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44

更新时间:2009/10/02

宣传罗世诚英雄事迹的传单撒遍了哈尔滨市,第一中学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学生们偷偷地传递着传单,悄悄地议论着,悼念着。训育主任丁于听到一些议论,在全校师生的例行朝会上,他等不及校长和副校长前来,就当众宣布:罗世诚是反满抗日的共产党匪徒,他罪大恶极,已被枪决。今后全校师生都要共同起来仇恨他,咒骂他……

  丁于训话的结果是他自己招来了数不清的咒骂,连厕所里都写上了骂他的粉笔字。他在盛怒之下,未经慎重考虑,就找到了副校长玉旨一郎,先是丑表功似的讲了自己在“朝会”上的训示,接着又说了学生因此对他的咒骂。最后他说骂他的学生以罗世诚同班同学为最嚣张,看样子简直要图谋不轨。他要求学校立即采取严厉手段,进行缉查和镇压。而且最好能把日本宪兵队或警察机关联络进来,以罗世诚所在的高中班为主要目标,实行严格的审查和搜索,要抓起几个来。

  玉旨一郎紧锁双眉听他讲完了这段话,沉默了一会儿才慢声问道:“丁主任认为抓起来多少合适呢?”

  丁于的眼睛紧盯着高深莫测的玉旨一郎看,他窥测不出这句问话的真正含义,便丝丝哈哈地说:“这个……现在还说不清楚。”

  “有一点可以说清楚吧。”玉旨一郎也紧盯着他说,“丁主任既然把主要目标放在罗世诚的班级上,那么抓人的名单上是不是应该有他们的班主任?”

  “这个……”丁于心一慌,不由得用残缺的右手挠了挠脑袋。他知道王一民和玉旨一郎有着令人难以琢磨的特殊联系,因此在谈到罗世诚班级的时候还有意地绕开了班主任,但想不到玉旨一郎还是问上来了,他又丝哈了一声说,“有关班主任的事情,当然得按照副校长的意旨办,您的意旨就是……”

  “我的意旨就是请您少出这样的主意。”王旨一郎的声音仍然不高,话语仍然很慢,但每个字的分量却加重了,他一字一板地说着,“您大概知道我们是在建设王道乐土吧?在一块王道乐土上兴建的学校应该是什么样子?这您想过没有?”

  丁于涨红着脸,嘴张动了几下,却没发出声来。

  玉旨一郎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是应该像您方才所设想的那样:操场里站着警察,教室里坐着宪兵,寝室里躺着特务,我这个日系副校长手里拿着抓人的名单,让您这个满系训育主任按照我的意旨去抓学生,抓班主任,使学生不能读书,教师不能上课,闹得学生哭,家长叫,最后再让外国记者采访去写成新闻,标题是《请看王道乐土上之学校》,内容是:该校之日本副校长玉旨一郎曾自诩为中国教育史之研究者,而中国之教育史上何曾出现过此等手枪与镣铐并用之悲惨教育图景?训育主任先生,您看一看您这番设想将把学校引向何处去?又将把鄙人置于何等难堪的地位上?您自己判断一下,您这主意出得如何?”

  玉旨一郎话音住了,汗水也从丁于头上流下来,他不但不能答话,连头都难以抬起了。;

  玉旨一郎又接着说道:“至于方才提到的班主任王一民,我现在正在接近他,了解他。我知道这个人秉承家学,很有学问,在学生教师当中很有影响,有人甚至把他视为青年学者,对这样的人要是一伸手就抓起来,又会造成什么影响呢?这一点您想过没有?”

  丁于面红耳赤地抬起头来看了玉旨一郎一眼,丝哈了一声,似乎要答话。

  玉旨一郎摆了摆手说:“好了,您也不要急于回答。您可以慢慢想一想。对您我还是心中有数的。獭川副厅长曾经和我说过:您是忠于帝国的。”

  玉旨一郎最后这句话刚一出口,丁于立刻抬起头来,激动得嘴唇哆嗦着,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用秃手捂着心口说:“阁下能,能知道了于这颗忠于帝国的赤心,真使丁于万分感动,从今以后,副校长有何驱使,只管吩咐,丁于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好了,我知道了。”玉旨一郎站起身来说,“我不多占用您的时间了,您忙着去吧。”

  丁于也连忙站起来,一边答应是,一边往后退。说不上是怎么回事,他竟像日本女人一样,把残缺不全的双手捂在膝盖上,一直猫着腰退到门外去了。

  丁于走后,玉旨一郎便命校役把王一民请来。他请王一民坐在沙发上,又亲手沏了一杯茶,送到王一民面前,然后说道:“方才了主任当我说,自从罗世诚死了以后,你们班级的学生不断对他进行咒骂,而且要图谋不轨,滋生事端。因此他提出要请警察、宪兵。特务进学校来镇压,要抓学生和老师,而且是以你们班级为主要目标。对他这些话,我本来不应该说给您听,但是我已经和您说过:我要交您这位中国朋友,对朋友总要推心置腹,以诚相见吧。您说对不?”

  玉旨一郎说完这番话就直愣愣地看着王一民。王一民心里很不安,他当然清楚他那些学生最近的悲愤情况,尤其是和罗世诚要好的一些同学,都立志要为罗世诚复仇。以肖光义为首的几个青年团员,甚至已经制定了一个左倾冒险的蛮干行动计划。对这些,王一民已经进行了一些说服教育工作,直至对团员下了硬性规定。现在听王旨一郎一说,他的心真要悬起来了。他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害怕他那些心爱的学生遭到无代价的牺牲啊!因此,他就忍不住地对玉旨一郎说道:“谢谢您能以诚相见。但不知您对了主任那些主意怎么看?您要采取什么……”

  没等王一民说完,玉旨一郎就摆摆手说:“我什么也不想采取。我要保持学校的平静,我要让学生能好好读书。但是据我了解,他和教育厅副厅长獭川先生的关系很近。懒川喜欢吃松花江的大乌龟,他就想法给抓最大个的送去。也不知他用的什么办法,能把乌龟的祖宗弄到手。獭川因此很欣赏他,也听他的话。对一中的事情,因为碍于我的情面,还没好意思直接插手。但是如果事情出多了,闹得越来越厉害,到时候新旧账往起一加,獭川再一逼,恐怕事情就不好办了。”玉旨一郎稍微停顿了一下才又接着说道:“我的意思,王老师都明白吧?”

  王一民直望着玉旨一郎那张中国式的圆脸,这张圆脸表现出来的是一股严肃认真的神情。王一民也注意看着他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一扇窗户,他想透过这扇窗户看到他心灵中的隐秘——更准确地说是想要捕捉到一点狡诈的目光,或者是不敢正视的转动或旁移。但是这些王一民都没有发现,这真使他有些困惑,不由得想道:如果此人真是坏蛋,那就会坏得特别阴险可怕,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坏蛋;若是让他去当演员,也会成为无与伦比的表演家。但是现在却只能使你相信他。于是王一民也表现诚恳地对玉旨一郎说:“您说的我理解。我将尽我班主任的力量,尽可能不给学校带来麻烦和损害。”

  “您能不能把‘尽可能’三个字去掉,改成一定做到呢?”

  “不,我只能尽可能去做。我们班级五十多个学生,我不可能把每一个学生的情况都了解得很清楚。也不可能让每一个学生都听我的话。我不能做任何超过我力量的承诺,超过一分就是讲了一分假话,超过十分就完全变成了谎言。这样的假话和谎言您乍听起来也可能觉得很顺耳,但是当事实证明那是假的以后,您就会唾弃这样的人。所以我还是要说‘尽可能’,而且愿意把这‘尽可能’加强。”

  “您说的也有道理。那么我就期待着您把这‘尽可能’尽可能地加强吧。”说到这里玉旨一郎微微一笑,接着就像很随便似的问王一民,“罗世诚的家里您去过没有?”

  王一民摇了摇头。

  玉旨一郎把直对着王一民的眼帘垂下,声音不高,甚至似自言自语地嘟哝道:“警方到现在还没找到他家。昨天听说已经通知各派出所,要把全市所有姓罗的户籍都查一遍,这下可能要查着了。”

  王一民听到这里心中猛然一惊,他忙自镇定了一下,使自己尽量保持平静地说了一句:“嗅,警方倒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呢。”

  玉旨一郎抬起脑袋,似乎还要说什么。这时候下课铃声响了,走廊里响起一片学生的奔跑声,嬉笑声。玉旨一郎看看表,不再说话了。

  王一民忙站起来说:“我还有一堂课,您没有别的事情了吧?”

  “好。我们有时间再谈吧。”

  王一民点点头,离开了校长室。他马上找到了肖光义,把他领进教员室自己的办公桌前,从一堆作文本中抽出肖光义那本,指点着,向他“讲解”着……

  教员室里还有四五位等着上课的教师,都挟着点名册和课本,靠着窗户台在闲聊,说话声、哄笑声不断从那里发出来。

  王一民的办公桌离这群人有六七米远,只有大声说话那边才能听到。

  王一民用手指点着作文本,不抬眼皮地小声问道:“我昨天讲的意见,你进一步向团组织传达没有?”

  “传达了。”肖光义撅着嘴嘟哝了一句,声音小得王一民刚刚听得见。

  “大家觉得怎么样?”

  “组织上服从了,可是心里还不大通。”

  王一民不由得抬起眼皮,看了肖光义一眼说:“是别人不通还是你不通?”

  肖光义撅着嘴不吱声。这青年在几天之间就瘦了许多,颧骨高起来,眼眶子突出来,平常澈亮的眼睛里布满了红丝,好像有几夜没睡觉了。

  王一民又看了他一眼,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我已经告诉过你,我那些意见是经上级领导同意的,所以必须严格执行。在没有新指示前,你们不许有任何行动,连丁秃爪子也不要动。你们不但要管住自己,还要带动进步同学,保持校园的平静。这些意见,今天必须再一次传达下去。听清了吧?”

  “听清了。”

  “好,去吧。”

  肖光义行个鞠躬礼走了。王一民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不由得一阵翻腾。他是多么喜欢这个心爱的学生啊!他恨不能按照他的意愿,跟他们一道痛痛快快地大干一场。可是不行啊,现在连多说几句流露内心感情的话都不能,只能硬邦邦地让他们执行决定。他仿佛看到了他这学生内心的痛苦,他的耳边还响着三天前肖光义对他的哭诉……

  三天前,肖光义和王一民在中东铁路局大石头房子旁边的树林里进行过一次谈话。从刘勃“失踪”以后,一中青年团的工作就由王一民亲自领导了。他没有和团支部领导建立直接联系,而是通过肖光义这个联络员进行工作。肖光义家住在铁路局附近,对这一带地形非常熟悉,在那纯俄罗斯古典建筑的石头大楼旁边,有一片大树林子,树林旁还有长椅、石凳、林阴路,是一个非常幽雅、清静的地方。肖光义就把这个地方作为和王一民接头、谈话的地点,王一民对这里也很满意,他们已经是第二次在这里见面了。

  第一次肖光义还不知道罗世诚已经遇难,所以基本上还是平静的。可是这一次却掀起了一场感情上的风暴,简直像刮起了一场飓风一样。他顾不得在距离他和王一民十几步远的地方一对依偎在一起絮絮低语的年轻恋人;更顾不得那林阴道上挎着胳膊搂着腰在散步的一对胖大的俄国老夫妇,他一头扑到王一民的怀里,失声地痛哭起来。如果是往日,王一民一定会制止他,甚至会批评他。但是今天,他任着他哭下去……王一民沉默着,两串泪珠缓缓地顺着脸颊流下来,一个有声,一个无声,两颗赤心,四行热泪,都哭的是同一个亲人。直到肖光义的哭声渐渐小下去,王一民才扶着他站起来,避开那对已经扭过头来看他俩的恋人,向树林深处走去。

  眼泪的长河不流了,感情的巨浪却又掀起来。肖光义向他敬爱的老师倾诉了自己失去亲爱的同学、战友的全部痛苦。他生到这个世界上将近二十个年头,还是第一次尝到痛苦是什么滋味。他彻夜难眠,眼泪流尽,举头看明月,明月好像也没有往时亮堂;低头看身影,身影也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孤单。他几乎咬碎钢牙,立誓要为罗世诚报仇。他向团组织提出:杀害罗世诚的是日酋玉旨雄一,这个老家伙的周围警戒森严,一时之间难于下手;可是他的侄子玉旨一郎却在学校里不时出现,要先宣判他的死刑,割下他的头颅以祭罗世诚在天之灵。他这和着血泪一齐迸发出来的提议,使团领导那颗年轻的心也跟着猛烈地跳动起来,他不但完全同意肖光义的建议,而且还补充上一条:要把学校里的汉奸训育主任丁秃爪子搭配上,区别是不要他的命,而是对他另外一只完整的手开刀,也照样剁下去两个手指头,让他两只手一个模样,举起哪只手都是秃爪子。

  肖光义被这两个大胆的革命复仇行动激动得一刻也不能等待了,他立刻要求王一民和他会面。他本想见到王一民就立即提出这行动计划,但是当他一拉住老师的手,望着老师那深沉而热烈的目光以后,不由得又想起罗世诚。以往,都是他们两个人一同站在敬爱的老师面前,受他的爱抚,听他的教诲,可是今天哪……他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现在,他把自己心里话都倾诉完了,把那革命复仇的行动计划也说出来了,就静等着自己的老师——党的领导发话了。只要老师一点头,他们就可以立即行动了。

  王一民挽着他的胳膊在树林里静静地走着。半天,他才告诉肖光义,他不同意这个行动计划。他表示非常理解他们的感情,可是不能采用这种手段。他说:“在一中的小小范围内,杀死一个玉旨一郎,剁掉一个汉奸的三个手指头,那结果就可能要我们付出高过多少倍的代价。这种因复仇而蛮干的行为对吗?何况我们是共产主义者,我们有更远大的理想。这种行动和我们的理想是不相符合的。”

  肖光义像兜头挨了一瓢冷水一样,心都被浇凉了。他撅着嘴不吱声。这青年什么都好,就是有股犟脾气。

  王一民又耐心地和他谈了许多。最后他表示还要向上级汇报,听听上级的意见。但是在临分手前,他又嘱咐肖光义,一定要先向团组织传达他的意见,不能有任何行动。

  两人分手后,王一民立刻向李汉超作了汇报,李汉超完全同意王一民的意见。第二天一早,王一民又在老传达李贵的小里屋里,向肖光义传达了上级领导的意见。

  现在,当王一民了解到了于向王旨一郎出的坏主意,以及工旨一郎的态度以后,他更加明确了当前在一中必须保持稳定的形势,所以才又向肖光义叮嘱了一番。他深深知道自己这学生的犟脾气,才出世的千里驹有时就是难以驾驭的呀!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