况判断,到你们家去的敌人可能是受特务头子葛明礼操纵的。这个家伙和卢运启家有亲属关系,从前他曾经想靠着这个裙带关系爬进官场;现在他又受日本主子的指使,想把卢运启弄出去当汉奸。有这种种原因,他对卢运启始终是毕恭毕敬的。而你,又恰恰是卢运启剧团的台柱,台柱一倒,剧团也要倒塌。在这种情况下,卢运启一定会出面讲话,葛明礼也一定会给卢运启这个面子。事情很快就可以化险为夷了。”

  王一民这一席话直说得柳絮影心说诚服。在她眼前方才还是愁云漠漠,一霎时就露出了青天。她脸上第一次现出了圆圆的酒窝,她情不自禁地对王一民笑着说:“您真会筹算,把前因后果都算到了。”

  “可别这样说。”王一民忙摆着手说,“我这只是根据实际情况提出来的办法,结果如何还得看看再说。现在必须马上去找卢运启。问题是由谁去找更合适?”

  王一民说到这里直看着柳絮影。柳絮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扭过脸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王一民知道她还对那场“求影”闹剧耿耿于怀,不大愿意自己直接去求卢运启,便婉转地说道:“按理我也可以去和他说,可是由于他不知道我和你家的关系,突然一说,显得很愣。所以我去还不如老塞去,因为他已经知道老塞和你的关系了。但是任何人去也不如你自己去好,这不但显得你已经丢弃前嫌,而且更能加重事情的急迫感,比间接找人去说好得多。”

  柳絮影的脸转过来了。

  王一民继续说下去:“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直接去找老人,还可以先去找……”

  “去找卢淑娟?”柳絮影眼睛一亮说。

  “对。她虽然是位养在深闺里的小姐,但是为人诚挚。正派,富有同情心,和你又很投缘。最近还不断向我打听你,我因为不愿轻易暴露你和世诚的关系,所以还没告诉她你们家遭遇的不幸。这回由你自己向她一说,我想一定会激起她的同情心,由她陪着你去见她父亲,甚至于你不大张口,她就可以替你说清楚的。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让她跟葛明礼讲一讲,他们是外甥女和舅舅的关系呀。”

  柳絮影脸上又现出了笑模样。她忙看了一下表说:“好,我就去。”

  王一民点点头说:“你去吧。今天晚上你最好就睡在卢淑娟那里——我想她一定会留你住下的,在危险解除以前,你最好不要离开她。”

  柳絮影一边答应着一边站起来。

  “你先走吧,我要在这里吃晚饭,然后还要去办件事情。”王一民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纸包着的两个烧饼,咬了一口。

  柳絮影笑了。她点点头,一个人走了。

  王一民看着她的背影,大口吃着烧饼。他要去找李汉超,汇报今天发生的事情。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